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你的舌頭! | World Challenge

制服你的舌頭!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7, 1994

「惟獨舌頭沒有人能制伏,是不止息的惡物,滿了害人的毒氣。」(雅三8)
雅各在他書信的這一節裡,論到信徒的舌頭。他呼籲教會,要控制自己的舌頭─免得被它們摧毀!

你或許會問,制服舌頭真是件要緊的事嗎?一個不受控制的舌頭真有那麼罪惡嗎?

的確,現在有很多基督徒正在與一些強大的惡習如藥物、酒精、煙毒、情慾等進行激烈的屬靈爭戰,他們不能想像一個不受控制的舌頭是一種嚴重的罪。我幾乎可以聽見那些落在極大試探中,激烈掙扎的信徒們的心聲:

「牧師啊,你在開玩笑吧!我正處於生命的大戰中,努力要去勝過撒旦的營壘,然而你卻說些微不足道的話。你怎麼能夠拿一個散漫的舌頭,和我正在進行的這種爭戰比較?」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告訴你,一個沒有被制伏的舌,是世界上最致命的武器!一個不聖潔、散漫的舌頭,比藥物和酒精的殘害更糟,它比肉體所犯的任何罪還要糟!聖經說,舌頭是個罪惡的世界,能污穢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輪子點起來,並且是從地獄裡點的(雅三6)。

讓我帶大家從神的話來看看,一個不受約束的舌頭是多麼具有危險性及咒詛性:

一個散慢的舌頭使所有的虔誠變成毫無價值!它能使你每一個屬靈的行為在神的眼中全然無用:「若有人自以為虔誠,卻不勒住他的舌頭,反欺哄自己的心,這人的虔誠是虛的。」(雅一26)

雅各在這裡說:「若有人」(在你們當中),是指在教會裡。這不是指沉迷於藥癮或流浪街頭的人;而是指基督身體的一部份,是表現得敬虔和屬靈的人。他們在神的事工裡是活躍的,但是他們的舌頭卻沒有被勒住、是失控的。
雅各所針對的,是那些似乎是聖潔的、慈愛的、溫和的、可愛的人—但是他們卻以尖酸刻薄的舌,在教會、工作場合、或家裡搬弄是非,總會去聽聽、說說一些閒言閒語。他們不把發牢騷、抱怨當一回事。神說他們的敬虔,他們所有屬靈的表現都是虛的、無用的、沒有價值的。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不希望當我站在基督的審判臺前時,發現所有我為神做的工作,所有屬靈的努力,都是無用的!我不希望聽見祂說:「大衛,你奉我的名做了偉大的工作,你建立了吸食迷幻藥者的復建中心、酗酒者之家,你向無數的人傳福音,而且贏得許多人進入我的國度,你餵飽饑餓的人,使赤身的人有衣穿,趕鬼、醫病。」

「但卻什麼也不是,一切都是空的!我就是不認識這個以分裂的舌頭來說話的人,你用你的舌頭來祝福人,然後又咒詛人!從你口中出來許多美妙的、高尚的話語,但同時又有苦毒的、不仁的言詞,是殺人的、怨恨的、嫉妒的!你太輕忽我對於舌頭這件事的警告。我告誡你,假如你不控制你的舌頭,你所有的虔誠都會是虛空的,但是你並不留意!」

親愛的弟兄姊妹,想一想你與神同行時,所有你所做的工—你為他人所流的眼淚,所有的憐憫,所表現出來的關懷行動,甚至你願意為他人捨下性命,假如你口裡吐出那些不謹慎的言語,所有這些均告無用!

也許你會懷疑:「神當真會這麼不慈愛,以致於只因我說了一些不善良的話,就折損了我對祂的敬虔?」

我在這裡所說的,是指那種從來沒制伏他的舌頭的基督徒,他們習慣性地說閒話,是常抱怨、發牢騷的人。他們說話反對神的百姓,眼也不眨一下!以下就是論到那些饒舌的人的話: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我若將所有的賑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林前十三1~3)

你所有的虔誠、犧牲,都因為那不良善的、未經制伏的舌而變成沒有價值!你能想像嗎?為耶穌而死,被綁在柱子上焚燒,把你每一塊錢都拿去餵飽窮人,為主放棄這一生所有的,但是全然無用!

你不會得到一個殉道士的報償,因為當你站在主的審判臺前時,祂會說:「你以錯誤的動機做這些事,你心中沒有愛!你裡面有苦毒,它從你的嘴裡冒出來。你的舌頭不良善、沒有愛,它是苦的、不仁的、尖酸刻薄的,你所有的工作都沒有給你帶來好處!」

「毒蛇的種類,你們既是惡人,怎能說出好話來呢?因為心裡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來。」(太十二34)

小時候,每當我說些頑皮的話,我母親就用肥皂洗我的嘴,其實不是我的嘴需要洗乾淨,而是我的心!

你知道的,你的舌頭只不過把你心裡的東西說出來罷了,這正是我們的主耶穌所說的,祂說從一個邪惡的、不潔的心,一定會發出那散漫的、輕忽的、邪惡的言談!

我們這些信徒沒有把我們的主所說要制伏舌頭的話看做一件嚴肅的事,而祂認為那是非常重要、關乎生死的!我那輕忽的舌頭不僅會折損了我自以為的敬虔—而且還使我必須面對一件毋須爭辯的事實,那就是我的心是不潔淨的、污穢的。有某種東西像地獄的火一樣在我裡面燜燒!

若我聽到肉體的、私慾的話從我口裡出來…若我說些閒言閒語…若我講黃色笑話…若我毀謗別人…若我對別人說些難聽或嫉妒的話…若我對家人大吼大叫…若我口吐惡言…若我發出咒詛的字眼…若是從我嘴唇流出一串憤怒的言語…那我一定得捫心自問:「在我裡面到底藏有哪些不乾淨的、污穢的東西?以致我講出這種話?」

我應該省察己心,問自己:「這些東西是從那裡來的?一定有些事我還未對付,否則我不會說出這些話來的。為什麼我還一直說人閒話、說人壞話?為什麼我會發出這種充滿惡意、毫不在乎的言語?在我裡面還有什麼營壘盤據,未求主潔淨?」

輕率、沒有控制的言談不只是一個缺點而已,不只是我們偶然會出現的一種軟弱或習慣而已,你不能這樣說一個基督徒:「喔,有時候他的話會使你受傷,可是大部份的時候他真的很好、很仁慈,而且他裡面深深地愛主,他無意傷害任何人的。」

不!雅各說這個人所有的敬虔都要打折扣!尤有甚者,耶穌說,他有一顆不乾淨且邪惡的心!

你是否認識教會裡的某人,不時會跑來跟你竊竊私語:「你聽過嗎?我聽說喔…」注意了:不論那人平時表現多麼敬虔,無論她在教會裡如何禱告或讚美神,在她心中一定有某些邪惡的東西—有些東西不對勁,而且沒有被聖靈處理過!

耶穌對這樣的事情有相當嚴肅的評量:「…因為心裡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來,善人從他心裡所存的善就發出善來,惡人從他心裡所存的惡就發出惡來。」(太十二34~35)

耶穌是說:「假如你的舌頭不謹慎—爭吵、抱怨、發牢騷、饒舌,那麼可見你心中有些嚴重的問題,你的心在神面前不對,而那不對的東西已經深深植入你心中了。在你裡面深藏罪惡,就像一隻蛇在顎的後面藏有毒液的囊一樣。若有致命的毒液從你出去,那是因為毒液未被擠乾!」

神給我們這樣的警告,是沒有一個傳道人或同工可以倖免的!耶穌對我們所有的人說:「要檢察你的心—找出原因,為什麼你說話仍是草率而漫不經心?」「泉源從一個眼裡能發出甜苦兩樣的水嗎?」(雅三11)

無論何時,當我允許一丁點閒話從我嘴唇出來,我就必停下來,對主說:「主啊!在我心裡必然還有一些嫉妒的根源,一些什麼,以致我那麼輕易地論斷我的弟兄和姊妹。一定還有許多什麼東西留在我裡面,很需要聖靈來潔淨、來處理。喔!父啊!挖掘我心的深處,拉出苦毒、貪婪、驕傲,一切一切的毒根來!」

最近,我們有位同工聽說,一個剛決志的年輕人為教會某個犯姦淫罪的弟兄申辯。這個剛信主的基督徒說:「沒有問題—耶穌的寶血遮蓋了我們所有的罪,他被遮蓋了。」

我年輕的朋友啊,你全搞錯了!耶穌的寶血只遮蓋那些真正悔改,而且棄絕了的罪。寶血從不為罪申辯或忽略罪。你這位犯了姦淫的弟兄,需要伏在耶穌腳前承認他的罪,呼求主的能力來勝過這個與他同居的「大利拉」的誘惑!

舌頭所犯的罪也是這樣!我們不敢再繼續冒出閒話、毀謗、爭吵—然後晚上睡覺前,躺在床上隨便做個認罪禱告:「主啊,假如我今天說了什麼不對的話,原諒我,寶血遮蓋我。」

不!神要處置你心中的那種惡—就是藏在你裡面的那一袋毒液!它不是需要被遮蓋,而是需要被揭開、拿掉。神要除去它的根源,使你完全得醫治。你的問題在於,你還沒有真正悔改並找到罪根,竟然就先祈求寶血遮蓋!

「我又告訴你們,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太十二36~37)

我們似乎以為我們的話只不過落在地上死了,或消失在空氣中,化為烏有,不是這樣的!我們的話繼續活著—沒有死掉!

你也許會說:「可是我只對一個朋友說了這句閒語,而且他也答應絕不告訴別人,不會再傳出去。」不!你我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有記錄,寫在永恆裡—當審判時,這些話將一個字一個字地重述給我們聽,除非我們承認且棄絕它們,把那使我吐出惡言的毒根拔出來,否則那些話就會定我們有罪!

你問:「我能不能像開張空白支票似的禱告說:耶穌啊,饒恕我,求你把一切都塗掉!」不—除非你是拒絕處理你的罪根!

記得有一次,在我向朋友說了一點惡意的閒話之後,心中深覺有罪。其實我所說的都是真的—是關於某位傳道人的道德問題,是我正要去處理的。在談話中我們提到那人,我便說:「不要相信他,我知道關於他的一些事!」

當話一出口,我就深覺有罪,聖靈輕聲對我說:「現在就住口!那件事誰也不需要知道,別再說了,因為毫無意義—不過是東家長西家短罷了。雖然是真的,但也不要重述,因為會傷害對方的人格!」

我已經出口的話算是很糟的了,可是接著我又把那可怕的細節洩露出去!我知道我該閉嘴的,當然了,聖靈深深地定我有罪,所以我後來打電話給朋友:「很抱歉—那是閒話,我沒有約束自己,請不要轉述我說的話,請你甚至不要再去想它。」

我的朋友向我保證不會再談論:「我不認識那人,」他說:「我也不會再轉述這些話。」起初這樣似乎使我靈裡平安了,然而聖靈的定罪仍在我耳邊絮絮不休。為什麼?為什麼我放不掉?因為你種下什麼在某人心裡,就不能再把它不拔出來了!即使那些話不再被提起,也不會就此死亡!

那不斷攪擾我的感覺是:「為什麼我那麼做?神啊,我有什麼與他敵對嗎?難道我私底下樂於見到他跌倒嗎?我是什麼心態啊?主,赦免我,也醫治我,我不希望在審判之日,面對你時,裡面還帶著未解決的罪!」

我的罪被耶穌的寶血遮蓋了嗎?是的,因為我完全了解自己犯了嚴重的罪,我也讓聖靈向我顯明我裡面實在還有一些驕傲。我讓祂使我降卑,使我得醫治!現在,無論何時,只要我想開始說些針對某人的話,我就聽到聖靈清清楚楚地大聲對我說:「停!」我便順服祂。

耶穌的警告喚醒了我裡面對神的敬畏:「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太十二 37)憑你得話!耶穌不是說我們要憑著放縱、藥癮、或酗酒被定為有罪,那些都是醜陋的罪,而且是的,為著這些罪,人會被審判。但是,更甚於此者,耶穌告訴我們:「你將要憑著你所說的話被審判—憑你所說的!」

我請問你—你是不是用舌頭來祝福人,又用舌頭來咒詛人呢?「我們用舌頭頌讚那為主為父的,又用舌頭咒詛那照著神形像被造的人,頌讚和咒詛從一個口裡出來,我的弟兄們,這是不應當的。」(雅三9~10)

希臘文「咒詛」在這裡的意思是:「撕下來,打下來,抨擊他為邪惡。」的確,我們的口雖常說讚美敬拜神的話,以及祂祝福人的話—但卻也說出惡毒的閒話,毀謗神的僕人。這種散漫的言語不僅拆毀了基督的身體,也是與神的工作對立!

你也可以不說一句話而破壞一個人的名聲—單單做一種負面的表情就可以了。有一次,有人問我關於某人的事,而我也必須和那人處理一些問題。當他這麼一問時,我沒有說什麼—只是皺了一下鼻子、搖搖頭。那問話的人便對我說:「雖然你一句話也沒說,但是我想知道的,你都告訴我了。」我已經在他的心裡種下了負面的想法!可見不說話也和沒有制伏的舌頭一樣。

有些信徒小心翼翼地不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許多基督徒說話並非不謹慎,但所說的好話都是虛偽的—因為他們的思想充滿了邪惡,「..他們口雖祝福,心卻咒詛。」(詩六十二4)

這些人拉著你的手,溫和地微笑著,對你說好聽的話,就如:「你好嗎?見到你真好,你看起來氣色很不錯!」但是當他們轉身離去時,卻對旁邊的人咕噥:「好假喔!她看起來死氣沉沉的,你看她胖了多少啊?她的眼睛看起來多可怕!」「他們用舌頭諂媚人。」(詩五9)

沒有一個基督徒應該有這種態度!可以跟你保證,這種人的心裡肯定有苦毒和悖逆的毒根—某些完全錯謬的東西在她裡面!一個真正與主親密同行的信徒甚至連想都不會想到有這種行為。

你說:「等一等,牧師,一開始你告訴我,散漫的舌頭是多麼嚴重的事,可是現在你又說,只因我對人所懷的念頭就會受到審判?」

絕對是的!

「因為他心裡怎麼思量,他為人就是怎樣。」(箴二十三章9)「愛…不計算人的惡。」(林前十三5)你讓我看看有那種生性多疑的人,我也讓你看看有這種律法主義的人。這種人有一種頑固的天性,也許他從未完全降伏在耶穌面前。他自己受到極大誘惑想去做的事,卻總懷疑別人也會同樣受誘惑!

也許最危險的人是那傳舌的人—他參與這種沒有建設性,只有破壞性的談話,而他卻以為不會傷害到人!當你問他有關此事時,他甚至可能含著淚,難過地說:「我不是那種人,我愛我的教會和我的牧師—我愛基督的身體,是的,也許我說了些被看為是閒話或草率之言,但神知道我的心,我從來無意要造成傷害的。」

這種態度是危險的!聖經說,大火是從小火點燃的,你的小火可以點燃一場大火,即使是你的無心之過。「看哪!最小的火能點著最大的樹林。」(雅三5)你可能漫不經心地說了某人一件小事,其結果卻影響了他們的品格、靈性與性情。

無論你的動機如何—傷害都造成了,你小小的火花已經點燃了大火,而且一發不可收拾,也許毀了人的名譽,使人感到羞辱、丟臉、難過。而且無論你談論這事的動機如何,你仍是有罪的—你就是那螢火蟲!是你那沒有約束的舌頭發端的!

你如何能控制舌頭這致命的武器呢?

「惟獨舌頭沒有人能制伏,是不止息的惡物,滿了害死人的毒氣。」(雅三8)當神說沒有人能做得到,怎麼卻又期望我們來勒住、制伏我們的舌頭呢?耶穌給了我們答案:「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

就如野馬馴服不了自己,你也一樣馴服不了你的舌頭。野馬被制伏是由於有經驗的馴馬師「馴服」了牠們,而聖靈是我們的馴馬師,只有祂可以制伏我們不被約束的、野性的舌頭!

關於怎樣可以醫治我們的舌頭,先知以賽亞提供給我們一個例子:

1. 以賽亞親進主,他祈求可以看見神的聖潔。他說:「..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賽六1)

任何一個想討神喜悅的人,都必須經常來到祂面前,直到看見神的聖潔。所有真正的祝福、所有得勝,都從神的寶座開始,那就是我們可以在祂的聖潔中見祂的地方。

2. 在神聖潔的顯現裡,以賽亞為他不潔的嘴唇深深地認罪:「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賽六5)

為什麼以賽亞要呼喊「我是一個嘴唇不潔的人」?因為他看見了榮耀的王。「在我的心靈裡我已經看見了祂,我已經看見了祂聖潔的榮耀!我知道祂不能忍受罪!」我們的罪在祂的顯現裡變得尤其罪惡。祂榮耀的面光把每一件不像祂的東西暴露出來!

3. 以賽亞讓神來觸摸他,用祂聖潔的火潔淨他。「有一撒拉弗飛到我跟前,手裡拿著紅炭,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將炭沾我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賽六6~7)

神的話是燒紅的炭,聖靈是上面的火!就是現在,藉著這篇信息,你已經被聖靈觸摸,神要將祂的火沾到你的唇上,使它成為聖潔。假如你願意讓祂的話來使你自覺有罪—祂就會為你做這事。而你那方面要做的,只是像以賽亞一樣承認:「禍哉!我是嘴唇不潔的人!」

要勝過毒癮、酗酒或一個不能控制的舌頭,其祕訣在於親近耶穌—與祂親密—認識祂!靠近祂的同在就會顯明你心裡的東西。許多基督徒繼續說閒話、毀謗人,是因為他們從未真正親近過基督。他們從來沒有足夠接近祂以致看見他們的舌頭是如何地不受約束!

讓這些話直接進入你的心,使之像火一樣潔淨你。要認罪說:「是的,就是我,主!我不要讓這些話從我旁邊溜走!潔淨我的嘴唇,潔淨我的舌頭,潔淨我的口、我的心!」

懇求聖靈把這樣的罪放在你裡面,以致每一次當你開始要說些漫不經心的、未經思慮的、沒有愛心的話時,祂會舉起一面旗子在你面前搖一搖。求祂使你對祂的聲音超級的敏感,然後,當祂說話的時候順服祂。祂會讓從聖靈來的定罪使你在一句話當中停住,然後你就會對正在聽你說話的人說:「我很抱歉,神告訴我要停止,我們現在就丟掉這個話題,忘掉它!」

願只有祝福的話從你的生命流露出來—從一顆純潔的心和一個充滿仁愛的舌頭出來—這舌頭是藉著禱告,藉著聖靈制伏的!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