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車 | World Challenge

鐵車

David WilkersonNovember 16, 1987

「耶和華與猶大同在,猶大就趕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趕出平原的居民,因為他們有鐵車。」(士1:19) 「山地也要歸你,雖是樹林你也可以砍伐,靠近之地,必歸你;迦南人雖有鐵車,雖是强盛,你也能把他們趕出去。」(書17:18)

為什麼愛滋病在美國到處蔓延?為什麼我們的街道,缺乏治安?為什麼這一代許多人,都因吸毒酗 酒,而喪心病狂?為什麼我們的邊境失防,以致毒販可以將各種毒品運進來?

以賽亞形容我們今天的光景:「嗐,犯罪的國民,擔着罪孽的百姓,行惡的種類,敗壞的兒女;他們離棄耶和華,藐視以色列的聖者,與祂生疏,往後退步。你們為什麼屢次悖逆,還要受責打麼?你們已經滿頭疼痛,全心發昏。從腳掌到頭頂,沒有一處完全的;盡是傷口、青腫、與新打的傷痕;都沒有收口,沒有纏裹,也沒有用膏滋潤。你們的地土已經荒涼;你們的城邑被火焚燬;你們的田地,在你們眼前為外邦人所侵吞,既被外邦人傾覆,就成為荒涼。」(賽1:4-7)

神警告以色列民,他們會因自己邪情私慾,被人奴役。「耶和華必使你坐船回埃及去 … 在那裡你必賣己身與仇敵作奴婢 …」(申26:68) 美國已經變成了一個罪惡昭彰的國家;神已經將我們賣給仇敵。如今,我們舉國上下,都受捆綁;我們因情慾、酒精、毒品、電視、金錢、性、並娛樂,大受捆綁!神警告我們,要研讀聖經,從以色列身上學習功課。「他們遭遇這些事,都要作為鑑戒;並且寫在經上,正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林前10:11)

我們可以從士師記四到五章,找到一些既詳盡又有力的例證。「… 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耶和華就把他們付與 … 迦南王耶賓手中。」(士4:1,2)

以色列曾經分別為聖,單單倚賴大能的神,一無所懼。兒童在各城邑裡歡笑玩耍;首領與牧人都渴慕神。然而,由於他們放縱情慾,與罪妥協,神就讓他們受人奴役!足足有二十年之久,迦南人的鐵車在以色列的街道上,任意往返,以色列人則受盡壓逼,卑躬屈節,怯頭怯腦。以色列不能在街上安然行走;孩童惶惶終日!他們轉向別神,於是,「爭戰的事就臨到城門 …」(士5:8) 「…大道無人行走,都是繞道而行。」(士5:6)

多麼可憐!多麼羞恥!曾幾何時,神的百姓,可以將任何敵人,趕盡殺絕!凡為攻擊他們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可是當時,神的百姓膽小畏縮,偷偷摸摸,滿心恐懼。他們聽見敵人的鐵車,在街道上轆轆前進,就膽戰心驚。這情景也曾經在捷克發生過;當時,蘇聯的坦克車隆隆而至,擴展共產勢力;凡是反對他們的,都被壓制!言歸正傳,以色列人離開了自己的鄉村,逃到山野。因著罪的緣故,舉國上下都變得怯懦畏縮,卑躬屈節,毫無能力。

有些人讀到這裡,也許就會問:「你的重點是甚麼?你不可能說,今天的信徒受捆綁,懦弱無能!你不可能忽略了那些培靈大會、研討會、佈道會、並信徒列隊遊行!那些反對墮胎與色情行業的事工,又怎麼樣?還有一些龐大的教會,其中有數以千計的人,一起聚集,敬拜讚美,難道這不是靈命復興嗎?難道神不與教會同在嗎?」又有其他人問:「看看那些忙過不停的信徒,他們都在監獄裡,並街道上傳福音。看看那些介毒復康事工,並許許多多靈命退修會。還有大眾文字事工、基督教的收音機並電視節目,都非常普遍,難道它們不代表靈命復興嗎?」

我們可以從時代廣場,或四十二街,並本國其他敗壞的地區,找到問題的答案。我們可以在這些地方看見許多毒窟、醫院擠滿了愛滋病人、吸毒者高聲尖叫,神志不清、色情商店到處林立,甚至在小城鎮出現。

魔鬼邪惡的鐵車正在街道上,任意往返,不受攔阻,恐嚇眾人。國家與教會都不能阻止它們!

最近,有五百位信徒來到紐約市,幫助我們開辦時代廣場教會。他們多半都剛强無畏,對紐約市大有負擔。然而,有些人卻急不及待,要回到自己安全的老家去。他們離開時,說:「這是多麼污穢的地方!到處都是邪靈當道,多麼可怕!」紐約市的居民亦有同感;我聽見有些信徒說:「我盡量避開那些邪惡的地區!我不希望走近那裡。」於是,我們都躲在自己的安全的家裡,遠離吸毒者、時代廣場、窮苦的人、並那些流離失所的婦女們 --- 因為我們都害怕撒但的鐵車!

當沒有人向撒但的堅固營壘,發出挑戰時,我們豈能誇耀,說靈命復興已經臨到!聯邦、州立、並市立政府機關,都無法管制四十二街;它們只能對犯罪分子說「不!」,這豈能是靈命復興?紐約市的教會攜手合作,都無法攔阻魔鬼的鐵車。吸毒者與淫媒,膽大妄為;同性戀者,越發囂張;色情行業的人,譏諷法律;華爾街的經紀,毫無顧忌,不摘手段;匪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膽行劫!每主日,數以百計的信徒,都躲在自己的安樂窩裡;他們多半都對這些鐵車,感到無可奈何!其他人則坐在安樂椅上,對著電視上的稽星,捧腹大笑。

事實上,教會只因山上的得勝而滿足。正如士師記一章記載,我們「只趕逐山上的敵人」。「耶和華與猶大同在,猶大就趕出山地的居民 …」(士1:19) 這裡所代表的就是,信徒勝過自己的惡習,包括血氣與情慾方面(即裡面的仇敵)!以色列民在高地安頓下來,便築壇,敬拜讚美;然而,他們在其他方面,卻向魔鬼屈服。他們俯視那九百輛鐵車,便說:「低谷乃屬於這世界的神,由敵人佔據吧。我們只要避開他們,住在這裡,享受山上的福份。我們對這等邪惡勢力,有何對法?」

以色列民不對付那些鐵車,就給了那些信奉異教的人,一個錯誤的印象。他們叫人以為,神是軟弱無能的!駕駛鐵車的人就譏誚說:「他們的神只限於山上,受人歌頌!人們高聲讚美,可是卻怯頭怯腦。他們的神,乃怯懦無能。」

今天教會的光景,也是如此!世人對教會有甚麼看法?他們說:「教會就是一些軟弱盲從的老太太,並在街上使用擴音機的傳道人,到處將單張塞在人家手裡。教會乃是為著那些有病在身,軟弱無能,潦倒失落的人而設的!這些人根本上一事無成,每況愈下!」又有人說:「我們所看見的教會,就是那些聚斂錢財的電視傳道。他們所認識的耶穌,只限於電腦上的知訊。他們既沒有膽量,也缺乏能力。他們常常談及能力,可是只會在教會裡面與邪靈爭戰;對於現實生活裡的惡魔,他們非常害怕。」

除非神的百姓憑信心出去,在魔鬼的地盤,向他的鐵車發出挑戰,否則,真正的靈命復興,不會臨到。為什麼教會必須經歷聖潔的復興?因為那是唯一能叫人痛恨罪惡的復興。信徒必須存著聖潔的奮概,恨惡魔鬼的鐵車!當合神心意的復興臨到時,邪靈就再沒有餘地了!屬神的與邪惡的,不能一同共存。帶著屬靈權柄的信徒,要將一切靈界的執政掌權者,一一打倒;因為他們看見主聖潔的屬性,就對罪惡起了忿恨!他們要發出命令,以致被邪靈附身的人,得著釋放。製造偶像的人會喊著說:「我們的生計受到威脅。」有關邪術的書本,將要付之一炬。欺騙聖靈的,將會倒斃。法官會戰慄,獄卒會面伏在地歸信主,闔城的人都會知道,神在這裡!

當威爾斯(Wales)在伊凡‧羅拔士(Evan Roberts)帶領之下,經歷靈命復興時,青少年都誠心禱告。他們對自己父親酗酒,虐待母親,感到忿忿不平。於是,他們求神將他們關在監裡!連警察都不禁下淚,與他們一同歌唱,罪案也就幾乎撲滅了。

「… 以色列人就呼求耶和華。」(士4:3) 希伯來原文的意思,更加强烈:「他們一同高聲呼求神!」他們揚聲吶喊,集體呼求神!罪惡氾濫,神卻透過女士師底波拉,在該國得著聖潔的見證。當眾人都懦弱膽怯,靈裡乾涸,一片荒涼時,底波拉卻在以法蓮山上親近神,明白祂的心意,得著祂的負擔,且學習信靠神,知道祂能勝過敵人的勢力。底波拉在以法蓮山地的棕樹下,向神的教會傳揚真道;這隱藏的教會所領受的道,乃關乎聖潔、悔改、並得勝!以色列民,不分貧富,漸漸聚集在那裡!上層階級的人,「騎白驢的 …」(士5:10) 都來到底波拉那裡,聽道禱告。神在富有的人當中,總是有祂自己的子民。(當芬理(Finney)帶動靈命復興時,城裡的富户都是中堅分子。)他們聽了底波拉的道,心裡火熱,便曉得,那些鐵車,必須除去。

中產階級,也「行路」(士5:10)來到。按照今天的情形,他們就代表那些坐公車、乘地鐵的藍領工人。他們都不分階級,一同來聽道。貧窮的人,就是那些「在遠離弓箭響聲打水」的(士5:11),他們也來了。他們辛苦勞碌,僅僅維生,餐搵餐食,朝不保夕。然而,他們也來到棕樹下,聽底波拉講道!文士們也來到他們中間,「有持杖檢點民數的從西布倫下來。」(士5:14) 所有靈命復興都有這共同點:一些隱藏餘剩的文士,願意運用他們的恩賜,對抗鐵車!我豫言,神將會興起許多人,他們會大有能力的透過媒體服事神!他們不分男女,恆心禱告,藉著文字事工,參與這最後一場的屬靈爭戰!

當時,男女一起同工,正如底波拉與巴拉同心事奉。聖靈所帶來的復興,絕不分男女。神既運行在祂的侍女身上,也激動弟兄們採取行動!巴拉的態度,跟今天我們所看見的情況,大有不同。底波拉告訴他,她若和他一同爭戰,女人就會得到功勳。巴拉絕不計較功名利祿!他希望得著先知性的權柄,並有禱告能力的女先知,與他一同爭戰。今天的情形,也是如此!當靈命復興切實臨到時,沒有人比別人更强!人們不會高舉自我,也絕不會說:「這是我最喜愛的牧師。」他們再不會說:「噢,他大有能力。」反之,他們說:「主在這裡!這是聖地!神在這裡說話!」

其實,他們勝過鐵車的爭戰,乃是在以法蓮山地的棕樹下贏得的;原來,神暗暗行事。他們的信息就是:「我們寸土必爭!戰爭已經開始了,我們定要毁滅敵人的鐵車!」凡來到這隱密地方的人,都心裡火熱。勇士巴拉來到他們中間,聽見底波拉說:「你甚麼時候挺身而出,作大丈夫?你甚麼時候相信,神能毀滅這些鐵車?」王公貴冑、首領、文士們都得著話語,知道神即將爭戰;他們說:「務要合力作戰!神要為祂自己的名報仇!祂要在惡人面前,顯出榮耀!」

他們從代禱中,清楚得著這指示:「… 你率領一萬拿弗他利和西布倫人上他泊山去。」(士4:6) 這指示非常詳盡,再清楚不過!要率領一萬人上他泊山!敵人會駕著鐵車來攻,神將在基順河,將敵軍以及鐵車,交在你們手中!至於何時進攻,如何出兵,底波拉已經心中有數。她曾經在某日,從神得知詳情。對於她來說,那九百輛鐵車,早已全軍覆沒!「西西拉就聚集所有的鐵車九百輛,和跟隨他的全軍,從外邦人的夏羅設出來,到了基順河。底波拉對巴拉說,你起來,今日就是耶和華將西西拉交在你手的日子;耶和華豈不在你前頭行麼?於是巴拉下了他泊山,跟隨他有一萬人。」(士4:13-14)

為什麼我們奉神的名做了許多事情,卻沒有効果,心中困惑,不得滿足,且對魔鬼的鐵車,沒有作出挑戰?今天的信徒,比底波拉的世代,得到更多亮光;然而為什麼我們的方向,不如她的清楚準確?是不是因為我們並沒有親近神!我們的禱告,僅是為著滿足自己!我們不肯在私下並集體禱告方面下功夫!

我個人對那些空虛徒然的活動,感到非常厭煩。三十年來,我們派發了無數的福音單張。我們站在眾人面前,彷彿螳臂擋車。福音單張只不過是一把紙劍而已;除非我們帶著聖靈的能力,否則,我們無法影響別人!我們彷彿對鐵車喊著說:「不准越雷池一步。」然後,就揮動紙劍。除非我們多以禱告與眼淚,托住事工,否則,這些字句,並不會給人帶來生命!神會透過我們的禱告,將紙劍變得鋒利無比!缺乏聖靈大能,並屬靈權柄的街頭聚會,簡直是白費功夫。光是娛樂節目,決不能改變人的生命。惟有藉著禁食禱告,我們才能向仇敵的堅固營壘,作出挑戰!

百姓求神降大風雨,滂沱大雨就將鐵車淹沒了!「星宿從天上爭戰,從其軌道攻擊西西拉。基順古河,把敵人沖沒;我的靈啊,應當努力前行。那時壯馬馳驅、踢跳、奔騰。」(士5:20-22) 基順河大大氾濫,泥濘沒膝。敵人駕著鐵車而來,結果,車輪愈轉動,鐵車就愈深陷泥中。這些鐵車都不能移動,成為廢物,更招來橫禍。巴拉的軍隊,興奮不已,便爬上鐵車,打碎輪子,催毀馬具。他們看着那些深陷泥濘,毫無用處的鐵車:「我們本來因這些而害怕?」「耶和華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車輛全軍潰亂 …」(士4:15)

聖靈回應他們的禱告,大大降雨,神更使敵人「泥足深陷」。一夕之間,撒但就顯得毫無能力。敵人本來要毁滅神的百姓,卻因滂沱大雨,全軍覆沒了。

當眾人覺醒,奉神的名,挺身迎戰時,有些人卻不肯參與。他們對鐵車的感覺就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因為他們只顧自己,忙不過來。流便的人不肯參戰。「你為何坐在羊圈內,聽羣中吹笛的聲音呢?在流便的溪水旁有心中設大謀的。基列人安居在約但河外;但人為何等在船上?亞設在海口靜坐,在港口安居。」(士5:16,17)

今天,這等人仍然在我們中間!他們如今正舉辦有關「如何行事」的研討會。他們在大會中,聚集一堂,分享有關如何領人歸主,管理事情,並帶進公義的國度。他們畫圖表,以電腦計算預測,說到假如3.5名信徒向6.2名非信徒傳福音,九十天內,所有世人就會得救。

他們常常自我反省,甚至為對主漠不關心的人而哭泣。他們喜愛參加聚會,自己知罪,又常常下決心。他們更成立委員會、擬定策畧、常常問道:「你對在城市裡領人歸主,有何策畧?你有甚麼計劃?」我總是回答說:「我們唯一的計劃就是屈膝禱告,直到神將行事的方法與時間,詳細告訴我們。」當他們還彼此相議時,屬靈爭戰就發生了,且勝利在握。他們為將來的世代著書立說,寫到有關「勝過鐵車的十六個步驟」。流便支派的人缺乏行動,既不肯委身,也不肯親手爭戰;他們不肯上山與底波拉一起禱告!他們要趕到下一個大會去。

在我看來,所有信徒列隊遊行、電視特別節目、大形聚會、紙上計劃、策畧聚會、偉大主意、激發別人以及懇求別人的行動,都已經够了!現在正是禱告的時候!我們要持定神,將一切都擱下來,求主引領,賜下能力!

基列、亞設、並但的人都忙與賺錢!他們貪圖名利,安於佚樂!請再讀讀士師記五章十七節,他們「在港口安居。」只顧自己的需要,只為自己而爭戰!他們「等在船上」,不顧別人。阿摩斯發預言,責備這等人說:「在錫安 … 安逸無慮的,有禍了… 你們躺卧在象牙牀上,舒身在榻上,吃羣中的羊羔、棚裡的牛犢;彈琴鼓瑟唱消閑的歌曲,為自己製造樂器,如同大衛所造的;以大碗喝酒,用上等的油抹身;卻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摩6: 1,4-6)

他們「卻不為約瑟的苦難擔憂。」他們「以為降禍的日子還遠 … 躺卧在象牙牀上,舒身在榻上 … 唱消閑的歌曲」;他們想盡辦法,享受生命。相傳,有人一大早就來到A.B. Simpson的辦公室,看見那偉大的宣教士,跪在地上,抓住地球儀,為失喪的人而哀哭。

米羅斯的居民對爭戰,漠不關心!於是,神因他們安逸自滿的心態,而咒詛他們!「耶和華的使者說,應當咒詛米羅斯,大大咒詛其中的居民;因為他們不來幫助耶和華,不來幫助耶和華攻擊勇士。」(士5:23) 米羅斯所受的,乃是全本聖經中,最嚴重的咒詛之一。這咒詛從天而來,清楚說神對安逸態度的看法!流便、基列、亞設、並但的人,都不肯參戰,然而,他們並沒有像米羅斯的人一般,受咒詛!為什麼米羅斯的人大受咒詛?

神對米羅斯的人,大大不滿。我們相信米羅斯的人,得罪了真光。他們聽見角聲,而充耳不聞。他們聽見了底波拉誠心呼籲,卻譏誚她。我相信,米羅斯人靠近戰場、鐵車,然而,他們「隔岸觀火」,不肯參戰。如今,信徒萬萬不可「隔岸觀火」,更不可以說:「我獨善其身,禱告親近主,自己在主裡長進。我並不需要任何人,光是主跟我,就夠了!」

不!我們都必須向施行審判的主交帳,祂說:「我餓了,你並沒有餵養我!我赤身露體,下在監裡,你也沒有幫助我!你並沒有到大街小巷,領人進來!你僅封閉自己,埋沒自己的才幹,等主回來。你正是那被埋沒的天才!」

米羅斯的人貪圖逸樂,逃避爭戰。他們讓神其他的百姓對抗鐵車,而自己安坐家中,圍爐取暖。然而神因他們這安逸自滿的態度,而藐視他們,咒詛他們。米羅斯所受的咒詛,乃是最可恥的;神讓他們只顧自己,失去所有屬靈異象與能力,不知不覺地被人遺忘了。

至於我,我求神將底波拉的勇氣、火熱、從聖靈而來的膽量、無窮的信心、以及在仇敵面前,不屈不撓的精神,都賜給我。但願主的教會,能向撒但所有鐵車宣戰,且求神賜給我們勝利!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