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神全然掌管你 | World Challenge

讓神全然掌管你

David WilkersonSeptember 26, 2005

大多數的讀者都知道,美國的最高法院已經裁定,所有政府法院再不能展示十誡。對於這重大的判決,種種媒體已經盡行報導。但是,這規定究竟意味著什麽呢?

法院乃是執行法律的地方。十誡則代表神在道德上的律法,永不改變;正如萬有引力定律一般,無可否認。如果干犯這些律例,就彷彿從高樓上,向外跨一步。你可以認為自己不會受這定律影響,但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簡而言之,十誡是神所設立永恆的律法,爲了不使社會自取滅亡。然而不可思議的是,許多打磨公司正將十誡並神的名,從法院的石碑上除去。

這正是我們社會狀況的寫照。這些不可更改的律法,本是神用祂的指頭寫在石板上的。如今,人的法律卻將它塗抹了。

我聽見有些信徒說:「這有甚麼關係呢?我們並不活在律法之下,這有甚麼問題呢?」聽見這些,我不寒而慄。不,我們並不活在希伯來的律法之下,就是指猶太拉比所附加的613條律例。但每一個信徒切實活在神的道德律法之下,而十誡正是這些律例的總綱。沒有任何信徒可以有藉口犯姦淫,偷盜,或殺人。

我會思考,當打磨工人,將神的律法從人們眼前磨去,神心中有何感受。有一些信徒又說:「我們不需要將十誡展示出來,我們真正需要的是將它寫在自己的心板上。」但是神的話並不是這樣說。請想想當神頒佈十誡時,祂的旨意乃是要將之顯在眾人眼前:

「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 … 也要繫在手上為記號,戴在額上為經文。又要寫在你房屋的門框上,並你的城門上 …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申6:6, 8-9, 7)

然而,可怕的事實是,我們社會不虔不義的勢力,已經將神置之度外。我們正將所有提及神的事物,從我們的學校、法院、並公共機關,一併除去。很快,這些勢力還要將我們效忠誓词(Pledge of Allegiance) 中「上帝庇佑下的一國」 (“One nation under God”) 等字句,判為不合法。

我相信這等狂妄的行為不会被长久地听之任之;我深信神很快就将採取行動。比如,歐洲的情形,已經明明可見。去年,歐盟試圖立憲,公然棄絕神,將歐洲定為世俗之地。這项議程沒有得到通過,但那些推動立憲的人一定會捲土重來;除非歐洲全地將神的名,一蓋棄絕,否則,他們決不罷休。他們已經將自己的目標,說得很清楚;他們宣告說:「讓神擁有上天,將地賜給我們。將宗教信仰從我們面前除去。」

事實上,如果你不要神在你中間,神也不會就此消失。請想想歐洲提議立憲以後的情形。德法兩國面臨龐大的失業人口,社會援助直線上升,政府機關癱瘓無能,各處雜亂無章。然而,這只是起頭而已,更大的恐懼混亂將會臨到公然拒絕神的人。

現在,这在欧洲敵對神的靈也在美國運行,我們也該為此悲痛。聖經在這方面,連連發出警告。神為甚麼以洪水審判挪亞的世代?祂為甚麼毀滅所多瑪與蛾摩拉?都是因為不法的事。據聖經記載,那些社會裡的人,無法無天,任意而行,虔誠人就因此大大悲哀。住在所多瑪城的羅得為他社會裡不法之事,天天傷痛。(參看彼後2:8)

到了創世記結束的時候,神揀選了一小群微不足道的百姓,讓他們成為一個教导的國家。神希望興起一批子民,让他們在信奉異教的世人面前,作出一個活榜樣,以宣扬祂的美德。神為著要建立这样的見證,就將百姓帶到了他們無法控制的地方。祂將以色列民領到孤立无援的曠野裡;在那裡,祂就成為以色列人生活上惟一的供應;祂處處看顧他們,無微不至。

在那荒僻的地方,以色列人無法掌握自己的存活。對於糧食和水的供應,他們毫無辦法。他們沒有指南針,又沒有地圖,全然不知自己的去向。他們要怎麼樣充飢解渴?他們該朝何处去呢?他們的前途又如何呢?

神為他們安排一切。祂天天施神蹟,以一朵雲彩引領他們;在晚上漆黑的曠野裡,這雲彩就發出光芒,驱散黑暗。祂從天降下天使之糧,餵養他們;又從磐石中,為他們供應水源。是,他們每一个需要,神都一一供應;而且,沒有敵人能勝過他們。

「祂從天上使你聽見祂的聲音,為要教訓你。」(申4:36) 神的百姓會聽見祂以話語引領他們,好讓他們可以見證說:「在全人類當中,有誰聽過永生神的聲音呢?」(參看申4:32-34)

當時以色列四圍的邦國都信奉「別的神」,就是那些以金銀木石所造成的偶像。它們不能说,不能听;對於膜拜它們的人,它們無法施慈愛,无法引領保護。然而,任何這些國家都可以看著以色列,看見神帶領一批特殊的子民,保守他們度過大而可畏的曠野。他們看見有一位神對祂的百姓說話,既關愛他們,又體恤他們;祂回應他們的禱告,且為他們施行神蹟。這裡有一位永生神,對於他子民生活上的每一細節,祂都會為他們一一引导。

這正是神興起以色列民的原因:祂要向信奉異教的世人顯明,这位又真又活的神究竟是怎麼樣的。祂垂看列邦,看見充满暴力和不法的人類,他們向無法幫助他們的假神,哀哀苦求。世界動盪不安,人們你爭我奪,邪惡卑鄙,有如羊沒有牧人一般,各人偏行己路。

於是,神興起一批祂親手训练的人。他們必須順服祂的權柄,全然信靠祂;他們生活的各方面,都讓神一手掌管。這批人將在世人面前成为他的见证。

神為甚麼希望全然掌管一批人呢?祂為甚麼堅持他們要凡事信靠祂?這是因為惟獨神曉得正路。惟獨祂能預知他們的前途,且有能力使他們全然進入祂的安息。祂也能在必要時施行神蹟,以使他們到達目的地。

因此,祂將以色列民安排在他們無法控制的情況裡。他們面對自己無法明瞭的試煉;這些考驗是超過他們所能應付的。神叫他們連連經歷困境,以激發他們的信心。祂希望讓他們經歷患難,叫他們信心堅固,以致無論未來如何,他們都可以說:「神曾經救拔我們,祂也會再次救拔我們。祂曾經帶我們度過埃及的瘟疫,並脫離法老的壓制。我們目前陷入困境,但願一切榮耀歸給神!」

蒙愛的信徒,這仍是神在祂子民身上產生信心的方法。祂叫我們經歷火煉的試驗,以致我們憑自己力量,實在無法勝過。我們面對重重困難,除了靠著神奇妙的釋放以外,我們無法解決。你要明白,正如以色列一樣,神已命定我們成為祂「榮耀的子民」(“trophy people”)。祂希望我們成為失喪世人的榜樣;祂將我們帶到我們自己的盡頭,彷彿前面有無法逾越的高山,無法跨過的汪洋,以及不能忍受的曠野經歷,而我們卻宣告說:「這超乎我的能力。我需要祂施行神蹟,保守我度過難關。憑自己的力量,我實在無法應付,我也無法理解。沒有任何人或團體能搭救我。主乃是我惟一的盼望。致於我的生命與前途,我必須由祂全然掌管;我要凡事信靠祂。」

那麼,以色列人作出了甚麼選擇?他們屢次不信神——其實,足足有十次。神終於說:「夠了!」請想想聖經對他們的結論:「他們不能進入安息,是因為不信的緣故了。」(來3:19) 很可悲,古代的以色列人並沒有成為一批全然倚靠神的模範子民,他們反倒成為了不信的例子。

這批末後的子民,乃是基督親自興起的。他們將蒙神管理,蒙聖靈引領,且在生命每一方面,全然順服主。耶穌為我們示範了全然倚靠父神的生命。祂不僅以末後亞當的身份出現,祂也成為了神所尋找的末後「模範人」(“pattern man”),就是一位全然讓神掌管生命的人。

祂說:「因為我從天上降下來,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按那差我來者的意思行。」(約6:38)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子憑著自己不能作甚麼,惟有看見父所作的,子才能作 … 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約5:19, 30)

我們都知道,耶穌全然倚靠父神,而祂正是我們在順服與信靠方面的榜樣。祂以身作則,清楚說明我們也可能活出這等生命。大多數的信徒都同意說:「是,我們應該竭力這樣生活。我們不應當惶惶終日,焦慮愁煩,試圖自己解決問題;相反,我們應該將自己的生命並思慮交在祂手中。」

如果我們實踐這種生活,神現在就應該是我們靈魂的元帥。但是否如此呢?對於教會裡的許多人來說,答案顯然是「不」。我們歌唱有關耶和華以勒(Jehovah Jireh) ,我們的供應者,我們又引用神各個名稱——全能的神(El Shaddai),主(Adonai),耶和華(Jehovah),神(Elohim),以及主榮耀的名稱——彌賽亞(Messiah),萬主之主(Lord of lords),萬王之王(King of kings),然而,當我們再次遭遇困境時,我們就愁眉苦臉,懷疑神的信實。我們向懷疑與恐懼低頭,憑自己的聰明,自找出路。

許多信徒素常讀經,相信聖經乃是神向他們啟示的活道。他們一而再地從聖經中讀到有關神屢次向百姓說話,以及那些聽見神聲音的世代;聖經中重復出現這樣的字「神說」,然而,從這些信徒的生活看來,神彷彿今天不向祂的子民說話了。

整個世代的信徒都漸漸習慣自作主張,從來不藉著禱告,並神的話語,求問神。許多人希望怎麼樣做,就怎麼樣決定,繼而才求神印證。他們強制行事,僅僅這樣禱告:「主啊,如果這不是你的旨意,你就攔阻我吧!」

有人稱我們現在的時代為「眨眼世代」(“blink generation”)。人們在瞬息之間,就作出重大的決定。有一本暢銷書寫到有關這等觀念,其書名就是眨眼之间:不假思索的思考力量(Blink:The Power of Thinking Without Thinking)。它的理論就是「相信直覺,眨眼之間的決擇被證明是最好的。」

請想想我們每天所聽見的「眨眼術語」(“blink language”):「這是本世紀最佳的機會,你可以一夜致富,但你只有短暫的時間,良機勿失!」在背後驅使這等心態的靈正是「快,快,快!」

教會已經受到這等思想的影響,以致「眨眼信徒」(“blink Christians”)甚至「眨眼牧者」(“blink ministers”)都這樣下決定。許多教會的會眾大惑不解,他們來信告訴我們相同的故事,他們說:「我們的牧者從教會增長會議回來,就馬上宣告:「從今天開始,一切都要改變。」他決定我們一夕之間,就要變成最合潮流的教會之一!他甚至沒有要求我們為此禱告,我們都感到一頭霧水。」

大約幾年前,信徒互相提醒的話說:「你有沒有為此禱告?你有沒有尋求主?你周遭的弟兄姊妹是否正為此禱告?你有沒有得著敬虔的諮商?」

讓我問你,你有沒有如此實踐?在過去的一年中,你有幾個重大的決擇是基於先誠心禱告且尋求主的旨意?或者,你在「眨眼之間」作出了多少決定?神之所以希望全然掌管我們的決擇,乃是要避免我們闖禍——而闖禍往往是我們「眨眼決擇」(“blink decision”)的後果。

全然靠主而活並沒有甚麼方程式。我所能提供給你的,正是神在這方面對我的教導。祂向我顯明了以下兩個簡單的要點:

第一,我必須深信,主切切願意凡事向我顯明祂的旨意,甚至包括我生活上的細節。我必須相信住在我裡面的聖靈曉得神在我身上的旨意,而祂會引導我,帶領我,且對我說話。

「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明白一切的真理 … 祂要榮耀我;因為祂要將受於我的,告訴你們。」(約16:13-14) 主實在告訴我們,聖靈會向我們傳達神的心思意念。「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賽30:21)

也許你正由於自己眨眼閒的決擇,而面臨困境。縱然如此,主應許你說:「你裡面的耳朵會聽見聖靈對你說:「走這條路,要這樣做,不要那樣做 …」」

第二,我們必須以堅固不動搖的信心禱告,求神賜給我們能力遵行祂的指示。聖經說:「只要憑著信心求,一點不疑惑;因為那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風吹動翻騰。這樣的人,不要要想從主那裡得甚麼。」(雅1:6-7)

當神吩咐我們做事時,我們就需要有能力堅持到底,全然遵行祂。在我五十年的事奉中,我已經學會,撒但與血氣總要將疑惑與問題種在我的腦海裡。當主說「不!」的時候,我必須有從天而來的力量,不說“可以”。

我們許多人都禱告說:「主啊,我曉得你說甚麼,但我仍然不能確定,那就是你的聲音。其實,我不能肯定,自己是否已經夠屬靈,以致能認得你的聲音。求你在這件事上,為我開門或關門。」

這並不是主在祂兒女身上所期望的信心回應。你可以花幾個小時,甚至幾天,竭力禱告,哭泣懇求你想要的,但你如果不憑信心禱告——相信正如主所應許,聖靈必引領你——你就不能得知神的心意。祂會等候,直到你立定心志,要接受祂的吩咐,且毫不疑問,全然遵守。我們對祂的回應必須像這樣:「主啊,你是我救恩的元帥,願你的旨意成就在我身上。」

有時候,神也許會要求你去做一些全然不合理性的事情。對於像我這樣一個鄉下傳道人,要我離開自己的小鎮,到紐約市向幫派份子傳道,這是絕對不合乎理性的。對於我來說,實在不可思議。神會吩咐我:「到布魯克林(Brooklyn)的格林堡(Fort Greene)居屋地區去,向毛毛(Mau Mau)幫的人傳道。」

我之所以去就是因為神吩咐我這樣做。在那裡,我就遇見了尼基·克魯茲(Nicky Cruz)。幾十年後,由於那次不合理性的吩咐,福音的種子就不斷增長,結果,幾十萬人因此歸信主了。

神決不欺騙祂的百姓;祂應許過,凡尋求祂的,祂都會向他們清楚顯明祂的旨意。當我們讓祂全然掌管我們的生命時,我們就會聽見祂的聲音,在我們後面說:「蒙愛的僕人,這是正路,現在存著信心,行在其間吧。萬事都在我掌管之下。」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