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自由地離開 | World Challenge

我不要自由地離開

David WilkersonMarch 15, 1984

從人看來,神的道路彷彿充滿矛盾。祂說你要生,就必須死。你要得着生命,就必須喪掉生命;要變得剛強,就必須先輭弱下來。

最大的矛盾之一就是,你要切實得自由,就必須受捆綁。一個人要在神裡得着最大的釋放,就必須放棄所有權利,終生成為主的奴僕。出於愛心的榮耀奴僕生命會帶來最高的自由與釋放。

對於一個出於愛心自甘順服的信徒來說EF奴僕的身份乃是大於兒子的身份。

如今,神的百姓都只顧支取自己的權利,一味要得着主的祝福、恩惠、並應許;因此,我們若讓聖靈開啟自己的靈眼,叫我們能前所未有地明瞭神的旨意,我們就受益不淺。我要向你顯明,從神手中得恩惠,全然合符神的旨意;主的兒女不該因蒙祝福,受恩惠,而感到罪咎。

這篇道的目的,乃要擴大你的屬靈思想,好讓你能明白,有B東西比祝福與財富,更為可貴。有些東西比身體得醫治,並神天天所厚賜的百般恩惠,更有益處。有些東西比自由更好。

凡作奴僕的,都與他的主人行過事奉的聖禮。出埃及記21:2-6把B們兩者之間的關係形容得淋漓盡致。

「你若買希伯來人作奴僕,他必服事你六年,第七年他可以自由,白白的出去。他若孤身來,就可以孤身去;他若有妻,他的妻就可以同他出去。他主人若給他妻子,妻子給他生了兒子,或女兒,妻子和兒女要歸主人,他要獨自出去。倘或奴僕明說,我愛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他的主人就要帶他到審判官2裡,又要帶他到門框,用錐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遠服事主人。」

這段經文不僅說明神關心奴隸僕婢的人道待遇,更清楚預表有關主的奴僕。

主正是這裡所描述的主人,而我們就是那些被贖得自由的僕人。十字架就是神的安息年 (Sabbath) ,以致奴隸僕婢,被囚被擄的,都一概得釋放。我們這些在律法之下被賣的人,已因恩典而得釋放了。

「…他可以自由,白白的出去。」(出21 2)

一個希伯來人之所以會賣身為奴有兩個原因,就是貧窮或犯法。一個賊匪若東窗事發,束手就擒,就必須補還一切損失。他若無法償還,就要成為受害者的私有財產,為他工作六年,以還清債務。「 … 就要被賣,頂他所偷的物。」(出22:3)

往往貧窮會導至一個人賣身為奴。正如希伯來人一樣,埃及人也有這種習俗。在最後的饑饉荒年,約瑟為法老以穀糧買了埃及的百姓。「約瑟對百姓說,我今日A法老買了你們,和你們的地,看哪,這裡有種子給你們 … 他們說,我們就作法老的僕人。」(創47:23,25)

我們永遠讚美神!我們曾一度因罪惡受轄制,因罪惡並死亡的律而受捆綁;然而,卻因神羔羊的寶血,被買贖了。「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8:36)

我們都得了自由,「白白的出去」,意思就是,毫無條件地得自由。我們都既沒有罪咎,又毫無恐懼,白白的出去,隨=E 6行事(希望是按照主人的指示)。

那主人要毫無遺憾地把奴僕放走。「你任他自由的時候,不可以為難事,因他 … 比雇工的工價多加一倍了 …」(申15:18)

那被解放的僕人並不是空手而去。「你任他自由的時候,不可使他空手而去。」(申15:13)

他要從主人的羊群、禾場、酒醡中取得供應,滿手而去,足以夠他開始新的生命。

我們必須謹記,他有足夠權利,可以離開。他為人忠心,所作的工超於兩個雇工的份量;他要自由出去,實在無可厚E9。他可以合法地接受恩惠,得幫助,好讓他可以享受自己的自由。他並沒有做錯甚麼,也不必感到罪咎。所以,他可以心安理得,自由出去,不必對任何人負責任,自由自在地生活。他可以按自己的時間,到自己喜歡的地方去。

這就是今天神百姓多半的光景。我曾經因主的僕人「自由出去」,支取自己的權利致富,多得利益,而定他們的罪。現在,我明白有些僕人欣然多得家主的恩惠;根據聖經,有些按照例律典章求福的人,確實得祝福、應許、A 9惠。信徒不必因主厚賜百物而受捆綁,或感到罪咎。

信徒啊,事實上,你在基督裡是自由的。你在基督徒的道德範圍之內,是可以隨心所欲,自由往返的。你的主人若任你帶着滿手的祝福而出去,你不要定自己的罪。也許祂賜你愈多,就越發見證祂為你過去忠心的服事,而衷心感激。你有權利享受每一則又大又寶貴的應許。神吩咐你要大大祈求,好讓你的喜樂滿足。

那被解放的僕人不必到一些偏遠的差傳工場去。律法也沒有規定,你一定要犧牲或受苦。家主也不會因你利用自己的自由和資源,為自己的將來作打算,而定你的罪。請謹記,家主不應因僕人自由出去,以滿足自己的需要,= 而感到遺憾。

我認為神有那麼多僕人「自由出去」,「在他們自己的葡萄樹並無花果樹下結果子」,且一心在主面前「好公正,行公義」,這實在是可喜之事。教會充滿了一些僕人,他們單單以享受自己該有的福分,禱告蒙應允,愛主人,且為祂盡力而A。他們並不活在罪中,乃是良善,甚至忠心耿耿。他們並不會被定罪,乃要站在祂面前,聽見祂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那是夠了。神的兒女若得着快樂、成功、健康、且最後得着天堂與永生,他還要甚麼呢?除了欣然接受主人的慈愛以外,一個蒙釋放的人還要享受甚麼更大的自由呢?難道神沒有鼓勵我們要憑信心支取真道中所有的榮耀應許嗎?

事A 6如此,但還有一條更美的道路,而這並不是主人所要求的。祂甚至不能要求我們走在這道路上。祂必須站在一旁,由我們自作決定;我們若選擇「自由出去」走自己的道路,祂決不會責備或攔阻我們。祂會帶着祝福與善意,送我們出去。

「倘或奴僕明說,我愛我的主人,和我的妻子兒女,不願意自由出去 …」(出21:5) 對於這僕人來說,他既非進退兩難,也並無選擇;他對自己的決擇,毫不懷疑。他的主人就是他的全世界;他在永恆愛的結連上與他相連,以致無法離開主人或他的家。

正如保羅一樣,這僕人看萬事為糞土」,為要贏得主人。若自己受詛咒,可以叫別人認識主人的愛,他就甘願如此。他的一生都是出於對主人的愛。

這僕人珍惜親近主人,超過地上任何的福分。當你可以毫無間斷地與主人相親相交,你還會因羊群、穀物、或酒和油而斤斤計較嗎?他的心盈溢着對主人的愛;單單與祂同在,就是他的目的,他的天堂。他清楚說明:「我愛我的主人 … 不願意自由出去。」

當主人對所有要自由出去的僕人厚賜百物的時候,你可以看見這奴僕站在一旁嗎?他喜憂參半,對自己說:「難道他們不曉得,全心順服服事主人乃是上好的生命嗎?他們豈能為生命自作打算,得到主人的好處,但活在較低的生命層面裡,不能更深親近主人,而感到滿足?難道他們不曉得,奴僕「必因(祂)殿裡的肥甘,得以飽足,(祂)也必叫他們喝(祂)樂河的水。因在(祂)那裡,有生命的源頭,在(祂)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詩36:8-9)」

這僕人實在對我們說:「有主,就夠了!若要失去祂同在的感覺,世上並沒有甚麼是值得的。全地的富貴榮華都不可以與親近祂一天相比。祂右手中的福樂,遠遠超過世人任何使人淘醉的歡愉。認識祂,與祂同在,一同坐在屬天的領域裡,乃比生命更好。服事祂,蒙祂引領,出入都單單憑祂吩咐,E9正是生命最高的境界。」

你會提醒我說,你並不是一個僕子,乃是一個兒子嗎?那麼,我會仁慈地提醒你,聖子耶穌「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强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 …」(腓2:5-7)

祂大可以以全能君的身份而來,踐踏所有仇敵,然而,主揀選了奴僕的身份,全心致意遵行父神的旨意。

保羅說:「我雖是自由的,無人轄管,然而我甘心作了眾人的僕人 …」(林前9:19) 我們也讀到「作耶穌基督僕人… 的西門彼得、耶穌基督的僕人…猶大、並作神和主耶穌基督僕人的雅各。」他們都是兒子,卻取了奴僕的形像。

主成為了A 4父的奴僕,除非從上頭得着指示,否則,祂不發一言,不舉一動。祂說:「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約4:34) 祂又說:「… 我沒有一件事,是憑自己作的 … 因為我常作祂所喜悅的事。」(約8:28,29)

這赤膽忠心的奴僕相信,他一生中只有一個使命,就是服事主人。雖然經上記着說:「僕人辦事聰明,必管轄貽羞之子,又在眾子中,同分產業8 2」(箴17:2) 然而,他決不是為着產業的緣故。從早到晚,他每時每刻都甘心樂意地事奉主人。因著愛的緣故,他的順服並不困難。他並不是被自己的罪咎或責任感所驅使,他的動機全是出於愛。難怪主可以說:「你若愛我,就必遵我而行。」

蒙愛的信徒,這奴僕並沒有藐視主人的恩惠,也沒有輕看自己的權利。他只是深深愛慕主人,以致心滿意足,別無所需他從親近主得着一些豐盛,以致他最深的需要都得着滿足。他可以說:「= 有主人,就夠了。他的家,就是我家。我所愛並所信靠的,掌握了我並我一家的安全保障。我將一切都交託給祂。」

他透過聖禮,在見證人面前,讓自己的耳朵在主人的門框上穿一個洞,從而宣告他終生的服事。 「他的主人就要帶他到審判官那裡,又要帶他到門框,用錐子穿他的耳朵,他就永遠服事主人。」(出21:6)

「審判者」的希伯來字就是elohim或「神的代表」(God’s representative)。在我看來,這是指聖靈E5證我們對主的委身。

這幅愛的圖畫何等美麗。許多人都自由出去,不再全時間事奉主。然而,這裡有一個人靠站在門框旁;甚至當主人在其上為他的耳朵穿洞,他都默不唉哼。他的眼炯炯有神,定睛在主人身上,他因主人讓他留下來,終生為奴,而滿心謙卑。這並不是一個輕忽的儀式,乃是終生的委身。

主人一定會有何反應?一個僕人願意為他所愛的獻上一生,這是何等樣的愛?他可以像主一樣說:「沒有人奪我的命去,是我己捨的。」假如這奴僕是主人的兒子之一?主人一定因這樣的委身,而感受莫大的愛。

這種生活方式並不奧妙,乃是可以在日常上實踐出來的。8 0種委身的開始就是把自己最好的時間獻給主!一個奴僕的記號就是,他委身把自己的時間全然獻上,服事主人。

這並不是說,我們都該把工作職業都辭掉,開始全時間事奉。今天,有太多人偏離了神的旨意,推卸養家活兒的責任,離鄉別井,「憑信心出去」。可是,大多數的人都妄自出去。更重要的就是,你要堅守你現有的崗位,把更多上好的時間獻給主,與祂親近。你要把主放在首位,好讓家庭、職業、以及一切事情都以祂為中心。基督要成為我們思想的聚焦;意思就是我們要常常花時間來到祂面前,聆聽祂的聲音,遵從祂的命令。

這奴僕並不是要多多得着,乃要多多付出。他可以像保羅一般說:「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2:2) 這僕人所關心的,並不是因事奉而得獎賞,或得到一些個人的利益。他的工價乃是要把榮耀尊貴歸給主人。

我們不必探討有關穿耳的深奧意義。我們只須明白,凡委身終生事奉主的真僕,主都在他們身上留下特殊的記號。你無法錯過他,因他的身體乃帶着主人的印記。

在今時今日,這奴僕會有甚麼記號?聖經的啟示既清楚,又絕無錯誤。這印記乃是哀傷痛悔的心靈,且因行了可憎的事得罪主而哀哭歎息。他們也會因有人在聖所踐踏主人的尊貴,而心中憂傷,淚眼汪汪。我們的主人並不以錐在我們的耳朵上穿洞,乃要以大錘敲打人心。「… 神將那身穿細麻衣,腰間帶着墨盒子的人召來。耶和華對他說,你去走偏耶路撒冷全城,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9事歎息哀哭的人,畫記號在額上。」(結9:3-4)

這奴僕另一個記號,那就是不經人手的割禮。這是指與世隔離,連於基督。這也是指放棄所有自造的計劃、策略、夢想,以致主的負擔並所關心的事成為至上。

這等僕人的記號就是分別為聖,且全然為主的榮耀而獻上生命;他們更因那些曾一度作僕人,如今卻變得冷淡,死氣沉沉,漠不關心的人,而哀哭歎息。你見過這等僕人嗎?你可以肯定,這種僕人已經在神裡面,找到一些比自由更為可貴的東西;他已在聖靈裡發現了無上的喜樂平安。

你渴望成為主的奴僕嗎?你的心有沒有說,你若能在基督裡進深,就能達到榮耀且釋放人心的境界?你渴望更多付上時間親近祂,事奉祂嗎?你會因看見周遭的信徒輕心大意而憂傷歎息嗎?你是否因神的百姓道德開放,越發漠不關心而感到厭倦?

你敢跨出一步,而這樣說嗎?「讓我成為一個全然獻給主的人!讓我不因別人的自由而定他們的罪,然而,讓我成2主的奴僕!讓我被主充滿,反照祂自己;當世上一切都潰敗時,人們也許會看見,有一個人因親近祂,而站立得穩,決不動搖。」

我恰恰發現了這等生命的榮耀。我深信一個靈魂最大的喜樂,就是全然服基督的主權。我們不必為要如何把這委身實踐出來而擔心。吩咐我們在何時如何做甚麼,乃是祂的本份。我們的本份就是單單愛祂,與祂親近,且現在且永遠把自己的身體當作活祭,獻給祂。祂必對這等愛心,有所回應。祂必把自己賜給我們,甚至引領我們渡過死亡。

據我看來,有一批餘民正在興起,他們乃是由一些立志委身越發愛主的奴僕所組成的。他們既不奧祕,也不極端,乃全神貫注愛慕主,事奉主;對於他們來說,世上的事物已經失去了吸引力。他們不肯「自由出去」,因為惟有那些躺在主人懷裡所能經歷的榮耀,他們已經嘗到了。

他們不肯「自由出去」,因為他們發現了一些比自由更為可貴的,那就是屬天錫安那升天的生命。他們聽過主人這樣說:

「招聚我的聖民到我這裡來,就是那些用祭物與我立約的人。諸天必表明祂的公義。…」(詩50:5-6) 這是何等真實!對於凡在祂面前聚集,成為祂奴僕的,主必向他們彰顯祂的聖潔。

最好的就是,在主人家裡,在祂的同在裡,這奴僕發現了榮美、榮耀的引導、並磐石的根基。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華,我仍要尋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瞻仰祂的榮美,在祂的殿裡求問。因為我遭遇患難祂必暗暗的保守我;在祂亭子裡,把我藏在祂帳幕的隱密處,將我高舉在磐石上。」(詩27:4-5)

「除你以外,在天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我也沒有所愛慕的。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但神是我心裡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遠。」(詩73:25-26)

「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發旺在我們神的院裡。他們年老的時候,仍要結果子;要滿了汁漿而常發青。」(詩92:13-14)

「遵守祂的法度,一心尋求祂的,這人便為有福。 … 求你用厚恩待你的僕人,使我存活,我就遵守你的話。求你開我的眼晴,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詩119:2,17-18)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