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但的忿怒要成全神的榮美 | World Challenge

撒但的忿怒要成全神的榮美

David WilkersonSeptember 1, 2006

詩人這樣寫:「人的忿怒,要成全你的榮美 …」(詩76:10) 根據這句經文,有一天,惡人的忿怒要成全全能神的榮美。那將會是何等奇妙的時刻:那時,惡人的口舌只能承認且敬拜主。

關於這句經文,我的問題是,「人的忿怒」是從何而來的?如今,既兇暴又激烈的忿怒已經覆蓋全地,而這情形乃是人所無法成就的。這怒氣有許多各種彰顯的途徑。請想想:

  • 凡不肯向阿拉低頭的,激進的回教分子就向他大發烈怒。
  • 在北韓,有一個怒氣沖沖被邪靈附身的獨栽者一邊威嚇全地,一邊又殘暴的壓制自己的國民,使他們經歷饑荒。
  • 許多中東國家都成為了魔鬼的工具,試圖毀滅以色列。
  • 在歐美國家,許多恨惡且藐視主名的人變得愈來愈忿怒。

最後,那些不虔不義,自甘犯罪的人也是怒氣衝天。他們竭力推翻神的統治。我想到現今人的種種怒氣時,我就曉得這些都並非出於人性。無容置疑,這全是撒但的作為。我們有以下的經文為證:

  • 使徒約翰這樣寫及末後的日子:「… 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12:12)
  • 主對那些攻擊祂的人說:「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你們父的私慾,你們偏要行 …」(約8:44) 主在這句經文裡說出了他們忿怒的原由,原來並不是只出於人性,乃是直接從撒但而來的。

根據這段經文,我們如今所面對的無非是發自陰府邪靈的怒氣。這並不只關乎政治方面、個人方面、或回教勢力與以色列之間的忿怒,乃是比這些更為嚴重的。

詩人大惑不解的問題:「外邦為什麼爭鬧,萬民為什麼謀算虛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祂的受膏者。」(詩2:1-2) 正針對這情形。

反對耶和華神並祂兒子耶穌基督的,都是出於邪靈的怒氣。這怒氣的種種表現正變本加厲。如今,主的話在世界舞臺上活現在我們眼前:撒但的兒女顯然正在實行他們父的陰謀。

凡不肯敬拜回教假神的,伊斯蘭的宗教領袖們就呼籲人攻擊他們。敵擋基督的人受了邪靈驅使,怒氣沖沖,他們的的確確拿起武器威脅眾人說:「向我們的神低頭,否則死路一條。」

然而,撒但的烈怒並不新奇。我們在歷史上連連看見例證,說明邪靈如此狂妄。據但以理書第三章記載,尼布甲尼撒王在巴比倫建造了一個金像,要求所有人去拜它。巴比倫一百多個省的官長、領袖、以及居民都要跪拜這神明,否則就格殺勿論。他們都只有兩個選擇:務要跪拜,否則就被燒死。凡不肯拜尼布甲尼撒的偶像的,都會被扔進窰裡,活活燒死。

御旨發出後,國中三位虔誠的年靑猶太人就是不肯屈膝。尼布甲尼撒大發烈怒,將他們解到自己面前,質問說:「… 有何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呢?」(但3:15) 他們回答說:「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窰中救出來;王啊,祂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3:17)

這邪靈附身的王的反應實屬可料之事。「當時尼布甲尼撒怒氣填胸 … 吩咐人把窰燒熱,比尋常更加七倍。」(3:19) 這件事全是由於邪靈恨惡耶和華神。事實上,凡站在基督一邊的都會遭受這等怒氣。他們的順服總會惹怒撒但的爪牙。

結果如何?誰的神在巴比倫得勝了?在這場比賽當中,主親自彰顯祂的榮耀與大能。尼布甲尼撒王窺看烈火熊爐,就大吃一驚。他喊著說:「我們扔了三個人進窑裡,可是現在,我看見有四個人。他們都在火中行走而沒有被燒著。其實,他們彷彿若無其事。那第四個人的樣貌如同神子。」(參看但3:25)

主一出現,就事過情遷了。祂的仇敵只好乖乖的屈服。

今天,回教勢力就如昔日的巴比倫,他們的領袖像尼布甲尼撒王一般,狂妄自大。這宗教威嚇全世界,免强人敬拜他們的神明阿拉。恐佈分子的團體,得著回教徒的支持,便要求說:「你們要跪拜阿拉,否則,我們會炸毁你們的飛機。我們會在你們的城鎮、火車、公車、隧道發放炸彈。我們會擄掠且折磨你們,砍掉你們的頭。阿拉將統治全世界。回教終必得勝。」

我們想到這等邪靈勢力時,就該重温尼布甲尼撒並那三位忠心僕人的故事。根據記載,一個小時後,主就臨到且拯救祂的僕人,改變了一切事情。主一彰顯大能,一切就都改變了,以致王喊著說:

「(這三個人)的神,是應當稱頌的,祂差遣使者救護倚靠祂的僕人,他們不遵王命,捨去己身,在他們神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別神。」(但3:28) 尼布甲尼撒馬上另降御旨,說明惟一該受敬拜的,就是那三位年青猶太人的神。他說:「因為沒有別神能這樣施行拯救。」(3:29)

讓我們再看看那問及外邦為什麼敵對神的詩人。據他說,神對這等怒氣的反應如下:「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那時祂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詩2:4-5)

神且親口宣告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 …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2:6-7) 回教並其他異教信仰也許希望立他們的神為治理全地的君王。然而,耶和華神說:「我已立我的兒子耶穌基督,即彌賽亞,為天地的君王。如今,祂乃萬有的主宰。」

父神親口說過:耶穌以主的身份治理萬有。世人對此究竟有何反應?

在世界各地,人們對神的道愈來愈奮恨。不虔不義的人對聖經大加藐視、譏誚、並咒詛。讓我問你:為什麼主的名一被提起,就激起這等忿怒?世上沒有別的名更被人藐視。然而,沒有別的名可以帶來救恩。「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着得救。」(徒4:12)

我們都曉得一直以來,惡人都恨惡主的名。可是現在,這種仇恨已經轉為邪靈的怒氣。全球各國的立法權力都漸漸且很巧妙的將主的名從社會上除去。

最近,我接到可靠的消息關於美軍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有人試圖制定所有軍牧 ,無論天主教的或基督教的,都不准提起主的名。其原因真是不可置信:「在一個多元化的社會裡,我們必須有屬靈方面的成熟。」何等樣的一則虛謊!請想一想:首先,不准任何人提起主的名,同時又說,這乃關乎屬靈方面的成熟。這簡直是源自陰府的虛謊。

為什麼有人對神的兒子這樣大發烈怒?為什麼惡人一聽見人提起祂的名,就戰慄起來?這是因為主的名所代表的,乃是救人脫離罪惡。它是指脫離墮落屬亞當的老我,而進入新的生命;它也是指離棄且否定一切不敬虔的情慾與喜好的能力。

然而,你們要明白,貪愛逸樂的人決不希望放棄他們放縱情慾的生活方式。保羅形容他們說:「這等人不僅貪戀私罪,對於神必審判那些犯姦淫、濫交苟合、性變態的事,他們更全然明白。然而,他們喜歡別人如此犯罪。他們恨惡真神。」(參看羅1:28-32)

據詩人說,信奉異教的人的態度就是:「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詩2:3) 翻譯成現代的話,其意思就是:「來吧,我們再無法忍受聖經的定罪。我們不會讓這「耶穌束縛」來攔阻我們。我們要立法破除一些舊道德的束縛。我們要爭取兩個男性或兩個女性結婚的權利。我們要爭取實行各式各樣的性行為的權利。我們必須破除舊道德的限制。我們要獲得道德方面的優勢。」

我的聖經說明了此時此刻的情形。當惡人的怒氣正要勝過自然定律,將社會轉為無法形容像地獄一般的所多瑪,人人都無法無天時,主就發出行動。「那時祂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2:5)

詩人告訴我們說:「他們以自己的標準為聖潔。他們揚起斧子,砍伐樹林中公義的事。他們以斧子錘子催毀聖潔的事物,且玷污神的居所。」(參看詩74:4-7) 他又悲歎說:「神啊,敵人辱駡要到幾時呢?仇敵褻瀆你的名,要到永遠麼?」(詩74:10)

那時,神的道就對我們說,人的忿怒所帶來的毁壞與褻瀆,再不會持續多久。「人的忿怒,要成全你的榮美;人的餘怒,你要禁止。」(76:10) 這件事將會如何發生? 簡而言之,人的怒氣愈是激烈,神就愈會澆灌祂的恩典。「… 只是罪在那裡顯多,恩典就更顯多了。」(羅5:20)

我們從歷史中看見奇妙的例子。請想想仇敵如何透過共產主義的忿怒,踐踏主在中國的教會。各種各樣的宗教活動,包括該國主要的信仰佛教,都被嚴禁。所帶來的結果就是屬靈方面的真空,人們心中空虛饑渴。然而,人的忿怒又再成全了神的榮美。主在中國所澆灌的恩典,有如河流;地下教會在全國各地生發,有如雨後春筍。今天,中國有數以百萬計的教會,它們依然增長興旺。

對於我來說,使徒保羅就是人的忿怒如何成全神的榮美的一則最明顯的例證。主在大馬路上,親自向那兇狠逼迫初期教會的人顯現。在剎那間,保羅對基督並教會的奮恨就成全了神的榮美。結果,今天全世界的情形就改變了。

甚至現在,我們看見真主黨(Hezbollah)的怒氣正要成全神的榮美。怎麼樣?許多在黎巴嫩南部的回教徒因戰爭逃到約旦並敍利亞去,被信徒收容下來。信徒們向難民彰顯了主無條件的愛,餵養他們,收容他們,那些受剝奪的回教徒就心受感動。如今,他們比從前對福音更敞開心懷。

我從這些例子看見,主正在回應詩人以下的呼求:「神啊,求你起來,為自己伸訴,要記念愚頑人怎樣終日辱駡你。不要忘記你敵人的聲音;那起來敵你之人的喧嘩時常上升。」(詩74:22-23)

我相信撒但已經打發差役到每一位虔誠人那裡,天天傷害侵擾他們。你們若靠近主,就會蒙受那狂傲惡魔的烈怒。

然而,有一個方法可以使撒但的忿怒成全神的榮美。事實上,我們不必無助的坐以待斃。我們都已經得著大能的兵器並資源,可以催毀撒但的堅固營疊。我們最大的兵器是甚麼?就是全能神的應許。

聖經說:「… 務要抵擋魔鬼,魔鬼就必離開你們逃跑了。」(雅4:7) 你也許會問:「可是,我要如何抵擋魔鬼?」你要以神的應許為糧,使之成為你生命的一部份;當你經歷火煉時,務要僅記這些應許,且向魔鬼宣告。以下正是此類應許的一則例證: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你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凡向你發怒的,必都抱愧蒙羞;與你相爭的,必如無有,並要滅亡。與你爭競的,你要找他們也找不著;與你爭戰的,必如無有,成為虛無。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必攙扶你的右手,對你說不要害怕,我必幫助你。」(賽41:10-13)

不久前,從前的幫派首領力奇‧寇路斯(Nicky Cruz) 在倫敦那幫派經常出沒的赫客尼區舉行佈道會。當地的犯罪率急劇上漲,無法控制;於是,警察局長就邀請力奇去講道。

赫客尼區的市長並許多市政府的議員都是同性戀者。他們一聽見力奇將要講道,就到他們的網站,找到這句說明:「根據聖經,同性戀乃是一種罪惡。」(力奇以書信回應他們有關這方面的問題時,補充說:「難題並不是同性戀,乃是罪惡。苟合、姦淫、暴力、吸毒、酗酒也是如此。」)

於是,這些官長就怒氣發作,對力奇的佈道會展開反對。他們說他態度偏狹,厭惡同性戀者;報界又將這件事登為頭版新聞。我們的事工接到不少有關這場喧鬧的電子郵件。

力奇大受攻擊,有人建議他可以向報界發表妥協之詞。然而,尼奇決不肯低頭,反倒要求要像其他團體一樣,得到舉行公眾集會的權利。有一家律師樓承接了力奇的案子代表他,且打贏了這場官司。

後來,力奇在赫客尼舉行聚會,聖靈臨到,主彰顯大能。每天晚上,會場都座無虛席,該週結束時,約有一千五百人接受主。其中包括一些幫派頭子、有惡癮纏身的人、以及妓女。該地區的七個幫派呼籲暫時和平共處。結果,因著力奇的聚會,當地的犯罪率下降了14%。

讓我問你,當時,那些反對者的怒氣是否針對力奇而發?不,他們的怒氣乃是針對主的救贖大能,即福音改變人心的大能。他們怒氣發作,因為他們害怕自己因罪受責備。請想一想,如果吸毒者蒙釋放,脫離惡習 … 如果那些殺人的幫派分子都被改變,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 … 如果同性戀者並娼妓都見證說,主無所不能,他們都神奇的得蒙釋放 … 如果神的愛可以摸着那些屢教不改的幫派分子 … 祂的愛就能破除任何捆綁。難怪撒但怒氣大作!

無論多少妥協、愛心、或包容都不會使這邪靈的怒氣平息下來。其實,這情形會變本加厲,每況愈下。如今,怒氣沖沖的權勢正要得著更多政治勢力,在世界各地競選,希望得著官職。

在歐盟的一些地區,像我們在美國自由傳揚基督,乃是不合法的。傳福音往往被稱為「偏激的罪案」(“bias crime”)。恐怕有一天,美國也會如此。

大衛王曾因當時那些敵對神的心態而力不可支。他呼求神說:「求你察看我的仇敵因為他們人多,並且痛痛的恨我。」(詩25:19) 同樣,詩人又說:「若不是耶和華幫助我們,當人起來攻擊我們,向我們發怒的時候,就把我們活活的吞了。」(詩124:2-3)

詩人大衛表達了今天教會許多信徒的感受。有時候,我們彷彿無助,無法抵擋那來勢兇兇的邪惡勢力。連法院也促進社會越發靠近陰府之門。日復一日,我簡直無法相信,本國的道德正被踐踏玷污。

主會讓這敵對祂並教會的怒氣繼續下去,以致我們的社會變得像所多瑪一般,人人無法無天嗎?不,決不如此!如今,我們正經歷神不可置信的忍耐。祂必大降審判,然而,祂的審判乃要施行救贖。以賽亞在這方面,給了我們這幅奇妙的圖畫:

「 我是耶和華,這是我的名;我必不將我的榮耀歸給假神,也不將我的稱讚歸給雕刻的偶像。看哪,先前的事已經成就,現在我將新事說明,這事未發以先,我就說給你們聽。…

耶和華必像勇士出去,必像戰士激動熱心,要喊叫,大聲吶喊,要用力攻擊仇敵。我許久閉口不言,靜默不語,現在我要喊叫像產難的婦人,我要急氣而喘哮。…

我要引瞎子行不認識的道,領他們走不知道的路;在他們面前使黑暗變為光明,使彎曲變為平直;這些事我都要行,並不離棄他們。…

倚靠雕刻的偶像,對鑄造的偶像說,你是我們的神,這等人要退後,全然蒙羞。你們這耳聾的聽吧;你們這眼瞎的看吧;使你們能看見誰。」(賽42:8-9,13-14,16-18 )

蒙愛的信徒們,因着以賽亞所形容那屬神的恩典,那逼迫信徒的掃羅就變成了使徒保羅。因着這恩典,有好幾百萬名信徒的教會也在主張共產主義的中國興起了。神也將一些回教難民趕到主忠僕的懷抱中。如今,神已在一個回教國家的挑戰青少年事工中心,興起了約五百名歸信主的吸毒者,他們都渴望傳揚基督。在這些末後的日子裡,神誠然澆灌祂的救贖大恩。

我們不要因撒但彷彿得勝而煩惱。我們正在經歷的,乃是一場永恆的屬靈爭戰。陰間的門決不能勝過主的教會。我們的父已如此宣告:耶穌已經執掌王權!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