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疲乏,還是追趕 | World Challenge

雖然疲乏,還是追趕

Gary WilkersonFebruary 6, 2012

「基甸和跟隨他的三百人,到約但河過渡,雖然疲乏,還是追趕。」(士8:4)

基甸的生平是個完美的例証,說到 神會為要彰顯衪的榮耀,而為衪的僕人安排絕境。神呼召了這羞怯的人來率領以色列民與強敵作戰。比起米甸的100,000大軍,以色列的2,2000軍兵實在寡不敵眾。

說到缺乏資源 – 他們得勝的機率少之又少,幾乎是不可能的。然而,基甸相信 神的話語,遵行了。你認為 神有何回應呢?衪使情況變得更加嚴峻!

是的,神為要得榮耀,推了基甸的極限—遠遠超過了他的極限。

聖經帶給了我們一些令人希奇的功課,說到 神的資源,並祂要將之供應的心願。我發現了其中的一個功課就是,惟當我們超越了我們自己的極限,神才會把祂不可思議的供應賜給我們。

衪渴望向拭目以待的世人顯示,祂必把不可能的勝利帶給那些倚靠祂的人。

如今,我從基甸的故事裡看見四則為我們而設的功課。

第一, 神絕不會因資源有限而受限制。

當 神呼召我們去成就事情時,衪的資源總是無窮無盡的。我們若要處身於基甸的境地,或許會這樣想:「神啊,你如今必須辦到。我們需要援軍、更強的兵器、更多供應 – 否則,我們一點機會都沒有。」

但是,神所作的剛剛相反。祂對基甸和他的隨從說:「有沒有任何人是膽顫心驚,或灰心喪志的?回家去吧。你們可以休息休息,享受一下。」(參看士7:3)

請想像基甸聽見後,心中會怎麼樣想。「嘩,神啊!你本該加添我們的軍力,不是減少。我們所需的,是更多人,不是更少呀!」

然而,神對聚集著的每個人發出了這信息:「凡是靈裡願意的,如今都要立定心志與比你們大十倍的敵軍作戰。米甸人是更強悍兇猛。但是,我站在你們的一方,且必賜你們米甸人所缺乏的。」

你無法因基甸希望預先得著供應而責怪他。我們多半也會如此。我們甚至會引用主有關「計算代價」的比喻,有關一位君王上陣作戰的例証:「或是一個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豈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萬兵,去敵那領二萬兵來攻打他的麼?若是不能,就趁敵人還遠的時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條款。」(路14:31-32)

我們會讀到這段經文,心中想:「主說過承接一件事,而缺乏適當的資源,就是愚昧。這樣會羞辱 神的聖名。」

那是個正當的方法,是該被稱揚的。但是,主並沒有透過這比喻這樣說。其實,衪以一個頗為大膽的聲明作為開始,說:「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14:27)

嘩,主在此並不是指要有足夠的資源。祂乃是說到不要在跟從祂上半途而廢。衪要我們全然倚靠—就是說,要撇下一切來跟隨祂。衪以同樣強烈的話語作為結束,說:「你們無論甚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14:33)

我們的主清楚說明:「我們跟隨祂,就要「全力以赴」。而且,這是指放棄倚靠自己(即再也不倚靠自己的才幹與資源),而倚靠祂的供應。

神往往會故意限制我們的資源,來保証祂得著一切的榮耀。

神在此甚至使基甸的情況更為嚴峻。祂吩咐他說:「跟隨你的人過多,我不能將米甸人交在他們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誇大,說是我們自己的手救了我們。」(士7:2)

在這時刻,基甸一定心中想:「我需要停止禱告。我每次祈求,神就把一些東西挪去!」請試想,基甸要為全國的存亡而負責任。如果他開始削減兵力,眾人就會以為他瘋了。然而,這正是 神為要榮耀祂自己而安排的景況。

我們的一些戰役之所以存在,是為要教導我們敬拜。基甸的處境正是如此:他看見 神要超自然地拯救他們脫離強大的米甸人 – 甚至在這件事發生以前 -- 他就馬上跪下來。「基甸聽見…,就敬拜 神…」(士7:15)

這向來就是 神對我們的計劃。當我們看見惟獨祂能帶來勝利 –- 祂且應許說,祂必以惟獨祂能成就的方法來施行拯救 – 我們心中就會敬拜讚美,世人也會受震撼,肅然起敬。

當基甸打發士兵(一共1,2000人)回家時,他顯然舉目望天。這樣一來,他的軍兵就被削減超過一半,只剩下10,000人。當時,敵軍的比例就是十比一。神再次令基甸大為詫異。「耶和華對基甸說:「人還是過多。」」(7:4)

當時,基甸一定非常驚訝,說:「神啊,你在開玩笑嗎?還要削減?」然而,神指示他說:「你要帶他們下到水旁,我好在那裡為你試試他們;我指點誰說,這人可以同你去,他就可以同你去;我指點誰說,這人不可同你去,他就不可同你去。」(7:4)

神顯然胸有成竹,基甸又遵行了。「基甸就帶他們下到水旁;耶和華對基甸說:「凡用舌頭餂水,像狗餂的,要使他單站在一處;凡跪下喝水的,也要使他單站在一處。」於是用手捧著餂水的有三百人;其餘的都跪下喝水。耶和華對基甸說:「我要用這餂水的三百人拯救你們,將米甸人交在你手中;其餘的人,都可以各歸各處去。」」(7:5-7)

聽來,這也許像個奇怪的徵兵過程,但 神有清楚的旨意。你要明白,那些餂水的是那麼口渴,以致不顧一切。但是,那些以手取水的則保持警覺,察看周圍的動靜。總之,他們並不是一些主日學老師—神乃是為以色列的特種部隊篩選精兵。

神解決了這件事後,便開始發動衪超自然的大計。當夜,衪給了一名米甸士兵驚嚇全營的一個夢。衪又打發基甸和他以約300人組成的部隊上陣作戰,叫他們大大得勝。米甸人潰不成軍,所剩下的15,000只好逃命。基甸和他的隨從馬上乘勢追擊,結果大獲全勝。

第二, 沮喪感可以妨礙 神的計劃,但絕不能阻止祂最終的勝利。

次日早晨,基甸和他的隨從來到以色列的一個城鎮,看見有一群人迎面而來。他們不但沒有恭賀他們,反倒質問基甸。「以法蓮人對基甸說:「你去與米甸人爭戰,沒有召我們同去,為什麼這樣待我們呢?」(士8:1)

聽來,這是何等無理?基甸剛剛以350軍兵打敗了85,000敵軍,而卻被留在家裡的一批人大加批評!他們責怪他說:「你為什麼沒有召我們同去?我們會與你們一同作戰的。」在勝利在握之後,談何容易。他們質疑了基甸的領導才能。「他們就與基甸大大爭吵。」(8:1)

如果你處身於基甸的境地,你就會更容易明白當時的情景。有時候,最令我們心灰意冷的經歷並不是由於戰役,乃是由於我們自己的屬靈家人。敵人的譴責都是可意料之事;但當我們被弟兄姐妹批評時,就實在防不勝防了。

我喜歡基甸的反應:他不讓意志消沈。在那時刻,他大可以把榮耀的勝利忘得一乾二淨,靈裡沮喪;但是,他剛剛相反。他稱讚那些人說:「我所行的,豈能比你們所行的呢?」(8:3) 繼而,他復述了這些人曾經大敗敵軍的光榮史。

我因基甸這樣的智慧而感到驚奇。我們許多人都會反駁說:「你們為什麼責備我。我剛剛救了你們的命!」我們很容易會耗廢精力與家裡的人爭吵,且忘卻 神所定下的使命。然而,基甸抵擋了這種試探,使批評他的人怒氣全消。「基甸說了這話以法蓮人的怒氣就消了。」(8:3)

我喜歡聖經接下來的記載:「基甸…到約但河過渡…」(8:4) 。他不與他們辯駁,繼續勇往直前。這是為我們而設何等樣的一個功課:當我們不肯因一些小戰役而分心,就能確實活出自己的使命了。

第三, 神會向疲乏的人施恩典,叫他們得勝。

每一位信徒在某些時候都需要靈裡得安舒—這是屬靈生活上的一個事實。主深知祂的門徒需要時間在 神裡面得安寧,且重得他們的焦點。因此,祂經常呼籲他們從一些艱難,令人疲乏的事工上歇一會。

然而,在必須爭戰的時候,有分辨能力的信徒會對自己說:「現在,我雖然筋疲力竭,卻無法休息。主呼召了我去作戰。」

對於基甸和他的隨從,那是極其心力交瘁的一天。這一切都發生在24個小時之內:逐漸篩選精兵、激烈地為戰役而準備、通宵達旦與100,000名敵軍作戰。基甸要等到次日早晨,才能歇一會(那時,他又被批評他的人質問)。因此,我們讀到基甸和他的隨從都「雖然疲乏,還是追趕」(8:4)。他們都以 神的使命為焦點!

重點如下:有時候,經過了漫長的一天之後,神為你所安排的戰役才剛剛開始。我們計算跟隨主的代價,就必須期待漫長的日子。我們可以預料清早的呼召、連日來的緊張情況和壓力、並通宵達旦的爭戰。我們料想自己會感到筋疲力盡。然而,在神所定下的時間,祂會按照祂的應許,有所突破,帶來勝利。

然而,基甸還要經歷更多疲乏—再一次,這是他自己的人所加給他的。他和他的隨從追趕米甸人,抵達疏割時,飢腸轆轆。「基甸對疏割人說:「求你們拿餅來給跟隨我的人吃;因為他們疲乏了,我們追趕米甸人…」(士8:5)。

基甸被當地的人拒絕了。於是,他只好帶著疲乏的身軀到另一個城毘努伊勒去了—可是,那裡的人又不肯供糧給他們。基甸回應說:「我平平安安回來的時候,我必拆毀這樓。」(8:9) 我並不相信基甸一怒之下,本意如此。他說:「神必在這場戰役中賜我們勝利—然後,我必回到這裡來。那時,你們會感受了棄絕 神所帶來的自然後果。」

這些人不肯聽信以色列民有關在前個晚上奇妙得勝的好報告。基甸甚至筋疲力盡,還是沒有忘記 神即將會帶來勝利。但願我們也是如此:我們在困境中繼續倚靠主—正如基甸一般 – 就可以知道 神即將大獲全勝。

第四, 神在得勝上絕不半途而廢。

我們跟隨主,不可以因自己疲乏,而以部份的勝利為滿足。這是 神萬萬不容許的。祂的計劃總是要徹底拯救我們 – 而且有時候,這是在最後的半個小時(當我們滿有挫折感,疲憊不堪,無法再走一步路時),才會臨到。

基甸經過了種種失望後,大可以說:「兄弟啊,你們都曉得我們成就了不少 – 超過我們所想像的。我們經歷了自己在一天裡只能應付的。現在,我們一同回家吧。我們可以明天起程。」

感謝 神,基甸從未放棄他的使命。我相信他聽見 神對他說:「基甸,務要繼續下去。你要為你的兒女和城市爭戰。是的,我已命定你得勝 – 但我呼籲你要倚靠我,勇往直前。」

朋友啊,神在你的戰役中同樣對你說。或許你的婚姻有困難,無法再維持一天。也許你為自己的兒女多多禱告後,事情卻每況愈下。也許你前途渺茫。正如神待那300人一般,祂在對你說:「我要你立定心志,與那比你大十倍的仇敵作戰。你自己無法勝過這大敵。但是,我必把他們缺乏的賜給你。」

其實,我們所面對的每一場戰役都有永恆的旨意在其中。這並不是僅僅關乎打敗大敵,乃是關乎高舉主。我們在倚靠 神上超越自己的能力,祂就必提供一切力量,好讓我們能完成爭戰 – 衪且必以祂自己的方法來得榮耀。

總之,我們都不是蒙呼召去尋求安逸、歡樂、並種種祝福。我們乃是蒙呼召去作戰。是的,神掌控萬事 – 但祂要求我們要為著祂永恆的旨意,憑信心而行。我們必須屈膝禱告,且遵行衪的吩咐。每當祂呼召我們行事,就必供應一切力量,好讓我們能有所成就。惟當這樣,世人才能從一批「雖然疲乏,還是追趕」的人身上看見 神奇妙的勝利。

這樣,一家充滿喜樂和敬拜的教會就會單單因這一件事而誇口:「神已帶來了勝利。衪已顯示我們,祂是一切生命、能力和勝利的泉源。而且,我們把一切榮耀歸給祂,深知祂必吸引萬人來歸祂自己。」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