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你的前途全然交託給神 | World Challenge

將你的前途全然交託給神

David WilkersonMay 22, 2006

有一天,神向亞伯拉罕顯現,給了他一則不可置信的吩咐:「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創12:1)

何等希奇的一件事。神忽然間揀選了一個人,吩咐他:「我要你離開一切,即你的家庭、親人、甚至國家。我要打發你到一個地方去,我會一路帶領你。」

亞伯拉罕對神這些不可置信的話,有何反應?「亞伯拉罕因着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那裡去。」(來11:8)

神在做甚麼?為什麼祂從萬國中尋找一個人,然後,沒有給他地圖,或豫定的方向,就呼召他棄一切,要他動身起程?請想想神對亞伯拉罕的要求。祂從來沒有告訴他,要如何養家;也沒有告訴他,要去多遠,或甚麼時候才到達目的地。祂僅一開始就告訴他:「去」並且「我要指示你」。

神的命令,何等不可置信。祂實在告訴亞伯拉罕:「從今以後,我希望你將自己的前途全然交託給我。你要日復一日,將自己餘下的一生,交在我手裡。亞伯拉罕,我要求你,你要因我所賜的應許,將自己的生命委託給我。你若立志如此行,我就必賜福給你、指引你,且將你領到一個你從來沒有想像過的地方。」

神所給亞伯拉罕的經歷,正是祂希望每一個基督的肢體所能經歷的。是的,亞伯拉罕就是聖經學者所稱為的「模範人」(“pattern man”) ,我們要從他身上學習,如何活在主面前。亞伯拉罕的榜樣更向我們顯明,我們該當如何,才能討神喜悅。

請謹記,當神呼召亞伯拉罕向祂委身時,他已經不年青了。他是羅得的伯伯,大概已經為他自己的家庭,定下計劃。所以,當他酌量神的呼召時,他一定有很多顧慮。因為這是關乎離開他的親戚朋友,全然倚靠神的供應。然而,「亞伯拉罕信耶和華,耶和華就以此為他的義。」(創15:6)

使徒保羅告訴我們,凡信靠主的,就是亞伯拉罕的兒女。總而言之,我們乃是一批信靠祂,從而討祂喜悅的人。正如亞伯拉罕一樣,由於我們同樣聽從這呼召,將自己的前途全然交在主手中,主就以此為我們的義。

主也呼籲我們要如此生活:不要為明天憂慮,乃要將我們的前途交託給祂。「所以不要憂慮,說,吃甚麼?喝甚麼?穿甚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先求祂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6:31-34)

主並不是指我們不必計劃將來,或不必為自己的前途而打算。反之,祂只說:「不要為明天而憂心煩惱。」請想一想,我們的焦慮,多半都是關乎明天也許會發生的事。我們不斷因這幾個字「倘若如此,那怎麼辦?」而擔憂。

「倘若經濟衰退,我又失去工作,那怎麼辦?我要如何每月供屋?我要怎麼樣,才能維持一家的生計?倘若我失去健康保險,我又怎麼辦?倘若我生病,要住醫院,我們就糟糕了。或者,倘若我面臨困境,信心軟弱,那我怎麼辦?」我們都可以因一千個「倘若如此,那怎麼辦?」而感到焦慮。

主告訴我們:「你們不必擔憂,你們所需用的一切,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祂決不會離棄你。你是信實的,必餵養你,給你衣服,將你所需要的,供應給你。」

「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他;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麼? … 何必為衣裳憂慮呢?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它也不勞苦,也不紡綫;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你們這小信的人哪,野地裡的草,今天還在,明天就丟在爐裡,神還給他這樣的妝飾,何况你們呢?」(太6:26,28-30)

我們樂意將自己過去的一切,並自己的罪過交給主。我們相信祂必赦免我們的過犯、懷疑、並恐懼。為什麼我們不將自己的前途,也同樣交託給祂?事實上,我們大多數都要掌控自己的前途,堅持自己的夢想。我們不倚靠神,自作打算,過後又求祂祝福,希望祂成就我們的盼望與慾望。

如今,教會正面對史無前例的一個時代。信仰道理,混淆不清;世俗的物質主義,滲透教會。神的百姓學到要有大夢想、大計劃、雄圖大志,「追求黄金」。許多為人父母的信徒都感受壓力,要為自己的兒女安排職業,否則就擔心他們的前途。很可悲,這種環境就產生了新一代的青少年,他們拼命追求成功,以致飽受壓力,極其苦惱,心力交瘁。

這些孩子受影響,以致相信自己永遠不足夠。結果,有些人就走極端,酗酒狂歡,彷彿明天萬事都要崩潰。許多人更變得過分注重成就;當他們無法達到一些標準時,他們就會借助藥物,鎮靜自己的神經。有些平凡的孩子只有簡單的夢想,他們就會覺得自己不如別人。他們都受到世俗的熏陶,對自己的前途,感到恐懼。

為什麼會這樣子?為什麼年長一代,經歷過神信實的信徒,會這樣影響下一代?這些年長的信徒曉得,神一直都眷顧他們;為什麼他們不忠心看顧自己的兒女?

在這競爭混亂,人心空虛,追求物質,並憑血氣妄自尊大的環境裡,神以祂給亞伯拉罕的命令,呼籲我們說:「將這等生命擱下來,站起來,向前走,讓我掌管你的明天。讓我計劃你的腳步,讓聖靈引導你。務要將你人為的籌算全然交給我,且投靠我。」

我們的先祖曾經將他所有的計劃、盼望、夢想、以及所有為自己前途並家人的顧慮,都擱置下來。他這樣做,並不容易。他必須放下對自己前途的恐懼與焦慮,且相信無論情况如何,神必賜福給他,保守他。然而,天父今天對祂子民的要求,並不小於這樣。

當保羅在羅馬等候審訊時,他在很可怕的條件下,被禁錮起來。日以繼夜,他都被御營的兵丁所看守;有鎖鏈將他的腳分別與旁邊的兩個兵丁繫在一起。這些人粗魯剛硬,滿口咒詛,冷酷無情。對他們來說,每一個被囚的,都是罪有應得的犯人,包括保羅在內。

請想像,保羅在這情形之下,受盡凌辱。他沒有自己單獨的時候,也沒有自由。每次朋友探訪他,他們都被人監視,兵丁多半都因他們的交談,而嗤笑他們。這虔誠人很容易因這等待遇,而尊嚴盡失。

請想想:保羅向來都非常活耀,喜歡翻山越嶺,遠渡重洋,與神的百姓見面相交。保羅最大的喜樂,就是探訪那些他所建立的教會。然而當時,他被禁錮起來,的的確確與最剛硬,最褻瀆神的人,繫在一起。

連一些認識保羅的信徒都開始埋怨,說他的情况使福音蒙羞;他們說:「保羅如果真是一位神人,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在他身上。主為什麼不釋放他?保羅禱告的能力哪兒去了?其他傳道人都蒙福,為什麼他並不如此?亞波羅的證道,大有效果;年青的傳道人提摩太並提多,也是如此。保羅簡直再沒有事奉可言了。」

我們都聽過有人說「壞事臨到好人」(“Bad things happen to good people”) 。我們的情况,可以在一夕之間,或幾個小時內,全然翻轉過來。我們的前途可以全然失控;我們的計劃與夢想,也可以轉眼成空。

我相信每一位讀者都認識有此經歷的人。一場意料不及的悲劇臨到,改變一切。一夕之間,他們就因生命中的一些情况,而陷入困境。我們的事工收到一箱箱的來信,內容都是有關這些困境,並當事人所遭受的痛苦。

不久前,我在候診室等我的內人,有一位年老的寡婦,將她所經歷的轉變告訴我。她們兩夫婦生活美滿;然而有一天,她先生中了風。她一個人照顧她先生,因此,兩個人都困在家裡。她很愛她的先生,忠心照顧他,然而一共有五年,他們無法計劃自己的「明天」。

日子久了,他變得心情憂鬱;有一天,他召她到睡房裡,向她大吐苦水。他說自己因中風而失去盼望和夢想,又說她對他不良於行,毫不諒解,他說:「對於一個人臥病在床的感受,你無法想像。這些年日,我都感到自己的生命,毫無用處,對前面的日子,失去盼望。我一直都不快樂,除了悲哀以外,甚麼都沒有。」

她回答說:「你好像忘記了,我一直都在這裡。受苦的,不僅是你一個。我也有盼望與夢想。這麼多年來,我都盡心竭力照顧,一天二十四個小時,細心服侍你。我也喪失了自己的前途。」

不久後,他去世了;她雖然懷念他,然而她好像對自己「所失去了的年日」,感到有點苦毒。

苦難遲早都會臨到我們;如今,許許多多聖徒都因患難,而感得被困。他們因自己的遭遇,而失去喜樂,覺得自己既無助,又無用。許多人都在痛苦中,問道:「這件事為什麼會臨到我?神是否對我生氣?我做錯了甚麼?祂為什麼不回應我的禱告?」

保羅處於當時的情况,有兩個選擇。他可以在自己苦澀有病態的心境中,不斷打轉,反覆以自我中心的問題問道:「為什麼是我?」他可以將自己陷入沮喪的深淵,自己理論,以致絕望,心情憂鬱,只會這樣想:「我身受綑鎖,不能事奉;其他人則在外面享受靈魂豐收之樂。為什麼?」

反之,保羅選擇要問:「我要因目前的處境,將榮耀歸給主?我的試煉要怎樣帶出好的結果?」神的僕人這樣立定心志:「我無法改變自己的情形。我也許會死在這裡。然而我曉得,我的道路,都是主所安排的。所以,當我身受綑鎖時,我要尊主為大,成為世人的見證。」「… 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腓1:20)

保羅的態度顯明,我們從悲傷憂慮的深淵中,得到解放的惟一辦法。你要明白,我們有可能焦急的等候從苦難中得釋放,而荒廢自己的前途。這件事倘若成為了我們的焦點,我們就會錯失了從試煉中蒙解放的神蹟並喜樂。

請思考保羅對腓立比信徒的話:「弟兄們,我願意你們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興旺。」(腓1:12) 保羅實在說:「不要可憐我,或以為我因自己的前途而沮喪。請你不要說,我的工作完了。是,我正受苦被綑鎖,然而,福音卻因此被傳開了。」

我想像保羅說:「我的患難已經成為了喜樂的泉源。當羅馬的兵丁下班後,他們都將我的見證,告訴營裡的人。繼而,他們又回到家裡,將之告訴親朋戚友。其實,王宮裡的人都喋喋不休,談論有關我所傳的福音。你也許以為我雙手被鎖,我的事工就完了,毫無希望,無法事奉主。適得其反,這些鎖鏈卻叫我前所未有的大膽傳道。

請勿誤解,保羅決不是聽天由命,或者,對自己的景况,毫不戒意。他全然感受到被綑鎖之苦。他的態度並不是如此:「這是神所容許的患難,所以我要盡量適應。我不會埋怨,只要强顏歡笑。沒有人會知道我的痛苦。」不,決不如此!這種心態並不是將自己的前途全然交託給神。

請注意保羅對腓立比信徒的結語:「你們要靠主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要喜樂。」(腓4:4) 他並沒有說:「這些鎖鏈都是祝福;我因被囚受苦而心中快樂。」不,我深信保羅天天求神讓他離開監獄,有時候,他也呼求神加添他力量,好讓他能忍受一切。」連主耶穌面臨試煉與痛苦時,祂也呼求父神:「為什麼離棄我?」這正是我們遭患難時的第一個反應 -- 「為什麼?」主對我們這吶喊,非常忍耐。

然而,神也因我們的問題「倘若如此,那怎麼辦?」並「為什麼?」,而從祂的話語為我們提供回應。保羅這樣寫:「… 知道我是為辯明福音設立的 … 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並且還要歡喜。」(腓1:16,18) 換言之,他告訴我們:「我定意以自己在患難中的反應見證真道。我已立定心志不要叫福音蒙羞,或使之看來缺乏能力。

事實上,正因我在患難中心平氣和,全然安息,基督就被傳開了。每個人看見我都知道,我所傳的福音能幫助我渡過難關。這就證明主能保守任何人渡過任何情况,經歷水火;福音必因我這遭遇,而被傳開。」

這就是我從保羅並亞伯拉罕所聽見的信息:我們不必為主做大事。我們只要信靠祂。我們的本份就是要將自己的生命交託給神,且相信祂必看顧我們。無論我們的情况如何,我們若單單這樣做,福音就被傳開了。主必向我們顯現,尤其是當我們面臨困境的時候。

本教會的長老撒母耳曾經告訴我:「大衛牧師,我看見你遭遇困難時的反應,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見證。」撒母耳才不曉得,對我來說,他的生命乃是一篇道。他長期忍受痛楚,以致每天晚上,只能睡幾個小時。雖然他終日忍受痛楚,他卻忠心侍主,成為了眾人的見證。撒母耳也許並沒有一個很顯眼的事奉,然而,他的生命卻如保羅的道一般,大有能力,傳揚基督。

基督是否因你目前的試煉,而被傳開?你的家人有沒有看見福音在你身上工作?或者,他們只看見你驚惶失措,沮喪悲哀,懷疑神的信實?你對自己的患難,有何反應?

保羅這樣寫:「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叫我在基督的日子,好誇我沒有空跑,也沒有徒勞。」(腓2:16) 保羅想像當有一天,他會站在主面前,救贖的奧密就顯明了。

根據聖經,那日,神會打開我們的靈眼,我們將仰望主的榮耀,而不受責備。當祂揭開宇宙所有奧祕,將祂托住萬有的能力,向我們顯明時,我們的心就會被點燃起來。忽然間,我們會看見,自己因地上種種試煉,而可以得著實際的福份,即天上的能力的資源、保護我們的天使、並聖靈內往我們的同在。

當我們看見這些大而可畏的事實,主就會對我們說:「一直以來,我的戰士都在你四圍安營,我為你打發了一大隊有能的天使天軍。你要明白,撒但從來不能傷害你;你決沒有理由為明天而恐懼。」

然後,主會將父神向我們顯明,那將會是何等力不能支的時刻。當我們仰望天父的威嚴,我們就會充分瞭解祂何等關愛我們,以下的真理就會頓然顯明:「我們的天父昔在,今在,永在,祂誠然就是那偉大自有永有的真神。」

因此,保羅將有關神信實的道表明出來。在那榮耀大日,他不希望自己站在主面前,撫心自問:「我豈能如此靈裡蒙蔽?我為何不全然信靠主的旨意?我所有的憂慮與疑問都是白廢的。」

保羅勉勵我們說:「那日,當我靈眼大開時,我要歡欣喜樂。我希望能享受每一則啟示,深知自己信靠了主的應許,為主勞苦,沒有疑惑。我希望清楚知道,自己藉著患難中的反應,已經將生命之道表明出來,且打過了那美好的仗,證明主是信實的。」

繼而,保羅總結說:「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着標竿直跑 …」(腓3:13) 總而言之,他認為除非他先將過去的事情擱下來,否則,他不可能將自己的前途交託給主。我們不可以滿心遺憾,終日回想自己的罪過與失敗,常常思前想後,悔不當初。

正如保羅一樣,我知今展望明天,深知父神眷顧我 … 祂言出必行 … 祂與我同在,決不離棄我 … 祂看顧我,祂對我的意念,都是美好 … 祂的應許,永不落空。

我要敦促你,務要將自己的前途全然交託給主,讓你目前的試煉成為一篇道,說明主信實不渝。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