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的僕人 | World Challenge

另类的僕人

David WilkersonJuly 21, 2003

当我读到旧约时代敬虔的人的事蹟,心就燃烧起来。那些神的僕人,为著神的名的缘故,背负重担。他们所做的大有能力的工作,是今天大部份的基督徒无法想像的。

那些古代的圣徒,若没有从神来的吩咐,就会像磐石一样,决不轻举妄动;他们会为著神家中悖逆的光景,一连数日哀伤痛哭;他们会不吃,不喝,不洗澡;他们会将顶上的头髮和脸上的鬍鬚一丛丛地扯下来;先知耶利米甚至在耶路撒冷的街上侧卧了叁百六十五天,不住地警告神将要施行审判。

我很想知道,这些圣徒是从哪里得来的属灵权柄和毅力,使他们做成这样的事? 他们完全是另一类人,跟我们今天在教会所看到的僕人完全不一样。我简直无法想像他们那样的人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我知道自己不能完全算是与他们同类,而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基督徒是像他们那样的。

这个问题使我很不安,圣经说这些旧约事蹟,是为了给我们留下教训,「他们遭遇 这些事,都要作为鑑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末世的人。」(林前十:11) 他们的故事要成为我们的榜样,指示我们如何打动神的心,如何带领堕落的人悔改。

那麽,那些圣徒是特殊人种吗? 他们是不是超人,有预定的命运,并且带有我们这世代所不认识的超自然的能力呢﹖完全不是。圣经强调了,我们敬虔的先祖都是跟你我一样的人,都有同样肉体的性情 (见雅五:17) 。 其实,他们留下了可供我们学习和借鉴的榜样。这些人在性格里拥有某种特别的素质,使神能够使用他们,所以神拣选他们去成就衪的旨意。今天,神也盼望我们寻求那种性格上的特质。

古代圣徒跟今天的大多数基督徒还有一个分别,也令我深感不安。我们活在有史以来最邪恶的世代,现今的世代比尼尼微和所多玛坏很多倍,我们比古时的 以色列更加刚硬,比挪亚的日子更加兇暴。 倘若要问世界在甚麽时候最需要有信心坚强而且敬虔的信徒,那就是现在。 我相信今天神就在寻找这样忠心的僕人,衪在寻找一种人,就是那些要努力认识祂的心,为他的名做有能力的事,要将整个社会带回衪面前的人。

想一想: 神为何在古时兴起深深被破碎和追求圣洁的人,而今天却忽略了这件事? 祂为何偏偏不让有史以来最有需要的世代听到圣洁的声音? 我们知道神没有改变,祂昨日,今日和永远都是一样(见来十叁:8),我们所服侍的是跟过去世代同样的一位主。那麽,今天肯为祂背重担、作衪的出口、火热事奉祂的僕人在哪里呢?

最後,最令我不安的就是,我们还拥有一些古时敬虔的人所没有的东西。在这末後的日子,主已将圣灵赐给我们,所以我们在这世代能够获得前所未有的能力和属天的恩赐。简而言之,所需的一切都已赐给我们,使我们可以像那些另类的僕人一样靠著信心站立起来,而神正在呼召这样的僕人站出来,分别为圣。

现在问题是,神为甚麽用那样大的能力触摸和膏抹这些人? 为甚麽他们的事奉能改变整个国家的命运? 圣经向我们显明了,这些「另类的僕人」怎样开始为主以及主的旨意而癫狂。圣经还告诉我们,神的僕人怎样能够跟随他们的脚踪。

圣经说神的手在以斯拉的身上。以斯拉见證说:「我因耶和华我神的手帮助我,我就得以坚强。」(拉七:28) 换句话说,神伸出衪的手,握住以斯拉,将他改变成另外一个人。

神为甚麽对以斯拉这样做? 当时以色列国有数百名文士,他们都蒙神呼召,要研读神的话,并且向民众解释。以斯拉与其他人有甚麽分别? 神为甚麽只按手在这个人身上,让他带领五万百姓,重建倒塌的圣城耶路撒冷?

圣经给了我们答案:「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拉七:10) 很简单: 以斯拉立定志向,决心将寻求和遵行神的话语作为头等大事。这个志向从未动摇过。他告诉自己:「我要学习神的话,并且要遵行我所学到的一切。」

以斯拉并没有得到甚麽神奇的能力,使他突然变得热爱圣经。神的灵并没有在夜间搅动他,对他说: 「你要带领五万人悔改,做我的事工。你需要得到能力、毅力、纯洁、属灵的权柄,才能做成这事,而这一切都只能来自认识和遵行我的话。所以,为了在你身上成就我的计划,我要使你热爱圣经。明天,你醒来的时候,就会变得越来越渴慕研读和遵行我的话。」

根本没有这回事。神尚未按手在以斯拉身上以前,以斯拉已经长期殷勤察考圣经,他以圣经来鉴察自己,洗净自己,除掉身体和灵魂的一切污秽。於是,神看见以斯拉是浸透在衪话里的一个人。以斯拉渴慕圣经,以神的话语为乐。也就是说,他让神的话来预备自己的心,愿意接受神为他选择的任何工作。所以神要按手在以斯拉身上,膏抹他。

是的,神的膏抹是带著神奇的能力,但衪只会按手在那些将自己完全摆上、不惜一切代价要认识和遵行衪话语的人身上。所有的恩膏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如果一个人不热爱圣经,他根本不必指望神会触摸他的生命。

跟以斯拉一样,大卫也是一位「另类的僕人」,他改变了自己国家的前途。跟以斯拉一样,大卫让神的话语浸透自己的心。 他所写的诗篇第一百一十九篇,包含一百七十六节,基乎每一节都在讚美神话语的荣耀,「我将你的话藏在心里,免得我得罪你, … 我要在你的律例中自乐,我不忘记你的话,… 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 你的话极其精炼,所以你的僕人喜爱。」(一一九: 11,16,97,105,140)

「那时我 … 宣告禁食,为要在我们神面前克苦己心,求衪使我们和妇人,孩子并一切所有都得平坦的道路。」(拉八:21)

这时候,以斯拉正带领众人走在回耶路撒冷路上。旅途中危机四伏,随时会遇上强盗、窃贼、匪徒,所以波斯王主动提出差派军队与他们同去,但以斯拉不肯接受他的帮助。相反的,他向王见证说: 「我们神施恩的手,必帮助一切寻求衪的,但衪的能力和忿怒必攻击一切离弃祂的。」(八:22)

以斯拉的反应告诉我们「另类的僕人」的性格中有几个特点﹕第一,以斯拉再次印证神的手不只是在预定了的几个人身上,主伸手触摸所有定意寻求衪的人,「我们神施恩的手,必帮助一切寻求衪的。」

第二,以斯拉告诉王: 「(神的)忿怒必攻击一切离弃祂的。」 他的意思是说: 「王啊,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们所服侍的神大有能力,衪能够处处保守我们,直到我们完成衪所呼召我们去做的每样工作。」这是以斯拉所深信的,圣经说他事实上觉得「求王拨步兵马兵,帮助他们抵挡路上的仇敌,本以为耻。」(八:22)

最後,以斯拉还呼召众人禁食。这以为著他不单只告诉众人,要凭信心接受神的应许,他不是单说:「我们要持守神的话语,相信衪会保护我们。现在,我们一起前进吧。」

不,在以斯拉看来,还有一些事要做,他说:「是的,我们相信神对我们所说的话,但现在我们要禁食祷告,直到我们看见衪的话语成就,不然,我们决不可轻举妄动。」所以圣经 说:「所以我们禁食祈求我们的神,衪就应允了我们,… 我们神的手保佑我们,救我们脱离仇敌,和路上埋伏之人的手。」(八:23,31)

这样的性格特徵在旧约里从头到尾都能找到,摩西、约书亚、长老、先知,全都禁食祷告。他们不是凭信心随便接受神的话,而是带著信心跟著神的话语而行动。也就是说,他们不会轻率地往前衝,乃是先禁食祷告,在完全的信靠里,看著神的话被应验。

圣经所记载的这种行为模式,我们今天同样要傚法。救世军就是Booth将军藉著禁食祷告创办的。同样,我们自己的「青少年挑战」事工也是四十年前藉著禁食祷告而诞生的,主呼召任何为衪全心摆上的人禁食祷告。

以斯拉以及与他同类的人,无论是哭泣还是喜乐,都在神大能的手下。这些忠心的僕人爲什麽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们爲什麽能够跟神一起,为当时世人所犯的罪而心碎?

从以斯拉的事工上,我们就可以找到答案。众人一回到耶路撒冷,神就使以斯拉兴起一场全面彻底的悔改,「以斯拉称颂耶和华至大的神,众民都举手应声说,阿们,阿们。」 (尼八:8)

然後,以斯拉向民众宣读神的话,「众民听见律法书上的话都哭了。」(八:9)而众民刚刚悔改完毕,以斯拉就叫他们要欢喜快乐,「又对他们说,你们去吃肥美的,喝甘甜的,… 你们不要忧愁,因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J(八:10) 於是「众民都吃喝,也分给人,大大快乐,因为他们明白所教训他们的话。」(八:12)

我问你,他们为甚麽能够欢欣喜乐呢? 是因为有一个人已经负起重担,分担了神心裏因衆人犯罪而生出的沉痛。以斯拉已经知道他们的过犯,知道他们与信奉异教的人混杂,又容忍了异教可憎的风俗。以斯拉对这情形有什麽反应呢?

「我一听见这事,就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头髮和鬍鬚,惊惧忧闷而坐,… 双膝跪下,向耶和华我的神举手说: 我的神阿,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神仰面,因为我们的罪孽 灭顶,我们的罪恶滔天,… 无人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拉九: 3,5,6,15)

以斯拉看见众民罪大恶极,震惊到极点。可是,他爲什麽能知道他们伤了神的心有多深? 那是因为以斯拉清楚看见神的忿怒,神的话重重地锤打著他的灵魂,使他痛哭流泪:「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神仰面,因为我们的罪孽。」 没有被神的话锤打过的人,绝不可能经历以斯拉的破碎。

今天,每一位爱耶稣的人也是一样。我们若是浸透在神的话语里,便能亲身体验衪大锤的效用。它锤锤重击,打碎我们里面所有骄傲和污秽的石头,我们的心因知道我们的罪如何使神伤痛而破碎,「我的话岂不像 … 打碎磐石的大锤麽?」(耶廾叁:29) 然後,真正的喜乐就会来到。

我们在耶利米的生命里也看到了类似的榜样。他也是个定意寻求主的人,於是神的话就临到他。从这位先知的文字里,我们一再读到这样的话﹕「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

很多解经家称耶利米为哭泣的先知,那绝对是真的,但这人也带给我们在全旧约

中最喜乐和最值得称颂的福音,毕竟,他预言了将要来临的新约的荣耀:「又要与他们立永远的约,必随著他们施恩,并不离开他们。」(耶卅二:40) 「我必以肥油使祭司 的心满足,我的百姓也要因我的恩惠知足,这是耶和华说的。」(卅一:14) 「我要除净他们的一切罪。」(卅叁:8)

看,那都是好消息,他所预言的新约充满了怜悯、恩惠、喜乐、平安和美善。不过,你要知道,在这里耶利米的每一句话都有他个人的经历作背景,而他的经历包含了远超过一个凡人所能承受的生命的破碎。

耶利米写道:「我的肺腑,我的肺腑阿,我心疼痛,我的心在我里面烦躁不安,我不能静默不言,因为我已经听见角声和打仗的喊声。」(四:19) 「但愿我的头为水,我的眼为泪的泉源,我好为我百姓中被杀的昼夜哭泣。」(九:1)

耶利米在哭泣,那圣洁的泪水不是从他自己来的,这位先知真真切切地听见了神诉说衪自己的哀哭和心碎。 首先,主警告耶利米说,衪要降审判在以色列身上,然後,衪又告诉先知: 「我要山岭哭泣,悲哀,为旷野的草场扬声哀号。」(九:10) 哀号的希腊文字意是哭泣,神自己在为将要降在衪子民身上的审判而哭泣。

耶利米听见了这些话,就与神一同为衪的百姓痛哭。我也认识一些揹负这种重担的虔诚信徒,在德国创办路德会福音派玛利亚修院的Basilea Schlink修女,就是基督的忠心僕人,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而这位虔诚的女仕好像亲身体验到神心中沉痛的哭泣。

我去她的修院探访,走进礼拜堂时,常常看见修女们在哭,她们为著很多事情哀伤,包括她们的国家跟从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罪行,她们会为这样的过犯一连痛哭几个钟头。起先,我无法明白为何信徒要一次哭上几小时,後来我渐渐从Basilea修女那里了解到我们的罪那样深地刺伤了神的心,她在许多文章里很感人地表达了那种深切的悲痛。

最近在英国旅行佈道的时候,我自己也感受到主哭泣的重担。当我说起教会低落的光景时,一位英国记者问我: 「你就不能为宗教说几句好话吗?」

他的问题使我想起那地方许多青年人的可怕的光景,他们游荡街头,纵酒狂欢,沉湎毒品,醉生梦死。 同时,英国教会却关闭了一间又一间的教堂——关闭了一扇扇几百年来一直敞开的敬拜之门。

我在西敏寺礼拜堂 (就是伟大佈道家E.Stanley Jones 的教堂) 讲道的时候,来了很多青年人,连露臺上都挤满了。他们非常饑渴,寻求神里的盼望,哪怕只是一点点。 末了呼召的时候,他们湧进祷告室,为他们破碎、无望的生命而痛哭流涕。一位十八岁的女孩目光獃滞,排队等候祷告,她对我说:「玮克森先生,我哭不出来,教会夺走了我的信心。我现在甚麽也感觉不到了。」

就在那时候(还有很多其他类似的情形里),我被一种心碎的感觉牢牢地抓住了,制服了。那不是我自己心里的忧伤,而是神的心在哭泣,衪对我说:「大卫,现在就是我需要先知为我的家哀哭的时候了。」

那麽,我们分担神哭泣的重担时,会发生甚麽事情呢? 主会将衪自己的心思意念向我们吐露。耶利米见证了这一点,他得到了洞察时势的知识,使他能看见将要发生的事,「原来栽培你的万军耶和华已经说,要降祸攻击你,… 耶和华指示我,我就知道,你将他们所行的给我指明。」(耶十一:17-18)

任何完全降服、被神的话语浸透的圣徒,都会得到能分辨时势的觉悟。其实,很多教会里的人对二千零一年九月十一日的恐怖袭击并不感到惊讶。灾难临到之前几个月,时代广场教会举行的代祷会就已经充满了哭声,虽然并不晓得审判从何而来,但我们知道审判就快临到。同样,我相信每一位体验过神心里的哭泣的敬虔的牧师,对那将临的审判也同样有知觉。

但以理也是一位「另类的僕人」,他讲到自己被神破碎的经历:「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神祈祷恳求,我向耶和华我的神祈祷认罪。」(但九:3-4) 於是,但以理得到了分辨时势的能力, 因为他了解神的心:「我但以理从书上得知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 (九:2) 不但如此,但以理还能够解释异象,正是他解释了从山而出的大石头将世界所有邦国砸碎的异象。

但以理是怎样走上这破碎、知识和分辨的道路的呢? 就是从研读神的话为开始的。但以理让圣经完全成为自己的主宰,常常引用大段的经文,因为他已将神的话藏在心里,「… 是照摩西律法上所写的 …」(九:13)

在第十章,这位敬虔的先知得到了一个关於基督的异象,「举目观看,见一人身穿细麻衣,腰束乌法精金带 … 面貌如闪电,眼目如火 … 说话的声音如大众的声音。」(十:5-6)

但以理看见这异象的时候,还有其他人跟他在一起。那些人一定是信徒,因为在被掳期间,但以理为自己定了标準,绝不与恶人交往。不过那些信徒并不是但以理那样的「另类的僕人」,所以当异象临到的时候,那些人逃跑了,「这异象惟有我但以理一人看见,同著我的人没有看见,他们却大大战兢,逃跑隐藏。」(十:7)

神圣洁的同在使那些人惊惶逃遁。我们知道,惟有藏满罪恶的心才会使人如此惧怕主的同在。

现在我们就来看看「另类」的信徒的最後一方面。最近我一直在想末後审判的日子,我们所有的人都来的主面前的情景。那一天,我们都要站在那位既是人又是神的基督面前。耶稣跟我们一样,在地上行走,与其他人交谈,体验到一切人类的感觉。而到了那个时刻,当我们每一个人都来到他面前的时候,我们会立刻在衪的眼里,看见喜悦的光芒,或著是忧伤的神色。

我想起撒母耳对扫罗的话:「若遵守,耶和华必在以色列中坚立你的王位,直到永远。现在你的王位必不长久,耶和华已经寻著一个合他心意的人。」 (撒上十叁:13-14)

那一天,扫罗将与我们其他的人站在一起。我不知道神那时会对他说甚麽,祂会不会这样说﹕

「扫罗,我来告诉你我本来为你预备了甚麽。你本来可以成为大卫温柔的父亲,你所治理的国本该在我面前谦卑跪拜,你本该为以色列赢得周围邦国的尊敬,而我的民本该享受源源不断的平安。我本来要给你尊荣,以及带有神的印记的名字。

可惜结果完全不是这样。你废弃了我在你身上的计划,因为你没有认真遵从我的话;相反,你嫉妒、苦毒、不肯饶恕,把一切都葬送了。扫罗,看看你都失去了些甚麽。」

我很害怕基督会对我这样说:「大卫,看看事情本来应该是甚麽样子吧,看看你因骄傲而失去庞大的属灵祝福,你的事工比起我为你的计划,只不过是一个影儿而已。是的,我赦免了你,也救赎了你,但你所活出来的生命,还远远低於我对你的期望。」

亲爱的圣徒,我们现在是活在生死关头。抉择的时候已经到了,两条路我们只能选择其一﹕要麽是属灵生命和顺从,要麽就是属灵死亡和假冒为善。想一想摩西所说的话:「我今日呼天唤地向你作见证,我将生死祸福,陈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拣选生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 (申卅:19)

我鼓励你,今天就立定心志,尽你的殷勤和决心去寻求神,然後带著不断加增的爱 和渴慕,去读祂的话。带著完全破碎自己的心志禁食祷告,以求得到衪的重担。最後,认罪并弃绝一切拦阻圣灵向你开启天上祝福的事物。「另类的僕人」的道路是向所有人敞开的,你愿意行在其中吗?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