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恩者 | World Challenge

施恩者

David WilkersonMay 14, 2001

希伯來書的作者告訴我們: “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祂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 (希伯來書4:15)

大部分的基督徒都很熟悉這節經文。它告訴了我們,我們的大祭司,耶穌,與我們一起感受到我們所受的苦難。希臘文對 “體恤” (Touched)的解釋為:“因經歷同樣的苦難而產生的憐憫。換言之,我們的神對每一種發生在我們身上的大災難、痛苦、混淆及絕望均感同身受。而且,也都能忍受我們所經歷的任何困難。

正因為我們有如此一位偉大的大祭司引導我們,“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 (希伯來書4:16) 這節經文告訴我們,你的救贖主完完全全地明白你所經歷的一切。且祂完全知道如何施恩典予你。在此我所要提的問題是,當我們處於有極大的需要的時候,我們當如何依希伯來書上所建議的話來 “尋求恩典”

我知道大部分神學上對恩典的定義為: 無功受祿的恩惠,神的美善及祂特別的愛。但在去年12月份,恩典對我而言,卻有了不同的解釋。那時,我11歲大的孫女,蒂芬妮(Tiffany) ,正在進行一項疑是腦瘤的檢驗。我太太桂恩(Gwen)及我,陪我的女兒黛比(Debbie)和她先生羅杰(Roger)一起在醫院中。當天,醫生們正對我們的寶貝孫女進行系列的檢查。在等候結果的時刻,我們所能做的只有禱告懇求恩典。

這事發生的突然,就在檢查的前一天,黛比及羅杰打電話要我們為蒂芬妮到醫院檢查的事禱告。她長久以來就有嚴重的頭痛症狀,而現在她的眼睛已經開始流血。掛了電話,我對桂恩說:“生命是如此脆弱。只是這一通電話,就將我們生活的秩序完全改變了。”

第二天,當我們到達維吉尼亞州(Virginia)的醫院時,我們看見極度失望的父母親們等候在長廊上。他們都面帶憂愁,撐著等候可能發生在他們小孩身上的壞消息。常常當“這是惡性的”這樣可怕的字眼出現時,有的父母就發出極端痛苦的尖叫聲,完全地崩潰了。

在我們等候檢驗報告時,我默禱懇求有力量來承受任何的判決結果。在那時刻,恩典在神學上的解釋對我並不重要。恩典對我而言,就是能有平安來接受任何結果。我禱告: “主阿,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對的。我們相信你。請別讓我們的口犯罪,請給我們你的恩典來承受這一切。” 接著,壞消息接踵來到,蒂芬妮的腦中有一個大瘤,是最糟糕的一種惡性腦瘤。

之前,我聽過這恐怖的字眼“惡性的”達八次之多。桂恩、黛比、及我們的小女兒邦妮(Bonnie),都得了癌症。感謝主,雖然每一次我們聽到的消息都是最壞的消息,但是她們全都通過每一次嚴格的治療。我不記得我與桂恩在剛聽到孫女的檢驗報告結果的那一剎那是如何度過的,我只能告訴你,那種痛苦使我想到約伯記。

約伯是一位敬虔的人,他與家人的關係極為親密。他與他的太太共有10個兒女:七個兒子,三個女兒。約伯每天都為他的兒女禱告,為他們獻上燔祭,因約伯說:“恐怕我兒子犯了罪,心中離掉神,約伯常常這樣行。”(約伯記1:5)

約伯當時完全不知道在 神與撒旦之間所發生的事,對於這突如其來打擊他家的大災難也不曾獲得任何預警。聖經上所勾畫的一幅可怕景象是: 在短短的一天中,約伯不但失去了他的僕人、財產,而且他的十個孩子也都死於一場天災。(見約伯記1:13-22)

請試著想像約伯及他的太太的悲劇。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他們所珍愛的人、事、物都從他們的生命中消失了: 每一個親愛的兒子及女兒、僕人與女傭。即使面對如此大的悲劇,約伯選擇了正確的方式來回應。但是,他的太太在傷痛中則選擇了錯誤的回應方式。

當約伯的太太偷聽到一位僕人報信說,“….神從天上降下火來,…都燒滅了…” (約伯記1:16)想必她一定感到十分悲苦。當這恐怖的消息被確認後,這位婦人拒絕接受安慰,她愚昧地指控神並鼓動她的丈夫,“你棄掉 神,死了罷!”(約伯記2:9) 事實上,她是說,“為何神降下如此無法想像的悲劇在這個敬虔的家庭呢?”

我個人沒有資格指責約伯的太太的如此反應,如果我在一個上午的時間失去了我所有的孩子及所愛的人,我的心可能跟她一樣。我相信當那些令人害怕的消息來臨時,雖然她的肉體還活著,但是她的內心已死了。

然而,另一個可怕的悲劇接著來到。她的丈夫很快地被擊打,從腳掌到頭頂長毒瘡。約伯坐在爐灰中,用瓦片刮著他的身體,以減輕肉體的疼痛。他的眼光是如此的可怕。即使他的朋友起先也無法認出他來,後來認出來了,卻無法直視他。他們遠遠地觀看,為朋友所遭遇的這一切放聲大哭。

此時,約伯的太太的心已經麻木了,她記憶中全家相聚的喜樂,及她對未來的盼望,已完全粉碎了。她整個世界徹底崩潰。她永不可能再經歷從前的喜樂與盼望了。在她裡面的一切: 愛、盼望、及信心,都死了。她因此心中充滿憤怒及不信。

約伯也深深地悲痛,他正需要極大的安慰時,他的太太反而對他發作道:“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麼?”(約伯記2:9) 這位絕望婦女的話語中暗示著兩個重點。第一, 她問道: “約伯,你到底犯了什麼隱而未現恐怖的罪呢?所以引起神如此巨大的審判?別想說服我認為你仍是個純正的人。”

第二,她推論道 “所以,這是 神對待一個公義的家庭的方式嗎?我們已每天建立家庭祭壇長達數十年之久。在神面前行得正直,也將所得的豐盛賑濟窮人。為什麼 神還要奪走我們所珍愛的人、事、物呢? 我無法服事這樣的一位 神,祂竟允許這樣的悲劇發生。”

然後,這位心痛的婦人說了可怕的話語:“你棄掉 神,死了罷!”(約伯記2:9) 她承認, “我已經死了,還有什麼留下給我的呢? 我寧願死也不願失去孩子。所以,算了吧,棄掉神,死了罷。”

她的情形說明了當我們每一個人面臨悲劇打擊時都會產生的激烈爭戰。最近我看到發生在一位年輕女士身上的爭戰,在飛機上我就坐在她的旁邊。我注意到她低聲哭泣。我告訴她我是牧師,並問她是否有任何需要我幫助的。她回道:“先生,我就是無法相信你的神。”

她告訴我她的父親突然死了。她描述他是一個好人,一位總是捨己助人的人。現在,這位女士含著苦毒怨恨的眼淚說:“我不相信上帝竟然殺了如此一位好父親。”她已做了如約伯的太太所選擇的可怕決定: 責怪上帝,且開始變得絕望了。雖然她的肉體仍活著,但她的心已死了。

雖然約伯的悲嘆也是 “極其痛苦”(約伯記2:13),但是他相信神在他悲哀痛苦時仍與他同在。他與他悲傷的太太一樣,恨不得死去。他極其失望,甚至希望從未來到這世界。雖然經歷這些災難,約伯道:“ 祂必殺我,我雖然無指望,然而我在祂面前還要辯明我所行的。”(約伯記13:15)

約伯此話意為: “如果這些災難使我死亡,我一點也無所謂。我將繼續相信我的神,我也絕對不放棄我的信心。我相信祂知道祂在做什麼。即便我不明白這場悲劇為何發生,但我知道祂有永生的目的。即便祂選擇殺我,我將繼續相信祂,直到最後一口氣。”

就像大衛所寫,“我說,但願我有翅膀像鴿子,我就飛去,得享安息。…我必速速逃到避難所,脫離狂風暴雨。”(詩篇55:6、8)

在維吉尼亞州的醫院裡,桂恩與我看到這兩種反應的諸多例子。這些例子是如此地悲慘: 一名兩歲大的小孩從21層樓墜落,頭部嚴重受傷。另一個受傷嚴重的嬰兒被直昇機緊急送到醫院; 一位脆弱的小女孩,蒼白又柔弱,從我們身邊經過,正使用靜脈電極(IV pole)救護中;另一個小女孩已經昏迷不醒語無倫次。

我們通常能分辨出這些受傷孩童的父母中誰是基督徒。當我們經過一些病房,可以感受到出人意外的平安。我們意識到當這些父母倚靠並安息在神的話語中時, 神的力量在當中運行。

但是,在其他的病房,則是完全的混亂失序。我們可感到這些父母的絕望。他們責怪神,並問“為什麼一位仁慈的神允許這事發生?”我們看見他們在走廊上走來走去,氣憤地質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當災難來臨時,你能做選擇,你能對神發怒,並持續問道“為什麼?”或者,你可說 “主阿!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知道你有恩典及能力來支持我。” 身為耶穌的跟隨者,我們只需奔向我們的大祭司,獲得聖靈的憐憫及安慰。我們必須相信神全知的恩典。在那個時刻,我們可能會哭泣、悲哀,並尋求死。我們也可能無法入睡,我們的心被問題給毀了。然而,神允許我們經歷每一件事,都是祂醫治過程的一部份。

而在我們需要的時候,如何才能正確地發現祂恩典的幫助呢? 這恩典如何臨到我們? 當我們身處危機時,我們無法倚賴某種不清楚的理論定義,我們需要 神非常真實的幫助。當我們受傷時,祂的恩典如何才能進入我們的身、心、靈呢?我相信我們至少有兩種奇妙的方式能被神的恩典摸著:

由經文中,我們知道 神美善的大啟示往往是在我們的困難中、患難中、被隔離的苦楚中而臨到。從約翰的例子,我們可以清楚地明白。有三年的時間,這位使徒是“在耶穌的懷中” 那是個全然安息、平安及喜樂的時刻,沒有任何的困難及試探。然而,在那段時間內,約翰只領受到極有限的啟示。祂只知道耶穌是位人子(Son of Man)。所以,約翰何時才領受到在基督榮耀中全然的默示呢?

全然的默示發生在約翰被關入以弗所(Ephesus)之牢獄中時。那時他被放逐到拔摩島(Isle of Patmos),在那裡他遭受極大的苦難。他被隔離,沒有任何團契生活,沒有家人或朋友的安慰。那是個全然絕望的時刻,是他生命中的最低潮。

而那正是約翰領受從 神而來默示的時候,並成為聖經的最後一卷書:啟示錄的作者。在那黑暗的時刻,聖靈的光臨到他。約翰看見他從未見過的耶穌。從經文上,他知道基督是神的兒子(Son of God)。

當約翰與其他使徒在一起時,或甚至當耶穌還在地上的那段日子,約翰還從未領受到這樣的啟示。而如今,在他最黑暗的時刻,約翰看見基督出現在祂的榮耀裡,說到: “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啟示錄1:18) 這樣奧秘的啟示全然臨到約翰,耶穌舉起他來,並將手中握著的鑰匙指示他,並告訴他, “不要懼怕”。 (啟示錄1:17)

我相信這樣的默示會臨到每一位需要代禱、身心受傷的僕人身上。聖靈說,“耶穌手中握有所有生與死的鑰匙。所以每一個人的離去都將安息在祂手中。因此,撒旦不能奪去你或你全家的任一位。唯有基督決定我們永遠的命運。所以,如果祂轉動鑰匙,一定有其理由。而只有祂、聖父及聖靈知道這理由。”

這默示必為我們帶來平安。正如約翰,我們將會看見耶穌站立在我們面前,手中握著生與死的鑰匙,告訴我們:“不要懼怕,我手中握有所有的鑰匙”。這時,我們當如何回應呢? 就像約伯,我們憑信心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1:21)

一位在困難中的牧者寫道:“15年前我太太得了乳癌,如今,她已被證實患了胰臟癌,她可能因此被安置在療養院中。這40年來,我們一起同工服事神,我不得不懷疑,難道我們做的工都白費了嗎?難道沒有任何價值? 神為何不讓我們休息?”

我對這位主內弟兄說:“我相信在你所處的最黑暗的時刻裡,耶穌會向你啟示祂的神性(God-ness)。的確,你深深地受傷。但若你在患難中仍然堅信,你將會進入一個你未曾看見或了解的啟示中,且神將使用你去幫助更多的人。”

聖經告訴我們,雅各領受到一個極大的啟示,是面對面的會見 神而得: “雅各便給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意思是說:“我面對面見了上帝,我的性命仍得保全。” (創世紀32:30) 這個啟示是在何種情況下獲得的呢?正是雅各生命的最低潮,最恐懼的時刻。當時,雅各被兩股權勢限制:他憤怒的岳父,拉班 (Laban)及敵視他又苦毒怨恨的哥哥,以掃 (Esau)。

雅各為拉班工作了20年之久,而拉班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騙他。最後,雅各受夠了。所以,在不告而別的情況下,他帶著全家逃走了。

拉班率一小隊軍隊從東追擊,想置雅各於死地。然而, 神在拉班的夢中警告他,不許傷害雅各,於是拉班釋放了他的女婿。不久,拉班從此畫面中消失。但是,以掃卻從西而來。他也率領400人的小規模軍隊前來,想殺死這位竊取他長子名號的弟弟。

雅各當時面臨完全的災難,他相信即將失去一切。所有的事情看似全然無望。然而就在這黑暗的時刻,雅各有了前所未有的經歷;與神面對面。他與 神的使者摔跤,一般學者相信這使者便是 神自己。後來他說:“我面對面見了上帝,我的性命仍得保全。”(創世紀32:30)

讓我們回到約伯。他也面臨人生最低潮時刻。他已忍受過度的苦難、悲傷、肉體的痛苦,及完全為他的朋友所拒絕。但是,在約伯的最黑暗期,神如一陣旋風似的臨到他。 神給他一個他人從未見證過的極大啟示。

神舉起約伯到宇宙,並下到海的深處。祂帶領他深入創造的每一個奧秘中。約伯看見沒有任何人見過的景象。這顯示了神完全的榮耀與全能。約伯從這樣的經歷中對 神發出讚美: “我知道,你萬事都能做; 你的旨意不能攔阻。誰用無知的言語使你的旨意隱藏呢?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 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求你聽我,我要說話; 我問你,求你指示我。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約伯記42:2-5)

當我們單單相信 神時,奇妙的事就會發生。平安會臨到我們,使我們能說:“不論從這樣嚴厲的考驗中會產生什麼結果,我的神掌管萬有。我無所懼怕。”

你可能會反對, “但是我寧可讓 神來修復每一件事,並移去我的痛苦及悲傷。我寧願少一些啟示。” 不,啟示臨到你不只是為了安慰。“啟示”要使你成為施恩者 (grace-giver),將神醫治的恩典分享給更多的人。

神常用天使來安慰人。但大體而言,祂更用祂自己所愛的人將祂的恩典分享給更多的人。這是我們成為蒙神恩典的原因:成為恩典流通的管道。我們是將恩典分享與他人的人。我稱之為 “施恩者” (People Grace) 。

“我們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給個人的恩賜。” (以弗所書4:7) 因為 神所賜予的恩典使我們得安慰,所以,我們不可能終其一生深陷於悲苦中。當我們被神醫治後,我們應開始建立神恩典的儲藏所。

我相信正如保羅所言,“我作了這福音的執事,是照 神的恩賜,這恩賜是照他運行的大能賜給我的。我本來比眾聖徒中最小的還小,然而他還賜我這恩典,叫我把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傳給外邦人。”(以弗所3:7-8)

“你們都與我一同得恩。”(腓立比書 1:7) 使徒保羅作了一個意義深遠的陳述。他說道: “我到 神寶座前領受恩典是為你們的緣故。我要成為一位憐憫的牧養人,而非一位審判者。我要在你有需要的時候施恩與你。” 神的恩典使保羅成為一位富有同情心的牧者,能與哀傷的人同哀哭。

彼得寫道, “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作上帝百般恩賜的好管家。”(彼得前書4:10) 成為一位 神的好管家或諸多恩典的施恩者是什麼意思呢?我是這樣的人嗎?或我只花時間為我自己的痛苦悲嘆及掙扎而禱告呢?

當我們在醫院與蒂芬尼在一起時,我們看見從神而來付諸行動的“施恩者”。黛比和羅杰因會眾的代禱而為愛所淹沒。由一位教會牧師及其太太所領導的那些聖徒支持著我們全家。真是不可思議。恩典從各方湧來:有人為黛比和羅杰備餐。有的人為蒂芬尼準備禮物及玩偶。有一個團體說: “我們不想打擾你們,我們只是前來為你們禱告。” 所以他們站在蒂芬尼的病房外為我們代禱。

當我們回到家中,我們看見同樣的施恩者從時代廣場教會湧出。卡特牧師 (Pastor Carter Conlon) 在我的答錄機內留了訊息:“大衛、桂恩,我們愛你。教會正為蒂芬尼禁食禱告。”之後,當我在紐約街頭踱步,感到深深悲傷時,我們的尼爾牧師 (Pastor Neil Rhodes) 看見我,他站住並說道:“大衛牧師,我們都深愛著你及你的全家。我們都與你們一起共患難。”我的心靈因如此的恩典而得到鼓勵。

我在維吉尼亞醫院的守候室也遇見同樣的施恩者。當我與黛比和羅杰討論蒂芬尼的手術時,一位心煩意亂的母親走進來。她坐在沙發上,她的心看來完全破碎了。我問她; “出了什麼事?” 她說: “我15歲大的兒子的肝臟在數星期前失去功能,若不進行移植手術,將活不了多久。”

我問這位母親,可否為她禱告。她說:“好!”於是我開始禱告。大約一分鐘後,我聽到一陣騷動,我停下來看看。黛比正坐在這位女士的身邊。她們擁抱彼此,一同哀哭,輕拍彼此的肩膀,互相安慰。

然後黛比開始為這位女士禱告。我知道這禱告是發自我女兒的心靈深處,因我的女兒及這位受苦的女士同在苦難的鎖鏈中。而我正見證真實的施恩者。

各位親愛的會眾,我們現在所受的苦正在我們的生命中產生某種珍貴的東西。因憐憫及恩典,正在眼淚中漸漸成形,這是為著其他受傷的人而產生的。就是我們所受的苦使我們成為真正的施恩者。

最近我讀約伯記,當我看到約伯的三名朋友在約伯悲痛時的冷酷對待,令我感到極不舒服。我在聖經上寫下,“多殘忍,多可怕啊!”這些人告訴約伯:“你若清潔正直,祂必定為你起來,使你公義的居所興旺。”(約伯記8:6)“約伯,你已忘記上帝。你是假冒偽善的人。”(參見約伯記8:13) “你說話誇大且不實”(參見約伯記11:2-3) “…上帝追討你比你罪孽該得的還少。”(參見約伯記11:6)

幾個月前,我的一篇講道:“你不需明白你的憂傷痛苦-你已蒙恩”(You Don't Have to Understand Your Afflictions - You've Got Grace." 後來,我收到讀者的來信,他們寫道:“請將我從你的郵寄名冊上除掉,我不想再聽任何你們所講的福音。你可能不明白為何受如此多的苦,但我卻明白,因為你缺乏信心。你應有能力克服所有的痛苦。”

顯而易見的,這些回應並不是屬基督的靈。他們不具有我們 神的性格:恩典及憐憫。當黛比經歷第一次的癌症時,她教會的領袖要求她離開。他們說,“你不是神大能醫治的見證。”

這樣殘忍的話語使我與保羅一起哀苦,“主阿!使我成為施恩者。請讓我經歷你的憐憫,如此我可與他人分享。” 我絕不對這些貧乏蒙蔽的人發怒。但很遺憾地,我知道,當他們面對自己的憂傷痛苦時,他們將沒有任何內在力量來支持面對。

相反地,約伯成為一位施恩者。因他所受的嚴格考驗,他更信靠神,所以他能施恩給他滿是苦毒怨恨的太太。對他太太當時所處的身心狀態而言,這樣的恩典真是其大無比。當她聽到關於她子女的噩耗時,你是否與她同在?你可能認為“她永遠無法脫離如此深的悲傷。她再也不可能有笑容了,或她再也無法回到正常的生活了。”

然而卻在不久之後,歡笑與喜樂再次充滿她的家。她看見丈夫的病得醫治。她又生了十個小孩: 七個兒子,三個女兒,正如過去一樣。所有的悲痛得蒙醫治,甚至得著更多。

約伯及他的太太給他們的第一個女兒起名為潔蜜瑪(Jemima),這名字的意義是“溫暖、愛、小白鴿”。神恩典的景象為:同樣的這位婦人,過去曾唆使她丈夫詛咒神,現在卻蒙福而擁有一位可愛的小白鴿,因她的出生帶給這家庭出人意外的平安。

約伯的太太不但回到原來的正常生活,且又開始展顏歡笑並充滿喜樂。雖然過去她無法忘記傷痛,但是,現在充滿著祝福及喜樂的新世界正向她敞開。而義人約伯又活了140年。聖經上記載道,這位義人活著得見 “他的兒孫,直到四代。”(約伯記42:16)

神的話語向我們保證,“…一宿雖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篇30:5) 這一切都是出於恩典。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