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的愛心 | World Challenge

起初的愛心

David WilkersonFebruary 1, 1986

許多信徒都會避開啟示錄,因為這卷書彷彿很奧祕。然而,約翰曾經這樣寫:「念這書上豫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啟1:3)

雖然約翰是啟示錄的作者,這卷書乃「耶穌基督的啟示」(啟1:1)。這是關乎 神對基督所啟示的心意,亦是約翰所分擔的。

約翰乃耶路撒冷教會的三根「柱石」之一。我們所知道有關他的事蹟許多都是艾然尼斯(Iraneus)所記錄的;而這第一手的資料乃他從約翰的徒生波里卡(Polycarp)所取得的。

我們都知道約翰比保羅活得長;而保羅曾在主後64至69年間在尼祿手下殉道。相傳,保羅起碼創辦了亞西亞(Asia)五家教會當中的兩家;約翰看似那些教會的監督。他多半曾被羅馬王帝多米田(Domintian)放逐到拔摩島上;他獲釋後,便回到以弗所去。

當約翰寫啟示錄時,羅馬帝國動盪不安。有人懷疑尼祿為要把羅馬城重建得金碧輝煌,好留名千古,便付之一炬。他曾以卑鄙的手段苦待信徒,把該城的火災賴在他們身上。

有一次,他把許多信徒掛在他御花園的柱上,給他們塗上柏油(oily tar),把他們點燃起來。據一位歷史家宣稱,他曾經騎著馬,在這滿有焚燒人肉氣味,景像恐怖,火光熊熊的晚上,狂歡作樂。許多信徒都因著他們對主絕不動搖的信心,而殉道了。

約翰被放逐期間,分擔了主肢體的苦難。他單獨親近 神,主可畏的啟示就臨到了他。

他給七個教會的信息乃是寫給那些教會的「天使」,即牧師、領袖或使者。約翰實在說:「我與你們分享的,就是教會裡每一個傳道人都當知道且傳揚的。這乃 神所啟示的心意,有關抵擋罪惡與離道反教的情況;你們要聽從這些話語,且將之傳揚。」

所有真正的啟示都是以看見主那可畏,威嚴的聖潔為開始的。

我們從約翰福音13:23讀到:「有一個門徒,是耶穌所愛的,側身挨近耶穌的懷裡。」就是這約翰曾經親切地躺在 神兒子的懷裡。很少人曾像約翰一般認識那降世為人的耶穌。

然而,約翰在拔摩島上看見了主,而祂的聖潔令他驚異萬分。「衪的頭髮皆白,如白羊毛,…身穿長衣,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煆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人的聲音。」(啟1:12-15)

當時,約翰並沒有躺在祂的懷裡。當時,主並沒有帶著人的身份 – 乃全然聖潔!約翰說:「我一看見,就仆倒在祂腳前,像死了一樣。」(啟1:17)

但以理也曾得見主可畏的聖潔,以致祂失去了人的力量,臉色蒼白。「(我)舉目觀看,見有一人身穿細麻衣,腰束烏法精金帶。…眼目如火把…手和腳光明的銅,說話的聲音如大眾的聲音。」(但10:5-6)

但以理說:「同著我的人沒有看見,他們卻大大戰兢,逃跑隱藏,只剩下我一人;我見了這大異象便渾身無力,面貌失色,毫無氣力。…一聽見就面伏於地沉睡了。」(但10:7-9)

我們正處於福音派輕佻浮躁,靈恩派荒唐滑稽的時代。聖經說人若缺乏異象,就必滅亡。我將之解讀為有關主威嚴聖潔的異象。以賽亞一旦看見聖潔的基督,就喊著說:「禍哉 …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 」(賽6:1-5)

如今,究竟有多少牧者因看見了主可畏的聖潔,便付上了好幾個小時面伏於地,以致他們上講台時面貌失色?是的,那可畏的景象大有榮美 – 然而這經歷必須在我們裡面產生一些事情,正如在約翰、但以理、以賽亞、及每一個見過那異象的神僕裡面所產生的。這經歷必須產生真正敬畏 神的心,以致人不敢妄稱衪的名,不敢在祂聖潔的同在裡行事膚淺,荒唐無稽,不敢以人的看法不尊祂為聖。

如今,我稱有些人所謂的親切之感為不恭敬。有些信徒在祂家裡變得何等盛氣凌人,粗野無禮。如今,有些牧師何等厚顏無恥,從神聖的講台上大吐自以為聰明的愚昧見解、夢想,並一些褻瀆 神的笑話。我們已把主貶低到我們自己的水平,把衪當作我們的一份子。我們何等切切需要仰望衪那有如火焰的眼睛 – 我們一旦看見祂那耗盡人心的聖潔,就會極其驚異,再不敢在祂面前心高氣傲,愚不可及了。

真正有關祂聖潔的異象必顯露我們缺乏愛心。

約翰曾寫信給七個教會,首先對付了以弗所信徒的光景。「你要寫信給以弗所教會的使者,說,那右手拿著七星,在七個金燈臺中行走的,說,我知道你的行為、勞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惡人,你也曾試驗那自稱為使徒卻不是使徒的,看出他們是假的來。…然而你還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惡尼哥拉一黨人(Nicolaitans)的行為,這也是我所恨惡的。」(啟2:1,2,6)

主曾對以弗所教會的光景略為稱讚。這群信徒曾經為著福音而勞苦忍耐。他們不能容忍惡人,有分辨能力,不會聽信假先知的虛謊。他們為主名而忍耐,並未疲乏。至重要的就是,神可以形容他們說:「你們恨惡尼哥拉一黨人的行為,這也是我所恨惡的。」神記念他們恨惡尼哥拉一黨人的行為與神學觀。主曾經兩次透過約翰給教會的書信,說到 神恨惡這些離道反教的人的教導(參看啟2:15)。

使徒行傳6:5首先介紹了尼哥拉為蒙揀選去照管,天天供應給寡婦的七個人之一 。「十二使徒叫眾門徒來,對他們說:「我們撇下 神的道,去管理飯食,原是不合宜的。所以弟兄們,當從你們中間選出七個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人,我們就派他們管理這事。但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大眾都喜悅這話,就揀選了司提反,乃是大有信心,聖靈充滿的人,又揀選腓利、伯羅哥羅、尼迦挪、提門、巴米拿、並進猶太教的安提阿人尼哥拉,叫他們站在使徒面前,使徒禱告了,就按手在他們的頭上。」(徒6:2-6)

教會先賢曾把他看為一位被聖靈充滿,大有智慧的屬靈人。使徒們曾給他按手。尼哥拉一黨的人有何過犯,把可憎的思想帶進他們的教導和生活裡?原來,教會先賢曾經給信徒們立下兩條基本條例 – 不可吃那被獻給偶像的肉,並遠避淫行。尼哥拉顯然發起了一些神學觀,引人膜拜偶像,濫交苟合。當代的社會容讓性濫交。尼哥拉一黨推動了給人虛假安全感,至終與世為伍的神學觀,並在他們的教導中暗潛情慾主義。

亞力山大(Alexandria)的革利免(Clement)曾經形容尼哥拉一黨說:「他們像山羊一般,縱容肉體,在生活上亳無廉恥,自我放縱。」他們失去了敬畏 神的心,不肯遠離世俗,犯姦淫苟合後又淚洒祭壇!他們可以如此甜美地說到自己愛主,但他們的手和心卻被罪惡所玷污。

尼哥拉一黨的心態仍然與我們同在。這就是在邪靈所支配的音樂圈裡污辱主名的所謂主內搖滾樂的神學觀。他們以甜美並道貌岸然的話語寫信給我,說到他們多麼愛主,把衪帶到別人不能進入的圈子裡。然而,他們卻如此被驕傲、名氣和情慾所蒙蔽,以致他們不曉得,或不肯承認主不會和他們去衪所禁止的地方。字句只叫人死,神的靈才能賜予生命。若他們帶著死的字句,即聖靈不肯膏抹的字句,進入惡魔的領域,他們就會傳揚死亡。而有一天,他們都必須站在聖潔的君王面前。祂的眼目將如同火焰,看穿他們的傲氣。他們必須為著以下的而交帳:濫用 神的道,以死的字句來叫人死。

這些近代的尼哥拉一黨居然有膽量,說可畏,聖潔的主會祝福他們那些畏畏縮縮的小曲、偽裝的簡短証道、並不痛不癢,不需代價的邀請。絕不如此!他們乃羞辱我的主!他們自感蒙羞,無法唱出斬釘截鐵的信息,有關悔改並主絕對的主權。他們彷彿在我們所愛的主面上吐唾沫 – 他們受騙了,也欺騙了整個世代的年青信徒。神說:「假若他們是我的僕人,他們就會向人家指明他們的罪惡。」

他們向我宣稱自己乃這世代的新先知。但耶利米卻形容他們說:「因為褻瀆之事出於耶路撒冷的先知,流行遍地。」(耶23:15)

我得知這些搖滾樂手都是五旬節派教會的成員,得蒙他們的牧師所祝福鼓勵,便感到害怕。我們的牧人有否變得靈裡蒙蔽 – 他們能否對以西結以下給傳道人大聲如雷的信息充耳不聞:「他們要使我的民知道聖俗的分別,又使他們分辨潔淨和不潔淨的!」(結44:23)

牧者啊,務要醒悟!聖徒啊,務要醒悟!這是尼哥拉一黨的神學觀,是 神所恨惡的。我們也必須恨之入骨!

甚至當我們抵擋罪惡,努力作主工時,我們都會失去那起初的愛心。

以弗所的教會反對罪惡,聲大如雷;他們把虛假之事都一概顯露;他們從未想過要放棄信心。然而,神責備他們說:「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啟2:4)

神如此重視這起初的愛心,以致祂警告說,若他們不痛悔回頭,祂便挪去他們身上的恩膏。

這是全本聖經中至難明的經文之一。我們並不曉得,主乃談及祂的教會。

信徒可在一生中極力回顧自己早期與主之間的經歷。他以為回到起初的愛心就是恢復初初蒙恩得救時的熱忱和興奮心境。他們會因失去了少年人對主的某種熱心而憂傷。的確,許多信徒已變得靈裡冷淡乾涸 – 然而,回想那更單純的時期既不足夠,也不能表達這段經文的更深真理。

有些人絕不該恢復他們起初的光景。有些人蒙恩得救,脫離了自私自利的興趣 – 好逃避 神的烈怒。或者,他們單單為要心中平安而蒙祝福,得醫治。我不要回到自己早期的光景裡。那時,我的愛心不夠成熟,缺乏智慧和經驗;而我的熱忱曾經帶來許多痛苦。當時,我情緒用事,過於對主專一。憑著衪的恩典,我不想回到任何少於自己目前的光景裡。

以弗所的教會為何要回到他們起初的光景裡?主說他們並沒有變得疲乏,也沒有失去忍耐的心。他們既沒有失去熱忱,敬重衪名的心,也沒有在事奉上疏懶惰怠。

原來,該教會已失去了對主那使徒性的愛心。

主在這裡向祂的教會顯示,他們已從起初使徒性教會的愛心有所墜落。祂說:「你們有正確的神學觀;你們已委身服事我;你們在真道上有根有基,不至被虛謊之事所蒙蔽;你們堅守了律例典章;你們的善行可圈可點 –然而,你們對我失去了使徒性的愛心!」

我們都持守了初期教會的工作,但卻失去了那激發我們工作,熱愛基督的心。起初的愛心是以十分實際的方法彰顯出來的。

初期教會愛心的表彰,就是信徒渴望主快快回來。他們渴慕透過不死並榮耀的生命,與主全然合一。他們靈裡渴望衪再來,好得著祂聖潔的樣式,且在衪面前全然與衪相交。他們祈求要「與衪同在,瞻仰衪的榮光!」

如今,我們看見信徒漸漸忘卻了祂這應許,說到祂必速速回來;而且,他們對主必成就應許,失去了信心。我們把主的警告,說千萬不要落在世俗的網羅裡,擱置一旁;我們又忘記要儆醒禱告。如今,我們有否「站穩,束腰,燈火通明,正如僕人等候主人一般」?不 – 衪的回來再不是我們主要的心願了 – 我們對物質主義過於著迷。對於祂的道,說「在眨眼之間」改變即將臨到,已忘得一乾二淨。

我們都疲於背負十字架,對祂的回來感到不耐煩。把祂的回來拋諸腦後,或遠遠推到將來,我們感到不必在靈裡儆醒。結果,童女都昏睡了。難怪我們在信徒當中多多看見拜偶像和輕心大意的心態。

我不會與任何人辯論有關被提的神學觀。我只曉得,當主稱那說「主人必來得遲。」(太24:48) 的為惡僕時,我會不寒而慄。我相信衪的話,說衪必忽然臨到,就如夜間的賊一般。我曉得有公義的冠冕已為那些「愛慕衪顯現的人」(提後4:8)而存留。

我相信 神的百姓會多多為主受苦;我相信憂愁與災難將會臨到,而 神的百姓需要預先受警告。然而,我也相信主必出乎意料地駕著榮耀雲彩而來,把祂的新婦接去。

教會已經失去了那起初的愛心,以致不會這樣呼求:「主耶穌啊,我願你來。」(啟22:20)。初期的教會曾經傳揚說:「所以你們要儆醒,因為不知道你們的主是那一天來到家。」(太24:42) 我們如今所聽見的信息如下:「主在回來上已有所遲延。衪不會出乎意料地隨時臨到。」但我們卻聽見主親口說:「所以你們也要預備;因為你們想不到的時候,人子就來了。」(太24:44)

凡有耳可聽的,都當聽從聖靈的話 – 務要回到使徒性的愛心,渴慕祂的顯現!務要過著公義,滿有期望,渴慕,儆醒的生活 – 神的百姓會否經歷大災難,並不要緊,因為你會時時凡事準備好。

主親自向彼得發出使徒性的愛的至真考驗。「他們吃完了早飯,耶穌對西門彼得說:「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比這些更深麼?」彼得說:「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對他說:「你餵養我的小羊。」耶穌第二次又對他說:「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麼?」彼得說:「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說:「你牧養我的羊。」第三次對他說:「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麼?」彼得因為耶穌第三次對他說:「你愛我麼?」就憂愁,對耶穌說:「你是無所不知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說:「你餵養我的羊。」」(約21:15-17)

熱心對主貞忠就是要餵養群羊

主並沒有談及教導群羊或向他們傳道。我認為主對彼得說:「你否認我實在使弟兄失望。他們看見你缺乏貞忠,膽小懦弱,便大受震撼。如今,你要餵養他們,好彰顯你對我的愛心。你要存著這愛心來堅固他們的盼望,滿足他們的需要。」

教會需要更多全然獻身,一心愛主的榜樣來餵養別人。我會因 神僕人使女的聖潔模範而心懷大慰。這樣的愛心如此榮美,對我大有鼓舞,叫我在靈魂深處更加渴慕 神。他們對主絕對精誠忠愛,就會在我裡面產生盼望。那些為人聖潔,忠心耿耿的,比那些言行不一的教師傳道,更能令我靈裡滿足。

有些信徒會令我靈裡空虛乾涸 – 他們對主決乏愛心,便令我感到沮喪。他們不冷不熱,就如在寒冷冬日在我臉上澆冰水。他們萎靡不振的靈命會令我失望。他們不能給予什麼,不能餵養任何人。

主乃生命之糧。當你一心一意愛祂,你就屬那餵養別人的。凡盡心愛主的,就確實愛我,看我為他們的弟兄。我要以衪為摯愛,從而愛那些迷失的人。衪那在我們裡面的愛心會變成一盞明、一個盼望、一個邀請、一個給予生命的榜樣。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