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的僕人 | World Challenge

另類的僕人

David WilkersonJuly 21, 2003

當我讀到舊約時代敬虔的人的事蹟,心就燃燒起來。那些神的僕人,為著神的名的緣故,背負重擔。他們所做的大有能力的工作,是今天大部份的基督徒無法想像的。

那些古代的聖徒,若沒有從神來的吩咐,就會像磐石一樣,決不輕舉妄動;他們會為著神家中悖逆的光景,一連數日哀傷痛哭;他們會不吃,不喝,不洗澡;他們會將頂上的頭髮和臉上的鬍鬚一叢叢地扯下來;先知耶利米甚至在耶路撒冷的街上側臥了三百六十五天,不住地警告神將要施行審判。

我很想知道,這些聖徒是從哪裡得來的屬靈權柄和毅力,使他們做成這樣的事? 他們完全是另一類人,跟我們今天在教會所看到的僕人完全不一樣。我簡直無法想像他們那樣的人以及他們的生活方式。我知道自己不能完全算是與他們同類,而我也從來沒有見過哪一個基督徒是像他們那樣的。

這個問題使我很不安,聖經說這些舊約事蹟,是為了給我們留下教訓,「他們遭遇 這些事,都要作為鑑戒,並且寫在經上,正是警戒我們末世的人。」(林前十:11) 他們的故事要成為我們的榜樣,指示我們如何打動神的心,如何帶領墮落的人悔改。

那麼,那些聖徒是特殊人種嗎? 他們是不是超人,有預定的命運,並且帶有我們這世代所不認識的超自然的能力呢﹖完全不是。聖經強調了,我們敬虔的先祖都是跟你我一樣的人,都有同樣肉體的性情 (見雅五:17) 。 其實,他們留下了可供我們學習和借鑒的榜樣。這些人在性格裡擁有某種特別的素質,使神能夠使用他們,所以神揀選他們去成就衪的旨意。今天,神也盼望我們尋求那種性格上的特質。

古代聖徒跟今天的大多數基督徒還有一個分別,也令我深感不安。我們活在有史以來最邪惡的世代,現今的世代比尼尼微和所多瑪壞很多倍,我們比古時的 以色列更加剛硬,比挪亞的日子更加兇暴。 倘若要問世界在甚麼時候最需要有信心堅強而且敬虔的信徒,那就是現在。 我相信今天神就在尋找這樣忠心的僕人,衪在尋找一種人,就是那些要努力認識祂的心,為他的名做有能力的事,要將整個社會帶回衪面前的人。

想一想: 神為何在古時興起深深被破碎和追求聖潔的人,而今天卻忽略了這件事? 祂為何偏偏不讓有史以來最有需要的世代聽到聖潔的聲音? 我們知道神沒有改變,祂昨日,今日和永遠都是一樣(見來十三:8),我們所服侍的是跟過去世代同樣的一位主。那麼,今天肯為祂背重擔、作衪的出口、火熱事奉祂的僕人在哪裡呢?

最後,最令我不安的就是,我們還擁有一些古時敬虔的人所沒有的東西。在這末後的日子,主已將聖靈賜給我們,所以我們在這世代能夠獲得前所未有的能力和屬天的恩賜。簡而言之,所需的一切都已賜給我們,使我們可以像那些另類的僕人一樣靠著信心站立起來,而神正在呼召這樣的僕人站出來,分別為聖。

現在問題是,神為甚麼用那樣大的能力觸摸和膏抹這些人? 為甚麼他們的事奉能改變整個國家的命運? 聖經向我們顯明了,這些「另類的僕人」怎樣開始為主以及主的旨意而癲狂。聖經還告訴我們,神的僕人怎樣能夠跟隨他們的腳蹤。

聖經說神的手在以斯拉的身上。以斯拉見證說:「我因耶和華我神的手幫助我,我就得以堅強。」(拉七:28) 換句話說,神伸出衪的手,握住以斯拉,將他改變成另外一個人。

神為甚麼對以斯拉這樣做? 當時以色列國有數百名文士,他們都蒙神呼召,要研讀神的話,並且向民眾解釋。以斯拉與其他人有甚麼分別? 神為甚麼只按手在這個人身上,讓他帶領五萬百姓,重建倒塌的聖城耶路撒冷?

聖經給了我們答案:「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華的律法。」(拉七:10) 很簡單: 以斯拉立定志向,決心將尋求和遵行神的話語作為頭等大事。這個志向從未動搖過。他告訴自己:「我要學習神的話,並且要遵行我所學到的一切。」

以斯拉並沒有得到甚麼神奇的能力,使他突然變得熱愛聖經。神的靈並沒有在夜間攪動他,對他說: 「你要帶領五萬人悔改,做我的事工。你需要得到能力、毅力、純潔、屬靈的權柄,才能做成這事,而這一切都只能來自認識和遵行我的話。所以,為了在你身上成就我的計劃,我要使你熱愛聖經。明天,你醒來的時候,就會變得越來越渴慕研讀和遵行我的話。」

根本沒有這回事。神尚未按手在以斯拉身上以前,以斯拉已經長期殷勤察考聖經,他以聖經來鑒察自己,洗淨自己,除掉身體和靈魂的一切污穢。於是,神看見以斯拉是浸透在衪話裡的一個人。以斯拉渴慕聖經,以神的話語為樂。也就是說,他讓神的話來預備自己的心,願意接受神為他選擇的任何工作。所以神要按手在以斯拉身上,膏抹他。

是的,神的膏抹是帶著神奇的能力,但衪只會按手在那些將自己完全擺上、不惜一切代價要認識和遵行衪話語的人身上。所有的恩膏都是從這裡開始的。如果一個人不熱愛聖經,他根本不必指望神會觸摸他的生命。

跟以斯拉一樣,大衛也是一位「另類的僕人」,他改變了自己國家的前途。跟以斯拉一樣,大衛讓神的話語浸透自己的心。 他所寫的詩篇第一百一十九篇,包含一百七十六節,基乎每一節都在讚美神話語的榮耀,「我將你的話藏在心裡,免得我得罪你, … 我要在你的律例中自樂,我不忘記你的話,… 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 你的話極其精煉,所以你的僕人喜愛。」(一一九: 11,16,97,105,140)

「那時我 … 宣告禁食,為要在我們神面前克苦己心,求衪使我們和婦人,孩子並一切所有都得平坦的道路。」(拉八:21)

這時候,以斯拉正帶領眾人走在回耶路撒冷路上。旅途中危機四伏,隨時會遇上強盜、竊賊、匪徒,所以波斯王主動提出差派軍隊與他們同去,但以斯拉不肯接受他的幫助。相反的,他向王見証說: 「我們神施恩的手,必幫助一切尋求衪的,但衪的能力和忿怒必攻擊一切離棄祂的。」(八:22)

以斯拉的反應告訴我們「另類的僕人」的性格中有幾個特點﹕第一,以斯拉再次印証神的手不只是在預定了的幾個人身上,主伸手觸摸所有定意尋求衪的人,「我們神施恩的手,必幫助一切尋求衪的。」

第二,以斯拉告訴王: 「(神的)忿怒必攻擊一切離棄祂的。」 他的意思是說: 「王啊,謝謝你的好意,但我們所服侍的神大有能力,衪能夠處處保守我們,直到我們完成衪所呼召我們去做的每樣工作。」這是以斯拉所深信的,聖經說他事實上覺得「求王撥步兵馬兵,幫助他們抵擋路上的仇敵,本以為恥。」(八:22)

最後,以斯拉還呼召眾人禁食。這以為著他不單只告訴眾人,要憑信心接受神的應許,他不是單說:「我們要持守神的話語,相信衪會保護我們。現在,我們一起前進吧。」

不,在以斯拉看來,還有一些事要做,他說:「是的,我們相信神對我們所說的話,但現在我們要禁食禱告,直到我們看見衪的話語成就,不然,我們決不可輕舉妄動。」所以聖經 說:「所以我們禁食祈求我們的神,衪就應允了我們,… 我們神的手保佑我們,救我們脫離仇敵,和路上埋伏之人的手。」(八:23,31)

這樣的性格特徵在舊約裡從頭到尾都能找到,摩西、約書亞、長老、先知,全都禁食禱告。他們不是憑信心隨便接受神的話,而是帶著信心跟著神的話語而行動。也就是說,他們不會輕率地往前衝,乃是先禁食禱告,在完全的信靠裡,看著神的話被應驗。

聖經所記載的這種行為模式,我們今天同樣要傚法。救世軍就是Booth將軍藉著禁食禱告創辦的。同樣,我們自己的「青少年挑戰」事工也是四十年前藉著禁食禱告而誕生的,主呼召任何為衪全心擺上的人禁食禱告。

以斯拉以及與他同類的人,無論是哭泣還是喜樂,都在神大能的手下。這些忠心的僕人爲什麽能夠做到這一點?他們爲什麽能夠跟神一起,為當時世人所犯的罪而心碎?

從以斯拉的事工上,我們就可以找到答案。眾人一回到耶路撒冷,神就使以斯拉興起一場全面徹底的悔改,「以斯拉稱頌耶和華至大的神,眾民都舉手應聲說,阿們,阿們。」 (尼八:8)

然後,以斯拉向民眾宣讀神的話,「眾民聽見律法書上的話都哭了。」(八:9)而眾民剛剛悔改完畢,以斯拉就叫他們要歡喜快樂,「又對他們說,你們去吃肥美的,喝甘甜的,… 你們不要憂愁,因靠耶和華而得的喜樂是你們的力量。J(八:10) 於是「眾民都吃喝,也分給人,大大快樂,因為他們明白所教訓他們的話。」(八:12)

我問你,他們為甚麼能夠歡欣喜樂呢? 是因為有一個人已經負起重擔,分擔了神心裏因衆人犯罪而生出的沉痛。以斯拉已經知道他們的過犯,知道他們與信奉異教的人混雜,又容忍了異教可憎的風俗。以斯拉對這情形有什麽反應呢?

「我一聽見這事,就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頭髮和鬍鬚,驚懼憂悶而坐,… 雙膝跪下,向耶和華我的神舉手說: 我的神阿,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神仰面,因為我們的罪孽 滅頂,我們的罪惡滔天,… 無人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拉九: 3,5,6,15)

以斯拉看見眾民罪大惡極,震驚到極點。可是,他爲什麽能知道他們傷了神的心有多深? 那是因為以斯拉清楚看見神的忿怒,神的話重重地錘打著他的靈魂,使他痛哭流淚:「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神仰面,因為我們的罪孽。」 沒有被神的話錘打過的人,絕不可能經歷以斯拉的破碎。

今天,每一位愛耶穌的人也是一樣。我們若是浸透在神的話語裡,便能親身體驗衪大錘的效用。它錘錘重擊,打碎我們裡面所有驕傲和污穢的石頭,我們的心因知道我們的罪如何使神傷痛而破碎,「我的話豈不像 … 打碎磐石的大錘麼?」(耶廾三:29) 然後,真正的喜樂就會來到。

我們在耶利米的生命裡也看到了類似的榜樣。他也是個定意尋求主的人,於是神的話就臨到他。從這位先知的文字裡,我們一再讀到這樣的話﹕「耶和華的話臨到耶利米。」

很多解經家稱耶利米為哭泣的先知,那絕對是真的,但這人也帶給我們在全舊約

中最喜樂和最值得稱頌的福音,畢竟,他預言了將要來臨的新約的榮耀:「又要與他們立永遠的約,必隨著他們施恩,並不離開他們。」(耶卅二:40) 「我必以肥油使祭司 的心滿足,我的百姓也要因我的恩惠知足,這是耶和華說的。」(卅一:14) 「我要除淨他們的一切罪。」(卅三:8)

看,那都是好消息,他所預言的新約充滿了憐憫、恩惠、喜樂、平安和美善。不過,你要知道,在這裡耶利米的每一句話都有他個人的經歷作背景,而他的經歷包含了遠超過一個凡人所能承受的生命的破碎。

耶利米寫道:「我的肺腑,我的肺腑阿,我心疼痛,我的心在我裡面煩躁不安,我不能靜默不言,因為我已經聽見角聲和打仗的喊聲。」(四:19) 「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的泉源,我好為我百姓中被殺的晝夜哭泣。」(九:1)

耶利米在哭泣,那聖潔的淚水不是從他自己來的,這位先知真真切切地聽見了神訴說衪自己的哀哭和心碎。 首先,主警告耶利米說,衪要降審判在以色列身上,然後,衪又告訴先知: 「我要山嶺哭泣,悲哀,為曠野的草場揚聲哀號。」(九:10) 哀號的希臘文字意是哭泣,神自己在為將要降在衪子民身上的審判而哭泣。

耶利米聽見了這些話,就與神一同為衪的百姓痛哭。我也認識一些揹負這種重擔的虔誠信徒,在德國創辦路德會福音派瑪利亞修院的Basilea Schlink修女,就是基督的忠心僕人,我們是多年的好朋友,而這位虔誠的女仕好像親身體驗到神心中沉痛的哭泣。

我去她的修院探訪,走進禮拜堂時,常常看見修女們在哭,她們為著很多事情哀傷,包括她們的國家跟從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罪行,她們會為這樣的過犯一連痛哭幾個鐘頭。起先,我無法明白為何信徒要一次哭上幾小時,後來我漸漸從Basilea修女那裡了解到我們的罪那樣深地刺傷了神的心,她在許多文章裡很感人地表達了那種深切的悲痛。

最近在英國旅行佈道的時候,我自己也感受到主哭泣的重擔。當我說起教會低落的光景時,一位英國記者問我: 「你就不能為宗教說幾句好話嗎?」

他的問題使我想起那地方許多青年人的可怕的光景,他們游蕩街頭,縱酒狂歡,沉湎毒品,醉生夢死。 同時,英國教會卻關閉了一間又一間的教堂——關閉了一扇扇幾百年來一直敞開的敬拜之門。

我在西敏寺禮拜堂 (就是偉大佈道家E.Stanley Jones 的教堂) 講道的時候,來了很多青年人,連露臺上都擠滿了。他們非常饑渴,尋求神裡的盼望,哪怕只是一點點。 末了呼召的時候,他們湧進禱告室,為他們破碎、無望的生命而痛哭流涕。一位十八歲的女孩目光獃滯,排隊等候禱告,她對我說:「瑋克森先生,我哭不出來,教會奪走了我的信心。我現在甚麼也感覺不到了。」

就在那時候(還有很多其他類似的情形裡),我被一種心碎的感覺牢牢地抓住了,制服了。那不是我自己心裡的憂傷,而是神的心在哭泣,衪對我說:「大衛,現在就是我需要先知為我的家哀哭的時候了。」

那麼,我們分擔神哭泣的重擔時,會發生甚麼事情呢? 主會將衪自己的心思意念向我們吐露。耶利米見証了這一點,他得到了洞察時勢的知識,使他能看見將要發生的事,「原來栽培你的萬軍耶和華已經說,要降禍攻擊你,… 耶和華指示我,我就知道,你將他們所行的給我指明。」(耶十一:17-18)

任何完全降服、被神的話語浸透的聖徒,都會得到能分辨時勢的覺悟。其實,很多教會裡的人對二千零一年九月十一日的恐怖襲擊並不感到驚訝。災難臨到之前幾個月,時代廣場教會舉行的代禱會就已經充滿了哭聲,雖然並不曉得審判從何而來,但我們知道審判就快臨到。同樣,我相信每一位體驗過神心裡的哭泣的敬虔的牧師,對那將臨的審判也同樣有知覺。

但以理也是一位「另類的僕人」,他講到自己被神破碎的經歷:「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神祈禱懇求,我向耶和華我的神祈禱認罪。」(但九:3-4) 於是,但以理得到了分辨時勢的能力, 因為他了解神的心:「我但以理從書上得知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 (九:2) 不但如此,但以理還能夠解釋異象,正是他解釋了從山而出的大石頭將世界所有邦國砸碎的異象。

但以理是怎樣走上這破碎、知識和分辨的道路的呢? 就是從研讀神的話為開始的。但以理讓聖經完全成為自己的主宰,常常引用大段的經文,因為他已將神的話藏在心裡,「… 是照摩西律法上所寫的 …」(九:13)

在第十章,這位敬虔的先知得到了一個關於基督的異象,「舉目觀看,見一人身穿細麻衣,腰束烏法精金帶 … 面貌如閃電,眼目如火 … 說話的聲音如大眾的聲音。」(十:5-6)

但以理看見這異象的時候,還有其他人跟他在一起。那些人一定是信徒,因為在被擄期間,但以理為自己定了標準,絕不與惡人交往。不過那些信徒並不是但以理那樣的「另類的僕人」,所以當異象臨到的時候,那些人逃跑了,「這異象惟有我但以理一人看見,同著我的人沒有看見,他們卻大大戰兢,逃跑隱藏。」(十:7)

神聖潔的同在使那些人驚惶逃遁。我們知道,惟有藏滿罪惡的心才會使人如此懼怕主的同在。

現在我們就來看看「另類」的信徒的最後一方面。最近我一直在想末後審判的日子,我們所有的人都來的主面前的情景。那一天,我們都要站在那位既是人又是神的基督面前。耶穌跟我們一樣,在地上行走,與其他人交談,體驗到一切人類的感覺。而到了那個時刻,當我們每一個人都來到他面前的時候,我們會立刻在衪的眼裡,看見喜悅的光芒,或著是憂傷的神色。

我想起撒母耳對掃羅的話:「若遵守,耶和華必在以色列中堅立你的王位,直到永遠。現在你的王位必不長久,耶和華已經尋著一個合他心意的人。」 (撒上十三:13-14)

那一天,掃羅將與我們其他的人站在一起。我不知道神那時會對他說甚麼,祂會不會這樣說﹕

「掃羅,我來告訴你我本來為你預備了甚麼。你本來可以成為大衛溫柔的父親,你所治理的國本該在我面前謙卑跪拜,你本該為以色列贏得周圍邦國的尊敬,而我的民本該享受源源不斷的平安。我本來要給你尊榮,以及帶有神的印記的名字。

可惜結果完全不是這樣。你廢棄了我在你身上的計劃,因為你沒有認真遵從我的話;相反,你嫉妒、苦毒、不肯饒恕,把一切都葬送了。掃羅,看看你都失去了些甚麼。」

我很害怕基督會對我這樣說:「大衛,看看事情本來應該是甚麼樣子吧,看看你因驕傲而失去龐大的屬靈祝福,你的事工比起我為你的計劃,只不過是一個影兒而已。是的,我赦免了你,也救贖了你,但你所活出來的生命,還遠遠低於我對你的期望。」

親愛的聖徒,我們現在是活在生死關頭。抉擇的時候已經到了,兩條路我們只能選擇其一﹕要麼是屬靈生命和順從,要麼就是屬靈死亡和假冒為善。想一想摩西所說的話:「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証,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 (申卅:19)

我鼓勵你,今天就立定心志,盡你的殷勤和決心去尋求神,然後帶著不斷加增的愛 和渴慕,去讀祂的話。帶著完全破碎自己的心志禁食禱告,以求得到衪的重擔。最後,認罪並棄絕一切攔阻聖靈向你開啟天上祝福的事物。「另類的僕人」的道路是向所有人敞開的,你願意行在其中嗎?

Download PDF