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備主再來 | World Challenge

預備主再來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8, 2008

有一位住在路易士安那州的主內婦女寫信給我們說:「上主日,我們的牧師要求我們見證有關 神在一週中的作為。他自己那五歲大的兒子站起來說:「我昨天晚上作了一個夢。主說祂即將回來。」聖靈使用那孩子向 神的百姓提醒一個榮耀的真理。

很可悲,現今的世代比過去任何一個世代更少知道有關主的再來。一般的教會也很少傳揚這件事。是的,許許多多自稱為信徒的也不想聽到有關這題目。為什麼?

大多數的人,包括信徒,都過著很好的生活;人們的聚焦就是如何使好景長留。正如羅得的妻子一般,許多人都因自己所擁有的而著迷。他們戀慕今生的事物;對他們來說,主再來會打擾他們的好日子。

我聽過有些教會人仕對主有可能「隨時回來」大加譏誚。有關主會即將回來,他們嗤笑不已。是的,根據有些人的神學觀,主幾千年後才會回來。這樣,教會就在主回來作王以前,有充份的時間向所有世人傳福音,且設立一個新的制度。

使徒彼得談及這些事說:「…在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說,主要降臨的應許在那裡呢?因為從列祖睡了以來,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彼後3:3-4)

彼得很尖銳地談及所有故作無知的人說:「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有大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3:10)

再者,據彼得說,主還沒有回來是有原因的。他這樣寫:「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祂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3:9) 原來,我們的主對那些不虔不義的人大加忍耐。

神對我們這世代的人大大忍耐,我個人方面感到很希奇。甚至世俗的人都觀察到現今的道德極其敗壞。縱使你試圖保持自己的良心清潔,你的頭腦也難免因每天所發生的事,而充塞著噩訊。有些事情實在卑鄙邪惡,無法理解:學校裡的謀殺案、凶暴的強姦案、虐待兒童、橫行無忌的同性戀行為、以及無法言諭的種種暴行。

我們心中常常呼求說:「主啊,甚麼時候才會有公道?你甚麼時候才會審判惡人?」我們都問,現今罪惡猖獗,無法言諭,神為什麼遲遲不將之對付。我們更想像惡人終於要跪在主面前,面對衪的聖潔。

但彼得說,如今甚至對那些罪大惡極的人,主的聚焦也不是審判。我們的主反倒著重憐憫。祂以長久忍耐的心,對待那些罪大惡極的人。對於每一個不肯悔改的罪人,祂更等著要施憐憫,好吸引追隨他們。

「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 神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鎔化。但我們照衪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既盼望這些事,就當慇懃,使自己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安然見主。」(3:11-14)

我們可以終日留意中東或其他地方的時勢。但 神說:「你要省察自己的心。務要慇懃持守我的道。」保羅補充說:「我們各人必要將自己的事在 神面前說明。」(羅14:12) 他又警戒我們不要論斷別人,且要小心,免得成為弟兄的跘腳石,使他跌倒。

我們可以確知 神必審判惡人。毫無疑問,報應之日必將臨到。那時,所有譏誚者、恨惡 神並行惡的人都必須交帳。神的冊子將會打開,所有惡行都會被顯明出來,凡抵擋 神權柄的行為,都會被揭露無遺。惡人的行為都會嚴嚴地受審判;而那些惡人則會永遠被逐離 神的同在。

主曾經向門徒保証說:「神的選民晝夜呼籲祂,祂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路18:7) 祂實在說:「是,對於那些譏誚的、逼迫人的、監禁且殺害自己百姓的,神有一天必會對付他們。教會受逼迫而發出的呼聲,神已經聽見了。祂必快快為他們伸冤。然而,主在下一句經文說:「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麼?」(18:8)

主在這段經文的結尾所發出的問題顯明了祂最關心的事。祂實在說:「當我回來的時候,我要尋找一批相信我的應許,知道我必為他們再來的人。問題是,這些人會準備好,等候我嗎?他們會與世隔離,像一位新婦一般,渴慕我把他們接回天家嗎?他們會無瑕無疵,或者他們會被這時代的靈所玷污嗎?我抵達時,會聽見他們呼求說:「主耶穌,我願你來。」嗎?」

接著這聲明,主繼續形容當祂回來時,人類的行為將會如何。衪並沒有說明衪回來的日期,但卻告訴我們當時的社會狀況。

繼而,祂說到聖經中的一段歷史:「當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亞進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覺洪水來了,把他們全都沖去;人子降臨也要如此。」(太24:38-39) 主也提及羅得的時代說:「又好像羅得的日子;人又吃又喝,又買又賣,又耕種,又蓋造;到羅得出所多瑪的那日,就有火與硫磺從天上降下來,把他們全都滅了。人子顯現的日子,也要這樣。」(路17:28-30)

請注意,主在這裡並沒有提及任何罪惡。我們都曉得,吃、喝正當的飲料、或訂婚結婚都不是罪惡。買賣、種植、建蓋也不是罪惡。這些事情本身無可厚非。其實,主曾經吩咐我們要留在地上,照常作息,直到衪再來。所以,主並沒有把這些活動定為有罪。反之,衪向我們顯明了這些每天所發生的事,彷彿說:「我回來時的生活就是這樣。那將會是一個普通的日子,沒有人會期待什麼事情發生。」

我們都曉得,挪亞和羅得的社會都是因 神的審判而被滅的。那麼,究竟主如何形容這些普通的情景?簡而言之,祂形容了一些定意拒絕 神的審判警告的人。請謹記,挪亞曾經向他當時的社會發豫言共一百二十年,警告有關人類將會全然毀滅。但正如聖經記載:「因為斷定罪名,不立刻施刑,所以世人滿心作惡。」(傳8:11)

我們今天的社會正是如此。人們瘋狂地買賣、吃喝、種植、建蓋。許許多多人都因個人上獲利而著迷了;他們對任何負面的訊息都充耳不聞,以免妨礙他們的追求。甚至世俗的聲音警告有關未來的金融災難,大多數的人也一概忽略了。

有一位敬虔的姐妹向我寫及她與一位年長的猶太婦女的談話。這位大屠殺的幸存者說:「美國今天的情況叫我想起希特勒抬頭當權時的德國。人們對警告一概不理。人們對希特勒的反猶口號掉以輕心。我當時只是一個小孩而已,但我還記得,希特勒開始監禁猶太人,把他們送往毒氣室後,人們繼續狂歡作樂直至深夜。

我記得有些年紀比我大的猶太人說:「這事不可能發生在這裡,即像德國一般教育普遍,又文明的社會。」男的都穿上燕尾服,女的則穿上昂貴的雞尾酒裙子;他們跳舞通宵達旦。僅僅數週後,這些人都像牲畜一般,被推進牢車,被送往集中營去了。他們都以為好景和繁榮會永遠長留。但他們很快就大為震驚說:「僅僅數週前,我們都在跳舞喝酒。怎麼啦?這事怎麼會忽然臨到我們。」」

警告的呼聲已經再次向主的教會發出說:「主要回來了?新郎已在途中。務要自己裝備整齊,預備好出去迎見衪。你要抬頭仰望,因為得贖的日子近了!」縱然如此,主警告過,人們會不顧那呼聲。正如挪亞和羅得的日子一般,人們會照常生活,對衪的再來漠不關心,對所有豫言性的兆頭視而不見。這正是衪回來時的象徵:我們會看見人們蓄意漠不關心。

「當那一夜,兩個人在一個床上;要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女人一同推磨;要取去一個,撇下一個。兩個人在田裡;要取去一個,撇下一個。」(路17:34-36) 主的門徒便問道:「這些人會被取到哪裡去?」祂回答說:「屍首在那裡,鷹也必聚在那裡。」衪實在說:「我就是身體的頭。而頭要與身體連合。」

有些學者說,被取去的乃是一些罪人,他們將會被送去受審判。但聖經並不是這樣說。據以賽亞說,鷹乃是指著教會說的。「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賽40:31) 神也曾經對以色列說:「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出19:4)

主在馬太福音說到選民會被 神提去。「衪要差遣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衪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太24:31) 保羅這樣清楚說明:「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 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裡死了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與主永遠同在。所以你們當用這些話彼此勸慰。」(帖前4:16-18)

縱然這件大事非常戲劇性,主的重點就是,這將發生在一個普通的日子。這日將好像過去在挪亞和羅得社會的審判日一般。男男女女都將上班,照常生活。剎那間,一切將會忽然發生。保羅說:「...我們不是都要睡覺,乃是都要改變,就在一霎時,眨眼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我們也要改變。」(林前15:51-52)

那將會是一個普通的日子。全人類都毫不知情,但在剎那間,主必招聚祂的新婦。

我絕不會令一個信徒懷疑他(或她)是否準備好。大多數的讀者大概都會這樣說:「是,我已經準備好了。我已經悔改認罪,蒙 神赦免了。我信靠主的公義。祂若現在回來時,我曉得自己不會被定罪。我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誰。我肯定自己是屬衪的。」我也會這樣形容自己。

然而,當我重覆讀到主的警戒,我就讀到一些自己無法揮去的經文。主吩咐說:「所以你們要警醒。」(太24:42) 衪接著說:「這是你們所知道的。」(24:43) 換言之,「你若要準備好,就是說,你若要照我所吩咐的自己警醒,這是你必須知道的。」

繼而,主形容了一個以為自己已經預備好的人。結果,這人的家就「被偷取了」(24:43)。接下來,主形容了一個確實有所準備的人(24:45-47)。最後,衪更發出警告有關一個因假冒為善而被下陰府的惡僕。

那確實有所準備的僕人就如一個按時分糧的管家一般。「誰是忠心有見識的僕人,為主人所派,管理家裡的人,按時分糧給他們呢?」(24:45) 主對我們說,這僕人的獎賞就是他將會被派,管理他主人的產業 (參看24:47)。可見,這僕人「按時分糧」是非常重要的。

主這裡所說的管家究竟是指誰?這是關乎為人家長的。這也包括那些牧養「神的家」(參看弗2:19)的牧者們。一個家長要如何「按時分糧」?按照聖經的話語,糧乃代表 神的道。這裡的希臘文也意味到「營養」,其字根的意思就是「養育」。接下來,「按時」就是指「在適當的時候」。主實在說:「那些以 神的道養育兒女的有福了。他們「趁還未太晚的時候」,按照聖經的教導把他們養大成人。 」

美國教會差派宣教士到全地,接觸那些尚未得救的人。可是,教會裡整個世代的青少年卻失喪了,神要我們為此負責任。主所說的「分糧」乃包涵「持守真道」的意思。換言之,祂說:「不要在我聖潔的命令上有所妥協。你不可歪曲真理,給年青人一個壞的榜樣。我應許過,凡敬重我的道的,我都抬舉他們。」

但願主會以祂形容亞伯拉罕的話,來說及每一位主內的家長:「我眷顧他,為要叫他吩咐他的眾子,和他的眷屬,遵守我的道…」(創18:19) 這類家長將會被派管理主人的產業。

主這裡的話也應用在信心家庭中的每一位傳道人身上。正如家長一般,神家裡的牧人不僅要以靈奶,更必須以乾糧餵養羊群。他們要存著敬畏 神的心,以 神的教訓牧養羊群,好讓他們長大成熟,滿有基督的身量。主對那些行事忠心的這樣說:「那些牧人在我降臨的時候,牧養我的家,是有福的。他以純正的真道餵養羊群。我對這些牧者說,我回來的時候,要派你管理我的產業。那產業包括一切父所賜給我的。」

當主回來的時候,祂要招聚所有敬虔的牧者,就是那些一心一意把 神所託付的羊都好好看顧的人。這類牧人絕不轄制群羊,從而肥己。他們並不剝削窮人或孤兒寡婦,從而建造自己的夢想。不,這些牧者乃存著恐懼戰兢的心站在講台上,深知自己必須向聖潔的 神有所交待。對於每一位這樣的牧人,主必把衪的產業託付給他,讓他管理。

當主說:「這是你們所知道的。」衪實在對我們說:「你不敢忽略這道。」衪接著又這樣聲明:「倘若那惡僕心裡說,我的主人必來得遲;就動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醉酒的人一同吃喝。」(太24:48-50)

根據路加福音第十二章,這僕人原來就是那曾經忠心服事,「按時分糧」的人(路12:45)。這僕人開始的時候行為正直,本來命定要得獎賞,管理主人的產業。但他卻很戲劇性地變了。主回來的時候,看見他動手打周遭的人,且與醉酒的人一同喝碎了。

究竟有什麼事情發生?這僕人的心變了,也許人家看不見,但他的心態卻受影響了。這是怎麼樣的改變?主對我們說:「那惡僕心裡說,我的主人必來得遲。」(24:48)

這段經文裡的「動手打」意味到他屢次打人。換言之,這僕人已經落到假冒為善的光景了。我想像他常常觸怒自己的妻子,隨便發咒,聽污穢的故事,又說長道短。他怎麼會落到這樣的光景?原來,他深信主人不會很快回來。他按照自己的理解所說的「我的主」乃是另一個主,而不是那公義的主人。他自己構想了一位耶穌,一位另類福音的基督。

這僕人並沒有傳揚他新的心態。反之,他的思維變了。他不必向別人傳播他的信念,有關主會遲遲不回來。他只把這信念活出來,那就構成大大的區別了。

請想一想:你有沒有問,為什麼今天那麼多的教會都坐滿了一些毫無預備,放縱自己,追求享樂的人?你有沒有問,為什麼許多主內的夫婦稍稍生氣就離婚?不是因為他們的牧者教導他們要這樣生活。不,這乃是因為許多牧者並不相信主會在他們的世代回來。你如果在一些教會裡站起來,傳揚馬太福音24:44,說「務要準備好,主要隨時回來。」你就會得罪那牧師。那些會眾只是有樣學樣而已。

這惡僕如何「和醉酒的人一同吃喝」?主在這裡不僅談及酒精。聖經提及了醉酒的種種方式:存著怒氣、滿心苦毒、好流人血的。我們社會主要的酒精,即今天大多數人因此而「喝醉」的迷幻藥,就是富貴繁榮。信徒也因放縱自己,隨便將一之「喝盡」了。

主正在警告我們說:「你一旦因富貴繁榮而著迷,你會怎麼樣?你會心中崇尚物質。忽然間,你會對我的降臨失去知覺。你的生命會變得越發失控,因為你已經失去了那道德羅盤。你會開始動手打人,為所欲為,從而得著你所要的。你會因富貴繁榮而酩酊大醉,利令智昏。」

請注意主這樣形容這等假冒為善的人將會受到的審判:「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時辰,那僕人的主人要來,重重的處治他,定他和假冒為善的人同罪;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24:50-51)

讓我再問你:你是否準備好?你有沒有開始愛慕主的顯現?保羅說:「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提後4:8) 雅各同樣敦促我們說:「你們也當忍耐,堅固你們的心;因為主來的日子近了。」(雅5:8) 「(基督)將來要向那等候祂的人第二次顯現,並與罪無關,乃是為拯救他們。」(來9:28)

最後,保羅這樣寫:「因為 神救眾人的恩典,已經顯明出來,教訓我們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慾,在今世自守,公義,敬虔度日;等候所盼望的福,並等候至大的 神,和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榮耀顯現。祂為我們捨了自己,要贖我們脫離一切罪惡,又潔淨我們,特作自己的子民,熱心為善。這些事你要講明,勸戒人,用各等權柄責備人。」(多2:11-15)

我求 神使我成為保羅所形容的那種牧人。是,我正在仰望主回來。正如使徒一樣,我可以滿有確據地說:「我有冠冕為我存留,因為我愛慕祂的顯現。我已經準備好。主耶穌,我願你來。」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