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魚去 | World Challenge

打魚去

David WilkersonSeptember 1, 1983

我希望對你們談及一種獨特的經歷,是那些渴慕在主裡進深的信徒所共有的。這經歷是關乎得着新鮮的恩膏並 神的啟示後;所經歷靈裡極大的失望。惟有 那些蒙神特特觸摸的僕人使女,才能明白屬靈高峯後接下來那些靈裡停滯並黑暗的低潮。

歷代的屬靈偉人都見證說,他們有過最偉大的屬靈經歷不久後,就面臨到最嚴峻的試探並最壓迫人心的屬靈爭戰。

保羅被提到第三層天,在那裡見證了難以形容極其可畏的事。他得了一生中最偉大的啟示後,就有一根刺加在他的肉體上。

但以理立志禱告 神,就憑着懇求的靈得着智慧和啟示。他得到了全能 神的靈新鮮的膏抹後,就被人扔進獅子坑裡。

三個希伯來年靑人彼此結盟,要過分別為聖的生活。他們在身心靈各方面都蒙 神光照,才智過人,結果卻被扔進烈火熊爐裡。他們靈裡飢渴,得着啟示,接下來,靈裡卻深深蒙受試驗。

主自己大蒙膏抹後,也承受了那無法避免的考驗。祂受浸從水裡上來,聖靈就降在祂身上,且馬上領祂到曠野,讓祂受魔鬼試探。祂得了啟示後,就馬上遭受試探。

最近,我有過一些幾乎無法形容的經歷。約六週前,我在德州達拉斯 (Dallas, Texas) 的靈命大會講完了一篇關於主受苦的道,聖靈就大能地臨到我,附在我身上,且透過我的嘴唇高舉主耶穌。我只能發出這些話:「榮耀、尊貴、和讚美。」這些話像湧流的河水一般,重重複複,聲音高而又高。

忽然間,聖靈帶我進入了讚美的湧流,我感到自己的靈離開了會場,加入了那些環繞寶座的天使天軍,與他們同聲讚美 神。當時,會場裡數以百計的人都坐在那裡,默不作聲,我則在講台上垮了下來。當時,我的身體俯伏在會場裡,我的靈卻不在地上。我乃是與那些在敬拜中的天使天軍一起,靠近 神的寶座。我感到自己能何等自由地發出讚美。那裡的光,奇妙無比,既温暖,又令我感到安慰。

我自己想:「這一定是歷代聖徒所看見的屬天情況。」我在靈裡歡呼,俯伏在祂面前,喊著說:「榮耀、尊貴、和讚美。羔羊是配得。」

我無法把那經歷充份形容,卻知道自己再也不一樣了。在祂的同在裡,我從來沒有想要看見摩西、亞伯拉罕、任何先祖、甚至保羅。我也不渴望要尋找自己的家人或朋友。我清楚明白為什麼那裡沒有嫁娶。至於「我們在天上會彼此認識嗎?」,我更明白這問題一點都不重要。

甚麼都不要緊了。對於黄金街道、住處、甚至獎賞,我都不管了。主乃一切,令我摒氣凝神,心滿意足。其他的,都容不下了。那時,既沒有地上的回憶,也沒有人的吸引力。在祂的同在裡,有滿足的喜樂;在祂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有關那在永恆裡榮耀主的啟示,實在令人力不可支。在祂裡面正是 神性的豐滿。

在那時刻,我曉得天上極大的喜樂,原來既不停滯,也不平淡。主必在永恆裡不斷啟示祂自己,使萬有喜樂盈盈。在永恆裡,我們越發能夠享受祂的榮耀,就是得著更大更新的喜樂與啟示。我們會更認識祂;有關主的啟示會令我們越發感到喜樂平安。那平安實在出人意外。

我並不願意離開那榮耀的情景。我的讚美與永恆裡的讚美之聲溶合為一;當天上萬有一起敬拜時,我們眾口同聲,發出既洪亮又榮耀的聲音。當時的情景實在可畏!我就曉得,對於讚美的榮耀,並我們如何與歷代的聖徒同聲讚美,合成一個榮耀的永恆詩班,我們實在知道不多。

那裡的光何等榮耀,照耀一切!主光芒四射,而祂所發出的,並不是光線,乃是漫射的光輝,帶給生命、安慰、喜樂、並與祂親近的感覺。

我曉得我之所以有此經歷,並不是因為我個人上是聖潔或有甚麼屬靈好處,乃是因為 神對我靈裡的飢渴希望更認識祂,有所回應。單單為着這原因,祂讓我稍稍嘗到祂的榮耀。

我一醒過來坐起來,師母就鬆了一口氣。人們以為我心臟病發作。然而,當她看見主的榮光顯在我的臉上,就放心了。那事後的榮光非常强大,我們過了很久才彼此對話。

當天晚上,我以為自己再不會落在沮喪的深谷裡。祂的榮耀,我不是已經看見一點了嗎?難道那不是我一生中最偉大的啟示嗎?難道我不是立定心志離棄血氣,一心追求 神嗎?有些人肯定以為這等經歷是情緒化,太靈恩了,或者甚至不合乎聖經真理。然而,無可否認,我確實有此經歷,而且,那是太神聖太可畏了。

不到一週,我就經歷到一生中最乾涸的六週。我彷彿從屬天的領域,落到痛苦的空虛心境裡。我並沒有懷疑主對我的愛,乃是前所未有地愛祂;我對自己的救恩,更是毫無疑惑。

我以為接下來自己的靈命會大有長進,自己會在得著屬靈啟示方面突飛猛進。我以為 神會因我渴慕祂而回應我,不斷把屬神的智慧和有關聖經的啟示,加添給我。我以為聖經會很容易地向我開啟,自己的禱告又會變得更榮耀。反之,上天彷彿對我封閉了,自己的禱告生活又變得停滯不前;自己的靈命彷彿退步了。有一位弟兄解釋說,我當時的失望乃是因 神要我腳踏實地,避免那些情緒化的經驗。然而,我心中曉得,他這樣說法乃是因為他自己靈裡死氣沉沉。他在字句上十全十美,卻在靈裡一敗塗地。

神誠然並沒有隱藏起來,因為祂應許過,祂總不撇下我們,也不丟棄我們。可是,祂彷彿停止了屬靈力量的流動。然而,我在靈裡深處可以感到這試煉的目的;我知道自己所經歷的試驗,乃是許多信徒所經歷過的。

史樸克 (T. Austin-Sparks) 是英國一位虔誠的傳道人,他得著了非常的啟示關於基督內住信徒;他是我所喜愛的作者之一。

本週,有一位親愛的主內姐妹寫信給我,說到她一發現他的著作,就深受感動,以致變賣所有,到倫敦去領受他的教導。她親耳聽見他向學生承認說,每一次他得著有關主榮耀的啟示後,他的身體都會遭受撒但攻擊。他會經歷胃炎、肚痛、失眠、並極度的孤寂。他為着深深得着啟示而付出的代價,他的學生卻很少知道。

史樸克弟兄在他的著作祂偉大的愛裡分享了他對這方面的看見。他這樣寫:

「我們多多談及主的豐滿、教會(即祂的身體)、並與主認同。這些都是偉大的真理,非常的構思。然而我發現,我們還沒有明瞭 神的心意。我為此而喜樂,然而,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我們決不會在這方面全然明瞭 神;為要進入另一個階段,有些事情必須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要有新的經歷關於死亡、荒涼、空虛、絕望,才能在 神的啟示上有所進展。

我們以為「現在,我們都進入了 神思想的豐滿。現在,我們都詳盡地明白 神的旨意。我們正在長進。」我們有一段時期都這樣子,這些事情就充塞我們所有的異象;繼而,萬事都彷彿化為烏有,我們就經歷一段可怕的時期。哦,是的,那是對的,是真的,然而,那並不是 神一切的盡頭。

據我經歷,得到奇妙的啟示,且感到自己無法可以得著更多後,神會透過這等與祂的經歷、反覆讓你感受荒涼、空虛、並靈裡貧窮,再次帶給你靈命長進,擴大你的異象。」

門徒們所領受最偉大的啟示,乃聚焦在主的復活上。在一週的頭一天,門徒們都因害怕猶太人而把自己關起來。忽然間,主帶着復活的榮耀(因勝過了死亡、陰府、並魔鬼),顯現在他們當中。祂把自己的手、腳、曾經被刺的肋旁,都顯給他們看。繼而,對他們吹氣,說:「你們受聖靈。」

主帶來了何等榮耀的真理,連連發出啟示。主既重新膏抹他們,又給了一條新的使命,叫他們奉祂的名出去,且賜他們捆綁釋放的大能,叫他們勝過罪惡的權勢。

對於門徒來說,特別是多馬,那實在是太多了。他的反應,乃是消極沮喪。彼得則說:「我打魚去。」其他門徒也和他同去。

彼得彷彿再不要有份於啟示的崇高代價了,他不已經在考驗上失敗了嗎?彼得因曾經驕傲誇口說自己決不會離棄主,後來又否認主,心裡沮喪,受不了。我幾乎準確知道,他要重操舊業的原因;他實在說:「我決不會得著的。我太遲鈍了,無法明白神做事的方法。我無法明瞭十字架,又豈能明白祂的復活呢?我和主相處了那麼久,靈命上卻毫無進展;我所明白的,實在太少了。讓那些比我通達的與祂繼續同行吧。我總是愛祂的,至於主深奧的思想,我再不要探索了。我只希望安安靜靜地做自己的事。」

對於屬靈的失望,我們多少都會這樣反應。我們受到挫折之苦,就會垂頭喪氣,對屬靈的事懶洋洋,不冷不熱。我們會進入屬靈真空,結果自己希望禱告,卻有心無力。我們會因自己疏於讀經而良心自責,可是讀經的熱忱又消失了。那實在是一個惱人的光景。

我們曉得主呼籲我們要在祂裡面進深,可是我們對自己的沮喪毫不明白,就故態復萌了。我們靈裡變得停滯不前。最可恥的就是,我們會因自己的惰怠而感到罪咎,愈來愈害怕自己無法達到 神的理想。於是,我們再次忙忙碌碌;有些人不斷購物,其他人會恢復自己的嗜好。有些人則大興土木或開始一些新的事工,從而尋求發洩。過去與神親近;靈裡長進的時間,如今卻浪費在某種活動上,越發因著重細節而大受捆綁。我們會變得輕佻浮躁,猶疑不決。

曾幾何時我對主並自己說:「對於明白 神的事,我決不會達到理想。我愈多讀,就好像愈難明白。我是那麼遲鈍,那麼靈裡蒙蔽,彷彿無法把所讀過或所聽見的牢記在心。我愈靈裡飢渴,就愈少長進;自己好像進一步,就退兩步。為什麼其他神人清楚得著啟示,多多認識主,我卻常常掙扎,禁食禱告,而明白不多。主啊,我是否有所進展?」
史樸克弟兄在這方面發出了鼓勵人心的話。他這樣寫:

「我們在自己的困惑、逆境、試煉中,也許會選擇不同的道路。當主隱藏自己時,我們就無法看見祂,聽見祂,且感到祂並不與自己同在。祂彷彿離我們很遠,且離開了我們的世界。我們的期盼都彷彿終結了,以致我們不知去向;那時,我們就傾向自己所選擇的道路,以別的事物來代替堅固的愛心。

這乃是一個積極的挑戰,因為這些經歷或試驗都是主所容許的。主彷彿對我們封閉上天,以致我們與祂無法彼此相交,讓我們感到自己孤單被棄;那時,我們說主有時候會隱藏自己,那是沒有錯的。我們所尋找、期望、並傳揚的,都彷彿到了盡頭,敗落了,以致我們只剩下一片荒涼。

主確實會這樣做,特別當那信徒是祂所重視的。凡祂所重視的,都會有像這樣深深的經歷,目的就是要為他們打好基礎,好使用他們。除非我們可以在風暴中自己站立得穩,否則,祂無法使用我們。如果我們周遭一切並自己的靈命都彷彿停滯不前,我們就崩潰了,我們就無法對主有所供獻。我們若放棄,就對主一無是處。整個問題關於對主有所供獻,乃是基於對主的愛心,決不放棄,決不說:「我打魚去。」「我另作打算,不再跟隨主;我因這情況而另作打算,不繼續與主同行。」

因此,主回來再三說:「跟隨我。」「你要跟隨我。」「你因蒙受試煉考驗而退步了,現在你要跟隨我。」當你看不見主,不知道祂在哪裡時,你必須繼續跟隨祂。惟有這等人會像彼得一樣,蒙 神使用。一切都是基於個人上對主的愛,不是為着主當時如何待他,乃是為着主自己。哦,當祂好像並沒有為我們做甚麼,我們卻因祂自己而愛祂,那是困難的;惟獨 神曉得那是何等困難。那正是愛的挑戰。」

彼得確實打魚去了;他聽從主的命令,把網撒到另一邊,就滿載而歸。後來,彼得把魚分開時,主對他說:「你愛我比這些更深麼?」換言之:「彼得,你若愛我,就回頭跟隨我,餵養我的羊。不要我行我素,醒悟吧!你若愛我,那愛就會令你回頭,回到長進有所供獻的道路上。」

如今,你是否經歷一些最困難的事情?你靈裡是否彷彿停滯不前,乾涸沮喪?你是否感到自己的遭遇既無法明瞭,又難以解釋?請問,你切實愛祂嗎?祂所要求的,只是那帶着順服的愛。你正在經歷那成長中的痛苦,這乃是在主裡成熟的一個過程。神大大按手在你身上;撒但知道,就盡其所能撒謊歪曲事實,要令你分心。務要單憑信心,不憑眼見,直到喜樂恢復;喜樂一定會恢復的。務要勝過自己的風暴,不要擔心自己是否達到理想。你必渡過困境,且曉得自己有所長進。千萬不要因自己停滯或乾涸的過度時期而沮喪。務要為此喜樂,因為這是 神計劃的一部份,為要把我們帶進祂的旨意裡。

Download PDF

DAILY ENCOURAGEMENT IN YOUR INBOX

Sign up now to receive our Daily Devotional or E-newsletter.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