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0俱樂部 | World Challenge

7000俱樂部

David WilkersonMarch 1, 1980

「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王上 19:18)

今天我有一個好消息要送給每一位因社會中瀰漫著冷淡、退後及不敬虔的事情而感到沮喪的基督徒 ─ 讓所有人都知道,無論這個社會多麼邪惡、敗壞,無論有多少基督徒在真理上妥協,無論有多少人陷入罪惡當中,神仍然保有一群聖潔、與世界有所分別、對 神忠心、充滿神的大能的餘民。

基督徒常誤以為撒但在與聖徒爭戰中經常獲勝,而聖經中所預言末日會有離道的事情,更加深了這個印象。聖經的確預言在末後的日子很多信徒會離開神的道、人們會喜愛晏樂超過喜愛 神、很多人的愛會變為冷淡、邪惡的人及誘惑人犯罪的人的會更多加增、且撒但會向至高者的聖徒宣戰。

撒但也如一隻吼叫的獅子,忿怒地來回走動,尋找可吞吃的獵物。神的敵人正準備欺騙、誘惑真實追隨基督的信徒。地獄已經釋放出其所有的能力,覬覦消滅神的選民的信心。

但是,我個人相信聖靈今天對祂的教會有一個榮耀的、令人振奮的訊息 ─ 這真理就是:並不是所有的神的子民都已經離棄 神了!並不是如此的! 神現正興起許多分別為聖的信徒,一起來對抗這世代中所有的邪惡的事情。他們滿了對基督的愛,且隨時準備好了要為信仰而受逼迫。

當以利亞在逃離亞哈王的邪惡的妻子耶洗別的追擊的時候, 神在何列山的一個洞穴中找到他。神問道 :「以利亞!你藏在這裡做甚麼呢?」

以利亞這位聖潔、公義、為 神大發熱心偉大的先知,已完全被他的國家裡面所發生的敗壞事情給打敗了。以利亞這時心中滿了義人的忿怒,回覆道:「神啊!我為您大發熱心,但你的子民卻悖離你的命令,你的祭壇遭到破壞,你的僕人受到逼迫,現在只剩我一個還存活著。只剩我一個神的僕人了,現在他們也正在尋索我的命!」

從所有的外在跡象看來,以利亞的講法似乎是對的。他的國家正處在傾覆的邊緣,而這個政府是以色列歷史上最邪惡、敗壞的一個政府。聖經如此描述這敗壞的情形 ─ 「亞哈又做亞舍拉,他所行的惹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怒氣,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諸王更甚。」 (王上 16:33)當時的政府實際上就是使全國犯了拜偶像的罪的元兇,而耶洗別當時更是全國最邪惡、敗壞,並首先掌有王權的皇后。她是一個恨惡 神的女人,並定意要消滅每一位耶和華的追隨者。當時真是集逼迫、道德敗壞、瘋狂於一時的恐怖時代。 神的先知必需逃亡,藏在洞穴中,接受同情者的救濟來度日。邪惡、敗壞的暴徒橫行全國,拆壞神的聖壇,並殺害神的祭司。所有的宗教自由受到大大地壓迫,外邦神的廟成為全國百姓吃喝、滿足敗壞情慾的地方,每個人都轉向悖逆。現在,從王的寶座要發出對 神的挑戰及侮辱 ─ 耶洗別下令要殺害以色列最有名的先知以利亞!

而以利亞定意要為 神堅持到底。縱然全國都已經離棄了 神,他決定要持守他的信仰。但是 神卻沒有因以利亞的熱心,就嘉勉這位隱藏的先知。因為聖靈當時運行全國,預備神的子民。譬如,年輕的以利沙,當時正剛開始經歷神的作為;耶戶這位有神的大能在身上的年輕改革家,也充滿熱心,準備對全國的不義及敗壞發動一場聖戰。一個偉大的道德重整運動正蓄勢待發, 神很快就會將耶洗別的屍體丟給狗吃,並傾倒邪惡敗壞的統治者。

我們接下來卻聽到令人震驚的訊息 ─ 神對以利亞強調說:「我為自己留有七千位不願意妥協、不讓敗壞臨到他們身上的人,他們未曾落入誘惑中,他們全然屬我!」

並不是只有耶戶、以利沙這三個人而已,也不是一些人而已,或是這兒一個、那裡一個,而是有數千人之計。神在這兒是要讓以利亞知道,祂把祂的僕人安放在全國中很重要的位置。這些人雖身處在敗壞之環境中,卻是忠實地遵行神旨意的人。

最近在我的經歷中,我也經驗到使以利亞沮喪的這種想法。我看到了拜金主義正在吞噬我們的屬靈的生活。當同性戀者、色情業者、及黑道誇耀他們所做不法的事情的時後,一股義人的忿怒在我心中即刻沸騰起來。我看到了被妥協、侵蝕的社會道德標準,對罪惡的冷漠,及三心兩意、後退、與惡人合作的基督徒。公會裡滿了貪汙腐敗,政府機構為醜聞所纏,而教會裡面重要的人物卻輕慢我們的祖先所設立的聖潔的標準。我心中激動不已,想要站起來吶喊:「美國啊!醒來吧!」「審判近了!」 神將要因我們當中發生所有的暴力及敗壞的事情施行懲罰。」我看到當時發生在以利亞的國家的事,也發生在我的國家中。而一些基督徒卻像他一樣,將自己隱藏起來了。

直到最近, 神卻一直鼓勵我張開眼睛注意一件事 ─ 神正在呼召這個世代的聖徒站出來。 神對以利亞說:「數千人並沒有妥協。」我相信 神也在對我們說:「數百萬個人未向巴力跪拜!」

願榮耀歸給 神!我們並不是孤單的、少數的餘民。也不是那少數的、忠心的僕人!我們是神的軍隊!被耶穌寶血洗盡、散佈在各行各業中的眾民。雖身處在這瘋狂的世代中,卻不屈膝妥協。撒但喜歡讓神的子民以為他們的人數正在快速地減少當中,牠要信徒誤認很多神的百姓已經投靠到牠的陣營了,使他們因此心生恐懼而躲藏起來。千萬不要中了撒但的詭計! 神仍在作工、差遣聖靈、吸引渴慕的人歸向祂。雖有許多冷淡、後退的事情,雖有拜金主義、貪愛舒適、安逸、追求功名利祿的人, 神仍在呼召一群願意離開世界、預備好等候基督以榮耀君王的身份再來的子民。

在教會歷史的前三百年中,教會總共經歷了九次有系統、有計劃性的逼迫。第一次的逼迫是由羅馬帝國的皇帝尼錄所開始的,接下來逼迫教會的皇帝分別是杜米仙(Domitian)、圖拉真(Trajan)、馬可士(Marcus)、塞維魯(Severus)、馬西敏(Severus)、德西烏斯(Decius)、瓦勒利安(Valerian)及奧雷連(Aurelian)。

在這幾次逼迫之間,教會大概會享有十至五十年的平安的日子。當教會的見證及靈性在受到逼迫時,總是達到最高峰的時後;而在平安、與世界為友的時後,往往卻是最低的。在五十年的平安的日子中,基督徒過著史無前例的富裕的生活,而基督單純福音卻被複雜化了。

在帝國全境之內,美侖美奐的教堂在各地被建立起來,用以誇耀建築物的宏偉。彩色的聖會儀式的禮服及金、銀作成的器皿也被用在敬拜的儀式當中。參加基督徒的教會成為當時的時尚,連皇帝戴克里先(Emperor Diocletian)及他的女兒都是教會的會員。當時基督徒位居政要,甚至連皇室家族中也有基督徒。他們在總督府及軍隊中握有大權。

但是這五十年的富裕、安適的生活,卻造成了常見的結果 ─ 信心及愛心後退、驕傲及野心偷偷溜進信徒的心中,拜金主義成為平信徒及主教汲汲追求的目標,連神職人員都被驕傲、奢侈的習性及貪慾所敗壞了。

聖西普里安(Cyprian), 這位敬虔的迦太基主教如此寫道:「因為 神所預先設立之聖潔國度的標準已經受到長久的安逸、舒適的生活形態所敗壞了,因此 神必需使用神聖的審判來矯正、恢復基督徒已經墮落、冷淡的信心。基督徒忘了使徒時代門徒所經歷的生活,也忽略了一個基督徒當有的生活見證。他們勞碌地經營,以滿足永無止盡的慾望並增加今生的財富。有許多理應成為信徒的榜樣的主教,竟然忽略了他們從 神領受的神聖的呼召,轉而處理今生的憂慮。

屬世的、安逸、富裕的生活所造成的果效卻是一個軟弱的、沒有信心的教會。忌妒及紛爭使教會分裂、異端教義趁機潛入教會中。因此 神再一次必需使用逼迫來煉淨祂的子女。

像閃電般地,皇帝戴克里先(Emperor Diocletian) 開始大大地逼迫基督徒。再一次地,逼迫挾著復仇,襲擊教會。這次的逼迫成為教會歷史中最厲害的一次,並持續足足有十年之久。

約在西元303 年二月二十四日,當時的政府下令:所有的基督徒教會都要被拆毀,所有的宗教性聚會也必需停止,所有的聖經都要被燒燬。而外邦的神廟反而被建立起來,凡拒絕下跪及敬拜外邦神的人,都被殺害了。凡不願意放棄基督信仰的基督徒,都被監禁,他們的財產也被沒收,所有的權利也被剝奪了。很多的信徒受到嚴刑拷打,所有的主教及祭司遭到追捕並下到監牢中。凡是存活的、最虔敬的基督徒都被迫下放到礦場成為奴隸,並受到如禽獸般的待遇。

但也是因為這如火一般的恐怖的逼迫,喚醒了一隊冷淡的、由聖徒所組成的軍兵。這殘暴的暴君以為用血腥的鎮壓就可達到他的目地,但是他卻錯了!他以為因習於富裕及安逸生活而軟弱的教會會降服在懼怕之下,並背棄信仰、轉向偶像。這位皇帝不知不覺中已成為撒但所使用的狡滑的工具。過去他亦曾逼迫神的子民,只不過他先嘗試用奉承的技倆如:使他們參與皇宮的事務、加增他們的財富、建立美麗的教堂等等,來削弱他們的屬靈的能力。就在撒但以為牠已經使教會耽於安逸及富裕的生活中的時後、正當牠以為已經成功地敗壞神職人員的靈性的時後、正當基督教與外教已經獲得大合解的時刻,牠即刻轉向,進行邪惡的逼迫。現在,這個戰爭已轉變成 神與撒但的戰爭了!撒但在西元303年定意要一勞永逸地把基督徒的名從地上塗抹掉,但這個行動反而驚醒了一個沉睡的巨人,殉道的靈反而甦醒了。雖然有一些基督徒因靈命太軟弱以至於無法得勝,但很多過去生活在安逸富裕中的基督徒卻喜樂地面對著他們的財產被沒收的事實。特別是年輕人,他們反而在主裡變的更強壯,並在逼迫中間大大地喜樂。神職人員再一次得以堅固他們的禱告生活及對 神的信心。這個世界對他們而言,已經完全失去吸引力了,而神的子民也在愛中合而為一了。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基督徒大膽地走出來見證基督,甚至定意要為基督而殉道。

自30年代的大蕭條以來,教會再一次享受近40年的富裕的生活。當基督徒擁有名車,居住裝飾豪華的房屋的時後,他們能夠為基督的緣故而願意放棄這些東西嗎?還是讓所習慣的安逸、舒適的生活把他們變得更軟弱、而向今世的偶像跪拜呢?毫無疑問地,很多喜愛晏樂、貪得無厭的基督徒在緊要關頭的時後終將會離開真道的。

神近來用神的聖靈正在興起教會歷史上最虔誠、聖潔的信徒的這個事實來激勵我。

我有機會與非常敬虔的年青人談話。他們成長於美國的驕奢環境中。我發現,拜金主義對他們一點也沒有吸引力。他們願意將他們的身、心、靈都奉獻給基督的事工。在各地的基督徒,不論老少,似乎都已經厭倦屬世的財物,反而追求更深地與主同行的生活。他們對聖潔有更大的饑渴,許多人放下酒杯、遠避不敬虔的誘惑、並離開妥協的生活型態。

讓我來告訴你要如何在將來險惡的日子中得勝!

「你們這硬著頸項、心與耳未受割禮的人,常時抗拒聖靈!你們的祖宗怎樣,你們也怎樣。」(使徒行傳 7:51)

司提反在這裡是說:你可能自稱為神的子女,但卻是抵抗聖靈的。你心裡剛硬,你的耳朵卻沒有分別為聖。我在各地都看到這種抵抗聖靈的情形 ─ 人們的心裡剛硬,耳朵向世界傾聽。這個世代用己意使用自己的耳朵,他們好像在說:「我的心已獻給耶穌,但耳朵仍屬我!」

他們允許不敬虔的、外邦人的音樂進入他們的心中,甚至連西部鄉村音樂都變得不道德、邪惡、敗壞的。 神必需讓我們知道聽不義的音樂與看不義的東西一樣,是祂所憎惡的。若信道是從聽道而來,那麼愚昧亦是從聽從愚昧而來。但我們仍是心裡剛硬,心中抵擋聖靈。我們的反應常是:「這與聖潔一點也扯不上關係,聽搖滾樂或西部音樂沒有甚麼大不了的。」

神一直在責備我,告訴我不可再讓那未受割禮的耳朵來坫污我的心之後,再去傳講順服耶穌的訊息!

保羅對希伯來人說:「你們要追念往日,蒙了光照以後所忍受大爭戰的各樣苦難:並且你們的家業被人搶去,也甘心忍受。」

從字面上來看,這表示他們屬世的財物被沒收了。但事實上,屬世的財物對他們已經不再重要了,他們對著過去所擁有的一切有感而發地說:「這些屬世的東西都是會朽壞的。」

朽壞(Spoil)的意思是腐化、腐敗。我們感謝 神所賜給我們的一切物質的東西,但是我們應當將它們當作是會腐壞的東西。在舊約時代中,凡擄掠以色列人的財物的敵人,都被稱為掠奪者(Spoilers)。

我要成為自己的掠奪者!我要我所有的一切都腐壞!我要不敬虔的音樂朽壞、不敬虔的娛樂變成腐朽、不敬虔的友誼變壞!當世界變得更為腐壞的時後,基督對我們而言也就更為甜美。

你還記得有三種人用不同的理由不來參加宴會嗎?他們的理由分別是:一個人剛買了一塊田,他必需處理這個交易;一個剛買了牛隻,要試驗它們;一個剛剛結婚,準備去渡蜜月。 神在這裡並不是反對他們買田、買牛隻或是結婚,但指出他們的罪是把這些屬世的東西擺在首先。

你不必放掉喜歡的球賽、賣掉車子或不去約會,但是,耶穌必需居首位。祂是如此的重要,以至於其他的事都變得不重要了!

耶穌呼召我們要謹守,聖經有許多有關於這方面的教訓。保羅告訴提多說:「又勸少年人要謹守。」(提多書 2:6)保羅也提到要正直、端莊。

彼得警告基督徒:「所以要約束你們的心,(原文作束上你們心中的腰)謹慎自守。」(彼得前書 1:l3)

「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自守,警醒禱告。」(彼得前書4:7)

彼得在這裡不是講要板著臉孔、毫無幽默感。他是在告誡我們要把他的警告當作一回事。換句話說,他不要我們敷衍行事。末日近了!認真禱告!我們應該把每日當作活在地球上的最後一天!

神在對所有的基督徒發出呼召 ─ 潔淨自己的行為、言談!為自己的耳朵行割禮!認真思考這末日的訊息!好好讀神的話!並回到你的禱告的密室中!

我預見將來會有更聖潔、更獻身、更堅固的基督徒,是過去教會歷史中從未見過的!這末世的聖徒是誰呢? 他們是從大患難中出來,卻不受屬世的財物所捆綁的。他們處在輕浮及狂妄的世代,卻對 神極為饑渴,完全拒絕這世界的享樂並選擇為基督受苦的一群。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