禱告復興 | World Challenge

禱告復興

Jim CymbalaMarch 14, 2015

在讲道上善於辞令絶不会带来灵命复兴. 如果你衡量从前的一些聚会的时间分配, 就会发现信徒会在祷告, 哀哭和悔改上付上更多时间, 过於在讲道上. 1857-59年间的「祷告复兴聚会」简直没有讲道. 然而, 它所产生的丰收, 显然是美国灵命复兴中史无前例的. 美国当时的人口只有叁千万, 其中约一百万人都归信主了. 这是相等於如今九百万人都屈膝悔改.

这是怎麽样的一回事呢? 有一位安静的商人Jeremiah Lanphier於纽约市离华尔街不到1/4哩路的荷兰改革教会开始了一个週叁的午间祷告会. 在头一週, 有六个人参加. 接下来, 有20人, 又有40人, 他们便决定要天天聚集祷告.

J.Edwin Orr 报导説: 「人们既没有宗教狂热主义, 也没有情绪狂暴不可抑止的情形; 只不过是个难以置信的祷告运动而已. 那些聚会没有著重讲道. 反之, 任何人都可以自由的祷告. 」

到了第四週,1857年 财经恐慌时期开始了; 债券市场崩盘, 头一家银行倒闭了.( 不到一个月, 逾1,400家银行倒闭了.) 人们开始前所未有的认真呼求神. 每天,Lanphier的教会开始在不同的房间里举行叁个午间的祷告聚会. 离百老汇以东不远的约翰街循道会也座无虚席. 不久後, 每个中午, 叁千人也在参百街的波顿戏院里聚会.

这情景很快也在波士顿, 纽黑芬, 费城, 华府, 和美国南部各城市发生了. 到了下一年的春季, 两千人天天都在芝加哥的大都会戏院里祷告. 有一位21岁, 初抵该城的年轻人在那些聚会里, 为著圣工而首次得蒙呼召. 他致信给母亲, 説他会创办一个主日学课程. 他名叫甚麽呢? 就是Dwight L.Moody!

有人实在认为如今美国缺乏牧师, 书籍, 圣经译本, 和精炼的神学道理吗? 我们确实缺乏的, 就是热心呼求主, 直到衪敞开上天, 自显为大能大力的.

 

 

Jim Cymbala 与不到二十位会友在城市中问题区的一个破旧房屋里开创了布鲁克林会幕教会。他出生成长在布鲁克林,是大卫和盖瑞‧威尔克森的长年好友,他也常在世界挑战 (World Challenge) 所举办的期待教会领导大会 (Expect Church Leadership Conferences) 当讲员。

Download 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