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酒用盡時 | World Challenge

當酒用盡時

Gary WilkersonJanuary 12, 2015

「第三日, 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親的筵席; 耶穌的母親在那裡. 耶穌和祂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席. 酒用盡了, 耶穌的母親對祂説: 「他們沒有酒了. 」耶穌說: 「母親, 我與你有甚麼相干? 我的時候還沒有到. 」祂母親對用人説: 「祂告訴你們甚麼, 你們就作甚麼.」 (約2:1-5).

多半的信徒都知道主在迦拿的婚宴裡行了祂頭一件神蹟. 「這是耶穌所行的頭一件神蹟, 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 顯出祂的榮耀來. 」(2:11) 主剛才開始了祂的事奉, 已有一些跟隨祂的門徒. 祂行這神蹟, 大大的向世人彰顯了祂的榮耀.

然而, 對於教會而言, 主在此所行的神蹟也是超越時空的意義深長. 第3節裡面有一個富有象徵性的詞句: 「酒用盡了. 」在全本新約聖經裡, 酒是與 神藉著聖靈所彰顯的同在緊緊相連的. 保羅提到這方面説: 「不要醉酒, 酒能使人放蕩, 乃要被聖靈充滿.」(弗5:18).

對於 神的子民而言, 何謂「酒用盡了」呢? 在這情景裡, 酒在這婚宴中非常要緊, 是賓客可隨意飲用的. 然而當時, 酒用盡了, 人們便需要添酒, 好繼續慶祝.

我們這些信徒都有聖靈住在我們裡面. 然而, 我們也確實必須繼續不斷的被聖靈充滿. 我們每個人在與主同行上都會經歷高低潮. 低潮並不是指聖靈離開了我們, 乃是指我們要再次被召回, 好滿足聖靈親自放在我們裡面那深切的飢渴心. 我們身為 神的兒女, 都需要惟獨祂能賜予的靈糧; 這靈糧會帶給我們能力, 好讓我們能像祂一般愛人, 過討祂喜歡的聖潔生活, 且勇於傳道.

有些神學家不同意這種想法, 説眾信徒會時時都同樣得著聖靈的同在. 然而, 聖經卻強調聖靈繼續不斷的充滿. 例如, 福音書的作者記載, 主向門徒們吹氣, 他們就領受了聖靈. 然而, 根據使徒行傳第2章和第4章, 主復活後, 門徒們因著上頭所彰顯的能力, 而再一次, 但不一樣的被聖靈充滿. 自此, 他們便勇於傳道, 且奉主的名行神蹟.

根據身為學者和作者的Warren Wiersbe, 保羅的詞句「被聖靈充滿」實在是指「正在被聖靈充滿」; 這是意味著繼續不斷的充滿. 不管你對聖靈有何神學觀. 這是顯而易見的:我們都需要被聖靈充滿(即與祂保持不斷的相交, 好讓祂能透過我們來向未信的世人彰顯祂的同在), 才能事奉主. 而且, 若你跟隨主已有一段日子, 就會憑經歷知道, 你很容易會靈裡乾涸, 需要重新被聖靈充滿.

我們不僅會從聖經人物的生平裡, 更會從教會歷史中看見這一點. 我們一家人十多年前遷往新澤西州時, 我們倆夫婦都希望走訪當地一些歷史性的教會; 其中有些教會歷史悠久, 可追溯到本國初期的大復興時期. 有一家教會的一些會眾更曾經在本國的獨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上簽署. 然而, 我們在那些聚會裡感受到靈裡乾涸的氣氛, 彷彿自己的靈命都被吸去了. 我們離開時, 便彼此對問説: 「你感到自己需要再次重生得救嗎? 」

但願如今,教會的酒不會用盡; 也就是説, 那靈裡活潑, 甘心犧牲, 且倚靠主的教會不會失去其靈火, 以致不到一個世代, 就變成一個空殼而已. 很可悲, 這件事曾經在歷史上屢次重演.

我們也許會跑到聖壇前尋求聖靈的酒, 但對於許多人而言, 答案乃在乎單純順服的心.

主的母親馬利亞看見酒用盡了, 便吩咐僕人去找她的兒子, 説: 「祂告訴你們甚麼, 你們就作甚麼.」(約2:1-5)

對於我們許多人, 我們也許會在禱告內室裡, 或在我們相交的圈子裡被聖靈充滿. 但是, 許多信徒惟當他們開始誠心遵行 神清晰的命令, 才會被聖靈充滿. 我深信他們的困難就是,他們對 神的道和祂在他們心中的聲音, 那隨隨便便的態度. 他們忽略了祂在生活中的指示,尤其是有關祂聖潔的旨意, 便很容易會失去靈裡的自由和確據.

數月前, 我與一名年輕的弟兄交談; 他説他決定與一對同居的男女住在一起. 我向他發出挑戰, 説: 「聽起來, 這並不是個健康的環境. 」他實在回答説: 「我認為那是個安全的情況. 我想 神不會因此而不高興. 」他這樣説時,並沒有存著信心, 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般.

後來, 那對同居的男女分手了. 那年輕的弟兄便和那女子勾搭, 至終發生關係了. 我説這故事, 不是要論斷人, 乃是要說明一件事: 被聖靈充滿最好的方法, 就是聽從祂的聲音, 遵行祂的命令. 我們這樣做, 才能得著平安, 安全和喜樂, 且能帶著權柄為 神作出口. 我們都應該像馬利亞所說的: 「祂告訴你們甚麼, 你們就作甚麼.」

這段經文裡的婚宴酒不僅代表了聖靈.

聖經記載: 「照猶太人潔淨的規矩, 有六石缸擺在那裡, 每口可以盛兩三桶水.」(約2:6) 僕人們順從主, 把水倒滿了大石缸; 水就神奇的變成了香醇的紅酒.

那酒代表了主的救贖寶血. 在舊約時代裡, 神為要象徵祂的審判,使用了摩西來把河水變成血一般, 主當時卻為要介紹新約, 而把水變成了酒. 主透過這神蹟表示說: 「你們的潔淨禮儀所能潔淨的, 只不過是你們的外表, 而不是你們的內心深處. 我的寶血才是所需, 能潔淨人心的. 」

總之, 主引進了新約,那老舊的方法就成為了歷史. 管筵席的確從酒中嚐到了主藉著神蹟所帶來的新事. 他驚歎説: 「人都是先擺上好酒, 等客喝足了, 才擺上次的; 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2:10).

然而, 蒙福的不僅是那管筵席的; 在場的人, 包括與主一同赴宴的門徒們, 都因這神蹟而受益. 「這是耶穌所行的頭一件神蹟, 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 顯出祂的榮耀來; 祂的門徒就信祂了.」(2:11) 主的門徒若需要有關祂是彌賽亞的終極證據, 那神蹟就是鐵證如山了. 結果, 他們都盡心盡意的跟隨祂.

這是關於我們奉主名服事世人何等美麗的一幅圖畫. 世人切切的需要祂的救贖寶血; 這是祂給我們澆灌, 且藉著犧牲在我們的生命裡湧流的. 並且, 這恩賜是要叫我們也能為他人而擺上自己; 我們既已得福, 便要造福世人.

如今, 許多信徒都以單單從神領受福份為滿足, 只會著重主日的崇拜. 其他人則切切要經歷祂的祝福, 而到處參加復興大會, 呼求說: 「主啊, 求你澆灌在我身上! 」他們的精力和資源一概是用來領受 神的祝福, 而不是為著別人而擺上. 這並非得福的重點. 請勿誤會, 繼續不斷被聖靈充滿是無可厚非的. 但是, 我們身為主活著的肢體, 得蒙呼召, 不僅要嚐到主恩的滋味, 更要奉命厚厚的造福他人.

這情景是為要給末後的信徒帶來另一個信息的.

「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約2:10) 那管筵席的並不知道他自己的話語是多麼預言性的. 在末期裡,神給教會澆灌了聖靈, 從而彰顯了祂的榮耀. 這是包括我們所處, 現今越發動盪不安的世代. 最近, 恐怖分子的伊斯蘭國(ISIS)和依波拉(Ebola) 病毒是極其威嚇人類的兩件事. 依波拉瘟疫和它對航空旅行的影響大大的搖撼了華爾街, 令 道瓊斯指數一天跌了約400點.

我們也處於越發遭受逼迫的時期. 最近, 休斯頓的市長要求闔城的牧師都於週三前把他們主日的講章呈交她的辦事處. 這樣, 市政府的官員們便可以監核牧師是否反對市長的「衛生間議案」; 這議案容許變性人仕使用相反性別的衛生間. 任何反對她議案的都可被判藐視法庭, 而入獄.

然而, 比起透過變態的性資訊而污穢人心的事情, 這只屬小事情而已. 根據統計, 透過手機而傳遞性方面的信息已非常普遍; 甚至中學裡的少年人也會如此.

在這越發黑暗的時期裡(人們因依波拉病毒, 伊斯蘭國, 而感到害怕, 又對性氾濫的風氣感到無助), 我們卻要造福他人. 我們這些跟隨主的人都要心中充滿祂的平安, 不因惡事而靈裡動搖; 我們都要有如明燈, 在黑暗中發光. 當周遭的人問道: 「你怎能在這些事情當中流此平安呢? 這是從何而來的呢? 」

神必在恐慌的時期中得著有關祂恩惠的見證, 即在邪惡的時期裡有關祂聖潔心的見證. 朋友啊, 這是包括你的見證嗎? 和我一同禱告吧: 「主啊, 求你把聖靈的酒( 即你帶著醫治, 恩膏, 拯救, 和復興的酒)澆灌在我們身上. 求你也澆灌在那些陷入了死氣沉沉的宗教的弟兄姐妹身上, 釋放他們, 好讓他們能重新大能的事奉你. 我們都希望看見你透過你的子民而運行, 把新的生命帶給人. 阿們! 」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