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救你的家庭脫離破碎與毀滅 | World Challenge

如何救你的家庭脫離破碎與毀滅

David WilkersonJune 30, 2003

「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 (彼前五:8) 聖經很清楚地告訴我們,在這些末後的日子裡,耶穌基督的教會面對著魔鬼的狂怒。因?撒但知道自己時日無多,就定意要吞吃神的百姓, 「所以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們都快樂罷,只是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十二:12)

魔鬼的烈怒是向誰發作? 它是針對全世界所有的家庭,包括已經得救和還未得救的。它如饑獅般咆哮,襲擊併吞吃家庭。它帶著從地獄來的陰謀,要破壞婚姻、離間兒女,使家庭成員彼此疏遠。它的目標是很簡單:盡其所能,使每一個家庭破碎、毀滅。

當耶穌形容撒但,祂提到它邪靈的工作,說: 「他從起初是殺人的。」(約八:44) 真的,我們看見破壞第一個家庭的陰謀。魔鬼進到該隱心裏並說服他,要他殺他的弟弟亞伯。

這殺人的如今仍然工作,過去的幾年我們看見了它可怕的手段。四年前,魔鬼在科羅拉多州抓著兩個少年,驅使他們狂暴地毀壞。當這兩個青少年衝進哥倫般中學,瘋狂地射殺時,全世界都震驚了。他們近距離槍殺了一個跪著禱告的女孩子,是他們所認識並敬重的。除了撒但自己以外,誰會驅使他們這樣做?

我想到受害人和殺人犯兩方家庭所受的傷害,有自殺、精神崩潰、離婚、手足心理受傷。雖然難以置信,但那事件帶來的毀壞依然存在,受牽連的父母和親友們都會一輩子為此事憂傷。

一年後, Kathleen Hagen, 一位哈佛大學畢業的尿道科研究員,偷偷跑進在新澤西她雙親的臥房,將她正在睡覺的老父母,都用枕頭悶死了。爸爸九十二歲,媽媽八十六歲。然後,她在那房子住了幾天,根本不理會屋子裡的屍體。當她被帶去問話時,她看起來混亂不安,卻沒有因自己的暴行感到懊悔。心理學家都不明白, 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女人何以會悶死她的父母,而後若無其事地生活。

想一下媒介從未提及的這罪案帶來的破壞:家庭成員的傷痛, 兒孫的心碎 --- 何等可怕呢!除了撒但以外,誰能驅使一個有名望的女人無緣無故地殺掉自己的父母呢?

幾年前,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驚人的報導:「沮喪的父母放棄了他們的孩子。」 那段文章說到沮喪的父母們幾十位幾十位地湧進曼哈頓市六層樓的法院,要求別人看護他們的孩子,因?他們無法控制這些孩子。有一個父親, 在妻子過世後,無法管好他的少年兒子;另一個父親因為他十幾歲的女兒狂野放蕩的生活而放棄了她。法官聽見這些案子,都迷惑不解。有一位法官問一個帶著女兒前來的母親說:「你不要她了嗎?你不想帶你的女兒回家嗎?」那位母親只是搖頭,小女孩放聲大哭。

這篇文章指出家庭正在加速度地破裂,紐約的家庭法院被許多案子壓得喘不過氣來,很多被安置在監管家庭裡的孩子掉進更壞的境況中,有一些最終逃了出來,流浪街頭。

分外驚人的是,一段新聞說到一類新的吸毒者,其標題是:「孩子在家裡與父母一起吸毒。」 據統計,今天百份之三十的吸毒者是在家裡被父母帶吸毒,以致上癮。在這地上怎?可以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這些父母曾經在自己青少年的時候吸毒,然後當他們的孩子到了青少年期,他們想:「我們當年用過毒品,現在卻還活著,而且活得不錯。讓孩子在家裡吸毒,總比在街上的好;況且他們從我們身上學習怎樣用毒品,總比他們從自己沒有經驗的朋友身上學的好。」 所以,他們教導他的兒女怎樣抽大麻、吸古柯鹼、和使用針頭,他們的藉口是,這樣子,他們可以控制孩子的吸毒。

但後果終於來臨了,他們的孩子對毒品上了癮,完全失控。很多孩子離家出走,流浪街頭。他們惱恨自己的父母,因?明白了父母可怕的教導。這些孩子對社會感到絕望,失去了未來的盼望。此時這些父母心碎又充滿罪咎,可是痛哭流淚都已經太晚了。我問你,?人父母怎能作出這樣愚蠢的選擇? 他們親手毀壞自己的家庭。而除了撒但以外,誰能弄瞎他們的眼睛?

今天,折磨著家庭的種種悲劇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我們所提到的例子只限於美國。在世界所有地方,一個極度瘋狂的惡魔正在四處發泄憤恨,它若非吞吃掉所有可得著的家庭,絕不善罷甘休。

很多信徒的家庭也被極度混亂、悲哀、和痛苦折磨著。邪靈的毀壞有很多方法:可以是婚姻破碎、兒女悖逆、各種癖癮等等,而結果都是一樣:一度歡樂的家庭被弄到支離破碎,就此被魔鬼吞吃了。

過去的四十年間,我看到這樣的情形:很多吸毒和酗酒者來到我們所服事的戒毒 中心和農莊求助。看見這些絕望的男女奇妙地獲救,從綑綁中得釋放,真是喜樂!耶穌超自然地改變他們,將他們變成新造的人。

真正轉變之最可靠的標記,就是當一個青年人回顧以往,看見魔鬼曾經從他/ 她身上所偷走的是什?。他們抓著從前配偶、孩子、或父母的破照片而啜泣。還是癮君子的時候,他們從不在意失去家庭,唯一關注的就是酒精和毒品。現在他們為著自己的損失淚流成河,他們指著照片說:「大衛牧師,那就是我的太太,她愛我,我也愛她,這是我的兒子,但我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裡,看看我所失去的吧 …」

實在是悲哀淒涼!在那時刻,你曉得撒但對家庭的破壞性。是的,最大的悲哀並不是吸毒者被殘害的身體、枯槁的外貌、或空洞的眼神。相反地,是撒但從他們那裏偷去的配偶、兒女、前途。更糟糕的就是撒但從吸毒者的兒女身上所偷取的:在敬虔的家庭長大的機會;認識耶穌的愛;被充滿愛心的父母愛並養育著;和得到父母以身作則的教導,為主而活。

感謝主,很多曾經吸毒的人都得到神的祝福,他們的家庭破鏡重圓。或著很多時候,他們在一起事奉的同工中找到新的家庭。但我仍然和他們一起,?所看見的毀壞而哀傷。

現在讓我回到訊息的主題:「如何拯救你的家庭脫離毀壞和淪亡」,下面是聖靈在這題目上給我的啟示。

有時候生活在人看來是絕望的:沒有諮商、醫生、藥物、或者任何事物能幫上忙。情況已經變得不可救藥,並且需要神蹟。不然,結局就是毀滅。

在這時候,惟一的希望是有人去找耶穌。一定要有人注意去聽耶穌的聲音。無論這個人是父親、母親、或兒女,他都要負起責任,抓著耶穌。並且他要決心, 「除非我從主聽到話語,我不會離去。祂一定要告訴我: 「已經成就了,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在約翰福音裡,我們找到在這樣危機中的一個家庭。「有一個大臣,他的兒子在迦百農患病。」 這是一個顯赫的家庭,也許是皇族。當時,死亡的靈籠罩著這個家庭,父母在照顧垂危的兒子。也許還有其他家庭成員在那裡,也許叔叔嬸嬸、祖父祖母、或其他孩子都在。並且我們知道他們全家人,包括僕人們都相信了。「他自己(父親)和全家就都信了。」(四:53)

在這個困難的家庭中,有人曉得耶穌是誰,也曾聽過關於祂行神蹟的能力。然而,又消息傳到這個家中,說耶穌在迦拿,離他們二十五英里路遠。絕望中,父親挺身去找主。聖經告訴我們:「他聽見耶穌從猶太到了加利利, 就來見衪, 求祂下去醫治他的兒子。」(四:47)

多年來,在我們的教會有幾十位母親,因為家庭的困難,來向我哭訴。也許丈夫離棄了家庭,而或兒子坐牢,或者女兒賣淫來維持毒癮。母親經常是家庭歸向耶穌的最後一線希望。所以她負起代求的責任,而且她下決心不斷禱告,直到主施行拯救。她也邀請別人和她一起禱告:「在我們看來,已經是沒有希望了,我們需要一個神蹟。」

約翰福音所記載的大臣有那樣的決心,他找到了耶穌。聖經說他「求(耶穌)下去 醫治他的兒子, 因為兒子快要死了。」(四:47) 何等奇妙的一幅代禱的圖畫,這人放下一切,尋求主給他話語。

然而基督回答他說:「若不看見神蹟奇事,你們總是不信。」 (四:48) 耶穌的意思是甚麼?祂告訴那大臣,行神蹟來拯救並不是他最迫切的需要,相反地,最重要的問題是這人的信心。想一想,基督可以去那人的家,按手在他垂死的兒子身上而醫治他。若然,這家庭對耶穌的認識只是祂的神蹟而已。

基督希望這個人和他的家人能得著更多,祂要他們相信祂是成為肉身的神。所以祂其實在對大臣說:「你相信你是為這需要向神懇求嗎? 你相信我是基督,世界的救主嗎?」 大臣回答說:「先生,求你趁著我的孩子還沒有死,就下去。」(四:49) 在那時刻,耶穌一定看見了這人裡面的信心,耶穌好像說:「他相信我是成為肉身的神。」因為接著我們讀到:「耶穌對他說:「回去罷,你的兒子活了。」(四:50)

很悲哀地,很多信徒還沒有聽見耶穌對他們講話就離開了。但這人是帶著信心離開。差別在哪里?這人已經從主得到話語。他曾經尋求神,並且憑信心等候祂。而且,除非他得到了生命的應許,就不會離開。「那人信耶穌所說的話, 就回去了。」(四:50)

耶穌基督的教會應該為拯救靈魂而努力,大部份的基督徒也確實是忠誠地這樣去做。我們為失喪的國家、城市的復興、非基督徒的鄰舍等等禱告。我為做這些重要工作的神的子民而感謝神。

然而,讓我問問你看:誰在為你尚未得救的父母、兄弟姐妹、表親、和祖父母忠心禱告?為親愛的人禱告應該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無論如何,這代禱的責任落在能聽見主話語、與主親近、能向他祈求的人身上。現在,如果那不是你,會是誰呢?如果你不做,誰會熱切地為你家人的救恩禱告呢?

也許你對自己說:「我多年來向我的家人作見証,我也已經在他們面前活出見証。他們曉得我所代表的,現在我只需要將他們交託給耶穌。」是的,我們需要將我們還未得救的親人交託給聖靈,衪做工,人就知罪。但信靠聖靈並不等於我們放棄為我們的家庭迫切地禱告。我們如果停止為他們代禱,其實等於在說:「這是沒有希望 的。」

信靠主正好相反。我們如果為著他們的救恩和釋放真正相信主,我們就會像那大臣一般呼求: 「耶穌,求你現在來,快點行動,免得我親愛的人永遠沈淪。」惟有 強烈熱切的禱告能抵擋撒但毀壞我們家庭的陰謀。不冷不熱的禱告不會拆毀它的 營疊。我們一定要脫離自己的顧慮,認真禱告。並且我們一定要靠近耶穌, 直到衪的話語臨到。

當耶穌在推羅和西頓的海邊時,「有一個迦南婦人從那地方出來, 喊著說:「主阿, 大衛的子孫,可憐我,我的女兒被鬼附得甚苦。」(太十五:22) 撒但已經搬進這婦人的家,並且附在她女兒身上。這裡的「甚苦」是來自墜落的字根。簡單來說,這個女孩子是卑鄙、邪惡、被撒但所驅使的。

這媽媽不是一個壞媽媽。儘管身?外邦人,她卻信耶穌。她稱耶穌為「主!大衛的子孫。」其實,她的意思是:「你是救主,神的彌賽亞。」在這方面,有一個問題:撒但怎能找上信徒的孩子?他是怎樣附在一個敬虔在家庭出來的孩子身上的呢?」

你也許是一位基督徒父母,在教會中培養你的孩子,也竭盡所能指示他正當的道路。但現在,經過多年參加主日學,多年在教會裡聆聽滿有恩膏的講道,他卻變得泠淡,並且對神的事漠不關心。他沒有心服侍耶穌。你思考:「主,這事怎?發生的?」

在過去的年日中,我曾經看見這情形學生在很多牧師的兒女身上,很多這樣的年青人因染上毒癮而身體虛弱,他們進到我們的青少年挑戰介毒中心。這些孩子們在敬虔的家庭長大,但後來他們變壞了,他們的生命開始被邪靈的能力驅使,並且他們對毒品、酒、色情、或娼妓上了癮。

當你讀到這裡,你也許鬆了一口氣,想著:「感謝主!那不是我的兒子,我的女兒,我孩子是好孩子。我在對神的敬畏和對祂的認識中,小心地教養他們,他們知道正當的路。他們也許不是對耶穌火熱,但起碼他們不吸毒。

這些家長感恩是對的,然而他們從來不擔心孩子對耶穌不冷不熱。主自己說過,不冷不熱就是如被邪靈壓制一樣可怕。當基督警告說:「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祂不是對癮君子說話,乃是對著在祂教會中不冷不熱的信徒(見啟二至三)。耶穌知道不冷不熱的靈,可以將任何信徒誘進地獄邪靈的試探。

你的孩子也許是善良、有禮、有好行為的。他們也許遠離不良人群、尊重長者,並且道德高尚。但是,如果他們不全心全意地愛耶穌 --- 如果他們在屬靈的事上只是隨波逐流 --- 他們就在危險之中。你看,任何在信徒家庭長大的孩子已經是撒但攻擊的主要對象,魔鬼攻擊那些最熱忱愛耶穌的家庭。但現在你孩子的不冷不熱已經使仇敵的工作變得更容易,它會因為能夠輕而易舉地將你的兒女綑綁在罪中而歡喜高興。

連最虔敬的基督徒 --- 包括牧長 --- 都可能看不見撒但為他們在屬靈的事上被動的兒女所佈下的網羅。仇敵甚至要將他們屬靈生命裡的微小火花都全然熄滅。基督徒父母,我要鼓勵你:不要讓魔鬼找上你的孩子,每天禱告,並且以代禱圍繞你的兒女,神已經給了你能力,叫他們脫離不冷不熱的狀況。

當我的孩子在青少年期時,我以為可以單單愛他們,就能叫他們進入神的國度。我告訴自己:「我會在我孩子的身邊,我會成為他們的好朋友。我只需要隨時在他們身旁,如此他們就可以告訴我他們的需要。」

然後有一天,我的大兒子Gary哭著從學校回家,直沖進房間,倒在床上。當我問他有甚麼問題,他回答說:「爸,我不相信有一位神,這全都是神話。」

從那時起,我知道全世界的愛都無法解決這種邪靈的攻擊。單是與我的兒子交通並不能解決問題。我無法僅僅告訴自己:「這只是一個時期,Gary會長大,從中走出來。他是個好孩子,而且曉得我愛他。」

不!我一定要面對在我面前所發生的:撒但試圖將我兒子真誠熱切的信心奪去。我曾經看見Gary在五歲時將他的生命交給耶穌。我曉得他的信心是寶貴的。現在仇敵想要得到那信心,並且它試圖用疑惑和不信來將之毀滅。真的,撒但是對準我們家庭的神經中樞:對耶穌的信心。

我知道我只有一個選擇。我進入禱告室,關上門,俯伏在地,決心爭戰。我立志說:「撒但,你不會得著我的兒子。」從那天開始,我為Gary向神呼求。我懇求說:「主,保守我的兒子,叫他離開惡者。」

終於Gary改變了,但不是在一夜間,或一週,甚或幾個月內。他仍然與混亂爭戰。但有一天,Gary在耶穌裡的信心恢復了。你如果已經讀過我的訊息有一段時間,你會知道Gary自從在青少年期間已經全時間服侍主,他專心愛耶穌,並且在過去一 年,我有機會與他一起在其他牧師聚會裡講道。

我其他三個孩子都經歷了獨特的信心考驗。就好像對Gary一樣,主都信實地看顧 Debbie,Bonnie,和Greg渡過這些考驗。正如他們的兄弟,他們也長大,虔誠愛主,而且都是主的僕人。而此間,我為我家人的代禱從未間斷。現在我太太Gwen和我又與我們成年的兒女一道,為我們的十個孫兒獻上禱告。

那女兒被鬼折磨,她母親堅持要尋求耶穌。最後,門徒們催促主說:「主,差她離開吧,請她走吧,她不停的煩我們。」請注意耶穌對婦人請求的回應:「耶穌卻一言不答。」 (太十五:23) 很顯然,耶穌對整個情形不予理會。為甚麼祂這樣?我們知道我們的主從來不會對任何真誠尋求衪的人不理睬。

事實是,耶穌知道這婦人的故事將留存將來的每一代。而祂要向所有讀者啟示一個真理。所以祂試驗這婦人信心的韌性。當祂終於開口時,祂說: 「我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家迷羊那裡去。」(十五:24) 一言蔽之,基督在說:「我來是為了救贖著猶太人,為甚麼我要浪廢他們的福音在外邦人身上呢?」

這話會將我們大部份人拒之門外,但那婦人卻沒有絲毫動搖。對於她,女兒正生死攸關,除非耶穌將她所求的給她,否則,她不會放棄耶穌。

我問你,你多常放棄禱告?有多少時候你厭倦而托詞說:「我已經尋求主,我已經 禱告、已經求問。只是我沒有得到任何結果。」?你所求的對於你是否關乎生死? 你有沒有真正盡心、盡性、盡意、盡力尋求主,並且知道除此之外別無其他幫助?

看看這婦人怎樣回應吧。她沒有以埋怨和譴責來回答。她沒有說:「耶穌,你為甚麼拒絕我? 」不,聖經所記載的恰恰相反,「那婦人來拜衪,說:'主阿,幫助我。'」(十五:25)

接下來的經文更?難懂。耶穌再一次回絕了這位婦人。這一次的回答聽起來更?刺耳,耶穌對她說:"不好拿兒女的餅給狗吃。"(十五:26)

我們要明白,當時的猶太教徒認為外邦人在神眼中是不比狗高等的。當然耶穌不接受這看法,衪不會以種族諷語用在任何父神所創造的孩子身上。但祂曉得這婦人明白猶太人對外邦人的態度,所以再一次地,祂試驗她的信心。

現在,那位母親回答祂說:「主啊,不錯,但是狗也吃它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 兒。」(十五:27) 何等驚人的回答!這位決心的婦人對耶穌不放鬆, 主為此稱讚 她, 耶穌對她說:「婦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給你成全了罷。」從那時候,她的女兒就好了。(十五:28)

蒙愛的,我們不要滿足於碎渣。我們已經得到在危機時所需恩典和憐憫的所有應許,之中包括了我們得救或未得救的家人所經歷的每一個危機。神邀請我們帶著信心、坦然無懼地到基督的寶座前去。我們要向祂呈上每一個需要,無論是為未信 的雙親,或是悖逆的兒女。我們也許看不見每一個親愛的人都與神和好、或扭轉生命,但我們可以在他們周圍豎立路障,攔阻他們奔進地獄。我們可以為他們禱告,求神使他們知罪悔改,求神在他們四圍守護,也可以求神差人向他們作見証。

然而, 我可以向你保證一件事:如果我們聽天由命,這些美好的結局就永遠不會發生。我們也許說服自己說:「我只要憑信心。」 但那是虛假的藉口,它只會攔阻我們為親愛的人付上禱告的代價。

我鼓勵你們做這樣的禱告:「主,如果我的一個親人失喪了,那不是因為我沒有禱告,不是因為我輕看你聖靈在他們生命中的工作,也不是因為我沒有為他們哭泣。無論付上何等代價,我都要為他們以代禱爭戰,直到他們回天家與你同在。」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