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徒私下的爭戰 | World Challenge

聖徒私下的爭戰

David WilkersonOctober 15, 2007

根據啟示錄,撒但在末後將怒不可遏,「向餘民」大舉争戰。當然,這些餘民是指主的身體,包括「那守神誡命,為耶穌作見證的。」(啟12:17)

我們常常在主的教會裡談及屬靈爭戰。啟示錄將之形容為撒但在全地向主的身體發動攻勢。「又任牠與聖徒爭戰 …」(13:17)

主召募每一個信徒加入祂偉大的軍隊。撒但則透過邪靈攻擊這軍隊。地獄的權勢正全力攻擊神的聖潔餘民。據使徒保羅說,在每一陣線,「我們 … 卻不憑着血氣爭戰;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 …」(林後10:3-4)

請想及全球這些「戰場」:

  • 在回教國家所發生的靈戰乃關乎邪靈要摧毁主的見證。

  • 歐洲教會所受到的攻擊,乃是一場世俗之戰。那些國家紛紛愈來愈世俗化。

  • 在瑞典所發生的爭戰乃關乎不信的心態。根據問卷調查,只有20%的瑞典人相信 神。

  • 英國的靈戰乃關乎離道反教的情形。該國曾經是世界之光,把宣教士差派到全地。如今,那裡的教會,許多卻速速關門了。

  • 在美國,撒但不斷以情慾橫流並崇尚物質的潮流,攻擊教會。牠的詭計就是使人貪愛錢財,縱情享受。

如今,撒但散佈全地的黑暗權勢,正在沾沾自喜。牠們深信自己强而有力,勢不可擋。這些邪靈勢力已經滲透了人的權力範圍,包括媒介、政治界、並最高法院。牠們的勢力甚至普及一些與罪妥協的宗派,以致他們的領袖強烈地推動同性婚姻,並按立同性戀的神職人仕。

這些邪靈勢力都大有企圖。牠們把年輕的學童洗腦,說同性戀是「正當」的。牠們試圖敗壞道德價值觀,打倒福音的拯救大能。牠們的權勢已在華府(Washing D.C.)風起雲湧;愈來愈多被選出的領袖都贊成同性婚姻合法化。

如今,這些不虔不義的屬靈權勢彷彿滲透了每一個機關與機構。你切實可以聽見牠們揚揚得意地說:「我們當權了,要贏得這場爭戰。」牠們看來節節勝利。

然而,我們曉得這場爭戰的結局:主在十字架上得勝了。保羅說:「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林後10:4-5)

地上每一個信徒都私下面對自己的爭戰。聖經這樣宣告:「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 爭戰有時,和好有時。」(傳3:1,8)

如今,你也許正享受一段平安的時光。我為你生命中這喜樂盈盈的時期而感謝神。我盼望大多數的讀者都享受安息喜樂的時光。

然而,爭戰的時期總會臨到。而這場爭戰與主全地的身體無關,乃是私下的。這是你個人的爭戰與掙扎。

這些肉體上的爭戰(我稱之為「靈魂之戰」)所帶給你的重擔,是沒有人能分擔的。連你的配偶或摯友都無法幫你分擔。對於你的爭戰,他們簡直無法理解。

這種私下的爭戰會令人心力交瘁。而這些都是孤單的爭戰,是主和你之間的事。

師母稱她私下的爭戰為「默默無聲的爭戰」。我見她面露痛苦,便對她說:「嬌文,請把你的感受告訴我。」我希望幫助她,鼓勵她,為她禱告。但她回答說:「我深深痛苦,無法解釋。惟有神曉得。」

我兒格力由於意外受傷,經歷了兩年半無法想像的痛楚。連最强的止痛藥都無濟於事。他私下的爭戰,簡直是無法言諭。

家裡的人,包括妻子與父母,都束手無策。我說:「兒啊,我只能想像你的感受。」他便說:「爸,不,你無法想像,簡直不曉得。」

他深受痛楚,無法言諭。有一次,他對我說:「我再不求問神為什麼。我只希望有一小時免受痛楚。我的爭戰就是,稍微得到一點紓解。」這場爭戰,是他單獨面對的。

蒙愛的信徒,這些都是血跡斑斑的戰場。當我們爭戰時,一點舞蹈、歡呼、喜笑都沒有。

我也經歷過這種爭戰。我的小女兒邦妮曾經患了癌症,我們兩夫婦便與陰府的權勢短兵相接。醫生把邦妮關在隔離室裡,給她的身體放射治療。當時,她既不能吃,又不能接受探訪。

師母在外面的走廊,彷彿到了窮途末路。她一面哀哭,一面以掌頭打牆,喊着說:「神啊,為什麼?」這是過於我所能忍受的。

我也因女兒所受的煎熬而悲痛不已,力不可支。我開車到郊外,一面走路,一面向 神尖叫說:「神啊,先是嬌文要與癌症搏鬥;繼而,大女兒德比也是這樣。現在,邦妮又患了癌症。請問,我做了什麼?我怎麼樣得罪你,以致招來這些患難?」

在那黑暗的時刻,地上沒有任何人能幫助我。牧師或主內的輔導都無法開解我。成千的聖徒可以支持我,勉勵說:「大衛,你會渡過難關的。不要哀哭,不要向神尖叫。只要相信。」

然而,這些話都無法摸著我。當時深深感受的憂傷痛苦,我無法向任何人解釋。我所需要的,是超自然的;惟有神才能提供。我需要天父慈愛的話。除了聖靈的幫助以外,我必須不靠別的,而打贏這場仗。

神果然臨到。聖靈微聲說:「你的女兒有兩個父親。請問,現在,哪一個能在那房間裡抱她?」我回答說:「主啊,你能。」

主彷彿對我說:「你已經把自己的家人放在我手中。儘管哭,發洩一下吧。你的感受,我全然曉得。現在,務要相信,我是你女兒、你、並你家人的父神。」

在那迫切哀哭的時刻,主進入了邦妮的隔離室,整整抱了她三天。讚美神,她得醫治了。

信徒往往都以為爭戰時,自己該咬緊牙關。我們對別人說:「一切都很好。」其實不是。神不希望我們假裝剛强。祂既曉得我們的遭遇,也曉得只有祂才能分擔。

使徒彼得這樣寫:「你們這因信蒙 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著所預備,到末世要顯現的救恩。因此你們是大有喜樂,但如今,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彼前1:5-6)

這裡的憂愁,希臘文意味情緒低落。你若問任何虔誠的聖徒有關他私下的爭戰,他多半會提及彼得所形容的苦情。

凡與主親密同行的,都經歷過心情沉重的時期。歷代以來,神所寶貴的,都屢屢經歷一些既漫長,又困難的日子。日復一日,他們一覺醒來,就接到噩訊,要面對另一場爭戰。他們遭受種種困難,包括家庭、健康、財政、兒孫、親人方面。

連那信心剛强的大衛王也見證說:「我的心因愁苦而消化 …」(詩119:28) 這是那合 神心意的人直言無隱的話。大衛簡單地說:「我疲憊不堪,因這些重擔而心力交瘁。我的生命全然痛苦。」

縱然有這些遭遇,彼得說,我們該「有說不出來,滿有榮光的大喜樂。」(彼前1:8) 為什麼? 根據聖經,最嚴峻的試煉必臨到虔誠的人。

有一位傳道人因兒子被控雙重謀殺,而大大憂傷。說到暫時憂愁,這位牧師連連過着痛苦的日子。在談話中,他向我提及另一件家庭慘劇,令我心碎。

我以這經文安慰提醒他:「義人多有苦難。」而試煉的結果就是更大的信心。

他回答說:「大衛弟兄,我還沒有到這地步。我的痛苦極深,難以承擔。現在,我的聚焦,就是兒子的痛苦。」

有關因親愛的人而暫時憂愁,我曉得這是什麼一回事。我可以與教會裡的教牧同工一起坐在那裡,聽到他們滿有盼望鼓舞的信息,呼籲人要有信心。可是當時,重擔卻壓在心頭,令我既痛苦,又心碎。

會眾高唱「擺脫那些沉重的捆綁,卸下你的重擔。」可是,當你深深憂傷,心情沉重時,一首歌、一篇道、一堂聖靈充滿的聚會,還是不夠的。無論証道何等大能,敬拜何等滿有榮光,聚會過後,我還是不得鼓舞,憂傷受壓。

當你心情沉重時,聚會、信息、輔導都不能把你從這心境裡提拔出來。這是你私下的一場仗;你必需爭戰到底,以致得勝。別人的禱告會有幫助;是的,所有屬靈的事情都會有幫助。但神希望你自己得勝。

有一本很著名的書是多年前寫成的;其內容是有關一位虔誠聖徒私下的爭戰。我最近讀了幾章。

作者為人正直,慈善為懷,大大受人敬重。多年來,他都忠心服事主。他既是一位禱告勇士,又是一位敬拜者。他品格高尚,誠實可靠,愛慕真道。連他的敵人都公認他為人公義。

可是有一天,他跌倒了。一天晚上,他情慾衝動,和一位婦人通姦,珠胎暗結。他慌忙掩飾自己的罪過,借刀殺人,害死了婦人的丈夫。

後來,他被揭露了。他在兩章書裡特特生動地形容了他私下的爭戰。他患了病。朋友都離棄他,兒子又叛變。他落在神管教的杖之下,無法忍受重壓,便發出呼求。

他因自己有辱 神名,而慚愧不已。他心中的罪咎實在難以承擔。他滿心憂傷,滿面淚容,高聲哀哭說:「我既愚昧,又假冒為善,豈能得赦免?」

他心靈痛苦,終日悲哀。他常常不安,無法入睡。他深陷沮喪的心境裡,以為自己已被神離棄。

而且,他渾身疼痛,骨頭與背部都感到痛楚。後來,他感到身體每一部份都飽受折磨。他當時這樣寫:「我終日哀哼。」

他私下的爭戰變得愈來愈力不能勝,他便感到自己全然被棄。他日復一日都呼求說:「神啊,你為什麼離棄我?我因自己的罪而力不可支。」

你現在多半曉得,這耳熟能詳的故事乃出自聖經。這跌倒的虔誠人原來就是大衛王。你可以從詩篇三十八篇並六十九篇讀到他的表白。

我提起了大衛的例子,因為這樣私下的爭戰,是今天許多信徒所面對的。我是指那些跌倒犯罪的信徒。大衛的爭戰並不是由於他疲乏或心情沉重。這乃是由於仇敵向他全面攻擊。

根據保羅,情慾的靈已經臨到全地。地獄深淵向神最聖潔的百姓大舉誘惑。因此,我們千萬不要以為,虔誠公義的子民會免受引誘,而不落在肉體情慾的圈套裡。

許多信徒都相信,自己若忠心讀經禱告,就會免受試探。然而,大衛確是一位合神心意的代禱者;沒有人比他更愛神。聖潔的大衛嚴峻地蒙受試探,向自己的情慾屈服了。

你要明白,最虔誠的聖徒乃是這種爭戰的主要對象。雅各警告忠心的信徒說:「你們中間的爭戰鬥毆是從那裡來的呢?不是從你們百體中戰鬥之私慾來的麼?」(雅4:1)

這些私下的「情慾爭戰」並肉體上的掙扎,並不只限於單身的人。已婚的男女,就是那些敬虔、忠心、恆心禱告的信徒,也無一幸免。保羅警告每一個跟隨主的人說:「所以自己

以為站得穩的,需要謹慎,免得跌倒。」(林前10:12) 主同樣警告門徒說:「 … 禱告,免得入了迷惑。」(路22:46)

我切切關心那些像大衛一般,被情慾所勝的人。也許這正是你的寫照。你也許正面對這樣可怕的爭戰。正如大衛一般,你曉得其後果。日復一日,你都面對罪咎、恐懼、與困惑。然而,讓我提醒你,你正在爭戰中;而我們曉得,誰是得勝的。

我們該如何打那美好的仗?大衛這樣寫:「教導我的手能以爭戰 …」(詩18:34) 我們並沒有什麼方法或戰畧,足以抵擋撒但的詭計。然而,天父奇妙動工,在我們的生命裡行奇事。我們可以透過大衛的例証,學習有關聖靈如何工作:

1. 首先,大衛呼求神。

「神啊,求你快快搭救我。我快要跌倒了。求你速速拯救我,叫我能脫離困境。你的道應許過,你必拯救我。請你現在就動工。」(參看詩70)

請問,你何常以同樣的禱告呼求神?「主啊,還有多久你才會救我脫離困境?求你馬上動工。這件事已經躭延太久了。你的道所應許的那條出路究竟在哪兒?」

事實上,我們全都希望脫離爭戰。我們對爭戰掙扎感到厭倦。我們都這樣想:「我已經爭戰很久了。我已經筋疲力盡,幾乎跌倒了。」連主也在十字架上說:「父啊,你為什麼離棄我?」

但神並不會叫信徒離開戰場。為什麼?首先,我們既是主軍隊中的兵丁,祂要透過爭戰使我們更加剛强,教導我們更有智慧。

第二,祂需要我們爭戰。你要明白,你正處於戰場當中,周遭的人都需要你的榜樣。如果神把你撤離,你許多的親戚朋友就沒有機會看見你爭戰。於是,他們有可能因受苦而離棄神。

你明白嗎?神要透過而驅逐仇敵。祂要教導如何爭戰。你是祂的戰士,祂要透過你而工作。祂要使用你的榜樣,使輭弱的弟兄更加剛强。

2. 大衛這樣立定心志:「或生或死,我都在這場爭戰中尊神為大。」

虔誠的大衛基本上說:「我求 神快快把我撤離戰場。然而,我要在這場爭戰中榮耀神,直到祂搭救我。無論我的遭遇如何,我都要讚美祂。」

請想及大衛的這些詩篇:「… 當尊神為大。」(詩70:4) 「你們和我當稱耶和華為大 …」(詩34:3) 「願一切尋求你的 … 說,當尊耶和華為大。」(40:16)

這也該是我們的呼求。正如大衛一般,我們要立定心志,在自己的爭戰中尊主為大。這並不是指我們要强顏歡笑。反之,我們要默默無聲地敬拜神;我們要安靜地在自己的爭戰中時時刻刻榮耀祂。就是說,我們要在自己的狂風暴浪中站立得穩,堅心宣告:「主啊,我信!」

3. 大衛因神的憐憫,而全然倚靠祂。

請思考大衛這不可置信的見証:「我正說我失了腳,耶和華啊,那時你的慈愛扶助我。」(詩94:18) 這是大衛所學會的:「神絕不會讓我被患難所勝。憑著祂的恩典,我不會被自己的困境所難倒。」

以下是大衛所得的啟示,有關 神的憐憫並温柔慈愛。我們每逢與自己的情慾爭戰時,神總以温柔憐憫待那些心中痛悔的人。大衛這樣寫:「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祂不長久責備,也不永遠懷怒。祂沒有按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天離地何等的高,祂的慈愛向敬畏祂的人,也是何等的大。東離西有多遠,祂叫我們的過犯,離我們多遠。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祂的人。因為祂知道我們的本體,思念我們不過是塵土。」(詩103:8-14)

親愛的聖徒啊,你會使這成為你自己的見証嗎?你能看着自己的憂患、逆境、焦慮、試探,而憑信心這樣說嗎?「憑着神的恩典,我不會沉下去。我不會被這些事情所勝。」祂必回答說:「…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 …」(林後12:9)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