天堂 | World Challenge

天堂

David WilkersonApril 30, 2007

如今,我們很少聽到有關天堂的證道。也許這好像有點奇怪,因為每一位信徒一想到與主永遠同在,就會心中喜樂。有關上天堂的應許,乃是我們所傳的福音的中心思想。

然而,我們之所以沒有常常聽到有關這喜樂的題目,乃是有原因的。事實上,聖經並沒有很多形容有關天堂的情況。主從來沒有與門徒坐在一起,向他們解釋有關天堂的榮耀與威嚴。祂的確曾經對那在十字架上的强盜說:「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裡了。」,但祂並沒有說,那裡是怎麼樣的。

使徒保羅談及天堂,說他曾經被提到樂園裡。他在那裡所見所聞,都不可思議,無法言喻。你可以從他知道,甚至他把自己所看見的,都一一解釋,我們以人的頭腦,還是無法理解。

當時,保羅為自己的生命、聖召、並事工,滿心感恩。我相信他存着熱忱,關愛 神的子民。然而,在他一生的事奉中,保羅不斷渴慕回天家,與主同在。天堂乃是他心中嚮往的地方。

那麼,天堂究竟在哪裡?我們並不曉得。我們都知道,新天新地將會降臨;而這新的星球,並不是舊的地球被火煉淨後的結果,乃是全然新造的。坐落在其中,將會是其首都,即新耶路撒冷。

我們也知道,神的寶座乃在天上;主及祂無數的千使千軍也在那裡。保羅且說,我們一到那裡去,就會「面對面」(林前13:12)看見主。總而言之,我們在永恆裡,每個人都能直接來到主面前。(蒙愛的信徒啊,對於我來說,天堂若單單如此,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很明顯,我們在那裡將會學到一些人在地上無法領會的東西。我們將可以明白主那無限的心意。我相信,祂必把一切關乎永恆的,都教導我們。

據聖經說,我們將在天上與主一同轄管列國,「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啟5:10) 我將會作祂的僕人 「事奉祂」(啟22:3)

根據這些經文,我們將會在這將來的新世界裡,得着既令人興奮,又蒙福的使命。聖經再三說到,眾天使歷世歷代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要服事主。無論我們將會得着什麼令人興奮的工作,我嘵得這些都是永遠的,因為神的世界永無窮盡。

請想想有關我們所看見的太空,彷彿無窮無盡。聽說,我們的太陽系的直徑,起碼長達五十億英哩;然而,它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微塵而已。據科學家發現,這太陽系之外,又另有無數的太陽系,實在令人費解。

正當我們的星系在太空奔馳,環繞着太陽而運行,其他數不盡的星系也同樣運轉。它們都按照神的定律而運行。故此,我們將會在天堂得着的使命,我相信我們現在以人的頭腦,是無法瞭解的。

據保羅時代的希伯拉學者所教導,天一共有三層:第一層就是我們所住的大氣層;第二層是星辰所在的地方;第三層,即最後一層,乃神與天堂所在的地方。

有關這題目,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主「遠升諸天之上」(弗4:10)。祂且說過,祂現正為祂的子民預備地方。祂也說:「我必再來接你們。我所在的地方,你們也必在那裡。」

蒙愛的信徒們,總而言之,天堂究竟是怎麼樣的,我無法告訴你。對於在那裡有什麼事情發生,我也不大知道。我沒有新的啟示,像保羅的異象,可以提供給你。但我可以告訴你,有什麼事情不會在天堂裡發生,因為這些都是聖經所提供的。你會因這些啟示而歡呼!

據約翰說,以下的,我們都不會在天堂看見:

1. 那裡再沒有海。「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啟21:1) 約翰並不是說,那裡會沒有水。他乃說明,那裡將不會因大量的水 (即龍捲風,颶風,或有殺生威力的海嘯) 而受威脅。

其實,這新地裡惟一被提及的水,就是那流過新耶路撒冷街道的樂河。約翰形容說:「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啟22:1)

2. 天上並沒有手帕。我們將不需要這些東西,因為聖經暗示,我們將來連淚腺,都不需要了。「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 …」(21:4) 根據約翰,眼淚簡直不會在天堂存在。

同樣,那裡也沒有殯儀館、棺材、或墳墓。為什麼?「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 …」(21:4) 請想一想:在那裡,再沒有人會站在棺木前為失去親愛的人而憂傷。我們再沒有悲哀、哭號、哀慟了,因為我們在天上,絕不會死亡。我們一旦因主的復活大能,從地上的墳墓活過來,就再也不會死了。

3. 那裡也沒有藥房、醫院、醫生、護士、救護車、止痛藥、或藥方。約翰這樣寫:「也不再有 … 疼痛 …」(21:4)

神提醒我有關一位母親及她殘障的女兒來訪我們的教會。這婦人的兒子忍受了極大的痛楚,醫生又無法診斷病因;他每天都必須服用强烈的止痛藥,才能過日子。結果七年後,他自殺而死。

這年青的女子,像她兄弟一樣,忍受極大痛楚。據醫生說,她的痛楚遠遠超出一般人所受的;足以鎮痛的藥非常强烈,甚至會在數月內把她毒死。

有一天,這女子再不會感受痛楚;我為這將來的榮耀大日而歡呼。

我的孫女蒂芬妮(Tiffany)因腦癌曾經大受痛楚,以致她的四肢不斷震抖。她曾經猝然昏倒,手足抽搐;她發作時,我必須幫她爸爸把她的四肢固定下來。對於她來說,她的痛楚實在無法忍受;對於我們身為祖父母的,她的情況更是慘不忍睹。最後,蒂芬妮對她父母說,主已在她心中對她這樣說:「我希望你回天家,與我同在,再不會有痛苦。」

對我來說,約翰這句經文實在刻骨銘心:「也不再有 … 疼痛 …」(21:4) 身為蒂 芬妮的外公,我因深知她現在與主同在,再沒有痛苦,而靈裡安息。

4. 那裡並沒有恐懼、不信、可憎的事、謀殺、虛謊、或邪術。根據聖經,

凡行這等事的,都必被丟進火湖裡。「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着硫磺的火湖裡 …」(21:8)

據前一陣子的新聞報導,有人發現一對老年夫婦死在他們的公寓裡。這對夫婦怕被人搶劫,便把窗封閉,把自己鎖在家裡。他們惶惶終日,結果他們在炎熱的夏天,因窒息而死。

天堂絕沒有這種恐懼心態。那裡也再不會有暴力或凶殺。最近,有一個人承認他曾經對逾兩百名兒童進行性騷擾。感謝神,天堂裡再不會有這等可憎的事。

5. 在天堂裡,信徒再不必遷家。師母和我曾經多次遷家。我們上天堂時,就再不必搬遷了;我為此感恩。我怎麼曉得?主對我們說:「你們心裡不要憂愁 … 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豫備地方去。」(約14:1-2)

我最近讀到有關一位主內的婦人這問題:「天堂如果有數不盡的人,神豈能為每一個人豫備住處?那裡豈能有那麼多地方供人居住?」

對於我們來說,這些話應該滿有意義。有些聖經學者解讀主這裡的意思為「許多住處」。這也許是正確的。我所知道的就是:主若正在建造地方,我們就可以肯定,那是榮耀的居所。

我們每人想到主為我們建造地方時,我們就不應想像有關一些磚屋,或類似的建築物。反之,祂的居所乃屬於另一個領域。對於身體能毫無攔阻地穿過物質的東西,我們以人的頭腦,實在無法想像。(主復活後,確實如此,祂且說在天上,我們那得榮耀的身體,也必然像祂的一樣。)這領域既是科學家從來沒有發現的,又與我們一切所理解的,都截然不同。

主申明有關天堂的重點如下:「這就是天家。你們要在我的居所與我永遠同住。」「我若去為你們豫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那裡,叫你們也在那裡。」(約14:3) 簡而言之,每一位信徒在永恆裡,都有天家。主實在說:「即有一日,你們必與我同在,我必把我所為你們建造的,向你們個別顯明。」

6. 天堂將沒有殘障的肢體、眼瞎、耳聾、或衰敗的身體。根據聖經,我們將在天上得着新的身體。當然,這道理是信徒眾所周知,更是保羅曾多次討論的。他這樣寫:「或有人問,死人怎樣復活?帶着什麼身體來呢?」(林前15:37-38) 換言之,人們也許會思索:「人從死裡復活時的身體,是怎麼樣的?」

「並且你所種的,不是那將來的形體 … 但 神隨自己的意思,給他一個形體 …」(林前15:37-38) 換言之:「我們將來住在天上的身體,將會有主的形像。這些身體並不是屬地的,乃是屬天的。」

據保羅說,我們的肉體,即天然屬地的身體,都「因敗壞而被埋在地裡」。但我們復活時所得身體,卻是屬天的。我們那時的身體,必因主的復活大能,而「得榮耀」。

經上從來沒有說,神要把我們天然身體所失去的每一個肢體、牙齒、並每一粒塵土,都尋回來,把它們重整為一個身體。相反的,保羅教導說:「…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 神的國 …」(15:50)

他又補充說:「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15:52)

在那奇妙大日,墳墓將會打開。主必以可畏的大能,叫那又新又永恆的身體成為事實。這些身體將會帶着聖潔公義的形像,永不朽壞。那時,我們將會同說一個語言,即一個共通的新方言。是的,一切都會變成新的。

最令我興奮的就是,神歷代以來那些已經去世的寶貴兒女,並那些在世上漸漸死亡的孩子們,都會得着新的身體,一同活過來。我想到一些年輕人,他們因久病不起、大屠殺、或炸彈爆發而身亡。

我也想到一些男女,他們因疾病而身體衰敗,甚至不可被人瞻仰遺容。我更想到歷世歷代的殉道者,他們飽受折磨,身體被人殘害、鋸開、斬首、焚燒。他們全都要得着新的身體,從墳墓裡出來,再也不會經歷朽壞或痛苦了。

這情況實在難以明瞭,然而,我心中卻因此而歡呼!

7. 堂裡將沒有時鐘,因時間必不存在。據約翰記載,有一位天使右腳踏海,左腳踏地,向他顯現。他且舉手向天,「指着那創造天和天上之物,海中之物,直活到永永遠遠的,起誓說,不再有時日了。」(啟10:6)

這是我最難以明暸的觀念之一。

將有一時刻,時間都會被擱下來。請想像:年月、星期、日子、小時、甚至分秒,都沒有了。計時器也不存在,以致晝夜不分,因為主必成為樂園裡的光。

有一位清教徒牧者試圖對他的會眾形容有關永恆是無窮無盡的。他叫他們不要試圖將之瞭解;永恆是指過去與將來都永遠存在,無始無終。他為他們舉了一個例子說:「請想像地球是一團沙,其圓周為兩萬五千英哩。每一千年,有一隻鳥飛來,把一沙粒挪去。等到這小鳥把最後一粒沙挪去時,永恆才恰恰開始。」

換言之,當我們以永恆的角度來看事物,如今,「時間」只暫時存在。即有一天,時間將完成其功用,而被廢去。這些事情何等希奇,叫我難以想像。

保羅興高釆烈地說:「感謝 神,使我們藉着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15:57) 許多信徒天天都引用這句經文,將之應用在自己的試煉與患難裡。然而,保羅說這話時,卻意味着更深的意義。保羅在前兩句經文,這樣說明:「… 死被得勝吞滅的話就應驗了。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鈎在哪裡?」(15:54-55)

保羅善於辭令,說到他渴慕天堂。他這樣寫:「我們原知道,我們這地上的帳棚若拆毁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我們在這帳棚裡歎息,深想得那從天上來的房屋,好像穿上衣服 …」(林後5:1-2)

使徒更補充說:「我們坦然無懼,是更願意離開身體與主同住。」(林後5:8) 據保羅說,天堂,即永遠與主同在,就是我們該全心渴慕的。

首先,我根據主的形容,想像有關一個大的聚集。祂說:「祂要差遣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祂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太24:31)

我想像當許許多多的人都聚集一起時,他們就在天上列隊,凱旋前進。幾乎每一個信徒都懂得那首名為「當聖徒列隊前進時」(“When the Saints Go Marching In.”)的聖詩。請想想,當這凱歌在天上奏起時,神數以百萬計得榮耀的兒女們,就如昔日在聖殿裡的孩童一般,向主高唱「和散那」。那時,得勝讚美的聲音,將會何等洪亮;許許多多的孤兒都會喊着說:「父神啊!」。我可以想像主面帶微笑,滿心喜悅,因祂曾經宣告說:「在神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接下來,就是所有的殉道者。那時,那些曾經在地上求神申冤的,就會歡呼說:「聖哉,聖哉,聖哉!」我想像那些曾經被斬首的信徒,都會摸着自己的頭說:「我得完全了。」那些曾經被鋸為兩半的,再也找不到自己身上的傷痕。那些曾經被人焚燒的,又得痊癒,再沒有被燒過的氣味了。這些人都會因喜樂而載歌載舞,喊着說:「得勝,我們在主裡得勝了!」

其後,前所未有的大響聲,將會發出。原來,這聲音乃來自主的教會,其中包括各國各族的羣眾。他們包括一些曾經吸毒或酗酒的、瞎眼或有病的、貧窮、守寡、或靠乞為生的。我想像那一無所有,卻把銅錢獻上的窮寡婦,也在他們其中。

當那忠心的使徒被提到天上時,他「聽見隱祕的言語,是人不可說的。」(林後12:4) 保羅說,他因所聽見的,而大吃一驚。信徒們的身體將必得痊癒,靈裡滿有喜樂;他們將會在神面前歡呼,歌唱讚美。我相信,他們將來的聲音,保羅當時預早聽見了。那聲音極其榮耀,保羅雖然聽見,卻無法覆述。

親愛的聖徒啊,務要切切渴慕天堂。主回來,乃是為着那些渴慕與祂在那兒同在的人!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