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神能修復任何事 | World Challenge

我們的神能修復任何事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4, 2000

你大概記得創世記中上帝向亞伯拉罕顯現的故事。亞伯拉罕在當時悶熱的天氣下,正坐在帳棚門口,突然三名男子出現在他面前,站在樹下。他便出去與他們會面,並招待他們用餐及拜訪他們。

當他們談話時,上帝問亞伯拉罕的妻子撒拉(Sarah)在哪裡?然後祂說了件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個兒子。(創世記18:10)。

那時,撒拉躲在帳棚內,傾訴他們的談話。當她聽到這事時,覺得很好笑。她心想,不可能的。她已過了生育的年齡,且亞伯拉罕也太老而不能生育。

當耶和華聽到撒拉的笑聲,祂說,「…撒拉為甚麼暗笑,說:『我既已年老,果真能生養嗎?』耶和華豈有難成的事嗎?…」(創世記18:13-14)

今日我寫這個訊息是因為 神現在也在問祂的孩子們同樣的問題:耶和華豈有難成的事嗎?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需面對我們生命中的諸多難題。而神問他們說,「你認為你的問題太難,以致於我無法解決嗎?還是,即使你認為你的問題是不可能解決的,但你相信我能為你成就?」

耶穌告訴我們,「在人所不能的事,在上帝卻能」(路加18:27)你相信神的話嗎?你是否接受祂能解決你婚姻中,你家庭中,或你的工作上的那些不可能被解決的問題?

我們總會很快地勸別人說祂是全能的。當我們看見我們所愛的人正在困難中受折磨,我們會告訴他們:「挺著點,向上看,神是全能的。要繼續相信祂,在祂沒有難成的事。」

然而,我懷疑---我們自己是否相信這些真理呢?撒拉,她曾懷疑過 神,可能也提供這樣的建議給她的朋友。請想像當她聽到一對敬虔夫婦的類似情況---他們是信實的人,想要生小孩,但是卻因年紀太大了而無法生育。這對夫婦相信神已應允他們一個小孩,但現在他們已漸漸老了,逐漸地,他們喪失了對這份夢想的信心。

如果你問撒拉她會對這對夫婦說什麼?她可能會如此回答,「告訴他們掙著點,不要放棄對他們夢想的盼望。他們所服事的神是位能成就一切的神。祂能解決修復他們的一切難題。」

然而撒拉自己也曾經很難相信這事。就像今日的許多基督徒一樣,我們總是很有膽識地向他人宣稱 神的大能,但是,我們卻不相信祂對我們所說的話語及應許。

只相信神是位創造者---所有一切的造物主---是不夠的。我們也必需相信祂是神,並熱切在我們生命中成就那一切不可能的事。聖經上很清楚地記載:如果我們不相信祂的這點屬性,那我們便無法信靠祂。

依我之見,如果一個人懷疑 神能創造神蹟,那即使經歷再多的協談,對他都將無任何益處的。請別誤解---我並不是反對基督徒協談。但是,無論是什麼樣的難題,若一個人無法完全相信神能解決他(她)的難題,那協談將是無效的。

我自己身為一位牧師,我深知如果他們不相信神能拯救他們的關係,我則無法為這一對夫婦提供任何協助。對他們而言,事情可能顯得絕無任何盼望;他們可能已累積了數年的仇恨及苦毒。然而,他們必需相信,神能成就一切不可能的事。

我立刻告訴這樣的夫婦,「是的,我能與你協談,但首先我必需問你們—你是否真的相信 神能解決、修復你的婚姻關係?你是否有這樣的信心,無論你現在遭遇多麼難的事情,祂有能力來恢復你們的關係?」

有的人回答,「但是,你並不知道我與我配偶間所經歷的事情。我已被他(她)深深地傷害。我的傷遠超過你所能想像的。」這樣的回答告訴了我,他們已中了惡者的謊言。他(她)已相信他們的情形是沒有盼望的。然而,耶穌已很清楚地對祂的每一個孩子說:「在人所不能的事,在上帝卻能。」(路加18: 27)

如今,在我們的這整個國家,基督徒紛紛地放棄他們的婚姻。即使我的一些牧師朋友們,也是離婚。當我與他們談論他們的情況時,我意識到他們認為他們的婚姻無法得醫治。他們就是不相信 神能為他們成就這一切不可能的事。

而任何一對基督徒夫婦願意放手並停止爭戰的原因,並不是真正想要他們的婚姻得醫治。事實上,許多夫婦前來見我,協談他們的婚姻之前,其實早已下定決心要脫離這種婚姻關係。他們前來找我的唯一原因是要得到我的贊同而已。

親愛的,在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位協談專家能幫助你,除非你絕對相信 神這麼說:在你生命中沒有任何難題是超過祂的能力而不能得解決、修復的。否則,你的基督徒生命是徒然的---因為你只是某些程度的相信神,並不是真正相信在祂沒有難成的事。

一位牧師的太太最近寫信來,告訴我們關於她丈夫習慣性說謊的癖好,甚至在他的教會的會眾也承認他的這個問題。這個人說謊是如此地明顯,他已被人識破了好多次了,但他卻持續地一再否認它。

他的太太寫道,「真為我的丈夫感到羞愧,我們的孩子已不再信任他了。他傳講強而有力的訊息,但他不能講真理,因為在他裡面沒有真理存在。」她如此地結束這封信:「我正在考慮著是否離開他。」

我很同情這位姊妹,但是我知道她不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她只是某種程度地相信神---然後便決定跑掉了。可是,離婚絕不是基督徒的選擇,除非你的配偶在肉體上虐待你。若是如此,你則一定要離開他。至於其他的理由,神已說得非常清楚:「我是你的神----我能修復它。」

我希望這位姊妹能如此寫:「我明白我無法改變我丈夫對孩子們所產生的不良影響,且我知道他可能因他的習慣性罪而失去他的講壇。但是,我知道我所服事的神是一位在祂沒有難成的事的主。且我相信祂能拯救我們的婚姻,恢復我們的家庭並重整我們的教會。所以,我將不計任何代價,繼續支持我的丈夫。我相信神所說的是真實的---在祂沒有難成的事。」

馬可福音第9章,一位煩憂的父親帶者他被鬼附的兒子到耶穌的門徒面前尋求醫治及釋放。這個孩子不單單是惹麻煩或背逆,且邪靈充滿了他並控制他的每一個行動。他的情形在當地是眾所皆知的,所以當其他人的父母們看見他靠過來時,便將自己的孩子們推回家中,避免與他接觸。

這位可憐的男孩被認為是完全沒有希望了。他既聾且啞,所以,他總是發出喉聲。他口吐白沫像隻瘋狗,且長得瘦柴如骨。這樣可怖的掙扎令他愈來愈瘦。他的父親必需繼續地抱住他,因為邪靈經常想把他丟到附近的河中,湖中或火中,置他於死地。

我不知這位父親有多少次必需躍入池塘將他的兒子拉起來救回他。想像多少的傷疤及燙傷的記號遍滿在這孩子被蹂躪的身軀上。看著他兒子的這些景況,必使這位父親日日傷痛欲絕,但卻無人可以幫他。

現在,當這位父親站在門徒面前時,撒但開始在這孩子裡面彰顯,他開始口吐白沫並在地上打滾,很激烈地扭曲變形。經上記載著這些門徒為他禱告----可能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卻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這必像是一件不可能解決的情況,很快地群眾開始懷疑並問道,「為什麼這個男孩沒有得醫治?難道這個案例對你們的神而言太難了?難道邪靈在這種情況下更勝一籌嗎?」

然後耶穌出現了,當祂問發生了什麼事,這位父親答道,「我帶我的孩子前來尋求你門徒的幫助,但他們無法醫治他。他是一個令人絕望的例子。」耶穌簡單地回答:「…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馬可9:23)

然後,僅用一句話,耶穌解決了這件不可能成就的事:「…就斥責那污鬼,說:『你這聾啞的鬼,我吩咐你從他裡頭出來,再不要進去!』」(馬可9:25)當下,這男孩跌倒在地如死了般。經上記載,「耶穌拉著他的手,扶他起來,他就站起來了。」(馬可9:27)

你能否想像這場歡樂的景象?那位乾淨,得釋放的男孩向他父親跑去並擁抱他。這位父親的心跳躍著喜樂。是神修復了這一切。

所以,為什麼聖靈感動馬可記載這個事蹟於此卷福音書中呢?我相信正因如此,每一個父母從那時起,開始認識神是位能為他們的孩子成就任何不可能的事情!神如此說,「我能修復任何事及任何人,只要你能信,所有的事情都將因我而成為可能的!」

今天,全世界,許多的基督徒父母,因孩子在惡者的勢力下而煩惱不已。在我們的會眾當中,我知道這些母親們的痛苦,她們搭乘公車到監獄探望他們的兒子們。他們知道隔著厚玻璃的痛苦。面對著曾有柔軟的心的男孩。然而卻不知怎地,他竟然吸毒,然後企圖靠搶劫來維持他的毒癮。現在,他下到監牢裡,心變得更硬了。她已為他禱告多年了,而現在她正漸漸失去盼望,她不認為她能看見他改變。

我也看到那些心靈破碎的父親們,他們從來想不到他們的女兒會淪為吸毒。他們眼見他們的小女孩在學校參加不良團體,而被勾引。很快地,變得非常叛逆,以致她的父親不得不命令她離開家,因為怕她帶壞其他的兄弟姊妹們。如今她淪落街頭,靠賣身賺錢來滿足她的毒癮。她的父親每晚也為此哭泣不已,他相信他已永遠地失去她了。

我認識一位父親,他開車在貧民區尋找他吸毒的兒子,他到處問人,直到最後一位販賣毒品的人告訴他他的兒子在毒窟裡。當他找到那裡時,他看到的是他所熟悉的一具軀殼。這孩子因吸毒而瘦骨如柴。當他父親求他一起回家時,這孩子竟看也不看他一眼。只冷冷地回說:「你滾!這是我現在的生活。」

這位心靈破碎的父親淚流滿面地走回街上,他已失去一切的盼望,掙扎痛苦地說:「我的兒子在那裡,他就快死了,卻一點也不願讓我幫助他。」

惡者欺騙這些父母,使他們對孩子失去盼望,且認為他們的問題是無法解決,無法修復的,惡者所說的強而有力的謊言就是---神無法幫助他們。

可能你也對你尚未得救的丈夫毫無盼望,認為他永遠也不可能信主。或者,可能你已對你的太太失去盼望,她每晚離家到外面去尋樂。但是,沒有任何事是上帝無法修復的。我認識很多的基督徒夫婦如今見證道:「我為我的另一半已禱告多年。但在我已失去盼望的某一天,神作工介入,拯救並釋放我的另一半。」

我們絕不可放棄任何人---因為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馬可福音第5章描述睚魯(Jairus)的事蹟,這位沮喪的管會堂的人要求耶穌醫治他的女兒。他的12歲大的女兒瀕臨死亡邊緣,睚魯請求基督到他家為他女兒按手禱告。

耶穌便與他一起回家。但祂先在路上醫治一位患漏血病的女人。(這位女人正是那位因摸耶穌的衣服而得醫治的那名婦人)。然而當耶穌因此而耽誤時間時,有人前來報上噩耗:睚魯的女兒死了,他並對這位管會堂的人說:「你的女兒死了,何必還勞動先生呢?」(馬可5:35)

睚魯的心非常哀痛,他心想:「如果我們不被耽擱的話,我的女兒就會有救,現在太遲了,我的女兒死了,但是耶穌向他保證說,『不要怕,只要信。』」(馬可5:36)

當他們快到睚魯家時,他們聽到哀傷的哭號聲。這正是睚魯的家人、鄰居們,因這女孩的死而哀哭。讓我們來對照這個景象:神道成肉身,祂是萬物的創造者,能行任何奇妙的事---然而這些人正在祂面前哀號。簡言之,他們正面臨這樣的試驗,「神只能幫助那種仍存留些許盼望的事,但一旦生命結束了,就沒有任何必要再向祂求救了。即便是祂也不能使死人起死回生。」

今天有多少基督徒只因他們認為他們的問題是毫無盼望的,所以便不再尋求神幫助。他們的生命不再如以前般地信靠神; 甚至有些人的心死了, 只因他們不再完全相信神。我不是指死人;我是指對婚姻關係的死心,對一種關係的死心,一個夢想的死心,或對親人得救的盼望死心----任何在你的生命中你認為不可能被修復、改變或恢復的事。

耶穌斥責如此不信的心,在睚魯的家中,祂對這群哀哭的眾人道,「為什麼亂嚷哭泣呢?孩子不是死了,是睡著了。」(馬可5:39)祂是在宣告:「情形並不是如你所見或所想。你認為沒有盼望了,但我說必有醫治(restoration)發生」然後祂走到小女孩的房間,並僅僅說了一句話,便使那孩子復活了。「…閨女,我吩咐你起來…」(馬可5:42)

為何聖靈將這則事蹟記載在馬可福音中呢?祂如此做是要告訴我們:在祂沒有任何事情是「死」的,或「太難成就」,而無法醫治。換句話說,「相信我能修復你的問題,對我而言,沒有任何事是太遲而無法成就。」

當我們說神無法修復這事,事實上,我們是在指控祂是騙子。約翰記載:「…不信神的,就是將神當作說謊的。」(約翰一書5:10)你是否像睚魯的家人及朋友們一樣坐在一起擰著他們的手談論著如何地沒有盼望?如果你傷心、憂慮而沒有這般的見證「我的神能成就不可能的事」,那你便是在告訴這世界,神是說謊者。

神能以一句話便恢復在我們生命中看似死的一切。你是否有經濟困難,所以你無法付清帳單?就如神的門徒們----祂超自然地解決他們的困境。

當納稅的時日,基督及祂的門徒們沒有錢來繳付。神是如何修復這個窘況呢?祂派彼得去抓魚,耶穌告訴他將會在所捕捉的第一條魚的口中發現一個硬幣,而這枚硬幣足夠他們繳清稅款。

我所能想像彼得當時的反應是:「納稅的錢在魚的口中?那我真該瞧瞧,我當了一輩子的漁夫,我已見過在魚腹中的許多東西---蟲、魚勾、海草。但我從未見過硬幣在魚腹中。」然而,當彼得在海上站立不穩地捕獲第一隻魚時,他打開魚的口,果真發現了一枚隱約閃爍的硬幣。恰好足夠付他們所需繳付的稅,正如耶穌所說的。

為何聖靈會感動新約時代的這些作者們記錄下這則事蹟呢?為何耶穌選擇用神蹟來修復他們的困境呢?為何祂不以收奉獻或派門徒們外出打一天零工以獲得薪水的方式來付稅呢?

我相信耶穌在這裡以超自然的方式,是因為要向祂的孩子們證明祂能為我們成就一切不可能的事,祂能解決任何的經濟問題,任何的家庭危機及任何棘手的需要。

祂要我們知道祂與那位差派烏鴉叼餅餵食以利亞(Elijah)的神是一樣的,與那位使寡婦罐內的一把麵變成可作成餅且麵不減少的神是一樣的,與那位使寡婦瓶裡的一點油變成不短缺的神是一樣的…那位僅用幾條魚及麵包便餵飽5000人-----後來又餵飽另外的4000人的神是一樣的。祂知道在我們生命中之某個時刻,只有神蹟能解決難題,祂要我們確知祂能為我們成就任何一種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我們能大膽地倚靠神能為我們興起神蹟的應許。幾年前我曾試過,當時我是位20多歲的年輕牧師。我認為我有個好主意來開始某事工---但是我沒有與神商量便開始執行,結果我背負了5000元的債務而無法償還(以今天的幣值換算,大約相當於今日的2萬5千美元) 。

在沮喪之餘,我開始宣告所有聖經上的經文,「神能供應你的一切需求」。然後有一天,當我禱告時,我聽見一種很美的聲音對我說,「大衛,明天中午到巧斯特街上(chester street)並靠左邊走,將會有一個人走向你給你一個信封,內裝有$5000美元。這個人是我所派的天使,他會將那個信封交給你。」

我想著,「主啊,謝謝你---你果然是信實的。」於是隔天中午,我走到巧斯特街並等候那個人的出現。當時,在那個只有1200人的小鎮上,沒有人會在白天在街上走,因為每一個人都在工作。所以,等了好久,我什麼人也沒看見,我在那?來來回回地走了快一個小時,並困惑地問,「主啊,那個人在那裡?」最後,一個人真的來了---但是我知道他不是天使,因為他正在抽煙。

最後,我很失望地回到家。我禱告,「主啊,我怎麼如此地被騙?現在我該怎麼辦?父啊!請你原諒我的不信,我現在將這整件事交託於你的手中。」

幾天後,我們教會中的一個人打電話給我。他說,「我聽說了你的需要,我知道某人可能可以幫助你,他是一位基督徒銀行家,住在另一個小鎮上,為何你不試著打通電話給他呢?」

於是我與這位銀行家聯絡,他為我做了一件在當時從未聽過的事:他讓我不需提供任何擔保品便獲得五千美元的貸款(an unsecured lawn) ,他告訴我,「你可以每月付美金50元之方式,償還這筆款。」

神因此解決了我的窘境。經由這個事件,祂教導我這個功課:「大衛,我能派一位天使給你那筆錢。但是,我想要你學一個功課,因為我愛你。假如我不教你這個功課,你將來還是會做出愚昧的決定----且你將背負十萬($100,000)美元的債務。」

我所學到的功課便是即使我相信神能成就不可能的事,但我不能期望天使能因我不負責任的選擇,而立刻出現來解救我。

最近,我們接到一封令我們心痛的信,是一位囚犯所寫:「大衛牧師,我是位性變態(sexual pervert),我因沉溺於這個癖好而入獄。我知道我生來並非如此,但如今我卻變成這樣。我結過三次婚並有4個小孩。」

「事實是,我喜歡任何墮落的事。凡是你可想到的壞事,我大概都嘗試過了。我雖想停止,但我沒有辦法。我停止吸食毒品---這是沒問題的,我甚至能遠離色情一陣子,我真的相信神的醫治大能,我曾祈求、痛哭得祂的幫助。但是,我就是無法找到一條出路使我逃離我的這種墮落傾向。」

「我渴望能做神要我做的事,然而,我卻常常將這種渴望丟置一旁,而重回我的情慾(lust)。我對神說謊,雖然我一再答應不再做那些壞事,但我卻總是又回到了老樣子。」

「我受傷害因我知道我使神討厭我,當我上教堂,我覺得我是個雙面人,在這裡有人尊敬我,因我曾給他們好的忠告,雖然如此,我卻無法保守我自己。我在教堂中司琴並唱詩,但是,我總覺得不對勁,因為我是錯的。」

「我真是寧願死而下地獄,也不願再去騷擾任何其他無辜的人,但是,我不想下地獄。我想要服事神,且我想要祂的愛。我被困住,因我恨我所做的,但,因某種原因,我又愛它。我不知該怎麼辦 ?」

我對這位年輕人說:別放棄盼望,神能修復你的墮落心志,祂要醫治你。

過去我曾放棄同性戀,認為他們不能被改變,因為我看見神在他們身上的醫治是如此有限。我們教會曾為同性戀者建立一個家,但最終很災難性地終結了。凡我們有關戒酒、戒毒的事工都頗有成效,但對於同性戀者,我只見過很少的成功案例。

後來,神開始讓我看見更多同性戀者的見證,他們得了釋放,我也聽到別人的報告,他們已脫離了這世界上最糟的性變態。今天,我要對每一個人,從心裡深處發出愛的肺腑之言---如果你想得自由,神能給你自由,不論你的掙扎是什麼,祂能破除你的癖好,使你得自由。

然而,你必需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沒有任何一種惡者的魔掌是祂所不能破除的。

所以,親愛的,持守你的信心----相信神絕對能改變及轉變你的生命,如果祂能供應窮困的寡婦,能醫治那位被邪靈附體的男孩,能醫治睚魯的女兒,那祂就能供應你,醫治你。我們的神能修復一切。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