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的生命 | World Challenge

復活的生命

Gary Wilkerson
November 20, 2017

「過了不多時,耶穌往一座城去,這城名叫拿因,祂的門徒和極多的人與他同行。」(路7:11). 主將近抵達拿因城時,有一大群人跟著祂。衪剛才在山間和草場服事人, 醫病, 餵飽飢餓的群眾, 和傳揚有關神國降臨。當時,許多得醫治和蒙餵飽的人都加入門徒們的行列。請想像這批既喜樂, 又手舞足蹈的人向該城邁進。

然而,他們興高采烈的來到城門口, 迎面而來的卻是一個吊喪的行列。「將近城門,有一個死人被擡出來。這人是他母親獨生的兒子;他母親又是寡婦。有城裡的許多人同著寡婦送殯。」(7:12).

何等樣的一個對比。一邊的群眾既同心合意, 又興高采烈。他們見證過神奇的醫治和糧食超自然的加增。另一邉的則是愁眉苦臉的吊喪者, 他們都因生活上的愁苦而受壓。對於抬著少年人棺木的人群, 那悲劇還是歷歷在目。信徒們都有過這兩種實在的經歷。一方面, 我們透過與主的關係, 經歷過至深至真的喜樂。同時, 我們也體恤世人既肢離破碎,又缺乏指望的生命。我們看見婚姻破裂,親友被癌症所害, 兒女對神希奇的大愛無動於衷。我們就算不親自面對嚴峻困境, 也多半認識這樣的人。

舉國上下的人都是如此。雖然美國富甲天下, 數以百萬計的人, 包括愈來愈多的孩童卻一貧如洗。窮苦人像喪禮行列一般,每天醒來都不禁思索:「我要如何餵養兒女呢? 為甚麼這就是我實際的情形呢? 」

請想像在拿因城門口兩群人的對比。跟隨主的人載歌載舞,讚美説: 「神與我們同在! 」送喪者一定非常愕然, 抗議説: 「你們如此的無禮! 走開吧。」忽然間, 慶祝的人安静下來,說:「對不起,我們不知道有喪禮。」

主對這送喪的行列有何反應呢? 「主看見那寡婦,就憐憫他,對她說:不要哭!」(7:13). 主說:「且慢,我們當中有需要。」

我身為牧師認為教會生活該充滿舞蹈,喜悦,歡笑.和快樂。我們都該因得著主內希奇的生命而慶祝。對你而言,這也許是小事,但根據詩人,這是最自然的反應。他説: 「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我心裡倚靠他就得幫助。所以我心中歡樂,我必用詩歌頌讚他。」(詩28:7)

即使我們滿心喜樂, 且形諸於外,還是需要記念周遭因病痛,損失,痛苦和憂傷,而背負重擔的人。我們在自己的慶祝中, 需要像主一般說:「且慢,有人在受苦。讓我們把焦點轉移到從城門口出來的人的需要上。」

我深信傷心的寡婦認為她的世界完了。她只有一個兒子, 便多半感到她沒有活下去的理由。主如何服事這哀傷的婦人呢? 「「主看見那寡婦,就憐憫她,對她說:不要哭!」於是進前按著槓,擡的人就站住了。」(路7:13-14). 

請注意, 主介入時,人人都停了下來。主僅僅吩咐婦人不要哭,且摸著棺木。然而,即使這既短暫, 又簡單的行動顯然帶著權柄。

我們任何人蒙召去面對沮喪的情形, 都要帶著神的權柄。

聖經呼籲我們去以神的愛去向困苦人伸出援手。這是需要確據的; 我不是指自信心, 即心中鼓起高舉自己的心態。乃是這等確據: 「神無所不能。」; 這種確據是基於以下的真理: 那叫主從死裡復活的聖靈住在我心中。神打發我們到憂傷的情形裡, 衪的同在能改變事情。

朋友啊,若你喜歡正常的喪禮, 就不要邀請主去。根據聖經, 衪總會在喪禮裡起死回生。我們有何領受呢? 主不僅單單動慈心;是的, 聖經記載, 衪更為憂傷人而流淚。但是, 祂也帶來能力和權柄來改變死亡和絶望, 再次帶來生命。

這就是我們這些傳揚福音的人的聖召。主說過我們會比衪成就更大的事。所以,我們讀到衪的生平和事奉, 就不僅得著聖經知識而已。我們乃要學習如何靠主的聖靈, 像衪一般行事, 服事且愛人愛神。

這是指憑著衪所賜的權柄行事。主傳道,人們便讚歎説:「祂帶著這樣的權柄說話。我們從未聽過人這樣傳神的道! 」若這世代的人要為主留芳後世, 就需要得著衪所賜的權柄, 好帶著確據, 面對任何情形,說: 「我奉名在這裡。」

你也許會想: 「這聽來很狂妄。我怎能自稱奉主名行事呢? 」我多年來都有此感受。我在五旬節教派的傳統下長大, 且對所聽見許多「能力證道」(“power preaching”) 起了反感。但是, 我當牧師幾年後, 才發現自己缺乏能力和權柄, 無法成就主國裡的聖工. 結果,一切只不過是空虛的死宗教而已。我們實在不可害怕陰府所灌輸的, 反要安慰那些受苦的人, 且扶持他們, 好讓他們得著復活的生命。

主當時的情形表明了這件事; 祂看見棺木裡少年人的屍體, 便說: 「我要向這寡婦動慈心。然後, 我會破壞這喪禮! 」「耶穌說:少年人,我吩咐你,起來!那死人就坐起,並且說話。耶穌便把他交給他母親。」(路7:14-15)

主叫少年人活過來, 我們便得知救主渴望向看似絕望的事情吹氣, 使之活起來。

主從未停下來成就這等聖工。如今, 祂要我們同樣行事, 好以破碎世人前所未見的能力來對抗從我們城門口出的痛苦和憂愁。

我們太多人看見喪禮行列, 就心中想: 「生命困難,我對這些人的情形無話可說。」但是, 主若感動你去像祂一般, 與死亡爭戰, 又怎麼樣呢? 」請問, 你有沒有看見自己的婚姻冷淡下來呢? 你會任由兒女誤入歧途, 毒癮纏身, 而心中想: 「神執掌王權。我無法做什麼。」或者, 有聲音在你的內心深處, 敦促你説: 「再也不能繼續下去。我再也不會容許死亡的幽靈臨到我的家。」

信徒往往會宣稱: 「這是神掌控的。」; 他們把神的聖工看為相等於撒但的手段。不, 我們的主本為善, 既慈愛, 能醫治人, 又能改變人心。祂必帶著生命, 慈愛, 喜樂, 能力和力量進城。衪且帶著熱忱和復活的生命對抗死亡。

我認識許多看著自己跌倒, 而這樣說的信徒: 「神為要教導我,而領我經歷這些事情。」也許如此, 祂誠然能這樣做。  但是, 若祂要賜你分辨能力, 又怎麼樣呢? 若祂要顯示你祂的王權, 高超的旨意, 和靈裡聽天由命的區别, 又怎麼樣呢? 衪若為要感動你存著活潑的信心和確據行事, 而顯示你事情, 又怎麼樣呢?

朋友啊, 我們都在戰役中。保羅向以弗所的信徒所寫及穿上屬神的全副軍裝,並非兒童主日學課程而已。因為我們都要與仇敵爭戰, 除非牠看見我們的信心消滅, 否則, 牠絕不放棄。聖靈賜給了我們利劍來在真實生活上作戰!

如今, 有些主內的讀者認為這可應用在政治性的對抗上。他們為要抗議法院中的十誡被挪去, 而拿著聖經, 在城裡遊行。然而, 這些信徒當中有多少人能說出十誡的內容呢?  他們都不曉得主呼籲他們去參與真正的戰役。

請勿誤會, 這種前線確實存在。但是, 那一種給世人的説法更容易呢: 「你們在黑暗中行事」或「我會帶給你們醫治, 即豐盛的生命」? 主向當時的宗教群眾問道: 「那一種給瘸子的說法更容易呢: 「你罪得赦免」或「起來行走」? 然後, 祂為要顯示神國生氣蓬勃的聖工和空虛的死宗教的區別, 而醫好了那瘸子。

但願我們都相信, 祈求, 倚靠, 且上陣宣告主給我們重價買來的生命。」

我們太多人都擔心若憑信心跨出去對抗黑喑權勢, 但卻失敗。

我還是個年青牧師時, 凡為要蒙神醫治而來見我的人, 我都為他們禱告。他們多半都沒有得蒙醫治; 其實, 我通常會感染他們的疾病。但是, 我還是為他們祈求。

原因是我三份之二的講道都不好。而且, 我有自知之明。有人會攔截且稱讚我, 但我問及他們有何領受時, 他們會不知所措。或者, 我問及滿有恩慈愛心的師母的反應, 她就會改變話題, 談及天氣。

我的重點如下: 牧師若因他們上次的講道軟弱, 就不再講道, 又怎麼樣呢? 我們不會停下來; 其實我們絕不停下來, 因為我們都是蒙召的。我們必須忠心的持守聖召, 且倚靠聖靈來行神蹟奇事。

還有一個原因: 他們即使沒有當場得醫治, 起碼也知道自己是神所看顧的。而且,聖靈有所澆灌, 透過禱告栽在他們心中的信心種子就會發芽生長。我們的本份就是忠心的傳揚福音; 也就是說, 把憐愛看顧痛苦人的醫治者帶給他們。

我最近想起自己曾經過站在路旁行乞的年輕女子。我不知道該如何更敏感的說, 但她面上長了個大瘤而變形了。我立刻受感動去為她禱告; 但我為要打開窗而把車子慢下來。我突然害怕起來。我不僅怕主不有所行動, 更不知如何去接觸她, 便繼續駕駛。

我因述說這故事而感尷尬, 但卻為要勉勵你而這樣做。我們若惶惶終日, 就絕不會憑信心行事。我現今所求的就是主再領我去遇見那年輕女子。但願祂再給我一個機會, 倚靠衪必信實的幫助她。

朋友啊, 我們都蒙召去相信主能幫助靈裡最剛硬的幫派分子, 醫治最變形的身體, 為「最卑微的人」行神蹟。若我可偶而在講台上跌倒, 我們就可在事奉工場上跌倒。即使我們因恐懼感而拒絕聖召, 還是可以向那饒恕我們的説: 「主啊, 我不肯再對她擦身而過。求你再給我一個機會。」

你失去確據嗎? 你能辨別安靜的接受神的旨意, 和受感動去抵擋黑暗嗎? 主啊, 求你教導我們奉你名去愛人。而且, 求你引領我們去像你一般行事, 對抗從門口進來的死亡。你在帶來復活生命上必信實不渝!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