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篩的過程 | World Challenge

被篩的過程

David WilkersonJuly 16, 2001

受難的前夕,耶穌與衪的門徒圍坐一起,享用逾越節的筵席,親密交通;飯後,主嚴肅地說:「看哪,那賣我之人的手,與我一同在桌子上。」(路22:21) 可怕的事實,竟然在這親愛精誠的時刻發生了;撒但大膽進入了主的門徒猶大心中。

更不可置信的事,居然又發生於此情此景;主拿起一塊餅,代表衪破碎的身體,蘸在酒裡,遞給猶大;那門徒心懷不詭,被邪靈附著,便伸手接過;彷彿撒但親手得到了主的身體,要將之壓碎般。

也許你也像我一般思量:魔鬼怎能附在猶大身上?無人可以在一夕之間墮落甚深,無人可以忽然被罪所勝,以至他明知後果,卻故意出賣並害死了神的兒子。事實何等可悲,撒但輕而易舉,就勝過了猶大;根據福音書記載,猶大一向貪愛錢財;他擅用公款,中飽私囊;正因為他心存貪婪之靈,撒但便能夠利用﹑欺騙他。

歷代以來,同樣的事情,也屢次發生在信徒身上;成千上萬的信徒不肯接受釋放,脫離纏累他們的罪,撒但就將他們一一打倒;我曾經親眼見過許多虔誠,曾一度被神大大使用的牧者,後來卻墮落犯罪;歷年來,他們因私慾纏身,不肯棄絕罪惡;結果他們跌倒慘重,一敗塗地。

猶大本身也曾經被神大大使用,與其他門徒一起施行神蹟,醫病趕鬼;就如其他門徒,他也靠近主(也就是生命之道),與衪同行;群眾都公認猶大是神忠心的僕人。

然而,聖經清楚說明:猶大一開始就是作惡的,他的邪情私慾經常蠕蠕慾動;縱使他身在福中,但他從主生命裡所見所聞的,卻無法摸著他充滿罪惡的心;神就任憑他,結果,他完全被魔鬼勝過。

我曾經遇見過有這種經驗的一位牧師,他告訴我:「我的父親從事教牧事工五十年,一生清貧簡樸;到了退休之年,父母就一貧如洗,生活拮据;幾年前,我到他們所居住的旅行車(trailer)探望他們,我裡面的聲音告訴自己,決不要像他們,終身貧窮;甚至不擇手段,我也要經濟穩妥。

這個人是一個宗派的領袖,鑒督許多牧者;可是,他作了不正當的房地產投資;雖然明明知錯,可是他無法擺脫那纏累他的靈,他仍然被怕窮的靈所捆綁。正如猶大,這個人很容易就成為了撒但攻擊的對象,於是,魔鬼就佔有了他貪愛錢財的心。

好幾年前,有一位出名的佈道家,因性方面的罪而被揭發,轟動全球;成千上萬的信徒都不禁思索:「這樣虔誠的人,怎能落在這種罪裡?」他被揭發之前,我打電話給他,他承認自幼已縱情聲色,說:「多年來,我被惡癮纏身;一直在事奉當中,我都背著這重擔。」換句話說,甚至當他大而有力地証道的時候,他都故態復萌;很明顯,這個人的捆綁並非朝久之事;他早早已被魔鬼看中,而且他從來沒有完全得勝。

我相信,如今成千上萬的信徒,也好像這人一般;他們被神使用,熱心敬拜,忠心事主;可是,他們在自己的生命裡,容讓罪惡,日復一日,罪惡便根深蒂固;如今,他們就變成了撒但攻擊的對象;魔鬼乘虛而入,佔了上風。

到了逾越節,撒但知道主的國度,快要來臨;他將猶大佔為己有之後,便定意向另一個門徒下毒手;我相信,他令他們感到,他就在他們中間,當時,「門徒起了爭論,他們中間那一個可算為大。」(路22:24) 你可想像他們的爭議嗎?門徒們恰恰與主親密交通,衪又告訴他們,衪快要受死。可是很明顯,主的話,他們一竅不通;相反地,他們起了爭論,衪離世以後,誰來帶領。

此情此景,必定令撒但樂壞了;他多半個別打量門徒,問自己說:「下一個是誰?不是那但業,耶穌說他心無詭詐。那約翰呢?不,他太靠近夫子,常常躺在衪的胸懷裡。呀,彼得坐在那邊,耶穌稱他為磐石,其實,彼得宣告主就是彌賽亞,主就說,衪會將教會建在彼得身上,是的,就是彼得,如果我能將他得到手,我就能削弱教會的根基。」

你大概對舊約約伯的故事很熟悉,你記得撒但先要從天上得到允許,否則他無法難為這位虔誠的僕人;耶和華告訴魔鬼,他向約伯動手,是有限度的;他可以傷害他的身體,使他經歷困難的試煉,但他不能取他的命。

現在,撒但遊說要彼得成為他的對象,他說:「耶穌,你宣告你會將教會建造在這人的見証之上;好,你若肯定彼得就是磐石,就讓我篩他一下,你就會知道他並非根基的材料;他的深處,只是沙土而已。你知道我已經將你十二位根基領袖之一得到手了,我現在告訴你,彼得要一敗塗地,像猶大一般。」

我們知道,主容許撒但篩彼得,然而,為何有此必要呢?我相信透過逾越節的情景,我們更能清楚了解。主應許門徒說:「我將國賜給你們 … 叫你們在我國裡,坐在我的席上吃喝,並且坐在寶座上,審判以色列十二支派。」(路22:29-30) 門徒聽見,必定喜出望外,心感前途無量;因主親口說過,他們命定登天,在衪桌前甚至有寶座為他們存留,他們將頭戴冠冕,與衪在永恆裡執政掌權。

這是何等不可置信的保障,主的話信守不渝,足以一生受用。彼得聽見,必深感蒙愛,心中想:「主已給了我鐵般應許,衪要在永恆裡使用我;我現在便能無憂無慮,自由自在事奉衪。」

然而,彼得的喜樂和籌算卻蕩然粉碎:忽然間,主以奇怪的警戒向他說:「西門,西門,撒但想要得著你們,好篩你們,像篩麥子一樣。」(22:31) 可想而知,彼得必定為之愕然,他非常驚訝:「撒但為何要得著我,主?是因我心地邪惡嗎?我做了甚麼事,以致他要單單針對我?畢竟,是我首先承認你神聖的位格;別人滿心懷疑,我卻非如此,我甚至與你行在水上。那麼,你說我會被篩,是甚麼意思?撒但問他能否這樣對待我,而你說可以?你還保護我嗎,主?是甚麼一回事呀?」

當時,以色列是一個農業社會,篩麥穀的過程是眾所皆知的;農民將一堆堆麥穀放在木篩上面,(那是一個四呎乘四呎正方,中間有過漏網的木框),工人便用力搖動木篩,使沙土和糠秕落在地上,剩下麥穀籽粒。

篩麥穀顯然是一個淨化的過程,將低劣和無用的東西,和上好並結果子的,分別出來。你也許會問:「若這過程能結好果子,撒但為何要篩彼得?」在我看來,撒但以為彼得會信心動搖,他計劃用盡九牛二虎之力來篩彼得,藉以証明他信心的種子,只不過是糠秕而己。

彼得回答主說;「主,我已經準備好了,甚至要坐牢,釘十字架,與你同死,我都願意跟隨你;你已經告訴了我,在永恆裡為我存留的一切;篩一下,又何傷大雅呢?」(參看路22:33) 然而事實上,從來沒有人能預備好被篩;我們的肉體沒有辦法為彼得那種可怕的試煉,早作準備。

我相信主特別容許撒但搖篩過份自信的信徒;受過高深訓練的信徒往往肯定,他們對撒但的攻擊,能應付有餘;他們自誇說:「仇敵若試圖打倒我,我就以神的能力,將他踩在腳下;我以神的話,將他從我生命中,趕逐出去;魔鬼無法難為我。」

我從全國上下的講臺,聽見這種誇大之詞;我當然同意,我們信靠主十字架的工作,已經勝過仇敵;然而在某些時候,每一個信徒都面對突如其來的考驗,而從來不曉得是魔鬼在這些事情背後,設計陷害。屬靈世界繼續不斷的運作,鮮為人知;對於仇敵的詭計,我們不能一無所知;可是,正如保羅說:「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林前13:12)

現在你也許面臨深度的試煉,無法解釋,有如天翻地覆;你便以為自己罪孽深重;然而一直以來,憑著神的允許,撒但正在篩你,如同篩麥子。

請勿誤解:魔鬼無法隨時向神的子民,發動攻勢;他無法遂其所願,打倒我們;而且我們有這確據:惟有主容許被篩的人,是衪所揀選,為要重建墮落的教會。我們被篩的經歷是要鍛鍊們的信心,使之又穩固又煉淨;然後主才能在末後復興教會的工作上,使用我們。「正如經上所寫的,「此後我要回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徒15:16)

主向衪的門徒指出,被篩的過程與屬靈爭戰的分別;衪告訴他們說:「沒有刀的要賣衣服買刀。」(路22:36) 主基本上說:「我快要離開你們,你們將要面對強烈的屬靈爭戰;一直以來,我與你們同在,保護你們;但你們現在必須憑信心而活,你們需要拿起屬靈利劍,在信心上,打美好的仗。」

「然而,有一些事,甚至比屬靈戰爭更艱難,那就是被篩的過程;這是與撒但本身短兵相接,是很少人經歷過的。彼得,有一段時候,你將要被交在仇敵手中,刀劍都無濟於事;魔鬼快將發動攻勢,全心毀滅你的信心,他要將我所賜你的希望,洗劫一清。」

當我們經歷被篩的過程,撒但便在我們的腦海中,灌輸他所有邪惡思想,他要使我們相信,這些惡念都是出自我們自己內心,而不是從地獄而來的。這試煉多麼邪惡,令人沮喪,除非主承諾為我們禱告,否則衪不會讓我們進入戰場;衪向彼得保証說:「彼得,我清楚明瞭,這是你信心上,一場代價甚高的爭戰;你每時每刻身受攻擊,我都為你祈求;我要預先告訴你,你的信心不會失敗。」

主預警彼得會遭遇極嚴峻的試煉,「今日雞還沒有叫,你要三次不認得我。」(22:34) 然而彼得對自己胸有成竹。幾個小時之後,群眾來到捉拿耶穌,這門徒就為夫子挺身而出,他大膽拔刀,把一個人的耳朵削掉。

但其實,彼得被篩的過程,尚未開始;後來,耶穌在公會裡,站在指控衪的人面前,彼得當時在外面,圍爐取暖;當下,有一個婢女認出他,「有一個使女,看見彼得坐在火光裡,就定睛看他,說:「這個人素來也是同那人一夥的。」」(22:56) 使女眼瞪著他,彼得就渾身打震,連忙回答說:「女子,我不認得衪。」(22:57)

現在,撒但已經將彼得放在篩上,他要猛力搖撼;聖經說:「過了不多的時候,又有一個人看見他,說:「你是他們一黨的。」彼得說:「你這個人,我不是。」」(22:58) 事到如今,撒但用勁搖動,彼得連自己的話,都不知道從何而來。終於一小時以後,有第三個人認出他,說:「他實在是同那人一夥的 …」彼得說:「你這個人,我不曉得你說的是甚麼。」(22:59-60) 根據另一本福音書,到了那關頭,彼得就開始發咒。

試想像這情景,只在幾個小時以前,這位忠心耿耿的門徒,勇敢護主,不顧一切,拔刀相助。然而現在,彼得全然崩潰,甚至否認認識主;撒但必定得意洋洋,自己想:「彼得得到手了,他完蛋了,正如猶大一般;現在,要向下一個門徒動手。」

正當彼得第三次否認主,聖經記載:「雞就叫了。主轉過身來,看彼得。」(22:61-62) 想像此情此景,彼得有何感受? 然而,我可以保証,主並沒有以責備的目光看他;衪沒有說:「你豈能如此待我,彼得?雖然這些人都曉得你是屬我的;你卻褻瀆我,否認我;我一直怎樣待你,你豈能落在這光景裡?」

恰恰相反,為著彼得的緣故,主早已預言這些事情;現在衪回頭看他,乃是要安慰並肯定他,彷彿說:「務要堅定不移,朋友;我警告過你,撒但會篩你,記得嗎?他要打倒你,藉以破壞教會;但我現在要提醒你,彼得,你要復興;對於我,你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不要逃避我;這場仗快要終結,有更大的工作,尚在你的前頭。」

真的,主曾經告訴彼得:「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22:32) 這裡希臘文的字義是:「你回頭以後,你要成為弟兄姐妹的力量。」換而言之,主說:「你將要否認我,彼得;然而,我告訴你,你將要復興。其後,你將有一些重要的東西,可以傳給別人;你要因你所學到的,成為別人的祝福。」

這就是神容許我們被篩的原因,使徒保羅這樣寫:「願頌讚歸與 … 發慈悲的父,賜各樣安慰的神;我們在一切患難中,衪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 … 我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我們得安慰呢,也要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我們為你們常存的盼望,是確定的,因為知道你們既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林後1:3-7)

很明顯,神容許衪的僕人經歷水深火熱,遭遇重重患難,他們也無法明瞭,目的是要他們成為別人的見証與安慰。這樣一來,被篩過的信徒能參與重建神部份倒塌的家。

請細心思量:彼得被篩,與肉體的試探,比如情慾、貪婪,亳無關係嗎? 不,撒但的攻擊,是要破壞神對這人的應許;他希望彼得深信,他不配承受主所賜屬天的承諾。有一陣子,魔鬼果然遂其所願。主定睛看彼得之後,門徒就出去,痛哭流淚;想像撒但如何向這個破碎的人,破口大罵:

「那麼,你就是耶穌的磐石?你就是要復興教會的那一位麼?看看你自己,彼得;你是懦夫,啼啼哭哭,又褻瀆主;你否認了那呼召你,又深愛你的主。別想在天堂裡坐在主的桌前;你已經得罪了世界之光,你不配承受衪的應許;你罪大惡極,筋疲力盡,你的一生,已經完蛋了。」

然而,彼得豈能曉得,他卻正在被裝備當中,以致他能對新的教會,傳講以下極重要的道:「我曾經心力交瘁,絕了希望,無人明瞭;主卻救我脫離這光景,好讓我能安慰你。」

到了約翰福音第廾一章,主已經從死裡復活,向跟隨衪的人顯現過好幾次。當主穿牆過壁,進入樓房,衪必以父神溫柔慈愛的目光,看著每一個門徒,包括彼得在內。

即使如此,彼得仍然心有餘悸,魂不守舍。有一天,他向其他的人宣告說:「我打魚去。」(約21:3) 換句話說,他要回到本行,從事打魚;彼得覺得,自己何等不堪,不配擔任屬靈領袖的崗位;他如此想:「神無法使用像我這樣的人,我罪孽深重,史無前例,我是無藥可救的。」

你也許記得這故事的下半段,彼得說服了其他門徒,與他同去;他們整夜打魚,一無所得。到了清晨,有一個人從岸上呼喚他們,吩咐他們在船的另一邊撒網;他們照著行,就滿載而歸,網都幾乎裂開。

彼得曉得那人必定是主,他立刻跳進水裡,游泳回岸;他看見主為他們預備早飯,其餘的人也上岸了,主就邀請他們:「你們來吃早飯。」(21:12) 主伸手迎接衪所揀選的人,渴望恢復與他們親密交通;而且,衪特別顧念彼得。

吃飯的時候,主三次問門徒:「彼得,你愛我麼?」每次,彼得都回答:「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參看21:15-16) 你們必須明白,主發問並非要肯定彼得對衪是否忠心,衪也不是為著別人的緣故,乃只是為著彼得。主基本上對彼得說:「你知道在我的愛中,你是平安穩妥的;縱使你失敗了,你仍深信,我全然愛你,毫無條件;可是,有一件事我要你清楚確定,就是我曉得你愛我。」

「你已經全然回到我身邊,彼得;而且,我知道你再不會背叛我,我曉得你的內心,我深信你全心愛我;所以,不要讓撒但偷取你的確據。在我的愛中,你顯然是平安穩妥的;為著我將來要任命你的事工,也就是說,你要餵養我的羊,我讓你受裝備。」(參看約21:17)

蒙神所愛的信徒們,若我們能對魔鬼說:「縱使我犯罪,救主愛我,亳無條件;因此,我已經回到衪的愛中:而且,衪已經使我確定,縱使我失信於衪,衪曉得我仍然全心愛衪。所以你無法再偷取我的確據,魔鬼;我再不要聽你胡說八道;我愛耶穌,衪也曉得。」我們被篩的過程就結束了。

正如保羅,我也感受到主在我生命中特別的觸摸,我持定衪所賜我寶貴的應許,關於在我的晚年,我會更多結果子;我也在衪甜密的交通中,得到生命之糧;而且,我相信衪的應許,知道在榮耀裡,將有冠冕為我存留。

然而,像保羅一樣,我也遭遇突如其來,超乎我理解的爭戰;我曾經忍受魔鬼的侵擾,並謊言謗讟;在每次試煉當中,我都不知道原因是來自我自己肉體、魔鬼、或神的管教,要除掉我一些隱而未現的罪。我曾經與約伯認同,他曾問神說:「要指示我,你為何與我爭辯。」(伯10:2) 他的意思是:「主啊,我不知道有甚麼事情發生,為何有這嚴峻的試煉?」

我相信我們被篩的經驗,往往發生在大有能力的啟示時期,與為國度更能效忠的時期之間。請仔細思量,保羅在他試煉中所學到的功課:「我們原不是傳自己,乃是傳基督耶穌為主,並且自己因耶穌作你們的僕人。那吩咐光從黑暗裡照出來的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裡,叫我們得知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林後4:5-6)

保羅說,在他的試煉當中,他已經學會不傳自己,只傳基督。到了他生命這階段,他再不將焦點放在自己身上;如今,他的學習、見証、並生命,都是全然為要高舉耶穌。並且,保羅得到更多啟示; 他告訴我們,聖靈光照他的內心,加添他的亮光,以致他能向別人顯明基督。何等奇妙的光境:全然謙卑,卻充滿啟示、亮光、並且看見神的榮耀。

最後,保羅解釋他得到啟示之後,所發生的事:「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是常為主交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這樣看來,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生卻在你們身上發動。」(4:8-12)

請注意保羅這裡用以加強語氣的字句:四面受敵、心裡作難、遭逼迫、打倒、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簡而言之,保羅形容被篩的過程;起先,他無法了解,為何每逢聖靈在他生命中奇妙工作之後,隨之而來卻是一段狂烈搖撼的時期。其後,聖靈向他啟示真正原因:並非要顯露他裡面的罪,管教他,或者改正他;保羅說,原來是為著其他人:「凡事都是為你們,好叫恩惠因人多越發加增,感謝格外顯多,以致榮耀歸與神。 … 要成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4:15-17)

保羅清楚知道,為何有些信徒多受試煉,多遭搖撼,面對更大考驗;「是為著基督身體的緣故;而且最終,是為著神的榮耀。你們要明白,正當別人目睹你面對熊熊烈火時的反應,他們便曉得,在他們的困境當中,神也不會離棄他們。」

親愛的聖徒,你之所以被篩,是為著你的家人、朋友、同事、並在你周遭愛神的人的緣故;所以,不要害怕試煉;主深知後果如何,正如衪告許彼得,衪也要對你說:「忍耐到底,朋友,我正在為你祈求。雨過天青之時,神要復興你;而且,我要使用你重建教會;你之所以被篩,背後有我永恆的旨意,一切都是為著我極重無比的榮耀。」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