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的吶喊 | World Challenge

無聲的吶喊

David WilkersonAugust 19, 2002

我們從馬可福音第七章讀到主行了個大神蹟。僅僅五句經文就記載了該情景:「耶穌又離了推羅的境界,經過西頓,就從低加波利境內來到加利利海。有人帶著一個耳聾舌結的人,來見耶穌,求衪按手在他身上。耶穌領他離開眾人,到一邊去,就用指頭探祂的耳朵,吐唾沫抹祂的舌頭,望天歎息,對他說:「以法大!」就是說:「開了吧!」他的耳朵就開了,舌結也解了,說話也清楚了。」(可7:31-35)

請想像這情景。主抵達低加波利岸邊,就遇見了一個耳聾舌結的人。這人能說話,可是他的話難懂。主把這人帶到一旁,離開群眾。祂且站在這人面前,以指頭探祂自己的耳朵。然後,主吐唾沫,抹衪自己的舌頭。祂說了幾個字:「開了吧!」那人立刻就能夠清楚聽見且說話。

在這情景以前,主剛剛拯救了一名婦人那被邪靈附身的女兒。祂只發一言,就把邪靈從女孩身上趕出去。我不禁思索:聖經為什麼把這兩個神蹟記載下來?它們之所以被包括,只不過是因為這些都是主地上生平其中的兩個情景嗎?

多半的信徒都相信這樣的故事被聖經記載下來,是因為它們對我們大有啟示。這些故事是為要顯示 神勝過撒但和疾病的權能,証明基督的神性,且奠定祂乃道成肉身的 神。而且,它們是為要鼓勵我們的信心,向我們顯示 神能行神蹟奇事。

我相信這些故事都是為著這些原因而被記載下來,但不僅如此。主告訴我們,祂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是來自父神。祂說過祂不會憑自己作什麼,一切乃是出於父神的引領。再者,主一生的每一件事都是要教導我們這些末後的人一些功課(參看林前10:11)。

馬可福音所記載的這神蹟不僅是關於兩千多年前的一個人得蒙醫治。正如主生平中被記載的每一件事蹟,對於今天我們,這故事實在有其特殊的意義。就如主有關地裡的財寶的比喻,我們都要把其意義挖掘出來。

已有一段時間,我因這世代年青人的問題而感到困惑。這些燃眉之急的問題實在令我煩惱。然而,我相信這神蹟故事蘊藏著能夠回答許多這些問題的一則啟示。

首先請問,那被帶到主面前那「耳聾舌結的人」(可7:32)究竟是誰?我們並沒有得知他的名字。但是,我知道他在我們今天所代表的是誰。他就是那些「有耳卻不能聽」(詩115:6)的一個例子。當然,這句經文所指的乃是屬靈光景。這是要形容一個靈裡耳聾,無法聽見且領會真道的狀況。

我深深受感動,感到這耳聾舌結的人就好像我們大多數的年青人一般。我相信尤其是主內家庭裡的孩子更是如此。許多人彷彿無法聽從且領會真道。我所說的都是一些好孩子:尊敬別人,順從長輩,並不狂歡作樂。他們並沒有因毒品、酒精、性或在道德上被惡癮纏身。然而,他們對 神極其被動。在我多年的事奉當中,我從未見過像現今世代這樣對 神漠不關心的態度。

我曾在世界各地見過不少這些靈裡耳聾的青少年。而多年來,我都思索為什麼許多大好青年(特別是滿有愛心的主內父母所教養的)可以對主保持著被動的態度。他們聽過令人知罪的講道;他們領受過愛的福音,卻仍然無動於衷。

我一直都因自己孫兒女這光景而深深憂傷。他們聽過我講道,見過我帶著敬虔的眼淚和聖靈的權柄而証道。可是,他們並沒有表示什麼明顯的反應。有時候,我會這樣想:「也許今天,聖靈會使那不冷不熱,極其被動的心熔化。或許我會看見一滴眼淚,証明 神已摸著這顆年青的心靈。」

我一直問自己說:「他們是耳聾的嗎?或者,他們棄絕了 神?他們有否掩著耳朵,以致無法聽見?」我因這種思想而掙扎,因為我知道這些好孩子並沒有棄絕耶穌。但他們實在缺乏熱忱。而且,主曾警告說,好人若不冷不熱,至終也會下地獄(參看啟3:16)。

我看見許多主內的先生們也是如此。這些都是在養家上很負責任的好男人、忠心的丈夫、慈愛的父親。當他們與妻子一同上教會時,我曉得那些婦女都在祈求說:「也許今天,他會心裡受感動。」但後來,那先生只會微笑說:「我享受今天的聚會。偶爾,我會與你一同去。」這些人並沒有棄絕主。他們既不邪惡,放縱情慾,也不道德敗壞。但是,他們若繼續僅僅欣賞主,就會失喪。

我有好幾位朋友都是如此。他們愛我,肯為我赴湯蹈火。他們偶而也會到時代廣場教會來,且總會稱讚我的講道。但 神的道從未影響他們。他們可以談及主受死、被埋且復活,因為他們都反覆聽過這方面的講道。但他們離開 神同在時,和進來時一樣:絲毫不變。

讓我告訴你,這種人全都有耳,卻不會聽從。他們都是靈裡耳聾。

這耳聾舌結的人惟一的盼望就是去找耶穌。他必須在個人上與衪相會。

讓我闡明,這人並不像保羅所形容的:「…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提後4:3-4) 這人並不是靈裡「…昏迷 …耳朵不能聽見…」(羅11:8)。他也不是像使徒行傳28:17所形容的:「…耳朵發沉,眼晴閉著,恐怕眼晴看見,耳朵聽見…」他更沒有像司提反被人用石頭打死時在場的人一般,「摀著耳朵」(徒7:57)。

其實,這人希望能夠聽見,切切希望得醫治。然而,我們讀到:「有人帶著一個耳聾舌結的人,來見耶穌…」(可7:32) 這人不會自己來找耶穌,必須有人帶他。顯然,他一定知道耶穌是誰,且知道祂能醫治。再者,這人曉得如何透過言語或寫字來表達自己。他且可以自由行動。然而,他從未主動去找耶穌。「有人」必須帶他。

這經節裡的那些「人」究竟是誰?我只能猜測,他們都是那人的親朋戚友,那些關心他,帶他去找耶穌的。我相信這情景多多說及我們今天年青人的情況。他們不會自己去找耶穌。他們的父母、朋友、教會家庭必須帶他們去找衪。正如聾子的父母一樣,我們必須把自己的兒女和所愛的人帶到主跟前。你會問:「如何才能呢?」?就是透過每天,存著信心的禱告。

請試想。假定是聾子的父母帶他去見耶穌。他們都曉得他們自己的兒子多麼需要在個人上遇見主。畢竟,他們無法求那年青人去聽。懇求他或責罵他都是愚昧的。令他感到被定罪更是不仁,因為他無法將他自己心中的意念說出來。

然而,許多主內的父母,包括我自己在內,都可以同樣不仁慈地對待自己的兒女?怎麼說呢?我們會因他們無法告訴我們,他們為何不去找耶穌,而生他們的氣。我們無法明瞭他們為何無法發出他們自己心中的吶喊。事實上,他們都是靈裡舌結的。

我無法明瞭世界如何影響了現今的世代。今天的年青人比以前任何的世代都忍受更多。他們經歷過九一一的恐怖,聽聞過學園槍擊事件、白宮中的性醜聞、著名的傳道被揭發為邪惡罪人。而如今,他們又看見企業總裁被發現行騙來滿足他們貪婪的私慾。難怪我們的青少年對他們自己生命中的神究竟是誰,且在哪裡,都大大困惑!

然而,不管我們的兒女如何落到這種光景裡。試圖瞭解他們對真道為何如此耳聾,不能表達他們自己心中的吶喊,都是沒有用的。畢竟,聖經並沒有告訴我們那耳聾舌結的如何落到他的光景裡。至於他是否生來就是如此,聖經隻字不提。這實在不重要。同樣,主內的父母也不必瞭解他們在兒女早期也許在言行上有何差錯。他們不應回想過去,諸多揣測,滿心罪咎。

事實上,沒有父母或親人能輔導一名耳聾的孩子,而叫他能夠聽見。你無法以愛來令一個舌結的人口齒伶俐。這是行不通的。而且,沒有牧師、輔導或服事青少年的傳道人能說服一個孩子去聽從真理。他們不會因被愛、被定罪、受輔導,而行真理。他們實在靈裡耳聾。

要我們的兒女和所愛的人聽從真理,只有一個救法,一個盼望。那就是他要在個人上與主自己相會。那對父母曾「求衪按手在他身上。」(可7:32) 「求」希臘文的意思就是懇求,禱告。那對父母求主說:「主啊,求你摸著我們的兒子,按手在他身上。」

「耶穌領他離開眾人,到一邊去。」(可7:33) 主立刻曉得那聾子要什麼。衪渴慕被主摸著,即他自己能親身有所經歷。他無法以一些「他們」所發現的為滿足。對他來說,這經歷必須是真實的。他希望耶穌能開通他的耳朵,且釋放他的舌頭。而且,這件事必須發生在他們倆人之間。

你也許會說:「你不明白了。幾年前,我看見自己的孩子把心獻給主。他曾跪在主面前祈求。後來,他背道後退,但他已向主回轉,悔改了。他還是良善、仁慈,且道德高尚,但如今他已變得不冷不熱。他彷彿對 神的事漠不關心。怎麼啦?他何不全然自己順服?他有什麼攔阻,以致無法全然委身?」

答案就是,他還沒有親自與主相會。他曾經憑著父親的經歷、母親的經歷、朋友的經歷到主跟前。他曾經依照別人的懇求而降服。或者,他也許聽過一位牧師傳講了地獄之火的信息,便害怕起來,投奔耶穌。

你孩子的經歷沒有持久,是有種種原因。我的重點就是,他並沒有親自與主相會。他也許曾經觀察主在別人生命裡,而知道真理。但是,他從未親身經歷過主。他從未被帶離群眾,而自己得蒙觸摸。這啟示必須來自與主獨處。

若你服事主已有多年,請問:你能否回顧昔日,自己曾經超自然地與主相會?衪摸著了你,而這是你曉得的。你並沒有從別人身上得著這經歷。你也沒有聽見別人的講道,而在這方面得蒙灌輸。你親身經歷過主。因此,你對衪和你之間的關係滿有確據。

主知道那聾子需要這種相會。於是,衪以他的語言,即手勢語,對他說話。「(衪) 就用指頭探祂的耳朵,吐唾沫抹祂的舌頭。」(可7:33) 我想像主把指頭探衪自己的耳朵,指著聾子,而以嘴唇示意說:「我必開通你的耳朵。」然後,祂伸出舌頭,摸它,且吐唾沫(多半因為那舌結的無法吐唾沫)。衪表示說:「我必結開你的舌頭。而你會像別人一樣。」

你能想像這聾子心中所想的嗎?他一定這樣想:「祂以我的語言來示意。衪沒有要求我去明白衪。祂要我知道祂明白我!衪且把我帶到一旁,以致我不會感到尷尬。祂曉得我何等害羞,衪且不要在公眾表演。

祂既沒有查問我,也沒有責怪我。衪精確曉得我的遭遇。祂知道我希望聽見衪的聲音,且對祂說話。衪知道我並沒有棄絕衪。。衪知道我存心要讚美衪。但除非衪神奇地觸摸我,否則,我無法這樣做。祂一定曉得這是我所要的。」

我們的救主必向我們所愛,卻尚未得救的這樣施慈愛。祂不會使任何人引人注目。請想想衪對那來自大數的掃羅何等忍耐關心。那名噪一時的人命定要神奇地與主同會。而且,主大可以在任何時候臨到他。當司提反被人用石頭打死的時候,祂大可以在眾目睽睽之下擊倒掃羅。祂大可以把掃羅歸主的經歷作為一個例証,但衪並沒有這樣做!

反之,主等到掃羅幾乎單獨在沙漠裡騎著馬,「遠離群眾」。就在那裡,祂臨到了掃羅,超自然地摸著他。多年後,掃羅(改名為保羅)覆述了當天的故事。主神奇地摸著他,使他眼睛復明。

你不必在教會裡前來與主相會。祂上好的工是隱密裡作的。故此,衪告訴我們:「你禱告,就要到內室,即一個隱密的地方去,遠離人群。然後,你要私下尋求我,我必公然報答你。」

「(衪)望天歎息…」(可7:34) 這裡的歎息意味著可聽見的唉哼。可見,主表露了痛苦的表情,且心中發出唉哼。當然,那人無法聽見,因為他是耳聾的。然而,主為何唉哼?

我讀過許多有關這情景的解經書。然而,沒有一處說到我相信聖靈所告訴我的。我深信主當時舉目望天,與父神相交。祂靈裡靜靜地為兩件事而哀哭。首先,衪為著惟獨祂才能從這人身上看見的一些事情而哀哭。第二,祂為著一些祂今天所看見的事情而哀哭。就是被鎖在許許多多人(尤其是年青人) 心中的一些事情。

究竟主昔日和如今有何看見?祂在這聾子和今天許許多多人心中有何聽見?祂聽見了無聲的吶喊。這是個壓抑在心中,無法表達的吶喊。當時,主親自以一個無法發聲的吶喊來唉哼。衪替那些無法吶喊的人發聲。

請想想這聾子因從未被人諒解,而曾經在多少個晚上哭著入睡?甚至他的父母都無法明白他的話。他何常試圖解釋他自己的感受,但所發出的只是既痛苦,又使人難堪的聲音。他一定一直都這樣想:「若我自己能說話,只要一次而已。若我的舌頭只能暫且被解開,我就能把自己靈裡的情況告訴別人。我就能高聲說:「我不是個傻瓜。我不是蒙受咒詛。而且,我並不是在逃避 神。我只是困惑而已。我有難題,但無人能傾聽。」

然而,主聽見了這大感挫折的人心中的意念。衪能明白他內心深處每一個無法言諭的唉哼。聖經說,我們的主體恤我們的痛苦感受。衪且感受了這人因耳聾舌結而受的痛苦。

我相信主在表達父神因每個心靈那些無法聽見的吶喊,而受的痛苦。祂乃道成肉身的 神,正在為這樣每一個難以言諭的心聲而唉哼:「我怎麼啦?我並不是對 神生氣。我且知道主是真實的。我愛衪,且希望服事衪。但我滿心困惑。我為何無法把心中的抑鬱說出來?」

我有十一個孫兒女,我且天天為他們每一個禱告。如今,我正為某幾個慇懃祈求,透過代禱把他們帶到主面前。這些都是聽話,有慈愛父母的好孩子。他們都承認主,且心地溫柔。然而,我卻在他們身上看見被動的心態。

最近,我曾騰出時間與他們每一個單獨談話。我告訴他們說:「你知道我會為你禱告。你知道你的父母也在為你禱告。我們曉得你在內心深處多麼愛主。但是,你為什麼這樣被動?我從未聽見你談及 神的事。我不知道你有否讀經禱告。請問,你有什麼心事。有什麼事情煩擾你?」

起先,他們會聳聳肩,然後告訴我說:「爺爺,我不知道啊。我不是對 神生氣,只是困惑而已。我無法解釋。」

我離開時,啞口無言。我必須問 神說:「有什麼事情在發生?我聽見一個吶喊,一些雜亂的聲音,一些渴慕。但是,他們無法向我說出來。他們好像希望告訴我一些事情,但卻無法啟口。」

我深信許許多多其他年青人都是如此。若他們能解釋他們的吶喊,那大概如下:「我常常在教會裡看見假冒為善的事。如今,我在商界、學校裡和每一處都同樣看見。我有女朋友的難題,朋友之間的難題。每件事都堆在我身上。但是,我無法向任何人傾訴。我父母很開通,但我好像無法啟口。」

我們都聽不見這種吶喊。沒有人能。我們也不期望能夠有所明白。那我們要怎麼樣?我們都知道心對心的交談並不能醫治聾子的耳朵。我相信我們只有一個選擇:

我們必須求主賜給他們在個人上的經歷。我們必須像聾子的父母一般,把他們帶到主面前,好讓他們能親自被主觸摸。他們「…求衪按手在他身上。」(可7:32) 我們要這樣求:「主啊,求你單獨去找他們。求你打發聖靈去激動且吸引他們的心。求你向他們彰顯,賜給他們一些個人上的經歷。」

不久前,有一個年青人在禱告會裡上前來。他邊渾身打顫,邊哀哭。他告訴我,他是從華盛頓州來的,他且在當晚偶然走進我們的聚會來。他曾經離開去參加一個音樂會,但卻離場了。他當時回到教會來。且希望禱告。我問道:「你父母信主嗎?」他回答說:「先生,是的。他們不斷為我禱告。」

請問:這年青人走進我們教會是偶然嗎?一點不是。他當時正在個人上與主相會。沒有人慫恿他或求他。然而毋庸置疑,他被帶到主面前。怎麼樣?我深信,這是透過那關心他的父母的禱告。

「(衪)望天歎息,對他說:「以法大!」就是說:「開了吧!」他的耳朵就開了,舌結也解了,說話也清楚了。」(可7:34-35)

主私下為這人行了個神蹟。而且,這聾子首先聽見的聲音是從主而來的。主誠然對他說話,好証明他能聽見。哦,這人一定滔滔不絕。他口中流露出他多年來所抑鬱的感受。當時,他能夠把自己以前內裡那些無聲的吶喊表達出來了。

我想像他會投身主懷,哭著說:「主啊,你垂聽了我呼求的聲音。」(參看詩5:2) 請思考詩篇第五篇會如何勾起這得蒙醫治的人的悲痛之情:「…我的 神啊…我向你祈禱。耶和華啊,早晨我必向你陳明我的心意…」(5:2-3) 這人當時能夠親自愛主。他已與主相會了。

蒙愛的信徒啊,當你為你所愛的人祈求時,務要謹記主在為他們而唉哼。衪不僅為低加波利的那一個人而歎息。他正因你兒女和你我尚未得救,所愛的人內裡受壓抑的呼聲而哀哭。也許你需要改變你為他們禱告的方法。你要求聖靈去追隨、說話、吸引、激動、且喚醒他們,好讓他們能重新渴慕主:「主啊,求你帶我的孩子,尚未得救,所愛的人離開人群。讓他們能在私下裡,在個人上醒悟過來。但願他們能神奇地深深經歷你。」

我必須以這警告作為結束:你對 神的道有否靈裡耳聾?你是否三緘其口,無法親密地談及耶穌?你是沒有藉口的。你知道如何去找耶穌。你更知道衪必垂聽你的呼求。衪正在等候你去與衪獨處。現正是親近衪的時候,好讓衪能親近你(參看雅4:8)。

我們從路加福音18章讀到有一個上教堂禱告的人。他單獨站在後面,遠離人群。他如此迫切,以致他只能低頭捶胸(參看路18:13)。他以手勢語說:「主啊,求你垂聽我心中的呼求。我對空虛之感大為厭倦。惟獨你曉得我的處境。我無法禱告,因為我大受捆綁。主啊,我需要被你摸著。求你憐憫我,這可憐的罪人。」(參看18:13)

主形容他說:「這人回家去…倒算為義了;因為…自卑的,必升為高。」(18:14) 但願你也是如此。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