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獨一的真神,不容取代的救主 | World Challenge

基督:獨一的真神,不容取代的救主

David WilkersonOctober 29, 2001

2001年9月20日,星期二,美國總統在國會兩院聯席會議上發表演說,強烈警告美國——我們正處於一場世界性的反恐怖主義戰爭。總統稱這場戰爭為自由與宗教恐怖主義之間的較量。我們所面對的恐怖分子,企圖強迫全世界皈依他們的宗教。

這的的確確是所有伊斯蘭教極端分子所標榜的目標。他們要以《可蘭經》取代《聖經》,要讓他們的宗教——伊斯蘭教——一統天下。

然而,現今的這場戰爭,絕不僅僅是宗教權勢之爭。我們身處的戰爭,向來是兩種永恆勢力之間的爭戰:一方是撒旦的權勢,另一方是神的獨生子聖基督。我來解釋一下。

這場戰爭,始於萬代之前,天國。天使長米迦勒率領天使的軍隊,同以路希弗(Lucifer)為首的天使叛軍展開了激戰。“在天上就有了爭戰。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他的使者去爭戰。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他們的地方。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啟示錄12:7-9)

路希弗,也就是撒旦,戰敗了,和其他的叛逆天使(占天使總數的三分之一)一起被摔在地上。於是,戰場轉移到了地面。這個魔鬼跟所有的墮落天使,建立了一個秘密的地下王國,把矛頭指向了神的百姓,透過控制敗壞的人類的肉體,繼續與神作對。

撒旦創立了自己的宗教,在全世界範圍內,將他控制之下的人類聯成一體,任命被鬼魔附體的人作先知、教師、甚至治理國家,派他們去傳播他那套邪惡的教條。可是,魔鬼遇到了難題:他的教導無法改變人的信仰——那些教條不能證明福音是錯的,不能使人信服。為什麼呢?因為裏面沒有生命,不能給人平安、喜樂,不能給人能力勝過罪的奴役。

撒旦只得故伎重演,發動戰爭。這一次,他以武力和恐怖為武器,就是說,魔鬼興起一支恐怖分子的軍隊,去顛覆他的對手。他靠著這支嗜血的軍隊,將一個又一個的國家完全納入自己的權下,將一個個社會置於惡魔控制之中,又從這些國家派出數以百萬計的使者去傳播他的教條。許許多多的人,為了推行這天下一統的宗教(one-world religion),已經付上了生命的代價。

撒旦發動的戰爭,向來是針對神的百姓。“龍見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基督]的婦人[教會]。”(啟示錄12:13)逼迫首先臨到曠野中的教會。撒旦控制了埃及法老,要透過苦役毀滅以色列。魔鬼知道基督將從以色列的後裔中誕生,於是想剪除以色列,好阻止“人子”的降生。

但是,聖經說,一隻“大鷹”從天而降,拯救神的百姓:“於是有大鷹的兩個翅膀賜給婦人,叫她能飛到曠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裏被養活一載二載半載。”(啟示錄12:14)

神釋放了自己的教會,把他們領出埃及,又以聖潔的羽翼蔽護他們:“耶和華的分本是他的百姓。他的產業本是雅各布。耶和華遇見他在曠野荒涼野獸吼叫之地,就環繞他,看顧他,保護他,如同保護眼中的瞳人。又如鷹攪動巢窩,在雛鷹以上兩翅扇展,接取雛鷹,背在兩翼之上。這樣,耶和華獨自引導他,並無外邦神與他同在。”(申命記32:9-12)

多麼奇妙的景象!神,就像一隻兇猛的雌鷹,從地上提起他的教會,背負著,穿越每一次試煉:從紅海、曠野,直到應許之地。他獨自保全和存留這個“女人”,因為基督將從她身上誕生。

聖經告訴我們,大龍要以魔鬼的權勢吞沒以色列:“蛇就在婦人身後,從口中吐出水來像河一樣,要將婦人沖去。”(啟示錄12:15)魔鬼的權能,旨在誘使神的百姓墮入淫邪的偶像崇拜。我們都看見了,生活在以色列周邊的民族,以形形色色的聲色口腹之樂,把以色列民包圍在重重誘惑和試探當中。這正是魔鬼權能的體現。

撒旦運動的惡浪,始終氾濫在以色列歷史上,從列王記直到先知書。大衛形容那大群大群作惡的人如潮水一般,要將他吞沒。以賽亞也寫道:“仇敵好像急流的河水沖來。”(賽59:19)

最後,在舊約行將結束的時候,神的教會似乎遭到了致命的傷害。撒旦運動差不多已經將教會擊垮,以色列對神的敬拜已經污穢了,混雜著肉體情欲和偶像崇拜。神看著他們可怕的境況,就對他的百姓呼喊:“敬畏我的在哪里呢?”(瑪拉基書1:6)又對祭司們大發烈怒:“藐視我名的祭司阿……你們將污穢的食物獻在我的壇上……我不喜悅你們,也不從你們手中收納供物……”

“你們卻偏離正道,使許多人在律法上跌倒……你們用言語煩瑣耶和華……因為你們說,凡行惡的,耶和華眼看為善,並且他喜悅他們。”(瑪拉基書1:6-7, 10; 2:8, 17)

好在,瑪拉基書的末了,這舊約的最後一卷書還是給我們看見了一線亮光。神在最後一章裏宣佈:“但向你們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義的日頭出現。其光線(原文作翅膀)有醫治之能……你們必踐踏惡人。在我所定的日子,他們必如灰塵在你們腳掌之下。”(瑪拉基書4:2-3)

神有辦法醫治重創的教會。公義的日頭會帶來勝利,陰間的權勢雖似占了上風,但從天上傳來聲音說:“幫助你們的就要來到。不要怕,陰間的門戶關不住神的百姓。”

看見了吧,神早就知道撒旦運動的浪潮要來,我們的主從不停止他的看顧。他從起初知道末後,他已經看見,撒旦掀起的惡浪定被平息,神的百姓必不至遭害。

聖經啟示說,幫助就要來臨:“地卻幫助婦人,開口吞了從龍口吐出來的水。”(啟示錄12:16)幫助就來自基督的復活。當大地開口的時候,囚禁彌賽亞的墳墓打開了。撒旦沒有辦法將耶穌禁閉在地下。神打開了墳墓,基督從死人中復活了。他的復活吞沒了撒旦的惡浪,十字架的勝利預告了陰間一切敵對勢力的完結。

後來呢?“龍向婦人發怒,去與她其餘的兒女爭戰,這兒女就是那守神誡命,為耶穌作見證的。那時龍就站在海邊的沙上。”(啟示錄12:17)。女人其餘的兒女是誰呢?就是我們,神的教會。在這末後的日子裏,魔鬼又向神的百姓開戰了。

不過,撒旦的目標並非世人所說的教會,他不是在跟宗教體系作對。撒旦攻擊的,是那些聖潔的種子,高舉基督的餘民。他的敵人,是那些相信並且傳講耶穌基督是主的聖徒。

這場戰爭的核心矛盾就是耶穌的神性。他到底是不是那應許要來的基督,天父的獨生子,道成肉身的神,世界的救主?或者,耶穌會不會只是一個到處行善的先知?他會不會只是一個沒有神性的凡人,根本不是那坐在神的右邊、滿有榮耀的復活的救主?

使徒彼得見證了基督是獨一無二的救世主:“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彼得說得非常絕對,沒有留下任何餘地:天下人間沒有別的名能帶來永恆的救贖。唯獨耶穌,是那預言要來的彌賽亞,神的聖子,他的榮耀是不容搶奪的。

同樣,保羅也宣佈:“並知道他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他從死裏復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弗1:19-21)又說耶穌是獨一無二的萬有之首:“又將萬有服在他的腳下,使他為教會作萬有之首。教會是他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弗1:22-23)

保羅還指出,總有一天,一切被造之物都要承認耶穌是獨一的主:“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神。”(腓2:9-11)

萬有要開口見證,耶穌基督是上帝獨一無二的羔羊,穆罕默德不是神,阿拉不是神,印度教數百萬偶像都不是神。這場戰爭最核心的矛盾就在這裏。但是不要誤會:當前戰爭的焦點決不只是名號的問題。這場戰爭是針對耶穌的神性,針對這位從死裏復活的救主。

此時此刻,世俗化的普世教會(ecumenical church)正急匆匆地撲向撒旦的世界宗教一體化策略(Satan’s strategy for a one-world church)的陷阱,這個聯合教會(unified church)最後會把全世界的主要宗教融為一體:天主教,希臘正教,伊斯蘭教,佛教,印度教,甚至還包括基督教。撒旦只要使各種宗教信仰達成一個妥協,就可以實現宗教一體化。怎樣統一各種宗教體系呢?——就是利用耶穌的名號。

當然,統一各種宗教團體的“耶穌”,是另外一個救世主。這個名號,會使一向推崇福音的教派與別的信仰聯合起來,宣佈說:“我們達成了一個共識:耶穌是教師,是先知,是全人類仁愛精神的化身,我們一致承認他是聖人。”

宇宙萬有的創造者,竟被貶作凡人!人們不再相信耶穌是基督,是神聖的救主。普世教會不但會否認耶穌的復活和救贖大能,而且利用耶穌的名字,把其他的宗教信仰納入撒旦的世界一體化宗教。

全世界都可以接納作為“人子”的耶穌。撒旦也不例外,他絕不反對世人敬拜讚美一個單有人性的耶穌。很多人一面寫書稱讚耶穌所做的人的工作,一面又大肆嘲弄他的神性。有些神職人員寫過最最華美的耶穌頌歌,自己卻根本不相信耶穌就是上帝。

魔鬼的世界宗教一體化的號角一旦在全地吹響,數百萬冷淡的基督徒就會被矇騙。他們會起來爭辯:“這種眾教合一的體系肯定不會有問題。因為教會的領導老是講論耶穌,老是講論耶穌的人信奉的肯定是正統的基督教。”

大錯特錯。撒旦用來興起一體化教會的魔咒就是:“耶穌,耶穌,耶穌。”今天,已經有福音派的神職人員在問:“為什麼各種宗教團體不能在耶穌的名下聯合起來?反正,猶太人也承認耶穌是先知,穆斯林也說他是良善的人、偉大的教師,就連錫克教徒和印度教信徒都尊敬耶穌。”

這裏我要先說明一下:我非常感謝神,9.11事件以後興起了全國宗教聯合會;我也非常感謝神,信奉不同宗教的美國人,為了國家的利益,能夠團結起來;我祈求神,災難過去以後,願這個聯合會能夠繼續長久地存在下去。

但是,我們接下來要說到的宗教聯合體,是另外一回事。我所預見的,耶穌早就預言過了:“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阿,主阿,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太7:22)

幾乎所有的教派都會趕鬼,有些教會還做得特別出色。但是,很多教會是奉另外一個“耶穌”的名字來趕鬼、教導、做善工的。基督說過,審判的時候,這些人對他說:“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做這些事的嗎?我們都是跟從耶穌的人。”可是主說:“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3)

耶穌會告訴他們:“我不認識你們,你們肯定也不認識我。我是活生生的神子,你們卻到處跟人說我不過是個凡人,要廢掉我福音的大能。你們所信的耶穌不是我。離開我去吧,我的國度裏沒有你們的地方。”

保羅提醒我們,不要“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林後11:3)。這一節經文裏的“純一清潔”的希臘原文的意思是“單純的,唯一的,排他的”。就是說,“基督是不可混雜的,有關他的真理非常單純:耶穌就是上帝,他是神,由童貞女所生,被釘於十字架,並從死人中復活。但我擔心你們的心被邪說迷惑,丟棄這唯一純正的真理。”“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林後11:3)

保羅又論到傳講假耶穌的牧者,警告說:“假如有人來,另傳一個耶穌,不是我們所傳過的。或者你們另受一個靈,不是你們所受過的。或者另得一個福音,不是你們所得過的。你們容讓他也就罷了。”(林後11:4)保羅其實是對哥林多的信徒說:“你們現在聽的是另一套福音,不是基督的福音;你們聽到的是另一個耶穌,不是那位拯救過你們的耶穌。我怕你們會被這個假耶穌引上邪路,他根本不是真基督。

“你們還不知道那耶穌是假的,但你們正隨著他偏離基督的神性。我簡直不相信你們竟能聽得下去,你們竟能容讓這些假教師引你們偏行邪路,卻不考證他們所說的,究竟是不是依據聖經。如今,你們的辨別力越來越遲鈍,聽任魔鬼的福音高舉假耶穌,卻不知道自己被引向哪里。”

撒旦的普世聯合教會就要發動一場大逼迫,而聯合教會本身就是大逼迫的主力。此時此刻,俄國東正教正在對俄國政府施加壓力,要關閉全國的福音派教會,要把基督的福音徹底清除出去。

在美國,類似的逼迫也正在抬頭。我拿到一位著名的福音派牧師的採訪錄影,採訪者將他問得措手不及:“穆斯林會得救嗎?如果猶太人不相信耶穌,他們會得救嗎?”

很明顯,這位福音派牧師進退兩難。他知道如果他用使徒彼得的話回答,“除了神的兒子耶穌基督,沒有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他就會遭人鄙視唾駡,傳媒會把他釘上十字架。

結果,這位福音派信徒的回答贏得了稱許:“穆斯林愛耶穌,猶太人身上也帶著耶穌的靈。所以,他們都會得救。”我不敢相信,這話竟是出自一個衷心的神職人員之口。

如果你堅持基督是神,世界就絕對容不下你,世人要躲避你,棄絕你,冷嘲熱諷攻擊你。反過來講,能夠得到世人和異教徒稱讚的牧者,都在基督的福音上讓步了,他們傳講的是假耶穌。

我相信,過不了多久,整個世界都會要求我們擺明立場:“你是不是相信耶穌基督是獨一的救主?人若不信耶穌是得救的唯一道路,是不是非下地獄不可?”不信主的朋友、同事、未來的上司都會問我們這個問題,他們不一定按照原話來問,但意思都是一樣。如果我們回答說:“是,我相信唯有耶穌能施行拯救。”我們就會被視為宗教迷信分子,被當作政治立場不正或是極端分子,被恥笑,被迫害。

作為福音派的基督徒,我們時代廣場教會既不反猶太教,也不反伊斯蘭教,不反任何宗教。我們相信上帝愛全世界,他愛猶太人,愛穆斯林,愛同性戀者,愛無神論者。但是,作為基督徒,我們不得不否定他們的信仰,因為我們堅信聖經是神的話語。

可能你們以為這種逼迫遙不可及,其實,就在此刻,形形色色的普世信仰團體正在構建各種神學論述,支持世界一體化的教會聯盟。他們要解決的正是所謂的“耶穌問題”。

現在,歐盟已經起草了法案,禁止批判國家聯合運動,很快,再沒有人能夠公開質疑這個國家聯盟。我相信,這種環境會促進世界一體化宗教的形成。歐盟的法案,只差一步,就會發展到禁止“宗教頑固主義”,禁止以任何宗教的名義勸人改變信仰。

我認為,這就是撒旦向地上所存留的聖潔的基督餘民所發洩的怒氣。他激動萬民,無論他們信奉什麼宗教,都起來反對基督徒。我們就要看見,魔鬼發動大批大批的人,與相信耶穌是唯一救主的人為敵。突然之間,向來與我們毫無關涉的人會起來指著我們的鼻子問:“你是不是相信耶穌是進天堂的唯一的道路?我是個好人,但我什麼都不信。你敢說,不相信你的耶穌是上帝就得下地獄嗎?”

堅持真理,可能會叫我們賠上工作、事業、朋友。在有些國家,基督徒還要賠上性命。但是,耶穌已經給我們留下了榜樣,教我們如何應對。大祭司問他:“你是那當稱頌者的兒子基督不是?”耶穌毫不猶豫地回答:“我是。”(可14:61-62)

很快,全世界都會要求我們接納另外一個耶穌。他們要迫使我們丟棄信仰,否認耶穌是救主,是上帝。他們要我們否認耶穌是由童貞女所生,否認他的神能,否認他所行的神跡,否認他代贖的死、他的復活、他的再來。可是,作為跟從耶穌的人,我們知道這些都是關乎永生的真理。我們當心甘情願地為真理而死。

我已經知道該如何應對。不管問我的人是誰,我要以愛和憐憫回答他:“你有權決定信,或者不信;你想敬拜誰都可以,也可以誰都不敬拜。我不會阻攔你走自己的路。但是,我同樣有權相信我選擇的信仰。我相信,除了耶穌基督,天下人間沒有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我的神愛每一個人,基督的十字架就是這愛的明證。”

但以理書向我們預示了這場戰爭的結局。尼布甲尼撒王做了一個夢,但以理為他解夢:

“王阿,你夢見一個大像,這像甚高,極其光耀,站在你面前,形狀甚是可怕。這像的頭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銀的,肚腹和腰是銅的,腿是鐵的,腳是半鐵半泥的。”(但2:31-33)

王夢見一座巨大的人像,光明、耀眼、又極其可怖。全身以堅固的金屬鑄成,唯獨腿部是泥做的。但以理說,這人像代表了世上的王權,泥象徵著脆弱的末世權能。隨著末日的臨近,這些王權漸漸失去光耀和懾人的威力。但以理接著又說:

“你觀看,見有一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打在這像半鐵半泥的腳上,把腳砸碎。於是金,銀,銅,鐵,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場上的糠秕,被風吹散,無處可尋。打碎這像的石頭變成一座大山,充滿天下。”(但2:34-35)

但以理在此處形容的石頭,正是耶穌基督。他是萬古不變的磐石,就要從天降下,砸碎一切地上的王權。當世界目睹這事發生的時候,我們救主的神性便不容否認。萬膝要向他跪拜,萬口要承認耶穌基督是主。

我們不用武器、炸彈、導彈來打擊恐怖分子。我們不可能依靠人的能力,使世界擺脫罪惡苦毒。神說,神子的國度終必降臨,要打碎和消滅一切罪惡的王朝。公義必要來臨,但它只會從天父那裏降臨。

當全世界的恐怖分子在基督的審判台前醒來的時候,會是怎樣一個場面!他們心裏正盤算:“我們為信仰獻身,肯定榮登天堂,嬌妻美妾,錦衣玉食,享之不盡。”定睛一看,卻認出面前的審判官,竟是自己企圖消滅的那一位。

我所講的信息,就濃縮在一句經文裏:“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14:6)耶穌的話就是如此絕對,絲毫不留餘地。無論是穆斯林,是印度教教徒,是猶太人,還是異教徒,若不藉著基督,沒有人能到天父那裏去。

就像當初耶穌問他的十二個門徒一樣,今天他問我們:“人說我是誰?”(可8:27)門徒回答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先知裏的一位。”(可8:28)可是耶穌真正要問的問題還在後頭:“你們說我是誰?”(可8:29)

我們的回答,應當跟彼得的一樣:“你是基督。”(可8:29)願我們向全世界如此宣告我們的信仰,從今時直到永遠。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