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主以外,一無所求 | World Challenge

除主以外,一無所求

David WilkersonJune 25, 1985

对我来说,有一首老旧的教会诗歌意义深长。内容如下:「主已为 神的圣民摆设筵席。祂邀请了祂的选民来赴宴。」那是个属天的筵席,而我们都要凭信心而坐席。保罗印证说,神已叫我们灵里「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2:6)

在属天的

對我來說,有一首老舊的教會詩歌意義深長。內容如下:「主已為 神的聖民擺設筵席。祂邀請了祂的選民來赴宴。」那是個屬天的筵席,而我們都要憑信心而坐席。保羅印証說,神已叫我們靈裡「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一同坐在天上。」(弗2:6)

在屬天的境界裡,主的筵席已為著我們的緣故,而被擺設好了。主對祂的門徒說過:「我將國賜給你們,正如我父賜給我一樣。叫你們在我國裡,坐在我的席上吃喝…」(路22:29-30) 摩西、亞倫、拿答、亞比戶和以色列的眾長老都到西乃山在 神的筵席裡吃喝。「他們看見以色列的 神,衪腳下彷彿有平鋪的藍寶石,如同天色明淨。衪的手不加害在以色列的尊者身上;他們觀看 神,他們又吃又喝。」(出24:9-11)

這是可等可畏的一幅圖畫:七十四位 神人與祂一同坐席!那一定是個既榮耀,又超自然的筵席!那經歷實在令人力不可支;除了摩西以外,沒有人能將之領受。亞倫離開筵席下山後竟然鑄造了一隻金牛犢。拿答和亞比戶則獻上了異樣的燔火,被 神擊殺了。

以色列的君王都經常擺設御宴。凡被列為座上客的,都大有尊榮。大衛邀請了米非波設來赴宴。「大衛說:「你不要懼怕,我必因你父親約拿單的緣故施恩與你,將你祖父掃羅的一切田地都歸還你,你也可以常與我同席吃飯。」」(撒下9:7)

示巴女王曾因所羅門王的御宴而讚嘆不已。她實在嘆為觀止,神不守舍。「席上的珍饈美味,群臣分列而坐,僕父兩傍侍立,以及他們的衣服裝飾…」(代下9:4) 示巴女王因在御宴上所見所聞的,而讚嘆說:「你的群臣、你的僕人,常侍立在你面前,聽你智慧的話,是有福的。」(代下9:7)

在筵席裡,王會在那既榮耀,又親密的氣氛中分嘗他的智慧。他會向在座的人敞開心懷。尼希米說:「除了從四圍外邦中來的猶太人以外,有猶大平民和官長,一百五十人在我席上吃飯。」(尼5:17) 來赴這些筵席的實在絡繹不絕。

大衛論到他的 神說:「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詩23:5)

我嘗試透過一些舊約經文顯示,御宴乃預表屬天的筵席。凡被邀請的都視之為光榮,且絕不會錯過。

大衛曾經被邀請去赴掃羅的御宴。由於掃羅滿心忌恨,赴該筵席是大有風險的。於是,大衛與約拿單相討有關透過缺席,來斷定掃羅是否要殺自己。約拿單說:「…你的座位空設,父必理會你不在那裡。」(撒上20:18) 王果然發現他缺席了!…大衛的座位還空設;掃羅問他兒子說:「耶西的兒子為何昨日今日,沒有來吃飯呢?」(20:27)

我不禁思索,究竟有多少人會領會這些經文的屬靈意義呢?掃羅誠然不會預表主,他的筵席也並沒有預表主的筵席。然而,舊約君王的筵席乃是預表我們主屬天的筵席。

保羅對我們說:「…我們守這節(keep the feast)…」(林前5:8) 換言之,讓我們清楚明白,我們在主屬天御宴裡的座位已被安排好了。保羅說:「務要出席!絕不要被人說你「缺席了!」」

若掃羅可以這樣說大衛:「他為什麼沒有來赴宴?他在哪兒?」,難道主不會同樣說我們嗎?我們的主可以說:「我在我的御宴上為你安排了座位。我的僕人該在那裡瞻仰我的面,聆聽我的智慧,好認識我。我會在那裡以生命糧餵養他們。這是莫大的光榮!你為什麼不鄭重其事?你為什麼沒有就座?你東奔西跑為我工作和發言;為什麼你不與我同坐,向我學習?你在哪兒呢?」

事實上,我們都沒有赴這筵席!我們都不明白,靈裡活過來,與主同坐在天上,是何等威嚴和尊貴的。我們過於忙碌,無法赴祂的筵席。

我想像我們的主垂看全地,看見許許多多自稱為祂名下的人。他們包括僕人、牧者、宣教士、主內同工、以及 神的聖民!我問自己,對於那些自稱忠貞於祂的人,主最大的要求究竟是什麼?有麼會令衪心懷大慰,心中喜悅呢?我們要為祂建造什麼嗎?是不是更多教會?更多聖經學院?更多福音中心嗎?更多服事困苦人的收容所和機構嗎?祂既不住在人手所建的居所,便有更大的要求!所羅門以為自己為 神建蓋了一座永存的聖殿。可是不到50年,它就朽壞了;不到400年,它更全然被毀了。比起永恆,這只不過是瞬間而已。祂既大有榮耀,我們又能為祂的榮耀成就什麼呢?誠然,祂並不是要更多榮美偉大的地上事工。

我們的主最要從祂的僕人、傳道、牧人身上得著的,就是靈裡的相交(即祂屬天的筵席裡與祂合一;親近祂的時間和地點;為要得靈糧、力量、智慧和相交,不斷來到祂跟前)!

這世代的人所領受有關主的啟示,非常有限,因為如此多的人都在筵席裡缺席了!他們的座位空設了!如今,教會裡的對主的看見,既不自然,又未能充份發展。他們有許多的講道,讚美,並無盡的講論有關衪,可是很少人確實欣賞主的筵席!很少人得知在主裡崇高的聖召如此偉大和威嚴。

我們都錯誤地從事奉,而不是相交,得著靈裡的喜樂。我們越發為主工作,卻愈來愈少認識祂!我們會疲於奔命,心神耗盡,到天涯海角去,獻身於祂的事工上,卻鮮來赴宴!我們對主的筵席太隨便了。我們對親近祂,學習祂,並沒有鄭重其事!

保羅說到在三年間,與世隔絕,到阿拉伯的沙漠去。在那榮耀的三年歲月裡,他在屬天的境界裡與主一同坐席。主就在那裡,把祂所知的都一概傳授保羅,彰顯 神的智慧。對保羅來說,言談是不夠的,超自然的彰顯是不足的!一次得見主,以至失明,且從天上聽見衪的聲音,是不夠的!他已見過主一眼,經歷過所有 神人所得最屬靈的聖召。

然而,保羅要更多得著!他靈裡呼求說:「但願我能認識衪!」難怪他可以對所有主內的肢體說:「…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祂釘十字架。」(林前2:2) 他實在說:「任由以下的情形發生:耶路撒冷的猶太教徒固守他們的律法主義;其他人因他們的信仰論點而爭辯;試圖以自己行為稱義的人會疲憊不堪;教會裡其他的人以為他們已憑著世俗的智慧超越了我。然而,我除主以外,一無所求!」

保羅在三方面大大委身後,就離開了阿拉伯;而這三方面都是單單關乎基督的!神對凡與祂坐席的人所要求三方面的委身如下:

自從主上十字架以來,所有屬靈偉人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重視主的筵席。他們會沉浸於那既榮耀,又廣大無邊的基督裡。而且,他們離世時,會因自己對主鮮有認識,要更多認識祂而悲歎。這些人都是如此:門徒們、保羅、許多初期教會的先賢、路德(Luther)、史芬理(Zwingli)、清教徒們、以及在過去兩個世紀裡的英國傳道人,衛斯理(Wesley)、弗列察(Fletcher)、韋特非爾(Whitefield)、慕勒(Mueller)、司東尼(Stoney)、麥恩托(Mackintosh)、史樸克(T.Austin-Sparks)。美國今昔的虔誠人,包括杜撒(Tozer)、瑞芬希爾(Ravenhill)等等,也是如此。

這是何等大能的一個名單;他們都共有這支配他們一生的熱忱:有關基督,越發加增的啟示。他們對以下的毫不計較:精彩絕倫的、世俗的、屬世的、成功、雄心、或世上的名譽。他們不求物質、祝福、被使用,也不為自己求麼,他們但求更充份的啟示,好得知主的榮耀和廣大。

魔鬼曉得自己時日無多,便怒不可遏,到處出擊。因此,信徒必須更多領受主的啟示!撒但更加耀武揚威,而陰府正在向這世代的人發洩盡其怒氣。仇敵的堅固營壘前所未有地鞏固,強大,且根深蒂固。毋庸置疑,撒但前所未有地向世人顯露牠自己。人們對撒但、牠的權勢、國度、手段,愈來愈認識,接納,且並不害怕。

在現今最後的一場戰役裡,聖經學校對主的基本認識是不足夠的!有關衪的知識是不足夠的。畢生對主的研究還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放棄研究基督,來赴祂的筵席,而讓聖靈向我們啟示有關祂!因此,我們需要付上時間來與祂一同坐席。

我多多讀過有關主的著作,而那些作者都並不確實認識衪。他們的寫作既精確,又道理純正,可是卻缺乏生命!他們並沒有赴祂的筵席!惟有常常到祂面前來,親近祂,聆聽衪的聲音,為要領受智慧而等候祂,你才會認識衪!忙忙碌碌,心事重重的人絕不會認識祂。多年來,他們會因過往某種異象,而舊事重提。他們幾年來都沒有領受過新鮮的話語,即有關主新的啟示。他們會榮耀且高舉主,但並沒有視祂為自己的生命。

除非你決心尋求有關主的權能與榮耀,越發加增的啟示,否則,你還是不要進入這邪靈橫行無忌的世界!黑暗的權勢會嗤笑你。你會對黑暗的國度毫無影響力。惟有那些充份認識主,越發看見祂的,才會令全陰府畏懼。你必須不僅懂得屬靈四定律(four spiritual laws)。你必須常常屈膝禱告,從 神的寶座聖所出來,否則,你會在仇敵面前萎靡不振。

我們都需要備有廣大的福音來應付這邪惡時代那些既複雜,又愈來愈多的難題!神並不會解決難題,乃會以祂廣大的能力將之吞滅。神人領受過有關基督越發加增的啟示,便對困難、惡魔、地上的權勢,毫無懼怕!他曉得主大於一切。

我們對主的看見太狹小,太有限了。若我們領受了啟示,得知主如何廣大無邊,毫無限量 – 我們就再也不會因生活上的難題而力不可支。在過去十年裡,有關「做事方法」的書籍,不可勝數。有關人所知曉的每一個題目,一些提供容易方法的書本已將之涵蓋。這一切都是關乎人該做什麼,從而得紓解。可是,這些方法多半都價值不大!它們全是基於一些狹隘的啟示,有關主的廣大。

請試想 神子民婚姻上的種種困難。幾十年來,人的意見都失敗了。書籍、磁帶、講座都沒有多少影響力。情形每況愈下。人們確實需要回到主面前,即進入禱告內屋,赴主的筵席,因主的豐滿和廣大而全神貫注。多半的人都不會尋求 神。他們不會飲於真道,以主為糧。所以,他們可能會因這時代的風氣,而受害。

保羅立定心志,要領受有關基督,越發加增的啟示。他對主的認識都是主在祂的筵席上教導,並聖靈所顯示的。他說:「(神)用啟示使我知道福音的奧祕…」(弗3:3) 聖靈識透 神深奧隱祕之事,而保羅不斷求這恩賜,好明瞭且傳揚「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弗3:7) 保羅說過,我們都可以得知基督裡那些榮耀的豐富。他說到 神永遠的旨意說:「我們因信耶穌,就在祂裡面放膽無懼,篤信不疑的到 神面前。」(3:12)

求 神為此而幫助我們,赦免我們:我們都沒有利用這「篤信不疑的到 神面前」的機會,來領受祂在榮耀裡那廣大無邊的豐富。神正在尋找一些這樣的信徒;他們不會為要尋找真正的話語,而過濾眾說紛紜的聲音;他們不會因此而得滿足。祂乃在尋找那些透過個人上深切的關係,而尋求有關祂的啟示的人。

有多少牧者、傳道、和教師可以像保羅一般說:「…我素來所傳的福音,不是出於人的意思。因為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加1:11-12)? 你所教導的是什麼呢?是人所教你的嗎?是你從一些偉大牧者所得的啟示所改編的嗎?你有否親自領受啟示?你所得的啟示有否越發加增?上天有否向你敞開?

保羅說:「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衪…」(徒17:28) 真正的 神人活在這非常小的範圍裡:他們的生活、一舉一動、以及存活都只環繞著主所關心的事情上。

我從多年來的事奉中已得知,聖靈吸引我單單服事主!我心中多麼渴望,只要傳揚基督!然而,我發現那範圍太狹窄了,因為我一心兩用,無法領受源源不絕的啟示來維持這樣的講道。

為要單單傳揚基督,你必須從聖靈領受源源不絕的啟示!否則,你至終會反覆講述一些陳舊的啟示。聖靈識透 神的心意,滲透父神深奧隱藏的事,且要在我們裡面成為活水泉源。倘若如此,那麼,有關基督的啟示就是那源源不絕的活水。凡甘願等候 主(即安靜,滿心相信,倚靠聖靈來彰顯 神心意的),都可以將之領受。教會充塞著那些到處說「神告訴我」或「我為你從 神得著話語」的一些所謂先知。他們多半都胡言亂語。

如今最需要的,就是祂絕無繆誤的話語,即既真實,又活潑的啟示。撒母耳從 神領受了這種話語,這是以色列民眾所周知的。在舉國上下眾多的聲音當中,他的話語句句應驗,從未落空。如今,許許多多人都試圖過濾眾多聲音,好聽見 神清晰的話語。聖徒們都受到眾多聲音的衝擊,而越發疲憊。他們只能從堆積如山的糠秕中找著幾粒麥子而已。

神全地的子民都準備要在主裡勇往直前。他們靈裡飢渴,對講台上既輕浮,又愚昧的信息厭倦不已。他們來信要求我為他們的牧者禱告。他們說:「他並沒有從 神領受話語!他沒頭沒腦,輕佻浮躁,滿口笑話。他缺乏靈火!他所說的,一點都沒有感動我們!我們可怎麼辦呢?」

主正在呼籲衪的新婦;有一批哀哭祈求的聖潔餘民正在從老底嘉(教會)出來。問題是:我們的講台有否充份蒙受膏抹,且領受新鮮啟示的 神人,足以扶持他們?有沒有滿有 神智慧的 神人來牧養他們?

惟獨主是真光。若你沒有委身來傳揚衪,你就不會除去黑暗!全世界都臥在黑暗裡,惟有真光能驅散黑暗。就是說,惟獨主能成就這事!神安排了你們一些人在黑暗的地方裡。彼得說:「我們並有先知更確的預言,如同燈照在暗處…」(彼後1:19) 保羅說:「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 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 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林(B後4:6) 約翰說:「…獸的國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啟16:10)

你的善行不能驅散黑暗!以下的都不能除去黑暗:傳講有關社會問題、你那些舊的司布真(Spurgeon)筆記、述說故事、 個人上的經歷等等。讓我再進一步說,除非主的榮耀真光大大照耀,否則,你捆綁黑暗權勢也是無補於事!惟有主臉上所反照 神的榮光才能驅散黑暗!我建議所有傳道人都擱下自己的筆記,再也不要研讀別人的講章,而在內室裡單單鑽研基督。我們都服事同一位 神。正如所有充份認識主的人一般,我們都蒙受同一位聖靈的教導。這乃是關乎既飢渴,又迫切的心!

我曾經是個「大有名聲」的佈道家,帶著一大隊人到各處講道。幾千人會來聽我証道。然而,我靈裡卻漸漸空虛起來,因為我過份忙碌,無法親自領受啟示。我不禁哀哭了!我感到既孤單,又痛苦。當我沮喪時,有一位聖徒給了我一本幹那爾(Gurnail)所寫的「穿上全副軍裝的信徒」("Christian in Complete Armor")。這本書令我非常難過!我說:「我在認識 神上不如這人!」我便停下來,閱讀了這些清教徒的著作:西壘斯(Sibbles)、白朗(Brown)、約翰‧歐文(John Owens)、和華生(Watson)。我又讀過白斯特(Baxter)、本楊(Bunyan)、路德(Luther),史芬理(Zwingli)、以及近代作者衛斯理(Wesley)、約翰‧弗列察(Fletcher)、達祕(Darby)、司東尼(Stoney)、麥恩托(Mackintosh)、史樸克(T.Austin-Sparks) 等等的著作!他們只令我靈裡飢渴,要在衪裡面尋找自己的崗位。直到 神說:「停下來,要以聖經為糧!」

神的聖民啊,要以聖經為糧!你要親自與 神接觸,領受 神源源不絕的啟示!你的講道,要一年比一年更為豐富。你要保持信息新鮮!要單單傳揚基督,榮上加榮!成功的講道?動機?有關自我形像的講道?政治上的講論?都要一概被摒棄。這些只不過是人缺乏啟示,而推銷的渣滓而已!

保羅說明,主不僅向他顯現,更透過他而被彰顯出來(參看加1:16)。本週,我從主內一位虔誠的長者接到了一封寶貴的來信。他為人敬虔,令我彷彿聽見保羅說話一般。他這樣寫:「 保羅所能領會的有限,並不減少 神的榮耀,或令他難以將之宣告。我相信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從祂所尋求的,都是我們確實所需,有關祂的知識。而且,聖靈必須使我們所尋求的真理在我們裡面成為真實,我們才能的確將之擁有。既然如此,我們要開始明白,神不會把過於我們所能領會,且在生活上實踐的,傳授給我們;我們也不應這樣希冀。若我們靈裡缺乏相關的生命造就,啟示可以對我們有損無益。我們還是該渴慕生命樹(Tree of life),過於渴慕知識善惡樹(Tree of knowledge)。我們僅僅認識且仰望衪,就能突然曉得且明白真理奧祕,得知我們絕不能透過任何研究,而明瞭一切。「在各樣善事上,成全你們,叫你們遵行祂的旨意,又藉著耶穌基督在你們心裡行祂所喜悅的事…」(來13:21)」

單單傳揚信息,而缺乏生命上的改變,就是褻瀆 神。傳揚一些道理,卻沒有這之應用在自己的生活和事奉上,乃是 神看為罪惡的。某些膚淺的人也許可以毫無戒心地傳揚基督,但 神的僕人使女絕不如此!我們必須把有關基督,越發加增的啟示傳揚出來 – 惟當自己已深受那啟示所改變。我如今的禱告就是:「神啊,求你僅僅讓我傳揚我憑聖靈而領會的!但願這信息豐盛盈滿!但願這信息先造就我自己的性情和品格。但願這信息會成為我和主之間屬靈經歷的一部份。」

保羅說出了他私下的一個擔憂:「…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誠然,他絕不會懷疑自己在主裡安穩的地位。這並不是他心中所想的。「棄絕」("castaway")希臘文這裡的意思就是「未得認許」("unapproved")或「不配」("unworthy")。他想到因傳揚他所不認識的基督,或沒有實踐福音,又在審判台前受審判,便不寒而慄。所以,保羅常常論到「活出基督」或「主活在我裡面」。在保羅眼中,任何向別人傳道的傳道人必須越發認識且實踐基督,否則,他會不得蒙認許!

我必須在結束時向你發出一個問題。這是聖靈所追問我的!除非你能回答,否則,你無法繼續自稱為 神的僕人!這是關乎這整篇道的中心思想。

你除主以外,確實一無所求嗎?祂確實是你的一切,即你生存的目的嗎?你生命中的糞堆在哪兒?你有否為要領受有關祂的啟示,而看萬事為有損的呢?若你除主以外,一無所求,你的職業就不是你的事奉,乃是你的禱告!若衪是你的一切,你就會把成功途徑視為邪惡!你會藏在衪裡面!你不必受提醒,才會尋求祂!你會常常到禱告內室去,深知你一旦進去,就與衪一同坐席!你會敬拜祂!哦,是的,你會從容不迫地坐在祂面前,愛祂,舉手敬拜,且渴慕衪。

我們許多人都會利用主!我們會利用祂來擴展自己的事工,建立我們自己的王國。我們會以祂的名來買賣交易!但願 神赦免我們!

境界里,主的筵席已为著我们的缘故,而被摆设好了。主对祂的门徒说过:「我将国赐给你们,正如我父赐给我一样。叫你们在我国里,坐在我的席上吃喝…」(路22:29-30) 摩西、亚伦、拿答、亚比户和以色列的众长老都到西乃山在 神的筵席里吃喝。「他们看见以色列的 神,衪脚下彷彿有平铺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衪的手不加害在以色列的尊者身上;他们观看 神,他们又吃又喝。」(出24:9-11)

 

这是可等可畏的一幅图画:七十四位 神人与祂一同坐席!那一定是个既荣耀,又超自然的筵席!那经历实在令人力不可支;除了摩西以外,没有人能将之领受。亚伦离开筵席下山後竟然铸造了一只金牛犊。拿答和亚比户则献上了异样的燔火,被 神击杀了。

以色列的君王都经常摆设御宴。凡被列为座上客的,都大有尊荣。大卫邀请了米非波设来赴宴。「大卫说:「你不要惧怕,我必因你父亲约拿单的缘故施恩与你,将你祖父扫罗的一切田地都归还你,你也可以常与我同席吃饭。」」(撒下9:7)

示巴女王曾因所罗门王的御宴而讚叹不已。她实在叹为观止,神不守舍。「席上的珍馐美味,群臣分列而坐,僕父两傍侍立,以及他们的衣服装饰…」(代下9:4) 示巴女王因在御宴上所见所闻的,而讚叹说:「你的群臣、你的僕人,常侍立在你面前,听你智慧的话,是有福的。」(代下9:7)

在筵席里,王会在那既荣耀,又亲密的气氛中分尝他的智慧。他会向在座的人敞开心怀。尼希米说:「除了从四围外邦中来的犹太人以外,有犹大平民和官长,一百五十人在我席上吃饭。」(尼5:17) 来赴这些筵席的实在络绎不绝。

大卫论到他的 神说:「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诗23:5)

我尝试透过一些旧约经文显示,御宴乃预表属天的筵席。凡被邀请的都视之为光荣,且绝不会错过。

大卫曾经被邀请去赴扫罗的御宴。由於扫罗满心忌恨,赴该筵席是大有风险的。於是,大卫与约拿单相讨有关透过缺席,来断定扫罗是否要杀自己。约拿单说:「…你的座位空设,父必理会你不在那里。」(撒上20:18) 王果然发现他缺席了!…大卫的座位还空设;扫罗问他儿子说:「耶西的儿子为何昨日今日,没有来吃饭呢?」(20:27)

我不禁思索,究竟有多少人会领会这些经文的属灵意义呢?扫罗诚然不会预表主,他的筵席也并没有预表主的筵席。然而,旧约君王的筵席乃是预表我们主属天的筵席。

保罗对我们说:「…我们守这节(keep the feast)…」(林前5:8) 换言之,让我们清楚明白,我们在主属天御宴里的座位已被安排好了。保罗说:「务要出席!绝不要被人说你「缺席了!」」

若扫罗可以这样说大卫:「他为什麽没有来赴宴?他在哪儿?」,难道主不会同样说我们吗?我们的主可以说:「我在我的御宴上为你安排了座位。我的僕人该在那里瞻仰我的面,聆听我的智慧,好认识我。我会在那里以生命粮餵养他们。这是莫大的光荣!你为什麽不郑重其事?你为什麽没有就座?你东奔西跑为我工作和发言;为什麽你不与我同坐,向我学习?你在哪儿呢?」

事实上,我们都没有赴这筵席!我们都不明白,灵里活过来,与主同坐在天上,是何等威严和尊贵的。我们过於忙碌,无法赴祂的筵席。

我想像我们的主垂看全地,看见许许多多自称为祂名下的人。他们包括僕人、牧者、宣教士、主内同工、以及 神的圣民!我问自己,对於那些自称忠贞於祂的人,主最大的要求究竟是什麽?有麽会令衪心怀大慰,心中喜悦呢?我们要为祂建造什麽吗?是不是更多教会?更多圣经学院?更多福音中心吗?更多服事困苦人的收容所和机构吗?祂既不住在人手所建的居所,便有更大的要求!所罗门以为自己为 神建盖了一座永存的圣殿。可是不到50年,它就朽坏了;不到400年,它更全然被毁了。比起永恒,这只不过是瞬间而已。祂既大有荣耀,我们又能为祂的荣耀成就什麽呢?诚然,祂并不是要更多荣美伟大的地上事工。

我们的主最要从祂的僕人、传道、牧人身上得著的,就是灵里的相交(即祂属天的筵席里与祂合一;亲近祂的时间和地点;为要得灵粮、力量、智慧和相交,不断来到祂跟前)!

这世代的人所领受有关主的启示,非常有限,因为如此多的人都在筵席里缺席了!他们的座位空设了!如今,教会里的对主的看见,既不自然,又未能充份发展。他们有许多的讲道,讚美,并无尽的讲论有关衪,可是很少人确实欣赏主的筵席!很少人得知在主里崇高的圣召如此伟大和威严。

我们都错误地从事奉,而不是相交,得著灵里的喜乐。我们越发为主工作,却愈来愈少认识祂!我们会疲於奔命,心神耗尽,到天涯海角去,献身於祂的事工上,却鲜来赴宴!我们对主的筵席太随便了。我们对亲近祂,学习祂,并没有郑重其事!

保罗说到在叁年间,与世隔绝,到阿拉伯的沙漠去。在那荣耀的叁年岁月里,他在属天的境界里与主一同坐席。主就在那里,把祂所知的都一概传授保罗,彰显 神的智慧。对保罗来说,言谈是不够的,超自然的彰显是不足的!一次得见主,以至失明,且从天上听见衪的声音,是不够的!他已见过主一眼,经历过所有 神人所得最属灵的圣召。

然而,保罗要更多得著!他灵里呼求说:「但愿我能认识衪!」难怪他可以对所有主内的肢体说:「…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林前2:2) 他实在说:「任由以下的情形发生:耶路撒冷的犹太教徒固守他们的律法主义;其他人因他们的信仰论点而争辩;试图以自己行为称义的人会疲惫不堪;教会里其他的人以为他们已凭著世俗的智慧超越了我。然而,我除主以外,一无所求!」

保罗在叁方面大大委身後,就离开了阿拉伯;而这叁方面都是单单关乎基督的!神对凡与祂坐席的人所要求叁方面的委身如下:

自从主上十字架以来,所有属灵伟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重视主的筵席。他们会沉浸於那既荣耀,又广大无边的基督里。而且,他们离世时,会因自己对主鲜有认识,要更多认识祂而悲歎。这些人都是如此:门徒们、保罗、许多初期教会的先贤、路德(Luther)、史芬理(Zwingli)、清教徒们、以及在过去两个世纪里的英国传道人,卫斯理(Wesley)、弗列察(Fletcher)、韦特非尔(Whitefield)、慕勒(Mueller)、司东尼(Stoney)、麦恩托(Mackintosh)、史樸克(T.Austin-Sparks)。美国今昔的虔诚人,包括杜撒(Tozer)、瑞芬希尔(Ravenhill)等等,也是如此。

这是何等大能的一个名单;他们都共有这支配他们一生的热忱:有关基督,越发加增的启示。他们对以下的毫不计较:精彩绝伦的、世俗的、属世的、成功、雄心、或世上的名誉。他们不求物质、祝福、被使用,也不为自己求麽,他们但求更充份的启示,好得知主的荣耀和广大。

魔鬼晓得自己时日无多,便怒不可遏,到处出击。因此,信徒必须更多领受主的启示!撒但更加耀武扬威,而阴府正在向这世代的人发洩尽其怒气。仇敌的坚固营垒前所未有地巩固,强大,且根深蒂固。毋庸置疑,撒但前所未有地向世人显露牠自己。人们对撒但、牠的权势、国度、手段,愈来愈认识,接纳,且并不害怕。

在现今最後的一场战役里,圣经学校对主的基本认识是不足够的!有关衪的知识是不足够的。毕生对主的研究还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放弃研究基督,来赴祂的筵席,而让圣灵向我们启示有关祂!因此,我们需要付上时间来与祂一同坐席。

我多多读过有关主的著作,而那些作者都并不确实认识衪。他们的写作既精确,又道理纯正,可是却缺乏生命!他们并没有赴祂的筵席!惟有常常到祂面前来,亲近祂,聆听衪的声音,为要领受智慧而等候祂,你才会认识衪!忙忙碌碌,心事重重的人绝不会认识祂。多年来,他们会因过往某种异象,而旧事重提。他们几年来都没有领受过新鲜的话语,即有关主新的启示。他们会荣耀且高举主,但并没有视祂为自己的生命。

除非你决心寻求有关主的权能与荣耀,越发加增的启示,否则,你还是不要进入这邪灵横行无忌的世界!黑暗的权势会嗤笑你。你会对黑暗的国度毫无影响力。惟有那些充份认识主,越发看见祂的,才会令全阴府畏惧。你必须不仅懂得属灵四定律(four spiritual laws)。你必须常常屈膝祷告,从 神的宝座圣所出来,否则,你会在仇敌面前萎靡不振。

我们都需要备有广大的福音来应付这邪恶时代那些既複杂,又愈来愈多的难题!神并不会解决难题,乃会以祂广大的能力将之吞灭。神人领受过有关基督越发加增的启示,便对困难、恶魔、地上的权势,毫无惧怕!他晓得主大於一切。

我们对主的看见太狭小,太有限了。若我们领受了启示,得知主如何广大无边,毫无限量 – 我们就再也不会因生活上的难题而力不可支。在过去十年里,有关「做事方法」的书籍,不可胜数。有关人所知晓的每一个题目,一些提供容易方法的书本已将之涵盖。这一切都是关乎人该做什麽,从而得纾解。可是,这些方法多半都价值不大!它们全是基於一些狭隘的启示,有关主的广大。

请试想 神子民婚姻上的种种困难。几十年来,人的意见都失败了。书籍、磁带、讲座都没有多少影响力。情形每况愈下。人们确实需要回到主面前,即进入祷告内屋,赴主的筵席,因主的丰满和广大而全神贯注。多半的人都不会寻求 神。他们不会饮於真道,以主为粮。所以,他们可能会因这时代的风气,而受害。

保罗立定心志,要领受有关基督,越发加增的启示。他对主的认识都是主在祂的筵席上教导,并圣灵所显示的。他说:「(神)用启示使我知道福音的奥祕…」(弗3:3) 圣灵识透 神深奥隐祕之事,而保罗不断求这恩赐,好明瞭且传扬「基督那测不透的丰富」(弗3:7) 保罗说过,我们都可以得知基督里那些荣耀的丰富。他说到 神永远的旨意说:「我们因信耶稣,就在祂里面放胆无惧,笃信不疑的到 神面前。」(3:12)

求 神为此而帮助我们,赦免我们:我们都没有利用这「笃信不疑的到 神面前」的机会,来领受祂在荣耀里那广大无边的丰富。神正在寻找一些这样的信徒;他们不会为要寻找真正的话语,而过滤众说纷纭的声音;他们不会因此而得满足。祂乃在寻找那些透过个人上深切的关係,而寻求有关祂的启示的人。

有多少牧者、传道、和教师可以像保罗一般说:「…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於人的意思。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加1:11-12)? 你所教导的是什麽呢?是人所教你的吗?是你从一些伟大牧者所得的启示所改编的吗?你有否亲自领受启示?你所得的启示有否越发加增?上天有否向你敞开?

保罗说:「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衪…」(徒17:28) 真正的 神人活在这非常小的範围里:他们的生活、一举一动、以及存活都只环绕著主所关心的事情上。

我从多年来的事奉中已得知,圣灵吸引我单单服事主!我心中多麽渴望,只要传扬基督!然而,我发现那範围太狭窄了,因为我一心两用,无法领受源源不绝的启示来维持这样的讲道。

为要单单传扬基督,你必须从圣灵领受源源不绝的启示!否则,你至终会反覆讲述一些陈旧的启示。圣灵识透 神的心意,渗透父神深奥隐藏的事,且要在我们里面成为活水泉源。倘若如此,那麽,有关基督的启示就是那源源不绝的活水。凡甘愿等候 主(即安静,满心相信,倚靠圣灵来彰显 神心意的),都可以将之领受。教会充塞著那些到处说「神告诉我」或「我为你从 神得著话语」的一些所谓先知。他们多半都胡言乱语。

如今最需要的,就是祂绝无缪误的话语,即既真实,又活泼的启示。撒母耳从 神领受了这种话语,这是以色列民众所周知的。在举国上下众多的声音当中,他的话语句句应验,从未落空。如今,许许多多人都试图过滤众多声音,好听见 神清晰的话语。圣徒们都受到众多声音的衝击,而越发疲惫。他们只能从堆积如山的糠秕中找著几粒麦子而已。

神全地的子民都準备要在主里勇往直前。他们灵里饥渴,对讲台上既轻浮,又愚昧的信息厌倦不已。他们来信要求我为他们的牧者祷告。他们说:「他并没有从 神领受话语!他没头没脑,轻佻浮躁,满口笑话。他缺乏灵火!他所说的,一点都没有感动我们!我们可怎麽办呢?」

主正在呼籲衪的新妇;有一批哀哭祈求的圣洁馀民正在从老底嘉(教会)出来。问题是:我们的讲台有否充份蒙受膏抹,且领受新鲜启示的 神人,足以扶持他们?有没有满有 神智慧的 神人来牧养他们?

惟独主是真光。若你没有委身来传扬衪,你就不会除去黑暗!全世界都卧在黑暗里,惟有真光能驱散黑暗。就是说,惟独主能成就这事!神安排了你们一些人在黑暗的地方里。彼得说:「我们并有先知更确的预言,如同灯照在暗处…」(彼後1:19) 保罗说:「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 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 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B後4:6) 约翰说:「…兽的国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头。」(启16:10)

你的善行不能驱散黑暗!以下的都不能除去黑暗:传讲有关社会问题、你那些旧的司布真(Spurgeon)笔记、述说故事、 个人上的经历等等。让我再进一步说,除非主的荣耀真光大大照耀,否则,你捆绑黑暗权势也是无补於事!惟有主脸上所反照 神的荣光才能驱散黑暗!我建议所有传道人都搁下自己的笔记,再也不要研读别人的讲章,而在内室里单单钻研基督。我们都服事同一位 神。正如所有充份认识主的人一般,我们都蒙受同一位圣灵的教导。这乃是关乎既饥渴,又迫切的心!

我曾经是个「大有名声」的佈道家,带著一大队人到各处讲道。几千人会来听我证道。然而,我灵里却渐渐空虚起来,因为我过份忙碌,无法亲自领受启示。我不禁哀哭了!我感到既孤单,又痛苦。当我沮丧时,有一位圣徒给了我一本幹那尔(Gurnail)所写的「穿上全副军装的信徒」(\"Christian in Complete Armor\")。这本书令我非常难过!我说:「我在认识 神上不如这人!」我便停下来,阅读了这些清教徒的著作:西垒斯(Sibbles)、白朗(Brown)、约翰‧欧文(John Owens)、和华生(Watson)。我又读过白斯特(Baxter)、本杨(Bunyan)、路德(Luther),史芬理(Zwingli)、以及近代作者卫斯理(Wesley)、约翰‧弗列察(Fletcher)、达祕(Darby)、司东尼(Stoney)、麦恩托(Mackintosh)、史樸克(T.Austin-Sparks) 等等的著作!他们只令我灵里饥渴,要在衪里面寻找自己的岗位。直到 神说:「停下来,要以圣经为粮!」

神的圣民啊,要以圣经为粮!你要亲自与 神接触,领受 神源源不绝的启示!你的讲道,要一年比一年更为丰富。你要保持信息新鲜!要单单传扬基督,荣上加荣!成功的讲道?动机?有关自我形像的讲道?政治上的讲论?都要一概被摒弃。这些只不过是人缺乏启示,而推销的渣滓而已!

保罗说明,主不仅向他显现,更透过他而被彰显出来(参看加1:16)。本週,我从主内一位虔诚的长者接到了一封宝贵的来信。他为人敬虔,令我彷彿听见保罗说话一般。他这样写:「 保罗所能领会的有限,并不减少 神的荣耀,或令他难以将之宣告。我相信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从祂所寻求的,都是我们确实所需,有关祂的知识。而且,圣灵必须使我们所寻求的真理在我们里面成为真实,我们才能的确将之拥有。既然如此,我们要开始明白,神不会把过於我们所能领会,且在生活上实践的,传授给我们;我们也不应这样希冀。若我们灵里缺乏相关的生命造就,启示可以对我们有损无益。我们还是该渴慕生命树(Tree of life),过於渴慕知识善恶树(Tree of knowledge)。我们仅仅认识且仰望衪,就能突然晓得且明白真理奥祕,得知我们绝不能透过任何研究,而明瞭一切。「在各样善事上,成全你们,叫你们遵行祂的旨意,又藉著耶稣基督在你们心里行祂所喜悦的事…」(来13:21)」

单单传扬信息,而缺乏生命上的改变,就是亵渎 神。传扬一些道理,却没有这之应用在自己的生活和事奉上,乃是 神看为罪恶的。某些肤浅的人也许可以毫无戒心地传扬基督,但 神的僕人使女绝不如此!我们必须把有关基督,越发加增的启示传扬出来 – 惟当自己已深受那启示所改变。我如今的祷告就是:「神啊,求你仅仅让我传扬我凭圣灵而领会的!但愿这信息丰盛盈满!但愿这信息先造就我自己的性情和品格。但愿这信息会成为我和主之间属灵经历的一部份。」

保罗说出了他私下的一个担忧:「…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诚然,他绝不会怀疑自己在主里安稳的地位。这并不是他心中所想的。「弃绝」(\"castaway\")希腊文这里的意思就是「未得认许」(\"unapproved\")或「不配」(\"unworthy\")。他想到因传扬他所不认识的基督,或没有实践福音,又在审判台前受审判,便不寒而慄。所以,保罗常常论到「活出基督」或「主活在我里面」。在保罗眼中,任何向别人传道的传道人必须越发认识且实践基督,否则,他会不得蒙认许!

我必须在结束时向你发出一个问题。这是圣灵所追问我的!除非你能回答,否则,你无法继续自称为 神的僕人!这是关乎这整篇道的中心思想。

你除主以外,确实一无所求吗?祂确实是你的一切,即你生存的目的吗?你生命中的粪堆在哪儿?你有否为要领受有关祂的启示,而看万事为有损的呢?若你除主以外,一无所求,你的职业就不是你的事奉,乃是你的祷告!若衪是你的一切,你就会把成功途径视为邪恶!你会藏在衪里面!你不必受提醒,才会寻求祂!你会常常到祷告内室去,深知你一旦进去,就与衪一同坐席!你会敬拜祂!哦,是的,你会从容不迫地坐在祂面前,爱祂,举手敬拜,且渴慕衪。

我们许多人都会利用主!我们会利用祂来扩展自己的事工,建立我们自己的王国。我们会以祂的名来买卖交易!但愿 神赦免我们!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