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神的面 | World Challenge

尋求神的面

David WilkersonNovember 7, 2005

詩篇二十七篇記載大衛迫切禱告,向 神懇求。他在第七節央求說:「耶和華啊,我用聲音呼籲的時候,求你垂聽;並求你憐恤我,應允我。」他的禱告乃基於一個渴望、一個心願、或他所一心追求的一件事;他說:「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華,我仍要尋求。」(27:4)

大衛見證說:「神啊,我有一個禱告,一個懇求,即我一生中最重要的目的,以致我會不斷祈求,為此一心切慕。我會盡心竭力不斷追求;我會為著這不變的目而窮自己一生的精力。」大衛所定意追求,超乎一切的,究竟是甚麼?他告訴我們:「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祂的榮美,在祂的殿裡求問。」(27:4)

請勿誤會,大衛並沒有刻己苦修,與外面的世界斷然隔絕。他也不是個隱士,試圖藏匿在荒僻的沙漠裡。不,大衛乃是個滿有熱忱,日理萬機的人。他是一位偉大的戰士;眾人曾經因他打勝仗,而連群結隊歌頌他。他也熱心禱告親近 神,心中切切渴慕 神。神也賜福給大衛,滿足了他種種心願。

的確,大衛一生享盡福樂,應有盡有。他既豐裕富貴,又滿有能力權柄;他更深得人心,受人敬重。神曾賜他耶路撒冷作為一國之都。大衛身邊也不乏忠心良臣,他們都願意為他鞠躬盡瘁。最重要的就是大衛乃是一位敬拜者。他對 神滿心讚美,且因 神賜福給他而常常感恩。他見證說:「神天天賜福給我。」然而同時,大衛也是一位不斷爭戰的人。他在自己一生中,面對了不少敵人以及重重困難。陰府常常對這虔誠人傾巢而出。其實,當敵人正向他團團圍攻時,他們曾經誓言要「前來吃我(他)的肉」(27:2)。

但大衛並不害怕。他在這詩篇的第一節宣告說:「我還怕誰呢?」(27:1) 他倚靠 神的恩典與憐憫,且曉得 神必賜他力量。「耶和華是我性命的保障。」(27:1)很明顯,大衛照常生活,滿有熱忱。然而,他雖然曾經蒙受種種福氣,卻仍若有所失。大衛回顧自己的一生,就看見自己靈裡還有些尚未滿足的需要。歸根到底,他還有一件事必須向 神祈求。大衛其實說:「我現在要追求一種生活方式 – 就是靈裡渴慕在 神裡面堅定不移。我希望靈裡不斷與 神親密相交。」因此,大衛祈求說:「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祂的榮美,在祂的殿裡求問。」(27:4)

大衛並沒有談到要離棄王位,而切實遷到 神的殿裡。不,他心中乃渴慕一種屬靈光景。對於大衛來說,他所追求的不僅是安息日的敬拜聚會。他感到自己還要更多得著 神的同在,這是他非得到不可的。

總之,他說:「神的榮美令我興奮不已,是我一生中前所未見的。我希望得知與 神不斷相交的樂境。我曾經歷勝利,我也曾經蒙 神拯救,見過祂的手施行神蹟 – 然而,我仍渴慕一些不能動搖的經歷。我希望自己的生命會成為一個禱告,這樣我才能在餘下的日子裡心滿意足。」

這虔誠人對虛空的宗教儀式,祭司們例行公事,只有宗教外表而缺乏屬靈生命,非常厭倦。大衛從他們的儀式只看見一些缺乏能力的宗教形式而已。他心中呼求說:「這些都是錯的,以致人們離棄敬拜,轉向偶像。這些形式絕不榮美,缺乏熱忱。我愛慕 神的家,但其中的生命哪兒去了?他們仍然教導律法,但所傳遞的只不過是死的知識而已。如今,當我從聖殿出來時,我靈裡非常沉重。」

大衛希望認識在宗教儀式背後的實際生命。被獻的羔羊究竟是指誰?香料與燈臺又代表甚麼?大衛切切渴望知道真相,他更這樣立定心志:「我必須得著 – 我無法這樣繼續下去。我簡直無法滿足。自己靈裡的渴望若不得滿足,我就無法繼續活下去。從此,我有一個目的,就是我一生所追求的;我要住在 神的同在裡,求問祂,直到自己心中的渴慕得到滿足。」

我相信今天數以百萬計愛主的信徒,都感到自己的生命若有所失。許多讀者寫到關於他們的教會缺乏生命;他們說:「我們牧者的講道缺乏生命,他的道都是從書上來的,而不從尋求主而來的。每次聚會後,我都這樣問自己:「我剛剛上過教會,為甚麼我的靈會那麼憂悶?」大衛並沒有因此去找牧者亞比亞他和撒督。然而,他也沒有離開教會。其實,他從來沒有停止到 神的家裡聚會。他反倒心中決定:「若 神的家就是禱告的殿 – 無論 神在那裡彰顯祂的同在,那裡就是祂的家 – 那麼,我就要使自己的禱告室成為一所會幕。除非我切實認識祂,否則,我會立定心志,不斷尋求祂的榮美。除非我看見一些吸引我,且至終會令我滿足的東西,否則,我會定晴仰望祂。」

於是,大衛回到自己家裡,禱告說:「耶和華啊,我用聲音呼籲的時候,求你垂聽;並求你憐恤我,應允我。」(詩27:7) 換言之,他說:「神啊,我希望不斷與你相交,我要怎麼樣做,才能達成心願?」

神簡單回答他說:「當尋求我的面。」(27:8) 大衛有何回應? 他回答說:「神啊,當你說:「當尋求我的面。」時,我的心就雀躍起來。」「我心向你說:「耶和華啊,你的面我正要尋求。」」(27:8)

神的面就是祂的形像,祂的反照。神這樣回答,乃是要向大衛顯明,他要如何能滿足自己心中的渴望:就是以自己的生命來反照 神。神指示大衛說:「務要從我身上學習。務要查考我的道,且求聖靈賜你屬靈悟性,好讓你能得著我的樣式。我希望你的生命能向世人反照我的榮美。」 神並不僅僅呼籲大衛禱告;當時大衛一天禱告七次。其實,大衛的禱告在他裡面產生了熱忱,使他更想認識神。不,神乃呼籲我們,務要追求一種生活方式,好讓我們能反照耶穌。

你要明白,神在各各他山上,披上了人的形像。主以一個人的身份,來到世上;道成肉身。祂這樣做乃是要體恤我們的痛苦,像我們一般經歷試探與試煉,且向我們彰顯父神。聖經說耶穌的的確確滿有 神的樣式 – 祂將父 神彰顯出來;祂正是神本體的真像 (參看來1:3) 總之,祂在各方面都與父 神「一模一樣」。

直到如今,主正是那降世為人的 神,即父 神的樣式。因此,我們可以與父神不斷相交。我們透過十字架,就「得見祂的面」,且摸著祂。我們甚至可以像祂而活,以致見證說:「除非我從主看見且聽見祂的吩咐,否則,我不會輕舉妄動。」

如今,神說:「當尋求我的面。」時,祂的話就比從前更滿有意義。為甚麼?因為今天許許多多的人都問:「那一位耶穌?」

主警告有關許多假冒的人都會說他們代表耶穌。在世界的末期主回來以前,這些假基督就會出現。門徒們曾經問主說:「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甚麼豫兆呢?」主就回答說:「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太24:3,5) 繼而,主明明指示我們說:「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太24:23)

我不相信主這裡是指一些身穿白袍,滿面鬍鬚,頭腦不清,且說:「我是 神的兒子。」的人。不,祂乃是形容一些自己受騙,又傳揚另類福音並另類基督的牧者。保羅警告有關「有人來另傳一個耶穌,不是我們所傳過的 … 另得一個福音。」(林後11:4)

同樣,主也警告說:「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 … 倘若能行,就把選民迷惑了。」(可13:22) 主這些話常常令我心中困惑,以致我會這樣思量:「選民豈能被一個自誇為基督的人所迷惑呢? 人們一定會認為這人在開玩笑。」

但主和保羅並不是指著一些自稱有屬神能力的人來說。他們乃是說到一些似是而非的觀念,包括新的「耶穌運動」(“Jesus movements”)。就是人家說:「這就是主的面,祂是這樣子的。我們發現了真耶穌,所以讓我們將祂的樣式向你顯明。」

提倡這等運動的,並不是一些瘋子,他們乃是一些受過高深教育,曉得如何影響群眾的人。這些善於辭令的教師既偏離聖經的權威,也再不相信禱告的能力。反之,他們假裝光明的天使,而介紹一些「大蒙光照」的新觀念;他們說這些觀念才反照耶穌。他們會迎合一些年青人的心態,尤其是那些在教會裡經歷過死的宗教,而厭倦不已的人。

保羅清楚警告我們有關這等傳道人,他們「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 … 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詭詐,裝作基督使徒的模樣。」(林後11:3,13)

這稱為「再想基督教」(“rethinking Christianity”)的新運動,大概在十年前開始。當時,有一些主內的小組對「迎合罪人」(“sinner-friendly”)的大型教會運動(mega church movement),感到大失所望,他們就開始了這新的運動。有一位新聞記者稱這運動為「大型的耗盡」(“mega burnout”),其中參與的年青人都對膚淺的自強福音(gospel of self-fulfillment) 感到厭倦。

據巴納小組(Barna Group)的調查報告,在美國,大概有一千萬到一千兩百萬名「重生得救」的信徒已經停止聚會;其中許多都是屬於嬰兒潮世代(baby boom generation)的人。他們自稱為慕道友(seekers),希望教會能成為逃避現代文化潮流(即採用五花八門的多媒體影音器材, 彼此爭競,好大喜功等行為)的避難所。但是,他們說教會欺騙了他們;教會不但沒有幫助他們逃避世俗,反倒令他們與世為伍。教會像迪士尼樂園一般,為他們提供滑板、運動隊伍、咖啡室、遊戲室 – 而這些正是他們所要逃避的東西。

有一個記者這樣寫:「據他們說,這些教會裡的東西都是為要吸引「慕道友」的,但我們問:「究竟為甚麼要吸引他們?」我們翻查聖經,卻不能從這些教會找到任何效仿初期教會的事物。」

事實上,大多數的慕道友都誠心「尋求主的面」。他們會四出尋訪,希望能夠找著一家能在其中感受主(即合乎 神的道的基督)同在的教會。他們要尋找一些一心效法主,活得像主的牧者,而不是一些心中詭詐,傳揚攙雜福音的人。他們希望找到一所以實際為根基的教會,而這教會能按照 神的心意,傳揚真道,從而顯露罪惡,使人知罪,破除罪惡捆綁。他們希望能夠找著一家不會為著安撫人心,而以發揮個人潛力為講道題材的教會。

許多因此大失所望的人就投向這新興教會運動。達拉斯(Dallas Texas) 有一份報紙這樣形容這運動:「許多新興教會將不同的宗教傳統因素混合在一起,特別包括天主教並東正教的特色。有一些則將中世紀的神祕行為,譬如「鑽迷宮」(“walking the labyrinth”),更新起來。他們以「隨心所欲,各自選擇」的方法,著動社區並社會公義。他們否定地獄的存在,以免將 神看為一位虐待者。這等教會利用形像、蠟燭、香料、以及其他東西,舉行敬拜。

許多這些教會都以網絡團體彼此連係;這運動已經侵入各個有根基宗派。他們一般的口號就是:「我們要與耶穌(即激進派的耶穌)復合。」「我們要將更合乎人情的面孔放在基督身上。」「讓我們彼此交通,一起理解耶穌。」不,他們乃是要將自己的面孔加在基督身上,而那並不是合乎聖經真理的基督。對於他們來說,所有神學道理,以及一切有關耶穌的觀念,都是可以變通的。他們鼓勵人「對主的話加以想像。」他們主要的發言人之一這樣說明:「清晰的道理是好的,但有時候,一些蠱惑 (“intrigue”)卻更為可貴。」

請想想他的話。合乎聖經真理的基督信仰乃是基於清晰明確的道。沒有一事比保羅解釋有關聖經所啟示的基督,更為清楚。他警告說:「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 … 弟兄們,我告訴你們,我素來所傳的福音,不是出於人的意思。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加1:6-12)

請想想當這新興教會認為「蠱惑」比清晰的道,更為重要時,他們究竟在說甚麼?「蠱惑」的意思就是「祕密卑劣的詭計」或「以一些撲朔迷離的手段,引起別人的興趣」。保羅說他們更改了基督的福音;惟有聖經有關耶穌的啟示是蒙 神悅納的。保羅以斬釘截鐵的話警告說:「傳揚這福音的甚至如果是來自天上的使者,我都不管;這根本就是來自陰府的假冒福音。願 神咒詛那些傳揚這道的人。」

我也要對每一位青年牧者,並上網絡逛書店尋求真理的人,發出嚴肅的警告。你會看見一些有關新基督信仰的書籍與文章,而這些都是文筆流暢,字字珠璣的作品。但你務要提防,他們會以耶穌來吸引眾人,但這乃是另類耶穌。除非你認識合乎真道的耶穌,否則,你會受騙。

在我過去五十年的事奉當中,我見過人可想像的種種異端邪說。它們總會吸引一些跟隨者;可是不到幾年,它們又消逝,且剩下不少信心擱淺的人。這是網絡大行其道以前的光景。時至如今,僅僅幾個小時內,邪道就可以遍及全球。

新興教會運動並不會過去;它只會不斷改變花樣,直到主的豫言都一一成就。令我憂傷的就是數以千計的傳道人,正因這些「受過高深教育的聲音」而受影響。許多人將會受騙,且開始傳揚他們自己所想像的耶穌;因為他們再不尋求 神,且對激進主義的新神學趨之若鶩。他們傳揚有關一位支持反戰,破除現有制度,掃除貧窮的激進耶穌,而不著重 神的道。

每一位熟讀福音的都會知道主對這些人類事情的看法。是,救主愛窮人,且吩咐教會去照顧孤兒寡婦。我們應當透過自己忠心肯犧牲的生命,向世人反照主的愛。但新興教會已經以藝術家的畫布來取代了這面鏡子。據他們所說,他們可以自己的想像力來描繪主的面。這是對基督神性的正面攻擊,為要將祂壓到人的水平上。在我看來,這正是主回來以前,仇敵向教會所發動的最後攻勢。

對於那些愛慕在各各他流血捨命的基督的人,我們該怎麼樣做?當大衛周圍的人都膜拜偶像時,神給了這虔誠人一個答案。今天,祂也將同樣的答案「當尋求我的面。」賜給我們。這必須成為我們在一生中全心追求的渴望。我們的使命就是要與榮耀的主,不斷相交 – 向榮美的主,尋求真道,直到我們認識祂,而祂就成為我們一切的滿足。

我們這樣做乃是為著一個目的:好讓自己更有祂的樣式!這樣,我們就彰顯祂的形像,以致凡尋求真基督的人,都能夠從我們身上看見祂。除非我們仰望主的面,而繼續不斷變成祂的樣式,否則,一切為著贏得靈魂的佈道工作並差傳外展事工,都會徒勞無益。除了這等信徒以外,沒有人能感化靈魂。失喪的世人對主大惑不解,所以,主呼召我們要對他們反照祂的面。

最近,當我讀經時,我不禁呼求:「噢,看看他們如何對待寶貴的主耶穌。」但聖靈輕輕對我說:「不要沮喪,你要知道這一切都要過去。天上將要展開,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將要騎著白馬臨到;祂要來以鐵杖管轄萬國。祂將會對付所有假先知,凡是屬敵基督的,祂都會以利劍擊殺淨盡。」

那日,當我們仰望祂的面時,萬膝都將會向祂跪拜!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