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愛逸樂的先知 | World Challenge

貪愛逸樂的先知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 1985

以西結獨力抵擋以色列的假先知。有關公義並審判將至的道,這些先知隻字不提。他們反倒豫言有關太平、安逸、並繁榮的時期。

以西結書十三章記載,對於那些假借神的名說助長血氣的話,從而迎合眾人的傳道人並先知,神親口直斥其非。他們在審判將至的時期,以花言巧言安撫神的百姓。

其實,他們從自己豪宅的象牙牀上豫言好景將至還不夠,他們更「為眾人的膀臂縫靠枕」(結13:18)。「那些為眾人的膀臂縫靠枕的,有禍了。」(按希伯來原文的翻譯) 「… 看哪,我與你們的靠枕反對,就是你們用以獵取人 …」(結13:20)

以西結看見先知用盡法子安撫神的百姓,就大為震驚。神說過:「… 這些人已將他們的假神接到心裡,把陷於罪的絆腳石放在面前 …因為他們都藉著假神與我生疏。」(結14:2,5)

神所說的,乃是金石良言。「耶和華的話又臨到我說,人子啊,你吃飯必膽戰,喝水必惶惶憂慮。你要對這地的百姓說 … 因其中的眾人所行强暴的事,這地必然荒廢一無所存。有居民的城邑必變為荒場,地也必變為荒廢 … 在以色列家中必不再有虛假的異象,和奉承的占卜。」(結12:17-20,24)

以西結到處呼籲人謙卑悔改,為着將臨的審判豫備人心;這些貪愛逸樂的先知卻隨己意發豫言,痴人說夢。神並沒有對他們說話,他們卻說「請聽神的話。」因此,神說:「我並沒有差遣他們,他們並不代我發言。」

凡對他們的假豫言趨之若鶩的,他們就「將華麗的靠枕放在他們的膀臂下。」他們將花巾放在自己門徒的頭上,意味「只有好景當前,除了太平盛世之外,我甚麼都看不見。」他們在貧苦有病的人當中行走時,就把花巾披在頭上,象徵他們對自己所豫言有關放縱自己,崇尚逸樂的信息,胸有成竹。

群眾聚會聆聽吉語,以西結就以神的道向他們大聲疾呼,說:

「以色列的先知 … 為這城見了平安的異象,其實沒有平安 …」(結13:16)

「… 他們隨從自己的心意,卻一無所見。」(結13:13)

貪愛逸樂的先知仍然在我們當中!他們談及神的道並豫言,也在自己悅耳動聽的講道中常常引用經文。然而,他們所傳的道,非常虛假。他們並不傳揚有關十字架或分別為聖之道。他們不會向他們的跟隨者發出任何要求。他們絕少談及罪和審判。別人提及受苦與苦難,他們就恨之入骨。對於他們來說,希伯來的偉人都是一些缺乏信心的懦夫和害怕支取利益的貧民。

正如以色列那些貪愛逸樂的先知一般,他們最大的慾望就是推崇豪華安逸的生活方式,使百姓安於追求享受。他們並不為神說話,只會分派「靠枕」;在每一位跟隨者的膀臂下各放一個。難怪群眾都對他們那些不痛不癢的道趨之若鶩。他們決不傳主的呼召,即要人捨己背十字架。

那些貪愛逸樂的先知,並耶和華的真先知,有何距別?那些不會分辨的傳道人和會眾實在岌岌可危。由於許多人都召聚眾人,我們必須有聖靈的分辨能力。我們必須以真理把那些心中困惑的先知顯露出來。他們聽來,多半都是既誠懇又愛慕真道的神人。然而,主已將絕無誤差的試驗賜給百姓,好讓他們辨別真偽。我們都要以神那全備的道,試驗每一個人並每一篇道。

讓我說明神真先知的三個特徵:

他被那榮耀的異象所支配,力不可支;除此以外,他別無可說。他只會傳揚神那關乎基督的全備真道。

神形容假先知說:「愚頑的先知有禍了,他們隨從自己的心意,卻一無所見。」(結13:3)

然而,祂卻形容摩西說:「他因着信,就離開埃及,不怕王怒;因為他恆心忍耐,如同看見那不能看見的主。」(來11:27)

主形容亞伯來罕說:「你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歡歡喜喜的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見了,就快樂。」(約8:56)

司提反也得着了一則有關主的榮耀異象。「我們祖宗的神,揀選了你,叫你明白祂的旨意,又得見那義者,聽祂口中所出的聲音。」(徒22:14)

主更對祂的門徒說:「還有不多的時候,世人不再看見我;你們卻看見我。」(約14:17)

這些神人的共同點就是,支配他們一生的,乃是關乎主基督的異象。基督乃他們生命中至大並惟一的原動力。他們都透過信心的眼睛看見了祂。

摩西甘願離棄埃及的安逸與富貴,在曠野裡忍受艱難困苦,因為他被有關基督的異象所支配。對於他來說,沒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連他超越雄心的夢想,要成為偉大的拯救者,也都不重要了。由於他看見了主,他就與一些世俗隔絕了。他可以忍受任何事情,因為地上沒有一件事可以與他靈眼所見的相比。

亞伯拉罕全然與世隔絕,甘願成為世上的客旅,因為他注目神所經營所建造的一座城。然而,最好不過的就是,他得了一則異象,看見基督坐在那聖城的寶座上。自此,他決不會以暫時或屬世的事物為滿足。他的信心乃建造在他對基督連續不斷的異象上。他歡欣喜樂,因為他已看見了那不能看見的,就是永恆的基督!

保羅一旦看見主,就把地上其餘一切都看為糞土了。主一旦向祂顯現,他就定意除主以外,不再認識人間的任何事物。他欣然忍受患難、船難、被人丟石頭、鞭笞、困苦、監禁;這些事情都不能使他動搖,因為他因得着主的異象而誇口。

任何神人眷戀世俗或地上的東西,就一無所見。他若得着有關主的異象,不斷與主合一,就無法另有所傳。他會站在眾人面前,宣告說:「我將萬事看作糞土!一切都僅關乎基督。祂乃一切,充滿萬有。祂就是我的生命。」

正如以賽亞一般,真正的神人看見神坐在高高的寶座上,就會面俯於地,為自己並神百姓的罪哀哭。繼而,他會蒙神潔淨,因那可畏的異象得著能力,勇往直前,傳揚基督。

神警告以色列說:「你的先知好像荒場中的狐狸。」(結13:4) 換言之,其中有些人並不單單注目在基督身上,他們滿眼貪念。他們糟蹋了葡萄樹,將最好的據為己有。他們偏行己路,助長自己的自尊心!

這些只顧利己的先知說,他們說自己聽見神的聲音,直接從天上得著先知性的話語。「… 他們說,是耶和華說的,其實耶和華並沒有差遣他們,他們倒使人指望那話必然立定。」(結13:6)

許許多多神的百姓都東奔西跑,為要聽見悅耳動聽的講道;對於他們所聽所信的,他們務要慎重檢討。

「你們豈不是見了虛假的異象麼?豈不是說了謊詐的占卜麼?你們說,這是耶和華說的,其實我沒有說。」(結13:7)

「因為他們誘惑我的百姓,說,平安,其實沒有平安。」(結13:10)

他們的信息如下:「神告訴我一切都很好。前面並沒有困境,好景當前!既沒有試煉,也沒有患難。神希望大家都快快樂樂,安逸富貴 …」耶和華說,這正是虛謊!在我看來,傳道人對講錯道實在可悲,並沒有鄭重其事。我們豈敢向一個即將面臨審判的國家並百姓傳揚有關永無止境的太平盛世!

以色列的罪即將令神不可置信的大發烈怒。以西結並不希望傳揚這等困擾人心的道;尤其是因為人們都聽從那些貪愛逸樂,說萬事穩妥的先知。

請聽聽神對百姓怎麼說。「所以主耶和華如此說,眾樹以內的葡萄樹,我怎樣使它在火中當柴,也必照樣待耶路撒冷的居民。我必向他們轉臉,他們雖從火中出來,火卻要燒滅他們;我向他們變臉的時候,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我必使地土荒涼,因為他們行事干犯我;這是耶和華說的。」(結15:6-8)

人們拒絕了神的真道。眾人追隨他們所喜愛的教師,聽從虛謊的講道。他們說:「神並不是這等神。祂只希望我們得著一切最好的。我們前面正是太平盛世。不要聽從那些傳揚末日的老先知。神直接從祂的寶座聖所告訴我,最好的時光將要臨到。」

請問,當神開始審判本國的罪惡,斷絕我們的糧食並繁榮時,那些貪愛逸樂的先知會怎麼樣?那些誠懇卻沒有準備好的信徒本該因自己不冷不熱的態度而悔改,因妥協並貪婪而哀哭,且放棄萬事,不應只顧聚斂;請想想他們的光景將會如何。

感謝神,聖靈已經興起了一批聖民,他們對一切自我中心的事奉都厭倦不已,他們的吶喊就是:「我要看見主。」那些以人為中心的福音將無法持續多久。潔淨的時候將要臨到。我們都會經歷煉淨人心的烈火。當貪心不足的人躺在牀上,享受安逸,窮奢極侈時,有一批餘民將會離開他們,出去尋找新郎。主要向那些謙卑虛心的人彰顯祂自己;主的真道必憑着口才與大能,湧流出來。與主合一將成為那顆代價極重的珠子。

請將這等生命,與貪愛逸樂的先知的聚焦,比較一下。神形容他們說:「你們為兩把大麥,為幾塊餅,在我民中褻瀆我,對肯聽謊言的民說謊 …」(結13:19) 這段經文現代的翻譯如下:「這些貪愛逸樂的先知財迷心竅,大大撒謊。」以下正是貪愛逸樂的先知的寫照:他胡思亂想,以為繁榮的光景永遠存在。他按著自己的夢想與計劃擴展事工。由於他要成就自己事工,他需要大量金錢;募集金錢就成為了他事工的聚焦。結果,他為要得着金錢,就向神的百姓撒謊,且因說:「神吩呼我」而玷污了神的事工。

主的信息實在忠言逆耳,祂要我們捨己背十字架。

「於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24)

比起今天普遍縱容自己並貪圖安逸的風氣,捨己真是一個難以接受的觀念。那些貪愛逸樂的先知已經將之斷然拒絕。捨己就是將凡阻擋基督同在的事物,都一併棄絕。

捨己並不會帶給我們甚麼功德。我們得救,惟靠神的恩典;我們憑自己,無法獲得或向神賺取好處。保羅說:「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林前9:27)

我們都沒有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我們的情慾和慾望都不受控制。現在,縱情聲色的電視節目刺激信徒的色慾。連事奉神的人,都好像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慾。我幾乎每天都聽見有關傳道人花好幾個小時收看成人電影或錄影帶。

許許多多神的百姓,包括傳道人,都躺在電視假神面前。像羅得一樣,我們都因耳濡目染,使自己心中煩惱。

食物又成為了信徒的毒品。我們都不需要古柯鹼(cocaine)或酒精,因為我們都有合法的迷魂藥,即食物。在我多年的事奉當中,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看見那麼多信徒無法控制自己的食慾。

捨己最深的真理不僅關乎放棄物質上的事物。你可以賣掉自己的電視機,摒棄所有縱情聲色的視聽節目,控制自己的胃口,而還沒有捨己。

主所呼籲的乃是要信徒忠心於祂,以致摒除心中一切雜念。捨己乃是立定心志在神和人面前成為無有,也就是能像保羅一般說:「… 現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着。…」(加2:20)

我們必須不受世界所吸引。我們必須向自己的雄心,並地上所眷戀的一切事物,一概死去,直到我們能誠實的說:「我對這世界並它所代表的一切,都死了心。我再不活着了。」

是的,我們在肉身上仍然生存!然而,凡是攔阻我對主的異象與愛心的,我都必須向之死心。無論怎麼,都必須除去。情慾?自造的計劃?苦毒、怨恨?人家的稱許、或自尊心?我都必須向之死去。我必須將之帶到十字架前,將之自行審判。

為什麼臨終的信徒對世界並物質事物毫無留戀?因為對於他們來說,永恆已近在眼前。比起前面的福樂,今生的一切都不足計較了。為什麼我們無法一直這樣生活?何不專心至志不斷注目在基督身上?

那些貪愛逸樂的先知缺乏聖潔的根基,無法建造。以西結說:「我要這樣拆毁你們那未泡透灰所抹的牆,拆平到地,以致根基露出 …」(13:14)

那些貪愛逸樂的先知以未泡透的灰抹牆,粉飾罪過。最可恥的就是,他們的信息與態度充滿虛謊,使義人傷心。(參看結13:22)

他們「又堅固惡人的手」。神因他們無視罪惡危害人心而斥責他們。神的兒女與罪妥協,可是先知並沒有揭發他們,反倒慫恿他們,令神憂傷。對罪輕輕忽忽就等於是贊同他們的妥協心態。

任何傳道人沒有祂的准許就令祂的選民並忠心兒女憂傷,神決不容許。那些貪愛逸樂的先知指惡為善;背道的信徒需要悔改,他們卻大加容讓;這也是萬萬不容的。

神誠然呼籲我們宣揚有關恩典、憐憫、並寬恕的福音。然而,祂也吩咐神人「務要大聲疾呼,決不寬容,向我的百姓顯明他們的罪惡。」

我們之所以無法舉起聖潔的標準,是否因為我們自己心中敗壞?我們是否自己作賊心虛,以致不敢對付罪惡?我們有沒有因自己心存罪惡,便容讓別人的罪?

你認識一位大聲疾呼指正罪惡的神人嗎?聽來,他的信息所著重的,是否不是律法主義,而是個人方面深深的純正?倘若如此,你可以來到他跟前,聽從他的講道,因為他會帶給你真理,叫你得釋放。他正是神真正的先知,必叫別的先知恐懼戰兢。那些貪愛逸樂的先知會藐視他,因為他為人正義,心存公理。

務要尋找一位對主認真的神人!他會令你肅然起敬,感到他曾經親近主。他會責備你浪費時間,貪戀世俗。他會直言不諱,分辨罪惡,且呼喊說:「你正是那人!」他切實關愛你,看顧你的靈魂。

那些貪愛逸樂的先知正在建築高牆。他們看來既成功,又蒙福。然而,耶利米說:「牆要倒塌,必有暴雨漫過 … 我要這樣拆毁你們那未泡透灰所抹的牆,拆平到地 …」(結13:11,14)

神說過,在末後少年人要見異象。他們將要看見的,並不是成功、富貴、或鴻圖大展。他們只看見一則異象,就是基督。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