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著值得誇口的見證 | World Challenge

得著值得誇口的見證

Gary Wilkerson
March 3, 2014

我們都處於聖經預言應驗在我們眼前的時期裡。保羅論到末後危難的時期將會臨到全地(提後3:1) 。如今所發生的事情都是我們數年前難以想像的。有誰會想到近十五年來,槍擊事件竟然會在學校裡發生呢?

主預言過人會變得只顧自己,貪愛錢財,恨惡別人,心高氣傲。現在,我國的領袖無法同意一些最基本的共同原則。若有人膽敢提到罪惡,他就會被稱為歧視者,受人排斥。神的道被人擱置一旁,罪惡就越發大行其道。

牧師們都感受到屬靈上的衝擊。我每週都聽見有關婚姻破裂的情形。青少年自恨自割。毒品變得前所未有的普遍。每個月都約有1,500名牧者離開牧職崗位;能夠幫助人的聲音結果就愈來愈少了。

我們這些主內的肢體,無法無視這些事情。舊約聖經記載,以薩迦一族的人洞識時勢,處世精明。主如今的肢體也是如此嗎?若我們能分辨時勢,就知道現在並非可以心懷二意的時候了。教會惟一「對付世界」的方法就是不可因循苟且。主論到某種邪靈說:「至於這一類的鬼,若不禱告禁食,牠就不出來。」(太17:21) 在這時期裡,我們的禱告非火熱不可;因為沒有屬靈上的改變,事情看來就太無望了。

主呼籲我們要在黑暗中作光。而且,我們在這等時候的信息該當如下:「那在你們裡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約一4:4) 。神在祂子民生命裡成就了可畏的事情。我們都一一得蒙呼召,要透過值得誇口的見證而宣揚祂的榮耀。

什麼是值得誇口的見證呢?我可能會成為「不值得誇口的見證」的犧牲品。我是一個喜歡表白的牧師;在表白自己的軟弱和不足時,我沒有什麼障礙。但是,我若不小心,就會陷入這種以軟弱為表白重點的模式中。光告訴別人自己在天路歷程中的掙扎是不夠的。如今的時代要求我們的生活行態從悲哀軟弱走向值得誇口。

我所指的誇口如下:「但誇口的當指著主誇口。」(林後10:17) 為要成就保羅所提到的誇口,我們所誇的都必須配得上 神的榮耀。

聖經人物無法想像信心生活是因循苟且的。

大衛從未這樣說過:「我爸要我當牧人,我就好好的這樣做。我打退了獅子,且從未失去一隻羊。」這是個美好的見證,但卻沒有叫 神配受誇耀。大衛的見證如下:「我身為年輕的牧人,擊殺了那威嚇 神百姓的巨人。沒有人肯和他作戰,但 神卻賜我能力;於是,我把歌利亞打死了。」

尼希米身為巴比倫的酒政,冒了生命危險來替王嚐酒。然而,他在誇耀 神上卻不一樣;他說:「我為要恢復 神的榮譽,而重建聖城。」神的聖名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蒙羞,尼希米便心焦如焚,定意重建城牆。

以下並非摩西的見證:「我住在法老的宮中,有權有勢。」他乃誇口說:「神從荊棘火中對我說話,我就面對法老說:「容我的百姓去。」」他在紅海所誇的就是:「埃及的軍兵已被海淹沒了!」

新約時代的信徒們也能同樣誇口。司提反是給寡婦分派食物的一名執事;這本身就是個美好的見證。然而,當他向不信的群眾傳道時,他就發出了值得誇口的見證。他那被 神膏抹的証道如此激動人心,以致人們都要以石頭來打死他。司提反的見證有兩方面:他是教會裡第一位的殉道者;而且,他忠心的犧牲後來影響了那名叫掃羅的激進分子。

凡我遇見的信徒都會這樣思索:「主內的生活還有更多嗎?我們會何時看見 神的權能在這世代裡彰顯出來呢?」也許你目前的處境需要 神來介入。現在,並不是這樣說的時候:「我會更頻繁的上教會去。」,乃是要這樣說:「我倚靠 神在我生活裡彰顯祂的權能。祂必拯救我的婚姻,挽救我的兒女,且影響我的同事。祂必賜我值得誇口的見證。」

這篇道並不是為要令你感到罪咎,乃是為要激起我們心中的熱忱(這種熱忱往往會被恐懼感和懷疑心所抑制) 。有些人缺乏信心已經很久了,以致他們再也不相信自己能得著值得誇口的見證。神的道卻說你能得著。

值得誇口的見證並不是常常按照我們所想的。

希伯來書提及了兩種見證。我們都寧可有第一種見証,包括聖徒戰勝王國、消滅仇敵,擊殺巨人。第二種見證卻截然不同,包括信徒被鋸為兩半,缺食忍餓,遭受寒冷,藏匿在山洞裡。然而,根據希伯來書,這些人都是值得誇口的。司提反的見證如下:「我為著救主的緣故置性命於度外。若我能感動像掃羅的一個人,我甘願殉道。」他果真如此。

如今,信徒們很輕易就借用他人的見證。我們何常聽見自己說:「你有沒有聽見有關非洲的靈命復興呢?」「美國的教會在賙濟窮人上大有作為。」「本教會為要向吸毒者傳福音,而開啟大門。」我們都該為著凡奉主名忠心的有所貢獻的人而歡呼。然而,保羅不肯仰仗別人的事工。「我不仗別人所勞碌的,分外誇口;但指望你們信心增長的時候,所量給我們的界限,就可以因著你們更加開展。」(林後10:15)

你也許認為自己的生命達不到標準,不配得著值得誇口的見證。這並不是個問題。一個出於信心簡單的禱告能改變一切。最近,我在一次講道前,本教會的一位婦女對我說到那週所發生的一件事。她對大麻上癮了38年,但 神最近釋放了她。事情的經過就是,本教會的兩位傳道去探放她,和她一同禱告,她就因在公寓裡存放了大麻而心中知罪。她就起來把大麻扔掉了。

這婦女所得的釋放既真實,又持久。她得了值得誇口的見證,有關 神能釋放人心。那兩位傳道也得了見證。神透過了他們所無法籌劃的方法使用了他們。他們三人都能夠說:「請看看 神今天在我們中間所行的。」

信心可以藉著最小的起點在我們心中開始興起。我們都曉得:「神在上週成就了這事。祂在本週也能再次成就。」讓我誇口說,本教會就是這樣開始了一些大有功效的事工--因為有人忠心的幫助了別人。在每個情形裡,信徒出於禱告的行動都帶來了輔導、憐憫、門徒培訓等等的事工--每個信徒都可以這樣做。當我們建立了值得誇口的歷史,我們的信心就會增長;我們也會為著更偉大的事情而尋求 神。

小小的起點至終會影響整個社區。當先父於時代廣場創辦教會時,42街主要的地區都一片黑暗,亂七八糟。每隔幾呎就有毒販、妓女、和為色情戲院兜生意的人。關於任何事奉的方向,先父總以禱告為開始;他且要求我去在教會裡帶領週五晚上的禱告聚會。

在頭幾次的聚會裡,我們一共有二三十人參加。我們會忠心的求 神改變該城。過了一段時間,參加禱告會的人數增加到將近800人。我們高聲的發出了有關「生產之苦」的禱告,神就把有關42街的負擔放在我們心中。於是,我們把出於禱告的努力帶到街上,去派發單張。

我們很快就發現那地區被改變了:吸毒者和妓女減少了,色情店也紛紛關門。最後,有一名地產商進來,連連買下了產業。現在,時代廣場主要的商號就是迪士尼(Walt Disney,位於色情店、毒販和妓女從前所在的地方) 。42街成為了紐約市道德最良好的街區。我相信部份的原因就是一批恆常禱告的人相信 神能行大事。

我們的信心是為要幫助別人得著值得誇口的見證。

值得誇口的見證所帶來第一種的效應就是建立我們自己的信心。第二種的效應就是建立別人的信心。「主給我們的權柄,是要造就你們,並不是要敗壞你們;我就是為這權柄稍微誇口,也不至於慚愧。」(林後10:8) 保羅實在說:「神不僅會大大透過我的生命而動工。祂更是為要激動你們的信心,而在我裡面動工,好讓你們能成就更偉大的事工。」我們的信心會影響別入,建造別人的信心,好讓他們能更勇於成就更偉大的事情。

保羅以下最後的誇口實在奇怪:「我若必須自誇,就誇那關乎我軟弱的事便了。」(林後11:30) 他的重點如下:我們值得誇口的見證絕不會是因著我們自己的力量。我們的誇口總會如此:「若沒有 神,我不會擊殺巨人,只不是個牧人而已。」「我不會建造城牆,只不過是個酒政而已。」「我不會拯救人,只不過是個在埃及的荒漠裡飄流的牧人而已。」

我們值得誇口的見證絕不會由於我們自己的力量、熱忱或努力;我們若倚靠這些,我們的見證就會失去能力。然而,我們愈承認自己無能,神的能力就愈會臨到我們。「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12:9)

我們若不心高氣傲,自滿自足,就可得著力量。這力量只賜給那些謙卑自己,面服於地的人;他們會這樣說:「主啊,我希望得著值得誇口的見證。惟獨你能將之賜給我。我希望能在這世代黑暗的世界裡有所貢獻。我希望作你的光。」這就是我在這時期裡的禱告;但願這也是你所求的。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