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信心的真理 | World Challenge

有關信心的真理

David WilkersonJune 1, 1981

你是否信心輭弱?是否因自己的信心並沒有帶來什麼結果,而心中困惑?你有沒有慇懃祈求,全心相信,事情卻沒有成就?更糟的就是,事與願違。就是說,你所親愛的,並沒有得醫治;心中所渴望的,不得應允,以致你不得滿足;你所需的神蹟,沒有臨到。時間過去了,困境卻依然存在。

最可悲的就是,神的道正在這時候試煉你。你讀到有關那些榮耀的應許,比如,「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只要憑着信心求,一點不疑惑,(主就必賜給他)。」「你們禱告,無論求甚麼,只要信,就必得着。」你定意支取這些應許,深知 神絕不撒謊,也不會以無法達到的目標來作弄你。然而,你一心相信,結果卻滿心困惑,因為祂的回應不是遲遲不來,就是看來一片渺茫。

根據有些人的神學觀,你所求的之所以未蒙應允,只有兩個原因:你若不是信心有問題,就是犯了一些罪。

你只好相信,除非你的信心大有長進,令祂滿意,否則,神不會回應。也許你信心的質或量沒有達到 神的標準,令祂回應禱告。人家又說,當你的信心達到適當的高峯時,神就必需按着祂的道,一一回應你的祈求。這包括你必需把消極的思想、話語、或表白,一概除去。你絕不敢得罪 神。祂也許幾乎準備好,要應允你的祈求;可是糟糕,你說出了一些消極的意見,用辭不對,於是 神就收回成命!你本來可以得着回應,現在又不行了。

朋友們,這種神學觀實在無聊,把那大有智慧,滿心慈愛的天父,大大羞辱了。今天我在各處都遇見一些惶惶終日的信徒;他們怕自己因說錯話,而得不着 神的祝福。對他們來說,神彷彿隨時隨地都要找他們的痛腳,因他們話有錯失,而懲罰他們。

我在本國各地都遇見一些因失望和傷痛,而信心擱淺的信徒。他們領受了一些有關「信心」的教導,以致相信自己若要如願以償,就必須按照一些方法行事。他們得了挑戰,要為財富、完全的健康、並所想所望的,大大祈求。他們所領受的就是「該先構想,然後相信」(“Conceive, then believe!)。而且,他們必須把所有關於受苦、痛苦、貧窮、或任何負面的思想,都一概除去。他們要憑周遭這樣的一些見證過生活:就是說,信徒要透過積極的信心,得着一些隨心所欲的東西,比如新車、房子、工作、皮草大衣、鑽戒等等。

然而,當事與願違的時候 (就是說,他們不但沒有致富,反倒入不敷出;不但沒有得醫治,反倒面臨試驗,流淚悲痛),他們就會心中困惑!怎麼啦!這辦法可以在教師和傳道身上行得通;他們都飛黃騰達,在他們要的時候,隨心所欲,如願以償。問題就是:「這辦法在別人身上都行得通,為什麼在我身上,就不行?」「我做錯了什麼?問題一定是在我自己身上,我的信心一定既輭弱,又不足。我一定有些暗昧的罪惡,攔阻了 神的回應。」

讓我與你分享一些能醫治人心的思想,關於信心和愛心。我相信神會行神蹟,從而回應信心的禱告。我相信聖經裡的應許都千真萬確!然而,經過了許多流淚痛苦後,我發現 神作工的方法實在奇妙。以下幾點會更新你對主的信靠,叫你能脫離捆綁,不必試圖明瞭自己的信心。

假如我的兒子格雷革(Greg)在家附近的樹林裡陷入一個為獵熊而設的陷阱。他受傷流血,高聲向我求救。我身為父親,聽見他的呼聲,會先停下來,對他的信心大加分析嗎?我會這樣問自己嗎:「格雷革相信我會回應他嗎?他對我有沒有足夠的信心,相信我會去救他?」

不!絕不如此!我一定不會問及信心的問題,而馬上跑到他那裡,因為這是出於對一個受傷的孩子的愛心。我的出發點並不在乎他的信心,也不是關乎他的所作所為,乃單單由於我愛他。

一個父親因孩子並沒有對自己表達信心,就把那流血受傷的孩子撇在樹林裡;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爸爸?何況 神呢!祂絕不會讓祂的兒女單獨受苦。祂絕不會只因他們信心輭弱,而對他們的呼求掩耳不聞。「我們縱然失信,祂仍是可信的;因為祂不能背乎自己。」(提後2:13)

你我並所有的信徒都必需存着信心,因天父的慈祥關愛而得安息。聖經命令我們要因父神永遠的愛心與仁慈而誇耀。「誇口的卻因他有聰明,認識我是耶和華,又知道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 …」(耶9:24)

神多麼愛祂的兒女。正如一個母親會預料她嬰孩的哭聲,祂在我們呼求以前,已經聽見我們了。因此,大衛禱告說:「求你照你的慈愛聽我的聲音;耶和華啊,求你照你的典章,將我救活。」(詩119:149)

我信心輭弱,不配蒙 神回應,祂卻因自己的温柔仁慈,愛我,來搭救我。「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祂不長久責備,也不永遠懷怒。」(詩103:8-9)

我深知 神愛我,生命就溢滿了至大的平安。祂多麼愛我,以致祂必在我生命的每一個境況裡搭救我,恩待我。無論我是否信心輭弱,祂還是愛我,祂的愛絕不受任何攔阻。

約伯的妻子發出了世上最可恥的話。她對約伯說:「你棄掉上帝,死了吧!」縱然如此,她也與她忠心的丈夫一同蒙福。

有一位神學家問道:「除她以外,神把約伯一切都收取了;祂何不連她也取去?」你可以讀任何的解經書,而察覺到作者們都鄙視約伯的妻子。但最近,我新新地體恤到這婦人的苦情。我認為他們對她太苛刻了。畢竟,那十個被殺的兒女,都是她的親生骨肉。

難怪這婦人信心動搖。魔鬼並沒有針對她,但她卻像約伯一樣受苦,甚至更甚。一個婦人往往都會因兒女去世,而比丈夫更大大受創。不僅如此,她更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丈夫因象皮病(Elephantiasis,又稱血絲蟲病,是當時的一種絕症)而漸漸死亡,苦上加苦。

約伯的妻子連續在十個棺材旁哀悼自己的兒女。至於孫輩,與家人在節日共度一堂,那就更不用提了。當時,約伯是她惟一生存的家人,而他也病重垂危了。根據醫學記載,象皮病會導至渾身發熱、潰瘍發腫、並傷口腐爛;皮膚會呈現出一些又粗又厚的塊狀,使人體蛉觀似於象的皮膚和腿。病情會變得愈來愈嚴重,甚至擴散到生殖器官。在這情形之下,約伯再無法生育。他的妻子連重建新家庭的機會,都沒有了。我可以肯定,她在絕望之中,一定悲不可抑。她一定曾經對 神生氣。我並不原諒她的話,我更認為她並沒有順服 神的慈愛,堅守自己的信心,十分可悲。但我可以諒解她實在痛心疾首。她只知道自己失去一切,以為自己再沒有生存的理由。所以,她提議約伯自尋短見,棄掉對 神的信心。

神有沒有對她心中積怨?當事過境遷,約伯得醫治後,神有沒有計較她那些愚妄的話?祂有沒有因她一時驚惶失措,而收回她的福分?沒有!神賜福給她!我相信 神諒解她。祂曉得,她的話並不是認真的!縱使她曾經口出狂言,祂原諒她輭弱,聽見她心中的吶喊,便賜福給她。「主耶和華啊,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但在你有赦免之恩,叫人敬畏你。」(詩130:3-4) 「祂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 。 … 因為祂知道我們的本體,思念我們不過是塵土。」(詩103:10,14) 「… 你們聽見過約伯的忍耐,也知道主給他的結局,明顯主是滿心憐憫,大有慈悲。」(雅5:11) 「因為窮乏人呼求的時候,祂要搭救,沒有人幫助的困苦人,祂也要搭救。」(詩72:12)

不要因自己害怕,言急有錯,而定自己的罪。對於我們在沮喪中所發出那些懷疑恐懼的話,我們所服事的父神既往不咎,一一忘記。務要對 神老實;約伯的妻子就是這樣子。不要裝模作樣。你若無法明白,為什麼自己的禱告未蒙應允,或者,自己為什麼要受苦,以致滿有疑問、恐懼、困惑,你就向 神直說吧!不管自己深處的感覺是否消極,儘管向祂傾心吐意吧。父神會讓你盡情傾訴,忍耐地側耳垂聽你的苦情,並心中的懼怕,祂絕不會因此定你的罪。

你只要存着愛心轉向祂,呼求說:「主啊,求你現在醫治我的不信,除去我的恐懼與困惑。我現在需要你向我顯明你的愛。求你幫助我順服你。」
我所服事的神,絕不會心中積怨。

我聽見有人說:「你犯了罪,所以 神向你隱藏起來。」這是撒但何等狡猾的一個工具,為要使 神的子民繼續受捆綁,停留在恐懼的心境裡!很奇怪,神許許多多親愛的兒女切實深信,由於罪的原故,神對自己生氣,向自己隱藏起來,或不回應自己的祈求。

聖經不曾這樣說嗎:「但你們的罪孽使你們與 神隔絕,你們的罪惡使祂掩面不聽你們。」(賽59:2) 是! 然而,那是舊約,是主在十字架上流血,為要白白赦免世人的罪以前。

神自己的兒子以寶血付了的罪債,神豈能再因那些罪,而隱藏自己?況且,任何人若認罪,主身為代求者,必赦免他們的罪過,洗淨他們一切的不義。

你如果誠心承認過去的罪過,它們就得赦免,蒙寶血遮蓋,再不會被算在你的帳上了。

對於那些罪蒙塗抹的信徒,回應遲延、受苦、考驗、和試煉,往往都是出於愛心的管教,而不是追討罪惡。聖經說:「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隨時管教。」(箴13:24)

「你們又忘了那勸你們如同勸兒子的話,說:「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祂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因為主所愛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你們所忍受的,是 神管教你們,待你們如同待兒子;焉有兒子不被父親管教的呢?管教原是眾子所共受的,你們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兒子了。

再者,我們曾有生身的父管教我們,我們尚且敬重他,何況萬靈的父,我們豈不更當順服祂得生麼?生身的父都是暫隨己意管教我們;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祂的聖潔上有分。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所以你們要把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挺起來 …」(來12:5-12)

今天,我聽見有人說:「是的,主管教更正,但不是透過患難與痛苦。神不會這樣做。這是正確的信心所不容許的。」

朋友,事實上,有史以來,直到今天,虔誠人都受苦;現在也是如此。否定受苦,就是否定真理。保羅談及初期的信徒受苦。我們是否責怪他們缺乏信心?

事實上今天,有些最聖潔的人因癌症、潰瘍、風濕、心臟病等等,而受苦。我聽見人家說:「他們不必患病,他們信心輭弱。」我就感到尷尬不安。

這些受苦的信徒都不願意有別的經歷。他們都因受苦,而靈裡大有長進,發現 神的愛如此深厚,且改變了自己價值觀。那些從來沒有與主一同受苦的,卻靈裡膚淺,自我中心,缺乏慈心,因為這些都是他們在試煉的熊爐中遇見主時,所得着的。那些從來沒有受過苦的人,都會存着一種缺乏耐性的傲氣(無法體恤別人)。

「蒙揀選,得受苦」(“chosen to suffer”)這句話,是我從前不肯接受的。神容許有些人比別人多受苦,好讓他們更深深認識祂自己;我曾經因這觀念而震驚。然而,我發現那些受苦的,往往都是 神一些最忠心、信靠、且充滿愛心的兒女。他們確是蒙揀選的器皿。

我知道自己這樣說,會得罪一些人。因為我們都遠遠偏離了主福音的實際。我們都嬌養自己,寵壞了;我們忘記了主的呼召乃是關乎分別、考驗、試煉、甚至受苦。我們有這些經文為證:「主對亞拿尼亞說,你只管去;他(保羅)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我也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徒9:15-16) 「他 (摩西) 看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財物更寶貴 …」(來11:26) 「因為你們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並要為祂受苦。」(腓1:29)

1. 你若無法把完全的信心獻給 神,就把完全的愛獻給祂。「… 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 …」(約一4:18) 不是完全的信心,乃是完全的愛。完全的愛就是 神為祂百姓所預備的安息。祂希望我們因祂的愛而安息,且這樣信靠祂:縱然我們信心不足,神卻像一個父親待他受傷的孩子一樣,總會來搭救我們。

不要評估自己的信心,也不要試圖將之瞭解。聖經說:「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林前13:13)

你若要在某方面,有所專注,就在愛方面專心致志吧。聖經說:「… 惟獨使人生發仁愛的信心,才有功效。」 (加5:6 “Faith works by love.”)

2. 神若不回應我們某些禱告,你可以肯定,祂乃有更大永恆的理由。

總而言之,神無所不能,沒有難行的事。祂應許過,我們奉主名所祈求的,祂必回應。所以,我們必須心存信心,滿有確據,向祂祈求,且期望祂回應。然而,神若在回應上有所遲延,或為我們選擇別的道路,祂一定有既大能,又妥善的理由。我們必需相信,無論 神容許什麼事情發生在我們的生命裡,祂總是為着我們的好處。「萬事都互相効力,叫愛 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8:28)

我們的前途和需要,天父都準確曉得,祂且按照聖靈恰當的時間,把上好的賜給我們。「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你們在天上的父,豈不把好東西給求祂的人麼?」(太7:11)

我們「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我要論到耶和華說,祂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 神,是我所倚靠的。祂必救你脫離捕鳥人的網羅,和毒害的瘟疫。祂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祂的翅膀底下;祂的誠實,是大小的盾牌。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或白日的飛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午間滅的毒病。…

神說,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我要使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詩91:1-6,14-16)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