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 | World Challenge

聖地

David WilkersonOctober 1, 1983

除非神使一個人站在聖地上,否則,祂無法使用他。聖潔的神必須在聖地上得着一個聖潔的人。

聖地並不是指一個實際的地方,乃是一個屬靈狀況。當神吩咐摩西因他站在聖地,他要脫下鞋子,祂並不是指那兩呎乘四呎的土地。祂乃是指一個屬靈光景。

神從那燃燒的荊棘呼召摩西,吩咐他說:「當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出3:5)

該地是聖潔的!那是甚麼地方?就是摩西終於來到的屬靈地步。摩西在他的靈命長進上來到了一個地步,以致神可以對他說話了。當時,他已經到了一個可以領受,願意聽從的地步。他已經成熟,可以與聖潔的神相交了。

請不要以為站在聖地上的,只是摩西一人;縱然全以色列已經絕望了,他們也是站在聖地上的。我從來不相信,神為要讓摩西漸漸成熟,成為一位滿有恩慈的領袖,就使整個民族受人奴役。神絕不偏待人。原來,在那四十年的試煉期間,神乃是裝備以色列和摩西。神以慈愛的審判,把以色列民趕回聖地,以致他們再次對神又飢又渴。

神在山上把摩西所有權利剝奪淨盡(那正是脫下鞋子的意思);同時,神更在埃及把以色列民人性的力量剝奪淨盡。摩西沒有權利,而以色列則缺乏力量。除非這樣,否則,神無法因他們的緣故而證明祂是大能的。那時,那偉大「自有永有的真神」正要彰顯出來!

讓我起碼從三方面形容這屬靈光景。

摩西切實蒙神觸摸。神超自然地呼召他,向他啟示自己,且史無前例地引領他。他為人謙卑虔誠,為神的尊榮大有負擔。他既愛神,又為百姓的罪而憂傷。

縱然如此,摩西並不曉得自己懷裡長了大痲瘋。「耶和華又對他說,把手放在懷裡,他就把手放在懷裡,及至抽出來,不料,長了大痲瘋,有雪那樣白。」(出4:6)

何等駭人,把手放在懷裡,卻發現自己長了大痲瘋。我們的老我,除了疾病與死亡之外,一無所有。摩西豈能伸出一隻長了大痲瘋的手,而為百姓帶來釋放?絕不可能!

神是否要跟摩西玩魔術?不!祂沒有時間耍把戲。原來,神人必須學習一些大能的功課。神藉此對他說:「當你的「己」掌控一切,你就會傷害別人,令我的工作蒙羞。當你以令人讚歎滿有血氣的方法來做事,你所傳遞的,就是死亡,而不是生命。

我無法使用那來自埃及的老性情,它總是像大痲瘋一樣,一定要改變。神一定要得着一個新人,讓他經歷那「自有永有的真神」的榮耀與大能!

神吩咐摩西把那長了大痳瘋的手放回懷裡。「他就再把手放在懷裡,及至從懷裡抽出來,不料,手已經復原,與周身的肉一樣。」(出4:7)

摩西可以在全以色列民面前重複這樣做。神的百姓就會親眼看見,神的僕人不僅蒙膏抹,他也有可能極其邪惡。他們不要注目在摩西身上,反倒要仰望那偉大「自有永有的真神」。當天,有沒有任何以色列人膽敢把自己的手放在懷裡?難道他們不怕自己有大痲瘋潛伏在身嗎?那時,醜陃敗壞的肉體,都顯露無遺了。

把手伸出來乃代表事奉。神要藉此開紅海,叫火從天而降,施行神蹟。今天,我們當中誰敢把長了大痲瘋的手伸出來?誰試圖懷裡帶着尚未顯露的大痲瘋,而做神的工?

罪性總是存在,潛伏在老我裡面。神希望將之向我們的靈眼顯露出來。它不僅在我們裡面「毫無益處」,更是像大痲瘋一樣!它就是我們那與聖靈為敵,必須在十字架前治死的劣根性。

神要把許多奉祂名而作的工拒絕掉,因為它們帶有「大痲瘋」,以致祂心中何等憂傷。人的「大痲瘋」有種種原因,包括自我、人的成功、爭兢、並自己的動機。

無論一個「有大痲瘋」的工人做甚麼,他的「大痲瘋」都會累及他的事工。他也許為神創辦既偉大又令人讚嘆的事工。人們也許會因他的豐功偉績而讚賞他。然而,事實是無法掩飾的。大痳瘋的病毒若存在,就會不斷蔓延,以致危害一切。

「大痳瘋」究竟是指甚麼?就是隱而未見尚未揭發仍然存在的罪惡!神人來到聖地時,有甚麼事情會發生?神把他裡面的靈魂顯露出來!他深深隱藏的罪都蒙神光照。你手上明明長了大痲瘋,就無法遁形。你無法告訴別人,你為神做事;你不能誇耀自己的事奉。你因自己的肉體被顯露出來,而自慚形穢。對於肉體犯罪的潛勢力,你決不會輕看。

為着神剎那間使人成聖的觸摸,我們感謝神!在那潔淨人心的時刻,憑着信心,老我的肉體就除去了,人手所做的事工也蒙煉淨了。我們就得到主健全的肉,復原了。

神把摩西剝奪淨盡。他曾經在埃及的政府裡聲名大噪,受人敬重。與他來往的,都是當時一些財雄勢大的達官貴人。權威人士更對他言聽計從。

然而,除非神把他的聲望與知名度都一概奪去,否則,祂無法使用他;那時,還有誰知道摩西呢?他已經消聲匿跡寂寂無聞了。他無法發揮自己的幹勁,也沒有人聽從他。對於一個遠離人煙的牧人,還有甚麼世界元首會聽從他呢?他已經是一個過氣老倌了。

然而,神一把摩西剝奪淨盡,就是當那曾一度自我宣揚的人變得聲威盡失時,他就來到聖地了!

神為要向摩西發出又新又榮耀的啟示,在荊棘叢中等候了多久?神一直等到摩西對自己的名譽地位毫不計較。他放棄了自己所有的名望,卻得着了神的啟示。

主耶穌也曾經站在聖地上。聖經說:「(祂)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 …」(腓2:7)

有一位偉大神人曾經這樣寫:「一個切實傳揚真道的神人終於會對自己的知名度毫不計較。他若傳揚基督,他的名聲就會日漸衰微,基督卻要興旺。真正的先知死的時候,都是寂寂無聞的。他們死後,才從神得着賞賜。」

這是我所相信的!如果我身為一個傳道人,名聞遐邇,我的講道就會有所缺乏;我的「己」太顯注了。主該興旺,而我則應消聲匿跡。我應該愈來愈鮮為人知,直到像保羅一樣,在晚年的時候,與神獨處。

最近,我寫信給英國管理京士頓基金 (Kingston Trust) 的一些弟兄們。這些敬虔的人奉獻自己一生來派發史東尼 (J.B. Stoney)、達祕 (Darby)、高達士 (Coates) 及其他虔誠英國神人的著作。這些已經息勞歸主的人大大激動我的靈魂。他們深深認識主,所以,我複印了他們的講章。當我向京士頓基金的弟兄們要他們的生平摘要時,他們以下的回應深深感動我。

「親愛的大衛,這些人多半都寂寂無聞地在自己的時代為主勞苦。他們不願意別人寫及他們,所以,我們沒有甚麼可以提供給你。他們只關心主的榮耀,對於自己的名譽,他們置之不顧。」

他們沒有照片,沒有簡介說明他們講道的方法或內容,也沒有剪報、宣傳、或著名人仕的推介。除了有關主耶穌的榮耀證道以外,他們並沒有留下自己的工作或名氣。很多時候,他們只以自己名字的首字母在講章上簽署。他們怕人的稱讚會奪去主的榮耀。難怪天為他們開啟!

史樸克 (T. Austin-Sparks)  甚至不希望自己書的封面上有甚麼顏色,免得讀者對他的信息有所分心;他希望以簡單的封面來包裝偉大的啟示。我無法找到這些虔誠人的照片。他們都存着信心離世,被當時的宗教組織所拒絕,鮮為人知。然而今天,他們的話語卻極其響亮。

今天,有多少佈道家甘願像保羅一樣,在事奉上被人停禁?他本來乃是為全世界眾教會而忙碌的一位牧者,在傳道教導方面結果纍纍,震撼列國。他到處旅行,培訓福音工人,憑着神的大能醫治眾人。接下來,他卻單獨一人,在黑暗的監獄裡消聲匿跡。

然而,我們為他的監禁而感謝神!因為從監獄出來的,卻是寫給基督身體的許多書信。他經歷了寂寂無聞的一段時期,卻帶給了我們榮耀的啟示。

讓我老實告訴你們,我相信有些著名的傳道人該當如何作。他們都當停下來一段時期,與神獨處,寂寂無聞,衰微了!他們當把所有的機器、照像機、公關宣傳活動都停下來。這些親愛的神人要獨自一人,遠離眾人的目光,親近神,得着有關基督新的啟示。這樣,他們就可以純淨地把那屬神的帶回來。

他們會失去甚麼?是人的靈魂嗎?一個神人還有甚麼比與神獨處,自己衰微,得着真啟示,更討神喜悅?神的國度並不取決於任何人或任何事工。對於神來說,贏得我的全人,比贏得全世界,更為重要。而且,一個不肯衰微的人,實在無法拯救世人。

但願我們都衰微,惟獨祂興旺!願神幫助我們回到這聖地。

「他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願暫時享受罪中之樂 … 就離開埃及。」(來11:25-27)

沒有甚麼比物質主義能更快削弱一個神人的能力與屬靈權柄。一個真僕人無法立定心意事奉神,同時又追求世上的事物。

物質主義所關乎的,並不是「物質」本身,乃是追求物質。物質就是那使人慾火攻心的燃料。

主站在我們面前,成為我們的借鑑,以致我們無法對祂閉目塞聽。祂透過福音向我們顯明,祂自甘貧窮,受盡藐視、指責、逼迫;甚至連枕頭之處都沒有。至於世上的事物,包括其中的產業、財富、歡樂、成功,祂從來沒有享受過。祂因每天的飲食而滿足;這也是祂要我們祈求的。

假如世上的事物有甚麼價值,祂一定會將之享用。祂之所以捨棄這些事物,乃是因為它們既沒有價值,也沒有好處。祂曉得世上的事物可以成為一個人愛好的對象,耗盡他的時間精力。祂知道物質會吸引靈魂遠離祂的愛。所以,主厭棄世上的事物。

主希望我們與這世界並其中的事物隔離,好讓我們可以在剎那間離開一切,與祂同在。很可惜,我們卻寧願得着舊約物質上的祝福,勝過主所應許的屬靈祝福!

神呼籲教會脫離這世界貪心不足的追求,因為衪曉得這些事物會帶來虛空與愁煩。何等可悲,有一天主會向我們顯明,我們所掙扎、祈求、且思慮的,都是一些可鄙的事物。

我們故作藉口說,主自甘貧窮,因為祂必須成就救贖大工。我們又不是救贖主,所以不該忍受同樣的生活方式。主誠然沒有期望我們像祂一樣生活;然而,祂輕看世上的事物,從而告訴我們,它們是不值得我們愛慕的。

主的福音把新的生活方式,向我們顯明,說我們可以像客旅一樣,謙卑地與主同行,對世界毫無眷戀。使徒們都像主一樣過生活,離世時,更是兩手空空,飽受逼迫與憂患。他們都在受苦受辱方面立下榜樣,好讓神的恩典與慈愛可以透過屬天的事物,彰顯出來。

保羅說:「直到如今,我們還是又飢又渴,又赤身露體,又挨打,又沒有一定的住處; … 被人咒駡,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被人毁謗,我們就善勸;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污穢,萬物中的渣滓。」(林前4:11-13)

為什麼神把世上的成功富貴賜給一些窮兇極惡的人?神甚至把名利富貴加在祂一些最可恥的敵人身上。那些不虔不義的人得着了世上最大部份的貨財。獨裁者們都富甲一方,錢財不知如何使用。你可以從神如何把財物白白的賜給那些淪亡的人,而知道神如何輕看這些世上的事物。今天,擁有世上最多財富的,乃是阿拉伯人;這些藐視神的人財源滾滾,用之不盡。

假如財產、金錢、成功在某方面會使人敬虔成聖,難道主會慷慨地將之賜給那些罪大惡極的人嗎?主和門徒們活在世上時,羅馬權貴的財富與奢華,處處可見。然而,這些 可棄絕的人所貪愛的,主卻全然拒絕,視之為網羅。祂既傳揚又教導說,這些事物會摧毀一個人的靈魂。祂高舉屬靈價值為卓越高超,勝過物質價值。主也曉得那些隨心所欲的人都是不得滿足,全然失望的。他們結果心裡空虛,不得滿足。祂更曉得,那些從物質事物得安全的人,實在愚昧。

我們說到聖經裡的列祖都很富有。有些敬虔的先祖都活到幾百歲,有時間享受地上的財富田產。然而,當代的繁華也導至了暴力並心中無神的態度,以致眾人都因洪水而消滅了。

一個人要站在聖地上就必須棄絕物質主義。我還沒有來到這個地步,然而,那是我的目標。我要在地上毫無地位,乃要付上所有時間精力來追求主,得着祂的啟示。這樣,我們也許可以像先賢一般說:「挪去全世界,賜我耶穌。」

神啊,求你把我們帶回聖地。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