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間的守望者 | World Challenge

夜間的守望者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 1986

如今,我們都必須明瞭且宣揚先知們的信息。主曾活在世上,傳揚真道,不斷印証衪乃在成就眾先知的話語。「耶穌帶著十二個門徒,對他們說:「看哪,我們上耶路撒冷去;先知所寫的一切事都要成就在人子身上。」(路18:31)

主曾在以馬忤斯的路上責備兩個門徒,說他們並沒有相信先知們的話。「耶穌對他們說:「無知的人哪,先知所說的一切話,你們的心信得大遲鈍了。」」(路24:25)

主清楚聲明眾先知都說到現今末期:「從撒母耳以來的眾先知,凡說豫言的,也都說到這些日子。」(徒3:24)

施洗約翰明瞭且傳揚了先知的信息。他並不需要新的啟示、道理、或真理。他引用了以賽亞書來傳道。「那時,有施洗的約翰出來,在猶太的曠野傳道,說:「天國近了,你們當悔改。這人就是先知以賽亞所說的,他說:「在曠野有人聲喊著說,預備主的道,修直祂的路。」」」(太3:1–3)

我們都不需要新的真理 — 即現今的真理 — 或耳朵發癢的人如今所尋求的新事。我們都需要聽信眾先知有關我們的時代的講論。他們都精確地說到有關基督的每一細節。他們對我們的警告和訓誨也一定是正確的!

你可以從全本新約聖經看見事情的發生,都是要應驗眾先知的話。「到了晚上,有人帶著許多被鬼附的來到耶穌跟前,衪只用一句話,就把鬼都趕出去;並且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這是要應驗先知以賽亞的話,說:「衪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太8:16,17) 「耶穌知道了,就離開那裡,有許多人跟著衪,衪把其中有病的人都治好了。又囑咐他們,不要給衪傳名。這是要應驗先知以賽亞的話…」(太12:15–17)

歷代以前,以賽亞已看見了主的榮耀,且在當時已傳揚基督了。以賽亞不僅看見了未來的主和救主,他更領受了有關我們所處的時代,既嚴峻,又令人震驚的異象。我們必須明瞭,聽信,且傳揚他在21章的異象!這信息是為著如今而設的!

先知並沒有詳盡地說到這可怕的異象,但他對未來的遠見實在駭人,令他焦慮不安。以賽亞透露了那異象在他身上的影響力,說:「所以我滿腰疼痛;痛苦將我抓住,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我疼痛甚至不能聽;我驚惶甚至不能看。我心慌張,驚恐威嚇我,我所羨慕的黃昏,變為我的戰兢。」(賽21:3–4)

究竟以賽亞為什麼渾身疼痛?為什麼心驚膽戰?為什麼靈裡痛苦?原來,他看見了有風暴從沙漠裡轟轟而來。那是一大隊軍隊 — 包括「騎馬的一對一對的來…驢隊、駱駝隊…」

先知看見了巴比倫系統的敗落。他以靈耳聽聞,以靈眼看見了世上一切都會敗落。他們看見了驕傲、雄心、邪惡、敗壞的都會一概消逝。他說:「巴比倫,傾倒了,傾倒了,它一切雕刻的神像,都打碎於地。」(賽21:9)

以賽亞看見了未來的審判與毀滅,便大聲疾呼,說:「…就要側耳細聽…」(賽21:7) 他呼籲說:「…你們起來,用油抹盾牌。」(21:5) 然而,沒有人聽從!反之,「他們擺設筵席…又吃又喝…」(21:5)

難以形容的審判已近在門口;強大的軍隊己齊集於城門口;報應的日子已經臨到了!先知喊著說:「務要留心,準備好,用油抹盾牌,穿上全副軍裝!」可是,他們對先知的警告卻充耳不聞!他們我行我素,大擺筵席,吃喝作樂,追求富貴、成功,並娛樂。他們都耳聾了!他們不想聽到有關城門外越發嚴峻的景況!他們那些只會傳揚有關好景的先知們都在筵席裡坐在上位。當他們一起坐在象牙榻上時,那些先知就會預言有關好景當前。「因為他們是悖逆的百姓,說謊的兒女,不肯聽從耶和華訓誨的兒女。他們對先見說:「不要向我們講正直的話,要向我們說柔和的話,言虛幻的事…」(賽30:9–10)

以賽亞領受了有關我們現今的時代,何等生動的異象。守望者大受震驚,便吹角,央求那些漠不關心的人要醒悟過來,好為著災難時期而有所預備!可是,眾人都擺設筵席,跳舞玩耍!

他們不僅對他充耳不聞,更對他喊著說:「夠了,再也不要講你那些悲觀的信息了!你在城牆上已經太久了!難道你不會帶給我們一些好消息嗎?為什麼要那麼苛刻,那麼悲觀?」

請問,如果守望者緘默不語,對警告人心感到厭倦,鬆懈下來,事情會改變嗎?毀滅的事會停止嗎?不會的!

「主對我如此說:「你去設立守望的,使他將看見的述說。」(賽21:6) 神已在這些困難時期設立忠心的守望者。他們看見 神的審判有如風起雲湧,就奉命去警告眾人。

我們都曉得舊約時代的一些先知和牧人都被指派為守望者。有些人被稱為先見,因為他們與 神親密同行,能夠看見別人所看不見的。他們能夠看見大敵入侵並未來的事 — 他們的警告乃源自 神的心。神曾對以西結說:「人子啊,我立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所以你要聽我口中的話,替我警戒他們。」(結3:17)

神曾經透過以賽亞說:「耶路撒冷啊,我在你城上設立守望的,他們晝夜必不靜默;呼籲耶和華的,你們不要歇息,也不要使他歇息,直等到衪建立耶路撒冷,使耶路撒冷在地上成為可讚美的。」(賽62:6–7)

這話該大大鼓舞聖潔的餘民!這話該把指望帶給 神所有因衪家裡可憎的事而歎息哀哭的人!神已設立既聖潔,又絕不緘默不語的守望者!直等到 神的家得蒙潔淨,已被喚醒,否則,他們會晝夜吹角,警告人心!

有些人說:「那些自封為先知的人有關審將至的信息都會過去!這些無稽的警告、可畏的「雷聲」、嚴厲的異象都會消逝!」絕不如此!神已指派了衪的守望者!神已指示他們「不可靜默!」你可以說他們是自封的,被誤導的,等等,但他們的使命必不受攔阻。他們乃是 神憑著衪的權柄而設立的。

新約聖經呼籲 神的每個僕人去守望!「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你們要謹慎,恐怕因貪食醉酒並今生的思慮,累住你們的心,那日子就如同網羅忽然臨到你們;因為那日子要這樣臨到全地上一切居住的人。你們要時時儆醒,常常祈求,使你們能逃避這一切要來的事,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路21:32–36)

保羅警告現代的事工說:「你們務要儆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林前16:13)

保羅為哥林多教會守望足足有三年之久。他說:「聖靈立你們作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 神的教會,就是衪用自己血所買來的。我知道我去之後,必有兇暴的豺狼進入你們中間,不愛惜羊群。就是你們中間,也必有人起來,說悖謬的話,要引誘門徒跟隨他們。所以你們應當儆醒記念我三年之久,晝夜不住的流淚勸戒你們各人。」(徒20:28–31)

他對監督、主教和牧師發出了同樣的信息!他說:「你們要謹慎守望 — 晝夜帶著眼淚而警戒每個人!」

保羅形容真正的傳道人說:「他們會為著你們的靈魂而守望。」這就是分辨真守望者的一個試驗!他有否只顧自己的事 — 他自己的夢想和雄心;或著,他會關注人的靈魂?若保羅必須向今天的傳道人講道,他就會傳達他給年輕提摩太的信息,說:「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作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提後4:3–5)

「論到度瑪(或作以東)的默示;有人聲從西珥呼問我說…」(賽21:11)。根據創世記36:8,以東就是以掃。神透過瑪拉基書1:3說:「(我)惡以掃,使他的山嶺荒涼。」瑪拉基給我們說明了 神對以東或以掃的看法:「人必稱他們的地為罪惡之境,稱他們的民為耶和華永遠惱怒之民。」(瑪1:4)

究竟有什麼呼聲從這罪惡之境傳來呢?就是美國那些故守宗教的人所發出同樣的呼聲!我們已成為了一個罪惡之境。我們棄絕了主,觸怒 神了!

罪惡之境所發出的呼聲如下:「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賽21:11) 然而,希伯來原文其實如下:「這夜已過了多久?」

他們並沒有發出這等呼聲:「我們必須如何,才能得蒙拯救呢?我們要怎樣悔改歸向 神呢?我們要如何準備,才能與敵人作戰呢?」神那些受蒙騙的兒女們只會這樣發問:「還有多久,好景才會再來呢?還有多久,才是新的一天,好讓我們能回去大吃大喝呢?」

請謹記我的話,那日子已經臨到了 — 許許多多貪愛錢財,被那些傳揚成功之道的人所引領的都關心同一件事 — 要帶來明媚新的一天,好讓他們能夠享受無盡的富貴和福份!當經濟衰退和大蕭條的黑暗籠罩全地時,他們便會喊著說:「這情況會持續多久?還有多久,我們才能再度享受好時光?黑暗將會有多深,有多長?」他們會預言說富貴繁榮的時期即將臨到。

對於他們來說,聖經所說的「黑夜已深,白晝將至」是指一些不一樣的事。他們視之為一個應許,說 神即將會設立衪地上的國度!他們認為主不會即將回來,信徒不會在空中與主相會!他們變得貪戀世界,甚至無法將之放棄來在榮耀裡與衪相會!

這就是新時代(new age)的人的吶喊!這就是那些傳揚國度福音的牧者的信息。他們會誇耀說:「新的一天即將開始!即那些平安和富貴的日子。神會賜給我們世上的財富;我們都會作王 — 執掌所有政權、科學、法律和立法制度。」

他們再也不「要看見人子有大能力,大榮耀,駕雲降臨。」(可13:26) 可見,他們並不相信主以下的警告:「…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後3:12) 他們棄絕了主的警告,不相信教會會「被眾人恨惡」(路21:17)。他們再也不期待主會「好像夜間的賊一樣」(帖前5:2)回來。他們並不相信保羅的警告,說「災禍忽然臨到」(帖前5:3) 然而,主曾直言無諱地說:「我的國並不屬於這世界。」衪乃是在人心中作王。

請聽聽守望者(賽21:12)的答案:「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可以回頭再來!」」他說:「對於那些歸回且悔改的,新的一日將會來到。但是,至於那些住在罪惡之境,被以掃的靈,並其情慾和邪惡的所捆綁的,他們除了黑夜以外,一無所有!」

以賽亞繼續描述其意思。對於背道,且漠不關心的人,「…煩擾的日子;城牆被攻破,哀聲達到山間。」(賽22:5) 那些為自己而活,貪戀成功、權力、和地上的權勢的都會被那令人困惑的日子,並前所未見的困難所喚醒。

令人擔驚受怕的就是以賽亞乃是說到我們的時代!惟有分別為聖的餘民會組成聖潔的錫安 — 即那從 神而降的聖城!許多人都傳揚有關於新的一天,在地上得能力、榮耀、和王權。其實,這將會是充滿困惑、悲哀、求助的呼聲,可怕的日子。

恢復樂園(Paradise Restored)的牧師都是一些受蒙騙的先知。我們很容易就能以 神的道來証實。神並沒有差遣他們;他們都是受蒙騙,說出他們自己所想像的。神在此那不可動搖的証據如下:「我就說:「唉,主耶和華啊,那些先知常對他們說,你們必不看見刀劍,也不遭遇飢荒;耶和華在這地方賜你們長久的平安。」耶和華對我說:「那些先知託我的名說假預言;我並沒有打發他們,沒有吩咐他們,也沒有對他們說話;他們向你們預言的,乃是虛假的異象,和占卜,並虛無的事,以及本心的詭詐。」(耶14:13–14)

讓我從真道與你們分享有關 神對邪惡守望者最可悲的控告:「我夜間躺臥在床上,尋找我心所愛的;我尋找衪,卻尋不見。我說:「我要起來,遊行城中;在街市上,在寬濶處,尋找我心所愛的。」我尋找衪,卻尋不見。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我問他們:「你們看見我心所愛的沒有?」我剛剛離開他們,就遇見我心所愛的;我拉住他不容他走,領他入我母家,到懷我者的內室。」(歌3:1–4)

這就是那新婦,即教會,神那些確實渴慕主的子民!他們要得著衪!他們渴慕衪的愛和同在。他們是一批心中尋求的人!他們並不曉得要如何上達於衪!他們會反對某些守望者!守望者都該曉得到那裡去找衪。誰會錯過這曾被描述詳盡的人呢:「衪的頭像至精的金子;衪的頭髮厚密纍垂,黑如鳥鴉。衪的眼如溪水旁的鴿子眼,用奶洗淨,安得合式。衪的兩腮如香花畦,如香草臺;衪的嘴唇像百合花,…衪的兩手好像金管…衪的腿好像白玉柱…衪全然可愛。」(歌5:10–16)

她問那守望者說:「你看見我心所愛的嗎?」換言之,她說:「請你領我到我心所渴慕的!你是守望者 — 領我到衪那裡吧!」

以下的話語何等可悲:「我剛剛離開他們,就遇見我心所愛的。」新婦承認說:「我一旦離開了那些靈裡受蒙蔽的守望者,就找著衪了!他們無法幫助我…」以賽亞說:「衪看守的人是瞎眼的,都沒有知識,都是啞吧狗,不能叫喚;但知作夢,躺臥貪睡。」(賽56:10)

請試想,根據21章,守望者靈裡清醒,呼籲人要有所行動,只說真理,忠心耿耿,晝夜看守。到了56章,有些人已經靈裡昏睡,像懶惰的狗一般躺著。他們不肯吹角,不再發警告了!有些人竟然在城牆上睡覺!他們已變得靈裡受蒙蔽,無知,再也沒有分辨能力了。

究竟有什麼事情發生呢?以賽亞說他們已變得自我中心,貪心不足,放縱私慾!「這些狗貪食,不知飽足;這些牧人不能明白,各人偏行己路,各從各方求自己的利益。他們說:「來吧,我去拿酒,我們飽飲濃酒;明日必和今日一樣,就是宴樂無量極大之日。」」(賽56:11–12) 以賽亞悲歎說:「義人死亡,無人放在心上。」(賽57:1)

有些人變得貪心,只顧自己、他們自己的夢想和計劃 — 貪愛享受。他們選擇安逸的生活,喜歡被人接納和敬重。他們因追求權勢和地位而敗壞了。主曾描述陰間的情況:他們的蟲是不死的,他們的火是不滅的!那就是「那有如蟲一般的私慾」!如果它不在今生被除滅,就會在永恆裡蠶食人心。

請看看許多傳道人已陷入姦淫裡!那有如蟲一般的私慾像癌細胞一樣,摧毀了許多人的愛心。如今,很少人會為迷失的人而哀哭!更少人會關心神那些背道的子民!人們都貪得無饜,高抬自己,只顧自己!

衪之所以憂傷,不僅是因為他們靈裡受蒙蔽,自高自傲,貪心不足,放縱私慾,自我中心!衪的憂傷是有兩個原因的!

首先,神之所以憂傷,是因為衪絕不會因衪所創造的跌倒而喜悅。衪會因失去他們的愛和相交而悲哀!這也是因為衪失去了衪自己所揀選的兒女,而且這人對衪地上的聖工是非常重要的。掃羅跌倒了,先知撒母耳就為他哀哭。押沙龍背叛,被殺了,大衛卻哀慟說:「押沙龍,我的兒子啊,我的兒子啊!」難道 神不會因失去衪既悖逆,又跌倒了的守望者而悲哀嗎?

第二,神之所以憂傷,是因為衪會任憑那些敗壞的守望者去犯罪!我稱之為那可畏的釋放。你們會從羅馬書1章,及全本聖經發現這情形。神絕不會把衪所提供的恩典和憐憫收回!衪的憐憫是常存的!可是,人一旦認識真理,將之接受和傳揚,後來又被私慾所捆綁和轄制,不肯將之放開,不肯在聖潔 神面前為人聖潔,神就會任憑他去犯罪!

你可以從以西結書20:39看見這等可畏的釋放。衪說:「以色列家啊,至於你們,主耶和華如此說,從此以後若不聽從我,就任憑你們去事奉偶像…」

神也任憑這基督教的國家去拜偶像了。衪實在說:「去拜你們的電視偶像吧!去找你們祕密的愛人吧!去聽色情的磁帶吧!去看污穢的雜誌吧!去犯你們那些暗昧的罪吧!然而,你們若要聖潔,就要到你們所渴慕的主面前。」

「我給我的良人開了門;我的良人卻已轉身走了。衪說話的時候,我神不守舍;我尋找衪,竟尋不見;我呼叫衪,衪卻不回答。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打了我,傷了我;看守城牆的人奪去我的披肩。」(歌5:6–7)

你們能相信嗎?那靈裡受蒙蔽的守望者竟然會打那新婦!他們傷害了她!他們奪了她的披肩!她的披肩就是她莊重的遮蓋!在其背後,她可以感到羞恥!她可以閉目不看其餘一切,以致不看有罪之事!

請試想 神家裡那些搖滾樂音樂會、毫無意義的舞蹈、並明目張膽的娛樂節目!還有人們著重物質主義、成功、並使自圖進步;教會變得越發世俗化;信徒不再為罪憂傷:在神家裡接納搖滾樂、迪斯可音樂等等。再加上那些愚昧輕浮的事、污穢的笑話、喝酒和濫交苟合等事。這一切都是那些又貪心,又背道的守望者的過錯。再說一遍,那些靈裡受蒙蔽的守望者奪去新婦的披肩了。

靈裡受蒙蔽的守望者昔日如何待以色列民,他們如今也同樣對待 神的百姓。「他們輕輕忽忽的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他們行可憎的事,知道慚愧麼?不然,他們毫不慚愧,也不知羞恥;因此他們必在仆倒的人中仆倒;我向他們討罪的時候,他們必致跌倒;這是耶和華說的。」(耶6:14,15)

他們至終會傳揚另類的耶穌和另類的福音!請聽聽這些非常清楚的警告:「我為你們起的憤恨,原是 神那樣的憤恨;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假如有人來另傳一個耶穌,不是我們所傳過的;或者另一個福音,不是你們所得過的;你們容讓他也就罷了。」(林後11:2–4)「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詭詐裝作基督使徒的模樣。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所以牠的差役,若裝作仁義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們的結局,必然照著他們的行為。」(林後11:13–15)

我聽過主內的搖滾樂手很甜美地談及愛主,並渴望向世人傳揚祂。他們的話聽起來,既虔誠,謙卑,又誠懇。他們言語正確,但他們的心卻沒有全然屬主。神形容他們說:「「你們對我說的話,耶和華都聽見了。」耶和華對我說:「這百姓的話我聽見了,他們所說的都是。惟願他們存這樣的心,敬畏我,常遵守我一切的誡命,使他們和他們的子孫,永遠得福。」」(申5:28, 29)

在西北部,有些靈裡受蒙蔽的守望者在他們的教會裡鼓吹要與別人的配偶跳舞。他們花幾個小時跳舞時,互相定睛注視 — 稱之為靈裡的連結。他們製造了一些錯綜複雜的邪惡道理來支持他們的所謂「聖靈的新運動」。所帶來的後果就是成年人當中的離婚和自殺,並那些受纏擾的孩子們的恐懼感。有份於這件事的人數以百計;他們當中犯姦淫的更是非常普遍。那些教導這等邪惡道理的領袖曾經很甜美地傳揚有關主和衪的新婦;而且有時候,他們的話語聽來很正確。可是,這些都是從魔鬼而來的預言和道理。那些參與的人都是魔鬼所主使的光明天使。若可能,他們來是要甚至欺騙選民。他們就是雅歌書所指的那等人;他們會打新婦,傷她;…奪去她的披肩!神應許過衪必帶著聖潔烈火,滿心憤慨地對付他們。「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來10:26, 27)

感謝 神,那些在城牆上忠心耿耿的真守望者絕不會妥協。他們會不斷警告義人有關誘惑,並那潛入 神百姓當中的惡者。在如今眾多的聲音當中,誠心相信的人都不必對自己該聆聽誰而有疑問。

有關種種先知性的警告,以下是兩個非常清楚,毫無謬誤的試驗:

真正的預言會使信徒遠離罪惡。「他們若是站在我的會中,就必使我的百姓聽我的話,又使他的回頭離開惡道,和他們所行的惡。」(耶23:22)

務要聽從那些要你們轉離惡道的聲音,卻要避開那些油腔滑調,對罪惡隻字不提的人。

從古以來,先知性的警告都說到審判必臨到惡人身上。「然而我向你和眾民耳中所要說的話,你應當聽。從古以來,在你我以前的先知,向多國和大邦說預言,論到爭戰、災禍、瘟疫的事。」(耶28:7–8)

那些警告有關未來審判的大不乏其人。他們也同樣說到眾先知「從古以來」所說的。

我滿有確據地宣告說,神聖潔的眾守望者如今所發出的警告就是最大的憑據,說明衪愛這世代的人。衪愛衪的百姓,以致要預備人心,給他們時間去悔改,好讓他們能存著聖潔的心為主預備道路!凡是愛主的都會感恩。凡是在錫安裡安逸的,則會心中抗拒,滿懷怒氣。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