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危不亂的信徒 | World Challenge

臨危不亂的信徒

David WilkersonJanuary 15, 1986

(這篇道乃多馬‧孟頓(Thomas Manton)於十七世紀所傳講的。我們已將之意譯;如今,這篇道就如昔日一般,大有能力。臨危不亂的信徒就是那些已學會在任何一切景況中歡喜快樂的。)

「常常喜樂!」是個命令,且是對所有信徒一個毫不間斷的命令。神說祂的兒女必須刻意時時且在每個景況裡都歡欣喜樂。歡欣喜樂並非我們的選擇,乃是 神的命令。若我們蒙受試探,把這些話當作一個選擇,我們就削弱了 神對我們的重要吩咐。

除非 神得著我們的喜悅,否則,祂還未得著我們的心。為要闡明這真理,我要挑戰你去採取三個步驟,好讓你因 神我們的救主而喜樂:1. 務要除去所有攔阻喜樂的障礙;2. 務要深信喜樂是必須的;3. 務要常常實踐喜樂的心。

如今,讓我給你一些序言,然而這並不是容易的。比如,當我們曉得我們遭受患難乃是 神所容許的,我們豈能喜樂?當祂發怒,或因一些可避免的悲劇而喜樂,我們心中快樂豈不是愚昧嗎?

甚至若我們能在困難和逼迫中歡呼,你也許會認為這是不合情理的。當 神親手施行管教,從而更正我們,我們豈能喜樂?我們會否因此而快樂?讓我毫不猶疑地回答 – 神並不期望我們會因那些直接從祂而來的試煉而喜樂。「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 神喜樂。」(哈3:17,18) 甚至若 神定意以飢荒和失敗來更正我們,「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

靈裡的喜樂既非無知,也非不恭敬;乃是當其餘一切都敗落時,我們卻因 神而滿足,尊榮祂。我們敬虔的滿足會向祂顯示,衪乃我們一切所需,因為衪本身是不受困難所影響的。我們要時時刻刻都活在 神慈愛的崇高「洞穴」裡,從而以信心超越環境。這樣,當自然的勢力要令我們哀哭時,我們卻學會微笑。「你(神)遇見災害飢饉,就必嬉笑;…你也不懼怕。」(伯5:22)

外在喜樂的理由都會一一消逝,而我們卻會因主而喜樂;這並非罪惡。因為無論我們在世上經歷何等苦不堪言的遭遇,我們在主裡現今並將來的基業乃為我們存留在榮耀裡;這乃是 神所親自保守的。

我們需要在患難與支持兩者之間有所辨別,兔得我們落在困難中。兩者可以且必須共存,因為在所有世俗的苦難中,我們必須「哀哭的,要像不哀哭」(林前7:30)。總之,困難是必須的,好讓我們能認識 神王權的力量;同時,祂的安慰必叫我們能夠承擔困難。

誠然,那發出諸般安慰的 神絕不要衪兒女在苦中發昏,彷彿喜樂一去不復返。我們只要仍然以衪為自己的分,就絕不會全然被毀。「我心裡說,耶和華是我的分;因此,我要仰望衪。」(哀3:24) 我們若敬虔,就必遭受逼迫;然而我們不會被棄。我們會遭受困難,卻不會被打敗。我們也許被打倒,卻不會遭毀滅。豈能如此?因為神正住在我們裡面!惟有經過信心上的試煉,我們才會認識祂為生命中真正的歡欣喜樂。

我們能夠忍受這些苦難,因為當祂更正我們時,我們能夠仰望父神而找著慈愛。祂的管教並不只出於祂的公正,憐憫乃是祂用以煉淨我們的杖。「我父所給我的杯,我豈可不喝呢?」(約18:11) 我們能夠喝那苦杯,因為我們憑著信心,就能得蒙保証,得知原來將之遞給我們的,乃是那無所不知,慈悲父神的手。

這體恤兒女的父 神大有憐憫,必把那苦杯化成我們的益處。「生身的父都是隨己意管教我們;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衪的聖潔上有分。」(來12:10)

我們的 神激勵我們要更加謙卑,鄙視世俗,且對衪滿有確據,我們為何要感到沮喪?當祂等待已久,希望我們單單渴慕衪,我們豈能心緒不寧,悶悶不樂?因為我們那管教人心的聖潔 神也是位慈愛的天父!我們能夠喝下苦杯,從而印証詩人以下的話:「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衪的人有福了。」(詩34:8)

若我們的父神容許暫時的患難來為著永恆的榮耀而準備我們,喜樂之泉就必透過我們的眼淚而湧流出來。「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

「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太5:4) 有關喜樂的一個錯誤觀念如下:主應許過要賜福給凡為罪哀傷的人,我們豈能喜樂?為罪哀傷乃惟一引到悔改之門,因為罪惡與詛咒必使我們與公義隔絕。我們若不在主裡面,就得不著安慰,無法對律法所帶來的恐懼有所回應,無法脫離良心上的譴責,得不著保障,好免受審判和地獄之苦。

我們既已輕心大意地得了罪的工價,所以,除了淚如泉湧,存著懇求的心呼求 神以外,我們還可作什麼?衪首先的作為,使我們歸向祂,就是要把我們逐出愚人的樂園;在那裡,我們會因除主以外的任何一切事物,而虛空地歡喜快樂。所以,我們必須心靈破碎,謙卑自己,才能治死自己對罪惡的興奮與私慾。當我們能看重主的醫治大恩,過於世上一切吸引人的歡樂和物質享受,漫長的痛苦哀哭就都是值得的。

世上至危險的,就是當一個人曉得自己迷失了 – 有危險會被定罪 – 而還不為自己的罪而憂傷。但對於一個誠心悔改,心中憂傷的,喜樂必然臨到!我們一旦因自己的需要而到祂施恩座前,神就已準備好要醫治我們。「因為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們所在,也在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我必永遠相爭,也不長久發怒;恐怕我造的人與靈性,都必發昏。因他貪婪的罪孽,我就發怒擊打他;我向他掩面發怒,他卻仍然隨心背道。」(賽57:15-17) 然而,主又補充說:「我看見他所行的道,也要醫治他,又要引導他,使他和那一同傷心的人,再得安慰。」(57:18)

可見,為罪哀傷總會帶著喜樂的種子;一個謙卑的信徒會因自己心中為罪破碎,而喜樂!對他來說,以一個小時來誠心省察己心,悔改,比許多個晚上的興奮娛樂,更有意義。他寧可接受來自 神管教手的安慰,而不要世上的玩樂。他甚至寧可悔改而痛苦流淚,好治死己罪,且嘗到主那征服人心的慈愛,也不要世界所提供的名譽地位。能夠因自己令 神傷心而難過,就是以祂為樂的先決條件之一。

一個哀傷痛悔的信徒決不肯與一個不虔不義,卻名成利就的人交換身份。而這優先次序証明我們內裡實在存著那難以磨滅的喜樂。那還不是在主裡完全的喜樂 (這是惟當我們到天上去,才能嘗到的),乃是攙雜了憂愁和無法發出的唉哼的喜樂。在主裡真正的悔改,本身乃是榮耀,無法言諭的喜樂。

除非我們愛慕且渴慕祂,勝過其餘一切,否則,祂並非我們的 神。不論世界會崩潰或存留,不管我們能把自己所寶貴的,一概保存,或將之失去,主依然是我們滿足的泉源!「又要以耶和華為樂;祂就將你心裡所求的賜給你。」(詩37:4)

然而,除非對救贖主的愛慕與讚美如此佔據我們,以致我們不顧自己是否名成利就,否則,就們的心就尚未完全。惟當我們失去一切自然的遮蓋,而單單看主為自己喜樂的原由,我們才能一心愛祂。「你使我心裡快樂,勝過那豐收五穀新酒的人。」(詩4:7) 這種對 神專一的心態會釋放我們,好讓我們在失去其餘一切時,還能擁有自己的摯愛。「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為至寶。」(腓3:8) 保羅曾再次寫及這「朽壞的物質」(“the spoiling of goods”)乃世人甚至無法解讀的:「知道自己有更美長存的家業。」(來10:34)

神一旦使這屬祂的喜樂存留在我們心裡,它就會成為我們在痛苦,貧困並蒙受恥辱時的堅固支持。這樣,沒有什麼能勝過我們的喜樂了。我們將會被以下兩者之一所充滿:世俗的成就和聚斂所帶來的玩具與瑣事,或創造者的屬天事物。由於貪愛情慾上的享受會構成罪惡之根,屬肉體的私慾總會引誘我們,使我們偏離 神。「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的。」(雅1:14)

如今,滿足肉體的傾向正是教會衰落的原由。由於這種需要乃是我們與生俱來,在我們的性情裡根深蒂固的,我們非爭戰,不能將之脫離。比如,我們若定意迎合自己在權勢與名利上的需要,且存著甚至絲毫難以覺察的傲氣,這些私慾就會越發增長,很快使我們的靈魂在情慾享受上放浪不羈。所以,為要不因順從肉體而受捆綁,我們可以轉向更崇高的喜樂。就如更大的釘子能把木頭上的小釘子除去。

有罪的性情會貪愛逸樂,過於單單愛主;在性情上已被更新的則會看 神為他極大的賞賜,且喜愛屬靈的事。「因為隨從肉體的人,體貼肉體的事,隨從聖靈的人,體貼聖靈的事。」(羅8:5) 我們嚐到新鮮的麵包,就不會喜歡吃橡實 (acorns)。同樣,當我們在主裡得著了那永不朽壞的寶貝,我們那屬肉體的私慾就會漸漸死亡。

當我們的喜樂努力朝著屬天的目標往上直奔,好達成 神所喜悅的,它就會滴下滿足之心,使之累積起來。比起信徒在主裡的喜樂,情慾上一些瑣碎的滿足就會變得索然無味。我們一旦嚐過 神所隱藏的嗎哪,埃及的蔥蒜和肉鍋就會令人嘔心。「…我們必因你歡喜快樂;我們要稱讚你的愛情,勝似稱讚美酒…」(歌1:4) 以 神為樂會除去我們屬肉體的歡樂,正如烈日的光芒會使火焰顯得黯淡。

再者,「…因靠耶和華而得的喜樂是你們的力量。」(尼8:10) 喜樂會把我們提升到聖潔的生命。當我們想到服事 神,就往往會感到漠不關心,或枯燥無味。惟當我們進入祂的喜悅,我們才能克服這靈裡的死亡;在衪裡面的喜悅就如被澆在停滯不前的輪子上的潤滑油一般。

「義人哪,你們應當靠耶和華歡樂。」(詩33:1) 凡從全能 神領受過屬神性情的再不會因世上的事物而滿足。當我們懷著新的性情而不斷轉向父神,我們就能擺脫屬肉體的歡樂,將之看作給豬吃的豆莢一般。「…叫我們既脫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就得與 神的性情有分。」(彼後1:4) 心靈的改變也會使我們的慾望有所改變。一顆純淨,追隨 神的心總會以祂的旨意為至上。

我們的生命必須被改變。聖潔的順服心總會產生喜樂的美果。「你們若遵守我的命令,就常在我的愛裡;正如我遵守了我父的命令,常在祂的愛裡。這些事我已經對你們說了,是要叫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心裡,並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約15:10-11)) 存著敬畏 神的心行事,且蒙受屬神的安慰,乃 神慈愛不可分割的兩方面:「…凡事敬畏主,蒙聖靈的安慰…」(徒9:31)。敬虔的生活就是惟一安寧的生活:「我們所誇(或作「可喜」)的,是自己的良心,見証我們憑著 神的聖潔和誠實,在世為人,不靠人的聰明,乃靠 神的恩惠,向你們更是這樣。」(林後1:12)

若我們落在罪中,以致與 神的平安隔絕了,我們在祂裡面的喜樂就會大大受損。一顆為要得蒙 神不斷愛撫而跳動的溫柔心無法輕看罪惡,因為罪惡會打斷它所珍惜的相交。

喜樂的心有其實際的一面。而若這沒有被不斷實踐起來,就無法持續。若我們忽略 神對我們救恩這重要部份,它就會萎靡不振,以致我們會無法向主唱出愛歌。然而,若我們不斷將之實踐,就能將之保持並加增,直到它至終會成為我們靈魂至剛強的一部份,願意且能夠掌控其餘每一樣所愛的。

那些聽從施洗約翰悔改之道的群眾「情願暫時喜歡他的光。」(約5:35) 而主比喻裡的石地「歡喜領受… 不過暫時相信,及至遇見試煉就退後了。」(路8:13)

由於因 神的恩惠而來的喜樂可以被肉體上那有毒害的軟弱所勝,我們必須使之在我們的意志裡根深蒂固,不斷使用它,給它滋養,直到我們見主!

如今,我們要重新考慮我所提過的一些事情。罪惡會入侵且肆虐我們的靈,以致我們必須掙扎,才能叫喜樂的心勝過罪所帶來的愁苦。大衛從他個人上的經歷明白到,罪惡會如何令 神掩臉,奪去一切喜樂。「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哼,而骨頭枯乾。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盡,如同夏天的乾旱。」(詩32:3-4) 「不要叫 神的聖靈擔憂;你們原是受了祂的印記,等候得贖的日子來到。」(弗4:30)

請注意保羅那說服人心的聲明,有關令聖靈擔憂:「污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隨事說造就人的好話。」(弗4:29) 口舌上的罪惡會把深藏於心的意念顯露出來,而比起與那來自我們聖潔父神的喜樂湧流有所隔絕,世上多少的高言大智都不值一提。「淫詞、妄語、和戲笑的話,都不相宜,總要說感謝的話。」(弗5:4)

我們心中不滿,爆發怒氣,與人爭辯,並存著極小的嫉忌和報復心態,就會讓小小的話語一發不可收拾,摧毀我們因 神而喜樂的心。不管是滿有技巧,爆發怒氣,或稍微含著性暗示,任何虛妄的言談都是個「殺人行動」,必須被征服且治死,免得我們的良心被烙,麻木起來。

若我們已傷害過自己的良心,那又如何?因著 神的憐憫,我們不必永遠被這痛苦所困。我們必須首先謙卑自己而悔改,在主裡更新自己的信心,接受赦免,且讓祂的恩典來拯救自己脫離靈裡的荒涼景況。由於 神已賜下悔改的恩賜,我們可以相信祂必恢復祂的救恩之樂,好讓我們破碎的心靈能得蒙復興,且得痊癒。「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樂,賜我樂意的靈扶持我。」(詩51:12)

神已準備好去接納凡認罪悔改,渴望歸回祂的人。「我向你陳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惡。」(詩32:5)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