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的醫治 | World Challenge

最終的醫治

David WilkersonOctober 1, 1979

從死裡復活乃是「最終的醫治」。有一個男孩因血癌去世,他的父母就悲不可抑。我試圖把以上這榮耀的真理,與他們分享。他們曾經求 神醫治自己的寶貝兒子。全教會也為他切切禱告。有些朋友更豫言說:「他不會死,會痊癒的。」小孩去世的前一週,肝腸寸斷的爸爸把那發高熱的孩子抱在懷裡,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他說:「神啊,我絕不會放棄他。你的應許都是真的。我的信心從來沒有動搖。不僅有兩三個人都奉你的名,同心合意說,他該得醫治。我現在這樣承認,且支取這應許。」縱然如此,孩子卻去世了。

當孩子被放進那副小小的棺木時,我也在場。我看見那些來弔喪的主內親友;他們都滿面愁容。父母更感到晴天霹靂。每個人都不敢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我曉得教會裡的人及牧師都有同樣的想法;孩子的父母更一定這樣想。那在他們腦海中不可思議的想法如下:「神並沒有回應禱告!有人誤事,攔阻了 神的醫治大能!有人要為這孩子的去世,而負責任。一定是有人心中積怨,存著隱藏的動機,或暗昧的私罪。有人攔阻了 神的醫治。」

當時,這榮耀的真理臨到了我,我就把孩子的父母帶到一旁,簡單地說出自己心中的意念。我說:「不要懷疑 神。你們的禱告都蒙應允了。神已經把最終的醫治賜給你的兒子。銳奇 (Ricky) 已經離開了那發燒有病的小身體,如今,他已穿上了既完全,又毫無痛苦的身體。銳奇得醫治了!神所作的,超過你們所求所想。他現在活得很好;改變的只是他的身體並他所在之處。」

那些父母就對我怒目相向。他們心中苦毒困惑。結果,他們離開墓地後,經歷了五年的懷疑、疑問、罪咎、自省。在那期間,他們幾乎沒有對我說話。然而,神憑着祂的憐憫,總會切入那些誠懇的心靈。有一天,當那憂傷的媽媽禱告的時候,聖靈就提醒她有關我的話。她便開始讚美主說:「銳奇得醫治了。神回應了我們的禱告。主啊,求你赦免我們懷疑的心。如今,銳奇好好地活着,享受他的痊癒。」

後來,我們站在一起,手拉手,為主的安慰而感恩;我非常珍惜那時刻。那爸爸承認說:「大衛,我們對你生氣,以為你冷酷無情,說我們剛剛離世的兒子得醫治。現在,我們明白了。我們很自私,無法明白,什麼是對兒子最好的。我們只想及自己的痛苦、憂傷、患難。但現在,主已經向我們顯明,銳奇並沒有被死亡所吞滅,反之,主把他帶到自己面前。」

我們這些必死的身體都只不過是軀殼而已,生命並不在其中。軀殼絕不會永遠存留,只暫時承載那不斷成長,越發成熟的生命動力。身體都是軀殼,把那裡面的生命,暫時保管起來。比起它所承載的永恆生命,驅殼實在是血肉所生的。

神把永恆的生命賦予每一位真正的信徒。正如一顆種子,這生命被栽在我們必死的身體裡,在我們裡面不斷成長,不斷擴大。它遲早必須有所突破,脫離軀殼,而成為一個新的生命。神那榮耀的生命,在我們的軀殼上施展壓力;復活的生命一旦成熟,那軀殼就會破裂,那人為虛假的束縛也就破除了。正如一隻初生的小雞一般,靈魂就得釋放,再不受拘禁了。讚美主!

死亡只不過等於,那脆弱的驅殼破裂了。在那時刻,主決定我們的軀殼已經完成其功用;神的百姓也必須棄掉自己那既老舊,又敗壞的身體,讓它歸回塵土(即其原本)。人豈會拾起破碎的蛋殼,而勉強那新生的小雞恢復原狀?人豈會要求所愛的人,放棄那已得榮耀的新身體(按照主的形像所造成的),而回到他們已擺脫那朽壞的軀殼去?

保羅說:「死了就有益處。」(腓1:21) 這句話和我們今天的屬靈詞彙,格格不入。我們已經變得那麼崇尚生命,不大渴慕離世,與主同在了。

保羅說:「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1:23) 然而為着造就那些歸信的人,他認為自己最好還是「留在軀殼裡」,或如他所說「在肉身活着」。

保羅心理上是否有毛病?他是否存着不健康的態度,對死亡著迷了?保羅有沒有輕看 神所賜的生命?絕不如此!保羅充份活出了生命的意義。對他來說,生命乃是一個恩賜,他曾經好好利用,為要打那美好的仗。對於有關「死亡毒鈎」的恐懼,他已經勝過了,以致他能說:「離世與主同在,比在肉身活着,好多了。」

凡在主裡離世的,都是贏家;我們那些留下來的,都是受損者。何等可悲,神的子民仍然看那些離世的人為「受損者,即悲哀可憐的人,不公平地失去了一大段生命。」哦!惟願我們的屬靈眼睛與耳朵稍能開啓;我們就會看見自己所愛的人,在宇宙中 神那裡。他們都享受永生,飲於那純淨,有如水晶的樂河。他們試圖向我們喊着說:「我贏了!我贏了!終於得自由了!世上親愛的信徒啊,務要努力面前,沒有什麼可懼怕的。死亡並沒有毒鈎。真的,離世與主同在,實在更好。」

你有沒有一些所愛的人,脫離了他們的軀殼?事情發生的事候,你在場嗎?或者你接到電話或電報?當你聽到「他去世了」或「她去世了」,你有什麼駭人的感覺湧上心頭?

誠然,為去世的人哀慟痛哭,是很自然的。對於那些留下來的人,甚至義人的死,都是一件悲痛的事。但對於跟隨主的人來說,我們既然深知祂手執死亡的鑰匙,就絕不敢把死亡看為魔鬼所導至的意外事情。撒但無法毀滅 神任何一個兒女。神的兒女都按照 祂所定的時間離開世界,不遲也不早,分秒不差。義人的腳步既然都是耶和華所定的,他最後的一步,也是祂所安排的。

死亡並不是最終的醫治,復活才是!死亡是一個旅程;有時候,這旅程是痛苦的,甚至極其痛苦。我見過 神許多的選民,都大受痛苦而去世。但保羅回答得好,宣告說:「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羅8:18) 無論這些身體遭受了多少痛楚患難,這比起那在旅程後,擺在前面無法言諭的榮耀,就何足介意了。

從我多年來對敬虔人去世的觀察,我發現了一個共同的經歷。我稱之為磁性的吸引力。我深信,早在聖徒呼吸最後一口氣以前,死亡已經臨到他了。當主轉動鑰匙,聖靈就開始以那不能倒轉的磁性吸引力,把主所愛的引到祂自己面前。神以某種辦法讓那人知道,事情已經發生。他心中有數,知道自己將要回天家。他已經稍微看見了天上的榮光。當親人圍着他,求 神讓他繼續活下去,你可以感到,他並不希望留下來,被自己的軀殼所拘禁。有一道裂縫已經出現了;他可以從中窺探,看見一點點新耶路撒冷,並其中令人興奮的永恆福樂。他已經得了異象,看見那擺在前面的榮耀。對他來說,回頭才是虛空的。

最近,有一位敬虔的婦女因癌症病重垂危,我站在她的牀邊。她的病房因 神聖潔的同在,而充滿榮光。她的先生與兒女都在輕輕唱聖詩。她雖然身體輭弱,卻向天仰臉,微聲說:「我感受到祂的吸引力。真的,祂的確吸引我們到祂身旁。我感到好像有一鼓大能的磁力,而我則愈走愈快;現在,我並不希望任何人攔阻我。」不到幾個小時,她就從自己血肉的軀殼中,有所突破,進入了 神的內圈。在那聖潔的時刻,沒有人敢干預這神聖的變化過程;當時,那屬地的,已被那屬天的吞滅了。

聽見信徒責怪 神「把他們所愛的人帶走」,真是何等可悲。他們辯駁說:「主啊,實在不公平。」我們很難在他們極度憂傷的時候,定他們的罪,但我卻相信,這等疑問有可能是出於自私心態。我們只想及自己的損失,而不顧及他們的益處。神只把那些祂再無法從遠處關愛的人,帶離這世界。他們因着與 神之間的愛,必須來到祂面前。這樣,愛才得完全。與主同在就是,全然經歷祂的愛。

當你所愛的人踏上那所謂死亡的旅程,你會感到非常無奈。你曉得這是一條既黑暗,又孤單的道路,而你只能在某一個程度上握着他們的手。時間將到,你必須讓你所愛的離開,讓主握着他們的手而去。他們再不屬於你,而屬於祂了。你會感到何等無奈,但你可以安息,深知主已經接管一切;你所愛的人,已經在祂恩手中。然後剎那間,他們就不見了。爭戰已經完畢。所剩下的,只是一個軀殼而已。那蒙拯救的靈魂,已經飛越到 神聖潔的同在裡。義人的死,是一件寶貴的事。詩人大衛這樣寫:「在耶和華眼中看聖民之死,極為寶貴。」(詩116:15) 神把祂兒女去世的時刻,看為珍貴。我們卻沒有把這經歷看為可貴。

有一個年輕的媽媽對我說了一個很悲痛的故事,說到她因兩個孩子去世,而大大受創。第一個孩子去世時,只有十八個月大;第二個則只活到兩個月。她本來以為 神賜她第二個孩子,來彌補她第一次的創傷;可是,孩子們都相繼去世。這對主內的夫婦經過了五個月的自省。他們犯了罪嗎?他們懷疑 神的醫治大能,惹了祂的怒氣嗎?他們要在某方面為孩子去世,而負責任嗎?後來,在黑暗的一天,有一位「很好的主內朋友」來看他們,向他們宣告了她所謂「從主而來的信息」。據她說,他們因心藏怨恨,在婚姻上不忠,而被主管教。她說:「假如你們除去自己心中的罪惡,好好認罪,孩子們就會仍然存活。」

於是,他們悲痛欲絕。然而,神憑着祂的憐憫,向他們顯明,那種思想實在何等荒謬。這等教導既可悲,又無聊。神絕不會隨便草菅人命。

我們不必再為臨終的人而禱告嗎?我們要放棄那些患了絕症的人嗎?如果死亡會帶來最終的醫治,我們都該躺下來,一死了之嗎?絕不如此!我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相信 神有醫治大能。我們都應該求主醫治每一位病人。據我們有關醫治的觀念,惟有那些不得醫治的,才蒙揀選,而得着祂最終完全的醫治。有些人的器官肢體,不得復原,反得着最終完全的醫治;就是說,他們得着那得榮耀,毫無痛苦,永恆的身體。除了從死裡復活以外,我們還能想像更偉大的神蹟奇事嗎?

任何有關死亡的信息,都會令我們很不自在。我們希望將之拋諸腦後。我們懷疑,那些提到這方面的人,是否心理上有毛病。偶而,我們也會談及天堂的情況;但多半時候,人們對死亡還是避而不提。

初期的信徒卻截然不同。保羅曾多次談及死亡。其實,根據新約聖經,從死裡復活乃是有福的盼望。可是今天,人們卻認為死亡會打斷我們習以為常的好日子。我們想到要離開自己的華宅、美物、可愛的甜心,就感到受不了。我們彷彿這樣想:「現在離世,實在是一個太大的損失了。我愛主,但我需要時間享受自己的產業。我娶了妻子,還沒有試過我的牛。我需要更多時間。」

你有沒有注意,今天很少人談及天堂,或有關撇下這老舊的世界?反之,我們都大受灌輸,有關如何利用自己的信心,聚斂貨財。有一位著名的教師說:「下一次的復興,就是經濟上的復興。神要把經濟上的福氣,澆灌所有信徒。」

這觀念有關 神永恆的旨意,何等偏差不實!難怪許多信徒一想到死亡,就害怕起來。事實上,主呼籲我們要離棄世界,並一切纏累我們的;我們卻一竅不通。祂呼籲我們要死亡,到祂那裡。務要死亡,而不要為自己建功立碑。務要死亡,而不要擔憂如何留芳後世。主並沒有留下自傳、大本營、大學、或聖經學院。除了餅和杯以外,祂並沒有留下什麼,叫我們記念祂。

有關信心最偉大的啟示,究竟是什麼?我們該如何將之實踐?你可以從希伯來書找到答案:「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 … 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 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 神被稱為他們的 神並不以為恥;因為祂已經給他們豫備了一座城。」(來11:13,16)

以下是我向 神真誠的禱告:「主啊,求你幫助我斷開物質上的捆綁。讓我不把生命的恩賜,浪費在自私的享樂並目標上。求你幫助我,讓你來控制我的慾念。求你叫我記得,我是一個客旅,而不是定居的。我並不是你的擁護者,乃是跟隨你的。最要緊的就是,求你釋放我,脫離死亡恐懼的捆綁。求你使我終能明白,在主裡死亡是有益處的。求你幫助我,叫我期盼自己最終得醫治的時刻。」

有經為證:啟1:18,來2:14-15,提後1:10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