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過那纏累你的罪 | World Challenge

勝過那纏累你的罪

David WilkersonJuly 1, 1979

罪惡會使信徒變成膽怯的懦夫,令他們因失敗而終日感到羞恥。由於他們的生命暗藏私罪,他們無法存着勇氣挺身而起,抵擋罪惡。他們容讓別人犯罪,因為他們本身心中悖逆;他們無法傳揚得勝之道,因為他們自己終日失敗。有些人曾經歷過得勝,對罪報仇,在自己的生命裡滿足了主的公義。他們曾經因順服主,而得著能力、勇氣、與祝福。如今,他們卻大大不如前。他們抱慚蒙羞,垂頭喪氣,無法正視世人,因罪惡的轄制而大大受損。纏累人的罪奪去了他們靈裡的活力;仇敵便接二連三地興起,攻擊他們。

有一個曾經蒙 神大大使用的傳道,如今卻在德州一個小鎮裡銷售汽車。他曾經站在講台上大能地傳福音;數以千計的人也因他的事工而歸信主。後來,他犯姦淫,離棄妻子,與女朋友同居。幾週後,他就身敗名裂,失去一切。如今,這傳道人大大不如前;看見他坐立不安,意志消沉,愁眉苦臉,實在可悲!他惶惶終日,常常失眠,悔不當初。他滿心焦慮,以致患了心絞痛、胃潰瘍、並高血壓。他悔改了,但覆水難收。他蒙 神赦免,但卻沒有被人原諒。

有一個十六歲的青少年向我承認說:「我和女朋友有性關係。我也讀過有關姦淫苟合的經文;我現在很害怕。如果聖經是真的,我擔心 神會審判我。我充滿恐懼、罪咎、與憂慮,卻繼續這樣做。我裡面彷彿有兩個人,一好一壞。我怕那壞的會勝過那好的;神就會放棄我。我要怎麼樣才能叫自己裡面那好的得勝?」

那傳道人和那年輕人都被罪咎、恐懼、與沮喪所轄制。那些看不見的仇敵勢力大加威脅,要毁滅他們;他們就失敗蒙羞,受害了。罪惡總會招引仇敵。罪惡會削弱我們的抵抗力,把勇士變為弱者。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惡實在招引那滅人的仇敵。

大衛有許多敵人,包括非利士人、亞摩利人、亞蘭人、並其他進攻以色列的敵人。當大衛行 神眼中看為正的事,與祂有美好的相交,他的敵人就都倒在他面前。他所殺戮的,成千上萬;他的名聲,威振敵營。但當大衛犯罪,與 神疏遠,他的敵人就越發强盛,節節勝利。他因犯罪而失去勇氣與確據,以致在敵人面前軟弱無能。

大衛剛剛打完勝仗後,就犯了姦淫罪。以色列大大戰勝了亞捫人和亞蘭人。大衛召集全以色列民,過了約但河,在希蘭擺陣作戰。結果,亞蘭人潰不成軍,有七百輛馬車被毁,四萬騎兵被殺,所有與亞捫人和亞蘭人結盟的王都拔腳逃亡。有關這場戰事的章節結束說:「(敵人都)與以色列和好,歸服他們。」(撒下10:19) 這偉大的神人大大勝利,得着榮耀,就貪戀拔示巴,殺害了她的丈夫烏利亞,與她行淫。「但大衛所行的這事,耶和華甚不喜悅。」(撒下11:27)

於是,神打發先知拿單去見大衛。先知來並不是要輔導大衛,有關如何應付自咎與定罪之感。他並不是因大衛良心譴責,而安撫他。反之,拿單直斥其非說:「你就是那人。你藐視了 神的誡命,行了 神眼中看為惡的事。你暗藏私罪。」

神對那本來合祂心意的人說:「我必從你家中興起禍患攻擊你 …」(撒下12:11) 不久後,大衛的愛子押沙龍就叛變了;大衛為要保存性命,只好逃到曠野去,情況慘不忍睹!「大衛蒙頭赤腳,上橄欖山,一面上,一面哭;跟隨他的人,也都蒙頭哭着上去。」(撒下15:30)

這哀哭,赤腳,心靈破碎的人,就是僅在兩個月前,那打敗了兩個强國的偉大君王嗎?他怎麼會變成一個軟弱無能,畏縮膽怯,必須逃亡的人?就是因為他犯了罪,沒有別的原因!正如參孫一般,大衛也因隨從自己肉體上的軟弱,而失去了勇氣與能力。

所羅門的敵人都害怕他。他聲威遠播,連法老的軍隊都不敢進攻。以東人也不敢向這大能的君王發動攻勢。他的國勢輝煌,聲威舉世無匹。凡他所作都蒙 神賜福,繁榮鼎盛。但所羅門得罪了 神,對 神的愛心日漸冷淡。他與上天失去相交。「耶和華曾吩咐他不可隨從別神;他卻沒有遵守耶和華所吩咐的。所以,耶和華對他說:「你既行了這事,不遵守我所吩咐你守的約和律例,我必將你的國奪回 …」」(王上11:10-11)

忽然間,大敵入侵。「耶和華使以東人哈達興起,作所羅門的敵人 …」(王上11:14) 他不僅有一個仇敵,還有一個。「神又使以利亞大的兒子利遜興起,作所羅的敵人 … 他恨惡以色列人 …」(王上11:23,25) 這大能的君王因罪惡和妥協而變得軟弱無能,連他的臣僕都叛反了。「所羅門的臣僕 … 耶羅波安,也舉手攻擊王。」(王上11:26)

當以色列國行 神眼中看為正的事,連一個敵人都無法起來。他們一聽見以色列國的聲威,就驚惶逃跑。以色列的軍隊旗幟飄揚,戰無不勝,敵人則「如蠟熔化」。但當以色列犯罪時,連最弱的敵人也能打敗他們。亞干犯罪,招來了 神的咒詛;結果他們因艾城微不足道的軍隊 而逃跑、戰敗、蒙羞。

請聽聽所羅門獻殿時的禱告,你就會很快發現,全以色列民對勝敗的原因,心知肚明。「你的民以色列若得罪你,敗在仇敵面前 … 你的民若得罪你,你向他們發怒,將他們交給仇敵 …」(王上8:33,46)

以色列要大大蒙福,就必須「遵行祂的道,愛祂,盡心盡性事奉祂。」(申10:12) 神所應許的祝福,超過他們所想所望。神應許他們說:「必無一人能在你們面前站立得住;耶和華你們的 神,必照祂所說的,使懼怕驚恐臨到你們所踏之地的居民。」(申11:25)

祂又說:「看哪,我今日將祝福與咒詛的話,都陳明在你們面前。你們若聽從 … 就必蒙福。你們若不聽從 … 就必受禍。」

對於 神工作明顯的彰顯,我們今天絕不可失去。這正是我們被近代的仇敵所害的原因嗎?我們並不是與血肉的仇敵爭戰。我們的仇敵其實更强而有力,它們包括恐懼、憂鬱、罪咎、定罪、擔憂、焦慮、孤寂、空虛、沮喪。

神有沒有改變祂的作風,還是祂仍然「興起仇敵」,對付一個惡貫滿盈,與罪妥協的世代?這些近代的仇敵勝過了 神許多的百姓,有沒有可能這是由於他們暗藏私罪,背道後退?神並沒有把重軛加在祂的百姓身上。祂的軛既簡單,又輕省:「若聽從,就必蒙福。若背逆,就必受禍。」新約聖經也响應這段經文說:「體貼肉體的就是死;體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羅8:6)

我們得著足夠教導,有關如何應付困難與恐懼,卻沒有領受足夠教訓,有關如何對付自己生命中的罪惡。你無法只貼一塊膠布,就把癌症治好;你必須將之割除。我們若繼續容讓自己裡面的罪惡,就會不斷因恐怖症而受捆綁。 我們都繼續悖逆,與罪妥協,難怪我們都那麼憂鬱,擔憂,因罪咎與定罪而背負重擔。

我們大多明明曉得自己難題的原由。我們都曉得罪惡會帶來恐懼、罪咎、與憂鬱。我們也曉得罪惡會奪去我們的屬靈勇氣與活力。但我們卻不曉得如何勝過那些容易纏累自己的罪惡。

我讀過很多書籍,有關如何得著主的公義,過聖潔的生活;可是,它們大多沒有提及如何勝過罪惡,而保持得勝。我們常常聽見人們傳揚說:「罪惡是我們的大敵,神疾惡如仇。務要憑聖靈行事,離棄惡道。不要再在罪中放縱自己。不要因自己的罪孽而受捆綁。」這些話聽起來很好。

你要如何勝過一些已經養成習慣的罪惡?那些幾乎成為了你生命的一部份的罪惡,你要如何勝過?你可以恨之入骨,誓言下不為例;你也可以因之而流淚痛哭,悔恨不已;但你要怎麼樣將之擺脫?你要如何不再被那罪所轄制?

最近,我直接地向超過三百名慕道友這樣問:「你們有多少人與纏累自己的罪爭戰,卻失敗了?有多人被一些私罪所牽累?」他們快速的反應,令我感到驚訝。幾乎所有人都承認自己是受害者,正切切尋求解救,要脫離那捆綁他們的罪。

我每到一處,都聽見有人苦苦地承認自己軟弱失敗,無法勝過那些纏累他們的罪惡。他們大多是一些忠心耿耿,深深愛主的信徒。他們並不是一些邪惡卑鄙的人;可是,他們必須承認說:「我有這難題,無法全然得釋放。」

「我無法告訴任何人有關自己私下的爭戰是什麼;這是主和我之間的事。我已經為得釋放祈求了三年。我已經千次誓言要改過自新。我終日感到受折磨,又害怕 神。我曉得自己錯了。可是我盡力改過,卻繼續這樣做。有時候,我感到自己永遠有惡癮纏身。」

「好呀,你告訴我要把罪放下來,我已經試過幾百次。我無法擺脫自己的罪;正當我以為自己得勝了,又故態復萌。我曾經因自己罪孽深重而淚流如河;對於自己多次向 神承諾,說絕不重犯,我感到非常厭倦。我只希望得自由,但我不曉得該怎麼辦。我曉得除非我得勝,否則,我絕不會滿足 神的期望。」

「我向別人傳道已逾十五年,但最近我陷入了撒但的圈套。。我一方面靈裡殘破,一方面又恨惡那纏累人的罪;我好像無法脫離這捆綁。看來,我對別人所傳揚的解決辦法,都不能應用在自己身上。坦白說,我問自己,我被揭發以前,神還會寬容我多久。」

我沒有簡單的解決辦法。我卻曉得,對於那些在肉體與聖靈之間爭戰的人,聖靈提供給他們多多安慰。保羅也曾經與同樣的仇敵爭戰。他承認說:「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7:19)

正如全人類一般,保羅喊着說:「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他繼續說:「感謝神,靠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7:24-25)

是,我們曉得,我們必須靠着主耶穌基督,才能勝過自己的仇敵。但我們要如何使祂葡萄樹的漿汁流進我們弱小的枝子裡?這是如何成就的?我向來愛主,知道祂大有能力。我曉得祂應許要賜我得勝,但這是指什麼?勝利怎麼樣才會臨到?難道蒙赦免是不夠的嗎?你必須得釋放,不故態復萌嗎?

我從這有關敬虔的偉大奧祕看見一點點亮光。至於尋求要勝過那纏累人的罪,神要求我遵守三件事。

我時時刻刻都要提醒自己,神恨惡我的罪;這主要是由於我深受其害。罪惡削弱我,使我成為一個懦夫,以致我無法成為一個貴重的器皿,在地上成就祂的事工。我若容讓自己的罪惡,將之看為一種軟弱,(就是說,我若說服自己,說自己是一個例外,神必盡量依照我的需要而行事,我且把有關 神的報應,拋諸腦後)我就接納自己的罪惡,讓自己的思想叛逆 神。神要我對自己的罪恨之入骨。除非我深信 神絕不容忍罪惡,否則,我會無法得勝,脫離罪惡。

對 神敬畏的心就是得釋放的根基。神對罪惡掩面不看;祂更無法縱容罪惡,視之為例外。所以,務要正視罪惡,知道這是錯的!不要企望神會寬容自己,或網開一面。凡威脅要毁滅祂兒女的罪惡,祂都必須對付。罪惡明明是錯,且無法更正。罪惡會使那在我裡面的聖潔泉源,變污濁不清。我們必須認罪,棄絕罪惡。我必須如此深信。

神全然恨惡我的罪惡;同時,祂又以無盡的慈愛愛我。祂的愛絕不與罪妥協;祂之所以緊緊追隨那些犯罪的兒女,是因為他們將要失而復得。

神對我罪惡所發的烈怒,與祂對我(即祂的兒女)的大憐憫相稱。祂一看見我像祂一樣恨惡罪惡,祂的憐憫就會勝過祂對我罪的厭惡。神因我的罪而發烈怒;而我就因此敬畏祂。這並不應該是我的出發點。我乃要因祂要拯救我,而接受祂的大愛。那拯救我的,並不是祂的烈怒,而是祂的大愛。我不僅因自己的罪而感到羞愧,謙卑下來。我更該曉得,縱然我犯罪令祂憂傷,祂卻不斷愛我。

請想一想!神憐憫我!祂曉得我的爭戰之苦。祂從來不離我很遠,總與我同在,向我保証我與祂的愛之間,沒有任何隔絕。祂曉得我因爭戰而身負重擔,絕不會把有關烈怒和審判的恐懼加在我身上。我曉得當我爭戰時,祂因愛我而把祂的杖收回。當我恨惡罪惡,尋求幫助與釋放時,神絕不會傷害我,擊打我,或離棄我。當我在逆流中掙扎時,祂總會從岸上隨時把救生圈扔給我。

罪惡有如一隻章魚,以許多觸鬚把我緊緊纏住,要壓碎我的生命。那些觸鬚很少會一起鬆開,而會逐一放鬆。與罪惡爭戰,也是如此。我們必須把敵軍一一勝過。他們絕少會一次就全軍覆沒。我們必須與他們短兵相接,節節勝利。除非 神把戰畧賜給我們,否則,祂不會打發我們上陣作戰。祂是我的元帥;我則按照祂的指示,時時刻刻,寸土必爭。

祂打發聖靈清楚指引我,要如何爭戰,何時逃跑,如何出擊。這場與惡魔勢力的爭戰,並不在乎我,乃在乎 神。我只是在祂戰場上打仗的一名兵丁而已。我也許會感到疲乏、受傷、沮喪;但當我曉得祂必向我發號司令,我就能繼續爭戰下去。我是祂的一名自願軍,要不惜代價,遵行祂的旨意。我要等候祂的命令,以致得勝。有時候,指示會慢慢地臨到。我會感到自己彷彿力不能勝,但我曉得,我們終必勝利。神希望我們單單相信祂。正如 神待亞伯來罕一般,祂也會因我的信心,而算我為義。我在這場戰事的本份就是要相信,神必叫我凱旋得勝。

仇敵對我的行動,乃取決於我對自己的罪的態度。勝過那些纏擾自己的罪,會令別的仇敵拔腳逃跑。憂慮、恐懼、焦慮、沮喪、不安、孤寂都是我們的大敵。但惟當我因犯罪而毫無防守,它們才能害我。義人勇猛如獅子。他們頭腦清楚,良心清白,足以防禦仇敵;大敵就無法進攻。

你要勝過自己的仇敵嗎?那麼,你就要以正確的方法,大力對付那些纏累你的罪。務要把自己生命中那些受咒詛的事物除去,這樣,你就必靠 神而大有能力。「(我們) 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 …」(來12:1)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