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屬靈權柄,傳揚基督 | World Challenge

帶著屬靈權柄,傳揚基督

David WilkersonJuly 3, 2006

過去幾年,我們曾經多次舉行牧者大會;然而,我故意從來不教導有關如何講道。我常常為自己的證道而掙扎,何況要建議人家如何這樣做。

我清楚記得,自己在五十多年的講道中,發出了一些深深激動自己心靈的話。我曉得當時我乃帶著屬靈權柄證道。無容置疑,那乃是出於主的觸摸。

我也同樣清楚記得,有時候自己的道缺乏那特殊的膏抹,以致沒有「號角的響聲」,不能發人深省,缺乏真正的屬靈權柄。那時,我的道沉弱無聲,只傳遞知訊,既不能說服人心,也不能使人知罪。

那時,我自己靈裡乾涸空虛,以致所傳的「只屬一篇普通的道」而已。往往這是因為神暫時從我身上收回了祂的膏抹。

那些期間,聖靈並沒有廢掉我的講台,然而,祂卻將屬靈權柄挪去。對於我來說,那些實在是可怕的日子。然而,我總深深曉得,為什麼自己的證道變了,再

不能令人扎心。原來,當祂與任何僕人起了爭論時,祂就會將屬靈權柄從他身上收回。

事實上,當時我心中有些問題,自己還沒有面對,靈裡以為自己不會犯某些罪。我很容易看見這些罪在別人身上,卻無法承認自己罪有應得。

我們都知道,我們所處的時代需要帶著屬靈權柄的證道。我並不是指更好,修辭優雅,或更有啟示性的證道。其實,我所指的這類證道,沒有人敢稱之為「好的證道」為什麼?

當你聽見我所指的那等證道時,你靈裡會非常嚴肅,以致不會這樣想。你不會判斷那篇道是否好,更不會褒賞那證道的牧者。你只會因受感動而自己謙卑,在主聖潔的同在裡屈膝。

此類證道不僅激動人的情緒,更叫我們從神的角度面對自己的良心。結果,我們彷彿都站在主面前,將自己的思想行為向祂敞開。

保羅這樣形容那些得著這等屬靈權柄的僕人:「(他)乃將那些暗昧可恥的事棄絕了,不行詭詐,不謬講神的道理 …」(林後4:2)

這等僕人親近主,敞開心懷,讓聖靈對付自己的罪。據保羅說,這僕人不斷禱告說:「主啊,求你向我顯現我那些罪惡的動機、不聖潔的雄心、並任何詭詐或操縱別人的言行。讓我證道時,心無詭詐,毫無暗昧的心態。」

一直以來,聖靈都對我清楚說明有關這方面,祂說:「要得著屬靈權柄,是要付代價的。」祂特別輕輕對我說:「大衛,你已蒙寶血潔淨,得了聖約,你是我所買贖的兒子。然而,你如果希望得著這樣的膏抹,以致能對每一個人的心彰顯真理,你就必須讓我對付某些攔阻屬靈權柄的問題。」

讓我與你分享,主如何在這方面對付我:

根據路加福音第十四章,有一個法利賽人的首領邀請主到他家裡用飯。其他法利賽人也應邀而來;他們像主人一樣,都是最會守律法的人。

當主人請賓客上座時,他們都揀選首位。據聖經記載,主觀察到當時的情形。「耶穌見所請的客揀擇首位。」(路14:7) 他們毫無廉恥,將自己的驕傲,即需要受人敬重的心態都表露無遺。

主坐下來,就責備以色列那些最高的宗教領袖說:「你被人請去赴婚姻的筵席,不要坐在首位上,恐怕有比你尊貴的客,被他請來;那請你們的人前來對你說,讓座給這一位吧;你就羞羞慚慚的退到末位上去了。

你被請的時候,就去坐在末位上,好叫那請你的人來,對你說,朋友,請上坐;那時你在同席的人面前,就有光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路14:8-11)

主在這場合的話可以應用在所有跟隨祂的人身上。然而,當祂在法利賽人家裡想到祂說話的對象時,祂形容了某種宗教領袖:那些人「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們安,又喜愛會堂裡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 … 假意作很長的禱告。」(路20:46-47)

總而言之,主告說我們,有些人行善,為要被人看見。他們愛受人注意,不斷自吹自擂。

我與兒子格理在世界各地都看見這等自我吹噓的人。在一些我們所舉行的牧師大會中,有人帶著大隊隨員來找我們,向我們誇耀自己的豐功偉績。

有人說:「我牧養本國最大的教會。我們有兩萬會眾,我們的電視節遍及全國。我們在本國並世界各地到處植堂,以致許許多多人得救。」往往這些人只顧宣傳自己的偉大事工,甚至沒有花時間將名字告訴我們。

當我們遇見這等人時,我們心中不其然就雀躍起來。這些牧者多半都坐在聽眾當中,沒有受人注意。他們既沒有大隊隨員,也沒有宣告自己的事奉。然而,我們可以從他們的臉上清楚看見耶穌。

在一次的大會裡,我們問一個人說:「你是一位牧師嗎?」他回答說:「是!」我們又問:「在那裡?」他回答說:「我有幾個責任。」

後來,人家告訴我們:「大衛弟兄,格理弟兄,你們認識這人嗎?他是幾個國家逾六百萬人的監督,是本地最受人敬重的牧者之一。」

這人名聞遐邇,事工廣大,然而,他學會選擇末位。

準確來說,當主這樣說時,祂是指甚麼?身為一個傳道人,我很重視主這句話。祂藉此邀請每一位牧者、傳道、教師、並平信徒「上到更高之處」以得着公義的榮譽。祂邀請我們要得著甚麼榮譽?

就是要得著所需的屬靈權柄,好讓我們能打動人心。就是說,蒙祂膏抹,從而撕裂那些蒙蔽人心的帕子。是的,神呼召我們「上到更高之處」而經歷主觸摸的豐盛。神呼召我們與祂更親近,以致成為主更有說服力,更有確據,並更公義的代言人。

然而,事實上,我只要不斷誇耀自己,每次都談及「我」的工作,「我」的事奉,我的證道就缺乏真正的屬靈權柄。我必須承認,自己因被介紹時所說的話而驚訝。我從自己的話語中發現,自己需要受人敬重(這是一種難以覺察的心態),並沒有揀擇末位。

我相信對於傳道人來說,這些話特別困難;然而,這些話也可以應用在神每一個兒女身上。主這裡的話呼召我們要完成一些最困難的工作,就是要聆聽別人,而不表現比別人強。神呼召我們傳揚基督的福音;除非我們存著謙卑的心,否則,我們的話都會落空。

讓我給你一則個人例子。幾年前,在一次紐約市的牧者午餐聚會裡,有一位大牧師誇耀他教會裡的一位著名百萬富翁會眾。當時,我插嘴說:「是啊,他也常常來參加我們的聚會。」

後來,我便自慚形穢,靈裡憂傷。我禱告說:「主啊,我是否永遠都學不會閉嘴,不誇耀自己?」

我們大家都存著嫉忌的心態;問題是,誰肯承認?

有一位聖潔的清教徒傳道人多馬‧萬頓 (Thomas Manton) 談及人嫉妒的傾向,說:「我們生下來就帶着亞當這罪惡,我們更從母乳將之喝下去。」嫉忌乃是我們的一部份。

這等罪惡種子攔阻我們因別的事工蒙福有成果而喜樂。結果,我們和弟兄姐妹之間就起了隔漠;「忿怒為殘忍,怒氣為狂瀾,惟有嫉妒,誰能敵得住呢?」(箴27:4)

雅各補充說:「你們心裡若懷著苦毒的嫉妒和分爭,就不可自誇,也不說謊話抵擋真道。」(雅3:14)

身為主的福音使者,我簡直無法對別人心懷忌恨。雅各清楚說明,嫉妒的心會攔阻我,使我不能帶着屬靈權柄證道或教導別人,因為我們虛謊的生命會阻擋真理。

簡而言之,嫉妒乃是一種苦毒心態。我今天之所以準備這篇道,乃是因為聖靈向我顯明,在神眼中這罪實在罪大惡極。我們若心懷忌恨,就不但會失去屬靈權柄,更會使自己向邪靈的侵擾敞開。

我們從撒母耳記上讀到有關大衛打敗非利士人後,凱旋而歸。當他與掃羅王騎著馬進耶路撒冷時,以色列的婦女都出來慶祝。她們載歌載舞,稱揚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

掃羅因此深深不份,自己想:「將萬萬歸大衛,千千歸我,只剩下王位沒有給他了。」(撒上18:8)

掃羅馬上心懷忌恨。我們從下一句經文就讀到,嫉忌在掃羅身上產生了至死的效應;「從這日起,掃羅就怒視大衛。」(18:9)

掃羅整夜怒火中燒,自怨自憐。他想:「我努力治國,放棄一切,服事百姓。如今,他們作反了,將更多榮耀歸給大衛。他們忽略了我,卻對我的副員歌唱讚美。」

很可悲,此後,掃羅「常作大衛的仇敵。」(18:29)

事實上,無論民眾如何讚賞大衛,聖靈仍然與掃羅同在,賜他屬靈權柄與膏抹,以色列民也仍然愛他。是的,神愛掃羅,依然應許永遠堅固他的家。

假如掃羅在神面前謙卑悔改,承認自己喑中受到仇敵攻擊,心存忌恨,求神將之除去,神就會抬舉祂所膏立的僕人。掃羅不僅會成為以色列第一位君王,也會成為該國最偉大的君王。而且,大衛更會成為他忠心的將領,樂意善用兵法,為掃羅建國。

然而,掃羅無法揀擇末位。他反倒被自己嫉妒的心態所驅使,要坐首位。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應叫我們恐懼戰兢。「次日,從神那裡來的惡魔,大大降在掃羅身上 … 掃羅懼怕大衛,因為耶和華離開自己,與大衛同在。」(18:10-12)

每一群會眾,無論大小,都應該聽見帶着屬靈權柄的證道。可是,除非神的僕人對付自己心中的問題,情形還是事與願違。

神在末後需要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個國家都需要其中所有的傳道人(包括被按立的並平信徒) 帶着屬靈權柄傳揚真道。簡而言之,有人必須帶着屬靈權柄傳揚基督。神所賜要我們傳揚的道,並不複雜。

我要向你承認,自己並沒有充份得著屬靈權柄。然而,主滿有慈愛憐憫,祂一直都告訴我,我必須如何才能越發得著屬靈權柄。

二十年前,我站在四十二街與百老匯的交口,即時代廣場的中心地段,求神在世界這十字路口興起一家教會。時代廣場教會就誕生在這地方了;每一年我都回到該處與神談話。

上月,我將近七十五歲生日時,又像多年前,站在同一地方。這次我求問主說:「在我餘下的日子,你要我做甚麼?我的焦點該是甚麼?」

主只回答說:「務要親近我,我就必親近你。」

如今,這是我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多花時間親近主。我深信當我親近祂的時候,祂必將祂的心意,並我的心思意念,向我顯明。

對於每一位信徒來說,親近主就是指不斷禱告 … 從不放鬆 … 在主身上付上時間 … 是的,使祂成為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奉。

我相信倘若我們都聽從這些話,神必藉著聖靈,信實的將一切缺乏主樣式的性情,從我們身上除去。祂必以屬靈恩膏澆灌僕人,好讓我們能帶着權柄傳揚真道。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