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洗別的蠱惑 | World Challenge

耶洗別的蠱惑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8, 1988

我可以將這篇道的副題名為「被異端邪說所迷惑的危險」(“The Danger of Being Seduced by False Doctrine”)。啟示錄二章十八到二十九節記載,主親口警告有關耶洗別的蠱惑。祂說:「… 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啟2:20) 耶洗別希臘文的同義詞就是假教師;很明顯,她乃代表異 端邪說。接下來,主更詳加說明:「… 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從那教訓 … 的人。」(啟2:24)

這裡有神的一批百姓,他們樂善好施,看來滿有信心,忍耐事奉。然而,主眼目如同火焰,臨到他們中間。他們雖然可圈可點,可是他們有危險,受迷惑,以致主警告,祂必向他們施行審判,使他們成為眾教會的鑒戒。原來,這教會有些成員向撒但出賣自己。他們的善行、施捨、服事、信心、並忍耐,都功虧一簣,因為他們因異端邪說而受迷惑了。他們因一些似是而非的道,而誤入歧途。

主說,「我的僕人」,即傳道人,受迷惑了。如今,正如主所警告,教會已經落在非常危險的光景裡。許許多多牧師、教師、以及傳道,都因耶洗別的蠱惑,而大受迷惑。這些受迷惑的教師又產生「受迷惑的兒女」。他們引誘信徒行淫,吃祭偶像之物。換言之,領受那容讓罪惡的邪道,就等於在屬靈方面淫亂不貞。

我極力强調,領受謬誤的教導,乃是非常危險。假道比肉體上的邪情私慾,更能危害人心。假牧師、假教師所送進地獄的人,比所有毒販、淫媒、妓女所送的,還要多。這並不是誇大之詞,我確實如此相信。許許多多信徒都因假道而受轄制,靈裡蒙蔽,誤入歧途,然而,他們都在教會裡歌唱讚美主。許多人傳揚邪靈之道,數以千計的信徒則照單全收;他們聽了這些道,還說:「何等奇妙!」

主將這件事,看為非常嚴重。祂以刺透人心的目光,厲視教會,且發出警告;祂要顯露祂僕人並百姓的屬靈光景,救他們脫離迷惑。我們該正視這問題;至於上那家教會,領受誰的教導,你必須非常慎重,因為這些教導會影響人心。

神的百姓往往都將自己出賣給撒但,因為他們甘心向假教師,領受假道。當我想及有些人向撒但出賣自己,我就聯想到那些力倦神疲的吸毒者、酗酒者、患上愛滋病的妓女、或恨惡真神的無神論者。不,我所說的情形,乃在教會、福音聚會、培靈大會、並屬靈研討會裡發生。

一個受迷惑的信徒的特徵就是,他「被勾引」,以致他會尋求一些標新立異的教導。聖經警告我:「你們不要被那諸般怪異的教訓勾引了去 …」(來13:9) 千萬不要受引誘,到處亂跑。我並不是指有時候,成熟的信徒會去聽真神人,傳揚有關基督,並悔改之道。我乃是說,有些信徒不肯停留在一個地方,他們東奔西跑,參加各種研討會、靈命大會、教會崇拜、神蹟大會、醫治聚會。他們耳朵發癢,喜歡聽一些新奇怪異,嘩眾取寵,迎合血氣的道。這些到處遊蕩,隨從各種道理的人,也會到時代廣場教會來;然而,這等人不會常來聚會,因為他們發癢的耳朵,不能在這裡得到滿足。他們希望得到安撫,不受責備。於是,他們回到自己的教師當中,得蒙慰藉,領受他們那些樂觀主義的思想。他們像雅典人一般,「都不顧別的事,只將新聞說說聽聽。」(徒17:21) 保羅警告提摩太說:「… 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提後4:3)

一位成熟的信徒的特徵就是,他決不肯「被一切異教之風搖動,飄來飄去,就隨從各樣的異端。」(弗4:14) 這等信徒不會受任何教師所操縱。他們不必東奔西跑,因為他們在主裡成長,在青草地上吃得飽足。他們的耳朵受過割禮,以致他們能衡量所有教師和道理,看看它們是否合乎主聖潔的屬性。他們可以辨別所有異端,並排斥一切新奇怪異的教導。他們認識基督,不會因音樂、朋友、著名人物、或神蹟奇事,而受影響;他們單單渴慕真道。

世上只有兩種道理:就是主的道,並耶洗別的蠱惑。保羅說:「… 凡事尊榮我們救主神的道。」(多2:10) 甚麼是主的道? 「因為神救眾人的恩典,已經顯明出來,教訓我們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慾,在今世自守,公義,敬虔度日。」(多2:11,12) 主的道會將你模成基督的形像,且將一切隱而未現的罪,並邪惡的思想,顯露出來。

你的教師有沒有按照提多書二章的教訓,帶著屬靈權柄,在講台上責備眾人,勸勉你離棄罪惡,棄絕假神?你有沒有學習痛恨罪惡?或者你聽完道後,仍不深深知罪,對自己的罪,死手不放?根據主的道,我們「就當潔淨自己,除去身體靈魂一切的污穢,敬畏神,得以成聖。」(林後7:1)

有許多人寫信給我們說:「我們的牧者向來都說:「我並不是要在講台上指正罪惡,我乃要高舉耶穌。」,或者「我們的講台不要定人的罪,乃要幫助會眾脫離恐懼憂鬱的心境。」」連五旬節教派的牧者,也屬兩個極端。有些人高聲傳揚缺乏愛心,注重善行,固守律法的福音。其他人則膽小懦弱,不肯在講台上指正罪惡,證道時自相矛盾,前言不對後語;他們的愛心與眼淚,都是假的。

主的道,乃是關乎敬虔聖潔的事。「若有人傳異教,不服從我們主耶穌基督純正的話,與那合乎敬虔的道理;他是自高自大,一無所知,專好問難,爭辯言詞,從此就生出嫉妒、分爭、毁謗、妄疑。」(提前6:3-4) 有些人告訴我們:「我的教師也談及聖潔的心。」然而,我的意思就是,牧者不僅要使用「聖潔」或「敬虔」等字眼,乃要帶著屬靈權柄,將之傳揚。主的道從講台發出,會給人祝福、力量、並鼓勵;然而,它也會叫你深深知罪,無法對自己的邪情私慾,死不放手。

讓我們更多知道有關異端邪說,看看你是否有危險向撒但出賣自己。耶洗別的蠱惑有三個特徵;這都是我們可以從舊約的耶洗別(即異端邪說的化身)身上,所能看見的。主在她的名,並異端邪說中間,劃上等號。這等道理以惡為善,將屬世褻瀆神的事,看為純正。

耶洗別希伯來文的意思就是「貞潔,賢德,不淫亂」。請想像,這最不虔不義,摸拜偶像,狡猾多詐,懷恨在心的婦人,聖經竟然說她賢德,毫無罪污。原來,聖經彷彿以惡為善,其實神乃用諷刺性的口吻,加上問號,說:「貞潔?」就是說,她在何時何地,如何變得貞潔?

請看看亞哈王,「暗利的兒子亞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犯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犯的罪;他還以為輕,又娶了西頓王謁巴力的女兒耶洗別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王上16:30-31) 亞哈的意思就是「像他父親」或「有乃父風」。耶洗別代表異端邪說,亞哈則是她的受害者。聖經記載,亞哈的心不僅偏向犯罪,拜偶像,並與罪妥協;撒但的勢力更聳擁他犯罪,而他則甘願受其影響。「從來沒有像亞哈的,因他自賣,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受了王后耶洗別的聳動。」(王上21:25)

這就說明,那些不肯離棄暗昧罪惡,並邪情私慾的信徒,往往都會接受異端邪說,因為這些蠱惑會聳擁他們犯罪。耶洗別正是為亞哈帶來危險的紅顏禍水。她擁護他作惡多端,結果毁了他的一生。異端邪說也是如此。你如果已經犯罪,放縱情慾,或貪戀世俗,異端邪說就會叫你變本加厲。當大衛和拔示巴犯罪時,他不需要假先知,藉著安撫人心的道告訴他,神多麼愛他。他所需要的,乃是不肯與罪妥協的先知拿單,指著他說:「你就是那人。」那些傳揚主道的人,會向會眾說明善惡之別。他們口中,決沒有攙雜的話。「他們要使我的民知道聖俗的分別,又使他們分辨潔淨的和不潔淨的。」對於那些傳揚邪道,容讓罪惡,藉以自肥的假先知,以西結指責他們說:「其中的先知同謀背叛,如咆哮的獅子抓撕掠物;他們吞滅人民,搶奪財寶,使這地多有寡婦。其中的祭司强解我的律法,褻瀆我的聖物,不分別聖的和俗的,也不使人分辨潔淨的和不潔淨的,又遮眼不顧我的安息日;我也在他們中間被褻慢。其中的首領彷彿豺狼抓撕掠物,殺人流血,傷害人命,要得不義之財。其中的先知為百姓用未泡透的灰抹牆,就是為他們見虛假的異象用謊詐的占卜,說,主耶和華如此說= 5307;其實耶和華沒有說。」(結11:25-28)

結果,我們的下一代靈裡都混淆不清,不能辨別惡事;他們已被假先知所蒙騙。紫色頭髮,打扮成施虐受虐狂者 (sado-masochist)的搖滾樂手,在講台上高視濶步,以淫褻的姿勢,擺動身體,說:「只要兩個人相愛,彼此尊重,婚外情乃是一件好事。」牧者卻贊成他們。本國許多牧師,並屬靈教師,已經變成最縱容罪惡的人了。

「亞哈因耶斯列人拿伯說,我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就悶悶不樂的回宮,躺在牀上,轉臉向內,也不吃飯。王后耶洗別來問他說,你為什麼心裡這樣憂悶,不吃飯呢? … 你現在是治理以色列國不是?只管起來,心裡暢暢快快的吃飯,我必將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園給你。」(王上21:4-5,7)

請聽聽耶洗別的蠱惑,她說:「你貴為一國之君,有權有勢。你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要讓任何人攔阻你。」她又對亞哈說:「盡情歡樂吧,你所要的,我會叫你得到手。」這正是有關致富福音的簡介。「你不必焦急,也不要因慾火攻心,而感到憂傷或罪咎。我會叫你將之得到手。」正如耶洗別大施欺騙手法,這些異端邪說也曲解聖經,濫用經文。

近代教會最大的欺騙就是,它們以神的道,助長貪婪的心態。從表面看來,耶洗別的蠱惑是行得通的。(請參看王上21:14-16) 亞哈果然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他真是有權有勢;因為一個人背叛國王,被人用石頭打死,他所有的權益,就歸給國王。對於許多人來說,母庸置疑,這等致富之道,實在行得通。正如亞哈一般,他們都享盡榮華富貴。

然而,神的先知來找亞哈麻煩,使他無法盡情享受。「耶和華的話臨到提斯比人以利亞說,你起來,去見住撒瑪利亞的以色列王亞哈;他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園;現今正在那園裡。你要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殺了人,又得他的產業麼? … 狗在何處餂拿伯的血,也必在何處餂你的血。亞哈對以利亞說,我仇敵啊,你找到我麼?他回答說,我找到你= 0102;,因為你賣了自己,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王上21:17-20)

請想像,亞哈在他的新葡萄園裡散步,心中說:「生活何其舒適!呀,耶洗別,我也許不贊成她的方法,但她果然將這件事辦妥。」然而,先知以利亞緊緊跟著他,亞哈大搖大擺的轉過身來,大為震驚。其實,他已經心中有數,他的良心正告訴他:「我仇敵啊,你找到我麼?」

今天的屬靈光景也是如此。神已經打發先知到全地,要他們大聲疾呼,對抗耶洗別那些崇尚物質主義的蠱惑,使那些吃喝玩樂,享受購物的信徒,很不自在。這些信徒已經出賣自己,看不見這些事情的背後,乃是罪惡。我每次高聲反對致富之道時,就會感到以利亞的靈與能力,臨到我= ;身上。你將會更多聽到有關耶洗別的蠱惑,要被顯露出來。到處將會有先知性的聲音,響亮清澈,喊著說:「這是罪惡,你已經因出賣自己,被罪所勝。」

「亞哈將以利亞一切所行的,和= ;他用刀殺眾先知的事,都告訴耶洗別。耶洗別就差遣人去見以利亞,告訴他說,明日約在這時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樣,願神明重重的降罰與我。」(王上19:1-2)

有些信徒因耶洗別的蠱惑而受捆綁,他們對神的聖潔先知,置之不顧。他們既像耶洗別一般,對真道漠不關心,無動於衷;也像亞哈一樣,只注重人們如何神奇地彰顯超自然的權柄。請聽聽亞哈的話:「耶洗別,我們也許需要聽聽他們。我親眼看見,我們的先知在那裡,手舞足蹈,喊叫了幾小時,然而,他們毫無能力。以利亞僅宣告神的道,火就從天而降。人們四處面伏於地,誠心悔改,離棄偶像。神賜下了聖潔復興。」然而,耶洗別一點都不感興趣,心中變得越發剛硬。

現在的屬靈光景,也是如此。那些教導耶洗別之道的人,並他們的受害者,就像亞哈一般,不會因聖靈的責備而知罪,更不會領受有關悔改與聖潔的道。他們聽見真道後,就越發堅守邪道;他們對神,毫不敬畏。

假教師並耶洗別的蠱惑就是,他們既藐視先知性的警戒,又不喜歡聽到有關審判的道。他們藐視負面的警告,說這些信息只帶來愁雲慘霧,並大加嘲諷。耶利米說,這等牧人乃靈裡蒙蔽,心裡愚拙。神說:「他們卻不聽從,不側耳而聽,竟隨從自己的計謀,和頑梗的惡心,向後不向前。」(耶7:24)

那些教導耶洗別蠱惑的人,稱自己是先知。然而,我們可以證明他們只是假先知而已。耶洗別的先知,僅發出吉祥的豫言,Ţ= 98;到景况必平安富貴。神說:「我在耶路撒冷的先知中曾見可憎惡的事,他們行姦淫,作事虛妄;又堅固惡人的手,甚至無人回頭離開他的惡,他們在我面前都像所多瑪,耶路撒冷的居民都像蛾摩拉。所以萬軍之耶和華到先知如此說,我必將茵蔯給他們吃,又將苦膽水給他們喝,因為褻瀆神的事出於耶路撒冷的先知,流行遍地。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這些先知向你們說豫言,你們不要聽他們的話;他們以虛空教訓你們,所說的異象,是出於自己的心,不是出於耶和華的口。他們常對藐視我的人說,耶和華說,你們必享平安;又對一切按自己頑梗之心而行的人說,必沒有災禍臨到你們。」(耶23:14-17) 他們並不使百姓轉離惡道。他們在講台上痴人說夢,行事愚昧,戲弄眾人。

以利亞的道深深打動了亞哈的心,使他悔改。他曾經撕裂衣裳,謙卑自己。神說他曾經悔改,「亞哈在我面前這樣自卑,你看見了麼?」(王上21:29) 自從那日,亞哈可以回顧說:「悔改?是的,在耶斯列的園裡,神偉大的先知向我證道 …」然而,對於他來說,那只是一次性的經歷而已,他並沒天天如是;他的悔改並沒有持續下去。問題是他貪愛世俗,甘心犯罪,與世為伍。意思就是,他與世同流合汙,臭味相投。神所咒詛的,他卻與它連合,以致他的悔改,雖真有其事,卻非常膚淺。你如果不與世俗隔絕,你就會故態復萌。

亞哈說自己愛慕真理,然而他的內心深處,卻恨惡責備。亞哈與約沙法聯盟攻打亞蘭國。四百名假先知就發出吉語說:「可以上去,因為主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裡。」然而,只有一位先知反對他們;他聽聞亞哈希望知道實情,「米該雅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耶和華對我說甚麼,我就說甚麼。米該雅到王面前,王問他說,米該雅啊,我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回答說,可以上去,必然得勝,耶和華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中。王對他說,我當囑咐你幾次,你才奉耶和華的名向我說實話呢?」(王上22:14-16) 然而,他心中其實不希望聽見實情。結果,忠言逆耳,於是他將先知下在監裡。

今天,牧師、教師、並會眾都說:「我們只希望聽見真理。盡管實情難以接受,還是請你全盤托出。」然而,他們心中激起陣陣反感,便說:「太悲觀了,太困難了,我無法忍受。」

亞哈靈裡蒙蔽,對於自己被虛謊的靈所誤導,全不知情。這虛謊的靈並不是出神,然而,他卻是受神吩咐;他的來去行蹤,都是神所支配的。「… 耶和華使謊言的靈入了你這些先知的口 …」(王上22:23)

虛謊的靈叫假先知西底家自誇,說聖靈臨到他。虛謊的的靈可以在他裡面誠然宣告說:「神差遣我。」他們很說服力,因為神說:「你必能引誘他。」(王上22:22) 當時,亞哈深信自己聽見神的聲音,且會凱旋而歸。

那些因耶洗別的蠱惑而受捆綁的信徒,全然相信自己是對的;他們無法識破謊言。亞哈上陣時,並沒有這樣想:「米該雅是對的,他明白神的旨意。那四百人都是假先知,並沒有從神得著話語。」不,他上陣時,全然深信,也就是說,他全然被蒙騙,受迷惑了。他深信米該雅是錯的,而那四百名先知,才是對的。

「看哪,你們倚靠虛謊無益的話。你們偷盜、殺害、姦淫、起假誓、向巴力燒香,並隨從素不認識的別神;且來到這稱為我名下的殿,在我面前敬拜,又說,我們可以自由了;你們這樣的舉動,是要行那些可憎的事麼?」(耶7:8-10) 可見,問題的答案如下:他們心中窩藏罪惡,暗中拜假神;為自己的罪辯護;貪戀世俗,與世伍。繼而,他們來到神家裡,誇口說:「我不覺得自己有罪。」結果,他們就邀請虛謊的靈,隨時進來。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