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血與大能的手 | World Challenge

寶血與大能的手

David WilkersonMay 1, 1984

逾越節的晚上,猶太人都把自己關在房子裡;因為 神警告過,當夜,死亡要臨到埃及。他們都按照 神的吩咐,把無殘疾羊羔的血塗在每一家的門楣並兩邊的門框上。「這血要在你們所住的房屋上作記號,我一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我擊殺埃及地頭生的時候,災殃必不臨到你們身上滅你們。」(出12:13) 神且應許說:「 (神) 必越過那門,不容滅命的進你們的房屋,擊殺你們。」(出12:23)

請想像有兩家鄰舍。第一家人都圍繞着他們的逾越節羔羊、無酵餅、並苦菜而瑟縮。他們心驚膽跳,臉色發白,渾身打顫。爸爸媽媽四目交投後,更看着自己頭生兒子。爸爸慈愛地抱着那孩子說:「禱告,家人啊,禱告吧!也許我們在某方面令 神憂傷 … 那滅命的天使也許不會越過我們 … 禱告吧!」 足足有好幾個小時,他們都驚惶失措,害怕那死亡的陰影,而沒有享用那羔羊。全家都感到不安。

隔壁的一家人卻圍着羊羔歡宴,因即將離開埃及而興奮。毋庸置疑,他們都滿有安全感。那爸爸看着他頭生兒子那雙滿有好奇的眼睛,說:「我們全都安全!記得血嗎?神不曾說過,祂不會讓滅命的天使進來嗎?我們要滿心平安,萬事穩妥,我們都蒙這羊羔的血所遮蓋,而得安全。」

你認為那一個家人當夜會更安全?答案是,他們兩家人都安全!他們同樣平安穩妥,因為他們都蒙血遮蓋。

神之所以拯救猶太人,並不是因為他們的恐懼感或內在的虔誠心。他們的本份就是要把羔羊的血塗抹自己的住處,且相信 神的應許,說羔羊的血能叫他們平安穩妥。神曾經向摩西並所有以色列民訓誨說:「你們要記念從埃及為奴家出來的這日,因為耶和華用大能的手將你們從這地領出來。」(出13:3)

以色列人得蒙拯救脫離埃及,顯然豫表我們蒙拯救脫離罪的轄制;這是我們都曉得的。聖經清楚說明:「他們遭遇這些事,都是作為鑑戒;並且寫在經上,正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林前10:11) 「作為鑑戒 … 警戒我們」的意思就是,我們可以從以色列人的掙扎,看見自己目前對自我並罪惡的爭戰;他們所處的埃及乃豫表我們所面對那不虔不義的世界。

他們在埃及受奴役,豫表我們因私慾並罪惡而受轄制。他們的房子豫表我們的身體,即聖靈的殿;他們的羔羊豫表我們的主。無殘疾羔羊的血,則豫表無瑕無疪救主的寶血。

我們可以讀到有關以色列人得蒙拯救,脫離埃及人的奴役,從而學習有關自己要如何得蒙拯救,脫離罪的權勢。讓我向你們說明三則奇妙的功課;學過這些功課的信徒,實在不多。

「因為那夜我要巡行埃及地,把埃及地一切頭生的,無論是人是牲畜,都擊殺了 … 我是耶和華。」(出12:12) 繼而,神把這偉大的應許賜給祂的兒女:「… 我一見這血,就越過你們去,我擊殺埃及地頭生的時候,災殃必不臨到你們身上滅你們。」(12:13)

那就是埃及的審判日!審判在午夜時刻忽然臨到;結果,遍地都有死亡,何等駭目驚心。當夜,埃及通國上下都發出哀號痛哭,咬牙切齒的聲音,因為「… 無一家不死一個人的。」(出12:30)

然而,這午夜時刻所發生的審判,並沒有臨到任何一個猶太人的家庭。神的兒女全然安穩,脫離了審判。雖然他們有些人並沒有享受這事實,然而,他們卻安然無恙,蒙血遮蓋,幸免大難。

是,這件事乃關乎他們順服心,然而,惟有那血才能叫以色列人免受審判。他們本身誠然沒甚麼可取之處。他們當時的行李藏有埃及的偶像。他們都是一些不配、背道、貪戀世俗、諸多辯駁、悖逆反叛的百姓。其實,神若等待他們放棄偶像、痛改前非、轉離惡道,他們就決不會得蒙拯救!他們都會死在為奴之家。

他們得蒙拯救,跟他們本身毫無關係;他們既沒有好行為,又不忠心。神一定曉得這些人即將圍着金牛犢跳舞,酩酊大醉,放縱情慾,忘恩負義。然而,祂愛他們,定意要拯救他們,以血遮蓋他們,確保他們安全。據大衛說,「因為你(神)喜悅他們。」(詩44:3) 神渴慕把一批子民放在自己心上,向他們啟示自己的大能與榮耀,從而興起一個聖潔的「身體」;一切都是出於恩典憐憫!

聖經教導我們許多有關羔羊的血的事情,然而,第一個要學習的功課,就是羔羊的血叫 神的兒女免受審判,確保安全。以色列民即將在曠野裡建會幕,經常獻祭。他們將在贖罪日,因著自己的罪而流祭牲的血。然而,對於我們來說,以色列民的第一個功課,實在明顯。

是的,主的寶血洗淨一切罪污,贖了我們的罪。神要藉此得著一批百姓,好讓他們可以全然得蒙拯救。請謹記,在逾越節的晚上,以色列民得着安全,卻還未得蒙拯救。他們還必須面對紅海、曠野、高牆、敵人的營壘,且與那些身材高大的巨人爭戰。

我深信,我與執政掌權的勢力爭戰,並抵擋私慾與試探(即我們現今的巨人)以前,必須曉得自己已蒙寶血遮蓋,全然安穩!雖然我還沒有全然得釋放,我卻是免受審判的。我在肉體上,有大敵當前,然而,寶血已使我成為一個「安全的士兵」。

請聽聽這些話:除非你滿有確據,得知自己蒙寶血遮蓋,全然安穩,否則,你無法與巨人爭戰,坼毀堅固營壘,或抵擋力不能勝的情況。無論我心中想甚麼,自覺何等滿有罪咎或被判,周圍又有種種危言聳聽的聲音,我卻必須曉得,自己毫無疑問,確實平安!我不會面臨審判!在祂眼中,那塗在我心門上的寶血,已令我全然安穩。

我相信,如今因主所流的寶血,而全然安息的信徒,實在不多。何等可悲!我們多半都無法相信,神會得著一批那麼不配,一味悖逆的百姓,他們且因這世代的靈,而靈裡貧窮。我們都不肯承認這等奇妙的大愛與恩典,反倒要賺取自己的平安與釋放。

我們對自己的安全,常常滿腹疑雲。神若按照我們對祂的愛或我們的善行,而確保我們安全,我們就會比那些違反律法的人更岌岌可危;由於神對我們施了恩典,祂可以向我們發出更高的要求。神必須使我們的安全絕不本乎我們自己,乃惟靠祂純粹的憐憫與恩典。我們的安全並不本乎我們的忠心、順服、或善良,乃惟靠祂的憐憫。順服與忠心乃是愛主而產生的後果。

那拯救以色列民的,並不是無酵餅,乃是血。沒有一個以色列人會因一些個人的過失,而在安全方面感到患得患失。當審判擦身而過時,他們全都安然無恙。

我所傳揚的,並不是永遠的安全。我相信我們有可能辜負並踐踏寶血,以致將之失去。我們必須敬重且倚靠寶血,將之應用在自己的生命裡。有些人倚靠寶血,其他人卻將之踐踏。那些糟蹋寶血的信徒,就把自己向各種邪靈的侵擾敞開了。

然而,神絕不希望祂的兒女終日惶恐、焦慮、或滿心罪咎。祂為他們所豫備的,乃是安息,就是祂愛子的寶血所帶來絕對的安寧。這並不是本乎他們的行為,乃是憑着寶血!神透過出於恩典的行動,對以色列民說:「現在,你們看見我已經確保你們安全,叫你們脫離恐懼,免受審判,讓我來釋放你們的身體吧;我確保你們安全,乃是為要使你們成為聖潔。」

約翰‧維斯理 (John Wesley)並喬治‧韋脫菲爾特 (George Whitefield)曾經議論有關信徒是邁向安全的景況,或者,他們得著安全後,更向前邁進。讓我們看看以上的例子。以色列民乃是得著安全後,便向前邁進。主彷彿對我們說:「如今,你們已經因寶血確保安全,讓聖靈叫你們得著既充份又榮耀的釋放,脫離你們所有肉體上的仇敵。」

那無法更改的事實就是,沒有甚麼可加添在主的寶血之上,叫我們更確保安全!寶血全然遮蓋我們,以致 神能接納我們,拯救我們脫離祂的烈怒。使徒保羅曾這樣說明:「現在我們既靠著祂的血稱義,就更要藉著祂免去祂的烈怒。」(羅5:9) 你相信惟獨祂所流的寶血救了你脫離 神的烈怒嗎?或者,你有甚麼可加添在祂的寶血上,好更確保自己安全?是行為嗎?是律法嗎?是苦修嗎?

我們豈敢以為 神會把我們的安全,交在我們屬血氣的手上!然而,我們一直都在寶血上有所加添;就是在寶血上加上門徒培訓;在寶血上加上順服;在寶血上加上治死肉體;在寶血上加上聖潔之感,等等。不!萬萬不可!絕對沒有甚麼可加添的。

惟有寶血能確保我們安全,免去烈怒並審判。我們因寶血而蒙救贖。根據神學道理,救贖就是指「得蒙拯救,脫離罪惡,並它所帶來的刑罰。」聖經說:「我們藉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乃是照祂豐富的恩典。」(弗1:7) 我們如何得蒙拯救,免去罪的刑罰?不是憑着我們自己所有或所行的,一切都是出於祂的恩典。

神心中所渴慕的,就是「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裡去」(來2:10) 。慈愛的主並沒有立心要定人的罪,降烈怒,或施審判。寶血並不是用以安撫一位滿懷怒氣的神,乃是要向失喪的人類,證明祂的大愛。父神心中渴望祂所有的浪子都會歸回,就把主的寶血賜給我們。「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 …」

正如主絕不會遭受父神審判,你若蒙寶血遮蓋,就不可能因 神的烈怒而受審判。正如神的愛子基督一樣,你既安全,又蒙 神悅納。因著寶血的緣故,我們在愛子裡,得蒙悅納。

至於我們的罪,主的寶血已經滿足了 神的心,除去我們的過犯,叫我們與父神和好。你若懷疑祂寶血的功效,就要這樣思考:我們看主的寶血,該從自己軟弱無能的角度呢,或者,該從全能 神的角度?在 神看來,祂兒子的寶血既充份又全備,能滿足神審判的所有要求。在祂眼中,主已成就大工,能拯救那些該受烈怒的人。神並沒有說:「當你們看見寶血時…」祂乃是說:「當我看見寶血時 …」

神若得滿足,我們就該得滿足。神若說,寶血已經成就一切所需,確保我們安全,我們就該因此安息。一切都是惟靠信心,就是倚靠祂的寶血!「如今卻蒙 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着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 神的義;因為祂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羅3:24-25)

不管我們的心會定自己的罪!不管邪靈惡魔會發動攻勢!不管良心會自責,或滿有藉口!不管列國在全地會招來毁滅!不管凡可震動的,都被震動!主耶穌基督所流的寶血必遮蓋我,叫我平安穩妥。全然平安,以羔羊基督為糧,真是何等喜樂。這思想實在叫我蒙福:神若因一隻羊羔的血,而越過以色列民,難道祂不更因祂愛子的寶血,而越過我們嗎?神若不越過以血所畫的界線,難道祂會讓邪靈越過嗎?我並不以為然。

如今,我們所說的,並不是關乎安全,乃是關乎釋放。「… 耶和華曾用大能的手將你從埃及領出來。」(出13:9) 「…耶和華用大能的手將我們從埃及為奴之家領出來。」(出13:14 ) 「你曾用手趕出外邦人,卻栽培了我們的列祖;你苦待列邦,卻叫我們列祖發達。因為他們不是靠自己的刀劍得地土,也不是靠自己的膀臂得勝;乃是靠你的右手,你的膀臂,和你臉上的亮光,因你喜悅他們。神啊,你是我的王,求你出令,使雅各得勝。我們靠你要推倒我們的敵人;靠你的名要踐踏那起來攻擊我們的人。因為我必不靠我的弓,我的刀也不能使我得勝。」(詩44:2-6)

有些信徒雖感到罪得赦免,平安穩妥,卻又感到自己缺乏能力,不能勝過肉體。他們並沒有經歷「完全的釋放」,脫離自己邪惡的性情。信徒啊,你要知道,主以祂的寶血確保了我們安全,更以祂大能的手破除了我們裡面罪惡的權勢。罪惡仍然存在,卻無法再轄制我們了!

如今,我們常常聽到有關失望,並以超人的奮力來脫離罪惡權勢;然而,以下的話更顯得不可置信,鼓舞人心:「因祂手的力量,蒙拯救,免受奴役。」然而,我們卻不肯承認 神手所成就的大工。因為接受真理,承認那在我們以外的能力,把我們從罪惡的權勢釋放出來,就與我們自己的傲氣、正義感、並神學觀背道而馳。然而,請看看以色列人的例子,他們帶備兵器上陣,然而,勝敗全在乎耶和華。「… 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撒上17:47) 據出埃及記記載,「… 以色列人是昂然無懼的出埃及。」(14:8) 他們安過了紅海後,便這樣歌唱:「耶和華啊,你的右手施展能力,顯出榮耀;耶和華啊,你的右手摔碎仇敵。」(出15:6)

寶血確保了以色列民安全,免受 神的審判;然而,神從上而來的手拯救了他們脫離血氣的權勢。他們經歷安全,且因此歡呼,他們當時所需乃是能力,好讓他們能徹底剪除舊敵,且為敵擋未來新的敵人,而裝備好。那能力乃是來自 神從上而來大能手。

至於他們的敵人,神只發出了一個命令:「把他們趕逐出去!」「就要從你們前面趕那裡所有的居民,毁滅他們切鑿成的石像,和他們一切鑄成的偶像,又拆毀他們一切的邱壇。… 倘若你們不趕出那地的居民,所容留的居民,就必作你們眼中的刺,肋下的荊棘,也必住在你們所住的地上擾害你們。」(民33:52,55)

時至今日,位於耶路撒冷的阿拉伯清真寺,究竟是甚麼?這乃是猶太人肋下的荊棘,眼中的刺。猶太人仍舊為此而哀哭。它之所以存在,歸根究底乃是因為以色列違背 神。「便雅憫人沒有趕出住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仍在耶路撒冷與便雅憫人同住,直到今日。」(士1:21)

猶大曾經打敗耶布斯人,可是他們又捲土重來。猶大並沒有持續得勝,並沒有把瘤腫全然割除。耶布斯人並不是閃族的人,根據希伯來文,他們名字意味「踐踏,不道德」。耶路撒冷當時乃名為耶布斯(Jebus),即「不是以色列人住的外邦城」(士19:12)。今天,耶路撒冷仍然是一個異族聚居的城市,並不屬於以色列人。甚至大衛攻佔耶布斯,建立錫安以後,那些不道德的耶布斯人的一些餘民,更被納入猶大的文化裡。

這功課是以色列人還沒有學會的:除非我們像 神一般,疾惡如仇,否則,我們絕不能勝過血氣。以色列民從來沒有像 神一樣,恨惡他們的敵人。他們經常寬容敵人,與他們結盟,愚昧地簽定盟約。

神應許過,祂要全然拯救他們,把他們帶到流奶與蜜安息之地。「因祂愛你的列祖,所以揀選他們的後裔,用大能親自領你出了埃及,要將比你強大的國民,從你面前趕出,領你進去,將他們的地賜你為業,像今天一樣。」(申4:37-38)

我們所領受的應許既偉大,又寶貴,超過以色列民所得的。神應許過,祂要拯救我們脫離邪惡,叫我們與主同坐天上,從罪惡的轄制中得釋放。

然而,我們首先必須學習恨惡罪惡。我們必須聽見聖靈說:「絕不寬容!必須把它趕出去!」我們萬萬不可在血氣上容讓仇敵,絕不可與那些根深蒂固的堅固營壘結盟妥協。你若容讓自己的罪惡,讓它留下來,不把它斬草除根,有一天它就會後患無窮,令你痛苦萬分。

除非你養成疾惡如仇的心態,否則,你不必為勝過肉體上的罪惡而祈求。惟當我們像 神一樣,對纏累我們的罪,恨之入骨,我們才能討 神喜悅。我們的藉口與安撫,祂都一概拒絕。你是否因一些暗昧的罪而受轄制?這罪有否令你身心痛苦不安?請問 …

除非如此,否則,得勝絕不會臨到。

然而,你一旦與 神一同對自己的罪恨之入骨,切實深信 神要你把它趕出去,絕不寬容,你就可以呼求 神從上伸手,發出釋放大能。「約書亞吩咐百姓說,你們要自潔。因為明天耶和華必在你們中間行奇事。 … 並且祂必在你們面前趕出迦南人、赫人、希未人、比利洗人、革迦撒人、亞摩利人、耶布斯人。」(書3:5,11)

誰會彰顯奇妙大能,把所有仇敵趕出去?祂必成就,絕不誤事!

神說祂必剪除仇敵,將之趕逐,勝敗全在乎祂,且絕不靠人的刀槍。然而,我們又 讀到以色列民有時候與這些敵人短兵相接,血染沙場。聽起來,這兩件事好像自相矛盾。你會記得,雖然以色列民憑信心與順服,使耶利哥的城牆倒塌下來,他們還是必須進城,以刀槍殲滅其中的居民。

歷代以來,信徒們都這樣問:要全然得釋放,脫離罪的權勢,神會做什麼?而我的本份,又是什麼?無數的經文都說到有關人親手得勝。「你們就從埋伏的地方起來,奪取那城,因為耶和華你們的 神,必把城交在你們手裡。」(書8:7) 「耶和華吩咐約書亞說,你向艾城伸出手裡的短鎗,因為我要將城交在你手裡 …」(書8:18) 聖經再三說:「神把 …交在他們手裡。」意思就是,神把敵人交給他們,授權給他們,任由他們處置。神首先削弱敵人,繼而打發祂的兒女去與那些已經敗落的仇敵爭戰。

最近的新聞廣播展示了一批伊朗戰俘,他們面露恐懼,瑟縮在一起;其中包括柯敏尼(Khomeni) 屬靈組織裡的一些領首。有一名伊拉克士兵對著鏡頭微笑,誇耀說:「這些都是我們的敵人 – 失敗的敵人!」他們仍然是敵人,但已經失去所有能力。執政掌權的勢力、空中靈界裡的首領,即我們的仇敵,已經敗落,大勢已去。

接下來,就是聖靈所教導最偉大的功課:我並不是任由撒但(或情慾、或罪惡)隨意擺佈的!我一旦明白這榮耀真理,就喜極而泣。

以色列害怕敵人,而很少會支取 神的能力,不肯因 神拯救的應許而安息。真是不可置信,他們都見過 神以大能的手工作;然而,他們卻屢屢懼怕,任由敵人擺佈。我們也是大同小異。今天,有多少信徒蒙寶血遮蓋,卻終日害怕邪靈,怕自己會經不起強烈的試探或私慾,又怕自己被罪所勝,以致沉淪。

蒙愛的信徒啊,你我都是蒙 神大能的手所蔭庇的,正如以色列民在他們的敵人面前一樣,我們再不任由自己靈魂的仇敵所擺佈。神的兒女若倚靠 神,行在光中,會任由仇敵擺佈嗎?他們若順服 神,仇敵會在神面前所向無敵嗎?凡是悔改倚靠 神的信徒,罪惡絕不能轄制他們。我們既不必向任何大敵低頭,也不必懼怕,逃避邪慾或試探。我們可以靠着 神大能的手,抵擋魔鬼。惟獨祂能削弱我們的邪情私慾並試探,叫我們能戰勝所有無助的仇敵。

我們要恨惡自己的罪惡,而絕不畏懼其能力。我們要治死自己的血氣並其邪情私慾,然而,我們必須相信,因着 神奇妙的干預,祂可以削弱罪惡的能力。勝敗仍全然在乎祂。我們的仇敵,就是祂的仇敵。正如任何慈愛的父親一樣,神希望鍛鍊祂的孩子,讓他參與爭戰。

我的兒子年幼時常常一邊坐在我的膝上,一邊把手放在汽車的舵盤上,他們過了好幾年才發現,原來他們並沒有確實駕駛我的汽車。一直以來,我的手都是在舵盤上的。你若充份相信,神有一隻人所不見大能手,你就已經得勝了。你的本份就是遵行祂的吩咐,倚靠祂大能的手必揮動利劍,且賜你能力。

「… 耶和華的膀臂向誰顯露呢?祂在耶和華面前生長如嫰芽,像根出乾地 …」(賽53:1-2) 主就是耶和華向我們顯露的大能膀臂!我們當謙卑自己,尊祂為自己的拯救主,且順服祂。「所以你們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時候,祂必叫你們升高。」(彼前5:6)

這裡「叫你們升高」的意思就是把你們提到一個更高的境界。神應許過,祂要叫我們坐在屬天的領域裡,勝過一切執政掌權的勢力、撒但並邪靈惡魔的權勢、並一切試探與邪情私慾。

我們向來都看不出那在我們裡面的主,乃是天上萬軍的大能元帥;祂手持利劍,奉命來拯救我們脫離仇敵的權勢。那「在我裡面的主」是否是一位摯友,即那種温柔與我一起喝茶的客人而已?那「在我裡面的主」只不過是某種和善,富有,溺愛我們的兄長而已嗎?絕不如此!那「在我裡面的主」乃是整裝待發,為我們與仇敵爭戰的全能君王。祂有數不盡裝備整齊的大能天使,駕著車輦,準備捍衛我們。神的車輦累萬盈千,而它們都是屬我們的!

我們若不在主裡面經歷全然得勝升天的生命,這是因為我們沒有從高處看見主在我們裡的榮耀和威嚴大能!正如約伯一樣,我們坐在自己的爐灰裡,感到失敗恐懼,希望得著足夠恩典而一死了之。因為我們無法相信 神對我們所說關於祂在我們裡面的能力!

「神的神能已將一切關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賜給我們,皆因我們認識那自己榮耀和美德召我們的主。」(彼後1:3) 「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3:19-20)

「求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榮耀的父,將那賜人智慧和啓示的靈,賞給你們,使你們真知道祂;並且照明你們心中的眼睛,使你們真知道祂;並且照明你們心中的眼睛,使你們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並知道祂在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 …」(弗1:17-19)

請問,神若不是要我們明白,我們可以運用祂大能手來抵擋自己的屬靈仇敵,祂何必要把這大能放在我們裡面?祂確實把我們所需的能力賜給我們,好讓我們能勝過血氣,活出榮耀敬虔的生命,否則,神的道是虛謊的!神絕不能背乎自己。

保羅說,主在他裡面顯明了,而不是向他顯現。主在你裡面顯明,你就得著有關祂力量的榮耀啟示。祂勝過了所有邪惡勢力,且定意運用那能力來拯救保守你。

聖經說「主在我裡面」,我就把它解讀為 神把祂的拳頭放在我裡面。由於祂在世上,我也如此,且靠主剛強。「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 換言之,基督成為了 神在我裡面那大能的手。

以下 神說到關於我的,我都一概接受:

對罪、血氣、並世界死去
蒙釋放脫離罪惡權勢
藉著真道得蒙潔淨
蒙 神悅納眷愛
憑着聖靈,向 神活着
得勝有餘
從今到永遠,確保安全
因着祂的大能,得蒙保守
在寶座前無瑕無疵
與主一同升天,坐在 神的右邊

主回來,不是像賊一樣,要把我偷去。那是撒狄教會的看法!祂是我的良人,要回來接我;祂是我心中的喜悅。我們不要害怕祂再來,乃要「愛慕祂顯現」(提後4:8) 撒狄教會因主回來而擔驚受怕;然而,凡愛祂的,卻該得蒙鼓舞。惟有那些貪愛世俗的人才需要害怕。

與那些帶着新婦的身份,裝備整齊的信徒,一邊一同等候主回來,一邊與羔羊一同坐席,真是何等榮幸。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