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賽 | World Challenge

致命賽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5, 1982

「我們就當 … 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來12:1) 這裡的「奔」 (“race”) 乃意味一場賽跑。作者更把 神的子民比作一些為要得獎賞的長途競賽者。這獎賞就是得著榮耀的啟示,以致認識基督。

然而,我們卻把奔走永恆天路這件事玷污了,且以卑劣屬肉體的獎賞,取代了那永恆的獎賞。如今,這場競賽變得愈來愈激烈,可是,神的百姓卻彼此爭競。現在的獎賞就是成功、富貴、並人家的鼓掌與讚賞。由於所有的競賽者都自稱是奉主名而參賽的,主就只不過是一位贊助者而已。許多競賽者身上的運動衣都寫着「我是第一名」。其他人的衣服則有這幾個大字「我絕不肯輸」。這已經成為了一場致命賽。

從前,信徒奔跑天路,並不是為着急功近利,飛黃騰達,或貪得無厭的追求,乃是為要自己變得謙虛卑微。神曾經引領那些奔走天路的人,讓他們經歷逼迫、貧窮、財物上的損失、艱難、並殉道。其中有些人身披羊皮、受折磨、被鋸死;還有其他的,則遭毒打,傷痕累累。他們在奔跑的途中,受到阻撓,被焚燒;其他人則被下在監獄和骯髒的地庫裡。有些人眼睛被剜,其他人則只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兒女受折磨。請問,為什麼這些筋疲力盡的競賽者要經歷這等困苦?他們何不中途而廢?答案就是,因為對於他們來說,那獎賞是值得的。他們除了主以外,一無所愛!他們像保羅一樣,把世上萬事,看作糞土。他們不愛惜自己的生命,只愛基督。他們乃是地上的客旅,全力直奔 神所經營所建造的那座城。你若把屬肉體的獎賞將之取代,他們就會笑着說:「儘管把世界全然挪去吧,我只要得着耶穌。」

請把這等競賽,與今天 神家裡的情況,比較一下。昨天,我聽說有一位著名的佈道家令其他電視傳道生氣,因為他向電視台出高價,買下了別人的黄金時間。另一個傳道則誇口說,他要比任何現代的傳道更多上電視。

牧者與傳道都彼此爭競,要建蓋一些最大,最獨特的教堂和總部。有一位傳道人朋友很認真地向我傾吐心聲說:「某某牧師正在建一家119,000平方呎的教堂。所以,我請自己的建築師重劃藍圖,把我們的新堂擴大到121,000平方呎。我希望擁有本州最大的教堂。」

如今,那許許多多追求物質的信徒又怎麼樣?他們希望什麼都要兩個;什麼東西,他們都要有一個後備。彷彿我們試圖把奔走天路,變成一場得大獎的馬拉松競賽。

神親愛的兒女啊,奔走天路並不是某種永恆的大賞,為財富、健康、與成功,而競爭。倘若我們信心的獎賞,亞於主崇高聖召的賞賜,那獎賞就不值得了。神有些兒女,除了要更多得着主以外,什麼都不要;惟有這種人才得著獎賞。他會把今世的事物,都看為毫無價值,將之撇在十字架下,好讓自己或許贏得救主的喜樂平安。

一位信徒若能把世上所有物質方面的競爭,都一概放棄,離棄眾人那瘋狂的追求,他就能發現何謂全然滿足。

那放棄屬肉體競爭的信徒,可以對其他參賽的人說:「你們把獎品拿去,將之平分吧;我不再為此奔跑了。」他可以對別人說:「你儘管雄心萬丈吧!」,又對別人說:「你儘管受人鼓掌吧!」他更可以對另一個人說:「你儘管得財富,享物質吧!」對於為世上的獎賞而你爭我奪,他一概放棄,好讓他能孤單地奔走天路,為要得着那另類的獎賞,即 神在基督裡的榮耀。

然而今天,信徒棄絕那致命賽,而不甘受損,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許多人正為那屬肉體的競賽,而疲於奔命,而絕少人肯為那永恆的價值而奔跑。

歷代以來,惟有那些學會棄絕世界,並其中一切的,才能找到真正的快樂。有一位偉大神人說:「直到我不再自圖偉大,我才知道什麼是快樂。」

我們若不再因世界的雄心而掙扎,自甘卑微,就會有所突破,進入平安喜樂的新境界。

約175年前,那被人稱為「常常禱告的培遜」(“praying Payson”) 的愛德華‧培遜博士 (Dr. Edward Payson) 曾經在坡特蘭市(Portland)牧會。1806年,美國宣告獨立後幾年,就經歷了一次嚴重的經濟大蕭條,即本國獨立後最困難的一段時期。培遜博士生動地記載了當地的慘況。

他這樣寫:「經濟不景氣,許多公司都倒弊了。數以百計的海員和市民都失業,一貧如洗。我為自己可憐的國家而戰慄,恐怕我們的罪已經招來審判。我們若能避免一場內戰,就好了。我們許多年輕初信的人都失去一切,家徒四壁,但看見他們縱然如此,卻喜樂安寧,我就心懷大慰。其他人心中無 神,就失去盼望,不斷擔憂;可見,哀莫大於心死 …」

培遜博士並他那些對主忠心的會眾,在物質方面都損失慘重。當時,培遜博士本人生活非常困難。1807年12月28日,他寫信給母親說:「情況每況愈下。許多富商都變得貧窮。許多公司天天倒弊,以致我們面臨整體性的經濟崩潰。為窮人而設的收容所都已經滿了,數以百計的人還是沒有得着供應。許多曾經因富貴而著迷的,如今,卻必須在日用飲食方面,倚靠別人。這困境若繼續下去,90%的人都會各散東西。我自己僅僅夠吃夠住。

媽媽,你也許會為我憂傷,說:「可憐的愛德華!」但你從沒有可以像現在一樣,為我高興,且歡呼說:「富有的愛德華!」神是應當稱頌的,我信心的根基並沒有因困境而動搖。神保守我,叫我能安靜交託,甚至在困難中,仍然心中喜樂。我不是說自己並不感受痛苦,我有。我屬世的盼望都毁了。我的朋友即將流落街頭,許多人也許會捱饑抵餓。在這情形之下,一個人不可能不感受痛苦。至於世途險惡,其中的享樂只不過是短暫的,我以為自己早已曉得;但我從這些困難的時期,學會如何擺脫物質的東西,而追求 神的事。我所祈求的就是,神若為我預備了一些屬世的福氣,祂會樂意以恩典或屬靈的福份取而代之。」

愛德華‧培遜及他一團的信徒都放棄了那致命賽。他們可以欣然把自己所擁有的,都全然擺脫,因為他們活在世上,卻不屬於這世界。他們乃世界不配有的。

我們若可以在天堂只待幾分鐘,就絕不會為屬肉體的事物而奔波勞碌了。巴不得我們都能在 神的城裡走走,好讓我們能有以下的經歷:

  • 感受其中的平安、榮美、並屬天的榮華;
  • 聽聽天使天軍的詩班歌頌主的榮耀;
  • 與列祖、殉道者、眾使徒、及那些身穿白衣,從大災難出來的信徒彼此相交;
  • 探訪那些已經離世的親友,聽聽他們那些欣喜若狂的故事,有關永恆的福分;
  • 坐在那如同水晶的玻璃海旁,感受 神聖潔的光輝,因其燦爛的色彩、那些完美的樹木、奇花異草,而歎為觀止。
  • 最好的就是,能瞻仰 神那復活羔羊的面容;
  • 感受祂同在所發出的榮光、温暖、並安全感;
  • 最後,更仰望我們那亙古長存,全然聖潔的全能 神。

倘若如此,你還會回到地上,再次參加那致命賽嗎?絕對不會。你我都只會為主而活,棄絕世界、其中的享樂、並屬肉體之事。我們會為祂奔走天路,而再不會背道,靈裡冷淡,或心懷二意地服事主。

我們若可以在地獄裡甚至花幾分鐘,就會判若兩人。那經歷如下:

  • 落在那黑漆漆的火爐,並永遠的黑暗裡;
  • 忽然被丟進邪靈那拒絕 神的世界裡,那裡只有咒詛、憎恨、情慾、與敗壞;
  • 聽見因永被定罪而發出的唉哼;
  • 見證他們惶恐的心境,並咬牙切齒的苦況;
  • 與那些行惡的、强姦犯、殺人犯、世上的獨裁者與暴君、並那些把主釘十字架的人在一起;
  • 聽見無限絕望的呼聲,並被定罪後那些徒然的禱告;
  • 向公正的 神搖拳,咒詛自己的生日;
  • 感受到失喪的滋味,與神隔絕,失去真理、愛心、平安、並一切安慰;
  • 見證一些不可置信,比世上暴行的集大成更為可恥的景象;
  • 最可悲的就是,要面對那來自地獄的劊子手,即撒但;
  • 那撒謊之父會揑住你的喉嚨,逼你承認牠是萬有之主,那時,你會因被邪惡魔君所奴役,而驚惶失措;
  • 歷世歷代那些不虔不義的人因永遠被定罪,而發出可憐的呼聲說:「我們失喪了!失喪了!永遠失喪!被關在黑暗裡,永受刑罰!」當你走進地獄之門時,他們的聲音就會在你的耳中不斷迴響。

你若走過地獄後,回到地上,你豈能像從前一樣?你會再忽略 神的道、祂的家、並祂的慈愛嗎?你會繼續自己那些自私自利的追求,貪得無厭,聚斂金銀,且求 神多給嗎?我想不會。不,你我都會分秒必爭,為主而活。喔,我們都會禱告、服事、讀經、禁食、作見證、賙濟貧窮、不斷等候主回來,而不會只顧購物。

我曾經對會眾說:「不要只因為你害怕地獄,而到前面來接受主;你要單單憑着信心而來。」但我錯了,大錯特錯。使徒說:「我們既知道主是可畏的,所以勸人 …」那叫人悔改的,乃是那虔誠敬畏的心。

真的,地獄乃是為魔鬼並牠的天使而設的。信徒不配受恩,卻蒙恩得救;信靠主就是信徒的保障,這也是真的。而且,信徒不應對主在救贖並保守方面的大能,有所懷疑。

可是,這裡有一個很大的難題。被動的信心,即因情緒高低而飄忽不定,來去無蹤的信心,是不能救靈魂的。得救的信心,就是那出於為罪悲痛,心中棄絕罪孽並纏累人的罪惡,並天天全然順服基督的主權。惟有這種信心,才能保證我們能蒙恩典。

由於 神的幫助,我徹底離棄了那屬肉體的致命賽,並屬世的心志!我已經放棄與人爭競!我再不會因血氣的動機、高舉自我、或討人喜歡,而疲於奔命。

我希望自己不僅擺脫對東西、房子、汽車、土地、財產的眷戀。我希望得着能力和恩典,來禁制自己的慾望,把所有東西都擱置一旁,把自己所不需要的都賣掉,不再建蓋,或購買一些不需要的東西,而仰望基督,注目永恆,以致自己不再被世上的東西所吸引,不被物質主義所奴役。

蒙愛的信徒,你若因這篇道,而感到很不自在、生氣、甚至稍覺煩惱,也許你該像我一樣。務要與 神獨處,日復一日,求聖靈鑒察你的靈。你要誠實地面對 神,求祂顯露你裡面的罪。你要渴慕 神,因聖靈的光照,而自己知罪。這樣,你很快就會像我一樣,發現自己浪費了多少時間,因愚昧的情慾和慾望,靈裡停滯不前。你更會俯伏在聖潔的 神面前,承認自己心中冷淡空虛。

你若誠心這樣做,你會因 神令你良心受責,激動你朝另一個方向奔走,而感激祂。你會為這樣的一篇道而感謝 神。

神的聖民啊,主的號角即將大響。祂必駕着榮耀的雲彩而來,把祂的新婦接去。這新婦既沒有污點,也沒有皺紋,已蒙 神潔淨,以致脫離貪婪、驕傲、並屬世的雄心。我們在地上度過最後的時刻時,會不會把金錢存在那些有洞的錢袋裡?

不!我只是一個寄居的客旅而已,再不希望在地上生根,以致被纏累。為着 神所賜的恩惠,即我的家庭、房子、交通工具,我感謝 神;但如今,我天天豫備自己的心,好脫離一切,投進救主的懷抱!我並不希望自己成為一個激進分子,許願自甘貧窮,或忽略自己的家庭和他們的前途。我只希望脫離一切貪婪的心態。

你希望放棄疲於奔命並徒然打空氣的生活嗎?那麼,你就要放棄那致命賽。你要立定心志,前所未有地尋求主。

你我都將要改變!你準備好了沒有?

愛德華說:「我所祈求的就是,神若為我預備了一些屬世的福氣,祂會樂意以恩典或屬靈的福份取而代之。」

瑞士的改革者烏瑞克‧史永理(Ulrich Zwingli)留給我們一些很好的忠告,說到有關如何判斷道理並教導。雖然這是他450年前所寫的,他的訓誨乃是今天我們切切所需的。我附上這信息,因為我感到現在,每一位信徒都必須把所有教導與證道,都一一測驗。神的道十分可靠,能保守我們,免得我們因謬誤並假的教導,而受害。

他說:「我們若尋求聖靈的旨意,就不會誤入歧途。不然,我們若花精力以聖經來支持自己的看法,甚至自己的愚見,我們就會不斷犯錯。神的旨意就是,惟有祂是我們的教師。我們該從祂,而不從人,領受教導。我們不要判斷聖經並屬 神的真理,乃要讓 神藉此在我們身上工作;因為惟有靠着 神,我們才能領受真理。

聖經的源頭,乃是 神,而不是人。那麼,人豈能將之判斷呢?請看看彼得後書第一章。

你也許會問,至於他是否蒙 神光照,有誰可以說呢?那光照教師的 神,必賜你能力,好讓你能辨別教導是否合乎真道。你也許會說:「我一貫都不這樣做。」倘若如此,你務要聽從,免得你就如主在以賽亞書所說的,「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

神的道教導其中的真理。我們不敢塑造 神。誰曾把 神的心意告訴你,以致 神沒有說的,你都宣告出來;你且撒謊說,這是你從 神得着的。你甚至會教導 神,強迫祂接受你的看法。

你如果要判斷任何一件事,就必須這樣想:我說話或聽別人的教導以前,我必須首先尋求聖靈的旨意。(詩篇85篇說:「我要聽 神耶和華所說的話 …」)

你當恭敬地祈求 神的恩典,好讓你得着祂的心和靈;這樣你就不至自以為是,反倒順從祂的旨意。務要信心堅固,相信祂必把正確的悟性賜給你,因為一切的智慧都是從 神而來的,祂且白白賜給凡相信祂的人。

然後,你要查考福音真道,凡與 神所啟示的真道背道而馳的,就千萬不要相信。神藉着祂的道所親自顯明的道理,再也清楚不過。人總試圖歪曲真理,以自己愚昧的思想強解聖經。

務要放下自己的看法,免得你曲解聖經。我曉得有人說,他們查考聖經,以一些經文來支持自己的看法。唉!這就是人為方法的毒瘤。人總希望以聖經來鞏固自己的看法,所以,無論多麼牽强,他都把所有的經文都連在自己的立場上。這樣,人就歪曲聖經,自圓其說。

假的教師對我們說:福音並沒有把一切都告訴我們。有很多好的事情,都是福音作者連想都沒有想過的。」於是,他不顧上文下理,斷章取義,隨己意歪曲真道;他們以人的理性先入為主。

我年輕的時候,隨從了許多人的教導。七八年前,我定意專心順從聖經真道,以致蒙聖靈引導,明白自己需要放下其他的,而直接學習 神的道。我求 神賜我亮光;雖然我不讀別的,我卻比使用解經書作參考,更能清楚明白聖經。我憑自己輭弱的理性,絕不能達到這地步。」

史永理並不是反對教導聖經。他像我一樣,相信 神在教會裡立了一些教師;然而,他堅持說,除非一個人經過多多祈求,查考聖經後,聖靈對他有所啟示,否則,我們千萬不要相信他。他也相信,除非聖經並聖靈有所印證,否則,連最卑微不學無術的信徒,都有權利質疑所有的教導。他以哥林多前書十四章證明,連那些沒有受過教育的信徒都可以祈求,得着真理亮光,以致他們能把一些最滿腹經綸的假教師,都顯露出來。

故此,務要求 神賜下悟性。務要以禱告並真道把所聽見的,都一一測驗。千萬不要聽從人家的誇口,說他得著特殊的啟示,超越使徒們所得的。最重要的就是,對於那些你認為有謬誤的人,不要跟他們辯駁,只要為他們禱告。假教師也有他們的功用;他們會叫我們切切渴慕真理,以致我們慇懃讀經,直到自己聽見 神的聲音。

「你們從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們心裡,並不用人教訓你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裡面。」(約一2:27)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