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毀巴力的祭壇 | World Challenge

拆毀巴力的祭壇

David WilkersonOctober 21, 2002

請留意士師記第六章起始的經句:「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爲惡的事,耶和華就把他們交在米甸人手裏七年。」(士六:1)這些話描述了以色列歷世歷代無休無止的循環。

在先前的章節裏,我們看見這樣的話一再重覆,基本上是說:「而以色列人行耶和華眼中看爲惡的事,侍奉巴力……神在祂的烈怒中,將他們交給仇敵。」

第一次是發生在第三章,聖經告訴我們:「於是國中太平四十年……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爲惡的事。」(士三:11-12)神將祂的子民交給敵人摩押,因爲他們「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爲惡的事」(士三:12)以色列就服侍這外邦的敵人十八年,忍受艱難和恐懼。

然後在第四章我們讀到:「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爲惡的事,耶和華就把他們付與在夏瑣作王的迦南王耶賓手中。」(士四:1-2)這次神的子民被迦南人擄掠。

當然,以色列人每次被奴役,都向神呼求。而每一次,主都信實地差派一位拯救者給他們。但是,一旦那公義的領袖過世,人民又在預期中回到罪裏,整個循環又重新開始。在第六章,經上繼續說:「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爲惡的事,耶和華就把他們交在米甸人手裏七年。」(士六:1)

在六章所描述的期間,以色列繼續被敵人米甸欺壓。米甸人每年都如期擄掠以色列,搶奪他們的收成和財物。米甸駝隊的領袖將他們所有的駱駝和牲畜放養在以色列的田裏,將莊稼完全吃盡,好像蝗蟲掃過一樣。

以色列一有抵抗,米甸人就將他們趕入山地,神的子民只好藏身於山洞和獸穴,在垃圾中翻尋食物,苟且生存。「以色列人因米甸人的緣故,極其窮乏。」(士六:6)敵人奪去他們的一切:房子、食物、財産,故他們活得像乞丐,流浪漢,和一無所有的人一樣。

聖經再一次說道:「以色列人就呼求神」(士六:6)然而這呼求並非出於悔改,是因爲遭米甸人欺壓。這個呼求是出於痛苦,因著貧窮、損失、和危險處境。

這次,神在給以色列一個拯救者以前,先差遣了一先知。先知指出人民爲何被侵擾,他說 :「看看你們的歷史吧,在每次事件中, 神都將你們從所有欺壓者的手中拯救出來,祂帶領你們離開埃及的壓制,祂也告訴你們在所居住之處,不要懼怕亞摩利人他們的諸神。但你們沒有遵從衪的話,轉去拜假神。」(見士六:6-10)

主對衪的子民強調:「從起初我就已經清楚地告訴你們,除了你們的天父以外,不要懼怕任何人,不要讓恐懼進入你們的心。但你們一次又一次地違背我,容許各種恐懼進入你們的心。逼著我將你們交給仇敵,讓他們將你們趕回我身邊。」

先知清楚地讓以色列人看見他們究竟犯了什麽罪:耶和華要求衪的子民不可敬畏這世界的諸神,但他們忘記神的命令。在士師記第十章,我們看見神的子民承認這罪:「以色列人哀求耶和華說:“我們得罪了你,因爲離棄了我們神,去侍奉諸巴力。”」(士十:10)

當以色列人說他們事奉巴力時,他們的意思是什麽?此處巴力一字是複數,它指世上所有的假神。從聖經我們認出巴力的字根是邪靈,它的使命是偷去神子民對衪的一切敬拜和信靠。它藉由使我們注目於環境,而非在主身上,來達成它的使命。

這正是發生在以色列人身上的事。他們的罪帶來愁煩哀傷、經濟災難、仇敵的恐怖、和惶惶不安。事實上,神已不再保護他們了。當然, 祂仍然愛著以色列,但祂必須將他們置於敵人手下,以此喚醒他們。神試圖將他們趕回祂翅膀的蔭下。

但以色列拒絕承認他們眼前的危機源於自身的罪。他們令人難以置信地屠嬰獻祭,濫殺無辜,湎於聲色,縱情恣樂。結果,災難接二連三地臨到他們。然而,他們從來沒有將這些災難與自己的悖逆連在一起。他們無法相信神容讓這些事發生,是要叫他們悔改。

我看見今日的美國處在同樣的境況下。世貿中心被毀。五角大廈著火。然而在這些事件中,基督的身體裏只有一小部份餘民認出這是出於神的手,正如幾個世紀前,祂在以色列國中所行的。神將我們暫時交給了敵人,我們的罪使我們與祂疏遠,而祂的心意是要將我們帶回祂的身邊。

想想看:六個月之前,美國經歷了史無前例的火災,整整三分之一的國土在燃燒。我們也看見天氣激變,洪水爆發,並且日本甲蟲正在吞噬大片樹林。

現在我們看見致命的西尼羅病毒正在發生。在中西部靠北的地方,一種可怕的腦疾在毀滅鹿群,必須槍殺五萬頭以上的鹿來控制疾病的蔓延。但有些專家說,還需要殺二十萬頭才能根除病菌。

每次我們轉身,都好像面對另一個危機。我問你,神傳達的訊息還不夠清楚嗎?祂在說:「我輕拍你的肩頭,試圖喚醒你,但你還是不理我,所以我只能出手再重一點兒。」

我問你:你相信神能阻止那些劫機撞雙子大樓的回教徒嗎?當然祂能!祂曾一再地揭露這樣的陰謀,但去年祂沒有。爲什麽?祂試圖對我們說話,要引起我們的注意。祂讓我們繁榮的標記被毀,因爲我們全民的驕傲和信賴都集中在這兩棟大樓上。

我們的總統,國會領袖和安全官員已經警告:「大的攻擊還會來」。現在我聽到有些基督徒說:「就等那大的發生。可能是一個行李炸彈,或者, 有人在某大城市散播天花或炭疽病毒,無論發生甚麽,總會有幾千人死亡,這樣美國就會留心了,人們就會知道是神在呼召這國家悔改,成千上萬的人就會向主呼求。」

我不同意這樣的說法,讓我告訴你爲什麽。

以色列大聲哭號,在痛苦中向神呼求,所以神差派先知去告訴他們,罪帶來了審判。而,真實的悔改,是以色列必須承認罪是他們苦難的源由。他們所做的正是這樣,承認自己犯了罪。

但還要再跨一步。你看,縱使我們悔改,向神呼求,祂向我們要的不只是這樣。如果不跨這一步,神不會爲我們顯出祂大能的膀臂。在神的下一個命令中,我們準確地看見這一步是什麽:拆毀巴力。

主對基甸說這:「你取你父親的牛來,就是那七歲的第二隻牛,並拆毀你父親爲巴力所築的壇。(士六:25)

在此之前,基甸可能認為他已經徹底悔改了,畢竟他向神呼求了。他曾聽見神給以色列的預言,並且全力做出回應,承認自己的罪。

在今天的許多基督徒中間,我看見了同樣的悔改的態度。在全美國很多教會裏,人們跪著向神呼求。那很好,但主知道有一個問題仍然存在,就是我們中間的偶像:巴力。

是的,巴力仍然是今天的偶像,若我們的悔改要徹底,就一定要拆毀這偶像。不然,無論我們如何呼求神,或禱告,或禁食,都不會有效果,除非我們將那佔據眾多心靈的偶像拆毀。

也許你會問:「這個巴力是指甚麼?我在哪里看見它的工作?一個古代的假神怎能存在于現代社會?」

在舊約,巴力是一個用木石或金屬雕刻成的偶像,它被塑成人形,有著阿多尼斯的英俊外表。雖然這偶像只是一塊死的物質,在其背後卻是有能力的邪靈。

在這文明的世代,我們無法想像任何一個心智健全的人向一個雕刻的偶像跪拜。當然,異教仍在敬拜這樣的偶像,包括佛教和印度教。但無論偶像是巴力、佛,或印度諸神中的一個,其背後有著同樣的邪靈。這來自地獄的邪靈有一個目標,就是使人懷疑神的真實。簡單明瞭地講,它就是一個不信的靈,以懷疑神的信實來攻擊我們的思想。

接納這樣的靈是絕對危險的。若我們不在它首次襲來之時立刻將它趕走,它就會滲進頭腦。一旦懷疑和懼怕進入我們,巴力的靈就佔有了我們的靈魂。

毫無疑問地,不信是一種偶像。它使你屈膝降服,並使你的靈對各種邪惡開放。事實上,在整本士師記,我們看見這句經文不斷重復——「以色列的百姓行耶和華眼中看爲惡的事」。此處所指的不是昭彰的罪,乃是人的不信。

以西結書第八章清楚寫道,聖靈在異象中將先知以西結帶進聖殿,在那裏,祂給先知顯示神的百姓正在犯的四樣污穢可憎的罪。接著, 祂指示以西結一件更爲可憎的事,「他對我說:“人子啊,你要挖牆。”我一挖牆,見有一門。他說:“你進去,看他們在這裏所行可憎的惡事。”」(結八:8-10)

以西結為所見的景象感到驚怕:房間的牆上畫滿了「各樣爬物和可憎的走獸,並以色列家一切的偶像。」(結八:10)面對這些牆壁的是以色列七十長老,搖著香爐,他們在敬拜圖畫背後的靈。

聖靈告訴以西結這景象揭發了那些以色列長老腦中所充滿的,他們這樣想:「耶和華看不見我們,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結八:12)

親愛的,在此巴力的靈被神完全顯露。借著聖靈所給的異象,以西結親眼看見這靈如何在人心中建立祭壇,進而控制掌管。結果,以色列的領袖不再去想神對他們的看顧。當他們比較自己的貧窮與米甸人的富有,就想:「我們的神在哪裏?我們的禱告未蒙垂聽。我們看不見任何祂爲我們做事的證據,主已離棄了我們。」

撒但已完成了它唯一的至高使命,就是在信徒的心裏灌輸一個思想:神不是如聖經所說的那一位神。魔鬼要說服你說神不是全知、全能和全愛的。它不斷地工作, 將懷疑的種子種在你裏面。它使你認爲神不聽你的禱告,不信守對你的承諾。它差派巴力的靈來完成在你裏面的工作。

巴力的靈常常就在垂死的孩子或生病的家人的床邊。當我們看見所愛的人受苦,我們想知道爲什麽神這樣做。忽然,懼怕被注入我們的腦海。然後,當死亡來到,懷疑的種子就得到澆灌。很快地,我們自問:「一位慈愛的神怎能容讓這樣的事發生?」

上個月,我在收聽裏關於9·11的周年報導。幾百位受訪者中的大多數都說,襲擊以後他們對神失去信心。典型的回答是:「一位公義慈愛的神怎能袖手旁觀讓這樣的慘劇發生?我無法再相信一位讓這麽多人死去的神。」好幾個人宣告:「我的神在九月十一日死了。」

無論你是虔誠愛耶穌或是非信徒,在每個災難、禍患,或意外死亡之後,撒但都分派邪靈隊伍去做巴力的工作,它們立刻侵入,低聲說:「神在哪裏,祂怎能讓這事發生?」

我們現在的社會存在著極爲廣泛的不安定,公司倒閉創下歷史新高。工人害怕失去工作。人們展望將來,就被恐懼壓倒。我告訴你,就在這時候,撒但發動全面攻擊。它要進入你的心思,在那裏播種,並且建造巴力祭壇。它要你懷疑所知道的一切上帝的話語。

你可能想:“我生命裏沒有任何偶像,我怎麽拆毀巴力的祭壇?”讓我再強調,巴力是一個不信的靈。你可能已悔改,向神呼求憐憫,聽從所有先知的警告。但若你在心裏懷疑神對你的信實,你就是降服于巴力的靈。而神告訴你:「你一定要除掉裏面不信的靈」。

我相信我們就是不理解神是何等厭惡祂百姓的不信。不認為它是聖經所說那可怕的咒詛。我們不曉得每個懷疑、不信的思想,都是出自巴力的邪靈。

先知耶利米描寫不信時,稱罪:「是用鐵筆、用金剛鑽記錄的,銘刻在他們的心版上和壇角上。」(耶十七:1)神告訴以色列:「你使我怒中起火,直燒到永遠。」(耶十七:4)他們的罪是什麽?「倚靠人血肉的臂膀,心中離棄耶和華的,那人有禍了!……倚靠耶和華,以耶和華爲可靠的,那人有福了!」(耶十七:5, 7)

當我們回去注意基甸時,讓我們牢記這些凝重的話語。他是一個向神呼求的人,得到了強有力的預言,並且緊緊抓住這預言。然而他仍然懷疑、懼怕。爲什麽?

基甸的父親曾在家中築了巴力的祭壇,它只是木頭的像,但其背後的靈在基甸心中建造了一個營壘。每次基甸走過,偶像的聲音就對他說:「看看你的貧窮、你的困苦,你未得滿足的需要吧,神在哪里?」實際上,偶像對每一個看見它的以色列人作證:「神沒有與你們同在。祂不在乎你們。祂世務纏身,顧不上餵養和保護你們這群小民。主已棄絕你們了。」

現在,在士師記第六章,天使告訴基甸:「大能的勇士啊,耶和華與你同在!」(士六:12)在這裏神只說了幾個字。但後前面的句子不單是對基甸,也是對所有祂的子民說的,包括今天的教會。「耶和華與你同在」,上帝主要是說:「你只需要這個應許:我與你同在。」

親愛的,這個真理必須是我們信心的根基。無論我們面臨什麽——艱辛、悲劇、疾病、貧窮、試探——我們父神的應許永遠真實:「我與你同在」。在所有的試煉中,特別是當我們被試煉淹沒和壓倒時,我們一定要抓緊這話,我們要憑信心呼求:「我知道你與我同在。主,若禰與我同在,誰能敵擋我呢?」

然而,當基甸遇見主的使者時,不信的靈還在他的心裏,他回答天使說:「耶和華若與我們同在,我們何至遭遇這一切事呢?我們的列祖不是向我們說,耶和華領我們從埃及上來嗎?他那樣奇妙的作爲在哪裏呢?現在他卻丟棄我們,將我們交在米甸人手裏。」(士六:13)

基甸的話聽來熟悉嗎?他說的正是以西結在異象中所見那七十長老心裏的話:「耶和華看不見我們,耶和華已經離棄這地。」(結八:12)他們對自己說:「是,是有一位神存在,祂是萬有的創造者,但祂沒有注意我們,祂看不見我們的處境,祂已離棄了我們。」

主告訴基甸:“你還在懷疑我是否與你同在。基甸,這就是拜偶像,是巴力的靈。現在去取你父親的公牛,拆毀那偶像。然後,砍下林子裏的樹,建一座新壇,將你父親的偶像在這新壇上燒掉。我要你將那不信的象徵拆下來,完全毀壞。”

主爲何揀選這不信的人來拆毀巴力?很顯然這是神的溫柔憐憫。這人有很大的疑惑,掙扎著是否要相信神真的關心他。他充滿懷疑,告訴天使說:「神已離棄我們。」他一再地試驗神,然而,每一次,神都回應基甸的疑惑。

讓我舉一個例子。後來,當基甸快要進入戰場時,他試驗神,因爲以色列的情形看來是不可能獲勝的。所以基甸禱告說:「主,若禰真的在這戰爭中與我們同在,請禰指示我。今晚我要將剪下的羊毛放在草上,明天若羊毛是濕的,而周圍的草是乾的,我就曉得禰與我們同在。」

你可能愕然於基甸的大膽。然而,第二天早晨,基甸就看見地是乾的。而當他拾起羊毛時,發現羊毛是濕的,正如他所求的。

我們大多數人都像基甸,在試煉中,神信實地一次又一次與我們相遇,拯救我們,供應我們所需。但隨後,我們面對另一個狀況時,就又說:「主,這是我最大的危機,我從來沒有面對過像這樣的危機,我又懷疑了。」

在你裏面是否有一份不信?你正在掙扎嗎?在求問「主,禰在哪里?禰沒有看見我的眼淚嗎?哪裏有證據表明試煉中禰與我同在呢?禰是不是已離棄我了?我的信心有沒有感動禰的心呢?禰爲何不將重擔從我身上挪去?」

主沒有因爲人們的懷疑和懼怕來譴責或輕看任何人。事實上,神曉得基甸的懷疑並不是控告,只是求問,基甸是在尋找答案。

我告訴你,那位遇到不信的基甸、又呼召他行動的憐憫慈愛的神,想爲你成就同樣的事。祂已經爲你計劃好了極大的得勝。祂希望打敗你生命中的每個仇敵。所以,祂要給你祂的能力和權柄,來摧毀每個堅固營壘:所有懷疑、所有懼怕、和一切不信的意念。

主已告訴我祂要在很多基督徒的生命裏做一個特別的工作。事實上,祂準備要帶他們進入最大的勝利。主已經引領他們進入在基督裏平靜安息的新所在,很快祂就要爲他們顯現自己大能的膀臂。

我相信這是神讓很多讀者讀到這篇資訊的目的——祂要在你裏面做一件新事。但首先,你一定要拿掉所有懷疑的思想,並放下一切恐懼。神要你拆毀心中巴力的靈,開始用信心生活和說話。

主會供應強壯的公牛來拆毀偶像,祂也會給你聖靈的力量和能力。所以,通告仇敵吧:「魔鬼,上帝與我同在!你無法害我,不能攔阻祂對我生命的計劃。主在前頭爲我預備了得勝。」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