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看顧麻雀 | World Challenge

祂看顧麻雀

David WilkersonAugust 21, 2006

如今,世人都因在全地所發生的恐怖事件並天災人禍而顫慄。我們每天起來都聽見有災難發生。有些觀察家更說,我們正在目睹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開始。

首先,恐怖分子在西班牙炸毁火車;在印度,許多人又因火車爆炸而身亡。巴基斯坦的地震催毀城鎮,以致數以千計的人流離失所,饑餓受傷。在南亞,許許多多人仍因過去的海嘯而受苦。

美國也遭遇種種災難。破記錄的風暴連連襲擊佛州 (Florida) , 其後 ,又有葛翠娜 (Katrina) 風災。舉國上下眼巴巴看着,一個主要的大都會地區以及灣區其他重要城市,都成為澤國。最近數週,山火橫掃西部與南部,燒毁了德州(Texas)、俄州 (Oklahoma)、並加州 (California) 幾千畝地。

這些嚴重的火災與風災都是史無前例的。然而,災難不僅在本國發生;全球都經歷反常高溫,以致洪水並狂風暴雨都變成非常普遍。

世人眼見北韓那瘋狂的獨栽者試放飛彈,就不寒而慄。金正日急著製造起碼七枚核子彈,卻壓制國民,讓他們受苦,甚至餓死。全地的元首看來全然困惑,不知如何制止這狂人。

同時,另一個既瘋狂,又有魔鬼附身的獨栽者,又在伊朗掌權;他們也是急不及待的製造核子彈。這獨栽者並那些喪心病狂的回教領袖誇口說,他們要毀滅以色列,將之炸為烏有。他們更恐嚇列國,說凡試圖干預他們核武計劃的,就不給他們供應源油。

最近,駭人聽聞的消息就是,以色列向迦薩 (Gaza) 並黎巴嫩 (Lebanon) 發動反攻。當地的衝究急劇擴大;飛彈轟炸,使雙方的人民都傷亡慘重。全世界的人都定氣凝神,收看時事報導,恐怕這些戰事會引起全面性的中東戰爭。

以色列的領袖曾經說明,他們決不容忍伊朗的核武威脅。他們惟一的希望也許就是要將伊朗的核子廠全然炸掉。世界列強也許呼籲雙方定火,可是,正如其他以色列(自從一九四八年)的衝突,這次停火只屬暫時性而已。看來,中東的大烽火是在所難免的。

當駭人的災難 (即戰爭、恐怖事件、天然災難、核子威脅) 四處生發時,人類更面臨另一種嚴重威脅。世界各地的科學家正如坐針氈,觀察禽流疫症的趨勢。據他們警告,這致命的病毒若轉變,以致可以透過人體蔓延,它就可能導至一場全球性的瘟疫。(當我準備這篇道時,全球約有十五人已經因此死亡。) 專家們估計這等病毒轉變可以毁滅世界人口的五份之一;逾十億人有可能病發身亡。

非信徒們越發深信,世上並沒有解決辦法,一切都失控了,因為我們缺乏一個「無所不知的政權」。然而,神的百姓知道實情並不如此。我們都曉得,我們沒有理由懼怕,因為聖經再三提醒我們,主掌管萬事。世上所發生的每一件事,主都瞭如指掌,掌控自如。

詩人這樣寫:「因為國權是耶和華的;祂是管理萬國的。」(詩22:28) 同樣,先知以賽亞也向世人宣告說:「列國啊,要近前來聽;眾民哪,要側耳而聽;地和其上所充滿的,世界和其中一切所出的,都應當聽。」他實在說:「列國啊,你們要洗耳恭聽;我要向你們論及那創造世界的主宰。」

以賽亞說明,當神的怒氣向列邦並其軍隊發作時,神必親自將他們交於死地。「看哪,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 … 萬民在祂面前好像虛無,被祂看為不及虛無,乃為虛空。 … 神坐在地球大圈之上,地上的居民好像蝗蟲 … 你們將誰比我,叫他與我相等呢?」(賽40:15,17,22,25)

繼而,以賽亞對神那些因世界動向而煩惱受打擊的百姓說話,勉勵他們說:「你們要舉目望天,仰望那榮耀的諸天,並千萬繁星。神創造它們,為它們一一命名。難道對祂來說,你們不比它們更寶貴嗎?所以,不要怕。」

我們要曉得,神在天上有祂的藍圖,父神為歷史已經定下計劃。自始至終,祂都瞭如指掌。當祂的計劃成就時,尤其是像現在災難頻頻的時候,我相信我們都該問自己說:「現在,主的視線集中在甚麼事情上?」

聖經向我們保證,對於主來說,狂人的炸彈、軍隊、勢力,都屬虛無。祂嗤笑他們只不過是微塵而己,即將吹散。請思考以賽亞書的一段經文:「祂使君王歸於虛無,使地上的審判官成為虛空。他們是剛才栽上,剛才種上 … 祂一吹在其上,便都枯乾,旋風將他們吹去,像碎稭一樣。」(賽40:22-23)

以賽亞實在對我們說:「這些「種子」一栽下,在地裡生根,神就吹在它們其上,使之枯萎。地上的暴君都像碎稭一般,被祂的旋風捲去;神使他們成為虛空。」

在我一生中,我見過不少暴君,他們都像碎稭一般,被祂「吹去」。我記得當我年幼時,有一次,我坐爸爸的車子裡; 忽然間,收音機的音樂被以下駭人的新聞報告打斷了:「日本剛剛轟炸珍珠港,許多軍艦被毁,數百人死亡。」

爸爸想:「這就是末日,正如我們所豫言的。」一夕之間, 整個美國的景象,包括我們位於賓州 (Pennsylvania) 的小鎮,都改變了。那時,我們常常經歷政府下令的燈火管制並緊急警報。當時的情況非常可怕,因為戰事已經遍及全球。

過了不久,遠東的太平洋島嶼烽火連天。成千上萬的士兵都在戰場上或集中營裡喪命。同時,那瘋狂被邪靈附身的獨栽者希特勒(Hitler)又在地球的另一端蹂躪列邦。他在歐洲侵佔多國,彷彿勢不可擋。當他的納粹 (Nazi) 政制轟炸強大的英國時,全世界都觸目驚心。他受邪靈支配,喪心病狂,下令將歐洲的猶太人都關在集中營裡;結果,數以百萬人就因毒氣而死,被焚化了。

在蘇俄,另一個瘋狂的獨栽者又有系統的殺戮他自己的同胞。史太林(Stalin) 非常殘酷,在他的鐵腕之下,共產主義大行其道。

有一天,傳來了人類前所未聞的噩訊;原子彈爆發了。日本的廣島 (Hiroshima) 和 長崎 (Nagasaki) 瞬間被毀,死傷無數。那時,世人才曉得,絕對可怕的事已在地上發生了。

不久後,日本的獨栽天王 (Hirohito) 在一首船上躹躬賠罪,簽了投降書。聯軍在歐洲節節進攻,希特勒就在一間焚燒的地下密室自殺而死。人們找不到他的遺體,只找到一堆灰燼。蘇俄的史太林結果也不得好死。

今天,世人又看見另一位邪靈支配的獨栽者海珊 (Saddam Hussein) 像碎稭一般,被神吹去。他曾經恐嚇自己的國民,且威脅阿拉伯地區;現在卻等候判決,也許即將面臨處決。

畢竟,我們要從聖經的角度來看事情,以下的話何等真實:「祂一吹在其上 …旋風將他們吹去,像碎稭一樣。」

主也告訴我們,當世局動蕩不安時,我們該當如何;祂說:「日月星辰要顯出異兆;地上的邦國也有困苦;因海中波浪的響聲,就慌慌不定;天勢都要震動;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都嚇得魂不附體。

那時,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雲降臨。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路21:25-28)

請注意,主說:「當你們看見這些事情發生,就當挺身昂首,舉目望天。」這意味事情會變得愈來愈困難,愈來愈嚴峻。因此,我們現在必須立定心志親近主,憑着祂的盼望堅固自己。我們要信靠祂的道,使信心越發堅定,決不動搖。

我們必須堅心相信甚麼?我們必須相信魔鬼無法傷害我們;連最動蕩可怕的新聞都 無法驚駭我們。所有受邪靈支配的獨栽者都要像碎稭一般,被神吹去;我們且要看見主榮耀的再來。故此,在邪惡的日子,我們還是可以說:「或生或死,我都是屬主的;一切所發生的事情,祂都全然掌管。」

如今,神最關心的是甚麼?是中東的局勢嗎?不,聖經告訴我們,神乃注目在祂的兒女身上。「耶和華的眼目,看顧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愛的人。」(詩33:18)

對於地上的每一個生靈的每一動靜,主都瞭如指掌。然而,祂所最關注的,乃是祂兒女的狀況;祂注意在每一個肢體的痛苦與需要。簡而言之,我們無論有甚麼傷痛,祂都切切關注。

為要證明這一點,主對我們說:「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祂。」(太10:28) 甚至在世界大戰當中,神主要的注意力,也不是在那些暴君身上。祂乃關注祂兒女生命中的每一情況,每一細節。

主在接下來的一句經文說:「兩個麻雀,不是賣一分銀子麼?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10:29) 在主的時代,麻雀乃是窮人的食物,兩隻只賣一分銀子。你可以在街上看見一些捕鳥人抬著籃子,裡面都是那些捕來的麻雀。然而,主說:「除非天父許可,這些小鳥沒有一隻會掉在地上。」

據解經家威廉‧百科理 (William Barclay) 說,主這裡的「掉」字不僅是指那小鳥的死亡。亞蘭文 (Aramaic) 的意思就是「降落在地上」。換言之,這是指小鳥每一次因傷而跛行在地上。

主實在告訴我們:「天父不僅在麻雀死去的時候看顧它;連它降落跛行的時候,也是如此。神看見它每一掙扎,關心它生命中的每一細節。」

繼而,主補充說:「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10:31) 是的,祂說:「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10:30) 簡而言之,那創造且數算繁星,監視羅馬帝國每一動靜的,正注目在你身上。主且問:「難道對祂來說,你不比麻雀貴重嗎?」

以賽亞吶喊說:「雅各,你為何說,我的道路向耶和華隱藏;以色列啊,你為何言,我的寃屈神並正查問?」(賽40:27) 神的百姓責怪祂說:「主忽略了我的需要,並沒有回應我的禱告。對於我的試煉,神彷彿閉目不看。」

我相心這是今天許多有傷痛的信徒心中的吶喊。我們的事工接到許多寶貴信徒的來信;他們都忍受難以瞭解的試煉與痛苦。讓我為你舉一則動人心絃的例子:有一位敬虔的牧者連連遭遇試煉,這些試煉真是不可置信,彷彿沒有人能承擔。

幾年前,牧師兩夫婦因女兒要上班,必須看顧一名外孫。這男孩向來都很健康,牧師更看他如珠如寶。有一天,他將這五個月大的孫子放在牀上,靠近自己身邊。可是幾個小時後,牧師一覺醒來,發現孫子因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 去世了。

牧師的女兒無法忍受喪子之痛;一年後,就濫用毒品,試圖自尋短見。她自殺不遂,可是,腦部卻嚴重受損。牧師兩夫婦只好全時間照顧女兒。

一年多後,牧師的小兒子被控雙重謀殺;其中一名死者,原來就是給他姐姐推售毒品的毒販。現在,這兒子被關在監裡,等候判刑,有可能面對死刑。

由於試煉重重,牧師面對了極其痛苦的困難時刻。聖誕節的前一週,牧師痛心疾首,躲在書房裡,抓住那孫子的照片,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這故事還沒有完,然而,我希望停下來,想想這神僕所受的痛苦。

我無法想像這牧者的感受。他失去了寶貝孫子,女兒腦部受損,現在兒子又在等候判刑。他只可以這樣想:「主啊,這痛苦真是無法承受;我不知道如何撐下去。」

讓我問你,神當時注目在甚麼事情上?祂在別的地方忙於管理這瘋狂世界嗎?祂只顧那些恐嚇人心的事件嗎?難道神不會注目在這既傷痛又困惑的義人身上嗎?詩人的答案就是:「耶和華的眼目,看顧義人,祂的耳朵,聽他們的呼求。」(詩34:15)

請想像,這牧者書房窗外有一棵樹,樹上有一個鳥窩。有一隻小麻雀在其中振翅欲飛;可是,它跳出鳥窩,掉在地上,被神注意。

你如果往窗外看,看見這情景;請告訴我,你豈能不相信,這哀傷痛哭的人,神也必關注他?你豈能不相信,神體恤他的苦情?你豈能不相信,神將他每一顆眼淚都放在瓶子裡,且運行救他脫離困境?

牧者這樣寫:「我可以老實告訴你,那天,主親自走進我的書房,坐在我的書桌前。主慈愛的告訴我,我有兩個選擇:第一,我可以放棄爭戰;如果這樣,我可以對每一個朋友大吐苦水,並告訴他們我為什麼放棄爭戰;他們會諒解。我有自由作這選擇,主也會諒解,且仍然愛我。

祂也告訴我,或者,我可以往直前,面對將來,因為祂還沒有在我身上完成工作。我只有這兩個選擇;主並不是苛刻,我就是只有兩個決擇。

我決定要站起來,繼續下去。我走出書房以前,將孫子的照片放在書桌的抽屜裡。將近一年已經過去了,我的爭戰還沒有完畢;然而,我曉得祂按手在我身上。祂在我的痛苦中臨到我,鼓勵我繼續下去。縱然我有更多試煉,我卻憑着真道的力量,繼續下去。」

蒙愛的信徒,這人從來沒有像現在一般,明白神的愛。他將所有痛苦、憂傷、焦慮,都卸給主,且將自己生命交託在祂的計劃上。

我深信,我們往往在試煉中所需要的,並不是一些答案,而是愛。當一個人深深傷痛,力不可支時,答案的效用非常有限。天父滿有慈愛,掌管萬事,弟兄姊妹又帶着愛心,向我們伸出援手,這正是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天父所賜的答案。我們不要在這等時候衡量自己的信心,因為也許我們信心不足。然而,我們可以觀看窗外的麻雀,深知天父的大愛乃集中在我們身上。

我們所處的日子,主警告過,是必會臨到的。

主將末後形容為一段惶恐惱人的日子;祂說:「人想起那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都嚇得魂不附體。…地上的邦國也有困苦…」(路21:26,25)

主怎麼樣為著這些災難而預備我們的心?祂怎麼樣解決我們所將要面臨的恐懼?

祂向我們描述有關天父看顧麻雀,並數算我們的頭髮。當我們思考當時的背景,這些描述就變得更有意義。

主打發十二位門到以色列的大城小鎮傳福音的時候,就說了那段話。祂恰恰賦予他們趕鬼並醫治各種病症的能力。可想而知,當時門徒們一定非常興奮。他們得著行神蹟奇事的能力!可是,主又向他們發出可怕的警告,說:「你們腰袋裡不要帶錢;你們將沒有家所,連棲身之處都沒有。反之,人們會稱你們為異端惡魔,在會堂裡鞭打你們,將你們送到法官面前,下到監裡。他們會恨惡、藐視、出賣、且逼迫你們。為着避免被人用石頭打,你們必須從一個城逃到另一個城去。」

請想像,門徒們睜大眼睛,聽主這樣說;他們一定滿心懼怕。我可以想像,他們一定心中自問:「這是甚麼事工?我們的前途就是如此嗎?這真是我所聽見最黯淡的前景。」

然而,在此情此景,主三次對祂所愛的朋友說:「不要怕!」(太10:26、28、31) 祂且將解決一切恐懼的方法告訴他們,說:「天父總看顧麻雀,你們這些蒙愛的,你們永遠都比它們貴重多了!」(參看太10:29)

親愛的聖徒,為著最動蕩不安的日子,我們必須持定這些深奧的真理。主實在說:「當懷疑湧上心來,就是當你感到自己已經到了窮途末路,以為沒有人體恤你的感受的時候,你要這樣得著安息與確據。

看看外的小鳥,摸摸自己的頭髮,且謹記我所說過的話:對於父神來說,這些小小的受造物極其珍貴。你的頭髮更要提醒你,你比它們貴重多了。祂總定睛在你身上;那看見且聽見你每一行動的,實在近在身旁。」

在困難的時候,天父必這樣看顧我們:我們生活上的每一細節,即我們的家庭、房子、財政、婚姻,祂都全然曉得,且處處關心我們。我們不要害怕!祂應許過,祂必為我們預備一條出路。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