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著屬神的權柄行事 | World Challenge

憑著屬神的權柄行事

Gary WilkersonMay 9, 2016

如今, 教會常常教導有關 神如何釋放能力在我們的生命裡。他們實在談及屬神的權柄。我每逢想到這題目, 就想及以利亞。他的一生描述了 神要賜給我們屬神的權柄,尤其是在像現在的時期。

以利亞活在相仿於我們的時代; 當時, 人們靈命低落, 鮮會榮耀 神。以色列分裂為兩國, 屬神的百姓分散到位於北邊的撒瑪利亞, 和位於南邊的猶大。由於撒瑪利亞人把猶太教和別的宗教混合起來, 他們的信仰敗壞了。惡名昭彰的亞哈王藐視 神的道路, 「犯了…耶羅波安所犯的罪, 他還以為輕…」(王上16:31)

亞哈所治理的百姓任意犯罪, 毫不知罪。不道德的性生活或賄賂也無傷大雅。亞哈甚至容許人為要拜巴力而獻兒女, 立丘壇。他之這樣做, 全是因為他藉著宗教信仰而徵收奉獻和税務, 貪得無厭。根據聖經, 這惡人是有史以來最罪大惡極的君王。「…亞哈行耶和華看為惡的事, 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王上16:30)

我們也處於靈命敗壞的時期裡。據專家説, 我們所經歷的靈命退步是前所未見的。無神論(atheism) 和不可知論(agnosticism) 大行其道, 美國人紛紛離開教會。我認為這是因為撒但自知時日無多, 便用盡武器來削弱屬神的權柄, 不僅在文化表達方面, 更在每個信徒的心中。

如今, 跟隨主的人多半面對某種衝突。在世界某些角落裡, 這是致人於死地的逼迫行徑。我們在西方國家則看見敵對基督信仰猛烈的文化戰役。世界各地的信徒都在個人, 財務,  婚姻上, 甚至在教會裡有所掙扎。信仰根基受搖撼, 有些信徒便在信仰上全然退步。其他人則選擇更隨便的信仰。關於他們一旦鄭重的屬靈行徑, 例如禱告或禁食, 他們如今已掉以輕心。

其實, 在這越發黑暗的世代裡, 神要我們一一扮演某些角色。我們大家都得蒙呼召, 要把指望和生命帶給既失喪, 又懷疑的人, 尤其是在此時此刻。請問: 你有沒有受試探, 要在信仰上妥協呢? 你面對困境, 懷疑 神的愛嗎?你感到力不可支, 沮喪, 又失敗嗎?

我們大家都因主而得著了屬神的權柄; 如今, 我們靈魂的仇敵正極力要將之奪去。以利亞的榜樣是為要在這等時期指示我們。他的生平教導我們要在最黑暗的時期站立得穩,抵擋試探和惡魔致命的攻擊-- 因為 神為著祂國度的緣故, 賜給我們祂自己的權柄了。

以利亞在國家和教會最黑暗的時期裡為 神立場堅定。

以利亞大可以像周遭的人一樣靈裡妥協。他大可以和其他人一同説: 「不必那麼激烈。為甚麼激動起來呢? 從容應對是更好的。」以利亞反倒存著這等心態的: 「基列寄居的提斯比人以利亞對亞哈說: 「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起誓, 這幾年我若不禱告, 必不降露不下雨。」(王上17:1)。

對我們來說, 這裡的每一個詞句都意義重大。讓我首先說, 直到那時, 聖經從未提及以利亞。這裡也沒有意味到他有任何顯赫的地方(資格, 教育, 培訓或地位) 。然而, 對我來說, 這裡的介紹是最直接了當, 強而有力的。

請你把你自己的名字填上--XX。你像以利亞一樣, 處於一個困難的世代, 即靈裡黑暗的時刻, 國家和教會都大大妥協的時期。你從經文裡讀到自己的名字, 會有何回應呢? 我希望這經歷會點燃你的信心--因為神呼籲祂的眾兒女去有所行動。

你也許會思索: 「我是誰, 竟然認為自己能影響事情呢? 我只不過是個一般的信徒而已, 且是軟弱的。我沒有甚麼可獻上。」以利亞的故事顯示, 屬靈權柄與家世無關,乃惟獨從 神而來的。不管我們有何背景, 父母是誰, 有何學位。當時, 有話語臨到了那住在提斯比鎮的以利亞, 呼召他。神呼召我們的時間總是現在的!

你也許認為 神忘記了你, 忽略呼召你, 把你擱置一旁。然而, 神總會在我們生命的某個階段呼籲我們的名字, 說: 「現在! 」現在是你的時間了。神必憑著衪的權能激勵, 且為著聖召而裝備你。

以利亞的資格就是他與 神之間隱密的關係(或作生命)。

以利亞不必有一列的資格。由於以利亞跟隨了 神一段日子, 他已經有資格去成就 神的聖召。以利亞專心認識 神和衪的道路, 而且惟一的方法就是透過禱告。於是, 當 神對他說: 「現在」, 以利亞準備好了。

根據雅各, 以利亞是個為 神成就超自然聖工的平凡人。「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 他懇切禱告, 求不要下雨, 雨就三年零六個月不下在地上。他又禱告, 天就降下雨來, 地也生出土產。」(雅5:17-18) 。

世界各地都有像以利亞一樣平凡的信徒;他們既安静, 又慇懃的與 神建立隱密的關係(或作生命) 。主形容他們說: 「這人不關心文化潮流。她不會隨便決定何謂有意義的。她是個專注的僕人,不會聽從別的聲音, 過於聽從我的。」當 神運行去改變事情時, 衪必尋找這等人。

請注意以利亞向邪惡的亞哈發預言時所用的詞句: 「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起誓…」(王上17:1) 以利亞知道自己可以當場被亞哈處死。然而, 先知勇敢的說: 「亞哈, 如今我在他面前侍立的王就是 神, 而不是你。祂時時與我同在。」以利亞可以心中無畏的這樣説, 因為他帶著屬神的權柄說話。

除非我們首先站在 神同在的光中, 否則,你我絶不能毫不害怕的抵擋黑暗權勢。當我們勇敢的時刻臨到時, 我們不需要頭銜或學位--只需要祂與我們同在, 在我們身旁。倘若如此, 我們就會像以利亞一般, 在那時刻清晰的聽見衪的話語。「耶和華的話臨到了以利亞…」(17:2) 。

以利亞對亞哈的聲明包含了聽來奇怪的一個詞句。請注意我在這節經文所強調的: 「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起誓, 這幾年我若不禱告, 必不降露不下雨。」(王上17:1) 在正常情形之下, 先知會把屬神的報應一概歸因於 神的話語, 而不是他自己的。以利亞聲明說: 「我如此與 神的道路聯合, .曉得祂的心意。我在聖工上與衪同心合意, 便知道衪要我在這世代裡成就甚麼。」

簡言之, 神賜給了以利亞屬神的權柄。以利亞這裡所說的話語並非從老師學來, 乃直接源自 神。否則, 他怎能預告雨會何時突然不下, 又何時突然再降呢? 然而, 正如以利亞說, 這些希奇的事情都會照著他所説的應驗。

我們這裡所看見的情形, 就是我所謂有關「現在亅(“now”) 的話語。它沒有直接源自聖經, 但卻既基於,又符合 神的道。這乃聖靈為著那一刻, 即「現在」所賜給我們的話語。惟當傳遞這話語的人在聖潔生命上言行合一, 這樣的話語才會帶著權柄。

請試想, 當下一次有政客說: 「我們大家都該存著慈心待窮人。」, 你會有何反應呢? 你會聽見美國各地的人都暗笑。然而, 若已過的德麗莎修女這樣説, 我們都會洗耳恭聽。

你知道 神的心意, 能以傳遞祂所賜你任何有關「現在亅的話語嗎? 或者, 你對與祂之間的關係漠不關心嗎? 當我們的時間臨到時, 僅僅複述從主內著名的老師所學來的是不足的。那些話語不會帶著權柄。務要親近 神, 祂就必帶著可靠的話語來親近你--這話語是帶著上天的權能的。

我們的日常生活當如此體貼 神的心意, 以致我們看見現今靈命敗落的情形, 便能帶著權柄說: 「不該如此。」

我們當體貼 神的感受, 尤其是現在。我們該不僅指出惡事, 更要有所行動。我們要以以利亞為榜樣, 奉 神的聖名預言性的施行屬神的權柄。神賜給我們衪的權柄, 不僅是為要裝備我們, 更是要給我們一個責任。

我們都知道替 神作出口可以是冒險的。這話語通常是反對維持現狀, 使我們不受歡迎, 被批評為指責人的。但是, 若我們忠於發出祂給我們有關「現在」的話語, 神就能以一切的權柄賜給我們能力。

過去數十年來, 教會都不願這樣冒險, 反倒常常教導有關從 神領受話語, 來有所支取, 滿足自我中心的需要。我們說, 神渴望我們富貴繁榮。許多主內最暢銷的書籍都強調這題目。神當然希望賜福給我們。然而, 根據細心查考聖經, 祂給祂百姓有關「現在亅的話語絕少是關乎祝福, 多半都是令人札心的挑戰。請思量有關以利亞受委託去說話。我不認為他因要這樣説而高興: 「長久不下雨, 以致我們多半會缺食忍餓。」

保羅從主領受的話語多半都是嚴嚴的帶著挑戰性的。如今, 有甚麼主內著名的老師常常談及他們肉體上的那根刺呢? 誰認為那是值得分享的見證呢? 神告訴了保羅以下的: 有些他走訪的城市不會接受福音; 他會受逼迫, 鞭打, 和監禁; 他會屢次接近死亡。

也許以利亞從 神領受最困難有關「現在」的話語, 就是他要停止他的事奉。他在聖召的高峰, 令靈裡昏暗的撒瑪利亞大大的復興。當時, 「耶和華的話臨到以利亞説: 「你離開這裡, 往東去, 藏在約但河東邊的基立溪旁。」(王上17:3) 。神實在對以利亞說:「現在, 我要把你擱置一旁。你要消聲匿跡。這就是我給你的聖召。」

我們必須捫心自問: 我們願意「隱藏」自己(也就是說,在一個自我推銷的文化裡隱姓埋名), 正如我們為主作出口一樣嗎? 神必在此試驗我們, 正如祂待以利亞和保羅。你要明白, 祂賜屬神權柄的對象, 不一定是勇敢, 滿有熱忱或恩賜的人, 乃是那些甘願全然順從衪旨意的。那就是在像我們的黑暗時期裡被 神呼召的人的一個特徵。

你願意在既不便利, 又代價極重的時代裡為 神作出口嗎? 你願意突然消聲匿跡嗎?  對於任何跟隨主的人, 如今最要緊的問題就是: 當聽見祂說: 「現在」, 我會準備好嗎? 但願那時刻臨到時, 我們都隱藏在祂的同在裡。阿們!

Download PDF

DAILY ENCOURAGEMENT IN YOUR INBOX

Sign up now to receive our Daily Devotional or E-newsletter.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