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慰人的事工 | World Challenge

安慰人的事工

David WilkersonMay 1, 2006

有些信徒認為使徒保羅是一個超人,因為他的書信,大有能力,他的事工,奇妙無比。然而,如果保羅不像我們一般,有血肉之軀,同樣受試探,經歷試煉,他就對教會,沒有可說的話;他的書信,也就徒勞無益。

事實上,保羅許多的書信,都是在他一生中最困難的時候寫成的。他坦然向哥林多的教會承認,他深深經歷了重重困難,並精神上的痛苦。他說:「周圍遭患難,外有爭戰,內有恐懼。」(林後7:5) 當這偉大的使徒這樣寫的時候,他乃在馬其頓,被教會全然拒絕,心情沉重,感到一事無成。

保羅為甚麼會落在這等光景?讓我們看看他當時的情況。保羅恰恰寫了第一封信給哥林多的信徒,因教會裡一些不道德的事,而向他們嚴言指責。縱然這封信的內容,非常嚴厲,保羅寫信的時候,乃熱淚盈眶,心中悲痛。

保羅之所以寫這封信,乃是因為該教會對會眾淫亂苟合,視而不見。於是,保羅寫信給他們說:「你們自高自大,不肯因你們當中這公開的罪而憂傷。你們並沒有按公義,判斷這件事。除非這犯罪的人切實悔改,你們不可與他相交。」繼而,保羅指示他們「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林前5:5)

他的信息,既强烈,又嚴厲。之後,保羅曾經因寫了這封信,而感到遺憾。(參看林後7:8) 是的,自從那日,保羅心中憂傷,擔心哥林多的信徒會有何反應。他們會誤會他的動機嗎?或者,他們會明白,他這樣寫,乃是出於愛心,且深深擔心教會的前途?他後來又寫信給他們說:「我說這話,不是要定你們的罪。」(林後7:3)

保羅也聽見,假先知已經潛入哥林多教會,叫人因他受苦而「藐視」他。其實,他們這樣說:「神若切實與這人同在,他為什麼會飽受凌辱?保羅為什麼會被下在監裡?任何一個神人豈能說他「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我們真不明白,一個恆心禱告的人,怎麼會常常受攻擊,情緒低落。如果保羅切實有信心,他就不會經歷這些困難。」

今天,那些忍受痛苦與恥辱的敬虔僕人,也會這樣受人指責。你有沒有常常聽見信徒說:「他多多受苦,一定是有什麼不對。」原來,那些批評保羅的人,希望要削弱他的屬靈權柄。

然而,保羅說,他並沒有因寫這封信,而後悔。反之,他吩咐屬靈兒子提多到哥林多去,向當地的信徒解釋他寫信的目的。他說:「告訴他們我愛他們,不是要傷害他們,然而,他們必須處理這件事。然後,到特羅亞與我見面,告訴我,這封信有何效果。」

保羅打發提多這樣做後,就動身往特羅亞去;途中,在以弗所停下來。神大大運行在保羅身上,以致他的道,大蒙膏抹,感動眾人。許多人聽道後,就將家裡有關邪術的書,都拿到城裡,付之一炬。

這樣一來,他就惹動了以弗所那些鑄造亞底米神像的銀匠。他們本來藉此圖利,可是,他們見財化水了。於是,他們怒氣沖沖,要攻擊保羅,指控他在宗教方面,非常偏執,冀圖破壞他們的敬拜。這樣一來,他們引起了群眾騷動,結果,保羅只好離開以弗所,僅僅保存性命。他後來寫到有關「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他乃指這件事而說;換言之,他說:「我以為自己沒命了。」

至於在以弗所還有甚麼事情發生,我們不曉得,因為保羅並沒有告訴我們。我們只知道,他在該地的經歷使他「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林後1:8) 是的,保羅說到有關受逼迫、心中困惑,靈裡低沉。當時,他往特羅亞去,渴望與主內的兒子提多會面。提多為人敬虔,可以鼓勵保羅;而保羅則可以向提多傾訴自己心中的重擔,更從他身上得知人們對那封信的反應。

然而,保羅抵達特羅亞時,提多並不在那裡。他只好等候屬靈兒子,可是提多遲遲不來。那時,神在特羅亞為保羅的事工開了門。然而,使徒心中勞累;他這樣寫及自己的經歷:「我從前為基督的福音到了特羅亞,主也給我開了門。那時因為沒有遇見兄弟提多,我心裡不安,便辭別那裡的人往馬其頓去了。」(林後2:12-13)

保羅從來沒有這樣做過,他這行動,更違反了他所傳的道。縱然事工的門仍然敞開,保羅卻離開了特羅亞,到馬其頓去,因為他心中不安。當時,他好像一個受傷的十架精兵一般,意志消沈,靈裡發昏,心力交瘁,他感到身心靈各方面,都非常軟弱。為什麼?保羅為什麼會落到這等光景?使徒自己解釋說:「那時因為沒有遇見兄弟提多,我心裡不安。」當時,他孤苦伶仃,極需要別人安慰。

我明白保羅的遭遇,因為我曾經身歷其境,且見過別人面臨類似的試煉。當我們因屬靈爭戰而疲憊不堪時,撒但就會來攻擊我們,我們也最容易受他的謊言所影響。我相信仇敵以兩則謊言攻擊保羅。首先,我相信他說:「提多沒有來,因為他已經棄絕了你。」然後,他又說:「提多不在這裡,因為你再沒有果效了。保羅,你傷害了哥林多的信徒,將他們趕走。你的事工簡直不能結果子了。」

我幾乎聽見魔鬼悄悄的說:「保羅,神再不與你同在了。亞西亞的人都棄絕你,再沒有人支持你。連你的屬靈兒子提多,都因哥林多人反對你,懷疑你。

保羅,面對事實吧,你已經失去恩膏。想想亞波羅,他的證道吸引群眾。每個人都誇獎他,說他的事工大有果效;而你所能接觸的,寥寥無幾。正如在以弗所,你的證道引起了騷動,你所帶動的靈命復興,又被人阻止。保羅,沒有人愛你,再也沒有人需要你了。很明顯,主在管教你。你反正令聖靈擔憂,神將祂的手,從你身上挪去了。」

你若與主親密同行,你就會明白保羅的心境。撒但是撒謊之父,也許現在他正同樣向你說謊:「所有人都棄絕你。你既沒有事工,在神國度的工作上,也沒有份。你只白佔地土。」這正是來自地獄深淵的謊言。

大衛曉得,因邪靈的謊言,而力不能勝的感受。他在詩篇一百四十篇寫到有關身體並屬靈方面那些「爭戰的日子」。這虔誠人向神祈求說:「惡人不斷圍攻我。他們使舌頭尖利如蛇,圖謀推我跌倒。他們為我暗設網羅,設下圈套。」(參看詩140:1-5)

然而,縱然情況惡劣,大衛卻滿心喜樂,說:「主耶和華,我救恩的力量啊,在爭戰的日子,你遮蔽了我的頭。」(140:7) 大衛實在見證說:「神啊,你已保守了我的思維,免得我受邪靈謊言的攻擊。陰府的權勢,以尖利的舌頭攻擊我。然而,你卻保守我的思想,以致撒但的謊言,無法將我推倒。」

聖靈如何帶給保羅安慰?使徒親口告訴我們說:「但那安慰喪氣之人的神,藉著提多來安慰了我們。」(林後7:6) 提多帶著安慰的靈,來到了馬其頓;保羅即時就得著鼓舞。他們兩人彼此相交,於是,保羅的身心靈,都充滿喜樂。使徒這樣寫:「(我)滿得安慰;我們在一切患難中分外的快樂。」(7:4) 保羅宣告說:「我仍然面對困難,然而,主已將我在屬靈爭戰上所需的,都賜給我了。祂已經透過提多,安慰我了。」

在我多年的事奉中,我見過神的僕人與使女,感到再忍受不了,情緒低落,全然困惑。我因這些親愛的弟兄姊妹受苦而難過,便問主說:「父神啊,你這些僕人怎麼樣才能脫離痛苦的深淵?救拔他們的能力在哪兒?我該說甚麼,做甚麼,才能幫助他們呢?」

我相信我們可以從保羅的見證找到答案。當時保羅心力交瘁,彷彿變成了另一個人。他正經歷他事工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情緒低落。然而,不到幾個小時,他卻全然脫離了黑暗深淵,歡欣喜樂。這蒙愛的使徒再次感受到別人愛他,需要他。

這件事怎麼樣發生?首先,讓我們看看哥林多教會有甚麼事情發生。提多來到,與教會領首會面,就心懷大慰。原來,教會聽從保羅的教訓,覺醒了,且蒙神大大祝福。

巴不得主可以將當時的實情,向保羅顯明;巴不得他可以見證他信所產生的靈命復興。這樣,他就可以看見瞭解幾點:神已經顯露了撒但的謊言;神對他的意念,全是好的;這些事情都是祂計劃的一部份。

後來,提多帶著令人鼓舞的消息,來到馬其頓,說:「保羅,哥林多的弟兄,都向你問安!他們已經除掉罪惡,對付假先知。他們再不因你受苦而藐視你,反倒因你的見證而喜樂。」

主內親愛的弟兄將這滿有安慰的話,帶給保羅,將他從痛苦的深淵中,提拔出來。「但那安慰喪氣之人的神,藉著提多來安慰了我們。」(林後7:6) 你看見這裡的例子嗎? 神使用人來安慰人。祂並沒有打發天使去安慰保羅。乃先讓提多得著安慰,讓他去安慰保羅。

使徒行傳記載,保羅乘船往羅馬去;在途中,船停在西頓。保羅要求百夫長讓他在該城探望朋友。「猶流寬待保羅,准他往朋友那裡去,受他們的照應。」這次,神也使用信徒,去照應其他信徒。

我們也從提摩太後書讀到,保羅寫信題及一位信徒,「願主憐憫阿尼色弗一家的人;因他屢次使我暢快,不以我的鎖鍊為恥;反倒在羅馬的時候,殷勤的找我,並且找着了 … 他 …怎樣多多的服事我。」(提後1:16-18)

阿尼色弗也是保羅的屬靈兒子之一;他深愛保羅,毫無條件;當保羅受苦的時候,便去找他。保羅坐牢的時候,阿尼色弗走遍全城,直到找到他為止。他的動機就是:「我的弟兄正經歷痛苦;他曾經因船難而受驚,如今又受撒但攻擊。我必須去鼓勵他。」

安慰人的事工,顯然包括尋找那些有傷痛的人。今天,我們常常聽見人談及教會的能力,包括醫治病人的能力、領人歸主的能力、並勝過罪惡的能力。然而,一個曾經蒙安慰,蒙更新的人,能大大發出醫治的能力。各種身體上的疾病,可以叫人心情憂鬱、精神痛苦、靈裡困擾,然而,一個得安慰,蒙鼓勵的靈(即靈裡感到被接納、被愛、被人需要),就是最需要的醫治良藥。

我們也可以從舊約讀到有關安慰人的事工。掃羅追殺大衛,大衛只好晝夜逃亡。他當時疲憊不堪,心中憂傷,感到自己被領袖並神的百姓離棄了。在那重要關頭,大衛的朋友約拿單來到。「掃羅的兒子約拿單起身,往那樹林去見大衛,使他倚靠神得以堅固;對他說,不要懼怕;我父掃羅的手,必不加害於你;你必作以色列的王,我也作你的宰相。」(撒上23:16-17)

對於大衛來說,這些安慰來得正合時。他毫無私心,恩待別人,後來,卻被人棄絕。大衛與他的隨人曾經冒着生命危險,拯救了基伊拉城的居民,且躲在該城。然而後來,掃羅又追索他們。大衛便求問神說:「神啊,這些人會將我交給掃羅嗎?」神回答:「會,他們會棄絕你;離開這城吧!」

我們從詩篇讀到,大衛當時的情形,極其潦倒。他靈裡憂傷,不斷呼求說:「神啊,你在哪裡?」請想想,約拿單也因卑鄙邪惡,邪靈附身的父親,而經歷痛苦試煉。然而,這位虔誠的朋友「使他(大衛)倚靠神得以堅固。」他告訴大衛說:「大衛,神與你同在,以色列民仍然愛你。你也許並不感到如此,但你將要成為一國之君。你的工作才恰恰開始。」

這正是大衛所需要聽見的:「神與你同在。」霎時間,大衛靈裡得著安慰,能繼續下去。我們屢次從聖經看見這例證:神並沒有打發天使,或賜下異象,祂乃差派一位信徒,去安慰其他蒙愛的兒女。

我們有可能因患難而失去信心與指望,變得靈裡空虛,要放棄一切。如果這樣,除非你靠著真理,面對自己情形,否則,你會變得苦毒,靈裡剛硬。其實,除非我們明白,神為何容許這些苦難臨到我們,否則,我們決不能脫離心中的困惑,並被人拒絕的感覺。我深信,對於許多讀者來說,這正是神對你所說的話,為要醫治你。

當保羅坐下來,寫第二封信給哥林多的信徒時,他想及這批像他一樣,遭受苦難的人,便告訴他們:「我希望你們知道,我所受的創傷,跟你們的患難,息息相關。」

「我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我們得安慰呢,也是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林後1:6) 保羅告訴他們:「神正藉著我的試煉,教導我如何安慰別人。所以,當你們面對患難的時候,你就知道我的話大有能力,因為我也曾經身歷其境。」

這是聖靈奇妙的啟示。保羅曉得:「神為着這緣故,容許這些攻擊臨到。聖靈要我靈裡安靜下來,藉此醫治我,以致我可以安慰那些受苦的人。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

今天,有許許多多書籍、卡帶、錄影帶都是關於「如何應付困難」。我們都需要這些資訊;當既真誠又公義的傳道人教導這題目時,許多人都得到幫助。然而,我相信保羅希望告訴我們:「真正能安慰別人,醫治人心,且有長遠効果的話語,乃是從許多創傷與患難中學來的。」

不久前,我從一位曾經當過修女,後來被按立的傳道人,接到一封來信。她已經五十九歲,最近因中風,非常憂鬱。她回顧自己一生,就決定要為自己計劃喪禮,並寫以下的訃聞:

「既不為人妻,也不為人母。自從蒙恩得救,就與家人疏遠。一輩子,都沒有豐功偉績;生活清貧,一事無成,這樣就過了一生。」我讀到這些話,想到她說自己空手見主,就心靈破碎。然而,有一位牧師將我的一篇道「我勞碌是徒然」,傳給她;她就寫信給我說:「大衛弟兄,你的話帶給我鼓勵並安慰。」

事實如此:神使用人,去安慰別人。祂喜愛這等事工,以致祂感動先知瑪拉基說,這就是末後最需要的工作。據瑪拉基形容,當時,神的百姓透過人與人之間的鼓勵,彼此造就。「那時敬畏耶和華的彼此談論 …」(瑪3:16)

準確來說,這些事情在甚麼時候發生?瑪拉基乃在一個不虔不義,罪惡昭張的時代說話,當時的情形,有如蝗蟲吞噬土產一般。神的百姓疲憊不堪,對與主同行是否有價值,開始感到懷疑。他們想:「我們聽說,服事神,遵行祂的道,分擔祂的負擔,是大有意義的。然而,我看見周圍那些自高自傲並與罪妥協的人,他們好像很快樂。他們追求財富,生活無憂無慮,盡情享受生命。」

聖靈就開始在以色列民身上運行,使渴慕神的人,對神起了敬畏的心。忽然間,以色列舉國上下,不分老幼,都一個對一個傳揚真道。百姓憑着聖靈的感動,彼此交通,互相造就,且安慰周遭的人。

我深信瑪拉基對這事工的描述,正反映出今天的光景。他給了我們一幅圖畫,說明聖靈在末後大大澆灌,神的百姓就不再說長道短,怨天尤人,他們反倒會安慰別人。他們透過電話、信件、電子郵件、並面對面與人相交。神因這事工而大大喜悅;聖經告訴我們,神將這些事情記錄下來。每一句仁慈的話、每一個電話、每一封信、並所有安慰人的行動,神都記在「記念冊」上。據聖經說,凡有行為被記錄下來的人,神都看他為寶貴。「萬軍之耶和華說,在我所定的日子,他們必屬我,特特歸我。」(瑪3:17)

願神幫助那些埋怨,說神沒有呼召他們,或沒有為他們的事工開門的人。我對這等人說:不要只顧自己的景况,不要因別人侵擾你,而忿忿不平。不要計劃一些既偉大,又有犧牲性的事工,以討神喜悅。反之,你要站起來,尋找一些有傷痛的弟兄姊妹,去安慰他們。

你要像提多一般,鼓勵一些靈裡低沉的人。求主賜你阿尼色弗的靈,好讓你尋找有傷痛的人,帶給他們醫治。請想一想,你已得著天上的能力,叫你能安慰有傷痛的信徒,神也將一位需要安慰的人,特特交托給你。是的,有人需要你,主希望你因過去所得的安慰,而安慰別人。今天,就打電話說:「弟兄或姊妹,我希望為你禱告,鼓勵你。我有話要安慰你。」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