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河 | World Challenge

生命河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3, 2003

先知以西結得著一個極大的異象。聖經說神把以西結帶到一座高山上,在那裏有一人向他顯現,“顔色如銅”(以西結書40章2-3節)。約翰也描述了他在拔摩海島上見到的一個相似的異象:“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啓示錄1章15節)。

當然,這兩段經文中的“人”不是別人,就是基督。祂引導以西結到神聖殿的門口,就在那裏給了先知奇特的異象。這個異象關於神子民的將來,啓示了末日臨近時,基督的身體將如何。以西結寫道:

  1. 他帶我回到殿門,見殿的門檻下有水往東流出(原來殿面朝東)。這水從檻下,由殿的右邊,在祭壇的南邊往下流。
  2. 他帶我出北門,又領我從外邊轉到朝東的外門,見水從右邊流出。
  3. 他手拿準繩往東出去的時候,量了一千肘,使我趟過水,水到踝子骨。
  4. 他又量了一千肘,使我趟過水,水就到膝。再量了一千肘,使我趟過水,水便到腰。
  5. 又量了一千肘,水便成了河,使我不能趟過。因爲水勢漲起,成爲可洑的水,不可趟的河。
  6. 他對我說,人子阿,你看見了什麽。他就帶我回到河邊。
  7. 我回到河邊的時候,見在河這邊與那邊的岸上有極多的樹木。
  8. 他對我說,這水往東方流去,必下到亞拉巴,直到海。所發出來的水必流入鹽海,使水變甜(原文作“得醫治”,下同)。
  9. 這河水所到之處,凡滋生的動物都必生活,並且因這流來的水必有極多的魚,海水也變甜了。這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
  10. 必有漁夫站在河邊,從隱基底直到隱以革蓮,都作曬(或作張)網之處。那魚各從其類,好象大海的魚甚多。
  11. 只是泥濘之地與窪濕之處不得治好,必爲鹽地。
  12. 在河這邊與那邊的岸上必生長各類的樹木。其果可作食物,葉子不枯乾,果子不斷絕。每月必結新果子,因爲

這水是從聖所流出來的。樹上的果子必作食物,葉子乃爲治病。(以西結書47章1-12節)

聖經裏的水幾乎總是代表神的靈。這個異象清楚地啓示了末世時聖靈強大的澆灌。以西結不能領會如此大能、在極爲廣闊之地勢無可擋的異象,他能做的只是如實報告這個異象。實際上,當這個異象結束之前,耶和華神停了下來,問以西結:“你看見了什麽?” (47:6)

神實際上在問以西結:“你明白所見的異象有多大嗎?你能領會這個異象所預表的能力嗎?你明白這些上漲的水是指著什麽嗎,明白它們如何指著萬事終了的方式嗎?告訴我,以西結,在這個異象中,你看見主降臨的榮耀了嗎?我知道這個異象對你是大而可畏、不能明瞭的,但是,我不願意你錯失它的真意。”

當我在讀這段經文時,聖靈讓我正停在祂當初請以西結停下的地方。祂問我當初祂問舊約先知的一樣的問題:“大衛,你明白這是一個直接來自父神寶座的偉大預言嗎?你明白它是述說這末世的教會嗎?你明白漲溢的河的意義嗎?”

這個異象一定讓以西結十分驚奇。儘管聖經沒有講,我卻相信先知沒有明白自己所見的。所有的舊約先知都有一個關於基督的不完整的異象。耶穌自己告訴我們:“我實在告訴你們,從前有許多先知和義人,要看你們所看的,卻沒有看見。要聽你們所聽的,卻沒有聽見。所以,你們當聽……” (馬太福音 13:17-18)

請注意最後的幾個字:“所以,你們當聽”。基督在對我們說:“不要錯過,一定要看見正顯明給你們的。”

那麽神在這個異象中顯明了什麽呢?

神曉喻以西結:在最末後的日子裏,耶穌基督的教會將史無前例地更有榮耀、更加得勝。神真正的身體不會削弱和流失,其數量不會漸漸減少,其能力和聖靈的權柄也不會縮小。不,他的教會將在能力和榮耀的火焰中走出去,並且將享受人所能知的最完全的關於耶穌的啓示。

以西結寫道:“好象大海的魚甚多”(以西結書47:10)你明白這裏說的是什麽嗎?是說將要有許多的信徒在主的同在中,在上漲的河水裏遊弋。神與祂子民的同在將不斷加增,直到末了。

令人悲傷的是,我已經注意到這些日子以來,某些教會和基督徒團體中有一個可怕的傾向。這些團體把他們對神的異象限制在本團體裏面,甚至限制在自己的地區之中。他們的態度常常是:

“我們是神的新舉措,神末世的作爲就要在我們這裏開始,並且從我們這個身體中流淌出去。我們正是這個世代神在地上新作爲的中心,祂正通過我們向外聯絡。”

這樣的態度不僅是自私和被誤導的,它也限制了神。事實上,它阻擋了神的運行,正如幾個世紀以來許多主流宗派所爲。這些團體給人的印象是只有他們代表神在地上的作爲,而如今,歷史悲慘地重演。

實際上,我看見一個老舊的錯誤教條在今日死灰復燃。簡單一點,這個教條是說:“上帝在某一個城市或地區只有一個教會,並且只可以有一個屬靈的管理權柄。” 鼓吹這個可怕教條的人任命使徒或者領袖“統管”這些地區。我認識紐約的一些這樣自封的使徒和先知。他們相信只有他們擁有這裏的屬靈權柄。

今日的教會還傾向於用另一個方法限制自己,就是他們想要效仿一世紀的教會和使徒,仿佛這些古時的使徒擁有更好的啓示,更明白基督身體應該如何。他們花費精力研究、模仿和運用早期教會的方法。

但是神未必要我們回到早期教會的模式。事實上,祂爲自己末世的子民預備的比先前的好得多。祂已經給我們“可在其中遊弋的大水”,我們爲什麽還要回到早期教會的涓滴之中呢?

神給以西結的異象中上漲的水是這樣的:

“他手拿準繩往東出去的時候,量了一千肘,使我趟過水,水到踝子骨。他又量了一千肘,使我趟過水,水就到膝。再量了一千肘,使我趟過水,水便到腰。”(以西結書 47:3-4).

以西結在此告訴我們的是聖靈工作的加增。在後來的日子裏,神將更多地與祂的子民同在。

這條河的泉源和根基就是十字架。我們從下面的經文中看見一幅圖畫:“惟有一個兵拿槍紮他的肋旁,隨即有血和水流出來。”(約翰福音 19:34).

此處一點點的水就是以西結在異象中所見到的。當他凝視神的家,便見有涓流發出:“殿的門檻下有水往東流出……這水從檻下,由殿的右邊,在祭壇的南邊往下流……見水從右邊流出。”(以西結書47:1-2)

這加增湧流的水就是五旬節的象徵,那時有聖靈賜下給使徒。隨著聖靈這樣的恩賜,基督的跟隨者又得到一個應許,就是:神要成爲他們裏面活水的江河,而這條河要流向全世界。

“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耶穌這話是指著信他之人,要受聖靈說的,那時還沒有賜下聖靈來,因爲耶穌尚未得著榮耀。” (約翰福音7:38-39).

讓我來問:你現在明白了嗎?如果這條活水的河是聖靈,那麽,滿有神同在之榮耀和表顯的五旬節,就只是這涓流的開始。從神殿流出的水將越來越大,它會更寬、更深、更大流量、更具能力、更有榮耀!教會的歷史已經將此證明。

在五旬節——末世的起頭——彼得宣告這水在流,正如主曾經應許的。那時,彼得和其他120個門徒只得到到他們腳踝那麽深的水。但是,從那麽一點點開始,水量就不斷增加了。

初始幾個世紀的教會遭到逼迫。此後,君士坦丁執政時,他打開囚牢和鹽礦,釋放所有被奴役的牧師和信徒,並且宣佈基督教爲帝國國教。

但是,事實上,在被逼迫的年間,教會成長最快,那就是水流開始增長之時。聖徒們在關乎基督啓示的知識上大爲長進,他們享受到膝蓋深的水。

馬丁路得是神的又一個器皿,他將基督的身體帶進一個新的信心的水流。改教期間,當人們在十字架的更大啓示中成長,獲得更深的關於基督能力和榮耀的知識時,水流到了他們的腰際。

當我想象那些日子,我就喜樂。何等奇妙啊!大批的人受浸,憑信心進入救恩的異象。目睹大量的信徒充滿對神家的熱忱,沖進天主教堂,拆毀他們一度對著禱告的偶像和雕像,會是怎樣的一幅景象呢!這些人現在明白了神的河流所帶來的喜樂與生命。

在給以西結的異象中,神已將此預先說明。神帶領這位先知走一個奇異的旅程。祂拿著度量的杖,量了1,000肘,大約1/3英里。在那裏主與以西結開始在水中行走,那時水到腳踝。

以西結見證道:“他……使我趟過水”(以西結書47:3)。然後主不斷地敦促先知往前走,往更深、更遠的水裏去。又量了1,000肘之後,水到了膝蓋,而它還在往上漲。

你看見此處發生了什麽嗎?以西結正走向未來,正走進我們的世代。今天的基督徒生活在這個異象中量了最後1,000肘的河裏,我們正處在神給這河流的最後一量。以西結說當他踩進河的邊緣,就發現水太深了。“使我不能趟過。因爲水勢漲起,成爲可洑的水,不可趟的河”(47:5)。以西結在告訴我們:“水已經沒過我的頭。”

我只能想象當主問以西結的時候,他多麽驚奇呢!神問道:“以西結啊,這漲溢起來的大水是什麽呢?如果這河都是關乎生命和復活的能力,誰將要如此蒙福,在這般的榮耀之中遊弋呢?”

也許你已經豐富地經歷了耶穌的同在,也許你正被主的異象激勵。但是,我告訴你,就著將要臨到義人的生命河的升漲,你尚未見著一絲一毫。基督將要打開我們的眼睛,並且在我們之中奇妙地顯現,祂要將自己顯明給我們。在我們的身體變成榮耀的之前,祂要將我們所能夠承受的祂自己生命的所有,都傾倒在我們身上。

先知以賽亞也瞥見了以西結異象中的那條河,而他看見更多。據先知所言,最後的日子裏,神的百姓要享受祂極大的保護,抵擋撒旦所有的攻擊:

“其中必沒有蕩槳搖櫓的船來往,也沒有威武的船經過”(以賽亞書 33:21)。此處以賽亞講的是奴隸開的戰船。他給我們一幅圖畫,就是當魔鬼想要向所有在大水中游泳的人發動攻擊的時候,它就全然混亂。

撒旦在吼叫,也命令它的同黨:“封艙!揚帆!堅固船桅!”但是都不管用。它和它的惡魔水手不能展帆啓航。同時,所有奴隸槳手都坐在那裏,全然不知所措。

神在這段經文中給我們十分清晰的資訊:祂的活水是撒旦的禁區。正如詩人所見證的“願那尋索我命的,蒙羞受辱。願那謀害我的,退後羞愧。願他們像風前的糠,有耶和華的使者趕逐他們。願他們的道路,又暗又滑,有耶和華的使者追趕他們。”(詩篇 35:4-6).

這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必生活。(以西結書 47:9).

當以西結回到河邊的時候,他站著,完全驚呆了。當他回首時,他看見兩岸“極多的樹木”都因流動的活水而有了生命。它們長出永不枯乾的葉子,其果實帶來奇妙的醫治。生命從這些高聳的、結果子的樹木上生發出來。

是的,上帝的河流到哪里,就把生命帶到哪里。然而,在這末後的日子,我們也要看見一個相應的死亡的洪流:

  • 我們這個世代,艾滋病成爲毀滅之海,一個現代版的死海。大批人死於這種可怕的疾病。
  • 許多人的愛心也要死去。據耶穌所說:“許多人的愛心漸漸冷淡了。”(馬太福音24:12).
  • 保羅又說譏嘲的人將出現,嘲笑基督快要再來的資訊。他們將其他聖徒對基督再來滿有希望的盼望置於死地,他們的譏嘲將使道德淪亡、罪惡泛濫。
  • 假先知散佈死亡的道理。“只是作惡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惡,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 (提摩太后書3:13)。甚至就現在,靈裏的死亡已經傳遍了背道的教會。

但是,在所有這些死亡和毀壞中間,我聽見主的預言在我心裏如雷響起:“我的河要漲溢,所流經之處,萬物都要活了。”

直到幾年前,我們還都以爲中國的教會已是奄奄一息。仇敵把信徒們逼入地下,許多年來,沒有話語從那個國家出來,講說神的作爲。西方的基督徒根本不知道中國的教會是否尚在。

但是,感謝主!這條生命的河是不能阻擋的。當西方基督徒擔心中國弟兄姐妹命運的時候,它還是在流淌、升漲。今天,我們知道幾千萬的中國信徒正在神的河中遊弋。正如主所宣告的,“凡我的河所流經之處,萬物都要活了。”

那條河以洪流的深度流過整個歐洲西部。就在15年前,誰能夠想象這條河流會自由地、公開地流進羅馬尼亞、波蘭、匈牙利、東德、捷克,甚至是堅固營壘——蘇俄呢?基督的生命在所有這些國家奔流出來,在世界上所有其他國家也是一樣。

在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襲擊之後,許多紐約人考慮搬出這個城市。但是聖靈已經在這裏挖了一個深井,有水從其中流出來,並且這水正在越升越高。耶穌從這大都市的這一端,到那一端,向人們啓示祂的聖潔。

百老彙劇院區無法拒絕神的河流,華爾街不能攔阻它漲潮,激進的同性戀者不能拒之格林威治村以外,墮胎擁護者無法禁止它流過心神狂亂的孕婦,市政廳不能減緩其漲速,拉比(猶太人的大學者)和毛拉(伊斯蘭教的大學者)也不能把它擋在會堂和廟宇之外。這河流上漲、上漲——所流到之處,萬物蓬勃。

讓我來問你:你家人怎麽樣?家中是否有混亂呢?你是否正看著死亡對你愛的人叫囂呢?你是否正覺得凡事無望呢?緊緊抓住神的應許吧:“他們要得到醫治,河水所到之處,百物都要活了。”

我不知道神如何成就所有這些事情,但是如果祂說河水將上漲、將帶來生命,我信祂。如果神可以在一夜之間剷除俄國、東歐和東德的共産主義——過去的一個世紀中最轟轟烈烈的全球運動,難道祂不能同樣爲你成就這些嗎?

那些在這奇妙河流的復興中被撇下的將“變成鹽地”。“只是泥濘之地與窪濕之處不得治好,必爲鹽地。” (以西結書47:11)

以西結在描寫泥濘漿潭,充滿污穢和淤泥,當河流經過這些泥沼時,它們不得醫治。最後,河流完全經過,泥潭變得非常乾燥,終成鹽地。

在舊約,鹽代表反叛和貧瘠。以西結此處描述的鹽沼地代表內心深有感觸、但拒不改變的神的百姓。這些人或許爲罪和死亡傷心哭泣,但卻不遵守神的話,不尋求神的生命。他們或許發了誓、下了決心要改變,但是並不真的去做。以賽亞這樣回應:“惟獨惡人,好象翻騰的海,不得平靜,其中的水,常湧出污穢和淤泥來。”(以賽亞書57:20).

請不要弄錯了:這樣的人是公開宣稱自己是基督徒的,而且他們被從神來的責備而包圍。聖靈探到這些人靈魂的深處,懇求他們回轉。但是他們不改變。這些人站立在神生命的河裏,卻不讓河水觸摸到自己的最深處。

結果,耶穌的生命並沒有從這些人身上湧流出來。相反地,他們的腹中流出另一條河來,就是污穢的怨言、虛假的諂媚、謊言以及歪曲。這樣的人不帶給人生命,相反地,他們四圍的一切都被紛爭和苦毒觸及。他們沈溺於自憐,不斷地抱怨,不斷地懷疑神在他人身上的工作。他們承認生命,自己卻陷在污穢的泥潭中。他們是屬靈的騙子,在自己周遭播散死亡。

用彼得的話,他們變成了“無水的井”(彼得後書2:17)。據以西結所言,死的審判已經臨到他們:“……必爲鹽地”。這是一個貧瘠的咒詛,把他們變成毫無功用、不結果子的生命。然而,他們堅持悖逆,心裏滿了致命的驕傲。

悲慘的是,神雖將祂的河彎曲繞轉,完全地環繞這些人,至終這些人卻還是瞎眼,木然於自身的險境。當聖靈不再與他們同在時,他們卻完全被蒙蔽;當毀滅降在他們周圍時,他們卻大聲喊著說:“平安!平安!”

以西結一定很難相信這樣的死亡,他眼見生命在河所流經的四圍萌動,但那些死地卻依然乾旱,貧瘠而泛白。

我問你,基督的追隨者怎麽會落到這樣的田地呢?神的僕人怎麽會變得這麽虛空、乾旱、與生命河隔絕呢?彼得這樣解釋:

“他們隨從肉身,專橫任性,他們抗拒神所立的權柄,譭謗所不曉得的事,他們被世事纏住制伏,背棄了傳給他們的聖命”(參考彼得後書2:10-21).

對我而言,這悲劇最淒慘的部分是:絕大多數這些無水的井中曾有活水湧流。他們的生命曾經帶出醫治和祝福,但是他們現在噴流出來的是苦毒、仇恨和死亡。

親愛的聖徒,我要敦促你:如果活水正當圍繞,你卻被一個頑固的苦毒抓著,那麽不要允許自己繼續下去,卻要讓神用祂的活水充滿你的肚腹——你自己意識不到,但是主的異象就在你生命裏工作了,它不會停留下來滿足你的肉體。

所以,你現在明白以西結所見的異象有多大了嗎?舊約先知不能夠明白,但是神借著聖靈,開了我們的眼睛,給我們看見祂極度的偉大。所以你們當聽:生命河流過來了!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