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止息刀兵 | World Challenge

祂止息刀兵

David WilkersonJuly 1, 1984

「祂止息刀兵 …」(詩46:9) 對於神那些因心靈上的爭戰而愁腸寸斷的兒女來說,這是何等大快人心的消息:祂止息刀兵。神所祝福的紓緩如下:我心靈上的爭戰,就是祂的爭戰,惟獨祂能使之止息。慈愛的父神決不會讓我因血氣或仇敵的壓制,而一敗塗地。

雅各顯然為我的爭戰立下了這定義:

「你們中間的爭戰鬭毆,是從那裡來的?不是從你們百體中戰鬭之私慾來的麼? … 你們 … 鬭毆爭戰 …」(雅4:1,2)

歷世歷代的聖潔神人都發出過同樣的問題:「我一天活着,自己裡面那些情慾上的爭戰會止息嗎?」這不正是今天那些全心愛主的人的問題嗎?

答案當然就是,爭戰必定會止息,隨之而來無可避免的,更是前所未有至大的平安。然而,爭戰將如何止息?那使之止息的,究竟又是誰?如果這是我自己的爭戰,我有責任把它了結,神就必須指示我如何辦到。如果這誠然是祂的爭戰,祂就必須按照祂的時間與方法,使之止息,且在爭戰繼續進行的期間,賜我耐性。

雅各這裡所用的希臘文是stratenomai,意思就是對抗肉體傾向的一場爭戰;一位在打仗中的士兵。這字乃是源自stratia,意思就是一隊安營的軍兵。大衛不曾說到有關敵軍圍困攻擊我們嗎?我們的邪情私慾並肉體上的傾向,都像一隊軍隊一樣,向我們發動攻勢;邪惡的隊伍定意要削弱我們,使我們不斷心神不寧,企圖摧毀我們的信心。

你若以希伯來文來研究大衛在詩篇裡所用的刀兵一詞,你就會大大喜樂。根據原文,Milchamah的意思就是吃掉、吞噬、勝過。其字根意味一隻野獸的食物。

這字真正的意思實在奇妙:神必阻止仇敵,免得他吞吃我們。祂必把那吞噬我們的,一一除去。祂再不會讓邪情私慾來吞噬我們,或勝過我們。我們不會因獸性,而被吞噬。神必止息我們情慾上的爭戰。

神在祂兒女身上最終的目標,就是豐盛的生命。祂絕不希望我們終日聚焦在自己的罪惡並失敗上。福音的好消息就是,我們所事奉的,乃是一位絕對慈愛的神;神大有憐憫,渴慕把祂所愛的兒女帶到一處超越煩惱的屬靈領域。然而,除非我們全然與祂的死並復活認同,否則,我們無法得着自己的地位,與主同坐在屬天的境界裡。

我們若沒有在十字架上經歷死亡,就無法有所突破,進入升天的生命。聖靈已把這意識放在我們裡面,說到除非我們切實死去,否則,我們無法真正活着。我們彷彿知道自己與死亡有約;我們的目標,乃是與主的十字架緊緊相連。

請好好省察自己的光景,即充滿恐懼、空虛、孤寂、失敗、並與罪妥協的情形。請思考,主所應許的平安,你切實得着多少。至於你所知道一個得勝的信徒應有的態度,你實在離開該目標十萬八千里。然而,你明明曉得,神的真道清楚說到有關得勝、安息、平安、以及從罪的權勢得着釋放。至於那些有所突破,得着滿有確據超越邪惡勢力的美好生命的人,你都見過。他們如何得着這等勝利?你將如何有所突破?

聖靈必須把我們帶到十字架面前,叫我們面對事實,向世界並罪惡死去。你一旦開始慇懃尋求主,且渴慕凡事服在祂主權之下,你就會毫無抗拒地被聖靈所吸引,來到十字架面前。聖靈會把你引到死亡的懸崖峭壁,把你帶到你自己的盡頭,以致你來到一個受剝奪,被削弱,再不信靠自己血氣的地步。

我深信聖靈正在使教會再面對這些榮耀的真理,就是有關在死亡、復活、並升天方面與主認同。太多信徒都變得崇尚律法主義;我們往往都沒有與主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工作認同,反倒以行為功德代替成聖的過程。我常常說「在樓房上」(upper room)的經歷絕不能叫十字架黯然失色。我相信神正使所有靈恩運動再次歸回十字架並其意義。

我無法替別人說話,然而,我曉得神好不容易才叫我面對十字架。死亡是一件可怕的事,尤其是如果你無法看見死亡背後所帶來的榮耀。我們都貪圖安逸並地上的歡樂,往往都大大掙扎才來到十字架面前。我們都曉得十字架是無可避免的,便作出最後一步放縱自己,盡情享受,彷彿說:「吃喝玩樂吧,反正我明天必定要死。」

我們希望得勝,希望得着復活生命所帶來的平安喜樂,然而,我們也希望因最後一擲而盡情享受。這一擲也許會持續很久,使人深陷妥協。如果當時,我們不保守自己的心,使之朝向十字架,我們就有危險會變得無法無天,全然沮喪。回頭的路也許會非常艱苦。

在自然界裡,在死亡之前,疾病會使身體大大受損;靈界的事情也是如此。當你與主同死以前,你也許會身陷絕境。陰府會向你傾巢而出,發出攻勢。你會面對有如暴風的試煉與試探。你有時候會問,自己是否失喪,還是向着十字架邁進。

虔誠的神人赫瑞‧福士達 (Harry Foster)曾經這樣寫:「某種黑暗,某種冷漠的心境也許會臨到你;不僅如此,沮喪、沉重的心情、脫離現實的感覺會變成你極大的考驗。」

神絕不寬容罪惡,然而,對於那些幾乎來到十字架面前的人,祂乃是何等忍耐。最近,當我越發靠近十字架的時候,我就感受到主奇妙的耐性。我曉得,得着榮耀的勝利惟一的途徑,就是把自己釘十字架,從而有所突破。然而,我愈充份地與祂的死並十字架認同,就愈看見自己生命裡的失敗。撒但彷彿親自聽見我心中這樣呼求:「主啊,我希望有所突破。」於是,患難與試探的熊爐就加熱七倍。是的,我曾經因受到這些嚴峻的攻擊,而令主大失所望。然而一直以來,我都感到主的同在並聖靈的吸引,現在更是前所未有地有此感受。縱使我有所失敗,祂卻安靜地以祂永遠的愛來肯定我。祂保證說,祂必領我渡過一切難關;仇敵也許攻擊我,然而,那無可避免的,神決不會阻止。我會因祂的啟示,充份曉得何謂與主同釘十字架、同埋、且在新的模式並大能裡與祂一同復活。

有好幾處經文都提到,我們必須治死(釘十字架)自己地上的肢體。主吩咐我們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隨主。然而,這並不是指我們要憑自己的力量這樣做。

假如有一位外科醫生在我的脖子上發現了一塊令他擔心的腫塊,便對我說:「這是馬上要割除的。」他並不是提議我自己動手術,那是他的工作。我們的大醫生基督告訴我們,我們需要被治死(即釘十字架)。可是,如果我們要自己動這手術,我們一定死路一條。正如我們都是「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我們也憑信心被釘十字架。

當唐奴‧班候士博士(Dr. Donald Barnhouse) 乘船橫渡大西洋的時候,他曾經有過一次獨突的經歷「有所突破」。他見證說:「我很記得那天我第一次到天上去。我獨自乘船,在甲板上,立定心志要在橫渡大西洋的期間,讀完以弗所書一百遍。自從少年的時候,我對這卷書已經是啷啷上口。當時,我坐在甲板的椅子上,手拿着聖經,埋頭鑽研,希望能更明瞭其中的意義。對於這些我向來對你們詳述的偉大真理,我忽然恍然大悟。我便不禁雀躍起來;心中的喜樂更是無法言諭。我看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道路從自己一直通到神的寶座那裡;坐在其上的主更渴慕我到祂那裡去。我彷彿看見一條種有樹木的小徑,一直通到一座城堡。幸而,我所在的地方,幾乎沒有甚麼人。我將自己的聖經當作劍柄(它其實正是如此) ,把它斜斜地高舉起來;以弗所書所有的真理就在我的面前點燃起來。我默默無聲,在靈裡高呼:「主啊,我來了!」我相信那歡呼驚動了陰府的所有權勢。我感到他們對我怒目相向,恨之入骨。然而,我曉得他們絕對被打敗了。神的羔羊已經勝過他們,我的見證,說到自己已經全然在主的復活並升天方面與祂連合,更要顯明他們的失敗。你們那些垂涎三尺的地獄走狗,退去吧!在你們的巢穴躺下來吧!對於那些與主的升天認同的人來說,你們的牙齒已經被拔掉了。我更喊着說:「主啊,至於對付這些事情,我是不足的;他傾巢而出發動攻勢,叫我力不能勝,求你對付他們。連天使長米迦勒都呼求你直接與撒但對抗。我必須自己成為無有,讓基督成為一切。(當時,走過的人都以為我只是一個側側身在半睡狀態中的乘客而已。)忽然間,我看見下面遠遠有一隻船,看來它只是汪洋大海裡的一小點而已。我且知道,我就是船上眾多的小點之一;然而我曉得,從此以後,那船、海洋、世界都再不重要了。原來,我已經在屬天的領域裡,憑信心與主連合。當時,祂比那我在十字架上所看見的,更為靠近。我起初蒙恩得救時所得着的永生,如今已經實現,成為了我能在今生所能經歷的永恆生命;這真是我的榮幸。在我餘下的一生,我要與主同坐在那屬天的領域裡。」

我同意班候士博士這看見:復活節就是我的復活大日;主受死的時候,就是我死去的時候;祂復活的時候,也就是我復活的時候。

他這些話真恰當:「主憑着父神的大能升天時,我就與祂一同從地上升到天上去;父神叫祂兒子的寳座超乎萬有,祂也為祂的新婦豫備了她的座位。不要讓我離開我該有的地位!不要讓教會成為一位被放逐的新婦!至於主所拆毀中間隔斷的牆,不要讓我留在它的原處。主所打開的門,不要再拘禁我。祂在我面前變成玻璃的海,不要讓我在其上裹足不前。新郎在我前面所經過的幔子,不要攔阻我進入。主已受死,復活,升到高天;祂已領我們與祂同去!

「務要相信,且接受祂所賜的氣,進入至聖所,得着我們應有的地位。現在,上天希望得着一位誇勝的新婦!看來,雖然我們現在的光景,還不如我們將來的景況,讓我們現在就達到應有地步。如果我們坐在天上的寶座,許多沒有成就的事情,就都可以成就了。」

其中一位我所喜愛的作者就是麥肯托舒(C.H. Mackintosh)。他對十字架的看法多次令我歡呼喜樂。讓我與你分享幾段有關他對贖罪的看法。

「十字架就是所有墮落敗壞的人的神聖解救;因着十字架,神把信徒帶到一個屬神的地方,使他得着永恆的福份。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已經滿足一切需要並要求,且完成了所有責任。祂的復活已經成為了信徒福份的根基。我們都在基督裡,得着了祂,不是由於我們完成了自己的本份,乃是因為縱然我凡事都失敗了,神卻愛我們。我們無條件地蒙受無法言諭的福氣。這並不是我們? 啃袨椤Э蕖⒍\告、禁食而得來的。由於我們在自己的本份上都失敗了,我們就陷入深淵;神卻把我們從墮落的深淵裡提拔出來,且因着祂白白的恩典,把我們安置在說不出蒙福的地位裡,好讓我們一無所缺。主內的信徒憑恩典蒙受福氣;隱府並地上的權勢、撒但並他的爪牙的惡謀、罪惡、死亡、並墳最可怕的勢力,都無法將之奪去。

我們並沒有因忠於自己的本份,而達到一個蒙受福氣的地位。我們都一敗塗地,「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我們理當受死,然而,卻得着生命。我們都該下地獄,卻得上天堂。我們都該承受永恆的烈怒,卻蒙受永恆的恩惠。恩典臨到,「藉着義作王,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

「深哉,十字架的奧祕,即救贖大愛的榮耀奧祕!我看見神把我又黑又甚的眾罪(這些都是祂明明曉得的) 都一一挪去。我看見祂把我的眾罪都歸在那被稱頌的代罪羔羊頭上,且因此對付祂。我看見神公義的烈怒,有如波濤滾滾;祂因我的罪惡所發的烈怒,本該叫我的靈魂身體在地獄裡永遠焚燒;聖潔的神本來向我所施的報應,卻臨到我的代替者身上;於是,我看見神的烈怒就落在主的身上;祂在神面前代替了我,我所該受的罪,祂都一一承擔。我看見公正、聖潔、真理、並公義寸步不離地對付了我的罪惡,明明地將之永遠除掉。我的罪惡都經不起神的烈怒;神絕不會故意縱容,施行緩衝之法,得過且過,或視而不見。一切都是關乎祂的榮耀、絕對的聖潔、永恆的威嚴、並祂政權崇高的標準。

祂必須滿有智慧地使萬事都符合祂的旨意,以致祂在天使、世人、惡魔面前得着榮耀。祂也許可以因着我的罪,既公平又公義地把我送到地獄去。我是罪有應得的。我的全人,包括深深在道德方面,都是罪有應得的。我因自己所有的罪惡念頭、一生的罪污、並那些故意悖逆卑鄙的罪惡,便啞口無言,毫無藉口。

其他人也許會憑己意理論,說因一個人一生中的罪惡而永遠懲罰他 (即把幾年的過犯,與永遠在火湖裡受刑,比較一下),是否公平。他們也許會這樣理論,然而,我徹底相信,且毫無保留地承認,因一次的罪惡過犯而得罪我在十字架上所看見的那一位神,我就應該在那黑暗慘淡的地獄深淵裡永遠受刑。

我並不是從一位神學家的角度這樣寫;假如我是的話,以說不盡的經文來證實有關永刑的嚴肅真理,是在何其容易。然而,不,我之所以這樣寫,乃是因為神教導我有關罪惡所導至真正的荒涼;我帶着鎮靜、刻意、且嚴肅的態度宣告說,那等荒涼就是指永遠離開神並羔羊的同在,在硫磺火湖裡永遠受刑。

然而,因着神的恩典,我們可以永遠向祂高唱亞利路亞!祂不但沒有因我們的罪過而把我們送進地獄,祂反倒差祂的兒子成為罪人的挽回祭。當我們揭開這奇妙的救贖大計時,我們就看見有一位聖潔的神在那與祂永遠相等的愛子身上施行審判,從而對付我們罪的問題,以致祂那湧流不盡的大愛能流入我們心裡。「不是我們愛神,乃是神愛我們,差祂的兒子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這就是愛了。」(約一4:10)

如今,我們若以單純的信心接受這真理,就能在良心上得着平安。一個相信神已經在自己的罪方面得着滿足的人,他豈能不心中平安?神若對我們說:「你的罪惡過犯,我都再不記念。」,我們還有甚麼可求,好叫自己的良心得著平安呢?神若向我保證,我的眾罪,祂都一概塗抹,拋諸腦後,永遠忘記,我豈能不平安呢?祂若向我顯明,那在十字架上為我承擔罪惡的,如今已在天上戴上冠冕,坐在威嚴神的右邊,難道我的靈魂會對自己的罪惡問題,不全然進入安息嗎?肯定如此。

願頌讚歸與那滿有恩典的神;祂不僅藉着基督的贖罪受死,向我們宣告,我們的罪已得赦免。這件事本身已經是我們極大的福份,好讓我們能按着神所估定基督受死的價值與功效,享受神的寬宏大量。然而,除了罪全然得赦以外,我們更全然蒙拯救,脫離罪現今的權勢。

對於每一位愛慕聖潔的人來說,這真是極偉大的重點。因着榮耀的恩典,那使罪全然得赦的工作,已經永遠打破了罪的權勢。這工作不僅把我們生命裡的罪惡,一概塗抹,更把我們犯罪的性情置於死地。於是,信徒實在蒙福,看自己對罪死去。他可以滿心喜樂地如此歌唱:

主耶穌為我受死
我在你裡面死去
你復活,解開我的捆綁
如今你活在我裡面
父神的臉光華四射
向我發出恩典

除非我們從聖靈得着啟示,否則,我們無法明瞭何謂在基督裡死去,且大能地與祂一同復活。然而,正如神必須親自止息我們的爭戰,祂也必須向我們顯明何謂與主同釘十字架。若沒有得着該啟示,看自己死在基督裡就只是毫無意義的字句而已。我聽從先父的勸勉;他這樣總結說:「務要靠近耶穌。至於這樣會有何效果,你也許永遠無法充份瞭解,然而,你只要靠近祂,就能享受祂的供應。」

聖經告訴我們神止息刀兵,且補充說:「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 …」(詩46:10)

希伯來文的「休息」就是raphah,意思就是:停止、放解、變得軟弱無力。其字根就是rapha,意思就是補救、從醫生手中得痊癒。

神的道何等一致;神止息刀兵,直到祂完成祂的工作;我們要停止自己自義的奮力,把一切交在祂手中,承認自己軟弱無能,且把自己的前途與復興都交託給主,即我的大醫生。

對於你們(包括牧師、教師、唱詩的、教會同工、親愛的信徒)來說,你裡面的掙扎是否令你肝腸寸斷?你也許正被撒但攻擊,然而,他無法傷害你,也無法毁滅你。最可能的就是,你被剝奪,以致能得着有關十字架榮耀的啟示,好讓你更能事奉神。

你就如那在五旬節前被剝奪淨盡的彼得一樣。請看看這偉大神人漫無目的的在猶大山地到處遊蕩;他已經到了窮途末路。這神人曾一度在水上行走,神奇的幫助主餵飽眾人,親眼經歷過神的榮耀,且曾經是一位蒙祝福、突出、有用、並主所愛的僕人。然而,他犯了大罪,比別人更令主失望。當時,他哀哭憂傷,以為自己已經失去救恩和事奉。

他一定反復自問說:「我怎麼啦?為什麼我面對試探時,無力抗拒?為什麼我在道德上缺乏能力,沒有抵擋仇敵的意志?為什麼偏偏是我跌倒?一個神人豈能這樣待他的主?我在困境中無能為力,豈能向別人傳道?」

神並沒有叫彼得跌倒,然而,這跌倒卻大有好處。這乃是剝奪神人的部份工作而已,要把那人裡面的劣根性顯明出來。惟有失敗可以揭露一個人驕傲並倚靠自己的心態。失敗把彼得打倒了,顯明他需要凡事絕對倚靠主,包括他的純淨與公義。

我們被釘十字架以前,必須被剝奪淨盡。我們必須來到死亡的陰影之下,才能經歷死亡。惟有在我們的突破與復活以前,來到十架清影之中,我們才會承受最大的試探與失敗。

讚美神!正如彼得一樣,我們被撒但簛過後,就會站在自己的「樓房上」,得着更新的能力與力量。

連月來,我的家庭都遭受極大的患難;上週,我的兒子的車子又與另一部車迎頭相撞,徹底毁壞。警方召我到現場去。我在途中一直向神呼求說:「神啊,撒但又作怪了,企圖摧毀我的信心;然而,他無法殺害我或我的兒女。」當我抵達現場時,我那二十歲的兒子格力(Greg)跑到我面前,安然無恙。我們都喜極而泣,因神再次止息兵刀而感謝祂。

Download PDF

DAILY ENCOURAGEMENT IN YOUR INBOX

Sign up now to receive our Daily Devotional or E-newsletter.

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