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惡宗教, 愛慕主 | World Challenge

恨惡宗教, 愛慕主

Gary Wilkerson
September 18, 2017

我會為著事工到世界各地去; 我到了佛教國家, 就為當地的人禱告, 好讓他們能認識主. 我到了回教國家, 就求主啟示他們. 我到以色列, 就為以色列人祈求, 好讓他們能認識主. 我希望世上萬人都知道主是真實的. 我回到家裡, 就為信徒禱告, 好讓他們也認識主!

我希望你能明白那笑話—但我也希望你知道我只是半開玩笑而已. 我們這些跟隨主的人所著重的, 並非可認別的宗教, 乃是可認識的主. 兩者之間大有區別, 使我們的日常生活截然不同.

根據聖經, 有三件事會攔阻我們與主同行: 世界, 我們的血氣和魔鬼. 我往往思索: 「為何宗教不包括其中呢? 宗教也攔阻我們和主之間的關係. 」然而, 我發現原來宗教都在三者裡面!

我所用的「宗教」其實是指強烈的宗教情緒(religiosity). 也就是說, 我們以宗教(即神學上的信念和行徑), 而不是慈愛的神為自己生活的中心. 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 而不是一系統的信念和事工.

你有這樣的看法, 宗教就會表達我們的血氣(或作肉體), 即我們的罪性. 聖靈會指出我們的罪惡, 但我們的肉體卻以宗教為掩飾, 來抗拒悔改和高舉自己. 我的叔叔Don Wilkerson稱之為「向前跌倒」“front-sliding.” 背道(Backsliding) 是指人犯大罪, 遠離主. 向前跌倒則是指朝著另一個方向跌倒, 遠離主, 且偏向宗教.

讓我們面對事實, 著重宗教會比充滿主的愛更為自在. 被祂的愛所引領會令世人看我們為有點瘋狂. 世人會這樣敵對我們, 令我們在愛主和順從祂上步步為營.

撒但誠然也喜歡宗教. 牠若無法令你背道(也就是說, 麻木你對罪或惡癮的知覺), 就會試探你, 叫你向前跌倒. 牠會轉移你的焦點, 叫你著重既可行, 又可衡量的宗教規範條例, 而不專心愛主付代價. 正如保羅說, 這些規範條例都不能產生生命, 乃會帶來死亡.

請勿誤會我所説我們都要恨惡宗教. 我是指我們都要痛恨那些導至靈裡死亡, 而不會因主而帶來真正生命的. 某些牧者說他們恨惡宗教, 其實是指恨惡神藉以保守他們, 免得他們放縱肉體情慾既聖潔, 又公義的法則. 他們傳揚叫人毫無罪咎, 隨便犯罪的心態. 這是和我所談及背道而馳的. 恨惡宗教並不是指愛你的肉體,乃是指越發愛主.

我一生中最興奮的事之一, 就是不斷學習有關主何等廣大無邊.

以賽亞書第6章榮耀的論到主說: 「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滿聖殿」(賽6:1). 我長大時, 得了這異象: 主離我甚遠, 以致我需要用聖經欽定版古老的言語來稱呼祂.

然而, 我們既崇高, 又聖潔的神如何論到我們這些卑微, 有罪跟隨祂的人呢? 以賽亞説: 「因為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57:15). 是的, 我們的父神既聖潔, 威嚴, 又榮耀; 然而祂為要住在我們卑微, 滿有罪污的心中, 便降卑自己.

我想到每個孩子與生俱來都知道恨惡宗教和愛慕主的區別. 有一天, 我的女兒小的時候, 從我所讀的報紙中探出頭來. 我很累, 希望能在預備講章前休息幾分鐘, 便叫她走開. 但是, 她卻不斷探起頭來, 說: 「爸爸, 我想告訴你一件事. 」我想到時間不多, 便不斷叫她走開. 我終說: 「甜心兒, 你想告訴我甚麼呢? 」她回答説: 「我愛你. 」

她曉得宗教(我這牧師的完美主義) 和愛慕主的區别; 她向我顯明了. 神的道闡明祂要我們像我女兒一般來親近衪; 也就是說, 呼叫「阿爸父」. 阿爸父並非遠不可及, 乃與我們相近.

大衛是惟一稱神為「父」的舊約人物. 他説: 「神啊,你的意念向我何等寶貴!其數何等眾多!我若數點,比海沙更多;我睡醒的時候,仍和你同在」(詩139:17-18). 換言之, 他説 : 「你無法數算神對你的寶貴意念. 你在沙灘上抓一把沙, 且看看有多少沙粒. 就在那一刻, 神對你的奇妙意念就是如此的眾多. 現在, 請看看茫茫無際的沙灘,, 且思量祂對你的慈愛意念. 它們是無窮無盡的! 」

相反地, 宗教會令我們悲哀, 說我們的生命不好; 我們不斷盡力而為, 但卻不斷跌倒, 以致感到繼續下去是徒然的. 但是, 主對我們發出真理, 説我們有豐盛的生命, 以致再也不必心中掙扎. 總之, 著重宗教的心靈會令我們遠離主; 衪的愛則總會吸引我們與衪越發親近.

我最近往中東去舉行牧師大會時, 發現自己會因這兩種實際, 而有所掙扎. 許多獻身的牧師為要赴會而長途跋涉, 所以我們極力令他們有所得著. 這件事更觸發起我完美主意的心態. 在每一場聚會後, 我都聚精會神的預備下一場的講章. 我會在小息時在城裡散步練習講道. 然而, 我當時經過了不少從未聽過主名的人.

我恍然大悟, 心中想: 「這是不對的. 我已預備向這些牧師証道. 我的練習是多餘的, 不會幫助他們, 只會助長我完美主意的心態. 那就是宗教! 主啊, 求你叫我像你走過耶路撒冷一般, 走在這些街道上. 我希望集中在我所遇見的人身上. 聖靈啊, 求你引領我的腳步. 」

我一旦禱告, 心中就得釋放了; 而且, 我與人的交談既奇妙, 又以主為中心. 我深信我們的交談繼續會在永恆裡迴響.

我們若定意像主一般行事—遵行祂的指示, 而不受我們自己的肉體所支配—就不必咒詛黑暗.

宗教人往往會集中在黑暗, 而不是在亮光上. 如今, 我聽見許多信徒苦毒的説: 「社會不好. 」,「政府有錯. 」或「那特別主意小組帶著負面的影響. 」若你像主一般行事, 就不必咒詛黑暗, 因為你已集中在你所帶來的亮光上. 讓我詳加說明.

請試想你在教會聚集裡, 忽然間燈熄了. 全場黑暗. 維修同工若僅僅在會場點燃了一盞小燈. 無論在那裡, 它都會被眾人看見. 朋友啊, 這就是你在全然黑暗世界裡的寫照. 無論黑暗的地方有多大, 你的亮光都是周遭的人所能看見的. 它無法被隱藏起來, 所以讓它發光吧! 這樣, 我們就不必拘泥於有關我們社會文化的痛苦談論.

這種生命不僅會令你脱離宗教模式, 更會令你越發愛主. 宗教的表現絕不會帶來這等結果. 約翰提醒我們說: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一4:19).

我們若靠自己的力量, 不靠祂的愛, 來極力成就神的聖工, 就會缺乏能力. 保羅指出説: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林前3:1). 相反地, 主的愛會到處給我們傳道的機會, 並天上永恆的能力. 「愛是永不止息。先知講道之能終必歸於無有;說方言之能終必停止;知識也終必歸於無有。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13:8-10).

聖靈感動我們存著愛心説話, 我們即使看似有點瘋狂, 卻能這樣做. 我們兩夫婦最近回到紐約市的時代廣場教會去; 我們在會後出去吃飯. 我不知為甚麼, 受了感動去對本區的侍應説主愛他. 他看著我, 無言以對. 後來, 我看見他把我的話轉告一些員工; 有人便照常的看我為瘋子. 然後, 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我們離開時, 有一名侍應攔截我們, 請我為他禱告!

朋友啊, 那就是宗教和主愛的區別. 愛主是指看似瘋狂, 也要為祂作見證--且看見神的權能大大的運行. 愛慕主會給與生命, 既帶著活力, 又有意思!

挑戰世界於中東和其他封閉國家裡的同工都報告了非常不尋常的事.. 他們所遇見的人從未聽過福音, 但卻得了有關主的夢和異象. 他們問及那些夢時, 人們便回答説: 「耶穌向我顯現, 且說祂愛我. 我醒來時, 便定意尋找認識這耶穌, 或擁有聖經的人, 好學習有關祂. 」

這是超越我們有關宗教屬血氣的想法. 我們認為信主, 就必須懂得屬靈定律, 屈膝且發出某些禱告. 但是, 主沒有這樣給固守宗教的猶太知識份子尼哥底母解釋信心. 尼哥底母對主所説的「重生」難以明瞭. 他問道: 「人已經老了,如何能重生呢?豈能再進母腹生出來嗎?」(約3:4).

尼哥底母極力透過他自己屬血氣的心靈去領會神的道路. 但是, 主指出神的道路是絕不能透過我們的血氣成就的. 祂説: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從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從靈生的就是靈」(3:5-6). 這就是有關浸禮的概念. 我們下到水裡, 我們老舊的生命就深深的被埋; 而且, 我們上來時, 簇新的生命也就開始了. 忽然間, 我們與主同坐在屬天的景界裡, 再也不受血氣支配了.

朋友啊, 我們得著了比宗教更美的. 現在, 我們都要把屬血氣的宗教情緒一概除去, 好讓我們能與主同行, 出離死亡, 且跟隨祂到屬靈高處. 這就是雅各所謂「在神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雅1:27) — 好把我們所認識的愛白白且豐盛的分給别人. 這種愛會把信徒的焦慮和孤單感一概除去; 且除去我們要「為主成就甚麼」的恐懼感. 取而代之的就是領受祂愛, 並將之給與的心. 總之, 這種愛能改變我們的一切. 這才是既真實, 又豐盛的生命!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