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錯過基督的人 | World Challenge

那錯過基督的人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 1984

讓我向你顯明歷史中最悲慘的一個人。他並不是猶大,也不是希律;他甚至並不恨惡神。他乃大衛的兒子,即定都耶路撒冷的君王,可是他卻豫表了全地一些最可憐的人。

請聽我談及一位舊約的君王;遠遠在伯利恆並各各他的年代以前,他已經錯過了基督。一個人豈能在主出生以前錯過祂?

整本舊約都啟示有關基督。其實,舊約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向我們指明基督。在往以馬忤斯的路上,主對兩個門徒啟示舊約有關祂的真理。「於是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着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解明白了。」(路24:27)

主親口宣告,從摩西到眾先知都寫及祂的事。以色列民「都吃了一樣的靈食;也都喝了一樣的靈水;所喝的是出於隨着他們的靈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林前10:3-4) 原來,基督 (即磐石) 也曾經在曠野裡,隨着他們;他們所吃所喝的,正是祂的靈糧。

所羅門既喝了主的靈水,也吃了祂的靈糧。這王曾一度把他的「良人」帶進寢宮,因祂的愛而喜樂。他曾經到過主的宴會廳裡,坐在祂愛的旌旗之下。他大有智慧,既在靈裡摸著沙崙的玫瑰,又見過谷中的百合花。他曾因坐在祂的蔭下而大大喜悅,也感受過主的手在他的頭下,祂的右手擁抱着他。祂的聲音曾經帶給他極大的喜悅。

然而,他曾經聽過「良人」說:「所羅門,「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歌2:10) 這句經文並沒有差錯,我清楚明白! 所羅門在基督裡聽見了神崇高的聖召,就是呼召他要單單以靈水靈糧來滿足自己的靈魂,超越智慧,以致滿心喜樂,仰望他靈魂的「良人」,而在裡面被祂改變。

神的聖召就是,要他除去他「葡萄園裡每一隻有所破壞的小狐狸」,且要進深,到「青草地上」,得着神的啟示,仰望那被高舉在上的主。神呼籲他要「在百合花中牧放羊群」(歌2:16),且吩咐他說:「你要轉回,好像羚羊,或小鹿在比特山上。」(2:17) 來吧,務要像在比特山上那些渴慕溪水的鹿一樣,渴慕「良人」。

神呼召他要終生盡忠,與世隔離,所羅門究竟有沒有聽從?他會起來,抖首,棄絕所有捆綁並屬地的事物,與神一起逃奔到山上嗎?他會回應崇高的聖召,而與神「同去」嗎?神兩次呼召說:「起來,與我同去。」

所羅門會離開示巴女王,而坐在他「良人」的跟前嗎?他會離棄一些從神而來的好處(即掌聲、讚賞、氣派、富貴) ,而視之為虛空愁煩嗎? 他會對那崇高的聖召有所反應,而尋求他靈魂的「良人」嗎?他會承認甚至一些美好的事情,都會妨礙他對「良人」的視線嗎?

所羅門有沒有因「良人」而心花怒放!他會因渴慕祂而終夜不睡嗎?他會到山上回應祂崇高的聖召嗎?

有一個難題!所羅門是一個充滿情慾的人!這神人魂裡與神有所爭議。原來,他的葡萄園裡有數以千計吞噬果子的「小狐狸」,就是他那七百位妃子並三千位女嬪。「所羅門 … 又寵愛許多外邦女子 … 論到這些國的人,耶和華曾曉諭以色列人,說,你們不可與他們往來相通。因為他們必誘惑你們的心,去隨從他們的神。」(王上11:1,2)

神是輕慢不得的。縱然這神人是全地最有恩賜的人,他卻希望「魚與熊掌,兩者兼得」。他要愛他的「良人」,又愛他的「小狐狸」。可是,罪惡總是追上我們的。「所羅門年老的時候,他的妃嬪誘惑他的心,去隨從別神 ,不效法他父親大衛,誠誠實實的順服耶和華他的神。 … 所羅門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效法他父親大衛,專心順從耶和華。」(王上11:4,6)

這正是他的醜惡。「良人」說:「與我同去。」可是,所羅門並沒有「專心順從耶和華。」

讓我向你顯明,一個人在基督裡錯過了神崇高的聖召,就會如何!這些生動的功課會令我們靈裡不寒而慄。神要藉著這悲劇對我們說話。請留心觀看,一個順從肉體的人,會怎麼樣每況愈下。

「耶和華向所羅門發怒,因為他的心偏離向他兩次顯現的耶和華以色列的神 …」(王上11:9) 他危害了自己的一切,因為神當時已經與他為敵。祂會漸漸挪去他的國,將之交給別人。神實在對他說:「我不會將之全然挪去,但是你會大大不如前。人們從外面不會看見甚麼距別。你還會維持你的外表,可是,你的裡面卻會漸漸衰敗。你會曉得,我再不使用你了。你要好自為之,你因犯罪已經失去恩膏了。」

神從所羅門身上挪開了祂的手;自此,所羅門的籬笆就倒塌了,神更激動敵人來侵擾他。「耶和華使以東人哈達興起,作所羅門的敵人。」(王上11:14) 二十三節又記載說:「神又使以利亞大的兒子利遜興起,作所羅門的敵人。」

神若因人犯罪而施行管教,人卻以為那是撒但的作為,那就是非常可悲。神仍然愛所羅門,以致祂親自興起這些敵人。撒但也許是一個工具,然而使用這工具的,乃是神自己。祂希望令所羅門省悟過來,恢復他們之間的相交。

有一天,哈達王一覺醒來,對所羅門滿懷忌恨,也許他對自己的衝動要敵對所羅門,感到訖異。他一定這樣想:「這人認為自己是誰?!他希望自己是這樣偉大的神人,享盡榮華;人們對他的智慧又趨之若鶩,把他當作神一般,奉上禮物!讓我們攻擊他,揭露他,找他的痛腳!」

多年來,利遜都對所羅門不敢哼聲。可是有一天,他卻異常地靈機一動,召聚了眾參謀長;他們又對所羅門起了敵意,說:「他並不是一個神人,只是一個政客而已。示巴女王對他言聽計從;世界領首既接待他,又聽他的訓誨。讓我們給他一點麻煩。現在,他是我們的公敵,我們把他打倒吧!」

最可恥的一擊乃是來自耶羅波安,即所羅門臣僕的兒子;他「也舉手攻擊王。」(王上11:26) 所羅門本來對他很有好感,把他視為親信,派他監管約瑟家的一切工程。可是,這年輕人卻對自己的恩人笑裡藏刀,反目無情,發動叛變。當時,所羅門實在既有外憂,又有內患。

你要明白,信徒有可能為義受苦。對於那些大能地傳福音的人,陰府會極力阻擋他們;所以,他們很有可能為主的緣故而受逼迫。然而,今天我們常常看見的,乃是神的工作;我們卻往往將之歸功給撒但。

神的百姓若不自己謙卑,離棄血氣並世界,他們就需要敵人來喚醒他們。神的僕人若不把政治活動擱下來,回去傳揚基督,又不肯因聖靈而謙卑下來,蒙祂煉淨,神就有權興起他們的敵人。

這正是這神人的故事。神已經兩次向他顯現,大大膏抹他。然而,所羅門所要面對的,並不是撒但,乃是神自己!落在發怒的神手下,比落在魔鬼手下,更為可怕;而神確是對所羅門發怒了。

我們都是那麼蒙蔽的。神從那些悖逆高傲的人手中奪去了他的王國,利用敵人來使神人醒悟過來,制止他們的邪情私慾並在事奉方面的妥協。神在基督裡發出崇高的聖召,呼籲人們悔改為人聖潔,許多人卻充耳不聞;於是神便大加管教。然而,我們往往都不承認,神正在工作。

你也許會認識神一些大受逼迫的公義僕人,且看見撒但在背後猛施毒手。這人並不是要引人注目;他乃與神獨處,這是你可以從他的講道顯而易見的。他對主全然赤膽忠心,在世人面前過着既謙卑又無瑕無疵的生活。你會聽見他喚醒人心,呼籲悔改。他會慈愛地向人發出福音的要求,以致攪擾仇敵的巢穴。於是,撒但就施展千方百計,要在身心靈各方面攻擊他。然而,這人曉得自己在神眼中,乃是純正清白的;這也是你所知道的。他需要我們的禱告和支持。主必把他帶到靈命的高處。

然而,這裡另有一個神人;他正在經歷烈火與逼迫。他因新聞界的報導,成為了眾人的笑柄。他那些奢華的生活方式,更是眾所周知。看起來,好像有人串謀,要使他身敗名裂,事工了結;敵人輪番上陣。他受盡指責、誣揑、誤引,以致他到處希望得着人家的同情與愛心。一些朋友的鼓掌,會叫他暫時得着鼓舞。然而,在他的內心深處,他懷疑這些困難都是出於神的。因着某種原因,他行差踏錯了。他變得太忙碌,太出名,太自我中心了,以致沒有回應神那崇高的聖召,沒有在主裡進深。凡是真正有分辨能力的得勝者都能感受得到。他們都曉得,神正要把他帶回他的屬靈根源。

我若受到不虔不義的敵人所侵擾,就必須找出原因:打發他們的,究竟是神,還是撒但?我若活在罪中,就該知道這些敵人是從何而來的!我不必為着要與魔鬼爭戰而發信求助。如果一直以來,神都對我動怒,我就不敢告訴人家,說魔鬼對我怒目相向。

請聽聽這可憐的喊聲:「我給我的良人開了門;我的良人卻已轉身走了。他說話的時候,我神不守舍;我尋找他,竟尋不見;我呼叫他,他卻不回答。」(歌5:6)

你會替這人感到婉惜,因為他渴慕像過去一般的親近神,卻不肯付代價恢復那關係。他仍然容讓那些「小狐狸」,繼續放縱情慾;同時,他又希望繼續享受「良人」的同在。他從他的御用「妓寨」蹣跚出來,因喝了情慾的禁酒而酩酊大醉,而他卻出去尋找「良人」「他到哪裡去了?我囑咐你們,若遇見我的良人,要告訴他,我因思愛成病。」可是,他再不在那裡了,如今所留下的,只是窗外的一個影子,一些回憶而已。

「良人」決不會與一個不忠的愛人相近。難怪所羅門再也看不見他「良人」的影縱了;神再不回應他的呼求;孤寂與沮喪已經成為定局了。他因自己的情慾而大有所失!所羅門心中悲哀,淚流滿面,又經歷過可怕的噩兆後,還是連連回去犯罪。他在兩愛當中,難以取捨。他縱慾後,就悔改;縱慾後,又痛哭;縱慾後,又後悔;縱慾後,又渴慕神;縱慾後,又禱告。可是,肉體總是佔了上風。

我看見有些信徒因情慾與罪惡,錯過了神在基督裡崇高的聖召,難免悔恨不已。主的喜樂離開了他們。他們曾一度坦然說話,如今,卻只好發問。他們談及自己靈裡的飢渴,並需要更認識主;然而,他們只言過其實。你可以看見他們黯然神傷,彷彿說:「是,我確實愛祂,需要祂;可是我無法擺脫這捆綁!」他們無法正視你的眼晴。

在我看來,全地最可恥的,就是失去主同在的感覺。我們回顧所羅門的悲劇,就會這樣思索,這樣既蒙福又有恩賜的人,豈能因自己放浪不羈的情慾,而出賣自己的名聲、歷史上的地位、王國、並與神的關係。

他曾站在以色列眾人面前,訓誨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啊,天上地下沒有神可比你的。 … 你向那盡心行在你面前的僕人,守約施慈愛。… 你的民因得罪你,你懲罰他們,使天閉塞不下雨,他們若向此處禱告,承認你的名,離開他們的罪,求你在天上垂聽赦免 … 你的民若得罪你,你向他們發怒 … 他們若 … 想起罪來,回心轉意 …求你 … 垂聽他們的禱告祈求 … 赦免他們的一切過犯 … 願耶和華我們的神與我們同在,像與我們列祖同在一樣,不撇下我們,不丟棄我們。」(王上:8)

所羅門的證道曾經何等大有能力!他的靈曾經充滿了奇妙真光。可是他錯過了那崇高的聖召,選擇不追求自己心中的良人,而尋歡作樂。他在晚年的時候,警戒年輕人說:「你趁着年幼,衰敗的日子尚未來到,就是你說,我毫無喜樂那些年日未曾臨近之先,當記念造你的主。」(傳12:1)

他偏離了屬天的異像,而沉迷於地上的追求。他好大喜功,大興土本,終日與建築師匠人為伍。對於屬世的人來說,他是一個有鴻圖偉略,感作感為,勇於創新的人。他的工程實在不可思議。他無法抽空親近「良人」,卻有時間「為自己動大工程」(傳2:4)。

所羅門雄心萬丈,要建蓋宏偉房屋、水池、葡萄園、花園、果園。他所建的聖殿,乃是當時世上最宏偉的殿宇,他花了十三年,為自己建蓋華麗的宮殿,又在黎巴嫩的林中設計了最別致的夏宮。他的建築包括審判院、堡壘、石城、馬車鎮、並在遠處的新興城市。他除了在耶路撒冷以東的Ain Karim建設花果園林並優美的公園以外,更建造了水庫、水池、並水道,把水引到耶路撒冷並他那些廣大的園囿。

王牧養了許多牛羊並珍貴的馬匹。他手下有一千四百輛馬車並一萬兩千名騎士。根據約瑟法斯(Josephus)記載,他的馬車夫以金粉來裝飾他們的長頭髮,且穿上紫色的軍衣。

所羅門組織了一隊海軍,為他運來金銀、象牙、華衣、木材、香料、孔雀、並珍禽異獸,供他享用。他的杯子是以精金鑄成的。他窮極奢華,財寶無法計算。他以大量的珠寶來賞賜賓客並妃嬪,又常常大排筵席,並以御用的詩班樂隊、酒水、歌舞娛樂賓客。

示巴女王一看見所羅門那威風凜凜的皇家部隊,就不禁歎為觀止。他的馬車隊金光奪目;那些列隊登上聖殿(即所羅門的天堂)的侍衛、騎士、並臣僕,更是陣容雄大。

然而,示巴女王所不曉得的,就是所羅門已經成為了國中最孤單最幻想破滅的一個人了;他在晚年的時候,有如行屍走肉一般。每一憧建豎並每一次的購買所帶來的,只是內心更大的打擊並失望。他因自己外在的成功,而倚靠自己,奮發圖強。他因自己名成利就而心高氣傲,對自己靈裡的敗退,視而不見。他視察自己的國家,而不省察自己,就感到自己胸有成竹,超人一等。他因自己聲威遠播,財雄勢大,便自作主張,追求自己的夢想,而不聽別人的忠告。

肉眼可見的事物吸引人心,成為聚焦,人心就越發冷淡。所羅門背道後退,被可見的事物所轄制了。曾有一段短暫的時期,他因自己那些工程而感到快樂,以致他可以說:「… 我的心為我一切所勞碌的快樂 …」(傳2:10) 然而不久後,他承認說:「後來我察看我手所經營的一切事,和我勞碌所成的功,誰知都是虛空,都是捕風,在日光之下毫無益處。… 我所以恨惡生命 … 故此,我轉想我在日光之下所勞碌的一切工作,心便絕望。」(傳2:11-20)

何等可悲!眾人都因他的眼光和幹勁而欣賞他。可是,他絕不曉得,原來他滿心煩惱。他視察自己的工程,就感到厭煩。他實在說:「這是何等浪費!這些物質又有甚麼好處呢!它們並沒有帶給我甚麼快樂!」

我曾經稍稍身歷其境,經歷過那落空並徒然之感。我曾經花了許多時間,努力計劃建設,自稱「一切都是為着神的榮耀」。我對別人說,我是為主建設。可是,這些工程並沒有帶給我快樂,結果卻滿心沮喪,心中想:「我對這些建築感到厭倦,對籌款感到厭煩,巴不得有人會承接這些事。」後來有一天,我聽見神崇高的聖召,要我在主裡進深。那時,我才明白,原來自己忙忙碌碌,與「良人」脫節了。

我必須放棄一切,再無法因這等虛空的夢幻而浪費時間。我所夢想的農莊、聖經學院都必須化為烏有。我聽見神這清楚的聖召:「大衛,你走錯路了。與我同去,在山上與我相會,到那長滿合百花的山谷,並發現那沙崙的玫瑰吧。來,擁抱我,我必以屬靈的生命、平安、喜樂,使你心滿意足。」

請看看所羅門的每一建築,你就會發現他試圖以物質上的建豎,來填滿他靈裡的損失。

  • 以水道和水池,來代替活水。
  • 以位於Ain Karim 的草地涼水,來代替「良人」詩篇23篇的清草地上,並可安歇的水邊。
  • 以耶路撒冷燙金的聖殿,來代替聖靈的殿。
  • 以他自己在數山上的牛羊,來代替祂千山的牛羊。
  • 以人的詩班,來代替天使的詩班。
  • 以地上的寶座,來代替天上的寳座。
  • 以所羅門的馬車隊,來代替萬軍之耶和華的車輦。
  • 以地上的宮殿,來代替天上的住處。
  • 以耶路撒冷金碧輝煌的街道,來代替新耶路撒冷那黄金街道。

所羅門試圖以他的建築,來代替他心中所失去的,這不是很明顯嗎?你認為一個追隨主的神人會有時間涉足於地上的夢想嗎?一位神人該在基督裡,坐在屬天的地位,終日聆聽神的計劃,與全能神相交,以致他能從天上下來,建造靈宮。

為什麼有那麼多誠懇的神人都因許多事工、規模宏大的建築工程、並花費時間的夢想,而停滯不前?這並不是說所有的建築工程都是虛空的。毫無疑問,神許多僕人切實為着主的榮耀,而用心建設。神有為祂建造並拓荒的人,他們只根據需要來建造;所以,都該受鼓舞,得持支。

可是無容置疑,今天許多宗教上的建設與計劃,都是由於神人錯過了崇高的聖召。他們錯過了屬靈方面的進展,就轉向物質。他們以自己的手大興土木,因為他們在追求基督方面停滯不前。那些最忙碌的人會擬定最大的計劃;俗語有話:「人們愈張揚,就愈缺乏深度。」("The more parade, the less depth.")

這話不僅可以應用在傳道人身上,會眾也會如此。為什麼信徒都對房子、土地、財富,那麼著迷?為什麼他們都追求奢華、安逸、並享樂?因為他們拒絕了神崇高的聖召。自我至上;安全享樂就取代了主的負擔。

「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腓3:8)

正如所羅門一樣,保羅也兩次與神相遇;第一次在往大馬色的路上,後來又在大馬色猶大家裡領受了聖靈。保羅大可以憑着這兩次與神相遇而來的能力,到處分嘗他那些超自然的見証;那是會令人何等興奮。然而,保羅聽見神更高的聖召。他像所羅門一樣,聽見「良人」說:「來與我同去,到我的園子裡多認識我。」

保羅追隨「良人」到阿拉伯去了。根據所有傳福音的標準,他一定是瘋了 – 他放棄了別人即時的應許。許多靈魂失喪,他又蒙神膏抹。何不馬上到那些發白的禾場去?反之,他獨自一人,撇下了所有宗教上的要求,忘記一切,為着那獎賞努力面前;基督乃是他方一切。對於保羅來說,阿拉伯正是他的青草地、長滿了百合花的山谷、愛宴的廳堂、靈糧的筵席;他可以在那裡看見那燦爛奪目的沙崙玟瑰,滿有榮耀與威嚴。

感謝神,神的百姓正感到心中激動;神許多靈裡饑渴的僕人正在聽見祂崇高的聖召。我看見許多心靈都急着要親近神,在主裡進深。他們因心中不得滿足,而來到了自己的盡頭。我每到一處都聽見信徒說:「一定有更多的!我希望看見耶穌!我希望出去與祂相會!我希望得着有關祂的新鮮啟示,渴慕祂的豐滿。膚淺的講道、忙忙碌碌的生命、誇張的宣傳、並自我炫耀的心態,實在令我厭倦不已。我希望看見耶穌!」

時日無多了,人們即將再聽不見那祟高的聖召。你會「離開一切,與祂同去」嗎?我不希望站在審判台前,聽見祂說:「我呼召你,你卻拒絕了我。」被神判為漫不經心,輕佻浮躁、漠不關心,那是何等可怕!

現在,基督必須在凡事上都成為你的主宰,否則,祂就無法是你的主!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