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 | World Challenge

突破

David WilkersonMarch 16, 1986

先知彌迦為我們的時代傳遞了一篇既駭人,又滿有盼望的道。這篇道的重點如下:「當聽耶和華的話!」(彌6:1) 彌迦透露了 神對祂歷代百姓的心聲,其對象包括當時那些背道的猶太人、末後的餘民、尤其是我們時代的牧人。請謹記,彌迦的道乃關乎 神的負擔,並祂對教會和牧人的看法。

「山嶺和地永久的根基啊,要聽耶和華的話;因為耶和華要與祂的百姓爭辯,與以色列爭論。我的百姓啊,我向了作了甚麼呢?我在甚麼事上使你厭煩?你可以對我證明。」(彌6:2-3)

神呼山喚地,要它們永遠證明祂以信實待兒女;神除了要求兒女與祂謙卑同行,行公義,好憐憫以外,祂別無所求。

然而,神大聲疾呼說:「如今,敬畏我的心哪兒去了?我的家變得邪惡,百姓蒙騙了!我家裡充滿虛謊!」

繼而,神形容了背道子民所面臨的可怕審判,說:「因此我擊打你,使你的傷痕甚重;使你因自己的罪惡荒涼。你不會得着真正的滿足;你屬靈上的需要必不得滿足!你會到處奔跑,尋求真實與保障,卻得不着!你會失去屬靈分辨能力,以為得著真理;其實你們所得的,我卻差人以真利劍將之催毀。」(參看彌6:13-14)

彌迦確實是透過 神眼光而看教會的一位先知,以致他在靈裡痛哭哀慟!他決不掩飾 神家裡的光景,卻藉著聖靈從 神的觀點看見百姓、牧人、首領都極其醜惡。他看見了淫亂之事!淫亂的教會得了妓女的雇價!「因此我必大聲哀號,赤腳露體而行;又要呼號如野狗,哀鳴如駝鳥;因撒瑪利亞的傷痕無法醫治,延及猶大和耶路撒冷我民的城門。」(彌1:8-9)

悖逆邪惡的靈已經臨到城門;如今,神曾一度聖潔的百姓已經無法醫治!請聽聽彌迦的哀言:「因為災禍從耶和華那裡臨到耶路撒冷的城門 … 以色列人的罪過,在你那裡顯出。」(彌1:12-13)

究竟有甚麼佔有了聖民的心,以致聖潔 神要與他們爭辯?

彌迦在靈裡從 神的眼光看見了甚麼可憎之事,以致他只好喊著說:「所以耶和華如此說,我籌畫災禍與這族,這禍在你們的頸項上不能解脫,你們也不能昂首而行;因為這時勢是惡的。」(彌2:3) 彌迦看見 神的百姓患了不治之症,難逃審判。

請看看 神所謂的悖逆究竟是甚麼!神與他們爭辯的原因如下:

  1. 貪婪的詭計 -- 神那些圖利的僕人設下了一些有關金錢、財產、成功的詭計。
  2. 著重自我 (即靠自己的力量) -- 「禍哉,那些 … 圖謀罪孽造作奸惡的 … 因手有能力,就行出來。他們貪圖田地就佔據;貪圖房屋便奪取;他們欺壓人,霸佔房屋和產業。」
  3. 拒絕先知的警戒 – 百姓認為,有關審判的證道並非從 神而來的,與神的屬性有所抵觸! 「他們說,你們不可說豫言 … 豈可說,耶和華的心不忍耐麼?」(彌2:6) 「難道 神的道路不是滿有慈愛嗎?」

假先知與那些剝削人的牧人都吩咐彌迦要閉嘴,說:「不要常常傳揚有關審判!不要發出悲觀陰霾的警告!我們都是 神的百姓;祂愛我們,不會向我們施行審判。」這裡照字面的解釋如下:他們說:「停下來!不要再傳揚有關 神必審判百姓!不要發出責備!不要斥責好人!不要警告有關逆景將至,不要再指責教會!這些都並非出於 神的。」

然而,請聽聽彌迦以下的回應:「這道若不傳開,這地的羞辱決不消逝。」「我耶和華的言語,豈不是與行動正直的人有益麼?然而近來我的民興起如仇敵 …」(彌2:7-8)

彌迦在牧人身上看見了一些聳人聽聞的事情;原來,這些剝削人的牧人犯了罪,與 神為敵!祂看見那些貪婪的牧人奪取了 神無辜兒女身上的義袍。他看見那些希望從掙扎中得著安息的子民,卻被貪婪的假道所騙,被人剝奪。「… 從那些安然經過不願打仗之人身上剝去外衣。」(彌2:8)

有些無辜,毫無介心,飢渴慕義的百姓,卻因一些貪心不足,追求世俗,雄心勃勃的牧者,而陷入網羅了;神一定因著他們而心中憂傷。我曾經在研討會並大會裡看見有些年青,不成熟的信徒,被一些發錢狂的牧人所騙!他們聽到,自己只要花不到一百塊美元去買些卡帶,就能學到有關健康並致富的祕訣。與 神同行的靈命已被低貶為一些人為的方法而已。

有些婦孺的遭遇最會令我傷心;彌迦也有此同感!他警告說:「你們將我民中的婦人,從安樂家中趕出,又將我的榮耀從他們的小孩子盡行奪去。」(彌2:9)

神的榮耀並安樂家就是指 神的聖潔與公義!這些不關心羊群的牧人並沒有在講台上指正罪惡,他們只會傳揚有關平安穩妥的景況。他們會對有關 神將施行審判的警告,大加譏誚。由於他們輕佻浮躁,心中充滿貪婪之道,他們就令婦女並青少年對聖潔 神失去敬畏之心!這些牧人比所有邪靈勢力更能阻撓人進天國。

有些傳道人只會貪婪作夢,擱下利劍(即真道),一面阿諛奉承人,一面又壓制別人;求 神憐憫他們。有些人會把教會建造在無辜婦孺的骸骨上!他們只會在講台上說到夢想與計劃,但卻沒有呼籲眾人要聖潔,與世隔離。今天,有些牧人會在主家裡將自己的夢想強加在別人身上,導至何等可怕的屬靈壓制。

我看見有一個年青人聽見傳揚真理與公義的證道後,就臉色發白,既憂愁,又生氣。他對我說:「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道?我上聖經學院,可是他們只教導有關成功致富的方法。我受騙了,很生氣!」

「論到我民走差路的先知 … 所以因你們的緣故,錫安必被耕種像一塊田,耶路撒冷必變為亂堆。」(彌3:5,12)

那些謀利的先知所說的話,非常耳熟能詳;他們充塞了現今的教會!彌迦這樣形容他們說:「給他們錢,凡事依從他們,他們就會對你說好話,祝福你,發豫言,說吉語!」「… 他們牙齒有所嚼的,他們就呼喊說,平安了。」(彌3:5)

然而,千萬不要中他們的詭計,不要買他們的東西,不要贊助他們;極其量,他們只可以咒詛你而已!「… 凡不供給他們吃的,他們就豫備攻擊他 …」(彌3:5):

有一名靈恩派的籌款人仕威嚇眾人,說凡不肯大量奉獻的,就會得癌症。請聽聽,有些牧者傳道會聲大如雷威脅欺哄說:「為著我的事工而奉獻給我的,神就會祝福你,醫治你,使你隨心所欲;否則,你將凡事一敗塗地!神會對你封閉天窗!我的事工若無法繼續下去,你就必須負責任。」這等威嚇,多麼利害!

他們會這樣掩飾自己貪婪之道,說:「主與我同在!」「…耶和華不是在我們中間麼? 」 (彌3:11)

神並沒有在他們當中,可是他們不會分辨。神宣告說,祂要將分辨敬虔的能力,並對祂同在的知覺,都一併除去,從而審判那些自我中心,貪心不足的行為與道理。「你們必遭遇黑夜,以致不見異象;又必遭遇幽暗,以致不能占卜;日頭必向你們沉落,白晝變為黑暗;先見必抱愧,占卜的必蒙羞 … 因為 神不應允他們。」(彌3:6,7)

彌迦清楚說明,他們的屬靈分辨能力失去了,得不到 神真正的話語,只會教導暗昧的道理,因為他們曲解真道!「… 在一切事上屈枉正直。」(彌3:9)

他們常常說:「耶和華如此說!」,「神對我說!」,又提及新的啟示!他們常常誇耀說:「神確實與我們同在!」,且著重數目、增長、豐功偉績,從而證明 神與他們同在;可是,先知卻稱之為黑暗、使 神蒙羞,恥辱!

這些牧人手上沾滿了血!在 神眼中,他們強行不義,罪有應得!「以人血建立錫安,以罪孽建造耶路撒冷。」(彌3:10) 意思就是,倘若一個牧人的道理或生命攔阻人進入基督的豐盛,他的手就沾滿了別人的血。牧人事奉,卻對情慾與罪惡死守不放,就是屈枉正義,因為不聖潔的事奉比一切都更會危害靈魂!他們會建大教會,承接服事眾人的事工,卻缺乏恩膏、神熾烈的靈火、並聖靈使人知罪的能力;他們只會傳揚有關平安穩妥的道!結果,悖逆的勸導只會奉承魔鬼,以惡為善!

主的牧人在審判將臨時,避諱真理,安撫人心,使靈魂永遠下地獄;有甚麼比這更強行不義?站在主的審判台前,將會有多少手上沾滿蒙蔽信徒鮮血的牧人?他們自己不肯進入主的聖潔與豐盛,也攔阻羊群進入。發出這些嚴詞的,並不是傳揚悲觀主義的先知,乃是 神自己;神說明了祂對百姓的看法!

我們都有許多口號。按照聖經真理的標語,像更新、復興、重建,比比皆是。我聽見有些近代的先知說:「教會從來沒有像現在一般滿有生氣,充滿讚美,團結合一。」然而,主說:「你們起來去吧;這不是你們安息之所。」(彌2:10)

希伯來原文的意思如下:「我的榮耀啊!起來,永遠離開吧!因為這並非你的安息之所;由於它沾染污穢,它正在曲身,要經歷生產之苦。」這並不是指着那真正的錫安來說的!務要遠離那被玷污的!可是,那些跳舞、讚美,還有那些歡天喜地,高聲鼓掌歌唱的群眾又怎麼樣?那些宏偉堂皇的教堂,並那些自稱為國中增長最快的超級教會又怎麼樣?還有那些研討會、大會、並莊嚴的聚會,它們又怎麼樣?

請細聽彌迦以下的豫言:「若有人心虛假,用謊言說,我要向你們豫言得清酒和濃酒,那人就必作這民的先知。」(彌2:11)

這百姓希望得著迎合人心的先知,從而迎合自己的邪情私慾。彌迦時代的清酒濃酒乃代表暫時的享樂,物質上的豐裕!他們傳揚申命記二十八章十一節所提及的福氣:「祂必使你 … 綽綽有餘。」然而,他們並沒有傳揚其餘的經文:「你若不聽從耶和華你 神的話,不謹守遵行祂的一切誡命律例 … 這以下的咒詛都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 … 耶和華必用癲狂、眼瞎、心驚攻擊你。」(申28:15,28)

耶利米說:「先知的話,必成為風,道也不在他們裡面。」(耶5:13) 對於先知虛謊的靈,耶利米無法瞭解。「我就說,唉,主耶和華啊,那些先知常對他們說,你們必不看見刀劍,也不遭遇飢荒;耶和華要在這地方賜你們長久的平安。耶和華對我說,那些先知託我的名說假豫言;我並沒有打發他們,沒有吩咐他們,也沒有對他們說話;他們向你們豫言的,乃是虛假的異象,和占卜,並虛無的事,以及本心的詭詐。」(耶14:13-14)

先知耶利米又說:「就是先知說假豫言,祭司藉他們把持權柄;我的百姓也喜愛這些事。…」(耶5:31)

如今,舉國上下所聽見的,並不是主的真道。只有少數人傳揚真理並悔改之道。一般的福音都輕輕率率,放縱情慾,嬌柔造作。他們的舞蹈並不是痛悔心靈對聖靈真正運行的自然反應,乃是高舉自我,充滿傲氣的舞蹈設計。你無法學習因聖靈有感而發的舞蹈;今天我所看見的,都一些著重血氣的表現。這些都是抬約櫃的新牛車 (即 神所厭棄,人為的新方法) ,無法到達錫安。
如今,我到處觀察,就聽見聖靈對我說:「這並不是!不是你的安息,都注定淪亡!這是娛樂節目,人的掌聲,只著重自我、驕傲、雄心、並物質主義!神已經離之而去了。」

彌迦給了我們舊約聖經中最榮耀的豫言之一。他豫言有關有一批跟隨主到新草場去的百姓。「雅各家啊,我必要聚集你們,必要招聚以色列剩下的人,安置在一處 … 又如草場上的羊群;因為人數眾多,就必大大喧嘩。開路的在他們前面上去;他們直闖過城門,從城門出去;他們的王在他們前面行,耶和華引導他們。」(彌2:12-13)

彌迦看見 神有一批得蒙釋放的百姓,他們萬眾一心。他們蒙聖靈引領,成為了離道反教的教會所排斥的人。「耶和華說,到那日我必聚集瘸腿的,招聚被趕出的,和我所懲治的;我必使瘸腿的為餘剩之民,使趕到遠方的為強盛之民;耶和華在錫安山作王治理他們,從今直到永遠。」(彌4:6-7)

這批聖潔餘民包括一些怎麼樣的人?他們既不是那些心高氣傲,自我中心的事工,也不是一些言行幽雅,受人讚賞的著名人仕。不!他們乃受過考驗,經過火煉的一些信徒;他們包括一些不為人知曉,被各宗派所排斥的人。比起那些有勢力有組織的教會,他們會被人看為瘸腿之民。他們且會直言反對 神家裡那些敗壞之事。

神說:「我必召聚他們!」以人的努力來召聚 神的僕人,都是枉然的。神必須親自運行;使這些餘民合成一群,和睦共處,;他們會存著痛悔,與主合一的心志。神將他們領到一個羊圈,脫離淫亂的教會!據希臘文的舊約版本 (Septuagint) 說:「他們將從眾人當中大大躍進。」

傑羅米(Jerome)形容他們為「神那些心靈痛悔,超越屬世事物,嚮往天家的兒女。」這些人有屬天的心志,對輕浮並妥協之事,厭倦不已。這百姓渴慕 神家裡的聖潔。讓我告訴,甚至如此,有一批聖潔餘民正從眾人當中大大躍進。凡為 神家裡的罪惡敗壞而心靈破碎的 神僕使女,都能感受聖靈的躍進!他們即將出來,有所突破!

對於猶太人來說,「開路者」(或作突破者,”breaker-up”)乃是一個眾所周知的名稱,即彌賽亞的名號之一!特拉法博士(Dr. Driver) 說:「那些開路的在他們前頭邁進,衝破牢獄的門,領出被囚的,在康莊大道上凱旋前進;他們的君王 (即那坐在耶和華身旁的) 帥領這得勝的隊伍。他們一起勇往直前,闖過城門。」

得勝的突破就是主的復活!祂為自己擄掠了仇敵,從此就得著了一批聖潔餘民。

我們何等高傲!往往的結論就是靈命復興只會發生在自己的時代!餘民只會在末後存在!不!彼得曾經在五旬節挺身而起,宣告說:「根據約珥的豫言,在末後的日子 …」末後時期已將近兩千年了。

甚至在黑暗時代(dark ages),主也得著了一批靈裡復興的聖潔餘民。當教會變得腐敗殘酷時,聖潔的華登士 (the Waldenses) 宗族就使福音真光持續多年!還有莫拉維亞的信徒(the Moravians)、清教徒(the Puritans)、衛斯理會的信徒(the Wesleyans)、並弟兄會的信徒(the Brethren)。在每一段離道反教的時期,主都有一批有所突破的聖民!他們會跟隨主進入聖潔與信心的新領域!

如今,我們所看見的,正是餘民活石當中的頭塊石頭(完成建造靈宮以前最後蓋上的一塊石頭),即最後的一批餘民!我們的歷史觀都失去了,以為 神只為我們的時代而存在,祂的應許與作為也都單是為着我們而已!然而,假如沒有那些開路的前人,我們就不是一群完整的餘民。他們並沒有完成一切,因為他們必須等待主建成祂的家。「… 叫他們若不與我們同得,就不能完全。」(來11:40)

你願意有所突破,超越且脫離這離道反教的情況,與主「從城門出去」嗎?倘若聖靈要你脫離你的宗派系統,你會怎麼樣?你是否準備好要有所突破,無論羔羊往那裡去,你都會跟隨嗎?「所以耶穌,要用自己的血叫百姓成聖,也就在城門外受苦。這樣我們也當出到營外就了祂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我們在這裡本沒有常存的城,乃是尋求那將來的城。」(來13:12-14)

你正在尋找的,是個地上的國度,即地上的錫安,還是一個屬天的國度?「你們乃是來到錫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裡有千萬的天使,有名錄在天上諸長子之會所共聚的總會,有審判眾人的 神,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並新約的中保耶穌,以及所灑的血;這血所說的比亞伯的血所說的更美。」(來12:22-24) 「所以我們既得了不能震動的國,就當感恩,照 神所喜悅的,用虔誠敬畏的心事奉神。因為我們的 神乃是烈火。」(來12:28-29)

甚至如今,凡是可震動的,祂必震動。以賽亞的警告已經近在門口。神離棄了離道反教的淫亂教會,任憑它荒廢。「耶路撒冷的居民,和猶大人哪,請你們現今在我與我的葡萄園中,斷定是非。我為我的葡萄園所作之外,還有甚麼可作的呢?我指望結好葡萄,怎麼倒結了野葡萄呢?現在我告訴你們,我要向我葡萄園怎樣行;我必撤去籬笆,使它被吞滅,坼毀牆垣,使它被踐踏;我必使它荒廢,不再修理,不再鋤刨;荊棘蒺藜倒要生長;我也命雲不降雨在其上。」(賽5:3-6)

我相信 神對彌迦所說的話都是千真萬確的。那淫亂屬地的錫安必要荒廢,被耕種像一塊田,變為亂堆。然後,屬天的錫安才會在營外興起!錫安乃一批蒙血洗淨成聖,與世隔離的百姓;他們為全地那些可憎之事而悲歎痛哭。神稱這百姓為新耶路撒冷,即在上的耶路撒冷。從這聖潔的耶路撒冷出來的,乃是一批分別為聖的子民;他們將傳揚真道。「末後的日子,耶和華殿的山必堅立,超乎諸山,高舉過於萬嶺;萬民都要流歸這山。必有許多國的民前往,說,來吧,我們登耶和華的山,雅各 神的殿,主必將祂的道教訓我們,我們也要行祂的路;因為訓誨必出於錫安,耶和華的言語,必出於耶路撒冷。」(彌4:1-2)

你感受到聖潔錫安的生產之苦嗎?那「開路的」已經到巴比倫領出祂的百姓。「錫安的民哪,你要疼痛劬勞彷彿產難的婦人;因為你必從這城裡出來,住在田野,到巴比倫去;在那裡要蒙解救,在那裡耶和華必救贖你脫離仇敵的手。」(彌4:10)

最後,我們必須脫離那淫亂的系統;無論羔羊領我們往那裡去,我們都要跟隨。我們萬萬不可在別的營定居下來。這些蒙救贖的百姓在信仰道理上,並沒有別的營,因為他們(即新婦)只跟隨那開路的,到祂(即新郎)的洞房去。這批分別為聖的子民並不跟隨一些著名的教師或傳道,因為他們只定睛在主身上。他們活在世上,卻不再屬於它了。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