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祂一同受苦 | World Challenge

和祂一同受苦

David WilkersonJuly 1, 1983

「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腓3:10)

相交(fellowship或作團契)乃是摯友為着共同的興趣或困難而同心合意。受苦就是忍受痛苦或憂患。

保羅渴望分擔主所經歷的痛苦與憂患。難道他在自己的生命中還不夠受苦嗎?眾教會的傷痛與負擔不已經重重地壓在他心頭上嗎?然而,他還是這樣祈求:「哦,但願我曉得如何分擔主的痛苦與創傷。」

保羅蒙恩得救不久後,亞拿尼亞就把主這些話傳遞給他:「我也要指示他,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徒9:16) 他所要受的,不僅包括個人上羞辱之苦、拒絕、逼迫、困境;他也要遭受船難、被人用石頭打、毆打、並在身心靈方面遭患難。他要欣然失去一切,以致勝過這些個人上的苦難,而宣告說:「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羅8:18) 很少人像保羅這樣多多受苦。然而對他來說,比起主的受苦,一切都算不得甚麼。

彼得也談及自己見證過且有份於主的受苦。他說:「我這作長老,作基督受苦的見證 …」(彼前5:1) 「倒要歡喜;因為你們是與基督一同受苦 …」(彼前4:13)

如今,教會都聚焦在自己身上,因其成員的痛苦憂患,把多半的屬靈精力都消耗掉了。幾乎在所有的社區裡,許多親密的禱告小組都伸出同情之手,分擔那些受苦的鄰舍的傷痛。我們都與自己的弟兄們一起受苦。

這是可圈可點的。是真的,一個肢體受苦,我們全都受苦。信徒聚在一起,彼此分擔傷痛與重擔,那是無可厚非,絕對合乎聖經真理的。

問題是,我們會變得自我中心,只顧自己並其他受苦弟兄姐妹的傷痛,而忽略了主的受苦,更何況要將之分擔!

我回顧自己二十五年來的講道,就不禁自覺有點慚愧。我講過許多有關人受苦的道,卻很少談及主的受苦。我為許許多多人的傷痛而哀哭,而從來沒有因主的痛苦憂患而流淚。來自各行各業的人的痛苦與哀愁,我都曉得;然而,我卻很少知道祂的受苦。

請周圍四看,看看這是否基督國度裡的一個通病。你可以到任何一家書店,數數有多少書籍是關於人的傷痛,例如沮喪、恐懼、拒絕、離婚、重婚、孤寂等等。你可以參加任何研討會或佈道會,就可以聽到許多有關如何面對個人痛苦與憂患的意見。然而,有關分擔主的苦難的著作或教導,實在少之又少。

我並不是只會批評;我們都需要得幫助。然而,我們切切需要像保羅一樣禱告,好讓我們能體諒且分擔主的苦難。但願 神幫助我們,不要定睛在自己和自己的傷痛上,而注意要與主一同受苦。

我們因主在十字架上身體受苦而傷感。祂因頭戴荊棘冠冕、手上被釘、肋上被刺、群眾嗤笑、兵丁嘲諷而受苦,我們都深受感動。

然而,如果你只到此為止,你絕不會體諒主的受苦。祂的苦難比這些深多了!保羅也曾經遭人毒打、嘲諷、鞭笞,以致流血;他也曾飽受藐視與拒絕。你若以人的方法來衡量,這使徒所受的苦,將近救主肉體上所受的。

保羅渴望與主分擔的,並不是祂在宇宙裡的苦難。主那屬 神全面性的受苦,是沒有人可以分擔的。惟獨祂自己能承擔世人的罪孽,為我們的過犯受害。因救贖世人而受的苦楚,惟獨祂能承當。

保羅和我們可以與主同受的苦難,乃是關乎祂降世為人時靈裡所忍受的痛苦。祂上十字架以前,靈裡極其痛苦;因為教會背道,祂所愛的又缺乏信心,而且祂從地上回到天家必須付上極大的代價。

我確信沒有人能徹底明白祂的痛苦,而我的看見實在有限。然而,聖靈引領我們在三方面特特與主一同受苦。這些情況大部份都是約翰福音所記載的

主上耶路撒冷過逾越節,看見聖殿的情況,就大為震驚。原來,謀利的人都把 神的家佔據了!祂希望看見一個禱告的殿,卻發現人們只顧推銷、展示、並售賣宗教物品。宗教領袖們都在計算盈利。神的百姓既不研讀聖經,又不領受真道,卻忙忙碌碌,太忙於作賣買了!這些推銷宗教的人跑來跑去,以為自己在做 神的工。神人們都變成了推銷宗教物品的商人。

神家裡到處都擺滿了桌子,正在推銷牛羊、鴿子、糖果、香料、以及種種宗教物品。各種賣買交易使 神家裡嘈雜不堪。人們都因 神和宗教而發財了。

主看見此情此景,就大大憂傷,以致祂慈悲的心腸都發出聖潔的怒氣。祂那温柔的靈因公義的奮概,而怒火中燒。

你可以想像當時的情景嗎?主衝進聖殿裡,手執鞭子,到處揮舞,把那些堆滿了商品的桌子都推翻了。祂又把那些推銷販賣的人趕散了。

祂雷霆大發,喊著說:「出去,離開我父的家!你們干犯聖所,把這禱告的殿變成了一個商業機構!」

主這樣發怒,是你在整本聖經其他地方所找不到的!這乃是祂事奉中最悲痛的經歷之一。祂大可以袖手旁觀,讓父神的家成為一個宗教賊窩。

今天,我們是否願意在這方面與主一同受苦?我們有沒有看見 神的家再次落在那些謀利的人手中,而分擔祂的傷痛?我們會因福音變得商業化而怒火中燒嗎?我們會感受到祂對那些屬靈推銷者的怒氣,而遠離這等活動嗎?我們有沒有感受祂的傷痛,而棄絕那些製造商品,從而謀利的事工?

對於那些為推銷者把 神的家變成「娛樂中心」的人,我們現在能分擔主的痛苦,甚至抵擋他們嗎?至於那些假借主名而謀利的人,我們是否為他們而憂傷?我們是否能把視線從金錢轉回十字架上?

據彼得警告,將有假先知潛入我們當中;「他們因有貪心,要用揑造的言語,在你們身上取利 …」(彼後2:3) 換言之,這些人會「只向錢看」,帶着推銷口吻而來。他們會凡事利用主的名來索取你們的金錢,從而肥己。這些商人需要放棄牧職,從商去。

對於近代那些買賣耶穌商品的活動,上天何等怒不可遏。看見傳道著重銷售唱片、卡帶、書籍,過於向失喪的人傳福音,主一定非常傷心。人們都因在教會圈子裡推銷宗教物品而發財。我們不僅使聖誕節變成商業化,甚至把 神性都變成商業化!

神把有關才能恩賜的道賜給我們,我們卻將之包裝推售!我們白白得着,卻將之高價出售。我們害怕,不相信 神會支持自己的事工,於是,就把從 神白白得來的,開創一些副業。我們把自己的才幹用以謀利。至於除了主以外,別無所傳的傳道或事奉,難道他們再不存在嗎?

問題不僅關乎在 神家裡銷售宗教商品,乃包括所有以世俗方法來推銷有關 神的事物。一般的信徒若知道,有些世俗的機構為多少受人歡迎的事工做宣傳,就會大為詫異。他們把福音包裝銷售,正如推售肥皂一樣。結果就是,他們帶給人們一些好玩的短歌,並一些缺乏生命虛幻不實的證道。

本週,我接到消息,說某事工聘請了位於麥迪臣大道的公關人仕來為他們作宣傳。他們感到自己需要得着更多媒體報導,更好的的公共形象,來滿足他們的財政預算。現在,公關人仕要取代 神的先知!

我決不要與那些專業的宣傳推銷人仕有任何瓜葛。對於 神所膏抹的事物,他們無權干涉。他們令 神人與世界妥協,奪去他們的恩膏,更以油腔滑調缺乏生命的專業主義取而代之。他們把大能的 神人,轉為心高氣傲,靠福音來沽名釣譽的名人。他們使那些謙卑屬靈的歌唱小組穿上釘了光片的外套,重寫歌詞,免得冒犯眾人,又使他們變得專業化,以致可以上世俗的流行榜。我到處看見歌唱小組受人誘惑,失去 神的恩膏,而變成一般缺乏生命的樂隊一樣。

對於這近代邁向世俗專業主義的潮流,神不但不會祝福,祂更會大大斥責,將之從祂面前趕除!上天既沒有在耶路撒冷的聖殿寬容這等事情,祂它在末後也絕不會容忍。至於那些在 神家裡圖利的人,他們實在時日無多了。

主愛拉撒路,也愛他的姐妹馬利亞和馬大。對於主來說,他們的家就等於曠野中的綠州一般。我們都曉得拉撒路一家都愛主;然而,聖經最强調的,就是主對他們的愛。主一聽見有消息傳來說:「你所愛的人病了。」(約11:3) ,就給她們發出信息說:「這病不至於死,乃是為 神的榮耀,叫神的兒子因此得榮耀。」(約11:4)

主曉得父神意欲在祂所最愛的朋友當中行神蹟,以致得榮耀,且盼望加强他們的信心。可是,主卻經歷極大的痛苦,因為門徒們、馬利亞和馬大、及那些為拉撒路哀哭的朋友們都懷疑祂。

馬利亞責怪主心事重重,對她們的困難漠不關心,她是否知道自己實在令主大大傷心?她說:「主啊,假如你有心幫忙及時來到 … 可是,現在太晚了,已成定局了。」

馬大質疑主的復活大能,她是否曉得自己也傷了主的心?主明明地告訴她:「你兄弟必然復活。」然而,祂的話還是不夠。她說:「是的,在末日復活的時候,他必復活;可是現在又怎麼啦?」

對於主至親的朋友所需的能力,祂都能一一供應,他們卻心中疑惑;祂就一定因此大大痛苦。主彷彿說:「難道你們還不知道我是誰嗎?」祂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 … 務要相信我有大能,就是生命。」

主當時的痛苦,我相信我們都難以明瞭。祂自己的門徒無法明白祂是誰。祂本國的人不認識祂,已經夠可恥了;可是,他所親愛的人豈能看不出祂的能力?祂有沒有對自己說:「連最親的朋友都不相信,誰會相信呢?」

人們忽略了主的大能,就令祂傷心!如果我身為祂至親的朋友,都不信靠祂的大能和信實,誰會相信呢?我們稱祂為朋友為主,可是,我們卻活的像是祂並沒有能力使我們得勝喜樂。

最近幾週,聖靈再三問我:「祂切實是主嗎?對於你來說,祂切實是主嗎?」我向別人見證祂是主!我告訴自己祂是誰!然而有時候,我一定因在困境中懷疑祂而令祂傷心。

祂若是主,我們為什麼會惶惶終日?為什麼我們會因死亡病痛而害怕?我們的創造主既然大有能力,滿有智慧,為什麼我們會常常垂頭喪氣,空虛乾涸?難怪主哭了!

讓我告訴你,甚麼事情會真正滿足主的心。就是祂的兒女因祂的慈愛、大能、智慧,而全然安息。這些兒女可以說:「我曉得祂大有能力,能以任何方法醫治拯救;祂且滿有智慧,當我不明白祂的作為時,我仍然全然信靠。」

教會充滿了一些相信祂大能的人;祂的大能乃是他們所知道所希望的。哦,他們看見神蹟,蒙受祝福時,就何等信靠。可是,神按照祂的智慧,把他們所親愛的人帶回天家,這些傳揚大能主的人就發牢騷,恐懼不信,不知所措。他們責怪 神不公平,漠不關心。

我相信神蹟,相信醫治!神可以醫治癌症或任何其他病症。我相信偉大的 神有大能的膀臂,有權柄全然掌管宇宙、自然界、並黑暗國度。然而,我必須相信,無論我們在順境或逆境中,在病痛或健康中,或生或死,祂都行事正確;否則,我們就並不信靠祂。我不肯免强 神,寧願因祂的大能、憐憫、與智慧而安息。

有些信徒相信,神只因祂的神蹟奇事而得榮耀;當我因此憂傷,我就是與主一同受苦。主親口說:「這病 … 乃是為 神的榮耀。」叫 神得榮耀的,不僅是從死裡復活,更是那疾病。然而,我要進一步說,正如 神讓自己的兒子受苦受死,祂甚至能從聖徒的死亡得着榮耀。我要重申這觀念,就是說,在主裡去世乃是最終的醫治。

對 神不懷疑就是:信靠 神有智慧可以拒絕我們的祈求,甚至我們的信心。約伯看不見情況有所紓解,卻說:「祂縱然殺我,我還是要信靠祂。」(直譯欽定本伯13:15 “Though He slay me, yet will I trust in Him.”)

馬利亞和馬大應該因主的愛和大能而安息,說:「主啊,我們曉得你大可以叫他復活;即或不然,你一定有超自然的原因,其背後更有聖潔的智慧;所以,我們欣然接受你的道路。」

我認識俄亥俄州(Ohio)一個面對死亡的家庭,他們比大多數健康的信徒,更能把榮耀歸給 神。這喜愛歌唱的史格理斯(Sigrist) 家庭患了一種稀有的癌症。兩個女兒都息勞歸主,另一個又身患絕症。爸爸的胃裡長了一個大的腫瘤。他們都活在死亡邊緣。然而,他們一家都何等得勝!他們因 神的慈愛信實而喜樂。報紙在該州刊載了他們的信心故事。他們對主的醫治能力大有信心,也信靠祂的智慧和慈愛。他們在 神裡安息,寧願接受祂的旨意,超過自己的意願。

那些聽見他們的故事的人都說:「我希望得着這種信心!我希望服事這樣的 神;祂能在死亡面前賜人這等平安並安息。這位 神保守你,免得你在困境中崩潰起來。」「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約20:29)

我相信 神能藉着任何並所有情況而得榮耀。祂不需要行神蹟,才能得榮耀。祂甚至能使人的怒氣成全祂的榮美。被 神引領經過死蔭幽谷的人從主所得的,乃是最甜美的恩典。他們能感受祂安慰的榮耀,並祂安息的榮美。他們正視死亡而毫無憂驚。連病痛都能帶出啟示有關主實際的同在。「他在病中,你必給他鋪牀。」(詩41:3) 我們一家也可以為此作證。主透過像約伯所經歷的試煉,以超過神蹟的榮耀方法,彰顯衪自己。我們以上所討論的,就是有關超自然的安慰、恩典、並安息。

難道主愛拉撒路、馬利亞、和馬大,而不愛自己的母親嗎?難道祂愛自己的門徒,過於愛祂的母親嗎?我無法這樣相信。

祂在世上,乃是「馬利亞的兒子」。這句話就說明了 神對這蒙福的婦人的愛心。主乃是她腹中所出的骨肉。她曾經懷抱祂,教養祂;像任何慈愛的母親一樣,她和這孩子有親密的關係。祂在耶路撒冷走失時,她多麼擔心。當鄰舍朋友毀謗她所親愛的兒子時,她何等憂傷。她一定因聽見人家的誣揑、謊言、責備,而常常哀哭。她在十字架前的痛苦,誰能知悉呢?她知道祂是道成肉身的 神,然而,祂也是她親愛的兒子。

主若在各方面都像我們一樣蒙受試探,祂一定因放棄與自己母親地上的關係,而深受痛苦。約翰福音十九章記載了這個何等動人的情景:「站在耶穌十字架旁邊的,有他母親,與他母親的姊妹 … 和抹大拉的馬利亞。耶穌見母親和祂所愛的那門徒站在旁邊,就對祂母親說,母親,看你的兒子。又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從此那門徒就接她到自己家裡去了。」(約19:25-27)

主臨死時,顧及祂的母親。很明顯,當時,祂的父親已經去世了;主希望把她交託給祂所信靠的人。當天,約翰就把馬利亞接到家裡,供養照顧她。

我們很容易跳過這幾個字,而錯過其中的意義:「母親,看你的兒子。… 看你的母親。」主當時與她離別了!那時,祂不僅是馬利亞的兒子,更是她的主和救主。祂要懷着喜樂和期盼回到天父那裡去;然而,祂經歷了人性的愛(即一個兒子對母親的愛)的榮耀。

主實在說:「婦人,我再不屬於你了。現在,約翰是你的兒子。我必須與你離別,把你交託給另一個人。另有一人會在你日常生活中代替我的地位。」按人情來說,說這些話是何等困難。

主並不希望留在世上。祂地上的工作已經完畢了;救贖的工作即將完成。然而,祂嚐到與一生中最寶貴的人離別的苦情。

我們也因與最寶貴的人離別,而感受痛苦與憂患。。如今在某處,虔誠的聖徒都與最寶貴親愛的人生離死別。說「再見」乃是何等甜美的受苦!當親愛的人從地上進入永恆時,我們心中的痛苦難以消逝。主感受了那痛苦;你可以肯定,當 神呼籲你有所犧牲時,祂一定會賜你夠用的恩典。

我們的兒女離家當傳道時,我們兩夫婦就感到離別孤寂之苦。當最後一個孩子都出去時,我們何等傷痛,感到空虛。家裡彷彿一片死寂。我們在晚上哭泣;然而,感謝神,我們的離別,乃是讓他們為 神工作。現在,我們都經歷過與主一同受苦的滋味。如今每時每刻,祂的喜樂與安慰溢滿我們心中。

我有一位同工,他因腦癌而必須放棄牧職。然而,他卻因此在靈裡突飛猛進;假使他沒有與主一同受苦,他絕不會達到屬靈高峯。

最後,無論我們遭受甚麼苦難,凡攔阻我們成全 神美意的,我們都必須一概放棄!

  • 我們要來到一個地步,惟有主是足夠的;祂是一切,甚至超乎生命。
  • 我們要愛主,勝過其他所有人性的愛,包括對家人、丈夫、妻子、兒女、弟兄、姊妹的愛。
  • 我們要愛他們,然而因愛主,在心裡把他們獻給主,作為犧牲。
  • 這樣,你就會在祂復活大能的榮耀上,有所突破,且效法祂的死。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