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必明暸自己的苦難 - 你已經得著恩典 | World Challenge

你不必明暸自己的苦難 - 你已經得著恩典

David WilkersonNovember 6, 2000

我們郵寄名單上有一位主內的婦女寫了一封令人心碎的信,內容如下:

「1972年,我們那患了唐氐綜合徵(Down’s Syndrome)的兒子因肺炎去世了,他當時只有17個月大。7年後,於1979年,我們又喪失了15歲大的兒子,他在後園爬樹時曾經觸電致死。

如今,我們那24歲的兒子患了糖尿病。我又因癌症正在接受化療。我誠心請問 --- 問 神「為甚麼」是否犯罪?衪了解我們人非木石嗎?

大衛牧師,你有否曾經對 神生氣?我曾經有,我且知道這是錯的。這些思想令我自慚形穢,但我試圖明白信徒為何連連受苦,心中就困惑不已。我曉得我們不比別人更配受恩,但我因重重憂患而心驚膽戰。

我曾經恐懼不安。我雖受苦,卻要以堅強的信心來取代懼怕的心。可是,我還是不斷發問 --- 為何苦難重重?這情況還要持續多久?」

我只能想像她眼見兒子觸電致死,躺在地上,有如晴天霹靂。我了解這母親的吶喊:「神啊,我為什麼又要埋葬另一個兒子?為甚麼兩個兒子都去世了,另一個又患上絕症?我身患癌症,又因化療而身體衰弱。我們都受盡打擊,為什麼苦海無邊?」

我無法解釋這家庭為何遭遇重重患難,但我可以告訴你 --- 問「為甚麼」並非罪惡。甚至我們所稱頌的主身懸十架,痛苦萬分時,衪也曾經如此發問。聖經說主親身「多受痛苦,常經憂患」(賽53:3) 我相信主充份了解我們的問題,因為衪全然體恤我們的苦情。

衪聽見我們這樣的呼喊:「主啊,你為什麼讓我經歷這些苦難?我知道這並非來自你的手 --- 然而你卻讓魔鬼攻擊我;我為甚麼每天起來都感到烏雲密佈? 我為何要遭遇如此痛苦?噩夢幾時才會了結?」

世俗之見試圖理解今生的苦難。許多不信的人曾經問我:「瑋克森先生,你的 神若是真的 --- 衪若正如你所說,確實慈愛 --- 衪為何讓人繼續捱饑抵餓?衪為何讓洪水饑荒在貧窮國家蹂躪眾生?愛滋病(AIDS)在非洲殘害數以百萬計的人,衪豈能袖手旁觀?為什麼成千上萬的人在烽火連天的國家裡生民塗炭?

牧師,我簡直無法相信你的 神,我比衪更有愛心 --- 因為我若有能力,我會制止一切苦難。」

我不會試圖回答為何許多邦國都遭央 --- 為何遍地有饑荒、瘟疫、洪水、饑餓、疾病並毀壞。然而,聖經描述了 神的子民,即古代的以色列人,好讓我們能明白世上的苦難。該國同樣遭受過重重災難,比如大屠殺、被擄、經濟崩潰、奇難雜症,(其中一些更是以色列獨有的災難)。有時候,以色列人深受苦難,連敵人都可憐他們。

以色列民為何遭遇重重憂患?聖經清楚說明:每次都是因為他們離棄真 神,轉向偶像邪術。

如今,我們看見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許多國家裡,例如兩百多年前,宣教士湧進非洲,然而,所有非洲國家都拒絕基督 --- 逼迫並且殺戳了幾千名宣教士,以及幾百萬歸信主的人。非常可悲,每逢一個國家拒絕福音,轉向偶像並異端邪說,結果就是貧乏、混亂、並難以形容的苦難。

海地(Haiti)正是如此,該國現正亂七八糟,我們從我們所支持的一對宣教士夫婦接到來信,得知他們的鄰居都被毒打搶劫 --- 他們恐怕自己難逃劫運,要求我們代禱,求 神保守。

海地為什麼會面臨這種災難?撒但教遍及全國,巫術實際上已成為了當地的國教。這是我在該國旅行講道時所親眼看見的;我曾經與巫醫們交談,且看見他們信奉巫毒教(voodoo practices)所帶來的結果:貧窮、沮喪、恐懼、疾病、饑餓、腐敗。

世人不能因此誣賴 神,這些顯然是魔鬼的手段 --- 牠要這島國擺脫基督教的影響力。的確,福音已經傳到海地 --- 但海地人卻拒絕真道,寧愛黑暗,不愛光明;結果悲慘,滿目悽愴。

全地的土地、空氣、並海洋都被惡貫盈滿的人所污染;然而世人卻因大氣層改變所帶來的水災、饑荒、瘟疫、並疾病而責怪 神。人們堅持要有權利荒淫無度,濫交苟合;然而卻誣賴 神讓愛死症四處蔓延。在貧苦國家提倡禁戒婚外性行為的聯合國工作人員都被人揶揄。

在美國,無辜人的血已成汪洋;根據最近估計,約共有四千萬名嬰兒因墮胎被殺。國會現已立了一條新法案,墮胎過程後嬰兒若還生存,母親則有權利決定孩子的生死。嬰兒將會被離棄 --- 不被餵養或保抱,任由他餓死。如今,通國上下的護士們都挺身而出,說到她們因在晚上聽見這些受害嬰兒的哭聲,而無法入睡。

這邪惡的世代顯然不顧生命,然而我們彷彿無法理解,我們的兒女為什麼會在學校裡殺害同學。我們說我們不明白,為什麼五個所謂正常的青少年會為著十五塊錢的食物,而殺死一家中國快餐店的老板。這種悲劇的原因實在很明顯:因為我們流了無辜人的血,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

正當世人高聲呼喊:「在這些事情當中,神在哪裡?」我便回應說:「衪正在為人類的所作所為而痛哭流淚。」

如今,許多讀者都深深經歷苦難 --- 肉體上的痛苦、情緒上的惆悵、難以抵擋的試探 --- 他們便問「為甚麼」。也許這正是你的寫照;你對失落、譴責、並 神因某種原因對你生氣,已經感到厭倦。你更因不斷自我檢討而疲憊不堪,你不想再聽到令你更意志消沈的謬誤輔導。

你也許心中早已不再問為甚麼,如今你會問:「主啊,你知道我愛你,對你有堅強的信心,但這試煉持續不懈。我不曉得自己能忍受多久,你期望我再忍受多少?」

使徒保羅告訴我們,他的生命就是我們面對苦難的榜樣,他曾經這樣寫:「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衪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衪得永生的人作榜樣。」(提前1:16)

在我看來,除了主以外,沒有人像保羅一般曾經多多受苦 ---保羅從以下的預警得知自己會在種種方面,從多人手中,受盡苦難:「主對亞拿尼亞說,…我也要指示他(保羅),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徒9:15-16) 主在這裡親口宣告說:「我要指示保羅,他將為我的名多多受苦。」同樣,我們要在生活上效法保羅的榜樣。

神將最嚴峻的試煉與苦難委派給那些忠心,並從衪心中領受過啟示的僕人。保羅曾經見証說:「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林後12:7)

你若定意仰賴主 --- 你若決定要親密認識衪,饑渴地求衪向你啟發衪的道 --- 你就會被引到受苦的道路上。你將經歷與冷淡,屬肉體的信徒無關的困境、痛苦與大患難。

保羅的生命正是如此,保羅一旦歸信主,就不滿足於只向耶路撒冷的門徒們學習有關基督的事。他要親近主,親自認識衪;所以,保羅說:「我就沒有與屬血氣的人商量。」(加1:16) 相反地,他將自己關在亞拉伯 (Arabia)的曠野裡,足足有三年之久 (參看1:16-17)。

的確,保羅所領受有關基督的啟示並非從人而來的。使徒見証說:「我不是從人領受的,也不是人教導我的,乃是從耶穌基督啟示來的。」(1:12)

我為著教導聖經的老師們而感謝 神。他們向我們開啟聖經,使我們明白許多信仰上既奇妙,又奧秘的事。但事實上,沒有人能教導有關耶穌基督的啟示;這乃是聖靈所賜的。而祂的對象就是那些像保羅一般,自動將自己關在他們自己的亞拉伯,定意認識主的人。

這心志基本上就斷定了兩類基督徒。第一類的說:「我將心交給主。」 --- 但他們對自己信仰上的描述只能到此為止。他們因自己將上天堂,不下地獄,而歡呼喜樂,但他們與主同行並沒有更進一步。

另一類信徒則說:「我將心獻給主 --- 但除非我曉得衪的心意,否則我不會滿足。」這等人除非背負主的擔子,在生活上有主的樣式般討 神喜悅,否則,他們不會罷休。這樣的決心並非人所能傳授的。

然而,請聽聽這警戒 --- 你若確實要得著主的心志,那你必須準備要受苦。真的,往往隨著主啟示而來的,就是你從未經歷過的憂患苦難。

保羅說他從 神所領受的啟示,就是一些歷世以來被隱藏的事。「這奧秘在以前的世代,沒有叫人知道,像如今藉著聖靈啟示衪的聖徒和先知一樣。」(弗3:5)

當保羅說及得蒙啟示(參看林後12:7),他所用的字的意思是「揭開遮蓋,開啟被隱藏的事。」神開啟了信心的偉大奧秘 --- 並且指示保羅衪奇妙的救贖大工。

最後,保羅提到約十四年前,他剛剛得救後所領受那高超的異象。他描述自己曾「被提到樂園(或作天堂)裡,聽見隱秘的言語,是人不可說的。」(林後12:2-4) 簡言之,保羅從天上領受了那不可言諭的啟示。

保羅所領受的啟示何等豐盛,不可置信。他曾經不可思議地走過天堂,目睹且聽見世人從未經歷過的事。然而,保羅剛剛領受啟示後,就飽受苦難。

「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林後12:7)

信徒的受苦可以分為兩類。第一種是一般人所遭遇的患難與試探。主說過雨水會降在義人和不義的人身上(參看太5:45) 。衪所指的是一般生活上的難處 --- 婚姻糾紛、為兒女操心、與恐懼沮喪爭戰、財政壓力、病痛與死亡 --- 這些都是聖徒與罪人所共有的遭遇。

然而,也有一些苦難是只臨到義人身上的。大衛曾經這樣寫:「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詩34:19) 請注意,大衛並沒有說我們的拯救會立刻或即將臨到。很多時候,我們透過禱告、倚靠與信心,便漸漸得醫治。

這正是保羅所忍受的那種苦難。他領受了偉大的啟示後,便立刻開始經歷足有一生之久的重重患難。請想一想:保羅寫信給哥林多信徒時,他信主已有十四年 --- 他當時還沒有脫離他所謂的那一根刺。他知道在他餘下的光陰裡,他多半還要忍受這痛苦。

至於保羅的刺是甚麼,我們並不清楚。聖經學者推測這可能是眼睛上的問題,或者是言語上的困難;也許他有口吃舌結的毛病。有一本解經書花了很多篇複,要証實保羅的刺是指性格上的缺點 --- 說到他脾氣急躁。其他猜測則包括屬肉體的奢望、邪靈在思想上的侵擾、甚至惡妻苦待;然而,這些都全屬揣測已而。

無論如何,保羅承認他自己生命中有大爭戰。他說:「我從樂園得到大啟示以後,有一根刺就出顯在我的肉體裡,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這裡「攻擊」的意思是「打我的臉」,保羅說明:「神容許魔鬼打我的臉。」

何謂攻擊保羅,打他臉的撒但差役?我不相信這只不過是他身體上的苦難,比如眼睛失明,或口齒不清。我也不相信保羅是指他受到邪靈以謊言與責備猛力攻擊,令他沮喪不已。

不,我相信我們可以從保羅以下的話得著一點線索:「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於自高。」(林後12:7) 我相信保羅這裡是指他自視甚高,他在私底下傲然自得。你要明白,保羅本來是個法利賽人 --- 所有法利賽人都是驕傲的。他們滿有優越感,心裡會這樣想:「我很高興自己不像一般罪人。」而且,從屬肉體方面看來,保羅是有理由驕傲的,他的確有聰明才智,並聖靈豐富的恩賜。

我相信魔鬼知道驕傲是保羅主要的弱點 --- 牠對著這方面來攻擊他。牠會褒獎保羅,奉迎他心中的自我,再三以這樣的驕傲思想來攻擊他:「你是唯一得蒙啟示的。」撒但會天天助長他的弱點,還有比這更大的一根刺嗎?保羅必須不斷來到十字架面前,忘卻自己滿有恩賜,然後才能治死心中的傲氣。

撒但也知道大衛在情慾上的傾向,他將一個正在出浴的婦人放在他眼前,藉以慫恿他的弱點。同樣,撒但經常會用盡方法來攻擊我們;無論我們主要的弱點是驕傲、情慾、雄心、或恐懼,他都會以機會與試探來大加慫恿。

然而,除非魔鬼得 神允許,否則牠無法攻擊保羅,正如我們曉得,神容許撒但來試驗約伯一般。神當時容許了保羅身上的一根刺,是有衪美意的。衪知道保羅見証最大的威脅,並非邪情私慾、貪婪、或別人的讚賞。不,保羅對這些肉體上的事情漠不關心;反而,他的弱點乃是由於他得著大啟示而來的驕傲。

保羅曾經這樣寫:「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林後12:8) 他基本上說:「我盡心盡意殷勤尋求主 --- 衪就在我裡面向我啟示衪自己,衪甚至指示我衪在天上的榮耀;然而,就在那時刻,這經歷就不斷提醒我有關我人性上的軟弱。」

我懇求主說:「求你除掉這事;這軟弱,這邪靈的侵擾夠我受了。我還要因這些攻擊而被降卑多久?我必須忍受這苦難多久?主啊,求你拯救我。」」

神並沒有向保羅解釋一切,也沒有允許他的要求,了結他的苦難。衪更沒有除掉那根刺,趕走撒但的差役。然而,神卻將更好的賜給保羅,向保羅啟示,他如何能誇勝度日:「衪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9)

神實在說:「保羅,為著你每天所面對的試煉,我要賜你夠用的恩典;你不必明瞭自己的遭遇。所以,你乾脆不要再問為甚麼,你已經得著我的恩典 --- 那就是你一切所需。」

我接到許多受苦的人的信,他們的苦難真是不可置信。年青人寫及他們在信奉巫術的家庭中長大,被人毒打、虐待、並棄絕。有一個16歲的寫及他的父母會帶他吸毒。這些人都呼求說:「我愛 神 --- 我禱告且尋求他,信靠衪,但我每天仍然面對強大的仇敵 --- 看不見得蒙拯救的機會。」

我不想令任何人失望,但像保羅一樣,你的苦難也許就是那種落在 神至公義的子民身上的。倘若如此,你必須全然仰賴衪的恩典來度日。你的拯救不會是個徹底,突如其來的經歷- 乃在每天的生活裡。

讓我再告訴你:問為甚麼(為何受苦?為何痛苦不止?)並非罪惡。然而,我也要說,你乾脆不要問 --- 因為 神不會回答這類問題。有關我們的苦難,衪並沒有欠我們任何解釋。

大衛誠心問道:「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 … 你為何忘記我呢? … 為何在我裡面煩躁?」(詩42:5, 9,11) 我們都知道 神深愛大衛,然而聖經並沒有記載 神回答大衛的問題。

耶穌問說:「這杯為何不離開我?你為何離棄我?」(參看太26:39, 27:46) 然而,聖經從未記載 神對衪愛子的問題作出回應。

在我一生中,我也問過這些問題。我28歲就帶著家人遷到紐約市,服事幫派分子與吸毒者。幾年後,忽然有一天師母痛到站不起來;我連忙送她進醫院接受緊急手術。其後,我們聽到可怕的字:癌。原來,她腸裡長了一個大如橘子的惡性腫瘤。

我記得當時我曾經問 神說:「主啊,為甚麼?我們撇下一切,跟隨你的帶領到這裡來,我們獻身在街頭上事奉,為什麼我們現在要經歷這些?你為著某些原因對我生氣嗎?我做了些甚麼?」

這個問題我一共問了五次(每當師母罹患另一種癌症),並為著她28次的手術,我都如此問 神。

在德州候斯頓(Houston, Texas),我們的女兒Debbie曾因癌症痛楚萬分,身體像胎兒一般捲著躺臥。她的腫瘤正長在她媽媽患病的同一部位。我便呼求說:「主啊,師母已經受夠了 --- 現在,這是太過份了,為甚麼?」

我另一個女兒Bonnie曾經躺在德州(El Paso, Texas)的醫院裡,因癌症接受放射治療。她周圍的醫生都穿上鉛製的衣服,而她的身體則接受了有致死威力的放射治療。醫生們估計她生存的機會只有30%。我不禁吶喊說:「神啊,你必定對我發怒,沒有別的解釋,你期望我再忍受多少?」

最後,我獨自在一條安靜的公路上駕車 --- 足足有兩個小時,我向 神高聲呼叫說:「這些事情是否沒完沒了?我每天都將自己全然獻給你,然而我愈尋求你,就愈看見更多苦難。」

我也知道受撒但差役所攻擊是甚麼一回事。我曾經身受嚴重引誘試探,遭遇仇敵攪擾,四面圍攻,被人散播謠言毀謗誣捏,被朋友棄絕。我曾經屈膝呼求說:「主啊,為甚麼?我只一心要得著你,你為什為讓撒但來侵擾我?我要因這弱點而掙扎多久?」然而,正如 神沒有向保羅解釋,衪也從來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我相信我們一旦到了天上,主便會向我們解釋一切。我們將在永恆裡得蒙回應。衪一旦曉諭一切,我們便會領會萬事都在衪完備的計劃中 --- 慈愛的天父已一一安排妥當。衪曉得甚麼會令我們俯伏謙卑,在衪裡面向前邁進。

我們常常聽見恩典的定義,就是 神所賜,我們不配受的恩惠與祝福。然而,我相信恩典不僅如此。在我看來,恩典乃是當我們受苦時,主成為我們一切所需的,包括能力、力量、恩慈、憐憫、慈愛,好讓我們能渡過苦難。

當我回顧過去的年日 --- 多年來的大試煉、苦難、試探、並創傷 --- 我確能見証 神的恩典夠用。衪的恩典扶持了師母、Debbie和Bonnie渡過難關。如今,我的內人與女兒都安然無恙,身體健康;我為此衷心感謝。

如今,衪的恩典夠用,也能帶領我渡過種種困難。在未來的榮耀大日,天父將向我啟示衪一直以來那榮美的計劃。衪要向我顯明,我如何透過重重試煉而學習忍耐,如何學會憐恤別人,並衪的力量如何在我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我如何學會衪對我全然信實,我如何盼望更有主的樣式。

我們也許仍然會問為甚麼 --- 然而一切還是一個奧秘。我心中已經接受,直到主來接我,我會繼續遭受試煉與患難。五十年來,我已歷盡滄桑,且還在繼續數算我的日子。

然而在這一切當中,我越發得著了主的力量。其實,在我至困難的時候,有關衪榮耀至大的啟示就臨到我了。同樣,在你最低沉的時刻,主會在你裡面充份釋放衪的力量。

我們也許永遠無法明暸自己的痛苦愁煩,憂傷難過,永遠不會曉得我們為何祈求醫治卻未蒙應允,但我們不必問為甚麼。神已經回應我們說:「你已經得著恩典 --- 而且,我所疼愛的孩子啊,那正是你一切所需。」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