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觸摸 | World Challenge

神的觸摸

David WilkersonDecember 2, 2002

但以理見證說:「忽然有一手按在我身上,使我用膝和手掌,支持微起。」(但10:10) 這裡「按」字的意思是強力地抓著,但以理是說:「當神按手在我身上,祂使我俯伏在地,祂的觸摸敦促我要盡心盡意尋求祂。」

每當神觸摸一個人的生命,都是這樣,那人便俯伏在地,而且他成為一個恆心禱告,堅心尋求神的人(男或女)。

我常常思考,神為甚麼這樣緊急地只摸著某些人,為甚麼有些僕人渴慕尋求祂,而其它忠人的人卻我行我素?被神摸著的人都與主建立親密的關係,他們從天上得到啟示,而且他們享受與基督同行,是其它人很少經歷過的。

我想到但以理,這位全然忠心的僕人曾經被神超自然地摸著。當時還有許多很好並且殷勤侍主的人,他們包括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從耶路撒冷來的文士巴錄,被擄在巴比倫的,還有許多堅持信仰的以色列人,一共有40,000多人後來回到耶路撒冷,重建聖殿。

那麼,神為甚麼按手在但以理身上,這樣摸著他?這人為甚麼能看見並聽見其它人所不能的事物呢?他宣告說:「這異象,惟有我但以理一人看見,同著我的人沒有看見。」(但10:7)

以下是但以理不可思議的異象:「正月二十四日,我在希底結大河邊,舉目觀看,見有一人身穿細麻衣,腰束烏法精金帶。他身體如水蒼玉,面貌如閃電,眼目如火把,手和腳如光明的銅…」(10:4-6)

這異像是啟示基督的,又清楚,又生動。其實,這就是約翰在拔摩海島上看見的同一個異象(參啟1:13-15)。現在毫無疑問,神向但以理說話,「說話的聲音如大眾的聲音。」(但10:6) 這並不是像小鳥吱鳴或絲絲細語,乃是像群眾呼喊,如雷灌耳。

主這樣向但以理啟示祂自己,是有一個特別的原因:祂要停止在祂話語上長期的飢荒,祂決定時間已到了,祂要將訊息帶給失喪的人類,而且祂要祂的僕人們曉得,祂將要做的事和其中的原因:「現在我來要使你明白本國之民日後必遭遇的事。」(10:14)

但神需要有人為祂出口,祂要一位恆心禱告,忠心回應祂呼召的僕人。但以理就是那人,他一天虔誠禱告三次。於是當他在河邊走路的時候,基督就向他顯現,但以理被那經歷破碎了,他說:「他們卻大大戰兢,逃跑隱藏,只剩下我一人。我見了這大異象便渾身無力,面貌失色,毫無氣力。我卻聽見祂說話的聲音。」(10:7-9)

聖經沒有說明與但以理在一起的人是誰,他們也許是巴比倫的護衛,或者是政府官員。畢竟,但以理在國中執掌大權,在我看來,他們是以色列人,是但以理的親信,既然如此,他們為何要逃跑?但以理說他們沒有看見或聽見甚麼,他們為何要趕緊躲藏?

原來神是在擁有但以理的過程中,祂是在准備祂僕人的身心靈,使他能從天上得到話語。那往往是一個大而可畏的情景,每逢神摸著一位恆心禱告的僕人,祂就親身向那器皿顯現。首先祂將他的「己」剝奪淨盡,然後祂就全然擁有他。

親眼目睹這過程能使充滿血氣的基督徒害怕,若不是除掉他們隱藏的罪,就是叫他們逃避那情況。在我自己的生命中,我也記得這樣的情形,幾年前,我們將事工遷往紐約之前,師母和我,還有其它主內的夫婦在德州,坐在我們的庭院裡,忽然間,神的靈抓著我,我就倒下,俯伏在地。

主便在我的心說到失喪的靈魂,我不禁哭泣,並且說預言,我感到我是在神的同在裡,遠遠離開這世界。祂的靈感動我,呼召我,並且將一個事工的異象賜給我,我不曉得時間過了多久,只知道我們的客人都告辭了,一定是一些有關那情景的事將他們嚇走了。

我曾經思考:神這樣的觸摸是神所預定的嗎?那些被摸著的人是生下來以前已經被揀選嗎?他們一生就是要專心禱告,被聖靈擁有,從神的寶座得到話語嗎?

我問這些問題,是因為在我的靈裡,有從主而來,無法解釋的飢渴,我的裡面渴慕基督的啟示,我簡直無法以別人的啟示為滿足。為甚麼?我確信神有特別的話,要對現今的世代講明。如今,祂在遍察全地,要尋找祂能擁有的僕人,他要得著一些能向失落的世界為祂作出口的男女。惟有祂大能,有恩膏的話能對抗回教的靈,惟有祂的真理能治死在祂教會中假冒為善的事。

世界已經快速轉變,自從紐約市雙子大廈倒塌後,教會聚會人數直線上昇,許多人歷年來第一次蜂擁回到教會去,忽然間,很多人對神感興趣,在每一個運動場合,政府會議,社團集會,人們都題到祂的名,看來全國上下都在禱告,談到神的事。

可是,今天教會聚會人數卻是低於911災前,最近一個全國調查反映出的民意是:「上教會的經驗是那麼不好,我再不要回去。」「在那裡沒有甚麼事情發生,不值得我花時間。」「沒有一件事情令我想回去。」

為甚麼是這樣子?是因為教會已經失去了屬靈的權柄,大部份那些人聽到的講道都是死的,沒有生命。他們反映出今日教會的狀況:軟弱,並且缺乏神真正的性情。如今人們閉耳不要聽福音,特別是年青人,他們拒絕教會,說它是無關重要,他們不要與世界看為笑柄的制度有任何關連。

但神要改變這一切,現在主正在興起被祂摸著,聖靈充滿的男女,祂要以祂的真理來點燃這些僕人,並且祂在他們生命上的觸摸將會令全世界觸目。

純潔話語再次要從天而降,它要顯露假冒的事和邪靈的謊言,揭露回教的根源是出自撒但的。並且一切屬血氣的–注重自我利益,物質主義,情欲–將被放在神話語的亮光之下。新一代尋求神的人將要傳講使人知罪的真理,他們全心向著基督。

主觸摸每一位恆心禱告的僕人,祂尋找那些自律要聽祂聲音的人,聖經稱這心態為「定意」,但以理寫:「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主神祈禱懇求。」(但9:3)

然後但以理告訴我們:「我說話,禱告,承認我的罪,和本國之民以色列的罪…先前在異象中所見的那位加百列,奉命迅速飛來,約在獻晚祭的時候,按手在我身上。」(9:20-21) 簡而言之,但以理說:「當我在迫切禱告尋求神的時候,祂就來摸著我。」

但以理清楚說明:他明白神的話語,並不是向有才學的人學習,他並不是從巴比倫的學府得知未來要發生的事,沒有人能教導他如何解夢,那是神超自然地賜給他的,但以理宣告說:「我正禱告的時候…他指教我說,但以理阿,現在我出要使你有智慧,有聰明。」(9:21-22)

簡單來說,但以理的禱告帶來了從神寶座發出的話語,「他就說,但以理阿不要懼怕,因為從你第一日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又在你神面前刻苦己心,你的言話已蒙應允,我是因你的言語而來。…現在我來要使你明白本國之民日後必遭遇的事。」(10:12, 14)

但以理做了怎麼樣的禱告,令神的使者臨到他?聖經告訴我們,他花了三個禮拜的時間,完全被神破碎,「當那時,我但以理悲傷了三個七日。美味我沒有吃,酒肉沒有入我的口,也沒有用油抹我的身,直到滿了三個七日。」(10:2-3)

但以理花了21天,謙卑自己,跪著悲哀,克苦己心,定意明白神的事。他沒有以時鐘來計算禱告的時候,他發出宣戰說:「主,直到我能分辨你的作為,我不要離開你的同在,不惜任何代價。」

神的子民從來沒有像如今那麼需要得到從天上而來的話語,有史以來,從來沒有那麼多人,因為死而枯燥的講道,而感到困倦厭煩。敬虔的信徒確實在呼求,為要得到使人知罪,使生命改變的話語。但站在大多數講台上的,卻是缺少屬靈權柄的人,這些缺乏禱告的牧人,因這時代所發生的事,感到困惑,他們無法幫助恐懼的會眾明白過來,並帶來盼望。

當但以理禱告的時候,還有其它事情發生。他被帶到他肉體上說話能力的盡頭,主現在摸著但以理的嘴唇,以致他能成為祂的出口。祂對僕人說:「我己經使你的舌頭成聖,現在我要藉著你說話。」

任何為主作出口的人,他的口舌一定要被潔淨,聖經給了我們一個又一個例子:

  • 耶利米這樣寫:「於是耶和華伸手按我的口,對我說我已將當說的話傳給你。看哪,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國之上,為要施行拔出,拆毀,毀壞,傾覆,又要建立栽植。」(耶1:9-10)
  • 以賽亞說:「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有一撒拉弗飛到我跟前,手裡拿著紅炭,是用火剪從壇上取下來的。將炭沾我的口,說,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賽6:5-7)
  • 但以理見證說:「不料,有一位像人的摸我的嘴唇,我便開口向站在我面前的說 … 有一位形狀像人的,又摸我使我有力量。」(但10:16,18)

這些人的經歷是要成為我們眾人的例證:神正在尋找那些付出時間,與祂獨處,經常尋求祂,並且在祂的同在裡等候的人。就好像那些全力以赴的奧運選手一般,這種僕人要花幾個小時刻苦己心,有些時候,甚至是幾個禮拜或幾個月。

你也許會說:「我無法一天花幾個小時禱告,我還有其它任務。」讓我指出但以理是一位非常繁忙的人,他是一位突出的政府官員,日理萬機。然而但以理定意尋求神,而且他每天付上最好的時間–事實上是每天三次–禱告 神。 神以令人驚訝的異象來回答他,「於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數日,然後起來辦理王的事務。我因這異象驚奇,卻無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但8:27) 甚至帶病在身,或者忙於政務的時候,但以理都照常尋求主。

神今天要在祂的牧人身上尋找同樣迫切的態度,祂正在尋找那些厭倦僅僅講道,為要得到新的訊息而掙扎,而沒有多大影響力的牧者。祂要得著一些寧願與耶穌同死,都不肯留在屬靈乾旱之處的牧人。這些飢渴的牧者呼求說:「神阿,讓你的火在我的靈魂裡燃燒,碎我,熔我,革新我的生命。我無法例行公事地繼續下去,我需要你的觸摸,我要成為你的出口,向你的子民說話。」那才是被神摸著的僕人的心聲。

今天有許多敬虔的人在代禱上付上很多時間,這些蒙福的僕人堅心憑信心生活,然而他們很多都不為我們國家的罪,或神家裡死亡的情況而悲哀。我不是說基督徒整天要愁眉苦臉,但最喜樂的信徒,也該為不冷不熱的教會,和我們道德淪亡的國家而悲痛。

我們可以在但以理的生命中看到這方面,顯然的,但以理是在他當日社會中,分擔神心中憂傷的一位。有些時候,但以理在半夜得到異象,他曾經從獅子坑中奇妙地被救出來,主大大祝福他,使他昌盛。然而,在那期間,對於神指示他有關以色列令人悲痛的事,但以理卻從沒忘懷,「至於我但以理,我的靈在我裡面愁煩,我腦中的異象使我驚惶。」(但7:15)

這是一位連在睡夢中都思念主的人,他的頭腦並沒有充塞著生意念頭或邪情私欲,但以理不斷尋求主,向祂懇求。現在天向他開啟,賜給了他有關將來的異象。但以理行在大而可畏,先知性的領域裡,因為他決心分擔神的傷痛。

現在主向但以理啟示祂的計劃,祂准備要拔掉一切邪惡的事,並將之打倒,祂要踐踏並且毀滅那些敗壞的邦國。審判的日子已經臨近,時日無多。那君王將要臨到,並且展開那書卷。然而很稀奇,神的子民仍然呼呼大睡,視若無睹。

所以但以理為神家裡死亡和敗壞的狀況憂傷,他見證說:「這些從神來的話,這些有關將來的異象,都令我感到困擾。它們激動我的靈,令我悲痛憂傷。」(參但9)

如今我在神的家中看見同樣的情景,傳道人和教會對先知性的預言閉耳不聽,他們不肯聆聽或傳講任何消極的訊息,他們認為大家只要享受人生。然而他們很多曾經經歷過神跡奇事,曾經為失喪親友得救禱告,為社會道德淪亡而哀傷,也一度切切盼望基督的再來。可是,他們現在只顧自己的事務,不願意為靈裡死亡的國家和不冷不熱的教會,分擔神的憂傷,正如聖經所說:「卻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摩6:6)

但以理得到神的觸摸,因為他願意分擔主的憂傷,他禱告說:「主阿,有甚麼事發生呀?我要明白這時勢,指示我,以致我能預警你的子民。」他不顧人家的譏諷,他滿心熱忱要明白神的心,而且他公開承認自己的罪。

「我向耶和華我的神祈禱,認罪,說,主阿,大而可畏的神,向愛主守主誡命的人,守約施慈愛。我們犯罪作孽,行惡叛逆,偏離你的誡命典章。」(但9:4-5)

這是另外一個合神心意的人的特徵:他將自己與犯罪的教會認同,這僕人為自己和神的子民呼求,要成為聖潔。教會能定時舉行禱告會,可是缺少純淨的禱告是沒有能力的。神要向祂的子民說話,必需藉著被潔淨的嘴唇。

我要向每一位牧師,教師,和平信徒挑戰:要迫切得到神的觸摸。不斷與祂交通;當你代禱的時候,同時加上禁食;並且讓聖靈省察你的心。祂會顯露所有隱藏在你裡面敗壞,叛逆,罪惡的事情,並且祂會對付你悖逆心態的每一方面。

你將很快無法容忍自己的偽善,或者與罪妥協。你的禱告將轉成向神呼求,要得到聖潔。然後,你每逢看見神家裡的罪,你都會吶喊:「主阿,我們得罪了你。」因此你就曉得神已經摸著你,祂已開始神聖的工作,要改變你,重新膏抹你,而且為更大的事工來準備你。

你曾經聽過關於美國陸軍中的特種部隊,他們是受過高度訓練,優秀,專注的士兵,可稱為軍中之軍。特種部隊完全是由一些被上司注意並徵召的自願戰士所組成的,一旦願意參加,他們便要面對最艱苦的培訓。

阿富汗戰爭之前,賓拉登(Osama bin Laden)譏笑美軍懦弱膽小,缺乏為山區戰事的訓練,他預測神學士(Taliban)會使美軍敗退如山倒,好像昔日的蘇聯軍兵一般。可是賓拉登沒有想到美國的特種部隊,這一支無畏的軍隊,僅僅派了2,000名士兵進攻阿富汗,不到幾天,他們已經發現敵軍軍營的所在。忽然間,賓拉登的軍兵眼看有規律的部隊大敵當前,便不寒而慄。幾個禮拜以後,神學士被打敗了。

現在全世界的恐怖分子都害怕美國的特種部隊,他們知道連一支小軍隊都能推翻整個國家。美國的特種部隊已經到達菲律賓、印度尼西亞和其它其中有恐怖分子受訓的國家。他們己經成為恐怖分子最可怕的敵人。

我相信神要在屬靈的領域做些同樣的事,當我禱告的時候,聖靈給了我一個非常的異象:神已經在天上開始了秘密行動,祂在遍察祂普通的隊伍,為要組織一隊優秀的自願軍,使他們成為一隊軍中之軍,這特種部隊是以祂所能觸摸並感動的精兵組成的。我們在聖經裡看見有關這方面的一幅圖畫,掃羅是一位特殊的軍人,聖經告訴我們:「有神感動的一群人跟隨他。」(撒上10:26)

神今天的特種部隊包括青年、中年、甚至老年人。他們都曾經在自己秘密的禱告室中受訓,很多都經歷過幾乎超於人能忍受的傷痛和憂患,他們因這些遭遇卻被潔淨,苦難中與耶穌的親近,教導他們如何爭戰。現在他們曉得在任何屬靈的層面打仗,無論在高山上,或在深谷中。

這些特種部隊曾經借著禱告,打贏多場勝仗,現在屬地獄裡的都害怕他們。很快,在全世界,特別在回教國家,神受過高度訓練的部隊,將要與這些邪靈的勢力爭戰。我們的神不需要百萬人組成的軍隊,祂的特種部隊人數雖少,但他們英勇作戰。這軍隊中一個恆心禱告,遵行主命的成員,能趕散成千上萬的敵軍,正如神所應許有關約書亞小而精悍的軍隊:「直到今日,沒有一人在你們面前站立得住。你們一人必追趕千人,因耶和華你們的神照祂所應許的為你們爭戰。」(書23:9-10)

我們的戰場不是在阿富汗、菲律賓、或印度尼西亞,戰爭在教會裡發生。如今神要發動祂的特種部隊進入祂的家,他們的武器是禱告、純淨、和直接來自祂寶座的話語。這些軍兵的嘴唇,曾經被從神壇上取下的紅炭沾過,他們的口舌已經被潔淨,除掉一切污穢,而且對於顯露一切屬血氣,他們是無畏的。他們是禱告的獅子,卻又謙卑如羊羔,並且他們所傳講的話有深度的真理,純淨和操守。

我曾經聽過許多這些特種部隊精兵的講道,他們有一些是很快學習到有關耶穌的年青人,他們在教會裡也向不信的人,坦然無懼地傳講祂的話。其餘的精兵是中年的傳道人,他們已經厭倦教會不冷不熱的狀況,聖靈已經以靈火來觸摸他們,以更新的熱誠來興起他們。他們現在要指示新的世代如何爭戰,這些人在他們的禱告室中打仗,服侍他們的元帥耶穌,出來的時候,他們帶著從天上來新鮮的話語。他們的說話,充滿愛心,卻帶著權柄,而且他們不怕指出人家的罪。

多年來,撒但往往恐嚇神的百姓,他已經毀壞了許多龐大的事工、有名的傳道人、和聖潔的標準。但神並沒有因此感到驚訝,一直以來,祂都在訓練祂的特種部隊,祂將要派他們去祂的教會。在東歐,這優秀的隊伍拆毀了鐵幕,推翻了共產主義,如今在亞洲,他們也要拆毀竹幕。

如今神的軍中之軍在每一個國家臨陣以待,他們的行動也許是機密的,但我們快將看見,他們奉基督的名,憑祂的能力做大事。神的話語要發出,屬靈飢荒快要終止,主必得勝,祂的話必戰勝一切。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